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的面色都凝重到了極致,甚至不少修為弱小的人更是抑制不住的開始後退,生怕不小心被戰鬥的餘波波及到了性命。

隨著,這一次,進入吞天雷王遺迹內,那一百多人都活著走了出來,修為也都有了極為恐怖的提升,甚至有人直接進入了半步戮仙之境。 可在整個左旋天內,依舊還是以教主之境強者為尊,畢竟那幾名半步戮仙之境的強者,分散在整個九重天的話,幾乎是一點都不起眼啊! 甚至每一重天內都增加不到一名半步戮仙之境的

隨著,這一次,進入吞天雷王遺迹內,那一百多人都活著走了出來,修為也都有了極為恐怖的提升,甚至有人直接進入了半步戮仙之境。

可在整個左旋天內,依舊還是以教主之境強者為尊,畢竟那幾名半步戮仙之境的強者,分散在整個九重天的話,幾乎是一點都不起眼啊!

甚至每一重天內都增加不到一名半步戮仙之境的強者。

所以,在眾人的心裡,這教主之境還是無比恐怖的,他們戰鬥爆發出來的威力,也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

林逸見狀,瞳孔微微一縮,雙眸深處內有恐怖的殺機在沸騰,如果不是念在幽靈古寨的人曾經護過他,他恐怕早就已經按奈不住心中的殺機,直接殺了崔俊等人。

不過是區區教主之境的修為,就敢在他的面前放肆了,說句不好聽的,現在他們這樣的修為,想要成為林逸的奴僕都不夠資格。

「今日,我不想殺人,滾開,叫大長老出來,否則,休怪我無情了!」

林逸盯著眼前氣息彪悍,直衝蒼穹的幾名教主之境強者,冷冰的呵斥道。

「哼!小子狂妄,不過區區聖人之境的修為,竟然說殺人,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

有教主之境的強者聞言,頓時眼睛一瞪,有可怕的殺機在他的體內沸騰,直接朝著林逸沖了過去,不但速度驚世無雙,而且,右手上面也閃爍著一股無比刺目的金光,使得他整個手掌看起來就像是純金打造而成的一般,釋放著無上神威。

「呵呵,金剛掌,倒是沒有想到老劉竟然這麼看的起這小子!」

「不錯,這可是老劉成名絕技啊!曾經可是一掌打死過聖人之境的妖獸,我看這小子死定了!」

「哈哈,不自量力,竟然敢在我們幽靈古寨鬧事兒,活該他死!」

眾人紛紛神色傲慢的嘲諷道。 林逸見狀,瞳孔微微一縮,眼眸深處閃過一道凌厲無匹的殺機,隨後冷哼一聲,抬起自己的手掌,就輕飄飄的朝著前方拍了過去,這一掌拍出,沒有任何的波動,平靜的就像是普通人打出去的一般,似乎連一點點的威力都沒有。

「哈哈,這小子,不會是被老劉嚇傻了吧?」

「可不是,以為自己是誰呢?半步戮仙之境的超級強者?」

「嘖嘖,雖然修為不咋地,可是膽子倒是不小啊!以聖人之境的修為,跟教主之境的強者硬砰,老子修行了一輩子,都沒有見過這麼不要命,這麼瘋狂的人啊!」

執法隊的眾人,再度忍不住開始嘲諷了起來。

「夫君,這小子倒是有些意思啊!」

崔俊的女人那如同秋水一般的目光盯著林逸,一臉詫異的壞笑道。

「呵呵,終究是不入流的東西,就算是有點膽色又如何?難道膽色還能夠改變他今日的命運不成?」

崔俊聞言,頓時眼睛一瞪,神情極為不屑的嘲諷道。

那女人一看,崔俊似乎有些不悅,急忙咯咯的嬌笑道:「那是啊!不管他有多大的本事,也無法跟我的夫君相提並論啊!您可是幽靈古寨一族的執法隊小隊長呢,對了,我妹妹今天要來看你,等會兒他們一起去附近遊玩一下啊!要不然,晚上多尷尬啊?」

「這……好吧!」

崔俊聞言,裝模作樣的遲疑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只是那感覺,彷彿受了多大的委屈一般。

而後。

萬眾矚目之下。

林逸的手掌也跟老劉的金剛掌打在了一起。

一瞬間。

所有人都是眼睛一瞪,伸長了脖子。

這一擊打在一起,竟然沒有任何的動靜波動,那感覺就像是兩道空氣交融在了一起一樣,安靜的有些詭異。

不要說兩人都是修士,便是兩名普通人對擊一下,也應該會有恐怖的波動傳來才對啊!

