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時遲那時快,許曜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回過身來,伸手就捂住了那位司機嘴:「別說了,我要去到醫療協會,給你五倍的車錢,別問別喊帶我去!」

聽到許曜肯開出五倍的價錢,那位司機的臉上頓時就樂開了花:「好說好說,來來來我這就帶你上車。」 隨後許曜跟著司機一同上了車,玉真子一陣唏噓:「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人紅是非多,本來我也不想讓他們佔便宜,但是人一出了名就是麻煩。」 豪門虐戀:總裁妻子的祕密 許曜有些無奈的坐上了車。

聽到許曜肯開出五倍的價錢,那位司機的臉上頓時就樂開了花:「好說好說,來來來我這就帶你上車。」

隨後許曜跟著司機一同上了車,玉真子一陣唏噓:「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人紅是非多,本來我也不想讓他們佔便宜,但是人一出了名就是麻煩。」 豪門虐戀:總裁妻子的祕密 許曜有些無奈的坐上了車。

就在這時,他看到遠處那位撩自己上車的司機,居然帶了一大群人過來,他的手中還拿著幾張鈔票,一臉興奮的對這群人大喊:「大名人許曜就在我的車上!想要簽名或者想要拍照的來我這裡排隊,一百塊錢一次!」

「操他媽的!」許曜見勢不對,直接打開車門落荒而逃。 我覺得我應該猜對了,構成門板兒和棺材的金屬,確實是有強烈的放射性的。

這些“皮畫人”可能並沒有死,只是身體發生了異變。

以前我認爲,非生及死,現在他們處於一種又不是生,也不是死的狀態。

這個世界上,有很多的事情,還是在人類的認知之外。

黑色的阿九對着我,我感覺都不認識它了,它冰冷的看着我,讓我不寒而慄!

阿九一出來,慢慢地,我發現它的身體,逐漸出現了金屬的光澤!

我還在發呆,居魂把我一推,立刻抽出一道符,對着阿九腦門兒上一貼,念道:“陰司聽我令,黃泉強開道,靈獸收魂歸,急急如律令!”

話音剛落,只見阿九身上的金屬片一片片碎落。

接着,我手臂上打開一個黑色的眼睛,中間伸出無數小手,兩阿九強行拉了進去。

我轉頭看向居魂:“你不會把它弄死了吧?”

居魂面色沉重,冷冷道:“這金屬,會影響所有有陰氣的東西,我的刀和江之一的針,全都受到了影響。”

我回頭一瞥,看見地上的彼岸花,變成了金屬的,花瓣纏繞在那些“皮畫人”

腿上,讓它們無法動彈。

面前還有幾個“皮畫人”,打暈矮子後,把目標對準了我。

居魂立刻又唸了一個召喚曼陀羅的咒,地上開出了一線花,固定住了“皮畫人”。

我立即跑到牆邊,從牆裏把矮子摳出來。

矮子往我身上一沉,我立刻就感覺到不秒。

矮子身上骨頭與骨頭之間,都是鬆的,我想把他架起來,但是他肩膀和手臂脫臼了,感覺只剩下皮膚連在一起。

我心裏又氣憤又難受,把他背起來,趕緊朝門口跑去。

我拖着矮子的脖子,讓他平躺着,送了出去,接着對着洞口上面大喊:“老七!來接人!”

聽到花七的應聲,我沒等他下來,就退回了墓室。

我蹲下來,對着梅花門一揮手,也不知道這玩意兒爲什麼這麼聽我的話,梅花花瓣瞬間閉合。

裏面的空間一下變得十分安靜,外面的聲音完全透不進來。

我轉身,聽見金屬開始碎裂,發出的尖銳的聲音。

我深吸一口氣,接着對居魂道:“今兒個,咱們就把這事了了。”

我回過頭,那些“皮畫人”已經掙脫了彼岸花的控制,甩着頭,血紅的眼睛,直接對着我。

“以前我們樑家犯的錯,我給你們賠不是,現在你們也回不去了,安心進輪迴吧!”我捏了捏自己的拳頭。

話音剛落,“皮畫人”瞬間衝了過來,居魂一個側面橫踢,踢倒了兩個“皮畫人”

我爲什麼要說那麼多開場白,其實不是爲了裝逼,而是在腦子裏尋找作戰方法。

這些“皮畫人”,經過金屬多年的輻射,皮膚裏已經全部融入了金屬,硬碰硬只會死的慘,必須找到方法!

腦子裏的想法亂成一鍋,我之前查了很多關於陰陽學說的知識,什麼天元地方,山河走勢,八卦周易,這些東西,現在完全用不上。

居魂的阻攔,只能抵擋一時,要徹底解決它們,還是必須將它們的靈魂從這個異變的身體裏剝離出去!

