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接着,店裏的老闆將發生的一切全部告訴了隊長。

隊長眯起眼睛向秦巖看去:“好小子,實力不錯啊,居然能打得過這麼多人,你是什麼樣的實力?” 秦巖想了想,覺得自己最好還是不要說的太高:“我是天尊中期的實力。” “正好,我也是天尊中期的實力,不如我們兩個過一招?” 秦巖眯起了眼睛,沒有想到對方會這樣說。 與此同時,隊長對他的手

隊長眯起眼睛向秦巖看去:“好小子,實力不錯啊,居然能打得過這麼多人,你是什麼樣的實力?”

秦巖想了想,覺得自己最好還是不要說的太高:“我是天尊中期的實力。”

“正好,我也是天尊中期的實力,不如我們兩個過一招?”

秦巖眯起了眼睛,沒有想到對方會這樣說。

與此同時,隊長對他的手下說:“把這些姚將軍的人全部給我抓起來,統統打進地牢,膽子也太大了,居然敢來姬將軍的地方鬧事,簡直是找死。”

官兵們立即將姚將軍的手下全部抓了起來,並且用魂繩捆在了一起。

隨後隊長問秦巖:“怎麼樣?想不想和我過招?如果你不想那就是看不起我,不給我面子。”

婉君怕秦巖惹事,立即在旁邊說:“長官,其實我哥哥是天尊巔峯高手,你還是不要比了。”

聽到婉君的話,隊長不屑一顧的說:“他如果是天尊巔峯高手,早就被我們姬將軍請去當貴賓了。怎麼可能跑來這裏?小妞,我看你白白淨淨的,長的這麼漂亮,不如跟了我吧,如果你跟了我,我就不和你哥哥交手了,你覺得如何?”

原來這個隊長是看上婉君了,他和秦巖交手只是一個藉口,他最終的目的是想打傷秦巖,然後讓婉君向他求情,最後他就恩威並施,強行霸佔婉君。

聽到隊長的話,婉君的臉色在瞬間變得一片鐵青。

秦巖也在此刻憤怒無比:“我看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秦巖一眼就看穿了隊長的本意。

被揭穿了自己的真實目的,隊長根本就毫不在乎,甚至於乾脆撕下臉皮對秦巖說:“你說的沒錯,我就是看上你妹妹了,你能把我怎麼樣?我和你實話實說,你如果把你妹妹嫁給我,你就是我的大舅哥,我保證你吃香的喝辣的,如果你敢說半個不字,我就弄死你。”

說到最後,隊長猛然提高了生意,同時瞪大眼睛兇狠無比的看着秦巖,似乎秦巖就是他案板上的一塊肉,他想怎麼宰割就怎麼宰割。

秦巖忍不住笑了,他沒有想到隊長這麼無恥,居然敢和他提這個要求。

“兄弟,你知不知道你這是在找死?”秦巖動了真怒。

“什麼?你說我在找死,我看你纔是在找死,來人,給我將這個逆賊拿下!他居然敢藐視本隊長。”隊長猖狂的叫起來,指揮他的手下攻擊秦巖。

他的手下大吼一聲,一擁而上。

面對這些烏合之衆,秦巖忍不住在心中冷笑起來,他念動咒語在這些傢伙面前一劃。

只見二十多根魂鏈從秦巖的腳下伸出,將這些士兵全部緊緊捆住。

隊長驚訝的睜大了眼睛,難以置信的看着這一切。

“我本不願意惹事,但是你卻非要讓我動手,這可是你自找的。”說罷,秦巖揮掌拍在了隊長的胸口上。

只聽見“轟”的一聲,隊長的胸口凹陷下去。 隊長低下頭看了一眼自己凹陷的胸口,然後伸出手指着秦巖用微弱的聲音說:“小子,你居然敢殺我,我……”

不等隊長說完,他就魂飛魄散了,“轟”的一聲倒在了地上。

“不知好歹。”秦巖不屑一顧的說了一句。轉過身帶着婉君向餐館外走去。

餐館的老闆徹底呆住了,他萬萬沒有想到在自己的餐館裏居然會發生命案,而且死去的人還是巡邏隊長。

等秦巖走後,他終於從愣怔中回過神,立即拿起一張符紙在上面寫了一行字,扔到了半空中。

符紙“嗖”的一聲,消失在半空中,然後化成一道流光向窗外飈射而去。

大街上婉君對秦巖說:“巖哥,你殺了那個隊長,我們就變成了姬將軍的逃犯,我們接下來是不是又要逃亡了?”

