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個圓圈,就是朋族以前的結構。

可現在,長老院由於威望的不斷攀升,不可避免地在民間擁有了龐大的聲望,而族長則因爲平淡而看不出大動作的表現,漸漸變成了橡皮圖章。同時,由於將進入長老院的標準提升到陰神級,雖然確保了長老院的高度和超然地位,卻也加大了民間進入長老院的難度。 騙妻成婚,腹黑老公太危險 如此一來,整個朋族的結構卻變

可現在,長老院由於威望的不斷攀升,不可避免地在民間擁有了龐大的聲望,而族長則因爲平淡而看不出大動作的表現,漸漸變成了橡皮圖章。同時,由於將進入長老院的標準提升到陰神級,雖然確保了長老院的高度和超然地位,卻也加大了民間進入長老院的難度。

騙妻成婚,腹黑老公太危險 如此一來,整個朋族的結構卻變成了三院管理日常朋族的同時,長老院統管三院又直接影響民間。

簡而言之,就是長老院的權力已經失去了制約。

也許有些董濤還沒權知道的存在能夠制約長老院,可不知道這些的他,身爲族長的責任心就驅使着爲這些問題而苦苦思索對策。

但是,要怎麼解決呢?

“在想什麼?”

熟悉而又柔美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董濤卻像被踩着尾巴般突然跳起。擡頭看見眼前的靈雪長老之後,他頓時一臉尷尬而又遲疑地向對方行禮。

“靈雪長老。”

“無需多禮。”

看着董濤的表情,靈雪嘆了口氣,示意對方坐下之後,自己也坐到了一旁。

“我知道你的擔心。”

“請您理解。”

董濤自嘲地一笑,雖然藉着升級達到了幽神級,卻缺乏資質難以進入陰神級的他,非常清楚在靈雪長老這樣的靈神級面前,自己的思想根本無法掩飾。

“不在於理解不理解。”感受到對方的想法,靈雪搖頭看了看聚會的人羣,隨意地說道:“你的擔心不無道理,無法制約的權力會產生何種問題,當初黑骨族的情況就是例子,雖然我朋族不同於黑骨族,可也不是不可能發生。”

下意識地點了點頭,董濤轉而苦笑,靈雪大人這是打算直接攤牌嗎?也好,反正自己這個族長,今年正好要換屆的,可是朋族……

“大家都是爲了朋族不是嗎?” 惹上總裁:高冷嬌妻不好追 靈雪微笑着安撫了董濤的沮喪情緒,做出自己的解釋:“相互隱瞞只會造成隔閡與分裂,還不如大家敞開心扉共享未來,這不就是朋族網絡建立的初衷嗎?”

雖然想反駁,但遲疑片刻之後,董濤還是點頭。

無論從那個方向看,雖說長老院、特別是這位靈雪長老已經開始攬權。可毫無疑問,至少現在的她們是真的在爲朋族而努力,何況靈雪長老身爲朋族第一任族長,當前的第一長老,也有那個資格。

可是……

“既然長老也知道這樣的危險,那爲什麼還要這麼去做呢?”

嘆了口氣,靈雪將酒杯放回桌面。

董濤能夠看到對方的視線聚集在了大廳中的衆人身上,這些人實力有高有底,但至少也是個靈魂級巔峯。

而正在董濤不明所以之時,靈雪長老的聲音再次傳來,卻讓他渾身一冷。

“因爲現在的制度,對於經歷衆多變動之後與從前全然不同的朋族,已經不適合了。” 靈神的力量是如此浩瀚,只有真正進入其中,並且細細體驗的人才能瞭解。

所以,直到升級成功的幾個月後,也就是當前49年末、50年初,六位步入靈神的存在才漸漸開始感受到其中與其它等級力量截然不同的地方,並由此對自身,對朋族發展方向,乃至於對整個種族的未來都開始產生其它的想法。

而在六人之外,還有一個人也感受到了這一點不同。

這個人就是變成嬰兒的空幻。

自從幾個月前搬遷到新朋島,又聽到母親講述的朋族對於當前朋人修煉的整體等級劃分考慮之後,空幻就對靈神的實力產生了極大的好奇。雖說他自己的真實實力就是靈神,可一直以來都只表現出了靈魂級。

而且,爲了避免被長老院那些敏銳的傢伙們揪出來,在抵達新朋島後的他更是極少表現出靈神的強度,連靈魂級巔峯實力也時高時低。

不過好奇心驅使之下,他最終還是在家裏沒人的時刻,偷偷展開了試驗。

而正是這些試驗,讓他驚訝地發現,靈神的實力竟然已經完全超越了朋人之前的想象,達到了一個可以說是宇宙級的高度。

“如此看來,當初白農一擊擊傷藍月星球意志而給8051可乘之機,也不過是利用率極低的全力一擊而已。”空幻凜然:“如果換成現在對靈神實力已經瞭解的我,或者白農他們任何一個人,恐怕將藍月直接被擊碎都不成問題。”