就在我想了半截兒的時候,幾個“皮畫人”衝到我面前,舉起拳頭之際,居魂從它們後面跳起,一下子坐到了那人肩膀上,腿夾住它的脖子,腰部用力,“皮畫人”的脖子上瞬間發出卡擦一聲。

我看準這個空檔,立刻一個側身滾。

電光石火之間,我突然就想到了一個人。

只有這個人,可以將“皮畫人”秒殺。

前提是我要可以將這個人召出來。

也不知道對方願不願意。

我抓了抓頭髮,擡頭一看,剛剛被扭斷脖子的那個“皮畫人”,臉上露出一絲不屑,強行把自己的脖子,又扳了回來。

居魂已知不妙,剛想下來,不料那皮畫人一把抓住居魂的腳踝。

用力朝我甩了過來。

我頂着居魂,直接向後退了幾米遠。

也就是這個時候,我對居魂道:“把他們拖住,給我一點時間,我想到辦法了!”

居魂二話不說,手裏生出幾朵彼岸花,往地上一散,口裏唸了一句咒。

彼岸花一下在地上蔓延開來,變成黑色,花瓣如絲,盤繞在“皮畫人”的腿上。

岑少的枕上甜妻 這些花瓣可能是我們手上硬度最大的東西了。

“皮畫人”被固定住,不能近身。

我把魔筆摸了出來,將傷口摳開,從手指尖擠出血,開始畫一個人像。

這個女人的樣子我記得太清楚了,很快就畫了出來。

居魂在我旁邊看着,也不說話。

畫完一個人物速寫,只需要不到十分鐘,接着我在地上寫了一個樑家的款字。

接着深吸一口氣,我又沒有什麼咒語可以念,又覺得應該說點什麼。

我道:“孟婆姐,幫幫小弟!”

接着雙手合十,拜了拜孟婆的畫像。

差不多兩三秒,也沒有反應,我心說這怎麼辦,果然沒有那麼大的能耐。

就在我準備告訴居魂,我們選一個陳屍的地方吧。

還沒說出口,突然地,就看見地上一道黑色的光。

一股子極冷的空氣,撲面而來。

我睜大眼睛,隱約看見黑光之中,一個人影,慢慢從畫中浮現。

黑光散去,孟婆端着一個碗,愣愣地看着我。

“你喊我出來的?”孟婆挑了挑眉眼。

我點點頭,從地上爬起來,笑道:“孟婆姐姐好,幫我們個忙唄!”

孟婆轉頭看了一眼,突然看見居魂,倒吸了一口氣。

“大人…”她對着居魂鞠躬道。

居魂皺了皺眉,“我不認識你。”

孟婆嘆了口氣,問我道:“好吧,看在他的面子上,你要我幫什麼?”

我指着那一羣“皮畫人”,道:“這一羣人,幫我收了他們!”

孟婆眯着眼,走上前去,看着那些“皮畫人”。

她像看小貓小狗似的,伸手就摸。

“皮畫人”腿被纏住,上身還能動,雙手就去抱孟婆。

我喊道:“小心!”

就是同時,只見“皮畫人”的手臂,徑直從孟婆的身體裏穿了過去,撲了個空。

孟婆厭惡地退後兩步,喃喃道:“什麼鬼東西?”

說着,她把頭髮一散,只見她的髮絲上,滴下一滴滴的水珠。 如果不是來到了廁所之中躲著,可能許曜就已經被人完全纏上了。

好在京城是張家的領地,聯繫上了張家人後,他們很快就出動了保安團。

二十分鐘后,五架賓士停在了機場門前,隨後立刻進行人員疏散,一些聞訊趕來的媒體記者還沒有來得及進行採訪就已經被趕走。

而在賓士之中,一位身穿青藍色旗袍的美女從車上走了下來,她一手扶著車門先是看了一眼周圍,隨後低聲說道:「都給我安靜!」

下一秒整個機場鴉雀無聲,不僅是這些圍觀的人群,就連前來疏散人群的保安也都安靜了下來,他們不僅是無法出聲甚至就連動作都停留在了原地,時間彷彿陷入了停滯狀態。

那美女走到了廁所前,對著裡邊大聲喊到:「許曜學長,外邊的動亂已經解決了,可以安心的從廁所走出來了。」

此刻從車上突然間躍出了一隻黑色的巨犬,那巨犬圍繞在美女的身旁,彷彿是在護著她一般,在她的周圍走來走去。

「芸兒?」聽到呼聲,許曜才敢從廁所走出來,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他面前的張芸和小黑。

