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時,足夠你們離開江南了,如果在十四十五分之前,還讓我發現你們五人留在江南市,我保證,你們的下慘,不會比狗好。」葉雄冷冷道。

霸氣,實在是太霸氣了! 面對五大高手,出這樣的話,這得多霸氣。 青虎眉頭皺了起來,冷冷地道:「這位兄弟……」 「誰他.媽的跟你們雲幫這些垃圾是兄弟,少來拋親。」葉雄罵道。 青虎臉色頓時又青又紫,對旁邊兩名手下道:「你們兩個一起,好好教訓他一頓,別弄死了。」 雖然對方剛

霸氣,實在是太霸氣了!

面對五大高手,出這樣的話,這得多霸氣。

青虎眉頭皺了起來,冷冷地道:「這位兄弟……」

「誰他.媽的跟你們雲幫這些垃圾是兄弟,少來拋親。」葉雄罵道。

青虎臉色頓時又青又紫,對旁邊兩名手下道:「你們兩個一起,好好教訓他一頓,別弄死了。」

雖然對方剛才一招就把吳彪弄傷,但是剛才也是吳彪大意,他就不相信一個只有二十來歲的青年,實力能高到什麼地步。

先前圍攻赤龍的兩名手下,狠狠地撲了過來,拳頭帶著罡風,左右夾攻。

砰砰,兩名倒飛出去。

五秒鐘,兩名手下就飛了出去,半晌沒能爬起來。

助理夫人:壞壞總裁請剋制 周圍的人甚至還沒見到葉雄是什麼出手的,兩名手下就敗了。

如果剛才打敗吳彪,還有一絲僥倖的話,那麼現在打敗另外兩名手下,這是徹底讓青虎震驚了。

就算是他,也絕對沒把握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把兩名手下打敗。

要知道,這兩人可是雲幫排得上號的高手傢伙啊!

這傢伙到底是什麼人,實力如此變態。

「不知道兄弟……」

「我剛才過了,你不配叫我兄弟。」葉雄慢慢地走了過去。

每走近一步,青虎就感覺有一鼓強大的壓力,幾乎讓透不過氣了。

「就在你剛才廢話的時候,你們又少了一分鐘離開江南的機會。」

青虎咬咬牙,嗖地出擊。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哪怕明知道不敵,也必須要戰,不然的話,以後別想在雲幫混下去。

刷刷刷刷!

