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明放完屁之後,咯吱咯吱地笑着。已經可以自己爬動了,成長的速度十分驚人。

我把上衣脫掉,連日的奔跑和原始森林的穿行,加上神經緊繃,身上沒有贅肉都消失不見,皮膚也開始變黑。我用水淋在腦袋上面,回頭看見了玉屍站在一旁瞪大眼睛看着我。 「這如何可能!?」 黑刀客驚之大憾,他一生痴迷於刀法,刀下的亡魂無數,所長殺過的強者也是數不勝數,還從來沒有見識過能夠硬接這一刀的

我把上衣脫掉,連日的奔跑和原始森林的穿行,加上神經緊繃,身上沒有贅肉都消失不見,皮膚也開始變黑。我用水淋在腦袋上面,回頭看見了玉屍站在一旁瞪大眼睛看着我。 「這如何可能!?」

黑刀客驚之大憾,他一生痴迷於刀法,刀下的亡魂無數,所長殺過的強者也是數不勝數,還從來沒有見識過能夠硬接這一刀的強者!

「煉體?為什麼你的練體功法居然能夠將肉體練得堪比魂器!」

黑刀客目露驚恐之色,自己那無比自信的一刀,此刻卻被敵人空手接下,這不僅是對他身體上的打擊,而且還擊潰了他那無比高傲的自尊!

一般來說只要達到了渡劫期,才開始考慮煉鐵而到了渡劫期,所有的修道者都必須要開始收集功法,對自己的身體進行鍛煉和淬鍊。

因為渡劫之上,便是真正的成仙,想要成仙所經歷的雷劫必定遠不如之前那般簡單,甚至於可以達到毀天滅地的境地,有些大惡之人在經歷雷劫的時候,不僅天地變色,甚至就連山河也隨之動蕩,恍若世界末日一般,就連當天的月亮都變成一片血紅之色。

全球諸天時代 正是因為肉體難以撼動這種可怕的雷劫,所以還在渡劫期開始修鍊身體,將體魄處於自己的肉身之中,以靈力和功法進行鍛煉,從而使肉體達到一定的堅韌程度,使之練得無堅不摧。

但許曜只不過是一個地仙之境的強者,卻已經擁有了如此可怕的體魄,必定是有著極強的淬鍊方式。否則怎麼也不可能達到,就連魂器都無法斬破的地步。

「該死的是你!」

許曜一手拖著他的大刀,另一手化為大掌,帶著無比洶湧的烈焰狠狠的拍向了他的天靈蓋!

頓時之間火光四起,黑刀客的腦門子被許曜一巴掌拍成了碎片,他的元神在空中肆意的飄散,三魂六魄兵分三路想要逃開許曜的追擊。

然而許曜早已做好了準備,體內的靈氣瞬間爆發而出,帶著兇猛的地心之火,瞬間就將他的魂魄燒得一乾二淨。

一代強者黑刀客,就這樣被許曜一巴掌拍成了渣渣。

當天空那陣火焰逐漸的散去之後,所有人才剛剛從這場頂級之戰中緩過神來,頭腦還覺得一陣恍惚,彷彿剛剛所發生的都不過是一陣幻覺,他們都不敢相信這場戰鬥能夠打得如此激烈。

「辛苦了。」

星翊一邊咳著血,一邊將劍域收回來,並且不斷的向許曜道歉。

「應該的。」

和親公主:腹黑王爺藏太深 許曜自然沒有忘記自己的身份,守護這片土地本來就是他的責任,這場戰鬥幾乎可以說是以命相搏,就算是許曜其實也是身懷重傷,此番若要在於強者對抗,他的身體完全無法受得住。