「哦?沒想到這頭畜牲已經長得那麼大了,這可了不得啊,這可是傳說中的神種,日後修為可不低。」玉真子看到小黑此刻已經長成了大黑,又是一聲感慨。

「此前曾經聽說過,學長已經拜託幾位家主將力量暫時封印,沒想到居然會狼狽到這種程度。」

張芸眨了眨大眼睛,目光在許曜的身上上下的打量著。

「先回車上吧,沒想到這段日子裡,你已經修鍊到了先天……配合上家族的功法,僅是先天,就掌握了類似於言靈的力量。」

許曜自然認出來,張芸此刻的境界雖然沒有達到金丹,但是卻能夠用一句話就震懾住周圍的所有人,甚至能夠強行的將他們定在原地,必定是運用了她們張家特殊的功法。

「那是當然,我可沒有學長那麼厲害。」 舊年雪傾城 張芸對他甜甜一笑,隨後主動伸手攬住了他的手臂,將他拉上了車。

隨後先是保安們恢復了行動能力,開著車迅速的離開,又要過了近乎五分鐘后,其他人才恢復行動。

車上,許曜捲起了自己雙手的袖子,在他的雙手處分別印著六個圖騰標誌。

這上邊標誌著適十二家族的力量,為了將自己的力量壓制在體內,許曜不得不借用十二家族的封印,強行的將力量壓制。

「這股力量實在是太強,不到關鍵時刻絕對不能動用。」感慨了一聲后,許曜便收起了手。

這就如同一位花錢絲毫不知道節制的人,在得到一筆巨款后,為了不讓錢迅速的敗光,而選擇將其藏在銀行之中。

「那麼,學長打算一會要去到何處?」

「醫療協會。」許曜答道。

他剛剛出關就看到手機里,有著秦天文近乎上百次的未接來電。

原本他想要打過去,卻發現手機那頭已經沒了消息。

如果不是醫療協會遇到了什麼緊急的事情,秦天文是不會找上自己。

這也是為什麼,許曜剛剛出關就火急火燎的趕到醫療協會。

「那……我可能不能陪著你了,我回去還有訓練任務呢。對了,讓小黑陪著你吧,有它在我也能安心不少。」張芸伸手揉了揉小黑的狗頭。

小黑一臉享受的蹭了蹭,甚至還搖起了尾巴非常的得意。

「……也好。」

許曜知道張芸最近正在接受張家的特訓,張芸有著極強的修真潛質,只是這二十年來因為張狂瀾對其的成見,一直沒有開發。

如今張家的誤會已經解開,張狂瀾自然不會將其作為威脅,而是將張芸視如己出,將所有的精力都投注於她的身上。

來到了醫療協會後,許曜就帶著小黑一同下車,下車前他還不忘給小黑帶上了牽狗繩。

進入了醫療協會,許曜卻感受到了一種格外怪異的氣氛。

在踏入協會的那一刻起,所有人都在盯著自己,那種目光和視線彷彿在警惕著某種野獸,他們的目光甚至出現了驚恐之色。

有幾位醫生許曜原本也認識,通常他們在醫療協會見到了自己都會熱情的向自己打招呼,然而這次卻沒有,這也就算了,自己向他們打招呼時,他們卻看向了另一旁。

「他們好像對你並不感冒啊,該不會是你做錯了什麼事情,被開除了吧?」玉真子的騷話再次響起。

此刻小黑也放出一陣陣低沉的叫聲,他感受到了周圍的人,都再用著不善的目光盯著許曜,已經做好了隨時進入攻擊的準備。

許曜一臉疑惑的走到了電梯前,剛準備按下電梯,一位護士突然走了過來。

「這位先生,這是我們這裡醫護人員的專用電梯,請不要隨便使用。」

那護士盯著許曜的目光,也如同其他的人一般充滿了恐懼,就好像站在她面前的並不許曜,而是一頭吃人的大老虎。

「我就是這裡的醫護人員啊,看來是我太久沒有回到協會,他們已經認不出我了。」許曜尷尬撓頭。

「不……許曜先生,我還認得你,你是我們的醫療協會副會長,但……這也只不過是曾經而已。」那護士小心翼翼的說道。

「唔……曾經?」許曜有些懵逼的問道:「你的意思是說,難道我現在已經不是了嗎?」

「是的,許曜先生,你已經不再是醫療協會的人了。前不久長老會召開會議,已經將你從醫療協會……除名。」

當護士說出這個事實時,許曜的眼中終於出現了一絲波動。

他眉頭一皺:「長老會?這群老不死的又跳出來了?秦天文呢?他難道也同意了長老會的決定?」

「……不好意思,秦天文已經不再是會長,前不久長老會再次召開會議,他也已經被除名,我們現在的會長是……邢教授的兒子,被稱之為萬能救世之主的邢米安,邢會長。」

那護士低著頭將真相托出。

而這一刻,坐在辦公室中,正在觀看監控錄像的洛瑪,盯著許曜的表情伸手指著錄像大笑起來。

「哈哈哈!菲米安你這招實在是太毒辣了!看到了嗎?看到他那憤怒的神情了嗎?沒想到哪位叫許曜的男人,居然也會露出這種表情!」

洛瑪神情激動的,對坐在辦公室里喝茶的菲米安說道:「快去準備一下,我已經迫不及待的要與他見面,想當面羞辱他了!」 孟婆從黃泉出來,感覺像是得到了愛情滋潤的少女,皮膚白裏透紅,氣色好得不得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