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言滿意的看向百里夜。

“那蘇師弟你先忙,我得趕緊將這本書送到落玄峯去,要不然,雲痕大師該着急了。” “行,你忙吧!”蘇言和百里夜打了招呼後,兩人便離開了。 一路回到自己的住所,蘇言越想越覺得稀裏糊塗膽大了一次,有些虧大發了,不過總算還得了一點好處。 拋除雜念,蘇言便將六個罐子全都取出來,並將身上還剩下

“那蘇師弟你先忙,我得趕緊將這本書送到落玄峯去,要不然,雲痕大師該着急了。”

“行,你忙吧!”蘇言和百里夜打了招呼後,兩人便離開了。

一路回到自己的住所,蘇言越想越覺得稀裏糊塗膽大了一次,有些虧大發了,不過總算還得了一點好處。

拋除雜念,蘇言便將六個罐子全都取出來,並將身上還剩下的十來塊神源滿是賠笑的給了大白。

大白咔咔的將神源全都吃了,然後開始了鑽進罐子提煉精血……

一晃兩天的時間悄然而過,一大早,蘇言就拿着六瓶被大白提煉出來的精血向着妖靈堂而去。

蘇言先是到了堂內,溜達了一圈,遺憾的發現並沒有其它的古神血液存在,問了別人,最近一段時間沒有人再下任務捕捉妖獸了。

如果蘇言要的話,可以支付一大筆神源到任務堂,任務堂那邊抽取一些,然後轉化爲積分,外門或者內門弟子下次執行任務會幫你帶回來的。

蘇言直接放棄,開什麼玩笑,我要是有那錢,就不用這麼折騰了,而且你帶回來的有沒有古神血還兩說呢。

感覺外面熱鬧了,蘇言出來直接開拍他的精血,但是此次百里夜沒在,估計是研究那手札了,但因爲有上一次的宣傳,又有人服用,聽說效果非常不錯,蘇言美滋滋的收取了將近七千神源,便帶回了靈焰峯去修煉了。

與此同時,在蘇言回到山峯的一刻,滿身傷痕,臉色蒼白的古神子段清風也從星空返了回來,同時肩膀上扛着一個巨大的流着血的爪子…… 這三天除了修煉和向凌鈺請安外,蘇言基本就是兩點一線往返與靈焰峯和妖靈堂了,而這幾次去妖靈堂,百里夜對於每次蘇言的到來,極爲的熱情,蘇言則揹着手看血液罐子。

這讓衆多學徒和一些初級乃至中級妖靈師顯得極爲不理解,百里夜則不管衆人的眼神,只要你在妖靈堂看上什麼,直接報賬就行,我付。

你們這幫目光短淺的人啊,人家蘇師弟身後所站的人,除了七長老外,還有高高在上,素來不喜歡與人打交道的三位高階妖靈師之一的林梵大師啊。

不說別的,因爲蘇師弟的求情,自己天上掉餡餅似的得到了林梵大師的手札,獲益匪淺,以前不懂的,全都茅塞頓開,這幾天的提煉手法越加的嫺熟,想必用不了多長時間,妖靈堂在這三十年期間,將會增添第十一名中級妖靈師了。

而這一切,全都拜蘇言所賜,他是該好好回報一下,只是蘇師弟爲人低調,不喜歡到處宣揚自己與林梵大師的關係,否則,你們不知道要比我更瘋狂多少呢。

百里夜嗤之以鼻衆人的眼神,而後滿臉笑容的看向蘇言:“蘇師弟,怎麼,沒有你看上的血液嗎,別怪師兄多嘴啊,既然是練手,其實任何一種血液都是可以的,不是提煉精血,而是不斷將血液凝聚,從百裏挑一,又從一中挑萬,這樣熟練了以後,如果碰見蘊含古神血的,才能熟能生巧。”

百里夜雖然這麼說着,但是還是想不明白,蘇言既然和林梵大師要好成這樣,以大師的人脈,經常給他十代內的精血都是有可能的,只要有古神獸,又爲何要自己學習,這花費的時間可是非常長的。

當然了,有林梵大師的指導,蘇言學習起來,一定是進步神速,最起碼比自己花費的時間可能要少一半,畢竟他是在摸索,而蘇言是在一位高階妖靈師的傾囊相授下學習。

怪不得之前一直拍賣那些初級血液,人家根本看不上,而且心高氣傲的想要自己去練手,有志氣。

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啊!