自從自己的父王死後,婉君就過上了顛沛流離的生活,她現在好不容易看到自己有可能過上穩定的生活,而秦巖卻將姬將軍的巡邏隊長殺掉了。

“婉君,他死了要比不死更好,他死了我們還能逃出去,如果他不死,我即便放了他,他也會立即向他的上司打報告,到時候我們連這個小鎮都出不去。”

秦巖嘆了口氣,給婉君解釋起來。

婉君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巖哥,那我們現在趕快跑吧,不然肯定來不及了。”

秦巖點了點頭,拉起婉君的手向小鎮外風馳電掣的衝去。

街面上當人們看到秦巖急匆匆的樣子後,全都露出了驚訝無比的眼神,因爲秦巖的速度太快了,他們一眼就能看出這是天尊後期甚至是天尊巔峯的實力。

“莫不是要出什麼事了?天尊後期高手居然都出來了。”其中一個行人驚訝的說。

“差不多吧!據說姚將軍和姬將軍最近鬧的特別僵,他們好像準備開戰了。”另一個人說。

“咱們又要倒黴了。”

“唉,沒辦法,誰讓咱們是平明百姓呢!”

與此同時,小鎮的東鎮長接到了餐館老闆的舉報信。

在這個小鎮上共有兩個鎮長,分別是東鎮長和西鎮長,西鎮長是姚將軍委派的鎮長,他負責管理小鎮西面的所有事物,東鎮長是姬將軍委派的,他負責管理小鎮東面的一切事物。

當東鎮長讀完餐館老闆的信後勃然大怒,他沒有想到自己的巡邏隊長居然被一個外來客殺掉了。

這件事如果傳到姬將軍那裏,絕對會給他處分。

該死的,居然在我的地盤上鬧事,看我不宰了你個小兔崽子。

剛想到這裏,東鎮長突然看到舉報信的下面還寫着關於秦巖的信息。

當他看到秦巖居然擁有天尊後期的實力後,立即睜大了眼睛。

哎呦,原來是個人才,如果我將他舉薦給姬將軍,姬將軍不但不會怪罪我,反而有可能會嘉獎我。

想到這裏,東鎮長激動的無法自持。

原來最近一段時間姚將軍和姬將軍因爲摩擦越來越厲害,他們都在拼命的招兵買馬,像秦巖這種天尊後期實力,絕對是上等嘉賓。

“來人,備馬。”東鎮長大聲說。

他的手下立即大聲應和起來:“是,鎮長。”

東鎮長大步流星的向外面走去,恰在這時,他的手下已經給他備好了馬屁。

東鎮長坐上馬匹,立即按照餐館指示的方位向秦巖所在的方位追去。

東鎮長坐下的馬是一匹神駒,它的速度可以達到天尊巔峯高手的速度。

原本這種馬東鎮長沒有資格坐,但是姬將軍爲了他們的通信就忍痛將這種馬賞給了東鎮長,讓他在關鍵時候能夠將信息傳達出去。

東鎮長騎着神駒一路疾馳,雖然追出了小鎮,但是依舊沒有追上秦巖。

奇怪?我這麼追居然沒有追上他,餐館老闆不是說對方只是天尊後期高手嗎?如果他是天尊後期高手,我此刻早就追上了。

難道對方是天尊巔峯高手?如果真是天尊巔峯高手,那我可就發大了。

一想到自己將天尊巔峯高手推薦給了姬將軍,而姬將軍賞賜了他無數的好處,他立即樂的合不攏嘴。

“駕!”東鎮長再次快馬揚鞭,繼續瘋狂的向秦巖所在的方向追去。

秦巖他們逃出小鎮後,沒有繼續趕路,而是坐在一個山坡上休息。

他們剛坐了u一會兒,就看到一個人騎着高頭大馬向他們飛馳而來。

“婉君,你們這裏的馬好厲害啊,速度居然這麼快。”秦巖指着東鎮長的馬說。

“巖哥,不好,對方居然是東鎮長,他可是姬將軍的手下,我們趕快跑。”

