頓時整個寂靜的洞窟之中霎時之間盡是破空銳嘯之聲,“嗖嗖”之聲響徹不已。富春江惡蛟擡起他那碩大的頭顱,冷淡的望着那好似鋪天蓋地而來的劍雨,忽然一聲爆喝,巨大的邪靈妖獸張開了血盆大口,仰天長嘯,聲音冰寒刺骨,淒厲至極。但見他搖頭擺尾,舞動着兩根如同長鞭一般的蛟須以及脖子上的鬃毛,龐大的身軀不斷的扭動着,動作古樸而怪異,即使隔了數十丈遠,凝神戒備的的徐狂草和疆良大神耳中竟同時響起了怪異之極的蒼涼歌聲。

那歌聲與正道之中的咒文,梵唱截然不同,完全迥異。語調蒼涼雄勁,如同荒野孤狼風雨月圓之夜仰天長嘯,更有蒼茫悲涼,蕭蕭不盡之意,隨着低沉的古音響起,隨之而來的卻是一大段靡靡之音,好似陰陽交合,喘息呻吟,令徐狂草和疆良大神都是爲之側目。伴隨着這**的邪音,富春江惡蛟周遭的護體黑氣如同接受了什麼神祕的指令

那歌聲與正道之中的咒文,梵唱截然不同,完全迥異。語調蒼涼雄勁,如同荒野孤狼風雨月圓之夜仰天長嘯,更有蒼茫悲涼,蕭蕭不盡之意,隨着低沉的古音響起,隨之而來的卻是一大段靡靡之音,好似陰陽交合,喘息呻吟,令徐狂草和疆良大神都是爲之側目。伴隨着這**的邪音,富春江惡蛟周遭的護體黑氣如同接受了什麼神祕的指令一般,驟然騰起,漆黑如墨,濃郁至極,在狂風之中迅速流動,如同一條張牙舞爪,升騰而起怒目而視的黑龍一般,雄視天下,威猛無雙!

說時遲那時快,鋪天蓋地的劍雨已然衝到了富春江惡蛟之前。便在這電光火石之間,富春江惡蛟的周遭的黑氣忽然一下子激涌而上,將富春江惡蛟那龐大的身軀團團掩住,而富春江惡蛟顯然也明白眼前這破魔劍陣的厲害,黑氣一掩住身形,立即催動自身的邪法,頓時全身黑氣大盛,妖異的黑氣轟然沖天而起,縱橫瀰漫開來,而黑氣籠罩下的惡蛟,更是顯得猙獰可怖。

那惡靈巨獸忽然仰天長嘯,吞吐自己吸納的日月精氣,剎那間洞窟之中的氣流爲之激盪不已,瞬息之間整個洞窟之內飛沙走石,幾乎令人立足不穩。狂風之中,黑氣升騰,似乎在富春江惡蛟體內的日月精氣的催持下,體積瞬間又膨脹了三倍不止,從這一大團黑氣之中突然化出了數十道粗壯如廊柱的黑氣,如同觸手一般凌空飛舞。

“妖孽,看來你是黔驢技窮了!翻來覆去只會這麼一招!”徐狂草冷冷的瞥了一眼那熟悉的招式,不屑地說道。

“是不是和當初的一樣,你仔細看看就明白了。嚐嚐我九幽結界的威力吧!!”富春江惡蛟毫不理會。

這時天空破魔劍雨已然飛至,這創建了千年之久,經過歷代仙師補充完善,灌注了他們畢生心血的劍陣豈是等閒,外圍的那些散亂遊移的黑氣一撲上去,未到跟前,瞬間就被氣劍散發出來的純陽之力破得一乾二淨,,連一絲一毫的痕跡都沒有留下。劍雨硬生生又衝了過去,直向那猙獰至極的惡獸撲去。

富春江惡蛟見勢怒吼一聲,怪嘯連連。眼看這批銳不可擋,勢如破竹一般的劍雨就要打在自己這巨大的身軀之上忽然那一團黑氣以及數十道如同活物一般的觸手開始怪異的舞動起來。

隨即,毫無徵兆的,忽然百十個猙獰可怖的骷髏頭從黑氣之中陡然飛出,發出了陣陣淒厲至極,如同鬼哭一般的尖利哀號,衝着漫天劍雨迎了上去,那些骷髏有些已經完全變成了森森的白骨,有些還沾着腐朽發黑的爛肉,還有着一絲一縷的頭髮,有些甚至是剛剛死去不久的屍體上的頭顱。但是這些可怖的骷髏頭如同遮雲蔽日一般擋住了氣劍的去路。

破魔劍陣之中的氣劍轉眼間就衝了上來,與這些形形**,猙獰可怖的骷髏頭纏鬥在了一起。這些大大小小,包含老老少少,男男女女的頭顱的骷髏同如同瘋狗一般瘋狂的撕咬,拉扯着那些散發着純陽破魔之力的單色氣劍,這些骷髏頭不似外圍那些遊移的黑氣那般不堪一擊,又不似富春江惡蛟的護體黑氣那般堅如磐石,百八十支破魔氣劍衝了上去,這些猙獰朽爛的骷髏頭竟如瘋狗一般,將它們團團圍住,瘋狂的撕咬,拉扯。去勢大緩不說,便是劍上的光輝,居然也被骷髏頭五官之中不斷滲出的污血,腦髓等穢物慢慢消磨了下去,逐漸變得暗淡無光。

不過這擁有純陽破魔之力的的單色氣劍畢竟不是凡物,乃是匯聚天地精氣,修真之人精血的至寶,雖然是無形的劍氣所化,但也是鋒利無比,足以碎石分金。爲了化解,消散這些氣劍,周圍那些從“九幽結界”之中不斷涌出的骷髏頭也被劍氣銳芒所傷,有不少直接被斬成了一灘碎骨爛肉,溼答答的滴落在地面上,腥臭之氣撲鼻而來,令人噁心欲吐。

只是從那“九幽結界”之中不斷有更多的猙獰可怖的骷髏頭涌出,轉眼之間就將前頭被氣劍所破得空缺補上。不消一會兒,雖然徐狂草和富春江惡蛟的只見數十丈的空地上已經滿是散發着惡臭的屍骸,但是那百八十支驚天動地的破魔氣劍,竟然都被一一化解於無形了。

“你這個怪物,居然修煉如此陰險歹毒的邪門法術,殘害生靈,荼毒世人,你一定會遭到天譴的!”徐狂草看了一眼那陰風陣陣,怨氣沖天,但又不得不受制於富春江惡蛟的“九幽結界”以及那些不斷涌出來送死的骷髏頭一眼,臉色越發的凝重,卻無半分的畏懼之色,只是一字一字恨恨的說道,緊握桃木長劍的右手因爲過於用力而顯得指關節發白。 互薦推薦聯盟(QQ羣42275086)隆重向各位兄弟聯盟成員作品:《天下馭龍記》,請支持本書的兄弟們都去支持一下,無論如何,點擊一下都是好的!

