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一個非常不好的消息要告訴你。」片刻之後,龍在天轉開話題。

「什麼消息?」 「科學院那邊傳來的道消息,現在對基因後遺症疫苗的研究才剛剛開始,甚至連起步都算不上,想要取得突破性的進展,短時間之內,幾乎不可能。」 「需要多久?」 「他們,最少需要好幾年時間。」 葉雄嘴角露出一絲苦澀,心裡空空落落的,這等於直接判了自己死刑。 自己連

「什麼消息?」

「科學院那邊傳來的道消息,現在對基因後遺症疫苗的研究才剛剛開始,甚至連起步都算不上,想要取得突破性的進展,短時間之內,幾乎不可能。」

「需要多久?」

「他們,最少需要好幾年時間。」

葉雄嘴角露出一絲苦澀,心裡空空落落的,這等於直接判了自己死刑。

自己連幾個月都熬不過去,最別提幾年時間了。

「我們從獸組織基地里抓到的人口中得知,獸組織早幾年前已經開始研發疫苗,而且取得突破性的進展,有了半成品,但是我們在獸組織基地里得到的所有資料之中,根本就沒有疫苗數據。」

「我都知道了。」

「你也不必氣餒,現在醫學這麼發達,也許會有奇迹……」

葉雄直接掛了電話,朝安樂兒走去。

「怎麼了?」安樂兒見他臉色不好,連忙問。

「沒事,回去吧!」葉雄淡淡地道。

「怎麼不再跑一會?」

「再跑也沒用。」

「怎麼回事,你是不是得到什麼壞消息了?」安樂兒急道,她從葉雄口中,聽出了放棄的態度。

「龍在天打電話過來,基因後遺症的疫苗研發至少要幾年時間。」

安樂兒頓時明白他為什麼這麼沮喪,這等於判了葉雄死刑。

換誰聽到自己命將不久,而且連治好的機會都沒有,會不沮喪?

「這件事情,千萬別跟其他人,聽到沒有?」葉雄道。

安樂兒了頭,眼睛有些紅了。

葉雄有些後悔了,早知道就連她也不告訴,省得她傷心。

兩人各懷情緒回去,先前的暖味態度不見了。

剛剛下山,葉雄的手機響了起來,一條信息進入手機之中。

離婚男神強索歡 「想得到疫苗半成品,一個時之後,海珠廣場,一個人來。」

電話號碼是陌生的。

葉雄飛快地撥打電話,對方手機處於關機之中。

到底是誰發信息給自己?

他手上真的有疫苗半成品,這怎麼可能?

有疫苗半成品的只有獸組織,自己跟獸組織是死敵,他們肯給自己半成品?

這會不會是個陷阱,會不會是幻門的人,為了殺自己,才故意引自己去?

葉雄十分矛盾,換在以前,他實力尚在的時候,肯定不怕對方埋伏。但是他現在只剩下七成實力,動一次手,要下降一次,此次如果對方有埋伏,他就凶多吉少了。

但是,如果對方真是好意,而且手裡真的有疫苗半成品呢,不去的話,豈不是連最後的救命機會都沒了?

