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路上從開始接觸到現在他們已經跑出去將近兩公里,敵人還在死死地纏着他們。

“比狗皮膏藥還討厭。”幽靈罵着,誰也不知道他在什麼地方戰鬥,不光看不見人,他甚至很少說話。 “時間快到了,你們抓緊時間。”軍醫在耳機裏說,他和本艾倫、哈桑已經趕到了預定地點,他們那邊沒有敵人,還有全地形車代步,所以很快就到了目的地,本艾倫一直和飛行員保持着密切聯繫,隨時關注飛機的狀態和飛行進

“比狗皮膏藥還討厭。”幽靈罵着,誰也不知道他在什麼地方戰鬥,不光看不見人,他甚至很少說話。

“時間快到了,你們抓緊時間。”軍醫在耳機裏說,他和本艾倫、哈桑已經趕到了預定地點,他們那邊沒有敵人,還有全地形車代步,所以很快就到了目的地,本艾倫一直和飛行員保持着密切聯繫,隨時關注飛機的狀態和飛行進度,其實他不擔心被擊落,首先恐怖分子手裏缺乏這樣的武器,就算有也少得可憐,其次是直升機爬升到一定高度之後恐怖分子對它也沒什麼辦法,只有在降落和起飛的時候能受到一些威脅。

這次美軍派遣了兩架鋪路鷹和四架阿帕奇來接應他們,空軍的轟炸還在繼續,後續他們將協助直升機撤離,方法很簡單,就是對直升機落點附近進行一次轟炸,清理潛在的恐怖分子,減少直升機被攻擊的可能。

“獸人,我們可能來不及了。”山狼喘着粗氣略帶絕望的說,“你們先走吧。”

連續的高強度戰鬥戰鬥他們已經疲憊不堪,山狼已經沒什麼信心能離開這個鬼地方。

“別說那麼多廢話,儘快趕過來就是,隊長正在和美軍的上層爭吵,延緩他們的撤離時間,給你們爭取更多的時間,動作快點,還有機會。”軍醫在耳機裏說。 就在山狼他們在林子裏和恐怖分子玩兒命,本艾倫和美軍高層談判的時候,空軍開始對降落地點方圓一公里的範圍你進行轟炸,這不算什麼聰明的辦法,只能算作美軍財大氣粗,雖然轟炸的範圍看似很大,但降落地點在山頂,所以空間也只是對附近的制高點,較近的叢林,以及一些能給恐怖分子提供隱蔽的地點進行轟炸,畢竟地毯式轟炸要耗費的彈藥數量太大,而且也沒有那個必要。?? 。

其實美軍之所以如此全身心的營救本艾倫他們,還是看重了他們這次他們完成的任務,這對他們來說算是至關重要,對恐怖分子巢穴的襲擊不但幹掉了大批的恐怖分子高層,而且威脅到了他們的頭號人物,從沒有在公開場合露面的曼索爾巴拉斯,這對整個戰局意義重大。

如果是普通任務,在這種情況下被救援的可能性不是沒有,但上層會評估營救風險,紅翼行動的教訓已經深入他們的骨髓,有沒有必要爲了拯救一批人而讓另一批人喪命的爭論一直沒有停止過,畢竟這種營救的代價是巨大的,各種資源的投入的消耗無疑是一個天位數字,而且一些人還要冒巨大的政治風險,生命是物價的,可以付出任何代價去拯救,但拯救失敗的責任和代價同樣巨大,這個需要仔細權衡,認真對待。

而這次幽靈手裏掌握着大量的信息,也就是個幹掉的那些恐怖分子高層人物的血液、頭、照片等能覈實身份的東西,以及曼索爾巴拉斯近照、電腦硬盤等高價值情報。

這些東西對美軍來說就是找了多年不曾現的寶藏,將對今後的整個反恐行動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所以他們必須不惜一起代價搞到這些東西,原本他們打算叫本艾倫遠程將圖片和數據類的東西穿回去,但本艾倫堅持要親自帶回,之所以這麼做就是他打算攥住這個能換取美軍救援的籌碼,如果美軍想要這東西就必須來接應他們,如果他們死了,那美軍就什麼都得不到。

