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有一位強者找到了山神洞,並且繼承了上古大神一部分的實力,自詡為山神在這裡庇佑村民。

但野豬將軍發現了這裡的秘密之後,率領部隊將青台山包圍,同時也將那位山神斬殺,原本他想要進入山神洞之中卻發現山神洞處有禁制,一年只有三次開啟的時間,而最近一次開啟的時間就是一個月之後。 野豬將軍害怕這個秘密泄露出去,於是打算將這裡的村民全都殺了,結果屠殺之聲引來了許曜的注意,這才暴露了自己的行

但野豬將軍發現了這裡的秘密之後,率領部隊將青台山包圍,同時也將那位山神斬殺,原本他想要進入山神洞之中卻發現山神洞處有禁制,一年只有三次開啟的時間,而最近一次開啟的時間就是一個月之後。

野豬將軍害怕這個秘密泄露出去,於是打算將這裡的村民全都殺了,結果屠殺之聲引來了許曜的注意,這才暴露了自己的行動。

「原來如此,看來你們看上的是遠古大神的寶藏?居然為此不惜屠村,我看你身上的罪孽極深,想來在你的手上已經不只數百條人命,我覺得還是把你給滅比較好。」

許曜拿起了自己手中的赤霄劍,剛準備要給予野豬將軍最後一擊,卻發現他已經倒在了地上沒有了任何生息。

許曜彎下腰來仔細一看,發現他已經毒發身亡,雖然這藥物的毒性非常濃烈但許曜也沒想到,以肉體強悍著稱的渡劫期妖修,居然就這麼死在了這顆毒藥之下。

「我還沒有把話問完,居然就這樣死了……看來下次我得注意一下劑量,但劑量太少了又不好撬開他們的嘴……」

一時間許曜進入了進退兩難的境地,他在想著應該用什麼方法,才能夠在保留對方性命的情況下將對方折磨的生不如死。

雖然這種手法聽起來非常的歹毒,而且非常的惡劣,但許曜很快就想到了能夠實現的手段。

「對了,我下次可以用蠱術對他們進行拷問,正好手下還有著一位會蠱術的人。」

許曜的眼睛閃過一道精光,他可沒忘了自己還有一位美女傭兵部下。 之前他曾經收服一位擅長使用蠱毒的傭兵,名為胡嬋鳳。

那時許曜實力還不夠強,總想要學些東西來防身,於是就有了學習蠱術的念頭。

胡嬋鳳聽到他想學習蠱術后,便給了他一本秘籍名為《蠱靈書》。這本書詳細的記載了苗疆蠱術的製作過程,還有一些特殊蠱蟲的製作方法。

只是後來自己遇到的高手越來越強,遇到的事情也越來越不能使用毒技和蠱術解決,於是他也就只能放棄學習蠱術,轉而投入到修行之中。

「看來有必要研究一下,毒性並不像蠱蟲那般容易控制,一旦侵入體內毒性就不受控制瘋狂蔓延,而蠱蟲還能夠聽到人的號召,轉而進行控制。」

僅是片刻思索,許曜到了心中就打定了主意,等到自己回去的時候就找上胡嬋鳳,向她詢問養蠱的技巧。

此刻更重要的是,既然自己已經得知了青台山的秘密,那就確實需要將這個秘密保存下來。

千面魔妃:十世輪迴 於是許曜閉上了自己的眼睛,神識在剎那之間擴散至整個山上,迅速就覆蓋了以青台山為中心,向外擴張至少上百公里的範圍。

那一刻野豬將軍所帶來的所有部下,都被他盡收於眼底之中。

許曜腳尖朝地上一點,身形如同導彈一般朝著敵軍飛去,剎那之間就穿過了一個個的身影,每穿過一個敵軍的身影就有一位敵軍身首異處。

許曜那極快的速度不斷上下翻飛,如同一隻蝴蝶般靈活的穿過所有的人群,同時將這一群妖修紛紛斬落。

僅是在一念之間,許曜就依靠自己肉體那強大的機動性,將野豬將軍帶來的所有部下全部消滅。

那驚人的速度,那可怕的破壞力讓所有的人都驚訝的張開了嘴,他們只看過一道紅色的聲音掠過人群之中,隨後妖修們紛紛從天而降,身軀已經被一刀兩斷。

他們的眼中有的帶著驚恐有的帶著疑惑,甚至都不清楚自己到底是為什麼會突然被斬下。

「太強了,他的實力太誇張了!比起我們之前的山神都還要強上數倍!」

村中的老人看著許曜的身影不斷發出感嘆。

之前守護著他們的山神已經被野豬將軍一刀砍死,然而他們眼前新出現的這個年輕人卻能夠輕易將野豬將軍秒殺,這也就意味著許曜的力量遠超於他們之前的山神!