想到這裡,葉雄決定冒這個險,哪怕是埋伏也要去。

「安樂兒,你先回去,我有事情出去一下。」

「你去哪?」

「別問了,你先回去。」

「都快晚上了,你一個人去有危險,我不同意你去,如果你一定要去的話,讓我們姐妹陪你去,不然的話,如果你出事了,我怎麼向其他人交待?」安樂兒急道。

「回去。」

「可是……」

「這是命令,聽到沒有?」葉雄怒道。

他走出去,在街邊攔了一輛的士,鑽了進去。

安樂兒咬咬牙,跑到街邊,鑽進另一輛的士里,跟蹤他。

「先生,請問你去哪裡?」司機問。

葉雄剛想話,手機信息又響了起來。

「等你沒有尾巴跟著的時候,再約。」

葉雄飛快撥打對方電話,哪知道對方又關機了。

「草。」

葉雄看了眼背後那輛跟蹤自己的士,狠狠地罵了句。

他真想下車狠狠揍安樂兒一頓,但是想到她也是為了自己安全,火氣便消了。

看來,只能下次偷溜出來了。

「先生,去哪?」

「前面停車。」

「才剛上車。」

「我忘記帶錢了,你確定要繼續開?」 修仙之不走老路 葉雄問。

司機滿頭黑線,在前面靠邊,打開車門,讓他下車。

很快,安樂兒的計程車就停了下來,飛快地跑到他身邊。

見葉雄目光狠狠地瞪著自己,安樂兒有怯懦,但還是堅決地走過去。

「無論你什麼,現在我的任務是保護你,絕對不會讓你亂來的。」安樂兒。

葉雄嘆了口氣,心想她也是為了自己好,也就不去管她的。

現在只能回去慢慢等,看那個神秘人什麼時候再聯繫自己了。

爆寵前妻:老公,不可以 現在,他反而有信心了,如果對方真的對他不懷好意,應該不會在意安樂兒跟不跟自己去,以安樂兒的實力,根本就起不了多少作用。

這明,對方只是不想讓人知道它的身份而已。

「回去吧!」葉雄無奈地道。

三百米之外。

一幢大樓,女洗手間之內。

端木玲瓏將望眼鏡收了起來,放回衣服口袋裡,拉下百葉窗走了出去。

突然,旁邊的洗手間的門打開,一個熟悉的身影走出來。

「玲瓏姐,好巧。」

出現在她面前的,赫服是郭芙蓉。

看到郭芙蓉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端木玲瓏身體一顫。(未完待續。) 看真眼前景象沈博文立時跪倒在地連聲驚呼:「父親,父親您這是怎麼了父親!」

鄭嵐的亡魂也是驚呼連連:「老師,老師!」

沈振國所化厲鬼一雙紅瞳赤目死死的盯著門口的庄潔惡狠狠的說道:「這世間像你這樣的長舌婦實在太多了,你真的該死!」

「看我不撕爛你的嘴!」說話時左臂一伸那隻由黑煙幻化而成的手臂做以爪勢向庄潔面頰抓來。

庄潔畢竟只是一道亡魂,哪裡見過如此兇惡的厲鬼,見此情形不由得一聲驚呼,幸得身旁的猴子挺身而出,攔在身庄潔前。

手中哭喪棒向前一迎抵在了沈振國的手掌之上!

猴子現在身為鬼差手中哭喪棒雖不及范無赦的那支,可破世間一切亡魂厲鬼、哀怨卻也算得上是冥府法器。

然而此時落在沈振國的手掌上時卻沒有絲毫效果,非但不能將沈振國的怨念打破,更見沈振國手臂上一道道黑煙向自己撲來,並由自己的亡魂上穿了過去。

隨之而來的便是一陣陣的灼熱感,猴子不免也發出一陣陣的呻吟聲,與此同時心中怨念也被激發了出來。

想起了自己臨死時的慘狀,想起了阿峰手中的匕首一次次穿透自己胸膛時的痛苦,轉瞬間張健的雙目也已呈現出了血絲。

旁邊的胡慧娘見此情形斷喝一聲:「你這亡魂竟然膽敢在本祭司面前逞凶,看本祭司如何收了你!」

言畢之時右臂一揮赤焰斷魂鞭便已化作一道火線徑直往沈振國面門掃來,沈振國右臂虛空一抓,那黑漆漆的一團黑煙便已將赤焰斷魂鞭抓在手中。

胡慧娘口中念咒,「呼」的一聲,赤焰斷魂鞭上燃起一道赤紅火焰徑直便往沈振國手上燒來。

沈振國雖然覺灼熱難耐,然而此時心中怨恨滿滿,縱使再疼卻也未曾鬆手,只將火鞭抓得牢牢的,與此同時另一隻手繼續向庄潔抓來。

猴子雖已拼盡全力,然而他不過一道亡魂雖然手中握有冥界法寶,然而此時被一道道惡靈怨念在身上反覆穿襲,早已吃痛不住。

雙眼泛紅看樣子片刻之間即將聚怨入魔,呻吟之時張健看了看身邊的庄潔由牙縫中擠出了兩個字:「快走。」

庄潔見張健為了就自己遭此劇痛,心中不忍,豈會棄之不顧?急忙上前伸手拉住張健手臂:「猴子哥!」

然而兩道亡魂剛有接觸,沈振國身上所發出黑煙怨念便順著張健的亡魂向庄潔湧來!

「呼呼呼」幾聲便已有數道黑煙穿過庄潔的胸膛。

庄潔生前之重重苦痛,以及心中怨恨悉數再次浮現心頭。

想起自己生前遭人白眼,為人誣陷,被人栽贓,有口莫辯,無力回天,最終在含恨而死。此中哀怨愁苦如何能解?

沈振國一陣冷笑:「原來你生前不過是個陪酒的,受盡世人冷眼,難怪如此惡毒!既然你受盡世人奚落,就更應該嚴守口障。」

「而你卻偏偏肆意狂言,來來來,今日便叫你也化做厲鬼,一發心中仇怨!」

言畢之時便又有數道黑煙怨念穿透庄潔身軀,庄潔一聲哀嚎直衝天際,立時生出赤紅雙目,轉瞬間便要化作厲鬼!

