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不是手上抱著兒子,他都要拍案而起了。饒是如此,他也是壓低了聲音怒氣沖沖的說道:「虎毒尚不食子,這老唐王如此昏聵,簡直是可恨。

他那兩個兒子就更不用說了,連自己的兄長都要謀害,對待普通百姓還能不禍害么。 你去擬一份旨意,讓福王世子前去南陽查明這起案子,讓陳奇瑜協助福王世子辦案。另外再查一查,唐藩平日的風評究竟如何…」 王承恩心裡明白,這唐藩算是要完蛋了,不過他心裡倒是暗自鬆了口氣。皇帝憋在肚子里的這口惡氣既然出

他那兩個兒子就更不用說了,連自己的兄長都要謀害,對待普通百姓還能不禍害么。

你去擬一份旨意,讓福王世子前去南陽查明這起案子,讓陳奇瑜協助福王世子辦案。另外再查一查,唐藩平日的風評究竟如何…」

王承恩心裡明白,這唐藩算是要完蛋了,不過他心裡倒是暗自鬆了口氣。皇帝憋在肚子里的這口惡氣既然出在了唐藩身上,那麼他們這些陪伴在皇帝身邊的人,接下來的日子顯然就要好過多了。

不過還沒等王承恩出聲,在尚書房外守候的一名太監進門來彙報,說皇後來乾清宮了。 狐言山,亂宇洞。?當初伏青隨口一說,孰料被鴻海記在心裏。專門在西牛賀洲尋了一座靈山打出青丘大王的旗號。這是鴻海爲伏青專門準備的身份,畢竟伏青不可隨意下凡,藉助這個身份方便在地仙界行走。

誰想到正好用到了。鴻海抓着熊羆扔到狐言山外邊鎮壓,拉着伏青的手在山中觀看:“你看,這狐言山可不就是你的道場嗎?”

伏青默默打量狐言山,這座狐言山只有五百年氣候,山中蒼松古柏隨意生長,藥田園圃處處可見。滿山木靈之氣凝聚,是木德修士修行福地。走在這裏,伏青身邊木靈之氣不斷纏繞,靈氣活躍涌向伏青。

“你喜好清淨,狐言山中無人服侍,但你去周圍打聽下也可知道,周圍妖靈都知你這位青丘大聖的存在。”鴻海帶伏青來到半山腰的洞府,上寫“亂宇洞”三字。

“這座洞府至少有五百年歲月,而且這裏陳設很熟悉,莫非真是我昔年道場?”伏青走入山洞,只見此中陳列和他草廬中的擺放幾乎一樣。因爲這是鴻海刻意按照伏青習慣而來,周圍香爐燭臺上不是九尾狐圖案,就是團龍蒼木圖案。

“當然是你修行之地,除了你我二人外還沒人來過這裏呢。”鴻海上趕着說話,伏青戒心放下認下這座道場。

“既然這樣,門口那熊羆就留在狐言山作爲守山靈獸,在我這段時間離開後看守洞府。”

“離開?這是你洞府,你要去哪?”鴻海心中一緊,好不容易將他糊弄過來,本指望跟他多幾百年培養下感情,但是他居然還想着出去?

“我跟孫悟空有約,需要出門一趟算計下佛門。”伏青揮揮手:“我自己一個人去就行,你留在這裏吧。”伏青瀟灑離開,鴻海見了直接跟上去。

“去哪?陪你一起,當初那個老仇家可不一定會放過你。”鴻海的確擔心伏青,當初被人偷襲,誰知道那人會不會再來第二次?