婉君大聲的說。同時站起來拉起秦巖的手準備跑。

秦巖不屑一顧的冷笑起來:“一個小小的鎮長能有多高的實力,我們坐在這裏就行。”

聽到秦巖這樣說,婉君安心下來,她覺得秦巖說的非常對。

如果他們還在鎮中,他們自然會害怕,但是他們現在已經不在小鎮上了,自然不用擔心有追兵。。

不一會兒,東鎮長趕來了,他趕快從馬上下來:“這位先生,請問您是天尊巔峯高手嗎?”

秦巖看了一眼東鎮長,口氣平淡的說:“我就是,怎麼了?”

聽說秦巖真的是天尊巔峯高手,東鎮長激動無比的說:“這位先生,我想邀請您去我們姬將軍的府上,變成他的貴客。”

“你是不是想騙我去被姬將軍抓住?”秦巖冷笑起來,他覺得東鎮長這個誘敵深入的辦法簡直糟糕透了,連三歲的小孩都不一定能騙的了。

“不不不!我可不是這個意思,我是真的想舉薦您變成我們姬將軍的嘉賓。”

緊接着,東鎮長將姬將軍和姚將軍之間的事情告訴了秦巖。

秦巖轉過頭向婉君望去:“有這種事嗎?”

婉君點了點頭,表示確實有這種事。

看到婉君的樣子,東鎮長還以爲她要說服秦巖答應他,立即高興的笑起來。

但是緊接着,婉君的一句話就像一盆涼水將他澆成了落湯雞。

“巖哥,雖然確有其事,但是有些人我們不得不防。”婉君怕秦巖上當受騙。 “姑娘,沒有你這樣拆臺的。我可是真的想邀請這位公子。”東鎮長苦笑起來。

“誰能知道你是不是在騙我們?”婉君不屑一顧的說。

秦巖想了想,對東鎮長說:“你想讓我們相信你也可以,但是你要讓我搜魂。”

聽說秦巖要對自己搜魂,東鎮長是一百個不願意,但是他也知道他如果不讓秦巖搜魂,秦巖是肯定不會相信他的。

猶豫了片刻,東鎮長咬住牙說:“既然這樣,那好,你就搜魂吧!”

說罷,東鎮長閉上了眼睛。

秦巖沒有想到東鎮長居然真的要讓他搜魂,這說明東鎮長剛纔說的應該不是假的。

不過秦巖不可能就這樣相信東鎮長,他肯定還是要搜魂的。

秦巖將手放在東鎮長的頭頂上,將魂力慢慢的注入到東鎮長的腦海中。

東鎮長的記憶就像潮水般涌入秦巖的腦海中。

秦巖很就讀到了東鎮長對於這件事情的想法。

他沒有想到東鎮長居然真的是想舉薦他。

秦巖放開手,拍了拍東鎮長的肩膀說:“好,我跟你走。”

婉君眨着水靈靈的大眼睛問:“巖哥,莫非他剛纔說的是真的?”

秦巖點了點頭。

“兩位,快請上馬。”東鎮長將他的神駒拉過來,邀請秦巖和婉君上馬。

秦巖也不客氣,飛身而起跳在了馬背上,然後抓住婉君的手將她也拉到了馬上:“東鎮長,我們騎着馬,你怎麼走?”

“像你們這樣的人才,我自然是給你們牽馬了。”東鎮長此刻十分高興,他懶得再計較牽馬不牽馬的事情。

經過一天的長途跋涉,東鎮長帶着秦巖他們終於來到了姬將軍的所在地。

這裏是一個小型的城市,要比東鎮長呆的小鎮繁華了十倍不止。

來到城門口,東鎮長拿出腰牌給守城的兩個士兵看了一眼。

發現對方是東鎮長,兩個士兵立即恭敬的將東鎮長讓進了城門。

與此同時他們也在心中偷偷暗想,覺得秦巖和婉君肯定是什麼大人物,否則東鎮長不可能給他們兩人牽馬。

進了城裏,東鎮長帶着秦巖他們直奔姬將軍的府邸。

守門的衛兵檢查完東鎮長的腰牌後,立即將他們放進了府邸。

與此同時,姬將軍聽說東鎮長給他帶來了一個天尊巔峯高手,立即興奮的迎了出來。

當秦巖看到一箇中年男子被一羣人簇擁着向自己走來後,秦巖覺得對方應該就是人們所說的姬將軍。

姬將軍穿着一身蟒袍,看起來十分的威武。

秦巖從神駒上跳下來,恭敬的對姬將軍說:“將軍!”

