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白芒我見識過,是十分堅固的飛刀,由北海寒鐵所做,體表刻下特殊的銘文,不怕加了速度,還有隱身的能力,別說區區一個元嬰初期,就連元嬰後期,都未必能防住。」刀族長老說道。

所有人,全都追蹤著那三柄飛刀,查看它們的飛行軌跡,但是除了幾個實力強大的修士,其餘修士根本就沒有辦法捕捉到飛刀的蹤跡。 就在大部份人以為,葉雄即將被飛刀刺傷的時候,突然葉雄倏地伸出手。 這一下快如閃電,還沒有人反應過來,葉雄手中已經握著一物,正是一把薄薄的飛刀。 「只手抓飛刀,怎

所有人,全都追蹤著那三柄飛刀,查看它們的飛行軌跡,但是除了幾個實力強大的修士,其餘修士根本就沒有辦法捕捉到飛刀的蹤跡。

就在大部份人以為,葉雄即將被飛刀刺傷的時候,突然葉雄倏地伸出手。

這一下快如閃電,還沒有人反應過來,葉雄手中已經握著一物,正是一把薄薄的飛刀。

「只手抓飛刀,怎麼可能?」

「這……太不可思議了吧?」

周圍的人,全都咋舌,完全沒有想到會這樣。

葉雄冷笑一聲,下一刻另一隻手抓出,一隻金色的大爪虛影朝虛空處一抓。那裡原本空無一物,但是等爪子虛影落到那裡的時候,恰好抓住第二柄飛刀,那模樣不像是抓住的,反而是飛刀自己送上門來。

抓住一刀飛刀可以說是幸運,連抓兩把,那就是實力了。

「這就是你的手段嗎?」葉雄冷哼一聲。

手掌光芒大盛,用力一彎,只聽聞砰砰兩聲,兩把飛刀直接斷成兩截。

周圍數十名元嬰,全都傻傻地看著,都被葉雄神一般的操作弄傻眼了。

西涼董魔王 劇本怎麼倒著來的,好像元嬰後期的是葉雄,元嬰初期的才是莫江。

莫江臉色非常難看,心裡在滴血,這兩把飛刀是他最喜歡的武器,現在被毀了,能不心疼嗎?

讓他不明白的是,這個傢伙是怎麼做到屠手抓飛刀的,哪怕能捕捉到飛刀的軌跡,也不可能這麼厲害啊!

「這傢伙,不簡單。」藍紫喃喃道,鬆了口氣。

「你別看他只是元嬰初期,一身修為絕對不比元嬰後期差。」藍蘭小聲說道。

雷族的幾名修士,全都臉帶笑意,準備見識一下族長的真正神通。

「不是還有一把飛刀嗎,怎麼不繼續射過來,收著幹什麼?」葉雄雙手環胸笑道。

這是一個非常蔑視的動作,實力相差何等之大,才能如此束手對峙?

莫江嘴角不停地跳動著,第三柄飛刀怎麼還敢繼續出手,那不是找毀嗎?

「別浪費大家時間,還有什麼手段,儘管使出來吧!」

「臭小子,別得瑟,這只是開始。」

莫江身上湧起滔天的元氣,只聽聞砰一聲,他身體在半空消失了,就像憑空消失一樣。

瞬移術被他操縱到了極致,他手中握著第三柄飛刀。

這一次,他要用這最後一把飛刀,幫自己正名。

被毀飛刀,最好的正名辦法,莫過於用被毀掉的飛刀,將對斬殺。

葉雄依然站在原地,除了眼睛變得赤紅之外,一動也不動,彷彿石化一樣。

如果不是懸浮在半空,還以為他是一個死人。

葉雄最喜歡的對手,就是這種。

暗夜纏情:假面小嬌妻 元氣程度一般,靠著神出鬼沒的動作,來進行攻擊。

在法眼之下,速度有用嗎?

神出鬼沒有用嗎?

突然,葉雄憑空一腳越過幾公里,猛地一拳轟出,一個金色大拳頭擊在虛空處。

下一刻,只聽聞一聲慘叫起傳來,莫江的身體直接被轟飛,嘴裡噴出滿天血雨,血染天空。

這一拳,不但將莫江打飛,還讓他從天而降,落到地上,不知道撞碎多少座山峰。

一拳,莫江敗北。

場外,所有人驚呆了,全都看著半空的葉雄,就像見鬼一樣。

角德身邊的盟友,先前的嘲笑與無視,全都消失不見了,換成了驚嘆。

一拳打敗莫江,這是何等厲害的實力?

