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是走吧,這鬼太厲害了。”我忍不住對叫我姐姐的那個男人說道,我不想看到他受傷。

說出這句話後,叫我姐姐的男人竟然用一種很驚訝的眼神看着我,有震驚還有痛心,我不知道他爲什麼會這麼看着我,反正看到他這樣的眼神,我很難受。 “去,撕碎他!”妖道士的鈴鐺一搖,他身後的母子鬼朝着那個男人就衝了過去。 穿着白色襯衫的男人嘴角卻勾起一抹不屑的笑,“敢在我的面前玩鬼?真是不自量力

說出這句話後,叫我姐姐的男人竟然用一種很驚訝的眼神看着我,有震驚還有痛心,我不知道他爲什麼會這麼看着我,反正看到他這樣的眼神,我很難受。

“去,撕碎他!”妖道士的鈴鐺一搖,他身後的母子鬼朝着那個男人就衝了過去。

穿着白色襯衫的男人嘴角卻勾起一抹不屑的笑,“敢在我的面前玩鬼?真是不自量力!”

母子鬼剛到白衣男人的面前突然就被定住了,白衣男人不疾不徐的伸出雙手,一手捏着一隻鬼,隨手雙手猛然收緊,母子鬼的身體呯的一聲就碎裂了,化作了一點點亮晶晶的東西消失在了夜裏。

妖道士被嚇到了,沒有想到他辛辛苦苦祭煉的母子鬼竟然會被一個小子給秒殺掉了,他估計也知道了再待下去也逃不了好處,所以準備提着我就跑!

我欲哭無淚,我說這老頭子你要逃就逃,何必拽着我不放啊?再說了帶着我逃命這不是一種累贅嗎?

“變天老頭子你要逃就逃,倒是放開我啊!”我忍不住對妖道士破口說道。

哪知道妖道士卻怪笑了起來,“放開你?做夢!我好不容易纔找到這麼一個九陰之軀,我覺得我會輕易的放掉?”

可能還真不會!但是這不是重點!

“你自己都快自身難保了!”我急忙吼道。

“那我也要你跟我陪葬!”妖道士堅定的說道。

我在心裏將這個妖道士給罵了十萬八千遍,突然在空中跳躍的妖道士停住了,我擡頭看去,只見剛剛還在後面的白衣男人此刻已經擋在了妖道士的面前,正冷冷的盯着他。

妖道士似乎也有些慌了,“你到底是什麼人?”

“死人不需要知道太多。”說話間,白衣男人已經瞬間移動到妖道士的面前。

他擡手就掐住了妖道士的脖子,眼神冰冷嗜殺,我似乎看到了一抹紅光從他的眼眸中一閃而過。

“你知道我最恨什麼麼?”

妖道士顯然不知道,只是搖頭。

總裁的迷糊妻 白衣男人看了我一眼,隨後在妖道士面前一字一頓的說,“我最恨的就是,別人欺負我的姐姐!”

我看到白衣男人的眼眸竟然在慢慢的變紅,猶如一朵妖嬈盛開的花佔據了整個眼眸。

“你竟然是……”妖道士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白衣男人給掐斷了脖子。

我嚇得直接摔倒在了地上,剛纔那麼囂張的妖道士竟然被這個白衣男人給掐斷了脖子。

隨後我看見一個半透明的人從妖道士的體內鑽了出來,這是妖道士的魂魄,眼看妖道士的魂魄就要逃跑了,卻被白衣男人一掌給劈碎了,魂飛魄散!

我呆呆的看着他,他好厲害,白衣男人收拾掉妖道士後彎腰將我扶了起來,我站起來後才發現他好高,目測應該有一米九吧,反正我這一米六幾的身高只能在他的肩膀下面。

白衣男人突然一把抱住了我,我愣住了,這是什麼情況?

