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雄有些意外,這劉正膽小如鼠,境界弱,實力差,沒想到,還有這麼一雙慧眼。

「你看了很多書?」葉雄突然問。 「我敢說,整個九州學院,比我看得書多的學員,不會超過五個。」劉正拍了拍胸口。 「禁書看過嗎?」葉雄繼續問。 「什麼禁書?」劉正反問。 「宇宙歷史長河之中,成王敗寇,勝者名留千古,敗者泯於眾人。有一些絕世強者,他們只是因為站錯隊了,或者意外輸了

「你看了很多書?」葉雄突然問。

「我敢說,整個九州學院,比我看得書多的學員,不會超過五個。」劉正拍了拍胸口。

「禁書看過嗎?」葉雄繼續問。

「什麼禁書?」劉正反問。

「宇宙歷史長河之中,成王敗寇,勝者名留千古,敗者泯於眾人。有一些絕世強者,他們只是因為站錯隊了,或者意外輸了,但是他的修鍊軌跡比起很多人都厲害,這些人物傳記,你看過嗎?」葉雄話中有話。

伊莎的資料,流傳下來的書籍之中沒有記錄,很有可能被禁掉了。

或者一些歷史遺留的禁書之中,有她的記載也說不定。

「老師,你指的是誰,可以明說嗎?」劉正問。

「幻術大師,神聖之光。」

「幻術大師,神聖之光?」劉正喃喃地念叼著,皺著眉頭。

「就這八個字,你能將這個人的資料找出來,我讓你成為九州學院第一人。」葉雄傲然道。

一股霸氣,剎那間釋放出去。

沒有元氣波動,但是剎那間他彷彿從一個普通人,變成了君臨天下的強者。

這不是就能裝出來的,那是久居上位,自然而然形成的霸氣。

「九州學院第一人?」劉正瞳孔放大,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資質有限,短時間之內只能幫你做到如此,去吧,一切等你找到資料再說。」

葉雄說完,轉身離開了。

反正他留在九州學院,只是閱書查史,該辦的事情已經辦完了,暴露又如何。

「老師你放心,我一定會幫你查到的。」

劉正點了點頭,堅定地說道。

……

眨眼之間,三天時間就過去了。

劉正沒有任何消息,葉雄覺得他應該是找不到了。

這天下午快要關門的時候,一道人影急匆匆地跑進來,激動地說道:「老師,我找到了,我找到了。」

他手裡拿著一個牛皮小卷,不斷地揮著。

「拿過來看看。」葉雄說道。

劉正將牛皮卷拿過來,正想平攤到他面前的桌子上,突然想起這是禁書,連忙小聲道:「老師,這是禁書,若是被看到,我小命都得沒了。」

「沒人能看見,攤開吧!」葉雄淡淡地吩咐。

劉正看了自己手中的東西一眼,頓時臉色大變。

只見自己面前的牛皮卷突然變成了一副畫,山水畫。

這是怎麼回事?

劉正眨了眨眼,這才發現自己手中的畫又變成了牛皮小卷。

「他們看到的是山水畫,攤開吧!」葉雄吩咐。

「老師,你真厲害。」

劉正頓時就激動了,連忙將牛皮小卷攤開,只見上面是一副俏像畫,上面畫著一名絕色少女,十八芳華左右,淺笑不露齒,看那五官,不是伊莎是誰。

畫上的少女青澀,調皮,一雙眼睛清澈,靈動,一點傲慢跟陰謀都沒有,就像山泉水一樣純凈。

跟現在葉雄所認識的伊莎,氣質天地之差。

歲月不但是把殺豬刀,還是把殺心刀。

多少顆熱呼呼的心,被歲月折磨得冰冷了。

「她是誰?」葉雄問。

畫上面除了一畫俏像,什麼都文字都沒有。

「夢幻女神,沙伊。」劉正回道。

伊莎,沙伊,名字倒了過來,加上畫上的俏像,葉雄已經百分之百肯定,她就是伊莎。

「老師,你要找的人是她吧?」劉正擔心地問。

他真害怕葉雄說不是,那他的努力就白廢了。

「沒錯,就是他。」

葉雄目光落到他身上,這才發現他身上衣服沾著血跡,鼻青臉腫,好像被人揍過一樣。

「你怎麼了?」

「剛才跟人打擂,弄傷的。」劉正回道。

「輸了吧?」

「輸了,對方很厲害……」

「不是對方厲害,是你太菜。」葉雄將牛皮卷收起來,問:「還有機會嗎?」

「還有復活賽。」

「什麼時候?」

「明天早上。」

「一夜時間,足夠了。」

葉雄一手提著劉正,衝天而起,正沖宇宙。

「啊……鬼啊!」

劉正看著腳下越來越遠的星球,不由得大叫起來。

金丹修士雖然可以飛,但是這可是宇宙穿梭啊!