許曜之所以會主動出擊將他們全部斬殺,就是害怕他們出去之後會隨意的透露仙山所在,一方面是因為自己也對仙山感興趣,另一方面也是為了保證村民的安全。

等到自己神識範圍內再也沒有敵人後,許曜才停下攻擊轉而回到了青台山上,浮懸於空中看著底下的村民。

「請恩人接受我們全村人一拜!請恩人成為我們的新山神,庇佑我們平安!」

村民見到許曜歸來恍若見到了真神,紛紛跪了下來對他進行跪拜,口中還不斷的稱呼他為山神,同時不斷的對他做著各種各樣的祈禱。

許曜才剛剛站穩住陣腳,才注意到自己居然已經被這些村民認定為山神,雖然他不想接受這些村民的跪拜,但這些村民無比的虔誠,而且看起來似乎也急需自己的幫助。

誤入豪門:雷少,求放過 自己也因為仙山的原因,也確實還需要他們的幫忙,於是也就沒有反對他們的跪拜。

「我為什麼要做你們的山神,請給我一個理由。」

許曜問道。

他知道這些村民的目的就是想要得到自己的保護,讓自己與他們捆綁在一起,但許曜也並不是一個想要吃虧的人,他自然要問清楚這些村民們想要得到什麼,能夠給自己什麼。

「我們可以將貢品獻給你,無論你想要得到什麼我們都會儘力的滿足你。」

幾位老人看到許曜似乎對於山神這個職業不感興趣,於是苦口婆心的上前進行勸阻,並且還提出了能夠答應許曜任何條件的,這種毫無下限的要求。

「仙山開始之前我確實可以保你們平安,但是在開啟之後我不確定是否會留下來繼續保護你們,如果你們想要得到我的庇護,那麼就拿出一些能夠讓我感興趣的東西,講不定在仙山關閉之後,我可能會答應你們的要求。」

許曜這句話說的非常明顯,只要有油水,他就肯去做任何事情,當然如果成為山神只有壞處沒有好處,那麼他會果斷拒絕。

將他們從野豬將軍的手中救走,已經算是把他們從地獄的邊緣拉回來。如果他們此刻還妄想要自己會將他們帶上天堂,那他們也就是在痴人說夢。

原本他們看到許曜路見不平拔刀相助,還以為許曜是一位正義感滿滿的少年,沒想到許曜張口閉口不離開自己的利益。

「我……我們會想辦法補償給你,那麼在接下來的一個星期里,就由我們對你進行起居照料吧。」

村裡那幾位比較年長有威嚴的老者,開始指揮起其他的村民,為許曜準備好休息的地方。

許曜在他們的帶領下先是來到了他們山神的洞口之中,他一眼就看到了這位山神的洞口非常的窮,看來並沒有什麼成熟的法寶。

他繼續向前走,發現上一任山神所留下來的物品也很少,除了大山內幾個殘破護林大陣。

帶球逃跑:萌妻寵不停 許曜重新修復了一遍護林大陣,並且將大陣再一次加強,往陣法裡面設置了幾道禁制之後,才再次站了起來繼續朝著下邊移動。

「咦?這是……」

許曜在搜索上一任山神留下來的山洞時,無意中發現了一本古書。

那本古書上赫然寫著《萬物圖鑑》。

許曜看到這本書的那一刻便立刻對他感到興趣,因為這是一本關於中醫醫療的書籍。

他打開了書看了一眼裡邊的內容,卻驚訝地發現這裡邊居然記載著蓬萊神州在各處的仙物。

蓬萊神州在這些年裡也催生出了好幾種不同的植物,許曜一路上遇到許多花花草草都會忍不住停下來進行研究,而此刻這本萬「萬物圖鑑」,卻將所有的草木都描繪的非常清晰明了。

許曜打開了手中的書籍朝它指向了地面上的一處雜草,不一會那雜草的資料立刻顯示在萬物圖鑑之中。

「沒想到上一任山神居然還有這種好東西,聽說他也有一定的醫術。若不是野豬將軍,可能他還在村子里為村民進行看病。」

許曜的心中也是一陣嘆息,本來他還想找到一位醫生聊聊這裡的醫療設備如何,現在看來還是自己摸索比較合適。 過了兩天,醫院裏面傳來了馬雙喜不治身亡的消息,搶救的費用也耗盡了好幾萬。物業公司按照臨時工的待遇支付賠款,刨去預先墊付的兩萬元醫藥費,拿在馬雙喜父母手上的已經沒有多少了。