聽了徐狂草的喝斥,富春江惡蛟卻只是不屑的搖了搖那碩大的頭顱,冷冷一笑,不無譏諷的說道:“本王修煉着‘九幽結界’也有五百年左右的時間了,每年都要吸納更多的冤靈才能逐步完善這個法陣,喪生於此法之下的平民百姓不下萬人,但本王又何時受到了所謂的天譴?這些所謂的善惡因果輪迴報應之說,只不過是你們這些凡夫俗子,欺騙世人的藉口罷了。”

徐狂草聽聞富春江惡蛟的這一番強詞奪理,顛倒黑白的言論之後早已經怒不可遏。但見他一聲長嘯,右手持着桃木長劍,緩緩舞動,在自己身前畫圓,伴隨着手中桃木長劍上那璀璨奪目的赤色劍芒,劍尖之上突然隱隱有幽藍色的電光閃爍,隨即整個寬敞的洞窟之中似乎傳來了陣陣雷鳴之聲。但此地是山腹之中的洞窟之內,根本不可能產生什麼雷電,積雨雲之類的,此時出現在桃木長劍劍尖上的幽藍色電光顯得越發的詭異。隨着桃木長劍劍尖上的電光越來越亮,徐狂草頭頂上的破魔劍陣更是光芒大盛,不可目視。

白光之中,從徐狂草手中的桃木長劍之上,忽然升騰起一道紫氣直衝上天,瞬間方圓十丈之內的氣劍都被聚攏而來;緊接着圍繞當中的那柄巨大的光劍緩緩轉動起來,耀眼奪目,璀璨光華,飛入半空之中,瞬間在破魔劍陣之中形成了北斗七星的方位,每一顆星宿都是由數十柄單色透明氣劍組成,威風凜凜,氣勢逼人。

洞窟之中,狂風呼嘯,衣衫。鬃毛各自輕舞飛揚。

這寂靜到幾乎可以聽到各自心跳聲的當口,徐狂草的頭頂之上忽地響起了一聲驚雷,轟然而響在在場三人的心頭震動,半空之中劍芒流轉,彩色光華耀眼奪目,無數單色氣劍忽然調轉劍尖,對準黑氣之中的富春江惡蛟銳嘯而下。

如同錢塘江口的怒潮,奔騰而來,驚濤拍岸,勢如破竹,勢不可擋,數量之大,一眼望不到邊際,比之剛纔那番試探威勢不知更大了多少倍,而在先頭的那一大批的氣劍之後,數十丈之外,破魔劍陣之中的那柄巨大的光劍依舊不斷分離着更多的氣劍,每隔數米就有一波氣劍重新整合,緊接着前一波對準富春江惡蛟奔騰呼嘯而來,洶涌澎湃,銳利呼嘯,已非人力所能想像了。

望着這幾乎足以毀天滅地,擁有逆天之威的驚世駭俗的景象,就連是經歷了無數大場面的上古邪神疆良大神也不禁爲之色變,手心出汗。

夾雜在巨大的不知從何而來的雷鳴以及漫天破空銳嘯之中的那怪異鬼魅的**之聲,逐漸被壓制了下去,漸漸隱沒,便是那如同荒野孤狼一般的嚎叫聲,也早已不見。但是那些兇惡猙獰的飛舞的骷髏頭,面對這可怖的呼嘯而來的劍雨,卻絲毫沒有任何的畏懼退縮之意,個個都是一副悍不畏死的神態。但見富春江惡蛟身前的那大團黑氣組成的“九幽結界”之中黑氣升騰,這些亡魂怨靈更是厲聲長嘯,如同敞開了地獄的大門一般,爭先恐後的表露着自身的不甘,執着,憤恨以及怨念,如同挑釁蒼天一般,桀驁兇惡至極。

轉眼間劍芒撲身,幾十個猙獰的骷髏頭頓時一擁而上,狀如瘋癲的撕咬,撕扯不止,繞是它們如此賣力,兇狠。但此番的劍雨實是不同於之前那波試探,威猛之力不可同日而語,雖然那些骷髏頭越戰越勇,雖是轉瞬之間被無數氣劍刺得千瘡百孔,或者直接被斬成了一灘爛肉碎骨,但這邪惡巫法,竟是有神鬼不測之功,剛剛被氣劍破了一個口,就有無休無止的骷髏頭轉眼間補了上去,這些骷髏頭的攻擊存在範圍雖然在被一波一波的氣劍逐漸壓縮,但是範圍依舊有遠達數十丈之多。

只是當先那一波單色氣劍衝進了黑氣之中,硬生生已然將黑氣壓制了下去,但不過片刻,隨着富春江惡蛟的內裏催持下,黑氣頓時瞬間反噬,升騰起來,逐一將那波呼嘯而來的氣劍吞噬了下去。繞是如此,還不等黑氣恢復原狀,第二波氣劍方陣已然呼嘯而來,伴隨着破空之聲,已然衝入了那升騰而起的黑氣之中。

萬千氣象,銳芒閃耀,勁風撲面,洞窟之中但見那劍芒如同狂風暴雨一般鋪天蓋地,密密麻麻的呼嘯斬下,隨着徐狂草的真法靈力催動,右手中的桃木長劍越發閃爍赤色劍芒……半空之中的巨大光劍更不斷的分離出越來越多的單色透明氣劍,且分離速度越來越快,一波又一波的組成驚心動魄的巨大劍陣,轟然劈在那團團聚攏濃郁的黑氣之中。

在破魔劍陣這如同怒濤一般的兇悍霸道的攻擊之下,黑氣更無復最初那囂張模樣,逐漸從開始數十丈的範圍,漸漸被一波一波的氣劍壓迫下去,面對着這一波強過一波,幾乎無止境的一般的洶涌劍芒,黑氣逐漸顯露了疲態,漸漸不支起來。巨大的惡靈富春江惡蛟似乎也察覺到了情景不妙,已然咆哮不已,但是從他龐大的身軀之上散發出來的黑氣已然逐漸減弱,每一波的劍雨都更比都比前一波劍雨更接近他的本體,黑氣漸漸淡薄,伸出的不斷召喚骷髏頭的巨大觸手也逐漸無力,抵擋着漫天呼嘯而下的劍雨越來越是吃力。 互薦推薦聯盟(QQ羣42275086)隆重向各位兄弟聯盟成員作品:《流Lang在貞觀年間》,請支持本書的兄弟們都去支持一下,無論如何,點擊一下都是好的!

不知在什麼時候開始,在長時間的靜默之後,隨着劍雨一寸一寸的逼退,斬盡那瀰漫縱橫的黑氣之後,一直密切注視着這場惡鬥的疆良大神忍不住發出了一聲歡呼的吼聲。

九幽結界最後的那六隻巨大的黑氣形成的觸手,已經根本來不及繼續召喚出兇狠猙獰的骷髏頭來抵禦呼嘯而來的一波接一波的氣劍。只能親自揮動自己那如同廊柱粗細的粗壯觸手,糾纏,拍打迅速斬下的氣劍,雖然這六條粗壯的觸手擊落了不少的單色氣劍,但是在勉強極力抵擋住了一波三四十支單色透明氣劍之後,被緊隨而來的又一波五六十支氣劍連根斬斷,終於不甘的逐漸消散開去,化於無形,洞窟之中,只剩下了那隻巨大的邪靈兇獸——富春江惡蛟。

劍芒閃爍,氣勁縱橫如同九天驚雷,如同閃電劃過天際,一波又一波的單色透明氣劍組成了一個巨大的劍陣,彷彿無邊無際一般,無限的銳利鋒芒的劍芒從天而降,劈頭蓋臉一般直刺下去,完全籠罩了富春江惡蛟的所有退路,剎那之間將富春江惡蛟那巨大的身軀刺穿。