好在御曦子看到黑刀客不敵後,見勢不對悄悄的溜走了,否則若是再對戰一個天仙之境的強者,就算是許曜心中也沒有多少把握。

而此時周博懷已經記錄下來了,剛剛是誰在危機的時候選擇叛變,加入黑刀客的陣容之中。

這些人將永遠的危機載入黑名單,並且將會永遠不受重用,他們的門派將會徹底的被淪為一些不入流的十八線門派,因為他們的膽小和懦弱,他們將會被整個修真界唾棄。

許曜見黑刀客已經被解決,但是他手中的刀還在自己的手上,於是也就毫不客氣的將這把魂器給收入自己的戒指中。

「嗯?」

許曜剛想要把血陽渡生刀收回戒指中卻發現這把刀無論如何也不進入戒指里,彷彿擁有自我意識一般。

「魂器大部分都有著自己的靈魂,否則也不會被稱之為魂器,他可能有自己的想法,你要不聽聽他的話。」

玉真子看著這把大刀一陣羨慕,這種神兵利器他從來沒有碰到過,平時他所用的法器最多也只不過是達到靈器的級別,也就相當於赤霄劍和墨玉麒麟戒的級別。

「你可以向刀刃傳輸真氣和意念,並且連接他的意思,讓他告訴你他自己的想法。」

玉真子說著,許曜便將手輕輕的放在了黑色的刀身之上,同時將意念侵入其中,試圖了解這把刀的過去。

卻見許曜剛閉上眼睛,就看到一隻巨大的長著九個頭的巨型飛鳥正在他的面前奮力的咆哮著,發出了極其難聽的嘶吼之聲!

那一刻許曜就感受到了,這把大刀其中所蘊含著的無比濃烈的殺意和怨氣,居然全部都出現在這隻鳥魂的身上!

「九頭鳥?鬼車鳥?」

許曜只是大鳥的時刻,腦海之中立刻就浮現出了這等傳說怪物中的資料。

相傳原本九頭鳥被稱之為神鳥,多年之前是比肩於龍與鳳凰的存在,然而這種鳥最後卻沾染上了邪魔之氣,身上的神性逐漸的消失,最後變為一種只懂得殺戮的凶鳥。

原本應該被稱之為九頭火鳳,最後卻變成人人口誅筆伐的鬼車鳥,由於其中歷史文獻的空缺,所以許曜也不知發生了何事試著與它進行交流。

「臣服於我,賜你自由。」

許曜向它提出了條件。

「殺!我並不需要什麼自由,我所渴望的只不過是無止境的殺戮,我想所有的人類都死在我的刀下,我希望能夠嘗遍所有人的血!」

鬼車鳥如同入了魔一般,瘋狂的撲朔著自己的大翅膀,九個巨大的腦袋發出了不同的聲調,顯得格外的刺耳。

「你們奪我神格,辱我族人,也不過是為了想要得到我們的妖丹而已,現在就連我的魂魄都不放過,總有一日,我會讓你們所有人都付出代價!」

鬼車鳥不斷嘶吼掙扎著,那九個鳥頭的眼睛甚至滴下的血淚,同時那一對撲朔的翅膀也逐漸顯露出了紅色的傷口和刀傷,這些傷口已經有一定的年代,但是卻始終沒有癒合,足以看得出在這期間這隻鬼車鳥,一直想要擺脫這把刀的束縛。

仔細想來許曜就明白,這也許是某位上古大神為了用它的魂魄來祭刀,所以就將它殺了,將它的魂魄封印在這把刀之中。

「我感受到了你的仇恨,感受到了你的埋怨,但我從你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絲親切感,你現在完全可以放鬆下來。」

許曜的手中逐漸的燃起了鳳凰真火,也許是因為鳳凰與鬼車鳥同源的原因,鬼車鳥在看到了這一團火焰之後,居然真的平靜了下來,它逐漸的收起了自己的翅膀,也沒有展露出攻擊的意圖,而是站在了需要的面前,定神的注視著許曜手中的火焰。

「我並沒有敵意。」

許曜對它說道。 我連忙叫道:“別看了,這樣偷看人家洗澡是不對的。怎麼能這樣的啊!”

