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道交匯的地域中間,萬米高空,懸浮著一座宮殿,正是光明神殿。 神殿在被申箭摧毀之後,在聖使下界之後,開始再建造一座。 光明神殿代表的是神帝的尊嚴,絕對不能丟臉。 所以,在聖使下界之後,不到一個月時間,就建立起第二座光明神殿,而且是更雄偉的一座。 此時的宮殿之內,一名身體超過

三道交匯的地域中間,萬米高空,懸浮著一座宮殿,正是光明神殿。

神殿在被申箭摧毀之後,在聖使下界之後,開始再建造一座。

光明神殿代表的是神帝的尊嚴,絕對不能丟臉。

所以,在聖使下界之後,不到一個月時間,就建立起第二座光明神殿,而且是更雄偉的一座。

此時的宮殿之內,一名身體超過兩米的高大老者正站在大殿之上,聽從下面羅鳳娟的彙報。

羅鳳娟是第一批下界的三人之一,結果三人聯手,被申箭殺了兩個,只剩下羅鳳娟一個活著。

「報靠隊長,我們已經傾巢而出,進入地毯式搜索,一定能將申箭找出來的。」羅鳳娟說道。

高老九巨大的頭顱上,一雙深深陷進眶里的眼珠子盯著羅玉娟,目光之中,露出讓人很不舒服的目光。

羅鳳娟對於這個隊長的情況,也了解不少。

這個隊長在雖然聖界,算不得什麼大人物,但是被韋派到這裡當三十名聖使的隊長,他現在的權力卻是最大的。在羅鳳娟心裡,誰當隊長都無所謂,只要比自己強就行了。偏偏這個長得奇醜無比的傢伙,暗地裡,就是個色鬼,不知道上過多少漂亮的女人。

現在大殿之上,只剩下兩人,他又開始對自己進入肆無忌憚地打量,意淫。

「隊長,隊長。」羅鳳娟一邊喊,一邊壓著怒氣。

這個混蛋,現在不知道在心裡,想著什麼齷齪的事情。

「咳咳,羅鳳娟,你這次做得很好,我很滿意。」高老九終於發話了。

好個屁,整個過程,我什麼都沒做。

星河禁獵區 沒參與伏擊,連去搜查都沒有,就是站在這裡傳遞消息,這算那門子做得好?

是滿意自己的身材吧!

「隊長,屬下已經彙報完了,如果沒什麼事情的話,屬下先出去了。」

她實在是受不了被對方赤果果盯著看的感覺。

「羅鳳娟,前方人手不夠,你去參與搜查吧!」感覺到羅鳳娟目光之中,那些不屑的表情,高老九有些不快。

「是,屬下告退。」

羅鳳娟說完,頭也不回地走了,也沒聽他下面的話。

兩人都是半步合體,他的實力也就是比自己強一些,有什麼資格命令自己太多。

走出大殿,羅鳳娟目光之中,露出一抹狠礪。

「申箭,你最好祈禱別讓我找到你,不然的話,我會讓你死得很難看。」

從情報中得到的消息,申箭傷得很重,短時間之內不可能好起來,哪怕是一名聖使,都能將他斬殺。

黑道老公:寶貝,別胡鬧 作為第一批下界的聖使,羅鳳娟被他重傷過一次,這筆賬一直都記在心上。

……

大道寺,內殿。

三人同對而站,分別是佛聖,大弟子古明鏡,四弟子孟書琴。

大道寺被光明神殿圍著,個個如臨大敵,搞不好,滅派都有可能。

「師尊,光明神殿不會是借著抓捕申箭之名,對咱們大道寺怎麼樣吧?」古明鏡擔心地問。

「光明神殿想除掉我們,用得著使這些手段,現在的光明神殿不是以前徐河圖的光明神殿了。」佛聖道。

以前的光明神殿,只有徐河圖一個強者,連半步合體都不是。

現在,可是有二十幾名半步合體,這實力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他們有必要拐彎抹角?滅一個勢力,還是像喝白開水一樣容易。

「師尊說得對,咱們現在應該怎麼辦?」古明鏡問。

「徹查門內弟子,一個都別放過,千萬別讓申箭混進來躲著,不然咱們誰也別想活著。」佛聖命令。

「是,師尊。」古明鏡拱手離開。

四姑娘正準備跟著離開,佛聖喊住了她:「書琴,你留下。」

「師尊,你有什麼吩咐?」四姑娘轉身問。

「我有個任務讓你執行,你馬上易容出去,記住,易容丑一點,別以真面目示人。」佛聖嚴肅地告誡。 孟書琴有些不明白,師尊讓自己出任務很正常,但是他為什麼要自己易容離開,還要有多醜扮多醜呢?