不過,馬雙喜還有一個弟弟,也不算絕後。逗留江城七天,老父母拉着兒子的屍身回老家,全心全意照料自己的小兒子。聽說要把屍骨運回故鄉要幾千塊錢,馬雙喜父母捨不得錢,最後保安兄弟們湊錢讓殯儀館直接送回去了。

報紙上有個小插曲,馬雙喜的老父母得到王漢的接見,王漢讚揚馬氏父母養了一個好兒子,臨告別的時候,說代表廣大公安部門道歉,讓劫犯行兇,以後所有警察都是你二老的兒子。

老兩口得到的除了一句都是兒子外,還有一個八百塊的撫卹金。報紙上大幅報道:王漢的高風亮節,是先進性的典型代表。多家報紙給撫卹金一個特大的鏡頭。聽說去採訪的記者回來的時,每人得了五百塊錢的公關費。

和馬雙喜一起死掉的,還有當日開着白色富康車前來的兩個地痞。因爲是兇手,無人關心,他們的父母沒有臉面,灰溜溜地離開了。

馬雙喜他們三人黃泉路上相伴,不算寂寞和孤獨。

而孫君柳被人追殺重傷事件,定爲搶劫未遂。

孫君柳本人以養殖蠱蟲,被定義爲從事邪教活動,加上精神失常,暫時被關在醫院精神科。還要請相關專家斷定,如果真的出了問題,直接送到精神病院進行人道治療。王漢再次聲明,我們不放棄每一個公民,全心全意關心每一個精神病人。

謝靈玉見我拿着報紙,說,別神傷了,都過去了,自古是窮不與富鬥,民不與官鬥,孫君柳就是看高了自己。你是個風水師,紅塵之事和你沒有多大的關係。你到我房間來一下,有兩件事情你幫我看看。

我第一次得到謝靈玉的邀請進去的她的房間,心跳加快,激動不已。房間裏面有淡淡的清香傳來。

謝靈玉自己從淘寶買回來的桌子上面,放滿了大大小小黑色石頭,都是她從小鬼們身上換來的。小石頭圍城了一圈,中間是個瓷娃娃。

謝靈玉說,不要亂看。我說天地良心,你又不是世界小姐,你又不穿現代女性的東西,對我沒什麼吸引力,有什麼好看的。謝靈玉瞪了我一眼,伸手指又要點我腦袋,給我躲開了。

謝靈玉指着瓷娃娃道,這兩天很不安穩,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你幫我看看。我把手放在瓷娃娃上面,只感覺到一股躁動的情緒涌上來。距離上一次發現水泥鐵桶已經過去一個多月。瓷娃娃裏的小男孩又一次躁動,我也不清楚原因。

集中注意力,想和小男孩進行溝通,但是沒有反應。這種交流好似語言不通一樣,他不懂我的語言,我不懂他的語言,或者他根本不和我交流,根本不相信我,所以不會和我交流。打個比方,我把電話給打過去之後,小男孩直接給掛了。從物理上來講,是磁場不對,接不上。

我說,他完全不搭理我,和鬼溝通我也是不得其門。謝靈玉聳聳肩膀道,之前他還跟我說話的,這幾天也是沒有話說都不說,一晚半夜就磨牙,弄得十分不安生……

我說,可能是想媽媽了吧。謝靈玉說,算了,你來看看來的人這個人是誰?電腦裏面的是一張大照片,上面寫着十七屆道士大會,裏面有專門新聞照片。

其中有一個赫然就是飛天蜈蚣,照片下面的文字介紹,是江西三清山代表,名號姬如月。

我笑着說,那賊道人跟我誇口是全國道教協會,沒料到還真來開全國代表大會,禹帆也跟我提過,是在未央酒店開會,五星級賓館,道教協會還真有錢。

謝靈玉冷笑一聲,管他什麼大會,他敢陰我,我就不會放過他,有他好受的。

我不知道一隻百年女鬼會怎麼收拾一個愛收集內褲的色道士。

是用色誘嗎?哈哈,我還是有點期待。

謝靈玉問完事情,又把我趕出了房間。

閒來無聊,我接着讀書。《八宅明鏡》讀完之後,我便開始讀《撼龍經》,也是楊筠鬆的作品,大開大合,講的是地理點穴,開頭“須彌山是天地骨,中鎮天地爲巨物。如人背脊與項梁。生出四肢龍突兀。”這須彌山就是九州地形圖的崑崙神山。明人因此伸展出中華三龍的說法,多是從此地伸展出去的。

把九州的風水龍脈看成人身骨頭血脈,在哲學上,是屬於外對象化的表現,簡單地說就是人們在理解世界的時候,都是按照自身來的。神,是按照自己的樣子構想出來的加強版,來滿足自己身體的侷限,比如,長生,身體健康,有神通。在理解大自然的時候,人們以按照這個標準,把崑崙山當成了人的脊骨和腦袋,從這裏蔓延開來,九州各地山脈河嶽都是血管和骨頭,土壤就是肉。從現代的科學眼光看,符合大陸架形成的順序。

不知不覺看到下午,到點要去賣花了。謝靈玉滿懷歡喜地走了出來,我問她想好修理飛天蜈蚣沒有?

