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兒跟着她從家裏走出來,對着她小聲地道。

小九笑了笑,“還是不了,吃狗糧已經吃飽了,還吃什麼飯。難得週末,不打擾你談戀愛了,走了。”談戀愛幾個字,讓雨兒的心也跟着盪漾起來。送走了小九,她回到屋裏,看着已經重新回到沙發上坐了下來的傅思陽,望着他的側臉,想起小九的話,她在心裏思考:這算是談戀愛嗎?傅思陽像是有感應似的,擡起頭來看向她。雨兒本能

小九笑了笑,“還是不了,吃狗糧已經吃飽了,還吃什麼飯。難得週末,不打擾你談戀愛了,走了。”

談戀愛幾個字,讓雨兒的心也跟着盪漾起來。

送走了小九,她回到屋裏,看着已經重新回到沙發上坐了下來的傅思陽,望着他的側臉,想起小九的話,她在心裏思考:這算是談戀愛嗎?

傅思陽像是有感應似的,擡起頭來看向她。

雨兒本能地移開目光,不與他對視,這麼做完,她又覺得自己挺傻的,這樣躲,會不會太明顯了?

傅思陽道:“早飯已經在做了,很快就能做好了,去洗個手洗個臉,準備出來吃飯了。”

他這樣說話的時候,讓雨兒覺得,好像她爸爸一樣。

但她還是聽了他的話,去洗手了。

阿姨做的午餐,都是營養均衡的,比起她每天吃的泡麪和垃圾食品,的確要好太多了。

……

下午,雨兒也沒出去。

她在家裏工作。

阿姨在家裏把她照顧得好好的。

她坐在電腦前,想起傅思陽,揚起了嘴角。

晚一點的時候,傅思陽過來了。

沈眠和他一起過來的。

雨兒穿着拖鞋,光着腿坐在沙發上,看到他走進來,問道:“你怎麼來了?”

她本來以爲,他又會像往常一樣,過幾天才會出來,結果,這才離開幾個小時,又回來了?

沈眠站在一旁,替傅思陽解釋道:“少爺說,打算以後來這裏借住一段時間。”

雨兒:“……”

借……借住?

她第一反應就是,傅思陽是不是有病!

“你腦子壞掉了?”兩家的房子離得並不遠,他好好的家裏不住,跑來她這裏借住?

傅思陽淡定地看了她一眼,把身上的西裝外套脫了下來,“沒壞。”

雨兒整個人都不淡定了,“那你幹嘛來我這裏住?”

(晚安。本來很想再寫點,太困了,今天一大早起來,從大阪到上海再到重慶……好在是終於回家了。愛你們,麼麼噠。月底最後兩天,求月票,明天早上起來補這兩天的更新) 慕瀟瀟突然站了起來。

“公主——”

衆人都被她這突然站起來的舉動給嚇了一大跳。

甚至冰衍怕她做出什麼不好的舉動,急忙的攔在了她的面前。

慕瀟瀟看了眼面前攔他的男人,猛地上前,雙手死死的攥住他的衣領:“冰衍,冰衍告訴我,告訴我,該如何救皇叔,告訴我。蝶眼的毒,不是花傾落下在我身上的嗎?是被皇叔偷偷的轉移到他身上的,你幫我,幫我再把這毒轉移到我的身上,快——”

“公主,你冷靜一些!”

冷靜,她該如何冷靜!!?

她如何冷靜的了!!?

她心愛的男人,她看着她最心愛的男人,在冰火兩重天的地獄裏,飽受折磨,她如何能冷靜的下來。

現在的她,只有一種念頭,那就是把毒,把毒轉移到自己的身上,既然皇叔可以爲了自己,將她身上的毒轉移到他的身上,那爲什麼,她就不可以再次的將他身上的毒,轉移到自己的身上。

只是她這個想法與念頭,還有這句話剛出,就被冰衍等人給快速的制止了。

一是,就算是門主自己活活的疼死,也絕對不會將這蝶眼的毒,再轉移到慕瀟瀟身上。

甚至門主都會慶幸,幸好這毒不是在公主的身上,要不然,這承受痛苦之人,就是公主。

其二,公主懷有身孕,如果真將這蝶眼的毒轉移到她的身上,那麼孩子都將保不住。

其三,則是他們的武功,都沒有像門主那樣過高深的地步。

因爲這蝶眼,不僅被江湖上成爲第一毒,無人能解。

其中,中了這蝶眼的毒,也很難轉移。而門主偏偏做到了,又可想,門主在將蝶眼的毒,轉移到自己身上的時候,又做了什麼。

他們中,任是誰,都沒有那個本事,無法將毒給轉移。

若是能夠轉移,他們中,護主心切,恐怕早就這麼做了,也不會讓門主一個人疼這麼久。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就這樣讓她眼睜睜的看着他,看着他痛苦成這樣。

