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天哪!」

陸傾城徹底懵了,她不敢想象秦穆然到底經歷了什麼,一個人十幾天不吃不喝,竟然還不餓死,這已經超出了常理。 「小子,等傾城出院,到我那裡吃飯!我給你慶功!」 龍天正看著秦穆然,笑了笑道。 「呵呵,擇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 秦穆然嘴角上揚,看著龍天正,說道。 “你們是什麼

陸傾城徹底懵了,她不敢想象秦穆然到底經歷了什麼,一個人十幾天不吃不喝,竟然還不餓死,這已經超出了常理。

「小子,等傾城出院,到我那裡吃飯!我給你慶功!」

龍天正看著秦穆然,笑了笑道。

「呵呵,擇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

秦穆然嘴角上揚,看著龍天正,說道。 “你們是什麼人?”

男子問完話後,便神色警惕地看着是三人。

他能感覺出這三人的實力都不弱於自己,尤其是那名額頭上有着鬼臉圖案的少年,明顯也是一名詛咒之子。

“沒有,若曦不在這裏!”

“不會錯的!我前面感應到李若曦就在這個方向錯不了!”

“那應該是和眼前的這名詛咒之子有關係!”

三人自顧自的相互說着話,並沒有理會男子的問題。

男子有些惱怒,但卻並不敢輕舉妄動。

作爲一名資深的詛咒之子,他深知生存之道——沒有實力,那就隱忍,否則就死!

這三人自然就是郝大寶、趙小川和胡籽!

在剛纔的戰鬥中.。。

趙小川受到攻擊後從天空中掉落下來,正好胡籽趕到,將趙小川抱在了懷中。

胡籽看到懷中昏迷的趙小川長舒了口氣,然而還沒等他回過神來。

他頭頂的天空瞬間暗了下來!

胡籽微微一愣,擡頭向着天空望去,看到自己的周圍已經被黑壓壓的人羣包圍了,而這些人正是剛纔從黑洞中飛出的往屆的詛咒之子們。

“哈哈,有意思!這小子居然和蘭校長可以打成平手!”

“打成平手?就憑他?他不過是藉助了他手中的鬼器,還有主要是蘭校長受傷了而已!”

“搶了他的鬼器,他的鬼器這麼厲害!在他的手中簡直就是暴殄天物!”

“只搶他的東西太便宜他了!他可是詛咒之子,千萬不能浪費了!”

“嘿嘿,說的沒錯!殺了他,吃了他,我們的修爲一定會更上一層樓的!”

胡籽攙扶着趙小川,聽到周圍人的議論聲,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這些詛咒之子實力都不弱,單單憑藉現在我的實力想要一個人逃跑都有些勉強,如今要帶上昏迷的趙小川根本不現實!”

“可是趙小川剛纔的戰鬥過程已經證明了他的潛力,現在的我是絕對不會就這麼放棄他的!如果是這樣,那麼就只有拼了!”

心中打定主意,胡籽眼中閃過一道寒光,整個人身上氣勢陡然一變,好像一柄出鞘的寶劍。

周圍的人羣看到胡籽的動作,微微一愣,隨即發出排山倒海的嘲笑聲。

“我見過好多鬼怪,但是像腦袋這麼逗秀的還是第一次見!他居然敢對我們扎毛?”

“是世界變得太快,還是我們已經老了!現在的鬼物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胡籽聽到周圍的嘲諷聲,眼中閃過一道寒光。

一條染血的白練瞬間從他的胸口飛出,瞬間將十幾名詛咒之子的脖子勒住,然後白練輕輕一顫。

只聽一連串嘎巴嘎巴的喉骨碎裂的聲音在天空中響起!

緊接着,那條白練又飛回到胡籽的身邊,周圍的嘲笑聲消失不見。

衆人看着十幾名詛咒之子痛苦的捂着自己的喉嚨從天空中掉下去,摔成一團團血泥,臉上佈滿了驚恐的神情!

“死了?這鬼物是什麼來頭?竟然這麼強悍?”

“剛纔我看清了!那白練不僅捏碎了喉骨,而且還帶走了他們的靈體!你們看,他們身上的詛咒印記都消失了!”

其餘人聽討論聲後,臉上神色一變,再看向胡籽時,眼中已經帶上了濃重的警惕之色。

“恩?也許單憑我的力量可以帶着趙小川突破重圍!”

胡籽看着臉上猜疑的衆人,心頭一動,暗道:“這些詛咒之子雖然加在一起力量很強大,可是他們似乎互相猜疑,而且剛剛有些太過擔心局勢,我竟然沒注意到他們的力量似乎並沒有完全恢復!”

正當胡籽暗暗思量時,一陣慘嚎聲從人羣中傳出。

“啊~快跑啊!龍,那條龍來了!”

