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見底下大臣紛紛擾擾,咳嗽了兩聲,他們瞬間安靜下來。

「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就是皇后想跟廖丞相結親家。」 大家聽完皇上的話瞬間明白,看來皇后是想讓廖丞相之女做太子妃。 頓時有幾個跟廖丞相關係好的站出來說好話。 「太子如今三十又二,是應該娶正妃,廖丞相之女品行端莊,的確適合做太子妃。」 「對。」 「對。」 ……

「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就是皇后想跟廖丞相結親家。」

大家聽完皇上的話瞬間明白,看來皇后是想讓廖丞相之女做太子妃。

頓時有幾個跟廖丞相關係好的站出來說好話。

「太子如今三十又二,是應該娶正妃,廖丞相之女品行端莊,的確適合做太子妃。」

「對。」

「對。」

……

皇上看了一下,朝中有一半贊同此事,他便問廖丞相。

「廖丞相,你覺得如何?」

「臣都聽皇上的。」

「既然如此,那朕稍後擬旨,那還有大臣覺得不妥嗎?」

皇上目光掃了底下的大臣,然後看著楚雲笙。

除了皇上,還有幾位大臣也看著楚雲笙,似乎在等楚雲笙說話。

「楚將軍,你有覺得不妥的嗎?」

皇上一問,大家都看著楚雲笙,特別是廖丞相,那雙眸子恨不得把楚雲笙看穿了。

「臣並未覺得不妥。」楚雲笙說完看向廖丞相,面無表情的對廖丞相拱手道喜,「恭喜廖丞相。」 「既然沒人覺得不妥,那就這樣定了。」皇上笑起來,然後對大臣們說,「大臣們若是無事,那就退朝吧。」

王公公正要說「退朝」兩字,楚雲笙卻站了出來。

「臣有事。」

大臣們再次看著楚雲笙,坐在上面的皇上擰眉。

「何事?」

「臣要辭官。」

轟隆,這句話宛如驚雷,驚得大臣們跟皇上都愣住了,隨後大臣們小聲議論起來。

「楚世子想做什麼?」

「怎麼好好的突然要辭官?」

……

皇上聽著大臣們的議論,沉著一張臉看向楚雲笙。

「你為何辭官?」

「沒有理由。」

「既然沒有理由,朕不允。」皇上生氣的道。

楚雲笙就跟沒聽到似的,拿出兵符跟將軍印。

今天太子沒上朝,若是上了看到楚雲笙主動拿出兵符肯定會很心動。

但即便太子不在,也有其他的將軍眼紅,不僅他們,就連皇上看到兵符也動搖了。

誰都知道楚雲笙的兵一個頂百個,任誰看到不心動。

大佬的小祖宗她又甜又野 「你當真要辭官?」皇上問。

「嗯。」楚雲笙應了一聲。

就在大家以為皇上要同意的時候,皇上起身道。

「退朝,楚雲笙你隨朕去御書房。」

腹黑大人獨寵妻 大臣們紛紛離開,楚雲笙面上表情無任何變動,抬腳向御書房走去。

御書房裡,皇上讓王公公退下,只留下楚雲笙。

「你為何突然辭官?」皇上重複在朝堂上的話。

「沒有理由。」楚雲笙還是那句話。

皇上氣結,厲聲道:「今天你不說出一個理由,這個官你就甭想辭。」

楚雲笙看著許久才說話。

「臣一直在想,皇上為何對臣比太子還要好。」

皇上心驚,甚至心虛了。

「那還不是因為你本事了得,耀天整天遊手好閒就知道吃喝玩,朕對你好只不過是希望你以後能夠好好的輔佐耀天。」

「當真如此?」楚雲笙笑了起來,很冷的笑容。

皇上擰眉,莫非他知道了什麼?