謝靈玉神祕地說,已經在行動了。賣弄起神祕來,不管我怎麼問,都沒有透漏,只是不斷地笑容滿面。

下到樓下,許廣生正在燒紙,身旁放了一些金元寶,天堂銀行發行的貨幣。

天色已黃昏,燒起來的時候,淡淡的散開。我在想,天堂銀行發行的貨幣能夠在地獄收到嗎?如果我下了地獄,千萬別給我燒天堂銀行發行的貨幣。

要是開一家地獄銀行,是不是生意會更好?

許廣生邊燒邊說,喜子啊,雖然咱哥倆關係挺好的,回魂夜,你別來找我。

原來馬雙喜死了有七天了,除了許廣生之外,似乎沒有人記得他。我上前幫忙燒紙,說人要是橫死,一般回來都拉朋友一起去的,雙喜平時和你玩得最好的吧。

許廣生練練搖頭,沒有沒有,我們只是平時愛講點葷段子,都是低級趣味,他不至於真的找我吧。

但凡正常死亡的,回魂的可能性要小得多。要是冤死的就不應了,鬼差會放他一個人回來。回來找許廣生的可能行還是有的。

我說,你啊,弄一根柳樹枝,弄點馬雙喜喜歡喝的酒,給他倒一碗,把柳樹枝放進去,播放個帶勁一點的碟片,給他最後過過癮。然後你呢,就躲在門外,悄悄看着,他要是喝了你的酒你就沒事了。他要是沒喝你的酒,你也沒事,頂多拉着你的腳不肯走,等明天早上起來,你大病一場。你不是害死他的人,他不會要你的命的。

我說的柳樹枝的法子,主要出於柳葉性寒屬陰來考慮。江湖上傳言,厲害的過陰人、風水師、陰陽師請鬼差喝酒,都會在上面放上一根柳樹枝。

許廣生多少有點後怕,他要是拉着我不放怎麼辦?大師,你再支點招數。

我說,別怕,罵他,可勁地罵,罵的越兇越好。我呢,給你一張捕鬼符,你裝在口袋裏面就可以了。

許廣生伸手接在手上,點點頭說,多謝大師了,明天要是平安無事,我一定感恩戴德,銘記於心。

我笑道,沒事。

小賤似乎有些怪異地叫了幾聲,我罵了兩句,沒事別亂叫,讓我心情不安。走吧,咱去花店裏面,你和小貓好好增長感情,它可一直瞧不起你,也不知道你的陰陽眼什麼時候可以開,小貓爪子一抓就能化了鬼身,你啊,可努點力。

小賤不高興,便沒再叫。

我當時鬼使神差一樣,忘記了一件事情。

而這件事情很重要。和馬雙喜一起死掉的,還有兩個喝酒壯膽重傷未愈死在醫院裏面的兩個地痞。

許廣生燒完了冥幣,就去買了一瓶十七塊錢的黃鶴樓酒,又弄了點花生米,準備兩隻豬腳,到夜市門口的攤販那裏買了一張歐美來的猛片,好像叫什麼“烈火奶奶大戰黑大漢……”,開場就是肉搏戰……極其慘烈……猶能敗火……

我和小賤到了花店。才發現魚雨薇如同一朵花蕾,被劉繼保和鐵牛簇擁着。我和謝靈玉到的時候,三個人已經在聊天。說着網上忽然的大爆料。

下午網上曝出了新聞,參加十七屆道教協會的一個道士,是內褲收藏者,而且多次和七八個女人同時戰鬥,用的就是道教的肉搏戰,聽說場面十分火爆。發帖人在幾個網站上面都有發帖,情節真實,圖片詳實。

謝靈玉笑而不語,悄悄告訴我,飛天蜈蚣飛走的時候,忘記了拿走自己的手機,那個手機被何小貓咬着放在我的袋子裏面,後來何小貓又把手機拿給了她。

裏面就有不少的照片,把飛天蜈蚣的惡癖一下子全部暴露出來。眼尖的網友很快就在網上的新聞,按照陳述的特徵找到了姬如月,一時譁然。

我說,能不能把沒法的照片給我看一下。謝靈玉一腳踢過來,說沒個正形,腦子在想什麼呢?那種照片你都想看。

我反問說,你不都看了嗎?

