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大家說了一聲。

幻珠撲棱了一下,就上前去開門了。 但是,一開門,就看到東方青冥的一張血盆大嘴,正對着幻珠呢。 幻珠飛快的退出身子來,推到我的身邊,手上比劃着要對抗的手勢,嘴裏面喊道“主人小心!” 進來的兩人,一人正是東方青冥,但是另一外老者,穿着跟東方青冥一樣的衣服,年齡可以稱的上是東方青冥的爺

幻珠撲棱了一下,就上前去開門了。

但是,一開門,就看到東方青冥的一張血盆大嘴,正對着幻珠呢。

幻珠飛快的退出身子來,推到我的身邊,手上比劃着要對抗的手勢,嘴裏面喊道“主人小心!”

進來的兩人,一人正是東方青冥,但是另一外老者,穿着跟東方青冥一樣的衣服,年齡可以稱的上是東方青冥的爺爺了。

但是,仔細一看我就知道了,這可不是東方青冥的爺爺,這是東方青冥的叔叔,就是之前在我們學校的附近做裁縫,我還在那裏做過雬月的衣服的那個人。

原來他們都來了。

東方青冥的叔叔,跟大家打了招呼又找了一個空鋪坐了下來。

但是,東方青冥可就不老實了,自從他進了屋之後,看到了幻珠我就發現,他的眼鏡一直滴溜溜的盯着幻珠。

總裁的暖心寶貝 別人不瞭解他,我可是瞭解的勁,一看他那雙色眯眯的眼神我就知道,他肯定是在打幻珠的主意。

我將幻珠留在身後問東方青冥道“你們來這裏是做什麼的?”

東方青冥見我問話,他腦袋一擰道,“管你什麼事兒?”

“不關我的事兒,但是,到時候你要是打我的小狐狸的主意,我可是不會放過你的。”

東方青冥哼唧了半天沒有說話。

我也不去管它,反正到時候,該來的事情一件都躲不過去的。

兩天的時間很快到了。

這一天也正是小狐狸的大劫的術後,我們能不能救下小狐狸也完全看今天的了。

我們從房間裏面走出來的時候,寺廟的主持正在院子裏面帶着一衆的小和尚在念經,他們做僧人的,也不管來着的目的是什麼,反正,再在他們的眼中從來沒有絕對的好人或者是壞人,他們本着慈悲的胸懷來度化人的心靈。

僧人們一起念出來的大悲咒的經紋,聽得我有些暈暈沉沉的。

這跟往日是不同的,之前的時候,我聽到寺廟裏面的合上念出來的的經紋,都是感到渾身都神清氣爽的,今日這是怎麼了,難道是跟雬月和軒轅上祁在一起的時間長了。

不過,當我轉過頭來,看到幻珠的時候,心中頓時明白了。

幻珠看樣子也有點不好受了,原本粉紅的笑臉,現在變得慘敗慘白的。

隨着我們從房間裏面出來之後,已經有越來越堵寺廟之外的人聚集在院子裏面,聽着老和尚的誦經的聲音。

我看了一身身後,除了我們是這麼多人以外,其他還有好幾個是來了好多個人的,其中有兩個,我看着好像來了很多的人。

這個時候,主持的經紋的聲音已經停止了。

他在最高的臺子上面正襟危坐,在臺子的下面是上百號的僧人,他們都坐在蒲嬋的上面,此時隨着主持看我們的時候,轉過頭,他們也都轉過頭。

在主持的清澈的眼神中,我好像看到了某種頓悟,還有某種說不出來的憐憫的感覺。

他是在憐憫我們這些人嗎啊?爲什麼?爲什麼要憐憫我們,難道是已經推測出來我們最終肯定會輸掉這場爭奪戰的?

我們過多的追究,因爲大家都已經開始逐漸的往那些僧人的面前走了,但是因爲他們的眼神太過於獨特以至於,那些眼神始終都縈繞在我的眼前。

“約定的時間已經到了,你還是趕快的將手中的寶物叫出來吧。”這是一箇中年男子的聲音,我看過去,發現此中年男子穿着一身農民打扮的衣服,但是臉上卻露出一種十分陰冷的感覺。

這讓我想起來此人並不是一個真正的人,或許是一個跟雬月和軒轅上祁一樣的人。

那中年男子直接走上前去,問了主持一句話,“寶物在哪?”