蘇言有些失望,轉了一大圈,沒有一個古神血,大白連點反應都沒有,怪不得連着兌換閣的精血爲什麼這麼昂貴了,這麼多妖靈師,你也碰不見一個蘊含古神血的,就算有,你也不一定能提煉出來。

“百里師兄,就沒有其它的了嗎,我那天選的那些血液,比如噬巖獸的還有沒有,一頭妖獸不可能放這麼點血吧。”蘇言不甘問道。

百里夜搖搖頭:“師弟有所不知,一頭妖獸所放的血是很多,但我們都是取其精華放在這裏的,還有一些並不是我們妖靈堂下的任務,是其它堂所需某種妖獸,外門或者內門弟子接了任務,抓回來換得積分,而那個堂用了一部分,其餘感覺沒用,便順手丟過來的。

比如那頭噬巖獸,就是煉藥堂那些煉藥師所需,剩了點放在我們這裏,而且血液不會有倉庫的,再好的倉庫還不如這些特殊的黑罐呢,基本所有的血液全都在這裏了。

如果你真的需要某種血液,可以到任務堂付一些神源轉化成積分,看有沒有弟子接的。”百里夜詳細的給蘇言講解了妖靈堂內的一些事。

蘇言聽完後,有些遺憾,看來最近這段時間,自己是要歇業了,大白可以放假了。

“好吧,下次如果有新的血液送過來,一定要提前通知我,我看看……”蘇言的話還沒說完,突然大白一陣跳躍,蘇言更是猛地轉過頭看向妖靈堂的門口。

此刻正有好幾道身影有說有笑的走了進來。

“師兄,真的不用了,這份禮物太貴重了,只是隨便過了一個生辰而已,”安盈盈有些不好意思。

她只是過個十九歲生辰而已,甚至於連她自己都沒當回事,況且,還有五天內呢,但她沒有想到,當早上睜開眼後,段師兄臉色微白的扛着一個爪子出現在了她所在山峯的閣樓外,也不知道等了多久,只知道,他的眉角有着絲絲晶瑩的露水。

她和段清風交流的很少,況且,她來火神門才一年多時間而已,在這一年多,她一直按照師父給她定製的計劃進行修煉,這纔有了今天的修爲。

而作爲宗門唯一的古神子,一直是獨來獨往,甚至有時候進入星空,短則一兩個月,長則小半年呢,她一直將他當做自己奮鬥和超越的目標。

而且段清風很孤僻,一般很少與人說話,脾氣性格恐怕也只有作爲他師父的門主知道吧,安盈盈記得,自己總共與段清風說過兩句話。

第一句是當初師父韓青羽收了她,拜見各位師兄啊,她喊了一聲段師兄好,段清風回答了一句‘好!’

俠氣逼人 第二次是幾個月後,自己隨意溜達,碰見了段清風一個人望着天空發呆,她只是照例的向着他打了一聲招呼。

“段師兄早啊!”

“早!”

這就是一切了,但沒想到,早上睡眼朦朧起來的她,就看到了段清風扛着一個爪子,很大,也不知道從那頭妖獸身上斬下來的,但那已經發黑的血跡散發着陣陣威壓,表明了這隻爪子的主人,最起碼在第二步的巔峯天尊境。

而段清風,只是大聖境的巔峯,雖然距離天尊境只有一步之遙,但是越往後,每一小步都如同溝壑般存在,有的人甚至一輩子都跨越不過去。

而每一小階的斷裂,修爲更是恐怖的厲害,她甚至能感受到那爪子星空的氣息,非常的純粹。

再看看雖然壓制,但是臉色還有些發白的段清風,就表明了,這隻爪子來自星空一頭很強大的古神獸,而段清風,付出了極大的代價,才勉強砍下了它一隻爪子。

段清風站在樓下面,見到她打開窗子,愣愣的看向他時,臉上首次露出微笑,高高舉起爪子,一副很輕鬆的樣子,說了這一年多來,與她的第三次話語。

“安師妹,十九歲生日快樂,這是我送你的禮物,不許拒絕哦!”這句話,很長! 安盈盈有些發愣,這纔想起自己即將過十九歲生日了,如果不是別人提醒她,還真給忘了。

安盈盈連忙下樓來,有些不自在,實在是平常和段清風沒怎麼說過話,人家突兀的出現,更是送了她這般貴重的禮物,雖然造型有些不好看,還有些瘮人,但看孤僻的段師兄笑呵呵的樣子,似乎一點也沒察覺道。

“師兄你這是幹嘛,這,這也太貴重了,你快些拿回去吧!”安盈盈道。

段清風露着很白的牙齒,有些靦腆,他早在三天前就回來了,只是受傷很重,一直修養到了今天,有些恢復過來,才迫不及待的趕過來,本來有很多話要說,甚至來之前都背了草稿很多遍,但此刻面對安盈盈的眼神,突然腦海一片空白。

“沒,沒事,我作爲師兄,送師妹生日禮物應該的,其他人過生日我也送,你別多心,而且我看你已經是道宮境巔峯了,這隻魅影金色雕的爪子如果讓妖靈堂的大師提煉,可以提煉出三到五滴的七代古神精血,你可以很快踏入第二步的涅槃境,更能增加與星空額契合度,聽說你現在都能在星空堅持兩個時辰了,工細你倆了”百里夜有些期期艾艾道。

安盈盈聽了眼睛發亮,確實有些心動,最後一咬牙,向着段清風一行禮:“謝謝師兄,我以後一定會還你的。”

段清風的眼神在片刻的一暗後點點頭:“好,聽說歐陽大師最近在妖靈堂呢,而且她對飛行的古神獸最具研究,她若提煉,效果一定會更好,走吧,希望在你生日那些能提煉出來。”

“好,再次感謝師兄了!”