“姐姐,你終於醒了,我找了你好久!”白衣男人的聲音中似乎還帶着一股埋怨。

我現在的腦袋有點暈,等我捋捋,我小心翼翼的問道,“你認識我?可是我好像不認識你誒,我應該也不是你的姐姐吧……”

說出這句話連我自己都不相信,照片中的男人突然出現了,而且還叫我姐姐,我一時間還真的接受不了。

“姐姐,我是夏天啊,你不記得我了?”他放開了我,雙手抓住我的肩膀,眼神充滿期待的看着我。

我使勁的瞅着眼前的帥哥,想了想最終我還是老實的搖頭,我是真的不認識他。

“不認識。”

說出了這句話,他看了我很久最終嘆了一口氣,眼神中帶着悲傷的看着我,“看來姐姐是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了,不過沒用關係,你現在知道了,你有一個弟弟他叫夏天,也就是我!”說着他朝着眨了眨眼睛。

夏天,很好聽也有很好記的名字,衝着我們都姓夏,而且長得這麼相似的地方,我對他的懷疑漸漸的放了下來。

“你真是我弟弟?”我狐疑的問道。

他點了點頭認真的說道,“是的,我們可是一起出生的呢。”

一起出生的?我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我自己,如果真的是姐弟還是一起出生的,這相差也太大了,我真懷疑是不是我小時候營養不良,而他營養過盛。

“那我們的父母呢?”我問道,既然弟弟都出來了,那肯定也有父母的啊。

可是夏天卻搖了搖頭,看錶情很老實的樣子,“姐姐,我們沒有父母的。”

“去世了?”我又問。

夏天搖了搖頭,“不是,是我們根本沒有父母。”

根本沒有父母是什麼意思?難道我是從石頭縫裏給蹦出來的?這完全不可能啊,又不是孫悟空,我本來還想問點實際性的問題的,卻想起楊天虹他們現在還被村民們給圍攻呢,我不敢想象,趕緊拉起夏天就朝着楊天虹所在的方向跑去。

妖道士死了,他控制的那些鈴鐺也不響了,而村民們又恢復了之前那種漫無目的瞎逛了。

我跑了過去看見楊天虹和其餘三個人正躺在地上,渾身是傷,我檢查了一下,還有呼吸,我提在嗓子眼的心終於落回了肚子裏面,還好楊天虹和他的小夥伴都沒有事情,不然的話我可能就成了罪人了。

我和夏天將受傷的幾人搬回了王雙的家裏,他們幾人渾身被那些村民咬得慘不忍睹,我都不忍心看了。

躺在牀上的楊天虹雖然已經受傷了,但是仍然不放棄打擊我,“這次你終於體現了一點用處,也不算那麼蠢嘛。”

我回瞪了一眼楊天虹故意在他的傷口處使勁的戳了戳,楊天虹立馬像是殺豬一樣嚎叫了起來,“你都受傷了,能不能把嘴巴閉上啊!”

“不能。”

好吧,他不閉嘴我也沒有辦法,給他們處理了傷口後,我可以和夏天認真的談談了,這個據說是我弟弟的人。

“夏天。”我喊道。

“在。”他連忙回道。

我指了指旁邊的凳子讓他坐下,他好像很聽我話的樣子,乖乖的坐了下來,臉上帶着暖暖的笑容,真是一個大帥哥。

“你跟我說說我以前的事情吧,還有我爲什麼會失憶。”我裝作很淡定的問道,其實此刻我的心裏非常的緊張,我是不是就快要知道我的身世了?

哪知道夏天聽到我的話後,竟然臉色一變,本來微笑的臉變得有些暗淡了,他眼神看向了地下,沉默了半天只說了一句,“姐姐對不起,我不能告訴你。”

聽到我這句話我的心裏真的非常的失望,我有一個這麼牛逼的弟弟,我想再怎麼說我是他姐姐,沒有失憶之前應該也挺牛逼的吧,可是現在他竟然告訴我,關於我的事情他不能告訴我!

這到底是爲什麼?

“爲什麼不能告訴我?”我有點生氣,聲音都有些發抖了。

夏天輕輕的咬着下嘴脣,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姐姐,這些事情你還是不知道的好,而且關於你的事情我也不是全部都知道。”

我還能說什麼呢?氣得我心肝都疼了!

對了,忘川呢?我的忘川呢?

我喊了幾聲,忘川還是沒有現身,這都過去一天了,忘川怎麼還不出來啊,該不會是出什麼事情了吧?

夏天聽我在喊忘川,突然說道,“姐,你是不是在找一隻男鬼?”