要知道,莫江可是元嬰後期修士啊!

「這個傢伙,實力真的大漲了。」藍蘭終於相信了,此刻心裡說不出是高興還是嫉妒。

去一趟墜嬰谷回來,實力就漲得這麼厲害,沒遇到機緣才見鬼了。

角德臉色非常難看,他何曾看不出他實力大漲了。

時別三日,當刮目相看,但他也漲得太厲害了吧!

「下一個誰上,或者,一起上?」葉雄一招敗敵,氣勢再次高漲起來。

角德身邊的盟友面面相覷,全都不敢出頭了。

這是角德跟葉雄之間的恩怨,他們只是過來撐場的,自然不會傻呼呼像莫江一樣站出來叫囂,被一拳打得生死不明,這就是下場。

「角族長,這小子實力不差,看來要你親自出手。」刀族族長率先發話,指著葉雄周圍的人說道:「你放心,誰敢出手幫葉雄,我就將他的腦袋斬下來。」

「角族長,你放心出手斬殺他,這裡交給我。」又一名盟友喝道。

接下來,其餘的盟友全都站出來,紛紛似好,但是沒有一個想要跟他聯手。

角德知道,此時此刻只能靠自己,如果他輸了,這些所謂的盟友,未必會出手。

什麼是盟友?

盟友就是來吶喊助威的,跟吃瓜群眾的區別就是:能吼幾聲。

「爹,你放心出手,這個傢伙不可能是你的對手,我相信你一定能幫弟弟報仇的。」角都出聲提醒。

角德這才反應過來,剛才自己居然被這個傢伙的實力給震懾住了,差點還想找到聯手。

他再強大,也只不過是元嬰初期,還能上天不成?

上次打個平手,那是因為自己還有底牌沒有施展出來,有後顧之憂,現在自己帶了這麼多人過來,沒有後顧之憂,這下就可以全力出手了。

「葉雄,你的對手是我。」角德一步邁出幾百米,來到葉雄面前,氣勢如虹。

面對角德,葉雄已經沒有先前的時候那種恐懼之心。

他知道當天一戰,角德還有底牌沒有施展出來,因為藍蘭在場。

但是,現在自己吞噬了魔多的元嬰,也實力大漲,不是嗎?

最不濟,大不了時再次施展真猿五變。

「死吧!」

角德直接一伸手。

一隻無比巨在的巨掌,化成一個只滔天的黑手,從烏雲之中伸出,狠狠抓來。

(本章完) 這隻黑手,雖然只是虛影,但還是能隱約看出,手臂之上滿是一片片的鱗片,就像是魚鱗一樣。

葉雄有心試試對方實力,沒有絲毫躲避,在場外眾人的驚駭目光之中,同樣一爪擊轟出。

一金一黑,兩隻大爪虛影在半空相撞,剎那間天地崩塌,虛空震裂,山河轟鳴。

爆炸一般的威力,哪怕是元嬰強者,也不敢靠得太近,紛紛躲了開去。

「給我破!」鱗爪越來越大,在角德的摧動之外,很快化作千米巨掌,彷彿一隻絕世魔獸,從虛空之中伸出一隻黑手,要將葉雄捏爆一樣。

轟隆隆!