這種猜測並非妄想。

因爲,在這幾個月的偷偷試驗之中,空幻漸漸發現,他甚至可以運用意識、精神、能量完全融合後的全新念力,或者說不能再叫念力的東西,去直接接觸星球意志空間,甚至於宇宙中一種冥冥的感知。

而只需要輕輕調動這點冥冥的感知,他就能輕鬆地在宇宙空間捲起一股毀天滅地的‘風暴’。

更爲厲害的是,朋族對於這個世界的研究本就很深入,在大量宇宙、星體研究知識爲基礎的情況之下,身爲靈神的他們更是完全可以調用本身的力量,去借用這種瞭解影響宇宙的環境,進而對星體產生各種宇宙級的傷害。

例如,太陽風,它是被行星磁場保護。

以靈神級的‘念力’,或者說空幻暗自取的‘靈力’的力量,靈神級的他們完全可以輕鬆地影響星球磁場,從而讓太陽風直接吹入大氣層,這樣的後果將會是災難性的。而這種行爲,在空幻的模擬中甚至於還只能說是靈神的普通攻擊。

若是更狠點的,直接將靈力深入地幔,然後破壞地幔核心內熔岩的流動規律。

那麼,整個行星就將因爲這種流動規律異常導致各地地殼活動、火山頻發,並進而引發的海嘯、地震、風暴等等災害,摧毀整個星球,乃至於讓星體因爲結構不穩而自我奔潰成爲小行星帶。

這是何等的戰鬥力。

這樣看來,朋族幾位靈神對自己的瞭解其實還太少的,連本身戰鬥力百分之一恐怕都沒發揮出來。

“等等!”

這時,空幻又想到了一個問題。

朋族對幽神的研究或許較爲深入,所以幽神發揮的戰鬥力比較全面;而由於靈神纔剛剛出現,所以對其研究不多,對其戰鬥力認識產生偏差也不無意外。

那麼,對於陰神呢?

靈神級的戰鬥力強大也是在白農於藍月爆發靈力,進而發揮出的強大實力之後,才引發人們對靈神戰鬥力思考,進而導致各位靈神自我研究的。那麼陰神呢?它從出現之後,回憶,實際上都還沒有如白農那樣來一次全力爆發。

也就是說,朋族對於陰神的戰鬥力認識,恐怕也存在很大的偏差。

而且毫無疑問,這種偏差導致了對陰神戰鬥力的低視。

“幽神已經夠強大,陰神如果真的被小瞧,戰鬥力那麼超過幽神幾十倍不是問題,而且這種超過絕對不僅僅在於戰鬥力;同時,靈神無論戰鬥力還是其它也都超過陰神那麼多……”

空幻嬰兒肥的小臉上,第一次露出了身爲主意識長老時,才表現出來過的嚴肅表情。

“朋族的結構框架,該變了。”

“朋族的政府結構,已經不合適了。”

坐在宴會大廳中的靈雪,將視線掃過眼前被她所描述靈神戰鬥力而驚呆的朋族族長,明亮的大廳燈光由於人流移動,在董濤的臉上造成了陰晴不定的狀態,使得他整個人都陷入一種陰鬱沉默的環境之中。

直到幾首舞曲過去之後,董濤才從沉默中醒來。

而此時的他,已經變得憔悴不已。

“真的要這樣變動嗎?”

“不得不變,否則人心、利益等等東西,都會讓我們朋族本來的優勢,變成造成動盪的罪魁禍首,甚至導致我們止步不前。”

“哎~~”

長嘆一聲,董濤仰躺着靠坐在了椅子上,此時也沒心情顧及所謂的儀態了。

從靈雪長老的語氣和描述之中,他內心其實也開始認同變化的理由。可是,當這種變化給自己帶來或許不是什麼好處時,朋人性格中即便很少卻並非不存在的那一點點自私,卻偷偷跳了出來。

以前朋族的長老院、族長加三院制度,是灰理長老在當時朋族條件之下,即確保幽神的不斷出現,又保證各級政府平很穩定發展而製作出來的絕佳體制。

在朋族運行的這幾十年間,這種體制一直都表現出良好。

可這種體制卻有一個大前提,那就是朋人整個族羣的個體實力,差異不能太大。

幽神級以下缺乏念力,無論朋人是陰魂還是靈魂,相互差異就並不大,甚至通過鍛鍊肉體就能讓陰魂擊敗靈魂。即便是提升到幽神,產生念力,如果可以,只需要依靠外置武器,普通人也能擊敗幽神。