伏青見狀,明白鴻海這戰力不錯,默許他跟在身邊兩人在西行路上建了一座山莊耐心等待。

伏青收復的這隻熊羆是西遊路上一劫,正是那在觀音禪寺時出現的黑熊精。被伏青收走後,孫悟空和唐三藏少了一道劫數順利前行。但天數循環,少一劫自然添一劫,這一劫就是伏青和鴻海來出手。

等豬八戒和沙和尚一起加入西行隊伍後觀世音靜極思動,請來三位大聖一起建立山莊試煉西行衆人禪心。

驪山老母本欲請觀世音幫忙尋找伏青下落,這時候得觀世音邀請,協同文殊普賢兩位菩薩一起下凡,化作母女四人試煉凡心。驪山老母輩分和幾位聖人同輩,加上昔年曾點化觀世音成道,故而化作母親。文殊普賢觀世音三大士昔日乃同門師兄弟,這時候自然紛紛稱呼驪山老母“母親”化作三個女兒。

就在這時,驪山老母目光眺望遠處一座荒山。驪山老母乃上古大能法眼如炬,在遠處看到一道隱約閃爍的玉清仙光。

“咦?看仙光清靈,正是玉清一脈正統傳人。這三大士功行大羅都沒察覺。在玉清一脈中除了廣成、太乙、南極、玉鼎四人外還有何人?”驪山老母一邊和唐三藏師徒說話,一邊暗中掐算,算出廣成、太乙、南極、玉鼎四人都在道場潛修,並沒有人前來西行路阻攔。

“不是他們,而這仙光品質之高似有道兄玉清聖氣之象,莫非是道兄親臨人間?”驪山老母心中驚訝,不斷思索。彼時,孫悟空以火眼金睛瞧着四人看,驪山老母身上神光一震,屏蔽孫悟空的感知。

孫悟空心頭驚訝,知道眼前是高人幻化,謹守本心不敢怠慢。而驪山老母一道紫光飛入青冥落在百里之外的荒山。只見荒山上有一口玉如意高懸,如意匯聚靈雲仙氣,在這荒山之中幻化一方人間樂土。

“不是三寶玉如意,但此物似乎跟此出自一人手筆?”驪山老母走近看看,這如意分明是元始天尊親手煉製之物。

山中有兩位地主高坐山莊,山下是一衆農民開墾田地,時不時要上山交租子。整體來說,一片安逸祥和之景。

驪山老母目光一動:“這是玄靈變化之術?”在她眼中,下方村落中的凡人紛紛化作造化之氣,本體是樹葉頑石,分明是有人以造化之術點化而成。

紫光慢慢飄入山莊,在山莊中看到兩位莊主本相,一龍一狐,皆成正果。

望着白狐幻象,驪山老母嘆道:“你昔年到底受老母點化,這一身造化玄功,老母如何認不出你真身?”?略略一看,知道伏青識海被濁氣封鎖難以回醒前世,驪山老母心中有了念頭。

“若是尋得仙果造化,或可助他一臂之力?”這條西行路再往前走走就是五莊觀,正是鎮元大仙所在地。如果用人蔘果幫忙,伏青自可喚醒自身記憶。

瞥見伏青身邊的覆海大聖,驪山老母冷笑:“就讓你先陪他幾天,到時候看他記憶甦醒,還有你好果子吃?”驪山老母有了主意,當夜試煉唐三藏一行人後,託夢伏青告知人蔘果玄妙。

“人蔘果?”伏青思索下,詢問鴻海:“你可知鎮元大仙的人蔘果?”

“人蔘果又名草還丹,該樹三千年一開花,三千年一結果.再三千年才得以成熟。人若有緣,聞一聞能活三百六十歲.吃一個能活四萬七千年。”鴻海靈機一動:“你是說,此物可助你一臂之力恢復記憶?”別這時候恢復啊,到時候你恢復記憶,我可不是要被你一頓胖揍?

“這東西應該是延年益壽所用,對記憶沒什麼幫助。”

“但此等天地神果,必採日月精華而成,可驅散我體內濁氣。”伏青一副深思模樣。夢中忽然夢到此物,而我似乎曾經吃過一回?但此物珍貴,我區區一妖靈,怎麼會吃過此物?