“是啊,他是我老公,可是不見了,也不知道這個傢伙去哪裏了,一直不見人影,等他回來我一定要讓他跪榴蓮!”我氣呼呼的說道。

誰知道夏天卻說,“我見過他,不過他好像受傷了。” 什麼!忘川受傷了?聽到這個消息我的心裏就像是有一把錘子狠狠的砸在了我的心上,難怪今天這麼危急的時刻忘川沒有出現,原來是因爲他受傷了。

“他怎麼受傷的?傷得嚴重嗎?現在他在哪裏?”我連忙問道。

夏天的眼神有些閃爍,我不知道待會兒他說的話會不會是真的。

“我……”夏天竟然猶豫了。

我知道我現在臉色不好看,我緊緊的盯着夏天,“你不是說我是姐姐麼?那你不許騙姐姐,跟我說實話。”

夏天低垂着腦袋,隨後擡眼看着我,眼眸清澈,“我騙誰都不會騙姐姐的,忘川之前來找我,讓我趕快就救你們,但是他找到的時候已經受傷了,至於爲什麼受傷的,我是真的不知道。”

看夏天的眼神不像是騙人的樣子,那我就姑且相信他吧,只是現在忘川在哪裏?

“那忘川呢?他在哪兒?”我急忙問道。

夏天的視線停留在我無名指上的戒指上面,難道忘川在我的戒指裏?看向手指上的戒指,這解釋正散發着一股涼涼的氣息。

無限造物主系統 “他受傷了,所以他躲在了戒指裏面?”我問夏天,而夏天點了點頭。

忘川怎麼會受傷呢,在我的心裏忘川是很厲害的,是無敵的,誰可以傷害到他呢?如果讓我發現是誰傷害了他,我一定不會放過他的。

輕輕的撫摸着手指上的這枚戒指,希望忘川能快點好起來,哎,我輕輕的嘆了嘆了一口氣,看着這一屋子的傷員和莫名其妙冒出來的弟弟,我就覺得像是在做夢。

現在那個妖道士死了,那這個村子的村民不知道還有沒有救?我問夏天這件事情,夏天朝着我神祕的一笑,隨後從身上掏出來了一個小瓷瓶。

“這是什麼?”我好奇的問道。

夏天說,“這是解屍毒的藥,我從那個變態死老頭身上找出來的。”

那這個村子的村民豈不是有救了?想到這裏,我非常的高興,俗話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那我們這次救了這麼多的人那豈不是會有很多的功德?想想都覺得開心,我第一次感覺到原來幫助了別人,自己也是會很開心的。

現在王雙受傷了,整個王家村就只有我和夏天是可以自由行動的,於是我們跑到了村子裏供應水的古井邊將解藥給倒進了井裏,隨後我們打起水來挨家挨戶的將解藥水送到他們家裏,親自看他們喝下才離開。

一直忙到了中午,王家村陸陸續續有人出來活動了,看到又能在陽光下活動的村民們,我很激動。

夏天站在我的旁邊和我一起看着這些村民,他突然說,“姐,我發現你變了。”

變了?我不禁失笑,何來變了?現在的我就是最真實的我,不管以前是怎麼樣,反正現在這樣就好。

“爲什麼這麼說。”我看向夏天。

夏天突然笑了,他說,“怎麼說呢,姐,你以前挺狠的,現在不一樣了。”

我以前挺狠的?我盯着夏天,他似乎是覺察到自己說錯了什麼,馬上閉上了嘴巴無論我說什麼,他都不再開口了。

每個人都是老是在不經意間的時候說出一點關於我的事情,可是當我再去問的時候,卻誰都不肯承認。

和夏天一起回到了王雙的家裏,我查看了一下楊天虹他們的傷勢,還好都是皮外傷,我昨晚一夜未眠,而今天白天又去送水了,我現在需要休息。

剛回到房間關上門,一轉身卻看見我臨時睡的房間裏站着一個人,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楊天虹!

不過看着面前這個楊天虹,我能確定他不是那個正在外面躺着的楊天虹,這個楊天虹身上沒有傷。

有點意思啊,另外一個楊天虹又出現了!這個楊天虹老是神出鬼沒的,不過,我懷疑這個楊天虹不是人,有哪個人能悄聲無息的出現我住的房間裏?