被折磨成這樣。

慕瀟瀟眼淚決堤,撲到牀上,握緊他的手,企圖給他安慰。

祁景漣像是有感知的,雖然同樣的也被疼的沒了知覺,但是那相握在一起的手,也都是互相的,緊緊的相握着。

戰王府裏有悍妻 他握的力度很重,但是偏偏的又不會傷害到她,時刻的那你餓着手上的力度,像是深怕自己的力度重了,到時候將她給傷到了。

*


龐玉婉已死的消息,張德忠也是第一個得知。

漆黑的夜色,他將所有的包裹都扛在身上,與龐玉婉合作的時候,他也隱隱覺得會壞事,可能會有危險,但是他還是想試一試,萬一成功了,誰也說不一定,可就是這樣試,結果卻差點把自己的命給搭了上去。

不得不說,他比龐玉婉,不知道有多少的心眼,特意讓她自己去做這件事,而他,則是藏在暗處,時刻的觀察着他們的一舉一動,一旦有什麼危險,他就可以飛快的跑路。

就像現在這樣,趁着整個皇宮都慌亂成了一團,正好可以藉着這個機會,他將從宮裏偷出來的銀子,就要逃跑。 本來以爲他會尷尬,會理虧,結果發現,他聽完之後,只是淡定地道:“因爲,你媽媽說,讓我過來看着你,怕你每天照顧不好你自己。”

“……”他這麼一說,反而把雨兒的話堵住了。

雨兒不敢相信地問道:“我媽說的?”

“不然呢?”他說完,手指解着西裝上面的釦子。

雨兒覺得不太相信,“我媽怎麼可能會這麼說?你別把我媽搬出來騙我。”

她壓根不信。

主要是傅思陽的反應,看起來太假了。

她覺得他就是說假話。

傅思陽沒吭聲,只是默默地望了她一眼。

……

黃昏的時候,夕陽的光,從玻璃窗戶照進來,落在餐廳的地板上。

傅思陽正在拿着勺子喝着湯,雨兒望着他這副淡定的樣子,道:“你真的要這樣嗎?”

“怎樣?”他拿着熱毛巾擦了擦手,不解地看向她。

自從他來了之後,她生活的幸福感倍增,三餐穩定,她也不需要操心自己晚上吃什麼。

雨兒問道:“你真的要住在這裏?”

“剛剛給你沒給阿姨打電話?”傅思陽看了她一眼,很是淡定的樣子。

說起這個,雨兒就有點心塞。

爲了證明傅思陽在說謊,她真的跟她媽媽打了電話,結果,她媽媽知道傅思陽來這裏住,不但沒有生氣,還讓她對傅思陽好一點,讓她別不懂事,把人給氣跑了。

她怎麼就忘了,母親是巴不得她跟傅思陽在一起的,而且現在她又成年了,到了結婚的年紀,母親估計現在想的都是,怎麼把她打包送到傅思陽家裏。

她撇了撇嘴,覺得哪裏怪怪的。

怎麼也沒想到,他竟然,連她母親也搞定了。

兩人吃完飯,沈眠過來了,手裏拎着個袋子,對傅思陽說:“少爺,這些是你這兩天要穿的衣服,我先給你拿過來。”

“放着吧。”

雨兒看着這兩個人,拿起了手機,給葉繁星打了電話。

他有靠山,她沒有嗎?

葉繁星很快就接了。

雨兒開口道:“阿姨。”

葉繁星對她最好了,她是知道的。

她就不相信,阿姨知道這件事情,會不管傅思陽。

葉繁星接到電話,聲音也是甜甜的,就像雨兒想的那樣。

雨兒道:“傅思陽他搬到我家裏來住了,我想跟你說一聲。”

“是嗎?什麼時候的事情。”葉繁星有點意外。

雨兒就知道,這件事情他沒跟家裏人說。她揚了揚嘴角,對葉繁星道:“您把他叫回去吧。 都市之無敵高手 好好的家不回,他跑來住在我這裏,我都替您生氣。”

雨兒完全就是想讓葉繁星管管傅思陽,免得他真的搬過來了。

他一向聽葉繁星的話,葉繁星如果說了,他肯定不敢不聽。

結果,葉繁星聽完雨兒的話,只是笑着道:“沒事,你現在一個人住,讓他過來陪你也是好的,阿姨沒關係的。這臭小子,之前還說他不懂事,現在都知道來陪你了,有長進!他好好使喚他,不用跟他客氣。他要是欺負你的話,記得跟阿姨說啊!” 卻是在跑出殿外,看向那黑壓壓的一衆侍衛拿着火把攔截他的時候。

他一驚,料到卻沒有想到。

他也曾想到過,龐玉婉會不會暴露自己,卻沒有想到他們竟然會這麼快?!