伏青吃過人蔘果,曾經倪君明跟伏青在蓬萊修道的時候鎮元大仙送來仙果,兩人曾經分食過一個,伏青還試着以自己法力重塑人蔘果。只可惜倪君明品鑑後只道:“與其費時費力吃盜版人蔘果増壽二十年,還不如直接用製造人蔘果的造化元氣直接延年益壽一甲子來的划算。”

對鴻海說法有了懷疑,伏青不露聲色,靜待唐三藏一行人進入自己的不語山莊。

“準備好了!”伏青伸手在下巴處摸了摸,一陣青煙過後化作一老者模樣。鴻海有樣學樣也化作一老者莊主。

……

唐三藏一行人心有餘悸,前面那個山莊被四位高人戲弄一番。如今再度遇到這種荒山山莊自然警惕。

孫悟空和伏青交換眼色,按照事先說好的計劃辦事。孫悟空拍着胸脯:“師父放心,的確是兩個凡人,若真有歹心我老孫一棍子打死就好。”

唐三藏皺眉,說了孫悟空兩句,出家人豈可隨意殺生?

接着,唐三藏和兩位莊主見禮交談。

伏青鴻海活了多少年,總比唐三藏見識多,即便是唐三藏擅長的佛法,伏青也跟着引經據典跟他大侃特侃。

眼見傍晚到了,伏青擺上素齋請唐三藏師徒四人用膳。飯後,鴻海親自帶他們去休息。

唐三藏四人去廂房休息,忽然走過一處房屋。只見香氣逼人,赤色霞光從窗戶縫隙不斷露出。豬八戒道:“莊主,那裏面是何物在放光?”

“那是我家賢弟昔日所得一顆夜明寶珠。”老莊主笑道:“此物夜晚之時照亮山莊,光輝堪比日月。”

豬八戒嗤笑:“方纔莊主跟我家師父交談,看起來也是見識淵博之輩,怎有此妄言居然敢和日月比肩?那日月光輝燭照天下,豈是區區一夜明珠可比?”說着,豬八戒就想拿出來看看。

但鴻海所化莊主執意不讓,藉口此物珍貴不讓人觸碰。“這寶貝乃天清之氣造化,沾不得外界濁氣。”

孫悟空看時候差不多了,拉着豬八戒擁着唐三藏下去休息。

伏青在遠處看到豬八戒舉動,笑道:“到底凡心未了,我這計劃恐怕還需得他才能真正完成。”卻不讓看,不是才越能激起好奇心嗎?

鴻海回來,老者打扮頓時散去:“你跟那孫悟空算計佛門什麼?”

“那大士號稱眼觀三界,耳聽八方,可不能在此刻說破。”伏青含笑不語,面前出現一面水鏡照出師徒四人的舉動。

豬八戒心中好奇,趁着其他三人睡着時偷偷出門前往珍藏“夜明珠”的霞光室。孫悟空睜開眼,跟着豬八戒身後也偷偷走去。

偷偷打開霞光室,只見一顆拳頭大小的神珠在一面玉盤上熠熠生輝、赤霞在屋內氤氳升起,香氣不住溢出房外。

豬八戒長鼻嗅嗅香氣,正要上前拿起寶珠:“果然是一寶貝。”

“嘿!呆子!”孫悟空伸手從後面一拍,剛剛拿起寶珠的豬八戒一時不察頓時跌落寶珠。寶珠落在地上滾動幾下,屋內赤霞紛紛散去香氣也散的乾乾淨淨。

這番動靜驚動山莊中的其他人。伏青以造化之法點化的幾個下人紛紛趕來,見到孫悟空和豬八戒拿着準備放回去,直接喊起來:“抓賊了,抓賊了!老爺老爺,有人盜取赤霞明珠。”

整個山莊頓時熱鬧,伏青手指微動,一個個大漢從四面八方出來綁住豬八戒和孫悟空,甚至唐三藏和沙僧都被綁去大殿。孫悟空壓着豬八戒不讓他動手:“一羣凡人,別亂動手,且看看他們怎麼做再說?” 知道永寧宮事件和周后的父親有關之後,縱然崇禎心裡明白這事和皇后其實並沒有什麼關聯,但是他這兩天也是厭煩見她,連去坤寧宮看望兩個孩子的次數都少了。