下一秒。

教主之境的老劉,眼睛猛的一瞪,一股濃濃的震怖之色驟然浮上臉頰。

「這,這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這絕對不可能啊!」

老劉心裡泛起了滔天巨浪,別人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可他實在太清楚了,他的手臂在觸碰到林逸手臂的瞬間,就已經炸成了齏粉。

現在,在他的神魂感知內,他已經是失去了一條手臂的人,之所以一點聲音都沒有,便是因為林逸的手掌,幾乎如同打在了空氣上,如何會發出聲音呢?

「啊!!!」

五六個呼吸之後,痛苦的感覺就像是潮水一般驟然襲來,直接把老劉淹沒,讓他整個人抑制不住的發出一道凄厲至極的痛苦慘叫。

而此時,那被林逸打成齏粉的手臂才如同幻影一般,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什麼?這,這怎麼可能?」

一道驚呼聲驟然響起。

在場所有人都驚悚的頭皮都彷彿要炸裂一般啊!

一名教主之境的強者,在跟聖人之境強者硬碰硬的時候,手臂竟然直接被打成了齏粉,這是何等的恐怖,這是何等的可怕啊!

最少,在場眾人沒有一個人能夠做到啊!

「老劉!」

其他的教主之境強者,先是畏懼的看了林逸一眼之後,便無比緊張的上前攙扶住了老劉。

老劉的實力在他們之中不敢說是最強的,可絕對是中上流,可現在這樣恐怖的一個傢伙,都擋不住林逸的一招,他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唰!!!」

林逸的目光瞬間落在崔俊的身上,那冷漠的眼神兒,看的崔俊身體一抖。

「你,你想要做什麼?我告訴你,我幽靈古寨不是任人欺負的主兒。」

崔俊無比緊張,盯著林逸一臉畏懼的哆嗦道。

「呵呵,這麼說在你眼裡,我就是任人欺負的主兒了?」

林逸聞言,頓時忍不住鄙夷的冷笑了起來。

「小友,好手段啊!以聖人之境的修為,竟然能夠一拳打爆我幽靈古寨教主之境的強者,雖不敢稱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可也算是一等一的妖孽了,只是,你終究是找錯地方了,幽靈古寨不是任何人能夠鬧事兒的地方。」

正當氣氛無比緊張的時候,突然,一名老者從遠處走了過來,他的頭髮隨意的披在肩膀上,雙眼陰鷙邪惡到了極致,簡直就像是厲鬼一般,散發的氣息也無比的邪惡。

「五,五長老!」

「參見五長老!」

周圍,幽靈古寨的強者都回過神兒,紛紛無比恭敬的盯著對方恭敬行禮。

冷情總裁:寶貝,跟我鬥你還嫩! 「五長老,這小子先是御空飛行,而後,又在這裡打傷了老劉,您可得做主啊!」

崔俊一看到無長老走了過來,頓時眼睛一亮,面色大喜急忙沖了過去。

幽靈古寨的長老,那可都是實力深不可測之輩啊!每個人的戰鬥力都恐怖絕倫,也都能夠輕易的的調動幽靈古寨的所有強者。

林逸盯著五長老神色越發的不耐煩了,冷漠的說道:「通知大長老出來,就說林逸來了!」

「林逸?你就是那個林逸?」

五長老一聽,明顯神情一怔,臉上浮現了一抹濃濃的詫異之色。

「不錯,我不想跟你們墨跡,讓他出來見我,我的時間很寶貴!」

林逸冷冰冰的呵斥道。

五長老聞言,微微點頭一笑,便朝著林逸走去,在離林逸還有半米距離的時候驟然停下了腳步,兩人可謂是近在咫尺,甚至都能夠清楚的看到對方臉上的細微絨毛。

「我是幽靈古寨的五長老,你直接把東西交給我就行了。」

五長老盯著林逸神色平靜的說道,竟然沒有一點激動的感覺。

這一幕,頓時就讓林逸的心情微微一沉,這五長老怕是有問題了啊!

這一滴雷王寶血,對於幽靈古寨到底有多大的用處他不清楚,但是有一點他很清楚,那就是這東西對他們極為的重要,任何一名幽靈古寨的人在得到他到來的消息,都應該激動不已才對。

五長老的表現實在太過怪異了一些。

「我只見大長老,他若是不在,我便離開了!」

林逸神情冷漠的說道。 他這次可是千辛萬苦前來送至寶的,這幽靈古寨的人對他諸多刁難就已經讓他非常不爽了,至於,幽靈古寨內部的事情,他倒是懶得去理會了,也管不過來。

他林逸的確心懷天下,可是這天下何等的大,豈是現如今區區一個聖人之境的小子能夠理會的?