玉屍完全沒聽懂我的話,反而看得更加肆無忌憚。我趕緊衝完落荒而逃,身後傳來了玉屍咯吱咯吱的笑聲。第一次被女屍偷看了洗澡,傳出去真是個笑話。

小賤汪汪地跟了上來。戴豪讓人給我送來一些軍綠的襯衣和皮帶褲子一類,換上之後還是挺合身的。安排的牀鋪上面也是乾淨的被單,我把東西貼身放好,將槍放在了枕頭邊。又把白月明放在枕頭。

小賤重新守在了腳邊。我沉沉睡了過去,疲憊的身體讓睡意襲來。

夢裏面我又夢到了紀千千。

我醒來的時候發現眼角下面的枕巾已經溼透了,不知道是眼淚還是口水,看着外面暗下來的光線不知道是什麼時間了。小賤見我醒過來,張開嘴巴開始舔着我臉。

我把小賤抱起來,看了睜開眼睛的白月明,他看着頭上的木板,上面爬着幾隻蜘蛛。

我把小賤放在地上,把白月明抱起來,去給他覓食,也順帶着給自己覓食。謝靈玉的木屋和我住的木屋連在一起,從中間的一塊木板可以走過去。

我抱着白月明領着小賤過來的時候,謝靈玉正在發呆,對着鏡子裏面發呆。鏡子裏面照耀的謝靈玉,是森森的白骨,如同月光一樣的白骨……

見了我走過來,謝靈玉急忙把鏡子放下來:“你睡飽了,我給你準備了食物,你吃吧。”

謝靈玉桌子上面切好了一盤野豬肉烤熟了,我吃了兩塊才發現了野豬肉放了茴香,很美味,將一盤野豬肉全部吃光了。謝靈玉又貼心地說道:“跟你一起來的女孩子,我也給她餵了一些清粥,應該沒什麼大礙。”

我感激地看着謝靈玉:“還是外公找的老婆好。”

謝靈玉搖搖頭嘆道:“我只是森森白骨,一陣風吹來就隨時會散掉的。還是跟着你一起來的女孩子,身材又好屁股也不小,將來一定可以給你生幾個孩子的。”

謝靈玉忽然醋意濃濃的。

我連忙問她有沒有聽說過左善這個人?謝靈玉搖搖頭:“從來沒有聽過左善這個人。”

我破口大罵:“他自稱是我的師伯,是龍遊水之前的鬼派繼承人。狗東西先放血蜘蛛來咬我,我差點就死了。幸好我師公料到他賊心不死,在玉尺上下了很厲害的詛咒和封印,一下子就把把他收拾了。前兩天我見到他,他假意悔改,結果拿火箭筒炸我。”

謝靈玉聽了我電影一樣的遭遇:“蕭棋,你這個人什麼都好,就是心腸太好了。左善沒炸死你,你就該好好地長個記性。”

天越發地陰沉,似乎又要下大雨了。

正說着,就看到了左善和於昆相互攙扶着走了進來。我吃飽喝足,見到了左善,豈能不報仇。

三步並作兩步就衝了過來。

從另外的木屋裏面,我看着阮南提着曾劫也出來了。我罵道:“左善,你沒想到我還活着吧。”

阮南一腳踢在了曾劫的屁股上面,曾劫的臉已經變成腫大的西瓜,見了左善就哭了起來。

阮南罵道:“你來了啊?”

於千沒想到我還活着,臉色已經變了,下意識地將身上揹着的兩個地瓜雷子握在手上,隨時準備動手同歸於盡的打算。

左善心痛地看着眼前的曾劫。

雙手合十:“冤家宜解不宜結,我們何必爲過去的仇怨而活着,我們一起手拉手走向明天。”

左善話聲一落,血蜘蛛從袋子裏面跳出來爬上了左善的腦袋上面。

於千喊道:“司令,司令。我給你帶了一個人回來,肯定可以鎮住後山的煞地的。”