所以基於以上幾個原因美軍最終還是確定全力以赴的完成這次救援任務,風險很大,但絕對值得,他們的智囊團一直認爲這個風險值得冒一下,就算失敗了也可以從人不惜代價營救來宣揚美國精神,當然這是最壞的打算,所以他們調用了空軍以及一支特種部隊介入,進行恐怕是伊拉克戰爭開始以來最大規模的一次敵後救援行動。

但同樣,爲了規避風險他們不可能無限制等待本艾倫他們,每耽擱一分鐘風險都會成倍增加。

所以本艾倫一直都在和美軍的上層談判,但卻一直沒能得到一個滿意的結果,山狼他們在規定時間內趕到的可能性很小,必須延長等待時間,但最終得到的結果是不可能,美軍的妥協是空中停留等待可以,這樣可以避免遭遇恐怖分子的襲擊,但要計算規程的燃油消耗,所以時間也是有限的。

一切準備工作已經完成,然而一切有還都是未知數,山狼他們依然在和恐怖分子鏖戰,而空軍接應的飛機已經快到了。

“還有五分鐘。”本艾倫看了看錶,擔憂的看着遠處的山林,山狼他們還在和恐怖分子糾纏,雖然並非完全黏住,他們邊打邊撤,但進度拖的很慢。

“還來得及。”哈桑說,“只要他們能儘快擺脫敵人。”

“這正是我最擔心的。”本艾倫深吸了一口氣,“聯絡空軍,繼續對那一帶進行打擊。”

“可是會傷到他們。”軍醫說。

“但我們總不能什麼都不做。”本艾倫說,“而我們能做的只有這麼多了,去接應他們不現實,我們三個能起到的作用很有限,而且還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我們做,現在只能靠他們自己了。”

軍醫聯繫了空軍,附近還有幾架正在盤旋的飛機,繼續按照山狼之前的想法,對以他爲中心一定半徑之外進行轟炸,主要集中在他們移動相反的方向。

“我的彈藥不多了。”橫炮一邊射擊一邊說,“估計撐不了多久。”

“能撐多久算多久,別忘了給自己留一顆。”幽靈在耳機裏說。

“你大爺。”橫炮罵了一句,“最後一顆留給你。”

“謝謝。”幽靈摸了自己的背囊,彈藥也不多了。

“繳獲一些來用。”重拳邊退邊說,他們在交替掩護撤退,只是難度比較大,恐怖分子窮追不捨,而且有跡象標明他們援兵到了,人數增加了三分之一,這可不是個好消息,對快彈盡糧絕的他們來說絕對算得上是個噩夢。

“螺紋中彈,螺紋中彈。”獅鷲在耳機裏說。

“橫炮,帶他先走。”山狼說。

“不可能,換其他人。”橫炮不同意。

“雖然不能全身而退,但我們掩護一兩個人離開還是可以的,先帶傷員走。”山狼說,“走吧,走一個算一個。”

“我還能戰鬥。”螺紋在耳機裏說,“放心我不拖累大家。”

寂寞寂寞就好 “叫你走你就走,哪那麼多廢話?滾……”山狼暴怒,“沒心情和你們糾纏,橫炮,他是你的人,帶他走。”

“……是。”橫炮一跺腳轉身跑向螺紋的方向,沒多遠有跑回來,將自己的彈藥全都塞給了山狼。

“我們是不是走不了了?”重拳在一邊說,他沒通過耳機,只是私下和山狼說。

“屁話,繼續交替掩護撤離,我們絕對不等死。”山狼罵了一句繼續說道,“撤到獅鷲他們建立的防線之後。”

“是。”重拳跑出去沒幾步就見幽靈從一邊的灌木叢裏鑽出來,背上揹着兩隻ak74,手裏還拿着一支,看到他之後取出三個備用的彈夾丟給他,“省着點用,搞來可不容易。”