巨大的泛着清幽色光芒的堅實的鱗甲瞬間被刺穿,無數的烏黑腥臭的蛟血揮灑噴濺出去,邪靈兇獸富春江惡蛟猛然擡頭,發出了一聲撕心裂肺的長嘯。

劍氣消散,狂風止歇,劍雨漸止。在徐狂草和疆良大神的四目注視之下,富春江惡蛟那巨大的身軀,幾乎是每一寸鱗甲覆蓋下的肌膚和骨骼,都在微微的顫抖,定睛一看,竟然是閃爍着赤色劍芒的無數的單色氣劍,**了每一處地方。從碩大的蛟頭到粗壯的蛟尾,從寬闊的脊背到如同鷹爪一般的蛟爪之下,竟然沒有一處擁有完整的鱗甲和皮膚。

上古邪神疆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不知怎麼,自己的後背之上竟然隱隱有一股刺芒在背的感覺。

只是,那邪靈兇獸不愧是修行幾近千年,吸納了天地靈氣,日月精華,人畜精血的妖邪,受了如此的重創,竟然仍然未曾死去。插滿了二三十支破魔氣劍的巨大的頭顱,不斷滴落,噴濺着腥臭無比的烏黑蛟血,緩緩轉動了過來,低頭看了看自己那千瘡百孔,鮮血淋漓的巨大的身軀,又慢慢低下頭去。他的聲音不再淒厲兇惡,也沒有了那封囂張自傲,此刻顯得十分的低沉,堅毅的眼神之中居然首次露出了一絲痛楚的神色。

巨口張合,他的眼中掠過了兩道紅芒,如同火焰一般,奮力燃燒,但終究還是如同劃過天際的流星,燃燒殆盡的煙花一般,隨即破滅消散。

下一刻,洞窟之中的幽暗深處,從惡靈兇獸富春江惡蛟的巨大的身軀之上突然迸發出來一聲如同石破天驚一般的巨響,震得人鼓膜生疼,整個洞窟又是一陣顫動,落下了無數的碎石,只見無數的破魔氣劍倒飛而起,就連徐狂草頭頂上的破魔劍陣也是一陣紊亂。

隨後,那曾經不可一世,在富春江之中興風作Lang,翻江倒海,縱橫無忌的巨大惡靈,像是剎那之間變得脆弱無比。凜冽的劍氣形成的狂風颳過,堅不可摧的散發着清幽色寒光的鱗甲籠罩下的身軀,居然如同風化的岩石一般,細細垮塌了下來,鱗甲爲沙,血肉成石,隨風散去。

徐狂草和上古邪神疆良默然凝望着這詭異可怖的情形,在此似乎勝利在望,一場惡鬥即將結束並且迎來勝利的時刻,兩人卻並沒有盲目的擊掌相慶,歡呼雀躍。彷彿是有一層怪異不清的感覺,籠罩在這兩個經歷了無數的風雨的修真高人的心頭。恐怕眼前的這一切,並沒有自己所想象的那麼簡單。

洞窟的幽暗的陰影籠罩之處,那曾經的巨大凶惡的身軀眼看就要完全隨風消散,忽然疆良大神一聲驚呼,徐狂草和疆良大神的眉頭不約而同的緊皺了起來。只見在那邪靈兇獸富春江惡蛟的巨大的軀幹之內,雖然血肉骨骼已經盡數隨風化去,但其中仍然有一大團濃郁至極的黑氣凝而不散,在半空之中緩緩的轉動,片刻之後,那惡靈兇獸的巨大的軀體已經完全散去,銷燬殆盡,而那團濃郁至極的黑氣卻緩緩四散開來,露出了其中的景象。

赫然,竟是一個年輕男子的形象,正是入洞之後與徐狂草等人交手的富春江惡蛟的人形狀態。不過此刻變爲人形的富春江惡蛟看去早已經不復剛纔那般的瀟灑自若,風流倜儻,反而顯得如同喪家之犬一般,狼狽不堪,原本身上的華麗衣衫,此刻變得千瘡百孔,被洞窟之中的勁風一吹,上半身衣衫盡皆化爲了飛灰,露出了他那純美如同白玉一般的肌膚,以及那健碩的胸膛。

片刻之後,他裸露着健碩健美的上半身,站立在凌厲的勁風之中,但是在他的臉上,卻沒有絲毫的驚懼萎縮的神色。相反,他的一雙眼眸凝望着前方那片氣象萬千的茫茫劍陣,忽地竟是微笑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氣,忽然撫掌大笑道:“我沒有看錯你,你這個後生小輩果然不是池中物,了不起!”——

筆者的一些囉唆——最近在找靈感,下週一應該會雙更,敬請期待。 互薦推薦聯盟(QQ羣42275086)隆重向各位兄弟聯盟成員作品:《流Lang在貞觀年間》,請支持本書的兄弟們都去支持一下,無論如何,點擊一下都是好的!

徐狂草臉色微微一變,顯然也沒有料想到這富春江惡蛟居然如此強悍難敵。面對剛纔如此這般的凌厲攻勢,被“萬劍訣”萬劍穿心竟然還能抵擋下來,談笑自若,而放眼看去,此時變爲人形的富春江惡蛟不過是臉色越發的蒼白,疲憊之色更濃,周身看去,居然沒有絲毫損傷,連一處傷痕也沒有。

難道眼前這個難纏的邪靈兇獸居然擁有傳說之中的瞬間癒合能力麼?徐狂草此時眉頭緊鎖,一臉肅然。反倒是眼前的上身**的富春江惡蛟,卻是顯得悠然自得,十分的輕鬆,彷彿剛纔那兇悍至極的“萬劍訣”對於他來說只不過是搔癢而已,完全行若無事,只是一雙閃爍着妖異的血紅色光芒的雙目緊緊的凝望着徐狂草手中的那柄桃木長劍。

徐狂草踏上一步,舉劍平指富春江惡蛟,冷冷的說道:“你如若此刻願意降伏,答應自廢道行,由我在這山腹的洞窟之中樹立鎖龍柱,將你束縛住,讓你懺悔自己的罪孽,我可以看在你修行千年不易的份上,饒你一命。否則,我手中這桃木長劍,可不留你這等邪靈兇獸的性命。”

說罷,徐狂草手持桃木長劍,輕輕揮動了一下,頓時頭頂之上的破魔劍陣如同受到了感應一般,所有的單色透明氣劍都一起閃爍了起來,發出了陣陣“嗡嗡”的劍鳴之聲,顯得威風凜凜。

富春江惡蛟微微一笑,擡頭看了看空中龐大的破魔劍陣,眼中兇厲的血芒閃動,嘴角卻掛上了一絲嘲諷一般的微笑,淡淡的說道:“你這次前來無非是想要我頭上的犄角,救治喪失魂魄之人。不過這犄角乃是我一身精力修爲匯聚之物,若果被你拿去,我就跟普通的賴皮蛇無異了。你覺得如果真到了那一天,附近那些對我仇深似海的村民會放過我麼?”