青虎雙腳連環,一下子踢出連環十腳,一腳比一腳強,就像暴風驟雨一樣。

雲幫左右護,一個擅長使手,一個擅長使腿。

這一輪連環腿,青虎沉浸了十幾年的修鍊火侯,不知道打敗了多少高手,就連幫主都對他的腿法讚賞有加,他倒要看看,面前的年輕人,能防得住幾腳。

一踢,兩踢,三踢……

第四踢的時候,青虎突然感覺腳底一底,一鼓巨力涌了過來,直接震得他整條腿都麻了。

與此同時,他的身體踢飛出去,退了幾米才停下來。

內勁,剛才擊中自己腳底的,肯定是內功帶來的內勁。

青虎整個人都蒙了,他萬萬想不到,這青年如此年輕,就有如此逆天的實力。

「你們浪費了七分鐘時間。」葉雄淡淡地道。

青虎感覺整條腿都麻了,只能用另外一隻腳支撐著身體,才不被人看出來。

他全身最強的地方,就是腿,沒像到連對方一拳都接不了。

「這位朋友,能不能留下一個名號,好讓我知道自己敗在什麼人手裡?」青虎拱手問。

混道上的,實力為尊,無可厚非,既然打不贏,就盡量別得罪,這就是青虎的作風,而且,他回去也好有個交待。

「別問了,滾吧!」葉雄冷冷道。

青虎等腳上的酸麻停下來,這才對倒在地上的三名手下喝道:「我們走。」

很快,他們就消失在視線之中。

「你呢,還不滾?」

葉雄目光落到赤龍身上,命令著。

赤龍沒有馬上離開,而是走到郭芙蓉身邊,凝視著她,道:「芙蓉,無論你如何待我,我絕對不會離開你的。」

「離我遠一,警告你,膽敢進我酒吧一步,我就報警抓你。」郭芙蓉完,走進酒吧之中,不再理會他。

「我是不會離開江南的。」赤龍目光落到葉雄身上,道。

葉雄這才看清赤龍的臉,只見他三十歲左右,留著長發,把半邊臉遮住。

臉容又瘦又長,一雙眼睛看起來比頹廢,鬍子好像很久沒颳了。

「那個,你就不用離開了,留下來吧,不過我建議你先把自己的形象搞好。」葉雄指了指他凌零的頭髮,還有亂糟糟的衣服:「去把頭髮剪了,把鬍子刮一刮,再買一般帥氣的衣服,就像我這樣。就你這形象,郭芙蓉看見你都不順眼,更別想她原諒你。」

赤龍愣了一下,半晌才道:「好。」

他準備離開,行事十分乾脆。

「等一下。」

赤龍站住了。

「身上有沒有帶錢?」葉雄問。

赤龍沒有回答,那態度,顯然是沒有。

「現代社會了,別把自己搞得像古代大俠一樣好不好。」

雖然只有幾個照面,葉雄就對赤龍初步了解,這個傢伙腦子肯定是很直的人,死脾氣,腦子不會轉彎。

他掏出錢包,從裡面抽出一桑鈔票,遞了過去。

赤龍沒接。

「借給你,要還的,你不會連還錢的能力都沒有吧?」葉雄。

聽是借的,赤龍這才接過錢。

「我會還你的。」

完,他大步地離開。

等他離開之後,楊喬之才道:「這個傢伙,性情好古怪,不知道是不是腦子有毛病。」

葉雄抬頭瞄了下樓上正在窗戶偷聽的郭芙蓉,笑道:「他是有病,相思病。」

完,他拉著楊喬的手,道:「咱們上去坐坐吧,約會繼續。」

「誰跟你約會,臭美。」楊喬罵道。

兩人再次上二樓,郭芙蓉坐在收銀台邊發獃。

見兩人上來,她突然從抽屜里抽出一疊錢,放到桌面上,問道:「他剛才拿了你多少錢?」

「三千。」

郭芙蓉數三千塊,遞給他。

葉雄沒接,笑道:「幫我換酒就行了,謝謝。」

他拉著楊喬到卡座上坐了下來,繼續約會。(未完待續。) 許玉揚正在擔心之時,卻聽身旁的牆壁之上傳來一聲佛語「阿彌陀佛。」

許玉揚急忙轉身觀瞧,微弱的金光下只見那名僧人正依坐在石壁下,許玉揚急忙來到近前,伸出右手前去攙扶。

然而指訣一松,身上的鱗甲立時不見了蹤影,且一陣寒風立時湧入體內,耳畔之中無數亡魂的哀嚎之聲直懾心脈。

許玉揚只覺一陣頭暈眼花,胸腔之中一陣乾嘔湧上心頭,左指上的金光也頓時暗了下去。

雲舒的元神立時驚呼:「許玉揚你幹什麼那還不快掐指決!」

此時許玉揚早已被那一群群亡魂的哀嚎之聲迷了心智,雖然聽見了雲舒的話,也有心去掐指決,但是怎奈實在是有心無力,連自己的幾根手指都已經無力控制,只覺頭暈眼花,身子一軟便向地上跌去。

與此同時半空之中盤旋的那百餘道亡魂見僧人與許玉揚都已倒在牆角,立時發出比之方才更加凄厲的哀嚎之聲向兩人撲來。

癱坐在石壁下的僧人借著微弱的金光瞧見許玉揚向地面上倒來為了不使其受傷急忙伸出手臂攙扶,一雙被強烈的陽光晒成黑紅的如剛鐵掌分別抓在了許玉揚的右臂與肩頭之上。

然而僧人的手臂剛剛與許玉揚的身體有那麼一點接觸,頓時覺得一股發自許玉揚體內的炙熱順著自己的雙手傳到了自己的身上。

隨著這股炙熱在自己體內經脈中的遊走,自己之前的傷痛立時全消,整個人也再次充滿了力量。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自己的身體與小姑娘一接觸就會消除之前所有的傷痛?怎會獲得如此巨大的力量?難道是這個小姑娘體內的那位神君賜予我的力量?