何況,幽神數量也不多,有一個長老院就足夠容納。

這種情況之下,灰理長老的政府體制可以確保各方面的平衡制約。

可是,當朋族經過兩次升級,導致全族以靈魂級爲基礎,一萬幽神爲中層,高端又有幾十名陰神和六名靈神的現在,這種平衡卻被打破了。

靈魂級以上,每一個等級的實力差異都是天壤之別。

靈魂級算是普通人中的佼佼者;幽神掌握念力之後就已經算是比擬史詩級生物的地區性霸主;陰神級若是靈雪長老推斷不錯,那麼足以在一顆星體內部橫行無忌,就算普通人掌握質能武器,恐怕都需要掂量一下能不能即時引爆的問題;至於靈神級……

這樣一來,所謂的權力制約就成了一個笑話。

眼前事實上就是個例子,若不是白農長老在藍月表現出那般實力,讓所有人對靈神的強大有了一個深刻的認識,就算靈雪長老是朋族第一位族長,朋族當前第一長老,也不會像現在這般受到重視。

可正因爲靈雪長老同時還是靈神,說句誅心的話,一旦她不高興,毀滅一個沒有其它靈神保護的種族都是輕輕鬆鬆的事情。

所以,董濤也能看到,朋族當前的制度已經不再適合了。

因爲這個制度,已經完全變成了依靠這些強者個人品質去維持的社會結構,而這些強者的數量卻不高不低。

這就是制度毀滅的前兆。

而要是爲了避免制度的毀滅導致整個族羣的動盪,就必須在制度毀滅跡象進一步顯露之前,換一個更好的制度。

有長老院的壓迫,更換一個制度也許一開始有些許動盪,但比之制度毀滅後在血火中重鑄制度將會更加平和。也許這樣提出的新制度不如那樣重鑄的制度全面,可卻勝在安全和穩定,何況以後還能不斷完善。

至於要變成何種制度……

雖然靈雪長老還沒說,可董濤身爲族長,也有那個能力分析出大概。

首先,破壞平衡的強者們出現之下,新的制度一個前提就是必須將這些強者重新納入平衡之中,至少需要減少這些強者打破平衡的可能性,否則新的制度無論再怎麼誘人,也會如沙粒城堡般脆弱;

其次,靈雪長老的意思裏,明顯有不能限制強者成長的目的。

這一點,站在全族立場上的話,董濤也表示同意。因爲此次與蟲族交戰,也正因爲這些強者的出現才得以獲得勝利,否則指不定朋族已經毀滅了。而眼下即將步入宇宙各文明交流的熔爐之中,種族的實力就更加需要繼續前進。

這一點上,朋族倒是完全的共識。

即便是最爲保守的人,也會抗拒止步不前的情況。

但是如何在維持平衡的情況之下,不限制強者成長,甚至促進強者成長乃至於更多強者出現呢?

這一點恐怕纔是這個新制度的亮點所在。

可是,也許是因爲本身實力不夠加上資質缺乏,董濤想了很久卻毫無頭緒。

再則,一個制度和體系永遠不可能只考慮一個階級的利益,而是要兼顧到所有階級,所以單單考慮強者顯然也不可能,那麼在這個強者的制度之中,又如何保證普通人的利益同時,不去影響到強者的發展呢?

或者,乾脆拋棄普通人,以強者高壓統治?

這不可能,董濤自己就是朋人中的高層,所以飛船瞭解高層的想法。

無論多麼不好,至少朋族長老和高層們行事的核心之處,都是着眼於朋族的未來、社會的穩定安寧,這也是民衆對長老院的敬仰之意經久不衰的原因。

“那麼,應該是要建立起完善的培養機制和……等等,難道要確立整個族羣的發展模式嗎?”董濤似乎有些懂了。

而對面的靈雪顯然也聽到了董濤的心聲,讚許地點頭。

“的確如你所想,我們朋族以前是以能量和機械爲核心文明發展方向,可是在全族升級之後,配合我們不斷完善的修煉體系,族羣長老院內部會議幾次討論都認爲,在當下情況中,人們已經清晰地認識到個體實力的重要性,所以……”