幾番相撞之後,葉雄的金掌,直接被轟碎,那黑手從頭頂壓落。

「敢膽跟我硬撼,去死吧!」

角德哈哈大笑起來,黑手狠狠捏下來,想要將葉雄擔成肉醬。

葉雄原本就不指望自己能在元氣的洪厚程上跟對方有一拼,畢竟相差兩個境界,但是他這一拼元氣並沒有輸多少,說明他在元氣洪厚上,並不輸多少。

他的強,不只元氣,更厲害的是神通。

菩提神劍落入手中,猛地劈出,那足以開山斷海的劍芒,直接將半空中的巨大黑掌劈成兩半。

「好厲害的劍。」

見識這一幕,新雷族的人,全都不由得喝彩起來。

「沒想到,族長的實力這麼強,越階戰鬥的能力也太強了。」雷龍感嘆。

「同是元嬰初期,我怎麼感覺跟主人不是一個世界的,難道咱們之間的實力層次區分不一樣。」雷洛也是無語。

「藍族長,你覺得,咱們族長能贏嗎?」雷徹目光落到藍蘭身上。

「勝算很大,七成以上。」藍蘭出口驚人。

「不會吧,族長雖然厲害,但是七成也太高了吧!」雷龍表示不信。

藍蘭沒有說話,但是她知道,他還有一隻巨獸相助,只要釋放出巨獸,以他的實力加上能將飛蛟獸都幹掉的巨獸,雙方聯手,角德可能不是對手。

正在此時,半空之中,戰況又變。

轟隆隆一聲。

一道貫穿整個天地的劍芒,如同星河一般,劃過長空,帶著毀天滅地般的威勢,朝角德斬下。

誰也沒有想到,葉雄突然之間,會使用如此霸道的劍芒,那氣勢,有一劍定輸贏的樣子。

實力大增之後,這一劍之威,堪稱驚天地,泣鬼神。

角德臉色大變,哪怕隔著萬米高空,他依然能感覺到這恐怖的威壓,那劍芒之中,似乎還隱隱帶著法則之力。

無法相信,這是元嬰初期修士攻擊出來的手段。

千均一發之際,角德知道不再是猶豫的時候,突然嘴裡發現一聲如同蠻牛一般的獸吼。

以肉眼所見的速度,他頭頂突然張出兩隻巨大的牛角。

然後,身體之上,一個巨大虛影浮現,赫然是一頭絕世魔牛的法相。

哞。

魔牛法相嘴裡發出一聲震吼。

法相衝天而起,頭上兩個巨大的牛角,狠狠地朝劍芒頂了過去。

轟隆隆。

星空崩塌,浩浩蕩蕩的罡風,在周圍捲起狂風,氣勢逼人。

葉雄那幾乎能斬開虛空的一劍,居然生生被兩隻牛角給擋住了,而且,並無斷裂。

只是露出兩道劍痕!

好堅硬的牛角!葉雄感嘆不已。

得到菩提神劍之後,他從來沒見到,還有什麼神兵能跟菩提神劍相抗而不毀的,這兩隻牛角,是第一個。

「魔牛法相,角族長終於展露這門神通了。」

「魔牛角無堅不摧,這小子這下死定了。」

「坐看他的悲慘下場。」

角德的盟友,臉上紛紛展露出震驚之色,目不轉睛地盯著半空之中魔牛虛影,臉上全都是驚駭的表情。

賤命 百族原的人都知道,角族的人身體裡面,流著一種別的族沒有的血脈,這種血脈,能讓他們修鍊出十分強大的法相,法相不破就不會輸,這也是角族能屹立百族原,讓很多種族都害怕的原因。

哞!

魔牛法相仰長吼,像是被葉雄的攻擊激怒到,四腿在半空一蹬,毫無受力的半空,就像平地一樣,被踩得像玻璃一般碎裂,空間居然都被踩裂了。

面對兇狠而來的魔牛法相,葉雄化成一道流光,落到地面上。

在半空之上,他有很多神通施展不開,來到地面上,他戰力大升。

轟隆隆!

魔牛法相落到地上,地上直接被踩出一個百米大坑,浩浩蕩蕩的罡風與勁氣,讓周圍山崩地裂,大地悲鳴。

葉雄知道這個法相繼承了角德幾乎所的元氣,只要打敗這魔牛法相,角德就徹底敗了。

「大地狂嘯!」葉雄一聲大喝,土元氣輸入大地之中。

魔牛腳下突然踏空,整個大地居然裂了開來,原本的地下變成一道巨大的裂縫。

魔牛一腳踏空,馬上要騰空而起,準備逃離!

「斬!」

葉雄握著菩提神劍,騰空而起,狠狠劈落,生生將魔牛法相劈落裂縫之中。

「土葬術。」

葉雄驅動元氣,頓時裂縫兩邊的大地,漸漸靠攏,將魔牛法相生生夾在其中。

哞!

魔牛仰天長嘯,身體湧出爆炸般的元氣,周圍的泥土直接被強大的威壓搗成粉末。

「真夠強的。」葉雄咒罵著。

這魔牛法相,如果按實力來說,絕對不比飛蛟獸弱,還遠遠在之上。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