聽到皇後到來的消息,朱由檢第一反應便是,「她來做什麼?不好好在坤寧宮坐月子,跑出來吹什麼風,讓她趕緊回去。」

進來報信的太監也知道崇禎這兩天心裡不痛快,因此聽到吩咐就答應著想要下去攔截皇后。陪伴崇禎時間最長的王承恩卻知道,這不是皇帝的真心話,因此趕緊咳嗽了一聲,方才小心說道:「陛下還是見見皇后吧,如果不是出了什麼要緊之事,殿下也不可能跑出坤寧宮來。」

聽著王承恩意猶未盡的勸諫話語,崇禎倒是第一時間想到了坤寧宮內的兩個孩子,他心裡也是一驚,便匆忙站了起來說道:「王伴伴說的也是,皇後到哪了?帶朕去看看…」

剛剛聽到王承恩的咳嗽聲,便停下腳步的傳話太監再次答應了一聲,領著皇帝出門去了。大著膽子勸說崇禎的王承恩,這才掏出手絹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方才小步跟上了皇帝。

崇禎剛剛走到漢白玉平台上,便看到周玉鳳一行人走到了台階下,他趕緊提著袍服一角,三步並作兩步的下了台階,把在周玉鳳面前提燈照路的兩個太監頓時都嚇得躲開了去。

農曆二月的北京,白日有陽光時還是有些溫暖,但是到了晚上卻依然寒冷的緊。朱由檢就著燈光看到,面前的周玉鳳只是外面裹著一件斗篷,裡面卻還是一身單衣時,頓時有些不悅的對旁人說道:「你們就是這麼服侍皇后的?這樣的天氣讓皇后披著一件斗篷亂跑?」

跟隨在皇後身邊的太監宮女紛紛跪下請罪,周玉鳳則強顏歡笑的說道:「還請陛下不要怪罪他們,是臣妾一時心急,倒不是他們的過錯。」

握著周玉鳳冰涼的雙手,朱由檢終於沒再說什麼,只是一手摟著她向乾清宮內走去了。進入了尚書房之後,王承恩已經命人泡了一杯紅糖姜水上來,給皇後去寒了。

看著周玉鳳喝下去之後,朱由檢這才滿意的問道:「什麼事情這麼著急,還讓你親自跑過來。你現在還沒出月子呢,受不得寒。有什麼事,讓杜勛傳個話來不就成了么。」

見到崇禎后一直沒什麼言語的周玉鳳,突然起身向著崇禎跪下,快速的向皇帝說道:「臣妾知道今日是冒昧了,但臣妾實在是心裡放心不下,臣妾跑來就是想要問一問陛下,我父親他們究竟去了哪?他們到底犯了什麼錯?請陛下不要隱瞞臣妾。」

看到周玉鳳突然對自己跪下,正伸手去扶她的崇禎頓時僵住了,他注視這皇后的眼睛生氣問道:「就為了這事?是誰在你耳根子邊上亂嚼舌頭,告訴朕。」

周玉鳳的神情有些驚慌,但是卻並沒有躲避崇禎的目光,「臣妾的母親這些日子都在宮內照顧臣妾,今日臣妾遣人去家中取些母親要用的東西,卻被告知父親、兄長他們都被臣妾接進宮來了。臣妾在坤寧宮中等了一天,都沒有看到父親和兄長的到來,便只能前來詢問陛下了。」

聽了皇后的解釋之後,朱由檢的眼神才舒緩了一些,他繼續將周玉鳳扶了起來,「起來說話,地上這麼涼,你真想弄壞了身體么。朕讓人請他們過來,不過是有些事想要詢問,你也不必太放在心上了。等朕問完了話,明日便讓他們去坤寧宮看你好不好?」

崇禎的勸慰並沒有讓周玉鳳放下心來,確定了父親和兄長真的是被皇帝派人帶走之後,她頓時聯想到了這幾日宮內發生的事件,不由緊張的開口問道:「難道臣妾的父親、兄長,和永寧宮發生的事情有關?」

「又是誰和你說的永寧宮的事?」崇禎下意識的就吼了一句,不過看著皇後有些發白的小臉,和不停絞著的雙手,崇禎又不由有些心軟。他揮手讓王承恩帶著眾人離開尚書房,決定安靜的和周玉鳳說說話。