徐狂草眉頭一皺,沉聲說道:“如果村民要找你復仇,也是因爲你殺戮過多,殺孽過重,否則無緣無故爲何要來殺你。又因纔有果,因果輪迴,報應不爽,這些都是你親手造成的,怨不得旁人。”

富春江惡蛟笑而不語,只是一個勁的搖頭,緩緩地說道:“好一個因果輪迴,報應不爽。本王爲什麼要殺戮附近村民?難道單單是因爲練功所需麼?不是!當我還是一條普通的水蛇的時候,我就親眼目睹了自己的同類以及其他水族被人類捕獲過去,剝皮抽筋,開膛破肚,成爲了他們的盤中餐。既然大家都是有生命的生靈,佛曰‘衆生平等’。爲什麼我們一出生就要註定被人類食用,註定要有一個悲慘的結局?你知道自己身邊的親友,朋友一個個在你面前被人類捕獲,殺死,食用,而你卻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束手無策的那種絕望和無奈的感覺麼?所以我要變強,我要成爲這條大江的主宰,我要讓那些屠戮過我們水族的村民都戰慄着匍匐在我的腳下!我要讓他們血債血償,也體會一下失去親人朋友的痛苦,你說我有什麼錯?!”富春江惡蛟說到此處,全身肌肉暴漲,雙目圓睜,雙瞳之中如遇要噴出火來一般,自己壓抑多時的情緒終於在這一刻完全爆發了。

徐狂草凝望着陷入狂怒的富春江惡蛟半晌,忽地搖頭大笑,眼中盡是不屑之意,道:“邪魔外道,哪裏懂得什麼‘衆生平等’的真諦!難道你從出生到至今,沒有吞噬過其他生靈麼?按照你的邏輯,他們又憑什麼一定要被你食用?這世道本來就是弱肉強食不假,但是彼此之間的達到了一個微妙的平衡,你卻簡單的理解爲彼此之間的殺戮,徒增殺孽,真是可悲可笑。”

徐狂草一聲清嘯,右腕一抖,手中桃木長劍發出了一聲宛若龍吟的劍鳴之聲,漫天劍氣收到感應,都是微微顫動起來,徐狂草左手捏了一個劍訣,右手挽了一個劍花,凜然道:“妖孽,你所謂的道只是強詞奪理的歪門邪道而已,今**就乖乖伏誅,早日墮入輪迴,再去體悟什麼是正道吧。”

富春江惡蛟一聲冷笑,眼中如火焰一般光芒閃動,憤然道:“好,今日我便要看看你口中所謂的正道到底有何能耐,是否敵得過我這些歪門邪道,讓你見識一下我這些旁門左道的厲害!”

шωш.ⓣⓣⓚⓐⓝ.C 〇

言語方落,黑氣已經陡然而生,從富春江惡蛟上身**的肌膚之間,突然間閃過無數的黑色氣息,如同一道道黑蛇一般在原本白皙的肌膚之間不斷的遊移,轉動,片刻之間原本白皙如同美玉一般的肌膚已經完全如同漆了黑漆一般:而在腋下,肩部,背部的肌膚之下,竟然開始緩緩的抖動起來,幾個小小的凸起竟然開始如同雨後春筍一般,開始抖動,生長了起來,似乎想要刺破此處的肌膚一般——

筆者的一些囉唆——最近要過年了,筆者家中也很忙碌,要大掃除,祭祀祖先,忙這忙那,不得閒啊!所以呢雖然說下個星期可能要雙更,但是現在一看,實在是有些困難,不過我會盡量抽取時間的,不能說話不算數不是。 互薦推薦聯盟(QQ羣42275086)隆重向各位兄弟聯盟成員作品:《流Lang在貞觀年間》,請支持本書的兄弟們都去支持一下,無論如何,點擊一下都是好的!

空曠寂靜的洞窟之中,四面八方的黑暗似乎都在瞬間聚攏了過來,在這一片黑暗之中,忽然傳來了“咔嚓咔嚓”清脆刺耳的類似骨節生長的聲音,實在是怪異絕倫。而擡頭仰望,在破魔劍陣璀璨耀眼的光芒之外,原本被照得一片雪亮的洞窟卻似乎一下子暗淡了下來,滾滾黑氣從四面八方的洞窟分叉之內極速涌來,迅速聚集在富春江惡蛟的身旁。

徐狂草面色凝重,全身戒備,緊盯着前方這個怪異的變化。身旁的上古邪神疆良大神也是眉頭緊皺,低聲哼了一聲,喃喃道:“這妖孽不束手就擒,又在搞什麼鬼名堂?!”

只見在黑氣縈繞之中,突然透出了低沉的類似梵唱一般的歌聲,但是這歌聲卻沒有絲毫的莊嚴肅穆的感覺,反倒彷彿是從冥冥九幽之中傳來的一般,陰冷凶煞,戾氣沖天,yin褻歹毒。隨着歌聲的越來越快,越來越密,那類似骨節生長一般的怪聲也是越來越響,讓人感覺自己的心跳彷彿也隨之加快,如同隨時可能爆裂開來一般。徐狂草和疆良大神都是爲之一怔,隨即連忙各自運功,抵消掉這魔音帶給自己的不適之感。

而在兩人跟前的洞窟黑暗的陰影處,隨着集聚而來的黑氣越來越濃,忽地從中爆發出了一聲低沉的咆哮,如同惡獸低吼,又似怪充破繭而出。徐狂草和疆良大神都是道法高超之人,目力自然比常人要強出許多,定睛一看。那富春江惡蛟的人形身體從左背處竟然開始皮膚迸裂,在皮膚底層之下不斷跳動的那個凸起之中,赫然緩緩的伸出了另外一事物,就如同蛻皮的龍蝦,螃蟹一般,那事物有手有指,十指靈活屈伸,竟然是另外一隻手臂模樣,而且這新生手臂,骨骼強壯,肌肉突起,骨節粗大,完全是健壯的成年人手臂大小,令人根本無法想像這手臂居然是在衆人面前硬生生從後背上的小突起裏邊生長出來的。

而然這才只不過是剛剛開始而已,正當徐狂草和疆良大神面對着詭異可怖的場景看得目瞪口呆之際,隨着一聲聲低沉爆裂的聲音,富春江惡蛟的右背,左腋窩,右腋窩,左肩,右肩每一處的小凸起都爆裂開來,又從其中新生出來五隻粗壯健碩的手臂出來。而過了不多久,富春江惡蛟忽然仰天大吼了一聲,在這些新生的肢體的手掌之中,赫然又有一大團黑氣聚攏起來,隨即爆裂開去,在這些新生的胳膊的手掌之中赫然出現了六種奇形怪狀的兵器。

左手依次是蕩魔杵(外形類似擀麪杖,但是外表有鋼釘),乾坤圈(這個不用介紹了,哪吒就用過),流星錘。 假戲真做,直男總裁賴上門 右手依次是翻天印(就是鑌鐵打造的一方鉢盂大小的印璽,足以將人打得腦漿迸裂),玄機鏈(就是九節鞭)以及鎮魔鞭(鑌鐵打造的烏黑鐵鞭),而那柄被倒插入身後巖壁上的隕鐵重劍墜星劍也被他重新召喚回了自己的手中的,令人不寒而慄的幽藍色異芒再度閃耀起來,將他的臉龐印襯的猙獰可怖。

徐狂草和疆良大神都忍不住駭然變色,面面相覷,如此怪異絕倫的妖術,非但是見所未見,簡直有些聞所未聞,正道修真典籍之中,也似乎從來沒有記載過如此這般驚心動魄,怪異妖魅的異術。而且也似乎只有《封神演義》之中的哪吒三太子纔有此等幻化出三頭六臂的本事。

疆良大神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愕然的望着前方這個變得如同蜘蛛一般揮舞着八條胳膊的怪物,沉聲說道:“這可是商周時期流傳下來的修真法門——八臂哪吒?”