想到這個可能,皇上便問:「你是不是聽到了什麼?」

快穿101次:男神,帥炸天! 「確實聽到一些陳年往事。」楚雲笙說完把兵符還有將軍印拿出來,走到桌子前放下,「小禾還在家裡等著草民,草民告辭。」

皇上的臉一沉,再次厲聲道:「是不是楚王跟你說了什麼?」

「皇上似乎很怕楚王對草民說了什麼。」楚雲笙毫無畏懼的看著皇上。

聽著楚雲笙一口一個「草民」,皇上覺得很窩火,生氣的說。

「朕還未允你辭官,你還得稱臣,今天你不說個理由出來,就不準離開御書房半步。」

皇上說完,大聲喊了一聲。

「來人。」

「皇上。」王公公推門進來,門外的侍衛也跟著進來了。

「看著楚將軍,沒有朕的允許,不得離開這裡半步。」皇上說完甩袖走了。

「是。」兩名侍衛點頭應聲。

王公公看著楚將軍,嘆了一口氣。

「楚將軍你這又是何苦。」

「勞煩公公派人去告知我的夫人一聲,就說我晚些回去。」

王公公點頭,轉身也走了。

宮外,劉小禾睡醒后便去街上吃了一碗餛飩,然後回了將軍府。

進門與王公公派來的小公公遇到,因劉小禾進宮過幾次,小公公認得她。

劉小禾一眼就認出是宮中的公公,便攔住了人。

「小公公有事?」

「回將軍夫人,王公公讓奴才給您帶句話。」

「什麼話?」劉小禾問。

「楚將軍暫時在宮中回不來了,讓夫人無需擔心。」

聽完小公公的話,劉小禾明白了,她點了一下頭。

「那勞煩小公公給我家相公帶句話,就說我在府里等他回來。」

重生之贅婿神醫 說完摸出一錠銀子遞給小公公。

「勞煩小公公了。」

「那奴才回去了。」小公公手下了銀子。

「嗯。」

送走小公公,她轉身進了府門。

赫連逸要進宮,與她碰到。

赫連逸見她一人回來,好奇的詢問:「怎只有夫人一人回來?」

「我一人回來很奇怪嗎?」

「並不奇怪。」赫連逸笑道。

瞧著赫連逸穿著整齊,便問:「你這是打算進宮?」

「正是。」

「不知太子準備什麼時候回天啟?」劉小禾問。

赫連逸詫異,說:「難道夫人是在趕本宮?」

「有嗎?」

看她裝傻,赫連逸卻笑了起來。

「不與夫人閑聊,本宮先進宮。」

劉小禾瞥了他一眼,話都懶得說,直接走了。

回到桃苑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本來是打算出門,想了想她又轉頭去了梨園。

「公主,你多少吃點東西吧。」赫連容的貼身侍女勸說著。

自太子走後,公主就放下筷子不吃了,獃獃的坐在這裡,一直看著一個地方。

「七巧,你逸哥哥會讓我嫁給誰?」

七巧見公主問她這個問題,皺著眉頭思考起來。

「太子向來就寵愛公主,自然會給公主找個良配。」

「良配?」赫連容笑了起來。

在大家的眼裡,逸哥哥對她百般寵愛,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

這一切都是假的。

可是,即便知道逸哥哥對她的好是假的,但是她還是控制不住喜歡逸哥哥。

七巧見公主笑后又不高興了,而且還露出一副悲涼的感覺,不禁皺眉。

「公主,你怎麼了?」

赫連容抬眸看到有人進來,對七巧說了一句「沒什麼」的話對七巧吩咐。

「七巧,給楚夫人備茶。」

劉小禾笑著走到赫連容旁邊的位置坐下,然後關心的詢問。

「不知公主在這可住得習慣?」

「還好。」

「那就好。」

七巧端著茶過來,放在楚夫人手邊的桌子上。

劉小禾端起茶喝了一口,發現這茶的味道不錯,便又喝了兩口。

赫連容看她喜歡這茶,便道:「楚夫人若是喜歡這個茶,待會帶一些回去。」

「不用,懷著孩子不宜喝太多的茶。」她也就喝了三口,然後放下杯子沒碰了。

赫連容吃驚的看著她的肚子:「原來楚夫人有身子。」

說完對七巧吩咐:「趕緊換一杯糖水來。」

「無需。」劉小禾阻止了過來換茶的七巧。

「昨天怠慢了公主,還望公主莫生氣。」劉小禾笑道。

俗話說得好,伸手不打笑臉人。

見她提起昨天的事情,赫連容好奇的詢問:「昨天夫人跟將軍去了哪裡玩?」

「昨天遇到許久未見的故人,我家將軍跟故人敘敘舊,然後兩人聊起來,聊著聊著就沒完沒了,太晚就直接在故人家裡住下了。」

「原來如此。」赫連容淺笑,絲毫沒有怪罪的意思。

宮中,赫連逸來到御書房門前,見門外守著的侍衛,看到過來的王公公,便過去詢問。

「王公公,皇上可在御書房?」

王公公看著天啟太子,道:「皇上這會兒不在御書房,不知天啟太子找皇上所為何事?」

「本宮找皇上談談和親的事情。」

一聽天啟太子為這事,便道:「天啟太子稍等,待奴才進去問個話然後再帶你去皇上那兒。」

赫連逸聽完王公公的話擰眉,好奇的詢問:「御書房裡是誰?」

「楚將軍,不跟天啟太子多說了。」王公公說完便推門進去,然後把門帶上。

楚雲笙看著進來的王公公,眉頭都沒有動一下,就坐在椅子上。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