“你怎麼會在這裏?”我問。

楊天虹看了我幾眼對我說道,“你們趕緊離開這個村子,有危險。”

有危險?我不禁驚訝的看着他,危險不是纔剛剛解除嗎,怎麼會又有危險?

“什麼危險?”我趕緊問道,“還有,你可以告訴我你到底是誰嗎?”

對於這個人我不能總是以楊天虹稱呼吧?誰知道這個楊天虹只是看了我一眼說道,“我是誰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我不會害你,你們趕快離開,帶上……楊天虹趕緊離開。”

“你爲什麼不親自帶着楊天虹離開?”我問道,將心裏的疑惑問了出來,“楊天虹應該知道你的存在吧?上次因爲你的事情,我差點被楊天虹給掐死,所以我都不敢在楊天虹面前提起見過你。”

我看到楊天虹的瞳孔一縮,有點震驚的樣子,“真的?”

“我難道還能騙你?”畢竟我長得這麼的真誠。

楊天虹突然低下頭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我也不好出聲打擾他,過了一會兒他才擡起頭看着我,表情嚴肅,“這裏的風水格局已經被改變,變成了一個超級的聚陰地,許多的鬼魂都被這裏給吸引,趁着天還沒有黑,趕緊走,不然到時候百鬼夜行,想走都走不了。”

百鬼夜行,聽到這四個字我就感覺到了一陣寒意,不過這裏好不容易解毒的村民會不會因爲百鬼夜行而發生什麼意外?

我將這個問題告訴給了楊天虹,他輕輕的嘆了一口氣說道,“現在最重要的就是你們趕緊離開,別人的事情我不管。”

說完另外一個楊天虹竟然在眨眼之間消失了,我更加的確信這個楊天虹不是人了,哪個人會突然消失在房間裏的?

不過聽到這個楊天虹的話,我也不敢怠慢,趕緊出去和真正的楊天虹說明了這個情況,他沉着一張臉對我說道,“我之前已經看出來了,不過沒有想到會這麼快,我們趕緊離開!”說着楊天虹從牀上爬了起來,孟夕雨和顧曉辰自然也沒有說什麼,只要楊天虹說的,他們都會做。

“這些村民我們真的不管了嗎?”我再次問道。

楊天虹嘆了一口氣,“如果你能勸他們搬離這片村子的話,那也不是沒有辦法挽救的。”

不管怎麼樣試一下吧,我把這件事情對王雙的父母說了,我本來以爲王雙的父母會不相信我們,沒有想到他們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非常的着急,兩人趕緊出去對其他村民奔走相告,村民們聽到這個消息紛紛逃出了這個王家村,先到親朋好友家避一避。

“看來這些村民們也不是很愚昧。”孟夕雨說道。

顧曉辰笑了笑說道,“呵呵,關乎生命的事情怎麼能怠慢呢,而且他們已經經歷過屍毒那件事情,你現在就算告訴他們外星人要攻打地球,他們都會信的。”

“我們趕緊走吧,太陽都快下山了。”我催促道,等下天黑了的話,那可真的不妙了。

於是我和夏天攙扶着受傷的三人朝着村外走去,讓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本來剛纔還有陽光的天突然之間變得烏壓壓的一片就像是要下大雨一般,那烏雲低得簡直是要壓下來一樣,忽然間狂風四起天上的烏雲被這風給吹得四處翻涌,像是大海里巨大凶猛的的浪花。

這突如其來的風吹得我們幾個眼睛都睜不開,身形也都快穩不住,楊天虹看了一眼天空大聲的吼道,“糟了,這次恐怕我們是走不出這個村子了!”

“怎麼回事?”我的心一驚,下意識的問道。

楊天虹沒有說話,反而是顧曉辰告訴我,“烏雲蓋頂,邪風四作,全部由怨氣凝結而成,這次被吸引而來的鬼魂基本就是厲鬼以上級別的!”

“那個妖道,死了都還要擺我們一道!”孟夕雨咬牙切齒的說道。

我之前是看到過夏天滅掉妖道士和母子鬼的,我想夏天應該有辦法吧?

“夏天,你有什麼辦法嗎?”