院長說,宇宙穿梭要化神修士才能做到,連院長都做不到。

他是化神老怪,劉正驚呆了。 眨眼之間,葉雄已經帶著他,來到了宇宙之中。

劉正只見宇宙茫茫,浩瀚無比;星光熠熠,鋪遍星河。

此時再看海洋星,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蘋果那麼大而已。

「告訴我,你現在有什麼感受?」葉雄背著手,淡淡地問。

劉正四顧望著,半晌才喃喃道:「宇宙何其大,人何其渺小。」

「告訴我,陸虎是什麼?」葉雄繼續問。

「螻蟻,不對,連塵埃都不算。」

「楚嫣然呢?」

「她……村姑一個。」

「你太高看她了。」葉雄冷哼一聲,說道:「在我的世界裡面,她連村姑都算不上,如果你的理想目標是她,那我只能告訴你,玩玩可以,如果你想讓她成為你的道侶,你得看看她以後有沒有這個資格。」

如果以前,有人這樣對自己說話,劉正肯定覺得對方瘋了。

就他一個矮窮挫,還敢看不起楚嫣然。

九州學院,不知道有多少學員,把楚嫣然奉為女神。

「當一個的修為到達一定的程度之後,他身上的所有一切都能忽視的,什麼身高,容貌,都是浮雲。」

葉雄一邊說,身體一邊利用妖族的變身術變幻起來。

時而變成一米九,氣勢如虹的彪形大漢,粗獷十足。

時而變成一米七五,外貌俊朗,全身散發著儒雅氣勢的書生。

眨眼之前,又變成一名落落大方的富家弟子。

短短片刻,他身上轉了無數氣質,變成了無數風格的模樣,看得劉正眼花繚亂。

「老師,修為到了一定程度還能改變容貌嗎?」

「何只是容貌,起死回生都行。」葉雄傲然道。

「海洋星呢,你覺得像什麼?」葉雄繼續問。

「像一顆棗子。」

「我怎麼感覺就像一隻蒼蠅。」

葉雄一邊說,一邊出手。

翻手為雲,覆手為雨。

一隻滔天的黑暗之手,化成宇宙之手,把海洋星緊緊罩住,頓時,整個海洋星被籠罩黑暗之中。

「老師,別。」劉正臉色大變,連忙說道。

開始他還以為,老師是化神修士,現在看來,遠遠不止。

就在這時候,突然兩道流光從星球而起,落到挈天魔掌之下。

兩人之中,一人身穿白袍,氣勢不凡;另外一人白髮蒼蒼,鶴髮童顏。

「海洋星星主,林正中,九州學院院長,柯凡。」劉正再次震驚。

「不知道海洋星因何得罪了前輩,林正中在此道歉,望前輩手下留情。」

林正中臉色大變,朝黑霧戰戰兢兢地說道。

「前輩,九州學院繼承第一任院長古陽院長院訓,守仁心,善心,愛心,佛心,如果有什麼人得罪了前輩,前輩請說,我們馬上將他抓拿出來,向前輩請罪。」院長柯凡恭敬地說道。

「不必了,我路過此地,見這星球有趣,拿來玩玩而已。」

葉雄說完,散去魔手,抓著劉正在原地一閃。

當劉正的身體再出現的時候,他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圖書館裡面。

劉正還沒從剛才的震驚之中反應過來,剛才星主跟院長,在他面前態度就像奴才一樣。

他喃喃看著葉雄,良久沒有說話。

原本他以為面前的之人是化神修為,但是怎麼感覺,化神都遠遠不夠。

「老師,你到底是什麼修為?」劉正震驚地問。

「老師只不過是宇宙之中一顆塵埃而矣。」葉雄笑道。

……

深夜,某山脈,一處洞府之中。

劉正獃獃站在洞中,看著面前桌子上擺放的幾顆丹藥。

「老師,這是葯丹嗎?」他問。

「自然是葯丹。」葉雄點了點頭。

「咱們學院有規定,不能用藥丹修鍊,只能吸納星辰之力,以星辰之力入體擴大能世界,丹藥是違抗品。」劉正說道。

「迂腐不堪,海洋星就這麼大,星宇之力能有多少,就你這資質,不修元氣,一輩子都別想跑到別人前面。」

「可是,服用靈藥進階會產生賴藥性,以後進展會越來越慢,到了元嬰期之後,萬一沒有靈藥就會停滯不前……」

來到聖界之後,葉雄從書籍上也知道在這裡的修士,幾乎修鍊都是靠吸收星辰之力的。

吸收天地靈氣的修士,在這裡是被禁止的,一旦被發現,會被學院開除。

葉雄不明白,為什麼聖界會在這樣的規定,在他看來,修鍊元氣在低階的時候,比起星辰之力快太多了,速度遠是星辰之力無法相比的。

簡單作個比喻,修鍊星辰之力在一個星球之中,大家的起點都是一樣的。

但是修鍊元氣就不同了。

「如果我告訴你,宇宙之中的靈藥比星辰之力多,你信嗎?」葉雄問。

「老師,可是……」

「修真本是逆天而行,你資質不行,沒有背景,如果不靠自己,這輩子都不可能有成就。」葉雄指著桌面上那些丹藥,說道:「決定權在你身上,服不服自己決定,如果你決定服用的話,就必須兵解,將自己的修為全部都化掉,做好與聖界為敵的準備。」

劉正看著面前的丹藥,久久不敢下決心。

兵解,重修元氣,與世界為敵。

這是何等的逆天行道?

但是,如果自己不這樣做,這輩子有可能會有出息嗎?

顯然,不可能有,他這輩子都無法跑到別人前面。

劉正腦海里不由得又想起剛才在宇宙之中的情景。

他做夢都想有一天,像葉雄一樣,站在蒼穹之上,俯視眾生。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