不知是誰喊了一聲,胡籽驚訝地發現原本不可一世的詛咒之子們竟然變得神色慌張起來。

“吟~”

熟悉的龍吟聲響起,胡籽轉頭向着聲源望去,看到一個碩大的黑色龍頭突破人羣向着他飛了過來。

“郝大寶!”

胡籽略帶驚喜的叫道,但隨即他臉色一變,看到那巨大的龍頭張開大嘴向着他和趙小川咬來。

胡籽感受到龍形虛影上的恐怖力量,臉色不由一變,側身閃過龍形虛影,然後怒道:“郝大寶,你瘋了麼?你恨我我可以理解,但是趙小川可是你的好兄弟啊!”

胡籽喊完,怒視着巨大的龍形虛影,可是當他的目光掠過龍形虛影背脊上發光的龍骨時,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該死的!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果然憑藉着郝大寶的精神力想要駕馭龍骨這等異寶還是太勉強了!”

就在此時,異變突生,在胡籽懷中的趙小川眉心一顫,身體一顫,猛然將胡籽震飛了出去。

“該死的!這是怎麼回事?”

震飛出去的胡籽在空中飛了十幾米後定在了空中,驚疑不定的看着趙小川。

只見趙小川的身體飄浮在空中,眉間一點綠光閃爍,並且越來越亮慢慢地顯現出一個四四方方的印章!

鬼璽!

有幾人很快注意到了趙小川的異常,而在鬼璽的瞬間,胡籽瞬間想清楚了一些東西,連忙看向郝大寶化作的龍形虛影。

龍形虛影在鬼璽出現後,原本眼中冰冷的神色變得漸漸焦躁起來,不斷地在空中擺動着軀體。

“果然如此,這郝大寶剛纔的龍形虛影衝過來並不是偶然,是它身上的龍骨和鬼璽間發生了一些感應!”

胡籽想到郝大寶和趙小川的關係,又看着鬼璽和龍骨,心中竟然生出一種‘冥冥中自有定數’的感慨。

“滾開,鬼璽是我的!憑你們也想碰它?”

正當胡籽感慨萬千時,一聲爆喝聲響起。

胡籽急忙望去,看到黃大師腳踩一柄黑色桃木劍飛來,手中的舍利子珠串猛然向前一甩,而在他的前面赫然正是兩名詛咒之子伸手向着鬼璽抓去。

五六道光芒像是飛刀向着兩名詛咒之子飛去,兩人大驚,臉上閃過一絲惱怒之色。

“該死的,你找死!”

其中一名詛咒之子惱怒的喝道。

胡籽見狀,想要衝上前去幫忙,但是他剛邁出一步,立刻又縮了回去。

“吟~”

龍吟聲在空中響起,龍形虛影眼中紅光一閃,巨大的龍尾夾雜着風雷之勢向着兩名詛咒之子拍去!

兩名詛咒之子顧不得黃大師,身上黑氣繚繞,想要動用詛咒之力。

然而還未等他們的靈體現形,巨大的龍尾已經狠狠地拍在了他們的身上。

天空中即刻爆出兩團血花,同時險險躲過龍尾的黃大師滿頭冷汗的看着憤怒的龍形虛影,微微拍拍自己的胸口。

“好險,好險!差一點就把小徒弟的肉身給弄壞了!”黃大師渾身上下檢查了一遍後,長出了口氣,自言自語的說道。 龍天正原本就是想要跟秦穆然客氣一下,沒有想到秦穆然竟然這麼不客氣,直接選擇今天。

「今天?傾城這還住著院呢!」

龍天正看著病床上的陸傾城,推脫道。

「沒事!我老婆這是累的,而且有我在,馬上就好!」

秦穆然嘴角上揚,絲毫不給龍天正推脫的借口。

「額…….」

龍天正突然發現自己忘了,秦穆然本身就是很厲害的國醫聖手,同時他還是化勁大能,運轉勁氣,調理一個人的身體,對他來說確實就是舉手之勞。

「你不至於連一頓飯都要欠著吧!太局氣了!」

秦穆然白了龍天正一眼,故意氣道。

「誰說的!一頓飯,我還是請的起的!」

龍天正果然經受不住秦穆然一刺激,立刻就上當了。

「今天吃飯就吃飯!我這就打電話讓我老伴給你做酸菜燉豬肉,今天你小子要是不吃光,老子把你的肚子都剖開灌進去!」

龍天正沒好氣地瞪著秦穆然道。

「你放心,我吃的下,畢竟十幾天沒吃飯了,就怕把你吃窮了!」

秦穆然笑了笑,絲毫不在意龍天正說的。

此時的他自從踏入了化勁大圓滿的境界以後,他感覺體內的力量無窮無盡,同時對於食物的需求也是增加。

現在飢腸轆轆的秦穆然感覺就算是有一頭牛放在他的面前也能夠輕而易舉地全部吃掉。

至於酸菜燉豬肉嘛,就算是龍天正現給他弄個殺豬菜,他都有底氣給他全部幹掉!