此刻縈繞在富春江惡蛟身邊的黑氣並沒有消散開去,依舊升騰遊移環繞,沒有絲毫衰竭的跡象。而此刻徐狂草和疆良大神頭頂上的破魔劍陣也是瑞氣縱橫,縱然如此,這蘊含破魔之力的劍氣和赤芒也無法將那黑氣壓制下去,縱然隔了數十丈遠,徐狂草和疆良大神也依舊可以感覺到那黑氣之中所包裹的富春江惡蛟身上散發出來的奔騰洶涌的妖力。

富春江惡蛟按捺住手中微微顫動似乎想要在此吸吮人血的隕鐵重劍墜星劍,擡起頭來凝視着疆良大神,微微一笑道:“不錯,大神果然好眼力。這正是擁有極強的自愈能力的法術‘八臂哪吒’,它可以瞬間提高自己的敏捷度,移動速度以及閃避,還能成倍的增長自己的力量和攻擊強度,實在是一門修行不易的法術,而且它的變身過程十分痛苦,所以雖然威力驚人,我平時也難得用它.”富春江惡蛟不緊不慢地說道,自己的心緒也微微起了一絲變化.就在剛纔,他和徐狂草已經到了動手決生死的地步,眼前這破魔劍陣發動起來,氣象萬千,實在是有逆天之威,如果自己再有所保留,肯定會死無葬身之地,所以當下使出了這壓箱底的招術,試圖力挽狂瀾,反敗爲勝——

筆者的一些囉唆——最近的點擊量已經下降到了一個令人髮指的地步,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原因,是我的故事不精彩麼?還是其他人寫的太好了?我感覺似乎自己的故事的格調也沒發生什麼大的變化啊!另外我這臺破電腦感覺也快壽終正寢了,老是卡,我今天又要調試一下了。今天要出門應酬,年關將近就是這麼忙碌,雙更一事也實在是抽不出時間。 互薦推薦聯盟(QQ羣42275086)隆重向各位兄弟聯盟成員作品:《流Lang在貞觀年間》,請支持本書的兄弟們都去支持一下,無論如何,點擊一下都是好的!

不過,細說起來,只怕那個站在自己前方的人,此刻的心境更爲複雜吧?富春江惡蛟的雙眼似乎可以洞察他人心底所有的祕密一般,轉頭仔細的凝視着徐狂草。

那一個,看去依舊是正當年少的年輕男子,從他的眼眸之中卻看出了不屬於他這個年齡所應有的滄桑感,默默的凝視着徐狂草頭頂上氣象萬千的破魔劍陣,這原本看似兇厲霸道的劍陣卻有了一絲震撼人心的萬千氣象之感。富春江惡蛟不自覺的冷哼了一聲。

原本喧囂的洞窟再次歸附沉寂,遠處的洞窟深處吹來了不知從哪裏冒出來的風聲,風聲之中似乎還有若有若無的血腥氣。熟悉的對峙,熟悉的血腥味,似乎勾起了徐狂草腦海中的某些記憶的殘片,十多天來回蕩了無數次,每次想起都是如此的刻骨銘心,每一次都是傷心欲絕,淚流滿面。

若有若無的似乎有一股淡淡的百合花香隨風飄入了自己的鼻腔中。幽幽的,如同山谷幽蘭一般的美好氣息。是誰的笑顏在眼前回蕩,曾經的淡藍色身影和帶着暖意的溫柔白皙的身軀,那一點點的溫存,可知道溫暖了這些年來,淒冷孤傲的內心?

最深的悔恨,從心底慢慢泛起,涌上了心頭,如同一柄柄利刃一般,一刀刀削砍着自己的心頭,雖然內心早已經是千瘡百孔,卻感覺不到一絲的痛楚,原來這種刻骨銘心的悔恨早已經化作了利刃,無時無刻不在割裂着自己脆弱的內心,自己早已經麻木了,內心的血也早已經流乾了。

“蓮兒……”

徐狂草輕輕唸了一句,身子不知怎麼的,居然開始微微的顫抖起來,在他的眼眸之中,閃爍倒映着頭頂上的那燦爛輝煌的破魔劍陣,那令人畏懼的足以毀天滅地的無上真法。手中的桃木長劍兀自閃爍着赤色的劍芒,一切都是歷歷在目,一切都是如此的熟悉。

那一個淡藍色的身影,彷彿正站在他的身旁,就如同十幾天之前一般,面對着環繞的妖邪,決不後退,即使犧牲了自己的生命也絕不後悔。

妃不好惹:戰神王爺請接招 “吼啊……”徐狂草仰天長嘯,雙目圓睜,兩隻手緊握成拳,指關節因爲過度使力而逐漸發白,發出了低沉的“咔咔”骨節的擠壓聲。彷彿感應着主人的憤怒情懷,右手中的桃木長劍通體赤紅的劍身上,幾道赤色劍芒流轉到了劍身上,頓時“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道家的九字真言逐一亮了起來,倒映在徐狂草的雙目之中,而此時一旁的上古邪神疆良駭然的發現,此刻的徐狂草的雙眸已經變成了駭人的血紅色。

“小徐師傅,不要被內心的憤怒所左右,不能被兇厲之氣所吞噬,成爲殺戮的工具啊!”疆良大神猛然斷喝了一聲。看着徐狂草那逐漸變得猙獰可怖的面容,疆良大神也是憂心不已。

“錚!”徐狂草一抖右手手腕,手中的桃木長劍發出了一聲宛若龍吟的劍鳴之聲,徐狂草沉聲說道:“你放心,我不會被內心的憤恨所左右的。這洞窟之中的兇厲之氣還不足以影響到我。”徐狂草轉轉擡頭,一雙血紅色的雙眸之中,看到了前方富春江惡蛟冷笑而不屑的表情。

“你果然是鐵了心要和本王爲敵了!”富春江惡蛟冷冷的說道,“我早該知道,你們這些正道弟子屠戮其他族類,換取利益就叫做斬妖除魔,而如果我們也做了同樣的舉動,就叫做殘害生靈,哼!可惜我已然念及你乃不可多得的修真奇才,望你知難而退,本不欲取你性命,不過你這幅毅然決然的勁頭,恐怕也難以回頭了。也罷,今**我就在這富春江沿岸的山腹之中做個了斷!”

徐狂草目視於他良久,忽而放聲大笑,笑聲之中滿是狂放不羈之感,似乎又回到了當初那個意氣風發的年輕人的狀態。

富春江惡蛟大怒,似乎感覺自己受到了輕視,呼喝一聲,八天胳膊一陣舞動,頓時八隻怪手之中的法寶各自閃耀出了七彩的豪光,手中的隕鐵重劍墜星劍更是散發出了幽藍色的詭異劍芒,如同九幽的冥火一般,騰空而起。剎那間洞窟之中狂風四起,風聲之中一片鬼哭狼嚎之聲,富春江惡蛟手持墜星劍飛身而起,其餘六條怪手也是張牙舞爪,各自祭起手中的法寶,對準徐狂草劈頭蓋臉的狠狠砸來。黑氣縱橫,猙獰可怖,當真宛若地獄之中的天煞冥王一般。此刻他眼中的凶煞之氣,與徐狂草相比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富春江惡蛟人在半空,手中的隕鐵重劍墜星劍便已向着徐狂草的頭頂一劍斬下,雖然隔了老遠,但幽藍色的劍芒卻是奔騰而來,如同出水的蛟龍一般,勢不可擋,鋒利的劍氣在地面激射出深深溝痕,直衝向徐狂草。同時右背上的怪手一樣,手中烏黑的翻天印脫手飛出,頓時黑氣縱橫,剎那之間變得足有磨盤大小,如同泰山壓頂一般向着徐狂草頭頂碾壓下來。

“我靠!”徐狂草面對着突如其來的磨盤大小的詭異法器,也不經爲之色變,眼看着幽藍色的劍芒以及遮天蔽日的翻天印就要打到,立即長劍當胸畫圓,爆喝一聲:“艮山!”。身子也如同一片落葉一般,輕巧的向後倒飛了出去——

筆者的一些囉唆——筆者今天要招待親戚,只有一更 互薦推薦聯盟(QQ羣42275086)隆重向各位兄弟聯盟成員作品:《聖皇天下》,請支持本書的兄弟們都去支持一下,無論如何,點擊一下都是好的!