雖然不明白,但是師尊都這樣說,她也沒辦法,只能尊從。

接下來,佛聖給她安排了任務,看到任務那一刻,孟書琴眉頭皺了起來。

這任務也太簡單了吧,抓捕一個只有化神巔峰的修士,這種任務平常根本就不用她出手。

她有種感覺,師尊似乎故意想辦法將自己支開。

孟書琴沒有懷疑,師尊這樣做自然有他的道理,不會無緣無故。

回到房間,孟書琴收拾片刻,就離開大道寺,朝東而去。

約模飛行一千公里,雖然她做得非常隱秘,但是還是被發現了,兩名身穿光明神殿的的修士,將她攔住。

看到這兩人衣服上的金色太陽圖騰,孟書琴臉上露出震驚之色,能穿上這種衣服的,只有一種人,就是下界聖使。下界聖使修為全都是半步合體,是這一界之中最恐怖的所在,只有師尊有實力跟他們一戰。

「站住,接受檢查。」其中一名瘦個子的聖使說道。

「你們不是搜查男人嗎,為什麼要攔我?」孟書琴有些不高興。

「你怎麼知道我們在查男人?」瘦個子聖使問。

「我是大道寺的的弟子,你們在我們大道寺附近查了那麼久,我自然知道,還知道你們在查一個叫申箭的神將。」孟書琴繼續說道。

「侯通海,別浪費時間了,不就是一個醜女,有什麼好檢查的,你是不是憋得太久,看到女人都想撲?」另外一名長得很黑的聖使說道。

「確實是憋得太久了,黑子,你說這真仙界怎麼就沒個長個漂亮些的,越是高階越丑。」瘦聖使侯通海揮了揮手,就像趕蒼蠅一樣,厭惡道:「快點在我面前消失,看到就沒胃口。」

孟書琴鬆了口氣,她似乎明白師傅為什麼讓自己打扮得丑了,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這兩個從仙界來的聖使,雖然是半步合體,但是感覺跟真仙界的幾名道首,完全不一樣。

真仙界的幾名道首,無論是她的師尊佛聖,還是三清道首,或者是魔尊,他們的身上都有一種高大上的氣質,那一方霸主的氣勢遠遠就能感覺出來,他們目光之中根本就不會露出這齷齪眼神。這些所謂的聖使,在她眼裡,品德跟真仙界的二流子沒什麼區別,真是不明白他們這麼下流,怎麼能修鍊到半步合體。

孟書琴低著頭,不敢看兩人的眼神,大步離開。

她正準備化成一道流光離開,突然一道喝住傳來:「站住。」

孟書琴剛松下來的心,再次提了起來,毛孔都倒豎起來。

侯通海走到她面前,目光緊緊地盯著她的臉,看了又看。

「侯通海,你不會連這種貨色都咽得下,你真是飢不擇食了。」黑子幾乎吐血。

侯通海沒有回話,盯著孟書琴,命令:「把妝容卸了。」

「我沒有化妝。」孟書琴幾乎從喉嚨裡面發出這幾個字。

「還假騙我,我倒要看看,你長什麼樣子。」

侯通海話音剛落,大手一抓,一股十分可怕的氣勢,瞬間就將孟書琴籠罩。

孟書琴正想反抗,但是她的實力畢竟太弱了,兩者可是相差兩個境界啊!

刷!

侯通海以元氣化爪,將孟書琴臉上的人皮面具撕了下來。

頓時,一張傾國傾城般的容貌,出現在兩人面前。

兩男瞬間就驚呆了,傻傻地看著孟書琴的臉,半晌沒說話。

這女的長得太漂亮了吧!

特別是身上那種書香氣息,一看就知道是一名不僅只有美貌,還有智慧的女人。

「卧草,侯通海,你是怎麼看出來,我差點就走眼了。」黑子狠狠地吞了口唾沫。

「我這雙眼睛可是閱女無數,如果連這都看不出來,還怎麼混。」侯通海大笑起來,得意地說道:「這個女人雖然打扮得很醜,但是你看她的穿衣,根本就不是一個醜女應該有的。這衣服趁醜女,會將她襯越丑,一般女人不會這麼打扮的。」

黑子豎起拇指:「高,實在是高!」

孟書琴心裡悔得腸子都清了,她是個很注重自己外表的女人,雖然師尊讓她化妝,她依然穿著比較高檔的裙子,準備離開這一帶之後,再換回真容的,沒想到就是這個細節,讓自己墜入深淵。