戴豪帶着一隊人出來,單手一揮,四面八方就把槍支給架起來了,槍械方面我不是很懂,但是黑壓壓的槍架在四面八方,卻可以給人造成一種逼迫。

這種現代武器帶來的煞氣,和自然形成的殭屍鬼怪一樣,對於凡胎的人而言,都是致命的。

戴豪冷冷地說道:“不管你們什麼恩怨,到了我這裏都是我的客人。我不希望你們動手在這裏打起來。即便是要打,也要等我的事情完了之後。”

戴豪已經表態,十分強硬。

阮南一巴掌打在曾劫的臉上,罵道:“滾過去。”曾劫一臉無辜地走到左善面前:“師父,你來救我了。”

左善將曾劫扶起來,伸手摸了摸他的臉蛋,心痛得眼淚的就要掉下來了。

戴豪看了我,等着我的態度。

我咬牙笑道:“戴將軍,你是主人,我還有什麼話說。”左善呵呵笑道:“掌門人,你何必生氣。咱們畢竟同氣連枝,應該全心全意爲將軍服務的。”

我轉身回到了謝靈玉的屋內,全身骨骼氣得發抖。謝靈玉拉住我的手:“戴豪這個人,沒多少立場,能成爲佔據一方的小軍閥,手段絕對十分毒辣。”

我氣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左善已經重傷,要是等他好過來,我怕是對付不了他,到時候他用血蜘蛛和火箭筒的來射我,我就沒有辦法了。”

謝靈玉把玉屍叫過來,讓玉屍貼身保護我。

正在我和謝靈玉說話的時候,忽然從衛生室那邊傳來了尖叫的聲音。只見吳鐵晴穿着一個褲頭,癲狂地跑了出去,腳上面沒有穿鞋,跑起來的速度很快,邊跑嘴裏面邊叫着。

吳鐵晴一個跨欄就跳過門口的木欄杆,動作瀟灑而敏捷。

我大聲喊道:“吳鐵晴,吳鐵晴……”

吳鐵晴一跑出寨子,身後一梭子彈就打了過來,單間吳鐵晴身姿矯健,輕鬆跳到了石頭上面,單手一撐,最後落到了地面上,鑽到密密麻麻的罌粟花裏面去了。

戴豪喝了兩聲,只見兩個兇猛的女兵架起了一個火箭筒,瞄準了吳鐵晴,嗖地追了上去,在吳鐵晴身後爆炸了。我心想估計這些要成花費了,等火光散去。

吳鐵晴從地上爬了起來,光着屁股跑的更快,鑽進一旁的老林子裏面,很快就消失在密密麻麻的綠色裏面。

再也看不到他的屁股了。而剛纔那個火箭炮只是把他身上穿着的短褲給燒掉了……

而吳鐵晴在瘦了幾十斤肥肉之後,差點要死的人忽然跑得比劉翔還要快。

整個過程不到兩分鐘,足夠讓人瞠目結舌了。

謝靈玉也是疑惑:“到底是什麼東西讓吳鐵晴變成了一個運動員?是在是讓人捉摸不透……”

我笑道:“吳鐵晴死了,我就坑了他五萬塊錢了。”

“可不,你還白看了他的屁股,這也沒給錢的……”

“這……”

中午戴豪設宴款待了我們,左善笑眯眯地看着我,完全沒有當初的邪氣。阮南也被叫了出來,他坐在我旁邊,礙於戴豪的面子沒有發作。

剛把酒給倒上,阮南很是生氣拿起來就要倒進肚子裏面。我瞧着氣色不對,伸手推了阮南一把。

他酒杯裏面的酒潑了出來,在地上面冒出一股黑煙,兩隻黑色的蜘蛛從酒水裏面爬了出來。

阮南當即一拍桌子,就在不遠處晃盪的七星蟲飛了起來,張開嘴巴就要朝左善咬去。

左善想幹掉阮南失敗,本來就理虧:“誤會誤會,我只是想考校一些賢侄的本領。”

血蜘蛛站在左善的額頭上面,朝七星蟲示威。

戴豪笑道:“三位果然好本領,本將軍算是長了見識了。來來,咱們一起喝一杯。”

我心想這個戴豪還真是會和稀泥。阮南氣憤難忍,當場就站了起來,走了出去,伸手的七星蟲嗡嗡地追了上去。

左善笑道:“現代的年輕人果然是脾氣大,將軍,我敬你一杯酒,謝謝你的款待。”左善身邊的曾劫看着離開的阮南,眼角似乎有一絲不忍和難過。

戴豪喝了酒:“聽說左先生也是中國人。在泰國降頭界的名聲很大,你肩膀上面的血蜘蛛就是當中的王者,可有此事?”