一直掛在夏天臉上暖暖的笑容也不見了,取而代之的無比的嚴肅,“如果是幾十個厲鬼級別的,我對付完全沒有問題,可是這次來的數量太多了,可能沒有那麼容易……”

夏天的厲害之處我是見過的,但是如果連夏天都沒有把握的話,那我們……

豈不是死定了!

不能死,我還沒有活夠,我還沒有看見忘川的臉,我還不知道他長什麼樣子,怎麼可能死!

我們幾個人咬着牙逆着風繼續前進着,很快我們就看到了村口,可是就在我們要接近村口的時候,我竟然看見了一道暗紅色,像是薄紗一樣的東西罩住了整個村子。

“這是什麼?”我驚訝出聲。

夏天嚴肅的說道,“這是結界,鬼越強結界就越大,能力也就越強。”

能製造處這麼大的結界,那這次的鬼真的非常強了!

我手指上的戒指突然一陣發涼,一道輕微的白光一閃,忘川的身影出現在了我的面前,看到忘川的出現,剛纔還非常害怕的心瞬間就安定了下來。 “忘川……”我輕聲的喊道,從他身上散發的寒冷氣息,我能感覺得出來,他現在很虛弱。

“小絃樂,別擔心我,我沒事。”忘川轉身看着我,聲音飄渺。

沒事纔怪!我緊緊的盯着他,“忘川,你告訴我,到底是誰將你打傷的,我去幫你報仇。”

忘川突然輕笑了一聲,他寵溺了摸了摸我的腦袋說道,“傻瓜,你只需要站在我的身後就好,血腥的事情由我來做。”

聽到忘川這麼說,我的心裏更加的不是滋味了,忘川什麼都爲着想,而我卻什麼都不能幫到他,我很慚愧。

就在這時候,四周突然傳來了鬼哭狼嚎的聲音,聲音非常的大,感覺兩隻耳朵都會被震聾掉。

只是一瞬間,本來空蕩蕩的村裏,竟然憑空出現很多的鬼影,這些鬼影奇形怪狀的,有沒有腦袋的,還有舌頭伸出來掉在胸前的,更可怕的是飄在最前面的那隻鬼手裏竟然抱着一個人頭,這人頭好像還有點眼熟,仔細一看竟然是村裏有過一面之緣的村民的!

難道村子裏還沒有逃脫的村民?我估計是,估計有的村民在收拾東西跑慢了,所以纔會被這些厲鬼給抓到。

初步估計被聚陰地吸引到這裏的厲鬼至少有上百隻,還不算其他級別的鬼,光是厲鬼就夠我們頭疼的了!

“楊隊,現在被我百鬼包圍,怎麼辦?!”顧曉辰警惕的盯着四周的鬼,不敢妄動。

楊天虹捂着之前受傷的傷口,狠狠的瞪着面前的鬼,“沒有想到纔出虎窩,卻又入狼堆!”

“沒有辦法了,希望八卦驅魔陣能抵擋一會兒吧。”楊天虹低着頭小聲的說道,他的額頭上開始出現細密的汗珠,看得出來一向穩重的楊天虹現在也變得非常的緊張。

媽蛋,現在這個情況不緊張都不行啊!

顧曉辰和孟夕雨聽到楊天虹這麼說,兩人立刻異口同聲的說道,“不行!”

“顧不了那麼多了!”楊天虹大聲說道。

孟夕雨着急的說道,“八卦驅魔陣是你自身的精氣血繪製,使用一次折壽十年,楊隊這不值得!”

“值不值得我說了算!”楊天虹看了一眼孟夕雨,隨後說道,“如果不這樣,有可能我們今天全部都要交代在這裏!”

“蠢貨過來。”楊天虹突然對我喊道,我愣了一下,隨後還是走到了楊天虹的身邊,雖然我很不喜歡蠢貨這個稱呼。

他對我說,“你弟弟很厲害,待會兒我抵擋這些厲鬼的時候,你讓你弟弟去破開這個村子的結界。”

媽咪,總裁後爹要轉正 我點了點頭,現在這種時候團結最重要了!我趕緊走到夏天身邊跟夏天說了這件事情,夏天點頭,他說都聽我的。

突然感覺,有這麼一個弟弟,還真是非常的靠譜。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