「好!你說的,今天我就讓我老伴給你做殺豬菜!」

龍天正也是氣不過,這傢伙,怎麼就這麼煩人呢!

不過龍天正也是個說話算數的人,當初在辦公室里的時候,龍天正看著窗外,在心裡曾經默默說過,只要秦穆然沒事,就好好請他這個功臣大吃一頓。

現在秦穆然回來了,請他吃一頓殺豬菜又怎麼樣!

「好!真的是知我者,莫過於龍首長也!我心裡剛想到殺豬菜呢,您就說出來了!」

秦穆然鬍子拉碴地咧嘴一笑,看起來粗獷至極,很難聯想當初總是被人說做吃軟飯的小白臉。

「老秦,要不一會兒去吃飯?」

龍天正看著身旁的秦衛國,問道。

「算了,你就好好安頓我孫子吧!我看他餓的那個樣子,估計去了連湯都喝不上,我還是先回去將這件事告訴家裡的他們吧!免得他們擔心。」

秦衛國微微一笑,龍天正和秦穆然有話說,他就不去湊這個熱鬧了。

平常他身上的事情可比龍天正要多太多了,若不是秦穆然回來了,他斷然不會在辦公的時間離開崗位趕過來的。

「行!反正也沒想請你!就跟你客氣一下。」

龍天正一臉認真地看著秦衛國說道。

「你這個龍老扣!」

秦衛國無奈一聲笑,隨後便是離開了病房。

病房裡就剩下秦穆然夫妻二人和龍天正。

「小子你盯著我看幹嘛!」

龍天正注意到秦穆然的目光,問道。

「你難道不覺得站在這裡有些突兀?」

秦穆然擺了擺頭,瘋狂地示意道。

「突兀嗎?不突兀啊!我正在給你找地方吃飯呢!」

龍天正看著手機,因為老花眼,他將手機離的有多遠就有多遠。

「那你先回去啊!我還要給我老婆治病呢!要不然一會兒怎麼去蹭你的飯!」

秦穆然白了龍天正一眼。

「你這混小子!」

「老公,怎麼跟龍首長說話呢!」

陸傾城也知道龍天正的身份,立刻提醒了下他。

「老婆,沒事的,我跟他太熟了,不在乎這些,要是他在意的話,我都不知道被穿小鞋多少次了!」

秦穆然那叫一個不知廉恥。

「是不是啊,老龍!你不是這樣的人!」

秦穆然對著龍天正擠眉弄眼你,嘚瑟至極。

「我真想是這樣的人!」

龍天正氣呼呼地瞪了秦穆然一眼后,便是離開特護病房。

「嘭!」

房門被重重地砸關上了,秦穆然一臉嫌棄。

「你啊,龍首長多好的人啊,你還總是氣他!」

陸傾城滿臉抱怨地說道。

別人看見龍天正那是嚇得連大氣都不敢出一聲,可是秦穆然倒好,直接跟龍天正鬥嘴,而且能夠讓龍天正氣的吹鬍子瞪眼,換做旁人誰敢啊!

「沒事,他都已經習慣了!」

秦穆然無所謂地說道。

「可人家是老人家,而且對你是真的不錯,你是不知道,你消失的這段時間,爺爺和龍首長都急壞了,幾乎是動用了整個京城最優質的的力量來破解細胞藥液,甚至夏國三大名醫,請了葯老和姜老過來坐鎮!」

陸傾城將秦穆然不知道的事情告訴給了他聽道。

「我知道,他們對我好,我都明白,我跟老龍兩個人鬥嘴都斗慣了!」

秦穆然雖然表面上和龍天正大大咧咧,說話沒個正形,甚至還經常氣他,當時在他的心裡,龍天正是僅次於秦衛國的存在。

龍天正對他的提攜之恩,包括當年,自己一時衝動,釀成了京城那個流血的夜晚,也是龍天正力保,自己才沒有事情的。

自己被住處夏國,龍天正更是暗中派人保護自己,這才讓李云然對自己下的陰手沒有成功。

曲天馳和雷凱他們兩個人,當年都是炎黃的人,後來在自己離開以後也是離開,跑來投奔自己。

雖然這麼多年他們嘴上不說,可是秦穆然不是傻子,他心裡清楚,他們,都是龍天正不放心自己,派去保護自己的,甚至說是在幫助他打造自己的班底與李云然對抗。

正是因為秦穆然擁有了雷凱和曲天馳,冥王殿才會在西方地下世界諸多勢力之中脫穎而出,成為了能夠和神王殿,太陽神殿,智慧神殿,海皇神殿並駕齊驅的五大勢力之一!

「以後對他尊重點,不要沒大沒小的!」

陸傾城教訓道。

「知道了老婆大人,老婆大人教訓的是,我今晚吃飯就好好敬他一杯酒!」

秦穆然拗不過陸傾城,只能夠點頭答應道。

「這還差不多!」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