左善右手殘疾,伸手左手,血蜘蛛翻動一下就劃到了他的手掌心上面:“將軍,可否需要節目助興……”

戴豪來了性質,點點頭,於昆心會神凝地就從一旁拉出了一個女囚犯,女囚犯穿着破衣服,目光惡狠狠地看着四周,她的嘴巴被一跟麻繩愣住,無法閉合,也不能說話。

仔細一看,還能看得出有幾分姿色……

左善默唸了一聲,血蜘蛛從左善的手心跳下來,很快就落在了女囚犯的身上。

我心中一震,難不成左善要表演的血蜘蛛殺人遊戲。這劇毒的血蜘蛛絕對可以把女囚犯化成了血水。就算是沾了常人的皮膚,怕是也要爛半邊身子。

我將酒杯裏面的酒水潑了出去,將血蜘蛛給淋溼。

血蜘蛛被酒水一淋溼,轉瞬之間就落在地面上,八隻腿在地面爬動着,反而要攻擊我來。

我衝上前將女囚犯抱起來:“你們要玩可以,拉一隻羊來好不過了。要不我給你表演一下。”

血蜘蛛跳起來落在我的肩膀上,來回爬動。速度很快,左善額頭上面開始冒汗。我在地上面轉動的很快,左右雙手在空中比劃了一下,結成了一個淡淡的護身咒印,插在身上的玉尺也發出藍光。

血蜘蛛爬得很快,在我身上面沾上了蜘蛛網,身上的衣服傳來一股爛掉的味道。

我退後了兩步,張開了嘴巴。血蜘蛛似乎高興極了,紅通通的身體爬得很快,一下子就從我的大腿之上爬上了腰間,轉眼就到了胸口,順着脖子就鑽到了我的嘴巴里面。

左善大叫:“小寶貝,回來。”左善見我被血蜘蛛咬傷了一回,完全沒有事情,猜想我有剋制血蜘蛛的法門,見了他小寶貝鑽進了我的嘴巴里面,嚇得要死。

我哪能放過血蜘蛛……

我把嘴巴給閉上了,血蜘蛛的灼傷的氣焰很快就把我嘴巴給弄破皮。我鼓着嘴巴走到了桌子面前。

曾劫嘴巴都合攏了:“剛纔那個阮南用小蛇給自己做耳環,怎麼現在這個人居然吃起毒蟲了……這可是泰國第一毒蟲……” 看到鬼車鳥逐漸的平靜了下來,許曜就將他暫時收進了戒指之中。

「沒想到,那把刀中的魂魄居然是蠻荒凶獸,好在比較好哄,若是一些一輩子只認一個主人的凶獸,那這把刀估計只能放了。」

玉真子心中還是對這把魂器念念不忘。

「如果將其重塑成劍,那將會是一把極其強大的寶劍,想著我都覺得激動,要不快點回到劍狂仙尊的鑄劍池之中,將寶物好好磨練一番?」

許曜一聽感覺這個提議非常不錯,劍狂仙尊給自己留下的仙境之中,就有著這麼一個鑄劍閣,自己如果帶著這個把刀全去鑄劍池重新的改良過,也許能夠重新做成一把屬於自己的寶劍。

「那麼事不宜遲我們馬上出發,我先跟其他人交代一聲。」

許曜先是找到了周博懷,將一道護膚送給了他,並且告訴他如果遇到了緊急危難的時刻,只需要將護符撕開,許曜就會以最快的速度出現在中土世界之中。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