然而此時危難萬分,那有時間想這麼許多?僧人「呼」的一下身來,原本墜落於地的青木禪杖也已飛至掌中。

一聲「阿彌陀佛!」

「呼」的一聲一道金色光罩,便已將自己與倒在地上的許玉揚罩在其中,同時復又將整個石室照的亮如白晝。

而那些原本向二人撲將過來的一眾亡魂在這耀眼的金光之下發出陣陣哀嚎,復又向後退去,不敢再向二人靠近半分。

在金光籠罩之下的許玉揚此時也已恢復了大部分的意識,雲舒的聲音連連催促「許玉揚快掐指訣呀,你又再關鍵時刻添亂。」

此時許玉揚對於方才的經歷似乎全然不知,只記得自己剛剛要去扶起那位和尚,卻不知自己怎麼就倒在了地上,也不知那位和尚怎麼回復了法力。

然而這些似乎都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自己該聽雲舒的!

於是馬上掐起指訣,「呼」的一聲,一股暖流立時由丹田之中涌了出來直至全身,而那一層鱗甲此時也已布滿其之全身。

此時那黃袍道人與墨鏡男臉上亦已現出驚愕之色,二人本以為這一擊之下便可輕鬆取勝,卻不料那名僧人竟然能夠毫髮無損的再次站起身來。

二人相顧,黃袍道人冷笑一聲,「看樣子你這賊禿還想再吃些苦頭。」言畢之時口中咒語急念,催動石像巨人上前一步,一隻巨大無比的石拳再次向著僧人與許玉揚砸落。

僧人二目如電,「阿彌陀佛。」手中禪杖一揮,迎著石像巨人的巨拳飛了過去!

「轟」的一聲巨響那根不過三四厘米粗的青木禪杖正抵在石像巨人的巨拳之上,道道耀眼金光迸現而出,石像之上的碎石開始紛紛墜落。

黃袍道人臉色一變,不想眼前這僧人竟是如此了得,這石像巨人千鈞之力的一拳竟然被其僅以一隻小小的禪杖抵住!

墨鏡男見勢卻見右臂疾揮,青木劍「唰」的一聲便又向著懸身半空之中的僧人射去。

後面的許玉揚見對方再次企圖以二敵一,哪能袖手旁觀?身形一晃,便已到在僧人身旁,左臂一揮,一道金光射出,「砰」的一聲落在青木劍上。

青木劍被金光擊中立時在空中盤旋一周,復又返還墨鏡男手中。墨鏡男冷哼一身,手中擒劍飛身而至,向著許玉揚胸口刺來。

眼見對方長劍攻至,許玉揚心中雖仍覺驚恐,但經歷了此前種種,已然有所準備知道今時今日的自己已經絕非昔日可比,只將身子向旁一閃,青木劍便已刺空。

轉身之際卻見墨鏡男卻不再向自己攻來,而是向著出口處將左臂一揮,「嗖嗖」兩聲,兩道黃線激射而出,許玉揚不解其意,雲舒的元神卻叫了聲「不好!」

許玉揚觀瞧之時卻見金色的光牆之上已然貼上了兩張符文,墨鏡男掐指胸前,口中念念有詞,過不多時向著符咒上一指,「噗,噗「兩聲,那兩道符文之上立時燃起兩團火焰。

經那符文一燒,雲舒之前施法所築的那道金色光牆立時不見了蹤影,盤旋在半空之中的一眾亡魂見符咒已破,立時便哀嚎著再次向石室的出口處涌去。

許玉揚見此情形立時一驚心中暗想:好卑鄙的小人,竟然儘是這些下作手段,怎得又想將那一眾亡魂放出,以此來紛擾僧人心神。

正預飛身上前阻攔,卻被墨鏡男挺劍攔住。

眼見著那一眾亡魂便要衝出石室之外,懸在空中的僧人眉頭一挑,右掌中的青木禪杖猛一發力,「轟、轟、轟」的一陣巨響,石像巨人的一隻巨掌立時化作截截碎石「噼噼啪啪」墜落於地。