我心中頓時一驚,原來這些寄宿在寺廟裏面的人都是衝着寶物來的,而寶物無疑就是小狐狸了,但是這些僧人明知道這些人是有利可圖的,仍舊將他們留在寺廟中寄宿,這種胸襟和肚量的確是他人所不能比量的。

主持看過此人之後,仍舊轉過頭去繼續誦經。

底下的那些和尚見狀也開始重新誦經。

那中年男子應該是早就料到了這種情況,所以他臉色淡然的飛身來到底下的那些和尚跟前,伸出手就掐住了其中一人的脖子上面。

那和尚雙眼緊閉,口中的誦經聲聲不停。 中年男人掐着那和尚看樣子應該是在跟主持示威,但是主持根本連看都不看他一眼。仍舊緊閉着眼睛在誦經。

那人一個飛身重新來到了主持的面前。手中仍舊掐着那和尚的脖子。

他走到老主持的身旁,用手將老主持的眼鏡掰開。接着我看到他冷冷的一下,一聲清脆的咔嚓的聲音,只見原本還在他的手中誦經的小和尚,就這樣被他給殺死了。

我看的心驚,慌忙的躲到了雬月的身後。輕聲的問道,“我們怎麼辦?這是什麼人?他這是要——”

話說到一半。雬月示意我先不要說話。

只聽這個時候,那些和尚唸經的聲音更大了。

一陣高過一陣。好像是在跟那死去的人致哀一樣。

那中年男子,這會兒好像是對線下的經紋,忽然有了反應一樣,他雙手抱着自己的腦袋。哇哇的叫着。

而站在人羣中的他的同夥,這個時候走出來一個年輕人,他講中年男子從主持的旁邊重新帶到了人羣當中。

這個時候。那些和尚的經紋才又重新回到了原來的狀態。

“他們這是在佈陣!”雬月開口給我解釋道。

果然看到那些和尚正在暗中的交換着位置,但是他們這是擺的什麼陣法。我就說不上來了。

我偷偷的朝着剛纔的那個中年男子瞥了一眼,只見他這一會兒的功夫,好像是已經失去了很多的精氣神一樣。整個人蔫蔫的被旁邊的年輕人扶着。

大家看到中年男子的景象之後。都稍微的收斂了一些,剛纔吆喝着要主持交出寶物的幾個人也都安靜了下來。

看來,大家雖然有不少知道小狐狸是在今天受難的,但是,卻並不知道小狐狸的劫難到底是因何而來的。

一羣人烏壓壓的站在一塊空地上面。

東方青冥在我的旁邊亂嚷,吆喝着讓別人上,他倒是想的好,樂享其成,而雬月和軒轅上祁則一直在靜觀其變。

現在已經很明確了,小狐狸就是在老主持的手上,如果其他人不能將小狐狸帶出來的話,至少說明小狐狸還是安全的。

我們是寧願小狐狸現在還在主持的手上,也不願意讓小狐狸落在現在的人的身上。因爲這些人對小狐狸都抱有不好的居心。

這個時候,從人羣中走出來一個較爲年長的人,我仔細一看的時候,發現竟然是老號。

“這不是老號嗎?”我開口道。

軒轅上祁和雬月也十分的驚訝,軒轅上祁不由得先要上前去跟老號打招呼卻被雬月給攔了下來,雬月小聲道,“先不要輕舉妄動。”

軒轅上祁這才停下了步子。

不過,我們幾個人都直愣愣的看了過去。

老號這個時候,向前先讓這邊的人安靜了下來。

“我知道大家今天來這裏都是爲了一個目的,就是想要得到身負佛光的一個孩子,我也不去評論這件事情本身的對與錯,但是既然是爲了同一個目的,總要有一個先後,現在雖然小狐狸的下落還沒有,但是如果現在你們這些人之間不先分出一個勝負來的,即便是孩子現在出現了又能怎麼樣呢。”