富春江惡蛟手中的隕鐵重劍墜星劍幽藍色的劍芒當頭斬下,打在徐狂草原本站立之處,霸道的劍氣從鋒利的劍身上迸發出來,頓時將地下的堅硬石塊打得四分五裂,一時之間石屑紛飛,衆人都是視線受阻。但徐狂草堪堪避過這雷霆的一擊,忽然耳畔風聲一緊,徐狂草下意識的一個前滾翻,右手長劍一挑,護住頭頂,只覺得右臂之上一陣大力傳來,骨骼“嘎吱”一聲已然脫臼,右臂一陣痠麻,頓時軟軟的垂在了身子一側,酸脹不已,冷汗頓時從額頭上冒了出來。定睛一看原來是磨盤大小的翻天印落在了自己身側,在自己身畔生生砸出了一個大坑出來。

下一刻不等徐狂草接上脫臼的右臂,富春江惡蛟的身影突然如同鬼魅一般現身在了徐狂草身前一丈之地,只見“呼啦”一聲,一道黑影轟然擊出,鬼魅的紅光閃動,呼嘯而來,勁風撲面,擊向徐狂草的前胸而來。

徐狂草驚而不亂,身形陡然拔起,躲過了勢若千鈞的一擊,轉瞬之間桃木長劍已經轉移到了左手之中,定睛一看,原來那黑影是一個西瓜大小的流星錘。富春江惡蛟見一擊不成,長嘯一聲,更不遲疑,右肩上的怪手一揮,一條銀白色的鐵鏈如同出洞的蛟龍,吐芯的毒蛇一般,向着徐狂草前胸呼嘯而來,徐狂草當下回身馭劍迎了上去,一劍斬向鐵鏈中間。

不料那銀白色的玄機鏈居然猶如活物一般,途中突然翻轉起來,靈巧的避過了徐狂草手中桃木長劍的劍刃,倒捲起來,如同老樹盤根一般將徐狂草死死的糾纏住,頓時徐狂草感覺四肢一窒,頓時動彈不得,而且不論自己如何發力都無法掙脫這條只有拇指粗細的銀色鐵鏈的束縛,而且自己越掙扎這鐵鏈束縛的越緊,不一會徐狂草就感覺胸腹之中的空氣正在被一點一滴的逼迫出來,胸腔如同要炸裂開來一般,已經有了窒息的危險。

“該死的妖孽,放開小徐師傅!”疆良大神眼見徐狂草吃虧,當下虎吼一聲,四個蹄足一起發力,高大的身軀如同離弦之箭一般躍出,鋒利的右爪一揮頓時變得足有尋常的三倍大小,一爪揮向富春江惡蛟的頭顱。

富春江惡蛟看到疆良大神呼嘯而來,更不躲閃,反倒迎面而來,右腋窩下的怪手揮舞着烏黑髮亮的鎮魔鞭迎了上去。

“轟!”一聲巨響,地動山搖。疆良大神的右爪和富春江惡蛟手中的鎮魔鞭轟然相撞。瞬間,四周的洞窟之中狂風驟起,以兩人爲中心的洞窟之中,無形的音波向四周激涌而去,近處的石鍾ru,石筍紛紛是從中折斷,倒飛了出去;而在風暴中心,兩個兇狠的邪獸的臉龐上都幾乎是同時的閃過了一絲痛苦的神色,但是兩人極強的自尊心以及不服輸的勁頭都不容許自己有絲毫的退縮,疆良大神的臉上閃現了一絲兇厲的赤紅色光芒,富春江惡蛟的臉上也閃現了一絲鬼魅的幽藍色異芒,兩人都將各自的靈力精氣催發到極致,只聽“轟隆!”又是一陣悶響,相撞的大力的反作用力硬生生將兩人都同時彈了開去。

巨大的衝擊力使得即使是疆良大神這樣的龐然大物都是不由得後退了六七步才穩住了身形,而此刻已經幻化爲人形的富春江惡蛟由於身形較小,幾乎和常人一般,按照道理應該飛出去更遠,但是富春江惡蛟那不服輸的倔脾氣讓他似乎不能落於下風,雙腳剛一落地就使出了鐵板橋馬步的功夫,將雙腳硬生生的釘在了地上,雖然身形是穩住了,但是胸腹之內卻是一陣氣血翻涌,幾欲嘔血,臉色更是剎那之間變得血紅,如同要滴出血來一般。

此刻的富春江惡蛟可說是又驚又怒。自己此時已經是最強變身,處於“八臂哪吒”狀態,無論是敏捷度,力量,防禦都已經是自己的極致,哪怕在多出一絲一毫也已經力所不及。原本按照自己的預期,這一變身一出就可以輕易的解決掉眼前的那個叫做徐狂草的不知天高地厚的正道修真弟子,但是按照現在的情況看來,玄機鏈只能困住徐狂草一時,他一旦激盪起體內全部的靈力,隨時都有可能掙脫玄機鏈的束縛。而原本自己計劃在這期間解決掉眼前這個身軀龐大,但是略顯遲鈍,木訥的虎頭人身馬蹄足的怪物,不料他的修爲卻是出乎自己的意料,自己已經將功力催發到極致尚且只能跟他鬥個平手,而且自己明顯的感覺到,眼前這個猙獰可怖的怪物並沒有使出十成功力,最多隻使出了九成功力,仍然有所保留,而如果他全力以赴,突然發難,自己居然也沒有必勝的把握。想到這裏,富春江惡蛟的眉頭不由得緊皺了起來。

一股無明的憤怒之火,從心中霍然燃起,富春江惡蛟幻化爲人形之後,原本英俊的臉上再次變得猙獰起來。自己是富春江水域的王,是所有水族的領袖,怎麼能被一個修行十多年的正道弟子和一隻低賤的召喚獸所擊敗,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自己即使死了,也無法接受這種情況的發生。

幽藍色的劍芒乍起,如同蛟龍狂嘯,憤而反噬。

富春江惡蛟舞動起八條怪異粗壯的手臂,揮舞着手中的七件各異的法寶,憤然反攻,劍勢如同排山倒海一般向着疆良大神涌來。疆良大神也是臉色一變,雙手十指翻飛,在自己身前迅速結成了太極圖案,擋住了一波又一波,飛馳的劍氣以及怪手之中法寶的輪番攻擊,每一擊都是勢大力沉,威力絕倫。這完全是置自身安危於不顧,堵上了自己尊嚴,榮譽的拼命打法,力求在最短的時間之內解決掉對手。看來富春江惡蛟已經動了真怒了! 互薦推薦聯盟(QQ羣42275086)隆重向各位兄弟聯盟成員作品:《聖皇天下》,請支持本書的兄弟們都去支持一下,無論如何,點擊一下都是好的!