聽到房門被關上之後,周玉鳳鼓足勇氣說道:「陛下回來那天,禮妃來坤寧宮求見陛下,之後禮妃被送往了永和宮,永寧宮卻被封鎖了幾日,大皇子也被陛下親自帶來乾清宮照看。臣妾想著,永寧宮內必然是出了問題了。可是父親、兄長他們怎麼會和永寧宮的事扯上關係,陛下是不是搞錯了…」

周玉鳳剛開始的話語,還是頗有條理的,但是一牽扯到家人身上,她就有些語無倫次了起來。朱由檢默默的想了想,便開口將永寧宮發生的事情簡單的說了一遍,只是隱沒了關於英國公府的那條線索。

周玉鳳並沒有如崇禎猜想的,為父親和兄長求情,而是不停的抹著眼淚哭泣了起來。這讓原本想好應對皇后求情的崇禎一時愕然,頗有些不知所措了起來。

自從他蘇醒以來,同周玉鳳相處的時間最多,兩人的感情也最為深厚。看著周玉鳳為家人傷心的樣子,朱由檢又不由想起了剛剛唐王世孫懷念父親的文字,兩相夾擊之下,他的心倒是首先軟下來了。

朱由檢俯身蹲在了坐著哭泣的周玉鳳面前,一邊拿著手絹給她擦著眼淚,一邊小聲哄著說道:「現在事情還沒有完全查證,你先別傷心了。你要是哭壞了身子,我找誰賠我啊…」

周玉鳳好不容易止住了哭泣,拿著崇禎給的手絹擦拭著眼淚,哽咽著說道:「臣妾不是為父親、兄長哭泣,而是替慈照哭泣。這麼小的孩子,居然也有人算計他,實在是太沒有天良了。要是發生在慈烺和婷婷身上,我怎麼活得下去…」

朱由檢無言以對,只是伸手將周玉鳳摟在了懷裡,讓她依偎著自己慢慢的平息了自己的情緒。之後尚書房內就保持著一片安靜,不管是崇禎還是周玉鳳都沒有再提及永寧宮和周國丈一家的事情。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周玉鳳終於輕輕推開了皇帝,低著頭說道:「臣妾應該回去了,陛下也早點歇息吧。」

朱由檢沉默了片刻,便對著房門外高喊了一聲:「王承恩,去準備一頂暖轎來,送皇后回坤寧宮去…」

翌日,王德化和呂琦帶著最新的案情來見了皇帝。王德化向崇禎彙報道:「…周國丈說的和尚膳監吳管理交代的事情都吻合的上,此外三位國舅的確不知道國丈同吳管理的密謀。

據周國丈自己說,把孝定皇太后的謠言和用面具恐嚇大皇子一事聯繫起來,的確是他自己想出來的。可關於孝定皇太后的謠言和惡鬼面具詛咒的事情,都是在勛家舉辦的宴席上聽來的,但他已經忘記了是誰先開始傳的了…」

呂琦接著說道:「英國公府的幾名下人帶著棺材出了廣安門之後,便被錦衣衛攔截了下來。

臣找人核對了棺材里的屍體,的確是那位同趙僉書接觸的英國公府管事。經過對屍體的檢查之後,發覺此人確是自縊而死,但身上酒氣熏人,似乎是酒後自殺的。

臣又詢問了英國公府的下人,知道這位管事昨晚回府時還是神志清醒,且英國公治府尚算嚴謹,這位管事在府內並不以貪杯好酒出名,也從未醉酒誤事過。因此臣等以為,這位管事有可能是被灌醉了酒,才被人弔死的。

此外,這位管事死後,據說留下過一紙遺書給小公爺。小公爺看完之後就跑去了管事的房內單獨待了片刻,出來之後就吩咐他們將管事拉出城外下葬,不必再等管事的家人來料理後事。並且還監督著把管事房內的物什都燒了,說要去去晦氣…」

聽完了兩人的彙報之後,崇禎出奇的平靜,並沒有像昨日那樣怒氣沖沖,自然也就不會有什麼出動抓人的命令了。

等待了許久之後,王德化終於打破了房間內的寧靜,小心翼翼的向皇帝進言道:「陛下,臣已經讓錦衣衛做好準備,是不是要下令拿人?這些英國公的下人一晚未歸,再等下去,臣擔心有人會毀滅證據。」

一直沉默著的崇禎終於開口了,他悠悠的說道:「朕要抓人,還需要證據嗎?