“,你別亂跑行不行,也不怕我把他打死。”重拳將彈夾塞進自己的戰術背心。

“你得有那個本事。”幽靈人一晃又消失在林子裏。

“鬼一樣。”重拳腳下不停的衝向獅鷲的防線。

“快點,我們沒時間了。”獅鷲的巴雷特已經打光了子彈,被他砸成了一堆碎片,現在他用的是幽靈的突擊步槍,幽靈這傢伙到處亂鑽,不時的帶回一些武器彈藥給大家做補給。

其實他們現在的情況已經非常糟糕了,原本攜帶的彈藥消耗的所剩無求,大部分人使用的都是幽靈繳獲的武器,其實他們這次來的時候還真的做了充分準備,全地形車上帶着足夠的彈藥,只是各種麻煩趕在一起之後他們失去了這個故有的補給源,以至於在激烈戰鬥下的消耗沒有補充,目前他們能用的除了繳獲的步槍和部分手雷之前,其他東西基本上已經都用光了,閃光彈、煙幕彈、幽靈的炸藥……

“還有不到三公里了,大家加把勁兒。”山狼看了一眼地圖說。

“可時間已經到了,我們來不及了。”埃克斯大聲說道。

“那你就在這等死吧。”重拳沒好氣的罵了一句,“沒到目的地怎麼知道直升機已經不在了?”

“你就騙自己吧,我不相信他們會等我們。”埃克斯絕望的說。

“隊長在和美軍談判,他是不會放棄我們的。”山狼說,“相信隊長,他能做到。”

“別廢話了,有這時間不如去殺兩個敵人。”獅鷲說,“建立放心,我們這邊壓力太大。”

獅鷲是不會輕易求援的,如果是他說堅持不住,那恐怕已經到了極其艱難的地步。

本艾倫看着從天而降的兩架“鋪路鷹”心裏一陣煩亂,山狼他們還沒到,而飛機卻如約而至。

四架阿帕奇在空中旋轉,危險無處不在,這種營救的隨時都會遭遇火箭彈的襲擊,生死就在瞬間,相信附近的恐怖分子也會現這幾架飛機,而且不難猜到飛機來的目的,很快就會有恐怖分子向這邊聚攏過來。

兩架鋪路鷹落在山頂上,其中一架上下來二十幾個美軍士兵迅建立了防禦陣地,領頭的一個跑到本艾倫身邊伸出手:“你好,我是遊騎兵的丹中尉,您是獸人先生?”

“是的。”本艾倫點了點頭。

丹中尉問:“請問你們的人什麼時候能到?”

“大概十分鐘。”本艾倫說,其實他也不知道山狼他們什麼時候才能到達。

丹中尉點了點頭:“好我們就等十分鐘,抱歉不能等太久,這是目前我最大的權限,請他們儘快趕到,我們時間不多,情報顯示恐怖分子正聚攏過來,必須在他們進入火箭彈攻擊範圍之前離開,我們不能爲了就一批人而損失更多,上面有命令,所以抱歉,我們只能等五分鐘。”

這話說的非常明白,你的人不來,時間到了我們就走,纔不管你的人能不能趕到。

“我再聯絡他們。”本艾倫說。

丹中尉點了點頭,轉身回自己的隊伍了。

本艾倫嘆了口氣:“軍醫,幫我聯絡美軍。” 山狼他們不可能在短時間內趕到撤離點,這本艾倫的心裏非常的清楚,所以他要美軍上層幫忙,並非延長時間,其實山狼他們就在兩公里左右的地方,如果能擺脫敵人肯定能趕到,但前提是時間充裕,這個是大前提,可顯然他們目前還無法擺脫這些恐怖分子,十分鐘,兩公里不到的距離彷彿遠的讓人遙不可及。,

本艾倫希望能得到更多的支援,而非延長停留時間,所以他打算請求美軍的高層,利用阿帕奇的強大對敵攻擊能力幫助山狼他們脫離險境。

就在這個時候橫炮扛着螺紋跑上了山頂。

“他們怎麼樣?”本艾倫焦急地問。

“……”橫炮累的說不出話來,軍醫將螺紋接過去送上了其中一架“鋪路鷹”,然後立即開始救治。

橫炮喘了一陣粗氣纔開口說:“他們壓……力很大,彈……‘藥’快耗盡了,估計很難……趕到。”

“有多少敵人?”本艾倫皺着眉問。

“敵人增兵了,現在應該有四十人左右。”橫炮衝到本艾倫的全地形車前,“我去接應他們。”說完騎着全地形車離開。

“我也去。”哈桑要走被本艾倫攔住了,“等等……去吧。”