與此同時僧人於空中將身形一轉,便已化作一道金光落在石室的出口處,口中一聲「阿彌陀佛。」

左臂一揮,掌中瓷碗內一道金光射出,所過之數道亡魂被那金光一照立時不見了蹤影,化作縷縷青煙浮在半空之中,余者一眾亡魂立時四散躲避。

此時許玉揚左臂一揮,一道金光射出,將墨鏡男逼退,懸身到在僧人身邊,落地之時,卻又聞背後「嘩啦嘩啦」一陣石塊堆砌之聲,回頭觀瞧,卻見地面上無數被震碎的石塊正在向石像巨人的手臂上飛去,不過多時石像巨人的手臂便已恢復如初。

只見那石像巨人昂首而立「嗷」的發出一聲嚎叫,同時一雙巨拳高高舉起,便向著僧人與許玉揚身上砸落。

又一聲「阿彌陀佛。」只見僧人高舉手中法杖,一道金色光罩將其包裹其中。那雙巨拳落在光罩之上噼啪作響。

許玉揚正欲出手相助,卻見僧人左掌一揚,手中青瓷玩立時懸在半空之中,而其之左掌向外一推,許玉揚瘦小的身形便已到至石室出口之前。

許玉揚頓時一驚,「大師您這是幹嘛?」

「阿彌陀佛,此時此刻邪祟眾多,且那妖人卑鄙,只怕今日貧僧與神君難以的手,不若神君您先走一步。」

許玉揚雖然只是個女孩子然而也知道這位僧人這話是什麼意思,高聲道「大師,如今你我身陷險境,我如果獨自離去,您一個人又當如何?」

僧人剛毅的臉上閃過一絲冷笑,「此時妖孽橫行,貧僧自然留在此處超度他們。」

許玉揚心中又是好氣,又是好笑:「大師,就您一個人怎麼怎麼應付得了這麼許多的妖孽、邪祟?」

僧人眉頭一挑,雙目微瞄「南無阿彌陀佛,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神君先走一步免得葬送了您這肉身的卿卿性命,貧僧斷後便是。」

許玉揚心頭一怔,還預開口再勸,卻只覺身子一輕,輕飄飄便已躍出石室,左手上閃出一團金光,身子便已沿著方才進來時經過的密道疾速向外飛去。

燈筆 剛坐下片刻,郭芙蓉就來了,手裡拿著一瓶xo洋酒,放在桌面上。

「這洋酒,價值七千八,老闆娘,你好大方。」葉雄看了下那瓶洋酒,笑道。

「你還是叫我姐姐吧,我喜歡聽你叫姐姐。」郭芙蓉咯咯地笑了起來。

「剛才只不過是權宜之計,你別放心上?」

「看不起我,覺得我郭芙蓉不配當你姐姐?」郭芙蓉馬上板著臉。

「不是那個意思?」

「你就是那個意思。」郭芙蓉望著他,嘆了口氣:「也難道,像你這麼年輕,身手這麼好,肯定不是一般人,看不起我一個老女人也正常。」

「既然你喜歡,那我就叫好了,芙蓉姐芙蓉姐芙蓉姐。」葉雄一連叫了好幾聲,這才停下來,笑道:「現在滿意吧?」

「你都不是真心叫的。」

「我能真心叫嗎? 紀爺的嬌氣包逆天了 我們現在都不熟,你不知道我是誰,我不知道你來自哪裡,剛剛認識就姐弟相稱,合適嗎?」

「有什麼不合適的,這就是緣分。」郭芙蓉又格格笑了起來,花枝亂顫。

葉雄原本以為,能開這麼一間酒吧,會是一個很內斂矜持的女人,前半段的郭芙蓉看起來挺內斂的,但是現在看來,似乎又有點不太一樣。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