抓了周皇親一家,再抓了英國公世子,這案子就完結了?周奎,小人爾,被人玩弄於鼓掌之上而不自知。抓了他,除了動搖中宮的地位之外,什麼好處都沒有。

英國公府向來都是勛貴領袖,皇室之忠臣,本代英國公本就是風燭殘年,抓了英國公世子,英國公說不好就要辭世了。一個謀害皇室子嗣的英國公府,還能繼續成為勛貴的領袖,皇室的忠臣么?

將這案子落實,就是後宮起火,勛戚離心的下場。就此輕輕放過,今後還會有誰敬畏朕的權威?朕這口惡氣出不出,都在別人的計算之中,你們且來說說,朕應該抓誰?」

王承恩、王德化、呂琦三人趕緊跪了下來,他們誰也不敢接皇帝的話,因此直到現在為止,他們都沒找到那個在周皇親和英國公管事身後,為他們出謀劃策謀害皇子的人。

可是偏偏他們現在又很清楚,的確是有這樣一個人,或是一群人的存在。作為皇帝身邊的近臣,不能提前發現針對皇室的陰謀,又不能找到陰謀背後的幕後黑手,三人除了向皇帝請罪之外,也實在是難以為自己辯護了。 不語山莊大堂,明燈照亮大廳,周圍佔滿了下人,兩位莊主坐在主位,中央站着唐三藏師徒四人。

“忒!想老頭好心招待你等,你等卻這般黑心盜取老頭命根子!”伏青所化老叟面色激動,怒斥唐三藏師徒的行爲。伏青演技高超,羞得唐三藏一臉赤紅。

“誤會,誤會。”唐三藏趕緊辯解,但身上被麻繩捆綁難以脫身。

“誤會,有什麼可誤會的?”鴻海冷笑:“人贓並獲,長老,你且問問你這幾個徒兒吧!”

這時候,一位侍女適時上前將赤霞寶珠捧給伏青看。伏青轉動寶珠,看到寶珠上出現的一道裂縫和完全消失的香氣嗷嗷大哭:“想我莊某人一生行善,卻不料老年居然遭此大劫!人人都說那佛門皆是道德高人,怎麼居然有這等狼心狗肺的賊人,要斷我莊某人的命根子。”哭得撕心裂肺,周圍不少人跟着掉眼淚,小聲啜吸。

孫悟空撇撇嘴:“八戒,你自己說你這叫什麼事!人家都不讓你碰了,嫌你笨手笨腳。結果,你大半夜跑去拿這東西作甚?”

“俺老豬僅僅看看還不成?”豬八戒一副冤枉模樣:“誰想這東西這麼不經摔?”

鴻海冷笑:“這東西不經摔?那好,來人,將這唐長老推出去摔下山,看看他經不經摔!”

“使不得,使不得!”沙僧孫悟空連忙掙脫麻繩,攔下靠近唐三藏的下人。

唐三藏有些慌了,勉強保持鎮定:“老人家,如今既然木已成舟,那如今不如想着如何補救?我這幾個徒兒神通廣大,區區一顆寶珠或可修補?”

鴻海瞥見地上不斷嗷嗷大哭的伏青,暗讚一聲好演技。自身也裝出一副悲痛模樣:“這寶珠是昔年我這老弟救下一婦人,那婦人所贈之寶。那婦人道‘此物乃天清之寶,最忌濁氣’隨後化作神光消去。莊老弟認定此乃仙家寶物,一向珍若生命,只在良田土地之下。若諸位能夠修補寶物最好,此物乃天清之氣凝結靈珠。還請諸位上僧施展神通**將此修復吧。”

豬八戒面帶難色,沙和尚一臉無奈,孫悟空也攤攤手:“讓我老孫斬妖除魔都不怕,但這種修復東西……老孫障眼法只能騙人,可辦不來。”

豬八戒修的是天罡三十六變,和孫悟空七十二變同出一脈,擅長天象操控也不通此法。

見幾人無可奈何,鴻海道:“此物被這豬頭孽障摔在地上沾染濁氣,如今異香散去,神華不在。長老你不是號稱大唐御弟?我這老弟偏愛良田土地,常常說什麼金銀養老不如土地精貴。不妨賠償我這老弟一片土地,也好安慰。”

土地?這件事唐三藏怎麼做得主?連連擺手:“貧僧乃出家人,哪裏有什麼土地贈送?”