幽瞳平靜地掃過衆人,靈雪語氣以輕柔卻足以讓所有人聽到的程度響起。

“我們應該讓朋族的個體修煉體系更加完善,甚至於……將這種全名修煉,融合到整個社會的管理結構上去。” 長老院的考慮暫且影響不到普通人,雖然很多人已經隱約察覺到了氣氛的變化,網絡上也開始在長老院和政府刻意引導之下,展開了對朋族個人修煉、政府體制等等的各種討論浪潮,但至少在一切正式產生變化之前,大家還是該幹什麼幹什麼。何況,對於政府和長老院,人們依然保有足夠的信任。所以,新年過後,除了政府開啓大年會卻暫緩政府換屆而引發了一點小小爭論外,一切事物都照常運行。

轉眼間,時間進入春末夏初,距離空幻出生也已經有一年的時間了。

小小家庭只有父母和兒子三人,這在朋族非常常見。而爲了給寶貝兒子過生日,父母都請假在家,一家人圍坐在搬遷後比原來工業區小了很多的庭院石座上,一面催促空幻表演些在他本人看來尷尬而又讓人無語的幼稚劇目,一面則相互回憶着他出生這一年的喜劇故事。

不過,大概是習慣了現在的生活,面對這些本來很尷尬的內容,此時的空幻卻沒多少不好意思。

而且一年時間,8051她們就算再無聊,應該也不會總是看着自己出醜吧。

如是想着的空幻,在朗聲誦讀了整本雙月神史之後,一臉囧然地看着父母開始在自己臉上貼花、觸手和尾巴上綁蝴蝶結,並換上在他們眼中漂亮可愛的服裝,隨後開始向神祈禱以及誦讀生日歌曲……

半個多小時過去,三人才將這些過生日的固有娛樂過程完結,進入正題。

“開始吃蛋糕。”丈夫孔源話音剛落,妻子就已經迫不及待地將蛋糕劃分好,三人一人一塊,飛速解決起來。

“啊~~果然蛋糕纔是無上美味的說!”

“……”父子兩。

“來,孔歡。”

“謝謝父親。”

空幻微笑着雙手接過自己的那一份蛋糕,開始細細品嚐。

有關於姓名,其實只需要一個小小的精神暗示,就能取出一個符合自己意願的姓名來。不過考慮到空幻那個取名水平,大家顯然不能有什麼期待。空幻這個名字用久了,他也不願意再修改,即便是這一世轉世到這個普通家庭,可一些屬於主意識的驕傲卻完全沒有消失,所以這一世就得了個‘孔歡’這樣的諧音。

不過,對於這個家庭的認同……脫線的老媽、忙碌的父親、自己這個看似天才卻又低調的兒子所組成的小家庭的認同度,空幻還是很高的。

“吶,還有我了?”

能量化後可以變成無翼翼人軀體的葉夫人,見兒子對自己和父親那截然不同的恭敬態度,頓時吃味地撅起嘴:“想你老媽我從小將你帶大,好不容易長大了,沒想到這麼快就忘本,我真是命苦啊~~”

“……”囧

“吶,謝謝老媽,給。”空幻和父親孔源滿頭黑線,想了想,他將自己那塊蛋糕上的草莓送到了對方面前:“這是兒子的孝敬。”

“真乖。”

微笑着點頭,葉夫人伸手抓住插着草莓的叉子,將之轉過來抵到了空幻嘴邊。

“但今天的小壽星可是你,我怎麼能搶寶貝兒子的吃的呢?來,張嘴,啊~~”

“啊~嗚。”

溫馨的一幕讓已經擔任主意識數百年的空幻心中也充滿暖意,父母更是微笑着看着已經不再是嬰兒,算是成長爲小孩了的空幻,以至於一家三口似乎都沒人注意到,空幻那塊蛋糕上的草莓,已經在不經意間消失了兩顆。

伴隨消失的,還有桌上的一部分蛋糕和飲料。

咀嚼着口中草莓的空幻眼神一閃,迅速恢復平靜,臉上的笑意更濃。

一天後,已經脫離嬰兒階級,換上普通兒童服裝的空幻走在大街上,對一切還算滿意,唯一不爽的就是尾巴上那怎麼都不被允許取下來的蝴蝶結,四處瞧瞧,在父母的帶領下的他漫步於新朋島的街道之上。

第一次以小孩的視角看待這個熟悉的世界,卻是有別樣風味,可此時的空幻卻是完全沒那個心情,因爲他似乎纔想起朋族的一個風俗或者說習慣,那就是每一個小孩在滿一歲時,都要在父母的帶領下前往神殿測試資質。

這本來沒什麼,測試資質這種東西只能作爲參考,就算測出資質再高,也不能絕對地代表什麼。

而本來出生就已經是靈魂級高期,現在已經靈魂級巔峯,實際上卻是靈神級的空幻,想要自己是什麼資質都能輕鬆達成。

他所擔心的,其實是此次前往的神殿,竟然是暗血所代表的心靈女神教會的位於新朋島的主神殿。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