老號的話一出,底下的恩開始議論紛紛了,原本大家的意思並不聽信老號的,覺得一旦這樣的話,就不能共同的抵抗了。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不知道是誰,忽然大叫了幾聲。

我趕快的朝着那個聲音看過去,看到一個人的匕首上面沾滿了鮮血。

而站在他面前的一個人已經倒下來了。

我這才知道老號的用意,雖然這羣人裏面聰明人居多,但是總有一些不怕事兒大的魯莽之人,在他的攛掇之下,當然就不管後果了。

這是我第一次見到老號在公衆場合之下發揮出他的能力來。

一人動,而牽動衆人,在衆人看到這種情況的時候,整個人羣開始變得騷動起來。

也有不少的人開始打鬥起來,再加上,本來這些人之間都是相識的,所以他們之間自然也有他們之間的恩怨,這種恩怨一旦被牽涉出來,人與人之間的那種虛假的面貌也不復存在了,只剩下醜陋的發泄。

情緒的宣泄自然就帶來了人羣的騷亂。

我們幾人站在一旁,沒有參與他們之間的大亂鬥。

場面亂哄哄的,夾雜着上百號僧人誦經的聲音,弄得我的腦袋也亂哄哄的。

打鬥足足持續了一個時辰,優勝劣汰,我纔看清楚這裏面的一些人。

最終大概只剩下了十幾號的人。

其中先前的那個中年人和年輕人還在裏面,另外還有幾個非常冷靜的人站在原地。

這些人我打眼一看,就能看出來不是普通人。

但是,他們又非常的穩重,讓人看不出其中的底細來。

老號這個時候也站在了人羣當中。

我記得當時,讓女人來救我的還是老號本人呢,那老號今天來額意思是什麼呢,是來幫我們,還是他也想要得到小狐狸。

還有小狐狸先前的時候,明明是在那個女人的手中,爲什麼現在會到了寺廟當中呢。

我相信現在最清楚這些事情之間的變化的,只有老號了。

“只剩下十幾號人了?”東方青冥這個時候開口說道。

他的叔叔一直站在旁邊,極少開口,但是從他睿智的眼鏡中,我知道他知道的東西肯定遠遠超出我的想象。

“這才哪到哪?”雬月這個時候,冷冷的說道。

這才哪到哪,意思是接下來必定會發生更多的事情。

我心裏面思念小狐狸思念的厲害,只覺得渾身充斥着一種力氣,非得要找到小狐狸不可,頓時覺得眼前的這些人也慢的遭人煩氣。

既然知道了小狐狸的下落,爲什麼不敢進過去將小狐狸找出來呢,現在在這裏等什麼呢,等着更多的人來搶走小狐狸嗎?

雬月大概是看出了我的想法,他拿眼睛看着我道“你着什麼急?我若是現在真的能將小狐狸從裏面揪出來的話,你覺得在這些高人的面前,我們活着回去的機率到底有多大。”

他這話是小聲的對着我說的,但是我卻聽得振聾發聵,他說的沒錯,的確是這樣啊,若是我們現在就將小狐狸給帶出來,真的能夠安全的將小狐狸給帶走嗎,根本就不行。

想到這裏,我努力把自己心中那股子煩躁之氣給壓了下去。

點着腳尖,不停的往寺廟裏面看過去。

如果主持一直在這裏守着的話,是不是說明,小狐狸就是被藏在了他背後的屋子裏面,若是眼前的這些真的衝了進去了的話,是不是就能夠很輕易的將小狐狸給找出來了。

我一直在擔心這個問題,都沒有注意,其中有幾個人已經朝着我們走了過來。

其中就有剛纔的那個中年人,和年輕人。

我到現在還記着,他單手掐死一個活生生的人,不得不說是一個鐵石心腸的人。

現在看着他們逐漸走過來的樣子,我竟然不覺得就有些害怕了。

雬月將我護在身後,臉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每次雬月的臉上露出這樣的神情的時候,我都會覺得有些害怕。