「我是佛聖門外下第四名弟子,你們敢對我怎麼樣,我師尊不會放過你們的。」孟書琴喬裝鎮定說道。

「佛聖,他算個狗屁,如果不是看在他一直沒跟咱們光明神殿對抗過的份上,咱們早就滅了他。」侯通海一邊說,目光一邊火辣地盯著孟書琴的身子,從頭盯到腳,嘿嘿笑道:「姑娘,本聖使看上你了,你是乖乖跟我走,還是我出手將你抓走?」

孟書琴退後一步,突然拔劍架在自己的架子上。

咣一聲細響,她手中的劍,不易而飛。

她還沒反應過來,侯通海已經到她背後,手臂扣著她的脖子。

瞬間,無法動彈。

侯通海將臉貼到她的頭髮上,深深地臭了口,那醉人的發香讓他幾乎要醉倒了。

「真是一個從頭乾淨到腳的女人,連發香都這麼獨物,極品啊!」侯通海迷醉地說道。

「放開我,你這個混蛋,無恥,下流。」孟書琴大怒,拚命地掙扎。

話還沒說完,她突然感覺嘴裡多了一物,還沒反應過來,下巴就被捏住,生生吞了下去。

「你給我吃了什麼東西,咳咳。」

孟書琴拚命地乾咽,想將那東西吐出來,可惜怎麼都吐不出來。

「放心,這東西可是好東西,不會死的,只會讓你不痛苦。」侯通海嘿嘿地笑著,又道:「不但不會痛苦,還會讓你非常舒服,你一會就能感覺到它的好,飄飄欲仙。」

孟書琴馬上就猜測到對方給自己服了什麼,臉色慘白。

黑子目光盯著孟書琴,越看越喜歡,真恨不得搶回來。

可惜,侯通海先下手了,他也不了再搶。

「侯通海,把這個女人給我,我給你一顆三神丹。」黑子說道。

「呸,一顆三神丹就想換這個極品,你當我傻?」侯通海罵道。

「三顆三神丹,外加崑崙劍,如何?」黑子再次開價。

「你沒聽說過老子好色不要命嗎,別說區區三神丹,哪怕是把神帝之位讓給我,老子都不幹。」

侯通海說完,抓著孟書琴,化成一道流光離開了。

黑子站在原地,後悔不已,為什麼自己就發現不了這個醜女是個大美女呢? 千米之外,一株百年樹后,一道人影死死地盯著黑子。

還沒遇到孟書琴的時候,葉雄就在注意這兩人了。

他一直都在找機會出手,看看能不能斬殺兩個,但是一直都找不到機會。

沒想到,會出現這樣的意外之變。

葉雄看看侯通海離開的方向,心裡猶豫著怎麼做。

現在兩人分開,是他下手的最好時機,黑子現在正在分神,現在是偷襲最好的時刻。

但是,如果不救孟書琴的話,她很可能會被羞辱。

對於孟書琴,他心裡已經沒有了以前的好感。

雖然她很漂亮,當初他甚至還起了追求她的讓她成為自己女人的想法,但是自從跟佛聖鬧翻之後,他就沒有這種念頭了。愛烏及烏,恨烏及烏,現在看到孟書琴被抓走,他心裡居然沒有第一時間想要救她。

如果是幽冥,或者路瑤被抓,他第一時間就去救了!

終於,葉雄還是跟在侯通海後面,準備先將這個傢伙幹掉,再慢慢幹掉黑子。

天降萌寶:總裁爹地放肆寵 聖界為了追殺申箭,派了三十名聖使下界,申箭殺了六名,現在只剩下二十四名,如果自己再殺兩名,就只剩下二十二名了。聖使少一名,對於轉世神將來說,都是好事。

一路尾隨,片刻就就來到一處山上,侯通海這才從天而降,落到山林之中。

「此處甚好,藍天白雲,青草樹林,真是個風流的好地方啊!」

侯通海哈哈大笑起來,在半空布了個水鏡,準備將這一幕記錄下來,好有個美好的回憶。

這個地方十分空曠,連個掩體都沒有,如果有修士經過,很容易看到。

侯通海絲毫不在乎,似乎這樣更過癮一樣。

申箭已經重傷,整個真仙界,已經沒有人是他的對手了,他還有何懼?

「放開……我,放開我。」

孟書琴拚命地掙扎著,可惜藥力發作,半點力氣都沒有。

她此刻除了想死,還是想死,眼眶裡恥辱的淚水嘩嘩地往下來。

如果有半點力氣,她都想自殺。

可惜,她已經沒有了。

只能任人宰割。

「寶貝,一會你會覺得很爽的。」

侯通海用力一撕,就將她的上衣撕掉。

接下來,他繼續用力撕,片刻就將她的衣服撕得一乾二淨。

看到這上帝都驚嘆的身體,侯通海眼珠子都定住,呼吸沉重,大腦一片空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