五長老一聽,頓時眼睛一瞪,咬著槽牙,神色瞬間變得無比猙獰了起來,盯著林逸,冷冰冰的呵斥道:「林逸,那東西是我幽靈古寨追尋了上萬年的至寶,豈是你能夠拿走的,今日若是留下至寶便罷了,否則,我讓你死在這裡。」

「至寶?」周圍眾人一聽,個個都是神情一怔,也有不少人,在瞬間瞪大了眼睛,華家追殺林逸的事情,幾乎已經是眾所周知了,倒是無人想到林逸,現在竟然還活著。

一時間不少人看向林逸的目光,都變得蠢蠢欲動起來。

那些從遺迹中出來的人,則避免了去談論有關林逸的一切消息,畢竟他們現如今,可都是林逸的奴僕,丟不起這個臉吶。

夜上海 而其他進入吞天雷王遺迹的人也幾乎都已經死絕,自然沒有太多人了解林逸的下落。

原本就極為不爽的林逸,聽著五長老的威脅,整個人頓時抑制不住的仰天哈哈大笑了起來,「我林逸縱橫天下這麼多年,想要去任何一個地方,都無人敢攔我,便是那傳聞中的九重天之巔,我林逸想去,你也擋不住。」

這一番話,林逸說的無比的狂妄,整個人的氣息,在這一刻,更是宛如颶風一般,肆虐開來,給人一種恐怖到了極致的感覺。

所有人都是眼睛猛的一瞪,臉上充滿了濃濃的驚訝跟不敢置信。

「他只是聖人之境的修為,為何能夠爆發出如此驚心動魄的氣勢?」

「不錯,他這氣勢實在太過恐怖,便是教主之境的強者恐怕都擋不住吧。」

「難怪這小子敢殺華家的人,的確有幾分能耐。」

一道道驚呼聲不斷的響起。

而林逸此時,也轉身朝著外面走去,他都要看看,這五長老有多大的本事。

面容陰鷙而瘋狂的五長老,一看林逸竟然真的轉身離去,整個人頓時目光一寒,體內靈氣瘋狂催動,整個人爆發出一股滔天的犀利,一股股無比精純的陰氣,驟然在五長老的手掌之內翻滾,快速的凝聚成一片黑色的雲霧,直接把他整個人的手掌包裹起來,乍一看,彷彿他的手掌,就像是從墨水之中撈出來的一般,黑的讓人頭皮發麻。

「在我幽靈古寨鬧完事之後就想走,你可真是打的好算盤,把你的狗命給我留下。」五長老盯著林逸的背影,咬著槽牙,目光陰森的怒吼道,隨後,身形一動,右手猛地朝著林逸揮了過去。

「刷!」

陰風肆虐,那黑色的雲霧,直接化成一支有五六米大小的黑色利爪,朝著林逸的腦袋上抓了過去。

隨著五長老這一爪子揮出,周圍的空氣,在這一刻,都彷彿瞬間被冰封了一般,每個人都感受到了一股極致的寒冷,那感覺,就像是在大冬天一下子跌入了冰冷的海水之中一般,讓人凍得牙齒都情不自禁的打顫起來。

「怨魂爪!」

崔俊一看,眼睛猛地一瞪,無比驚悚的尖叫了起來,這可是五長老成名絕技,殺傷力極為驚人,而且,當初為了煉製怨魂爪,五長老更是孤身一人,去了很多陰氣濃郁的地方修行。

以至於,這怨魂爪的威力簡直驚駭世俗,甚至被擊殺的修士,神魂都可能直接被怨魂爪吸收,從而變成提升怨魂爪威力的養料。

這些年,五長老幾乎都已經不怎麼動用,這無比邪惡而強大的怨魂爪了,便是崔俊都想不到,面對區區一個聖人之境的林逸,五長老竟然會動用這麼強大邪惡的手段。

林逸盯著急速而來的五長老,心中的殺機在這一刻在也沒有絲毫的隱藏,冷哼一聲,肩膀一甩,一條手臂,就像是天外飛仙一般,狠狠地朝著前方砸了過去,乾淨利落,亦如之前對戰那名教主之境的強者一般,似乎壓根沒把這位五長老,放在眼裡的意思。

周圍眾人一看,個個眼睛一瞪,臉上都充斥著濃濃的驚悚之色,林逸實在太過狂妄了,不把一名教主之境的強者放在眼裡就算了,現如今幽靈古寨的五長老親自前來,他竟然還敢如此狂妄,這實在有些目中無人了。

可下一秒,所有人的瞳孔卻再度猛地一縮,臉上個個都充斥著濃濃的驚悚之色,只見林逸的鐵拳,在碰到那怨魂爪的幻影時,閃爍著寒光,無堅不摧的怨魂爪,就像晨霧遇到了陽光,直接被林逸這一拳砸到潰散開來。