“怎麼?想要比試一下?”雬月冷冷的說道。

那中年男子已然受了重傷,他捂着胸口,咳嗽了幾聲,臉上慘白如紙,但是卻依舊冷笑着,道“那倒不必了,我只是想來確認一下你們的實力而已,既然完全沒有競爭力,我們就沒有比試的必要了。”

說着他朝着我和小寶看了一眼,扭頭對另一個人說道,“都是一些老弱病殘,就沒有必要計較了。”

我在心中冷笑了一聲,沒有多說話。

不過,好在他由於看不起我們的緣故,已經離開了。

雬月和軒轅上祁倒是都沒有動怒,他們依舊站在原地。

我看到那中年男子,串走了幾家,之後,他們好像商量了什麼什麼事情,然後其中有三五夥的人跟他們站到了一起。

這纔算是看明白了,原來他們是在拉幫結夥,剩下的那幾個看來是自恃自身的力量比較強,所以不屑於跟那中年男子結夥,不過,現在看這形勢,無疑就是中年男子這邊已經有了極大的勝算了。

他剛纔估計也是來遊說我們的,但是看到我們自身的實力太差,還有老弱小的拖累,所以就放棄了。

此時,老號也發覺出不對勁來,他看起來也是想要再次的號召大家但是,顯然已經號召不動了。

他試了幾次之後,沒有辦法,也跟中年男子的人站到一起,成爲一夥的人了。

這樣優劣已分。

總裁追妻,臨時新娘計劃 中年男子站起身來,又靠近了主持,高聲的喊道“主持,您就放棄吧,您覺得現在我們要是進攻進去的話,您還能繼續堅持多長時間。”

那些和尚沒有答話的,我看到主持那長長的鬍鬚抖動的更快了,上下嘴脣,飛快的念着,好像是要將眼前所有的人都捲到他的陣法之中一樣。

那中年男子嘗試了幾下,想要進入那些和尚組成的陣法當中,但是一直都沒有進去,我仔細的看了一會兒,發現在那些和尚的周圍,好像是有什麼東西阻隔着似的,完全進不去。 寺廟裏面的氣氛現在很緊張劍拔弩張,好像一不小心就要打起來一樣。但是現在因爲那些和尚都在念經佈陣。現在其他人根本就進入不了他們的陣法。

我們幾個人都在旁邊旁觀,而其他的人都在蠢蠢欲動。

就在這個時候。我忽然看到主持身後的門邊閃過一個白影,心中一驚,暗道“這個屋子裏面有人?”

我把我發現這個事情告訴了雬月。

卻看到雬月的臉色大變,好像這是一件什麼非常嚴重的事情一樣。

“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我問道。

雬月點點頭道“可能等會兒就要打亂了,我現在得趕緊的安排。等會兒,你就跟這我。哪也別去。”

我點點頭,雬月就去跟軒轅上祁商量了。

跟軒轅上祁商量了完了之後。他們就開始安排,我們逐漸的朝着後面退去。

我大體看了一眼後面的路,這個方向正好是可以接近那個房間的路子,若是人們能夠在人不知鬼不覺的接近屋子的話。想來是最好的,但是現在的問題是那些和尚已經在佈下了陣法了,我們根本就沒有辦法完全的接近那個屋子。

當我們走到陣法的附近的時候。雬月小聲的跟我說道“你因爲是鎖骨相,所以現在能夠毫無阻礙的進入這個陣法。但是一定要注意隱蔽。”

雖然我還不知道鎖骨相會有這個功能,但是想着既然是雬月肯定是錯不了的,我看了一眼周圍的人。發現他們的都在注意哪些和尚。注意力根本不在我們的身上。

於是,我趁着這個機會,還真的就偷偷的溜進了房間裏面。

這個房間只是普通的寺廟的一間房子,根本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在房間的正上面是一個很大的佛像,金光閃閃的,我看着有點瘮得慌,就繼續往裏面走去。

房間很大,在房間的右邊,是一個很深的過道,我正沿着這個過道往裏面走着。

“小狐狸?”我一邊走着,一遍輕聲的喊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