到了晚上十點鐘,各大論壇的帖子統一被刪除,半個小時就有闢謠的新聞出來,說網友發揮想象力,對道教文化的誣衊。姬如月同志是道教文化研究的專家,早就斷了男女,這是對黨的宗教政策潑髒水,此種行爲定是受到廣大人民羣衆的譴責。

很快就有人出來洗地,說姬如月面如冠玉,翩翩道人,是三清山出名的仙道,小人用心險惡,令人可惡。

謝靈玉十分生氣,早知道一口氣全部發出去。我說,姐姐,你可別再發了,姬如月能讓刪帖子,和他交往的肯定有些厲害的人物。

謝靈玉才作罷,咬牙切齒地說,我不會就這麼算了的。

謝靈玉見我擔憂,好像又要進局子,拍着胸脯說,別擔心,我雖然腦子不靈光,但要是查到是我發帖子根本不可能。

我問,爲什麼?謝靈玉幽幽說道,要找也只能找到你。 這本「萬物圖鑑」記載了關於蓬萊神州的各種物品,無論是山川鳥獸還是飛蟲河流,只需要引動其中的法力就能夠找到相關的記載。

許曜將這本書捧在手上,有種翻閱遊戲攻略的感覺,這就好比一本關於蓬萊神州的說明書,簡直就是量身為他定做。

也正是看了這本書後,許曜才明白原來蓬萊神州之中,每一處靈脈豐厚之地都被一些大家族大門派所佔據。

而這些富含有靈力的靈石,則是從一些地脈或者靈脈濃郁之處結集而成的礦石。

也就是說如果是要在這裡有一塊立足之地,那麼得到一片靈礦是最簡單而輕鬆的方法。

當然匹夫無罪懷玉其罪,就算是憑空得到一塊巨大的靈礦,也要有能夠守住靈礦的本事。

許曜雖然有想過在蓬萊神州打下自己的勢力,然而以他如今的修為來說,在這片地方還是無法橫著走,雖然他都功法和肉身已經強橫到了一定的程度,但他始終沒有與這裡的老怪物接觸。

不知道若是遇上一些大家族或者強大勢力的人,以他目前的實力是否能夠與之抗衡。

但許曜可以明確的感覺到,蘇小姐就曾經是蓬萊神州的人,不僅是她對於蓬萊神州的了解,還有那對於中土世界打亂而感到有趣的心態。

隨後許曜就來到了山神洞之中,這就是所謂的上古大羅神仙閉關修鍊之處,只不過這洞口處確實有著特殊的禁制,直接進入其中只怕會空手而歸,因為這山洞裡邊與外頭完全沒有任何區別,想要進入就必須要破解其中的奧秘。

其實這就相當於遠古大神曾經在這裡開闢了一處秘境,若是沒有特殊的方法進入山洞之中,那也就只看到普通的山洞,只有在靈力大盛的時期,山洞的禁制才會開始運作,也在那時會重新打開秘境的入口。

這種上古大神所布置下的禁制很難破解,強行闖入只怕會將所有的寶物落入時空洪流之中,聽說就連上一任的山神也沒有能進入秘境,這是在洞里進行徘徊和修鍊,但也因此得到過一番機緣。

許曜觀察了一陣子后才注意到,正如野豬將軍所說,這裡確實需要一個月後才會自動開啟,因為從這座山川的地形可以看出,每當季節變遷時,整個山脈將會將所有的靈力匯聚其中,也就是在那個時候許曜才有機會能夠進入秘境其中。

看來秘境之事應該是急不得,思索片刻許曜就被一陣喧嘩聲所吸引,側目凝視卻見山東外一群村民已經聚集在外,全部都神色緊張地盯著許曜。

「怎麼了?」許曜問到。

仍舊是剛剛的那位老人在眾人的簇擁之下站了出來,先是對許曜深深的鞠躬隨後才說道:「懇求高人,佑我青台村!」

隨後在那位老人身後的幾個村民紛紛搬出了一些奇異的果實,還有一些家裡養的家畜,還有一些已經烹飪好的食材一路送了上來,同時還有幾位穿著打扮十分水靈的女人,也恭恭敬敬的站在了這貢品的列隊里,這些女人低著頭,神情卑微而惶恐。

許曜自然知道他們將這些東西獻上來的用意,他們是想要將自己留在這裡,想要永遠的得到自己這一面保護傘。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