哈桑愣住了,本艾倫沒解釋,開始和美軍上層溝通。

對於本艾倫的奇怪舉動哈桑也沒多想,上了自己的全地形車衝下了山坡,兩個人可能對戰鬥力的提升幫助不大,但他們攜帶的大量彈‘藥’可以解山狼他們的燃眉之急。

本艾倫和美軍上層的談判很快得到答覆,只能派出一架“阿帕奇”支援,其他三架必須滯空警戒,這已經很給面子了。

看着“阿帕奇”撲向戰場本艾倫並沒有鬆口氣的感覺,時間已經過去一半了。

“橫紋的傷勢很重,隨時會有生命危險。”軍醫處理完傷口回來說。

“去看着他,看看遊騎兵的人有沒有辦法救治。”軍醫愣了一下,點了點頭,“好吧,放心。”

本艾倫嘆了口氣聯繫山狼:“我儘量給你們爭取時間,動作快點。”

“這樣下去我們二十分鐘也到不了,他們已經明白了我們的意圖,已經開始從各個方向堵截,我們想走可沒那麼容易。”山狼在耳機裏說。

“橫炮和哈桑的彈‘藥’能給你們提供一些幫助,我會繼續和美軍談判,放個心,我會盡一切可能等你。”本艾倫說。

“謝謝,不過該走的時候你們就走吧,沒必要冒太大的風險。”山狼說,“打游擊我們也不一定會死。”

“不行,恐怖分子會越來越多,你們沒可能逃得過這次圍剿,別抱着個僥倖心理,今天必須一起走。”本艾倫咬着牙說。

“阿帕奇”的介入給山狼他們幫了不小的忙,地獄火導彈可以轟炸山狼他們二十米左右的範圍,這對恐怖分子的打擊無疑是巨大的。

哈桑和橫炮的到來的確幫了不小的忙,彈‘藥’的供應跟上之後他們總算是可以利用手雷、闊刀雷和炸‘藥’對敵人進行有效阻擊,不像之前那樣打得窩窩囊囊反擊都只能靠‘精’準‘射’擊。

幽靈在拿了炸‘藥’之後極其的興奮,他將附近的樹上都裝了炸‘藥’,準備給敵人來個“驚喜”,這是個阻止敵人同時給敵人制造傷亡的好辦法。

“時間到了。”山狼看了一眼腕錶,“還有一點五公里,來不及了。”

“山狼,我們等你們,已經談妥了,放心,他們答應再等幾分鐘,儘快趕過來。”本艾倫在耳機裏說。

“收到。”山狼轉頭看了看其他人,其實在林子裏他只能看到最近的重拳和剛返回的橫炮,其他人只能從槍聲上判斷大致方向。

“橫炮、哈桑,去把全地形車上所有的東西都丟掉,我們集體乘車逃離。”山狼說。

“呃……”兩人以爲自己聽錯了,全地形車設計只能乘坐兩個人,現在他們還有七八個人,他們不是印度大兵,怎麼可能乘坐兩輛摩托全地形車?

見兩個人發愣山狼又說道:“去吧,先不考慮這些,清空車輛再說。”

兩人對視了一下,立即離開,現在沒時間爭論這些,嘗試一下也未嘗不可,生死如何就賭一次。

“叫‘阿帕奇’到空地上空等我們,我們一出林子他們就開始攻擊,給我們爭取撤離的時間。”山狼繼續調整部署,“幽靈,把那些樹炸了,擋住他們。”

“他們還沒進入範圍。”幽靈說。

“擋住就行,沒必要進入範圍。”山狼換上一個新的彈夾,“所有人注意,幽靈引爆之後全速車裏,到空地上乘坐全地形車。”

所謂的空地其實就是之前空軍轟炸之後的林地,到處都是倒伏燃燒的大樹和炸翻的浮土,殘枝斷葉還在冒煙。

幽靈引爆了設定的炸‘藥’之後大量的樹木被炸斷,倒伏的樹幹毫無規律的倒在地上,砸得前面幾個人追比較快的恐怖分子抱頭鼠竄。

利用這點時間,山狼他們迅速撤離,但側面的敵人依然在發動進攻,所以撤離效果沒有預想的理想,不過也總算是在短時間內能擺脫身後恐怖分子主力的糾纏,他們衝向空地的過程不是那麼順利,但基本上都是和恐怖分子短暫接觸就脫離戰鬥。