上古邪神疆良能在蚩尤手下爲大將,修行已達數千年之久,連華夏民族的祖先黃帝都無法消滅他,只能將其放逐到極北苦寒之地,在修真一途自然是有真才實學的,就算是修行千年的富春江惡蛟使出了終極邪術“八臂哪吒”,敏捷度,防禦力,力量,攻擊速度都已經發揮到極致,但是單憑富春江惡蛟一人,也只能與其鬥個旗鼓相當,不分勝敗。

不過富春江惡蛟自然不是那種崇尚單打獨鬥的善男信女,這終極邪術“八臂哪吒”使出來就是注重上肢數量上的優勢,隕鐵重劍墜星劍在中,劍勢排山倒海一般,一波猛過一波;蕩魔杵、乾坤圈、流星錘在左,不時偷襲;翻天印,鎮魔鞭在右,每一擊都是勢大力沉,剛猛爆裂,每一件兵器都是千百年來富春江惡蛟從附近的正邪修真之士手中搶奪而來的寶物,每一件都是無上神兵,非同小可,頓時封堵住了疆良大神的攻勢,兩人鬥在了一處。

疆良大神虎吼連連,奮起神威,單手馭起陰陽太極輪,一手成虎爪,雙拳力敵八手。手中的陰陽太極輪奇幻莫測,代表陰陽的一黑一百兩條陰陽魚突然忽黑忽白,玄光陣陣,富春江惡蛟手中的法寶不是被這兩道一黑一白的奇光擋開,便是被這陰陽太極輪如同吸附一般,一牽一扯,拉到一邊,根本不能近身。

更有甚者,陰陽太極輪代表陽一面的白色陽魚光芒大盛的時候,竟然會將擊打上來的法寶反彈回去,反攻主人,富春江惡蛟一開始不曾料到這法寶竟然有如此奇妙的功用,險些吃了大虧,烏黑的鑌鐵打造的鎮魔鞭反震回來,打在了右臂之上,差一點筋斷骨折,好在富春江惡蛟一向機敏,只是擦破了一點皮肉,但也是心驚不已。

這一下富春江惡蛟不敢大意,不再敢使用手中的法寶猛砍猛砸,仔細應對,疆良大神雙拳力敵八手,竟然也絲毫不落下風,一身修爲自然是十分了得。

只是富春江惡蛟此時臉色卻是越來越差,自己雖然此時與這虎頭人身馬蹄足的怪物鬥了個旗鼓相當,但是他們正道一方還有那個被自己用玄機鏈束縛住的徐狂草,如果他一旦掙脫出來,兩人聯手夾擊之下,自己即使僥倖不死,也非受重傷不可。

富春江惡蛟知道自己多年以來的血腥殘暴,瘋狂屠戮附近村民已經激起了正道弟子的激憤,而且自己重傷了那個猥瑣的小老頭,那個正道弟子可以說是和自己仇深如海,時才與自己的激鬥,出手之時也都只是招招兇狠。此刻雖然暫時被自己的玄機鏈束縛住,動彈不得,但是時間一長,必定可以掙脫出來。自己原打算趁着玄機鏈束縛住他的當口,一擊將其解決,想不到卻被這虎頭人身的怪物死死的糾纏住,卻是一時無法脫身,激鬥中向那正道弟子方向看去,卻見其牙關緊要,臉色猙獰,滿面通紅,頭上真氣縈繞,真是內力催發到極致的表現,看來他隨時都有可能掙脫玄機鏈的束縛。

此時的徐狂草正在全力催發體內的靈力和精氣,但覺得體內靈力激涌,氣血翻騰,卻找不到一個突破口迸發出來,只是在胸腹,氣海,丹田之內左衝右突,導致自己痛苦異常。身上的玄機鏈也是越收越緊,甚至已經慢慢嵌入了皮肉裏,劃出了好幾道血口子,一時鮮血淋漓。

徐狂草的臉色也隨着那束縛之力而瞬間變白了幾分,忽然霍地一聲大吼,原本緊緊束縛在身體兩側的雙手硬生生掙斷了玄機鏈的束縛,一股赤紅色的靈力,精氣,劍芒混合而成的巨大光柱沖天而起,頓時將其頭頂上的洞窟頂擊出了一個廊柱粗細的大窟窿,一時之間碎石翻飛,他身上的玄機鏈頓時被大力撕扯成了碎片,他原本站立之地也被這股大力生生的轟出了一個一丈方圓的大坑出來,力道之狠,顯然是靈力催發到巔峯極限的效果。

飛灰散盡,徐狂草渾身鮮血淋漓,血珠不斷的涌出,鮮豔如花,染紅了他的衣衫的衣袖褲腿,徐狂草眼角抽搐,似乎根本沒有察覺到身上的傷痛,更沒有絲毫的退縮畏懼之色,手中桃木長劍的赤色血芒在自身飛濺的鮮血滋潤下,更是顯得耀眼奪目。

豪門警妻,老公請上銬 在鮮血淋漓的身側,閃耀着一道璀璨奪目的赤色劍芒,正是徐狂草左手中的道門至寶桃木長劍。徐狂草一聲不哼的擡起了太久的軟綿綿垂在身側的右臂,一咬牙,“咔嚓”一聲將脫臼的肘關節重新擡上,劇痛頓時在他的額頭上逼出了一層斗大的汗珠。徐狂草輕輕擺動了一下剛剛接上的右臂,雖然還有一些痠痛,但是問題應該不大,沒有骨折顯現,應該只是傷到了肌肉,徐狂草頓時神情爲之一鬆——

筆者的一些囉唆——因爲過幾天要出門走親戚,過年雜七雜八的。可能會更新的較少,所以趁着這幾天有空。每天都有雙更,敬請期待。另外即使我要開新書,這個故事也不會輕易太監,各位敬請放心。另外最近點擊,訂閱有些少,各位多多支持啊! 互薦推薦聯盟(QQ羣42275086)隆重向各位兄弟聯盟成員作品:《聖皇天下》,請支持本書的兄弟們都去支持一下,無論如何,點擊一下都是好的!

徐狂草的右手靠近肩頭的地方,被鋒利的玄機鏈勒出了一道一指粗細的傷口,附近皮肉翻卷,鮮血淋漓,徐狂草將左手中的桃木長劍轉到了右手,左手從懷裏掏出了一件事物,仔細一看,卻是一方米白色的絲質的頭巾,上面還繡着一朵半開半合的的淡雅的蓮花,赫然是端木蓮最心愛的,用來束縛自己那一頭青絲的頭巾。徐狂草默默無言的將這方絲巾當作繃帶,緊緊的纏繞在自己右臂的傷口之上,簡單的包紮了一下,雖然簡單卻是將那絲巾纏繞的極緊,然後低聲如同自言自語一般說道:“蓮兒,讓我們再次並肩作戰!”