而且龐玉婉死的時候,又是根本什麼都沒有說。

怎麼就這麼快,他們就來捉他了?。

不過——

他勾着脣一聲冷笑,這些侍衛,不過是普通的再也普通不過的宮裏侍衛,不會半點的武功,那點三腳貓的功夫,還不值得他放在心上,更不會攔住他想要逃跑的路。

甚至,這些不足以他瞧得起,看得起的侍衛,他連背後揹着的包裹都沒有放下。

睥睨着他們:“就憑你們,咱家還沒有放在眼裏。識相的話,就快點給咱家讓出一條路,免得你們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十幾名侍衛面面相覷幾眼,卻是不曾後退。

他們挑着手上的火把。

與他針鋒相對。

張德忠冷笑一聲,罵了一句:“不自量力!”

他一跺腳,一個飛躍,直接飛到他們的中間。

那緩緩擡起的手掌運力,朝他們打過來,看那架勢,根本就讓他們連還手的餘力都沒有。

然而他那一掌還沒有打在他們的身上,後背,又是重重的挨了一掌。

他只覺得自己後背一痛,那凌厲的掌風打在自己的後背上,他當場被打飛了出去,趴在地上,吐了好大的一口血,就連那他提前準備好的銀子包裹,也在此時,灑落了一地。

江扶辭那張冷漠冰冷帶有威嚴君王之氣的絕色玉容,讓他整個人大驚。

那一顆方纔升到天堂上的心,在這一刻,唰的一下,就跌入了地獄。

他慌張的爬起來,往後退了好幾下,那無助害怕,膽戰心驚的模樣,完全與之前那趾高氣揚的張德忠,判若兩人。

“朕竟不知,跟在朕身邊的張公公,原來才是隱藏的最深的那一個。”

若不是他的背後偷襲,說不定他還真的能與他交上手,打上那麼一會兒的時間,但是他懶得浪費時間。

既然他們都說他是卑鄙的小人,那他就卑鄙一次,當一次小人,又如何不可。

“皇上——皇上饒命——皇上饒命——奴才是冤枉的….奴才是冤枉的啊….皇上….皇上….”

張德忠驚慌的往後退着,不停的求饒,不停的辯解:“都是貴妃娘娘,都是貴妃娘娘勾引的奴才——都是貴妃娘娘勾引的奴才啊….皇上….與奴才無關….與奴才無關啊皇上…..”

他不說這個還好,一說這個,江扶辭瞬間想起,在石洞裏,慕瀟瀟與他說的那句話。

難道皇上莫不是忘了,宮裏頭,還有對食這二字的存在?。

想到這句話,再看張德忠的不打自招,江扶辭瞬間猛然想起,這麼久以來碰的女人,實則是他與眼前的這個太監共用的一個地方——

他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青白交替,煞是難看的瞪着他。

突然,他的手高高的揚起,對他驚恐的腦袋就拍了下去。

那狠狠的兇猛的一掌,瞬間將他的腦漿打的破碎,流了一地,他也是在瞬間,就朝地上栽倒了下去,再沒有了知覺。 知道兒子跟兒媳婦在一起,葉繁星高興還來不及。

怎麼會生氣呢?

雨兒:“……”

這……不是,這不是她想要的結果啊!

不等她抗議,葉繁星那邊已經掛了電話。

雨兒拿着手機,一臉矇蔽地坐着,一擡頭,就看到傅思陽站在自己眼前,“打電話告我狀?”

“……”她尷尬地咳了兩聲,“不是,我就是覺得你住我家裏真的不太好。”

“我媽說什麼了?”傅思陽好奇地看着她。

在他追兒媳婦這件事情上,葉繁星高興還來不及,根本不會阻止他。

雨兒低下頭,總覺得,自己家裏真的住進了一條大尾巴狼,而且自己什麼都做不了。

……

傅思陽站在她面前,盯着她低頭的樣子,問道:“聽說今天在家裏悶了一天?”

“沒有啊,一直在做事呢。”

“要不要出去走走?”他提議道。

雨兒問道:“去哪?”

“去小鬼他們宿舍查查房,要不要一起?”他提議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