「什麼?這不可能。」五長老見狀,眼睛一瞪,頭皮發麻,驚悚十萬分的尖叫了起來。

他的怨魂爪有多麼恐怖跟可怕,他實在太清楚,這一擊,不要說是聖人之境的強者,便是教主之境的強者都會一死,可現在竟然如此輕易就被林逸給破壞了。

「沒有什麼不可能,這個世界,要比你了解的恐怖的多。」林逸盯著不敢置信的五長老,玩味的獰笑道,隨後,身形一晃,飄然而上,直接到了五長老的面前,四目相對,五長老的雙眼瞪的圓咕咕的,眼球上倒映的卻是林逸的鐵拳。

「砰!」

又是一聲悶響,林逸的拳頭,就像是一把鐵鎚一般,狠狠地砸在了五長老的小腹上,這一拳的力量,簡直恐怖絕倫到了極致,兩百萬龍之力,透過拳頭,輕易的撕裂了五長老的小腹,而後,如同一窩蜂的毒蛇一般,兇狠的擁入了五長老的小腹,那一瞬間,就撕裂了他的丹田跟經脈。

而後,在整個幽靈古寨權傾一方的五長老,整個人就像是一個破爛娃娃一般,直接倒飛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發出一聲震天巨響,整個大地都彷彿微微一顫。

天地間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崔俊等人,個個神色惶恐,頭皮發麻,心跳也抑制不住的開始加快了起來。

沒有人能夠想到,竟然會是這麼恐怖可怕的一幕。

林逸能夠一拳打爆教主之境強者的手臂,已經堪稱是驚駭世俗了,可現在,連成名多年,在整個幽靈古寨權傾一方的五長老都擋不住林逸的一拳,眾人實在無法想象,林逸的實力到底恐怖到了什麼樣的地步。 大長老身死

這還是聖人之境嗎?

什麼樣的聖人能夠做到如此恐怖的戰鬥力?

倒飛出去的五長老,重重的砸在地上,一張臉扭曲的簡直可怕,就像是野獸一般,無比怨毒的盯著林逸,憤怒的吼道:「你竟然敢廢我的丹田,我告訴你,整個幽靈古寨跟你不死不休。」

話落,五長老捂著自己心血咕咕往外冒的傷口,扭頭盯著還處於無比震驚之中的崔俊呵斥道:「你還愣著做什麼?馬上進去,敲響喪鐘,今日必殺他林逸,否則我幽靈古寨的威嚴何在?」

此時目瞪口呆,如遭雷劈一般,愣在原地的崔俊一聽,頓時身體一抖,整個人回過神兒了,猛地轉身朝著遠處沖了過去。

周圍眾人看向林逸的目光,都充斥著濃濃的畏懼之色,林逸的強大,實在太超出他們的意外。

很快,一道道犀利的破空聲就不斷的響起,一名名幽靈古寨的強者,都穿著黑色的夜行衣,就像是從地獄之中狂奔而出的修羅一般,落在了林逸的四周。

一股凌厲到了極致的殺機,驟然從這些人的身上散發出來,猶如三九天的寒風一般,讓不少人都抑制不住的顫抖了起來。

「老五,怎麼回事兒?」有一名虎背熊腰,雙目如炬的中年男子,盯著五長老,無比憤怒的質問道。

「這小子在我幽靈古寨御空飛行,不但如此,還仗勢欺人,廢了我的丹田,傷了劉執法的一條手臂,必須要拿下他,否則幽靈古寨的威嚴何在?」五長老躺在地上,無比憤怒的咆哮道。

「什麼?該死,竟然敢如此欺負我幽靈古寨,以為我們都是泥巴捏的不成。」那中年壯漢一聽,頓時眼睛一瞪,勃然大怒。隨後,猛地扭頭看向了林逸,那充斥著迫人目光的雙眼,瞬間就有兩團火焰在跳動。

一把先天靈寶也驟然出現在了他的手中,隔空指著林逸,無比憤怒的呵斥道:「黃口小兒,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在我幽靈古寨放肆,今日老夫必取你性命。」

其他幾名長老見狀,也是一個個目光陰沉,憤怒到了極致,幽靈古寨的規矩不能破,幽靈古寨的族人更不能隨意被人欺負,當即,一名名長老,紛紛鼓動體內的靈氣,宛如殺神一般朝著林逸走了過去。

林逸見狀,眉頭微微一皺,心裡的不解越發的多了起來,現如今的動靜鬧得如此之大,大長老完全沒有理由不知道才對呀。

「難道大長老出事了?」林逸皺著眉頭,在心裡暗暗的嘀咕道。

「老大,管他出事沒出事,這群癟三,竟然想要圍攻你,斬殺你,那就弄死他們好了。」神府一聽,生怕事不夠大,無比邪惡的起鬨道。

林逸一聽,沒有理會神府,而是抬頭,目光落在了眼前那幾名氣息彪悍的強者身上,冷冷的說道:「我是林逸,這次前來是找你們大長老的,不知可否讓大長老出來一見。」 攝政王的將門寵妃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