“快快快……”山狼的催促着大家,空地上橫炮和哈桑已經做好了準備,並且在附近林地的邊緣設置的地雷,這裏相對比較開闊,如果不能阻止敵人離開林子,那毫無疑問他們將暴‘露’在槍口之下。

山狼他們衝出林子之後“阿帕奇”開始對着林地傾瀉彈‘藥’,七八個人乘坐兩臺全地形車的確有點難度,不過他們還是艱難的擠了上去,兩輛車迅速衝向不遠處的山坡,只要上來山坡就能和本艾倫他們匯合了。

因爲嚴重超載全地形車的速度並不快,但這對於體力嚴重消耗的他們來說已經算是相當快了,爬到一半因爲坡度較大,超載的全地形車終於爬不動了,衆人之後下車衝向山頂,但上去之後他們卻發現一個接他們的十幾個黑‘洞’‘洞’的槍口…… 山狼他們從沒想過會在這裏遇到麻煩,他們是經歷了千辛萬苦脫離了敵人的糾纏,滿心歡喜的撲向能帶他們離開這個鳥地方的直升機,可迎接他們的卻是美軍黑洞洞的槍口,丹中尉的手下正端着槍虎視眈眈的盯着他們。

山狼他們也下意識的舉起了槍,一時間氣氛再次緊張起來。

“你們瘋了”重拳大罵,“什麼意思”

“別激動。”山狼拉住他,他的目光透過和他們對峙的美軍看到直升機上領他震驚的一幕,之間本艾倫不知道什麼時候鑽進了駕駛室左手握着拉開保險的手雷,右手持槍頂着飛行員的腦袋,原來他劫持了飛機,怪不得他一直強調會等山狼他們來,和上面談好了之類的話,原來他是用這種方式“留住”了準備撤走的直升機。

另一架飛機上軍醫也在以同樣的方式劫下飛機,只不過他沒能成功的進入駕駛艙,而是在後面的機艙裏手裏捏着兩枚拉開保險環的手雷,此時他正透過窗戶看着這邊。

“敵人就要上來了,你們打算繼續這麼浪費時間嗎”本艾倫在駕駛艙裏大喊。

“我不信任你們這些傢伙,馬上繳械投降,否則別想上飛機。”丹中尉暴怒的吼道,他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情,這些人也太過於大膽了,簡直無法無天。

“如果你不想走我們也沒意見。”本艾倫說,“別忘了,我們現在可是在敵人的包圍之下,他們隨時都會跟上來。”

“你們這羣瘋子。”丹中尉吼叫着,但卻毫無辦法,最終這件事還是美軍上層出面解決的,上面的命令很簡單,先不要糾纏這些,撤回基地再說。

丹中尉最終揮了揮手叫自己的撤走,然後指着本艾倫說:“這件事沒完。”

“我知道。”本艾倫淡定的對山狼他們揮了揮手。

山狼他們迅速登上飛機,本艾倫也離開了駕駛艙回到了後面,直升機迅速拔地而起,恐怖分子的子彈已經掃上來了,“阿帕奇”撲上去清理,其實“阿帕奇”的飛行員早就知道下面發生了什麼事情,但他們除了空中警戒之外什麼都幹不了,只能眼睜睜地看着,等消息。

不過還好,算是沒出什麼大事,能順利撤離比什麼都重要,其實他們很佩服本艾倫,爲了自己的手下不惜劫持直升機,這在軍隊中可是非常嚴重的事情。

這些已經都不重要了,現在能離開這個鬼地方就是最令人興奮的事情,本艾倫不在乎回去會怎麼樣,他信封只有活人才有資格收到觸發這句話,只要能活着其他事情都可以在考慮,他不能將兄弟們丟在這裏,只是他冒險劫機的最直觀理由。