這個一臉灰白,眉頭緊鎖的年輕人,此刻突然又重新煥發了生機,顯得如此的瀟灑自如,意氣風發,手中的桃木長劍轟然銳響,發出了宛若龍吟虎嘯一般的劍鳴之聲。赤色劍芒奔騰而起,包裹着自己的主人,徐狂草一聲爆喝,雙手持劍,足尖連點,竟然是毫不顧及自己渾身的傷痛,義無反顧的衝向了兀自與上古邪神疆良纏鬥不已的富春江惡蛟。

那是幽暗的洞窟之中最燦爛奪目的一道光芒,他眼神冰冷,瞳孔深處卻有着一絲狂熱,彷彿渴望期盼着什麼,只有前方絢麗多彩的各種法寶幻化出來的各色異芒才能讓他暫時的緩解心頭的那一抹癡狂。

赤色劍芒在富春江惡蛟身畔一閃而過,在徐狂草一瞬之間掠過之後,富春江惡蛟那條閒置着的,原本操控玄機鏈的右肩上的怪手頓時血肉橫飛,被齊腕斬斷,化作了血雨飛散。

富春江惡蛟大驚失色,頓時發一聲喊,暫時逼開了疆良大神的陰陽太極輪。剩餘的七條怪手,舉起剩餘的六件法寶,紛紛圍攏上來,向着徐狂草全身各大要害招呼。 蜜婚之萌妻嫁到 但徐狂草竟然似乎根本不考慮身側流星錘的偷襲,只目視前方,直衝向富春江惡蛟的胸口,手中桃木長劍縱橫翻飛,左砍右刺,連削帶打,銳不可擋,所過之處,金鐵相交之聲絡繹不絕,火星四濺,血肉翻飛,片刻之後富春江惡蛟的剩餘的七條胳膊就個個掛彩,鮮血直流,而流星錘的鏈條也被生生斬斷,乾坤圈也被砍開了一個缺口,鎮魔鞭更是隻剩下一個手柄。

疆良大神看到徐狂草那拼命的打法,不由得大爲震動,高聲叫道:“小徐師傅,小心……”

但此刻的徐狂草已經完全殺紅了眼,彷彿根本聽不到別人的警告一般,此時此刻的他,赫然已經和當初惡鬥使用擬獸術的範建以及七人衆之時一般,手持桃木長劍,身作屠魔真仙。

桃木長劍在他手中上下翻飛,發揮着自身最強大的攻擊力,無數的鮮血在他面前騰起又灑落,淋溼了他的衣衫,也不知道是富春江惡蛟還是他自己的血。

到了後來,富春江惡蛟已經逐漸只有招架之功,沒有還手之力了。七條怪手個個掛彩,但似乎依舊無法阻擋面前這個猶如狂魔一般的年輕人。

直到,富春江惡蛟再次將右背上的怪手一揚,在一陣“嗚嗚”的刺耳之聲中,風聲一緊,一件四方的事物急速旋轉着從天而降,當頭向着徐狂草頭頂壓將下來。

徐狂草呼喝一聲,左手一轉,手中桃木長劍瞬間倒卷飛回,徐狂草雙手緊握,直刺向天,瞬間赤色劍芒大盛,奔騰衝天而起,不料半空之中那四方的事物也是厲害非常,呼啦一下變得足有磨盤大小,竟然在一片赤色劍芒之中,硬生生如同泰山壓頂一般打將下來。

徐狂草擡頭一看,不禁微微變色頭頂上原本鉢盂大小的翻天印已經在瞬息之間變得足有磨盤大小,這半空之中的翻天印看上去雖然烏黑一團,毫不起眼,卻將徐狂草手中的桃木長劍銳利無比的赤色劍芒瞬間壓迫了下去,完全是視若無睹,帶着沉沉的泰山壓頂之力,迅疾壓了下來。

徐狂草心知不可力敵,也不知道這邪靈千百年來殺害了多少正道修真之士,才聚齊了這七件各有神通的法寶,自然非同小可。想到此處,徐狂草足尖一點,倒縱而出,那磨盤大小的翻天印轟然擊下,將他原本站立之處砸出一個一丈多方圓的大坑,力道之狠,顯然是想要立即置其於死地。

眼見徐狂草倒縱飛出,富春江惡蛟拋出了手中的缺了一個大口子的乾坤圈,擊向疆良大神,那乾坤圈滴溜溜直轉,如同擁有生命一般,左衝右突,頓時將疆良大神纏住。而惡蛟自己卻揮舞着墜星劍,蕩魔杵,衝向了立足不穩的徐狂草。手中墜星劍散發出來的幽藍色劍芒將他的臉龐映襯的格外猙獰——

筆者的一些囉唆——今天頭疼得要死,腦袋感覺要裂開來一般,碼字的時候都是渾渾噩噩。 互薦推薦聯盟(QQ羣42275086)隆重向各位兄弟聯盟成員作品:《聖皇天下》,請支持本書的兄弟們都去支持一下,無論如何,點擊一下都是好的!

徐狂草渾身血污,染紅了他的衣衫,也不知道是他自己的鮮血還是富春江惡蛟的蛟血。勁風撲面,金光燦燦的蕩魔杵以及散發着幽藍色劍芒如同吐芯的毒蛇一般的墜星劍,分爲兩路,左右夾擊而來。

徐狂草的眼角在刺眼的法寶豪光之下,不由得抽搐了兩下,但是卻依舊神色堅定,絲毫沒有半分的退縮畏懼之色,伸手抹去了臉龐上的滑落的血珠,發一聲喊,雙足一蹬再次飛身上前。手中桃木長劍的赤色劍芒奔騰而起,顯得越發的耀眼奪目,環身飛旋,劍刃翻飛,左削右砍,連刺帶打,頓時金鐵相交之聲四起,一時之間火星四濺。

疆良大神和富春江惡蛟看着這個年輕人勇悍至此,一世都爲之側目。

徐狂草劍勢迅猛暴烈,一擊不成不多做糾纏而是迅即變招,往往在意想不到的角度和方位呼嘯擊出,片刻之後就完全壓制住了富春江惡蛟的進攻套路,富春江惡蛟越鬥下去越是心驚,眼前這個年輕人早已經是重傷在身,理應呼吸沉重,手腳痠麻,甚至可能立足不穩,就此昏厥。但是這個年輕人卻好似不知疲倦,不知痛楚一般,在這個空款寂靜的洞窟之中跟自己纏鬥了足有兩個時辰。是什麼讓他能夠如此的悍不畏死?

是他們口中的所謂的愛情,友誼麼?多麼可笑啊!爲了一個和自己毫無血緣關係的旁人,一個只配作爲玩物的女子居然如此毫不吝惜自己的生命,難道這就是愛情的力量麼?真是中了邪,昏了頭了。我要讓他知道,我之所以能夠成爲這片水域的王者,就是因爲我沒有這些可笑的情感的羈絆!真正的男人就因該冷酷無情!

想到這裏,富春江惡蛟長嘯一聲,暴怒地說道:“你們這些可憐的人類,不過是一羣假仁假義的生物而已。你們所謂的情愛都是虛情假意,今天本王就讓你知道,真正的王者是不需要這些俗世情感的牽絆的!”

徐狂草臉色變都不變,正氣凜然道:“我不過是俗世凡人而已,本就置身於紅塵俗世之中。你在這山腹江底修行千年,只有臭魚爛蝦爲伴,自然不會有機會明白什麼是男女情愛,看到尋常之人恩愛非常,自然心生妒忌,所以就……嘿嘿,果真是王者風範!”徐狂草淡淡的說完,卻不由得冷笑連連。

徐狂草年級雖輕,但是口齒一向凌厲,幾句話就把富春江惡蛟氣得七竅生煙,大吼一聲,又是揮舞着七條怪手,當頭撲下,徐狂草也是毫不畏懼,仗劍將其抵擋下來,兩人又鬥在了一起。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