“哼,賠又賠不起,莫非還想一走了之?”鴻海冷哼:“你等這般不修德行也妄想西天取經?有本事將我等都打殺了,不然我等今天還就不放你們走了!來人,準備火把,將他們幾個都給點天燈了!”

“嘿……”孫悟空呲牙咧嘴,拿出金箍棒掃開身邊下人:“你等若逼你家孫爺爺動粗,孫爺爺這金箍棒可不認人!”孫悟空一邊叫囂,一邊給伏青遞眼色。

伏青從地下起身,伸頭放在金箍棒下:“有本事你將莊某人殺了!莊某人就算死了,魂入幽冥也要去你們佛門地藏王菩薩座下叫冤。看看你佛門除了盜賊就是殺人兇手,你等這西行一隊藏污納垢豈可取得真經?”

這話說的就誅心了。唐三藏臉一白,諾諾不語。

孫悟空聞言,放下金箍棒低聲對唐三藏道:“若這人真的執念不消,我等此生即便是到得西天之地,也會因果糾纏而難成正果啊。不若師父你承諾送他一處土地,也好斷了他的心思?”

“可爲師哪裏來的土地給他?”唐三藏低聲道,面色難看。

孫悟空眼珠子一轉:“師父沒有,難道西天佛祖還沒有嗎?到時候佛祖金口一開,直接送他幾畝良田還不成?”

“幾畝?”伏青耳尖聽到了:“幾畝怎麼夠,怎麼也要幾百畝幾千畝地。”

聞言,唐三藏連忙反駁,兩方爭論不休。隨後伏青道:“就拿這顆寶珠算,但凡這寶珠光輝照耀之地都要給我!”

唐三藏一想,這夜明珠就算再厲害又能有多少土地。點頭道:“就依莊主所言,這顆寶珠光輝照耀之地,就是你的土地。”

伏青仍不放心,逼着唐三藏發誓:“空口無憑,總要立一個保證。你拿自身正果道業發誓,若你等違背誓言,西天真經求不得,自身正果永不成。”

唐三藏無奈,擺脫不了伏青糾纏,迫不得已發下誓言。見此,伏青面色緩和,才讓人將他們趕出去,一羣人不敢久留連夜上路。

他們幾人離開後,伏青趴在地下忍不住大笑,老者化作青年打扮,周圍下人化作煙氣消失不見。

“不行,不行,笑死我了!再不讓他們離開,下一刻我就隱瞞不住笑聲了。”身邊赤霞寶珠一陣青光閃爍,化作造化彌羅珠。用造化珠光輝照耀之地作爲伏青的土地,區區萬里都不夠吧?

孫悟空被佛門坑了一把,伏青略略一挑撥,兩人定下這個計策專門用來坑佛門。

……

不語山莊再往西就是五莊觀地界。鎮元大仙被元始天尊邀請去講道,忽然驪山老母也前來彌羅宮聽講。彌羅宮乃元始天尊在天界修行道宮,一衆大羅仙真都在此聽講大道。

鎮元大仙號稱聖人之下第一人,若非伏羲大神在另外一個宇宙得到機緣自開天地參悟玄功,恐怕還不如這位地仙之祖。只是地仙之祖將自身化作命柱,和整個地仙界融合。地仙界不滅,鎮元大仙不死,也因此化作成道最後一道阻礙,難以成就混元道果。需要將地仙界聯繫甩開,才能進一步成道。

但道行足夠,在彌羅宮爲諸多大羅仙人講解混元道果也夠資格。一旁元始天尊默默點頭:距離證道果然只差一步,可算半個吾輩中人。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