可能是之前他們經歷了太多的麻煩,老天眷顧這一路上總算是無驚無險的順利返回,回到美軍基地之後幾個人請報告就火燒火燎的找到幽靈要求提供所有重要證據,結果被幽靈拒絕了,隨之本艾倫被帶走,其他人也被命令交出武器關在營房裏禁止隨意活動。

“這下事情鬧得有點大,你說他們會怎麼對付隊長”重拳躺在牀上問其他人。

“他們不敢怎麼樣”幽靈拍了拍自己的背囊,“想要這些東西就不能把隊長怎麼樣。”然後又故意放大聲音喊道,“別他媽惹我們,否則我把這些東西都砸了,讓他們連屁都得不到。”

這件事鬧得的確很大,戰場劫持飛機,這完全可以被送上軍事法庭,但本艾倫是僱傭軍,美軍對他的處罰又不能按照常規進行,而且他們還需要幽靈手裏的東西,所以講過一番爭論之後宣佈了對本艾倫的處理結果,禁閉15天,罰款一萬美金,但因他們在敵後的出色表現,以及立下的卓越戰功,緊閉暫緩執行

這算得上是輕描淡寫了,也足夠給面子,等本艾倫被安全放回來之後幽靈纔將自己手裏的東西交給美軍,在經過鑑定之後軍方的幾個大佬簡直樂瘋了,這次的行動戰果卓著,雖然曼索爾巴拉斯跑了,但卻幹掉了包括塔瓦多默德,恐怖分子的國防大臣,阿本德賽,恐怖分子空軍司令兼陸軍裝甲作戰研究室主任,普哈迪,恐怖分的副參謀長以及聖主之刃的副旅長在內的六名恐怖分子高層的重量級人物。

幽靈的工作做的和年周全,在那種情況下他不但對這些傢伙的屍體進行了拍照錄像,而且採集了頭髮和血樣,這些直觀的證據在和美軍恐怖分子dna資料庫進行對比之後完全吻合。

自家爺們自家疼 另外從幽靈繳獲的曼索爾巴拉斯的電腦硬盤和平板電腦中他們還發現了大量有價值的情報,其中包括恐怖分子正在通過各種渠道謀求身化學武器甚至底端核武器的設想和途徑,這讓美軍乃至華盛頓都大爲震驚,恐怖分子真是瘋了,什麼東西都敢買。

這次行動中“黑血”的出色表現得到了高度的評價和肯定,美軍給出了很豐厚的獎勵,並且兌現了賞金,這些錢可以說完全超過了他們任務收入,當然這些功勞大半都是幽靈的,所以他理所應當的拿了大部分。

相比之下本艾倫那區區一萬美金的罰款簡直連九牛一毛都算不上,不過這次他們的損失也不小,毒藥和風刃失蹤,螺紋也因重傷不治身亡。

“能活着回來真是不容易。”幽靈對這句話的體會最爲深刻,他在這次的經歷簡直算得上九死一生了,“只是最可惜的是讓曼索爾巴拉斯那老傢伙跑了。”

“能有這樣的戰果已經非常不容易了,別期望太多。”本艾倫倒是很知足。

“這次的意外收穫已經很豐厚了。”山狼說,“幹掉這麼多人,都是高層任務,你還有什麼苛求的”

“可是我們這次行動的第一目標是哈姆扎,這傢伙不知道躲到什麼地方去了始終沒露面。”重拳說,“能幹掉這麼多高層也算是歪打正着吧。”

“這個人絕對不簡單,他不會呆在一個地方太長時間,所以沒那麼容易找到。”本艾倫說,“不過這件事肯定沒那麼容易過去,作爲報復曼索爾巴拉斯已經開始了大規模的恐怖襲擊,現在很多城市都出現了炸彈襲擊事件,所以我們的活還得繼續。”

“我們的也有損失”山狼問。

本艾倫點了點頭:“是的,在巴格達的分部遭遇炸彈包裹襲擊,因有準備所以損失,但對業務造成了不良影響,誰也不願意和一個整天被炸點襲擊的公司合作對嗎”

“王八蛋,看來他們根本就沒打算屈服,我們殺的高層還是不夠多。”幽靈罵道。

“他們還不知道害怕,所以我們必須逼他們屈服,至少不敢惹我們。”本艾倫說。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