婉君也從神駒上跳下來,小聲的和姬將軍打招呼。

重生之錦繡皇后 “秦巖,是吧!李廣已經將你們的情況和我說了。真希望你們能留下來幫我。”

東鎮長的名字叫李廣,姬將軍對他都是直呼其名。

秦巖點了點頭:“將軍,我也希望能留在你這裏爲你盡一份力。”

“那真是太好了,快請進快請進。”姬將軍立即將秦巖和婉君邀請進了會客廳。

當秦巖他們剛剛坐下,門外突然走進來兩個人,這兩個人見到姬將軍後,立即和姬將軍打招呼。

姬將軍指着秦巖對這兩個人說:“張超,周邁,這是我最新邀請來的貴賓,你們有機會多切磋切磋。”

張超和周邁點了點頭,同時看向了秦巖。

“秦兄,聽說你是天尊巔峯高手,不才我也是天尊巔峯高手,我想和秦兄比劃比劃,不知道秦兄願不願意?”張超笑眯眯的對秦巖說。

張超雖然笑的很溫暖,但是秦巖總覺得他笑容中帶着一股邪意。

秦巖在心中冷笑起來:如果你敢對我動手,那可不要怪我不客氣。

不過秦巖表面上卻表現的非常客氣:“好啊,我也好長時間沒有活動活動筋骨了,我們正好在一起切磋切磋。”

“既然這樣,那請吧!”張超指着院落外對秦巖說。

秦巖點了點頭,跟着張超一起來到了院落中。

姬將軍等人也跟着秦巖他們從會客廳走了出來。

婉君有些擔心秦巖,大聲的對秦巖說:“巖哥,小心一些。”

“婉君,你放心,他們只是普通切磋,不會傷及性命的。”姬將軍在旁邊解釋起來。

聽到姬將軍這樣說,婉君懸着的心落進了肚子裏。

“秦兄,請吧!”張超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秦巖也做了一個請的手勢:“來吧!”

張超收起臉上的笑容,飛身而起一邊念動咒語一邊揮掌向秦巖當頭拍下。

張超的手上寒光閃爍,就像是一面鏡子一樣,將很多光線都折射了出來。

秦巖發現張超雖然是天尊巔峯高手,但是和他還是有些差距。他如果想擊敗張超簡直是易如反掌。

不過秦巖知道他現在初來乍到,最好不要表現的太惹眼,最好是和張超打個平手。

如果他表現的太惹眼,絕對會引來其他人的嫉妒,而且姬將軍讓他辦事的時候肯定會分配給他比較難的任務,這是秦巖不願意看到的。

秦巖念動咒語,向張超攻去。

只聽見“砰”的一聲悶響,兩個人同時向後退去。

大家一眼就看出來他們兩個人實力相當。

“承讓承讓!”秦巖抱着拳笑着說,準備就此結束,畢竟這只是一個比試,又不去爭奪什麼。

但是張超卻不是這樣的想法,他覺得既然比賽,那就要分出勝負,而且張超的好勝心極強,他想在姬將軍的面前露一手,好讓姬將軍高看他一眼。

“秦兄,我們只比了一招,你這樣走了不好吧!我們再怎麼說也要多比劃兩下吧!”張超笑眯眯的說。

“對啊!就比這麼一下太沒有意思了,再好好比一比。”周邁也跟着大聲叫起來。

秦巖擰起了眉頭,有些不悅,但是姬將軍什麼也沒有說,這說明姬將軍也想看他們比賽。

如果秦巖就這樣拒絕,絕對會引起大家的不快。畢竟他是來投靠姬將軍的。

秦巖深吸了一口氣:“好吧,請!”

張超眯起眼睛,念動咒語使出了他的絕學。 看到張超使出了絕學,秦巖立即眯起了眼睛,他覺得張超這是要和自己硬拼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