房間之內陣陣陰風盤旋,道道怨氣縱橫,沈振國的狂笑與張健、庄潔發出的哀嚎響徹天地。

沙發、書櫃晃動不已,書籍紛紛墜落。桌腿在地面上「啪啪啪啪」跳個不停!

沈振國身邊的鄭嵐口中道:「老師您別再生氣了!」

說話時伸手去拉沈振國,卻不料立時便被沈振國身前盤旋的道道怨氣穿胸而過。

鄭嵐只覺一陣灼熱襲來,記憶中的一切苦痛立時浮上心頭:自己正懷胎受罪,丈夫卻外遇出軌,自己雖然有幸得到老師關照,但卻因此傳出種種風言風語,連累老師與師母不睦。

最後還累得老師與自己,還有自己可憐的孩子一道殞命,一世疾苦皆因當年嫁錯了人。

心中怎能不悔?又豈能不很?此之種種溢於言表,轉瞬間口中吐出一道怨氣。

一聲哀嚎直震得落地窗盡數而碎,窗帘翻飛而出,屋中吊燈疾搖預墜。

紅瞳赤目,獠牙生出,道道黑煙聚集,腦後長發衝天而起,陰風凜冽,寬鬆的長裙在半空之中不住抖動。

沈博文接連見得三人聚怨化鬼,心中不知如何是好,一邊連連驚呼,一邊向後退卻。

許玉揚雖然此時早已掐起指訣,為那一身墨綠鱗甲包裹其中,但是看著三隻厲鬼在自己面前幻化心中難免驚恐。

陣陣陰風吹來,齊肩短髮遮在眼前,背後生出冷汗。

不過轉眼之間便有三道亡魂在自己的面前聚怨化鬼,胡慧娘當真又氣又惱,一聲斷喝:

「爾等竟然膽敢在本祭司面前聚怨化鬼,當真可惱,左臂一揮,一道紅光射出正中鄭嵐肩頭,那女鬼一聲哀嚎墜落於地復又現出亡魂之形。

沈振國一驚之時卻忽覺掌中赤焰斷魂鞭上一陣若熱傳來,還沒反應過來自己的手臂便也燃起火來!

沈振國大驚之時,卻見胡慧娘左臂凌空虛畫,空中一串赤焰紅字直奔自己胸口射來!

沈振國心中怨念最深,直至此時尚在頑抗,周身一抖,張嘴時突出一道黑煙向著那串赤焰紅字迎了過去!

「噗噗噗噗」一陣悶響,轉瞬間那串赤焰紅字便已將沈振國噴出的那道黑煙擊得粉碎,而後盡數落在沈振國的胸口之上。

沈振國發出一聲凄厲哀嚎,墜落於地。

如此一來猴子得以脫身,手中哭喪棒緊握,雙目微閉,定神片刻,便已恢復如常。

回頭之時卻見緊握著自己手臂的庄潔此時卻仍還是雙眼赤紅,不住哀嚎,猴子掌中哭喪棒往庄潔胸前一指。

「嗖嗖嗖」數道黑煙怨氣悉數飛出,庄潔隨即也落在地上,氣喘連連。

胡慧娘身形一晃,便已到在沈振國面前,杏眼圓睜,「沈先生您竟然在本祭司面前聚怨化鬼是不是有些太不拿本祭司當回事了?」

沈振國的亡魂為那一串赤焰紅字所困落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道:「你若真能主持公道,為什麼你不去理那婦人出口傷人。」

胡慧娘轉頭怒目凝視庄潔:「庄潔我念在你與本祭司擒拿妖道有功,這才沒有對你施以嚴懲。」

「你若想看個究竟便在這裡消停呆著,你若再敢擅自出聲便叫你來這赤金鐲中坐著。

庄潔方才聚怨化鬼著實也把自己嚇得不輕,此時落在地上大口喘氣連話都說不上來。

還是旁邊的猴子連點頭:「祭祀上神息怒我們決不再插嘴。」

燈筆 「你怎麼會在這裡?」端木玲瓏冷冷地問。

「我怎麼不能在這裡?」郭芙蓉反問。

端木玲瓏瞪了她一眼,哼了一聲,大步離開。

等她離開之後,郭芙蓉笑容凝固了,推開端木玲瓏剛才呆著的洗手間,目光在四下搜索,最後目光停留在百葉窗上。

由於長期沒有清理,百葉窗上積滿了灰塵,上面明顯有幾根手指證,看得出來,有人打開過這窗。

郭芙蓉推開窗子,外面北山公司,盡收眼底。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