歐陽雲琦,就是除了林梵和雲痕兩位高階妖靈師外,第三名高階了,同時,也是一個很美的美人,美的具體有多少年齡也不知道,聽說她之前得到過火神門那位火神真仙賜予過駐顏丹,容貌就一直未曾變化過。

妖靈堂!

隨着兩人前來,一路上也碰見了幾個內門弟子,都是藉助了此次段清風所帶回來的深淵魔猿,得到精血,煉化後,對自身有了很大的增益,感激不已。

見着人家在泡妞,或者說,整個宗門,能配的上他的,恐怕只有也將培養成古神子的安盈盈了,日後人家兩人在星空相互扶持,簡直是天造地設一對。

就像楚洛和莫凌雲,也只是像兩個猴子上躥下跳,你別看段師兄平常充滿了高冷,但是一出手,就有成效啊。

兩人有說有笑的,但是段師兄也太不解風情了吧,哪有扛着一塊帶着血的雞大腿加森白爪子泡妞的,故而他們一擁而上,接收了這個護送任務,一路到達妖靈堂。

“有古神精血,而且非常的純粹!”這是蘇言根據大白所帶給他的感應,第一時間就注意到了幾個人所擡的巨大爪子以及一路跑過來看熱鬧的其它內門弟子,第二眼纔看到了有說有笑的暴力女安盈盈以及宗門給予很大期望的古神子。

安盈盈一擡頭,也是看到了蘇言,原本滿臉的笑容頓時冷了下來,然後幾步就到了蘇言面前。

“你怎麼在這裏?”

蘇言奇怪了,雙手抱胸:“這又不是你家的,憑什麼你能來我就不能來?”

“你……”安盈盈氣的牙根磨的只冒火星子,現在她一看到蘇言,肚子就生出一股子氣。

凌霄城兩人初次的相遇,就非禮自己,完了到火神門,莫名其妙成了自己師弟,還愣是在星空試煉中將他們三人給拖的暈死過去,在拜見各位師伯和師兄師姐時,拒絕自己的挑戰,讓她顏面盡失,還有在食堂的無禮,外界衆人的那些八卦話語,楚洛師兄爲了自己,被整的徹底失去前途……

總之,現在見了蘇言,手都有種直接伸上去掐死他的衝動,不對,第一時間首先要剁了他那雙狗爪子。

“距離兩個月新人期限還有十四天,到時候在切磋場,你可要小心了。”安盈盈舉着拳頭咬牙切齒威脅道。

蘇言聳了聳肩,而後轉過身一本正經的問向百里夜:“十四天後,我有沒有其它手段躲過這瘋婆子的對打。”

“你,你說誰瘋婆子?”安盈盈氣的臉大發紅,伸出一指頭差點都指到蘇言的鼻子出了,蘇言好想身體往前一點,然後張開嘴,再合下去。

百里夜一陣尷尬,面對蘇言的提問,他可不敢亂說話,他只是妖靈堂一個初級妖靈師,而在他面前的,一個是古神子,一個是準古神子,另一個更是林梵大師偷偷認的兄弟,得罪任何一個,他感覺自己都要遭殃。

“那個,你們忙,我突然想起來我還有點事,”百里夜說完,一溜煙就不見了蹤影。

蘇言暗罵一聲老狐狸,而後轉過來直接無視掉安盈盈的手指頭,你不困了有本事你繼續舉着,他看向了段清風,行禮道:“見過段師兄,不知道段師兄來妖靈堂是……”

對於段清風,在聽了師父凌鈺的話後,對於這個年輕人,他反倒有些同情了,人人都羨慕他所擁有的超然身份和修煉資源,卻沒人發現他身後那一座座巨山似的壓力。

古神子聽起來不錯,實爲,很可憐!

段清風自始至終都沒說話,對於安盈盈與這位新師弟的故事,他也探查了,但是,竟然沒人知道,此刻見着蘇言詢問了,他微微一笑:“來陪安師妹提煉一點精血,安師妹馬上就要過生辰了,內門中有好多師弟師妹都在準備送她禮物呢,這算得上是咱們年輕一輩中的事了,不知道蘇師弟要送師妹什麼?”

“生日?”蘇言看着此刻依舊舉着手指着自己鼻子氣呼呼的安盈盈,突然哈哈一笑:“我送你個錘子!”

“蘇言,你找死!”安盈盈徹底爆發了,胸膛在這一刻有無數火山爆發,手中的魂力瞬間運轉,蘇言卻飛快的從儲物袋取出一柄小錘子,然後看向安盈盈。

“哎呀,師姐你要幹嘛,你不會想在妖靈堂動手吧,爲什麼啊,師弟送你生日禮物難道也要捱打?”蘇言一副不可置信的尖叫起來。 本來,一個混世魔王,一個古神子,一個天賦卓越又很漂亮的人聚在一起,是最吸引人眼球的,近乎三人在一塊聊天時,就吸引了很多內院弟子以及諸多學徒了。

可是看着看着,這位安盈盈竟然要動手,距離楚洛動手所引起的嚴重後果可是才過了幾天啊,又有人要挑戰門主的權威,還是準古神子的唯一預備人選安盈盈,怎麼可能,這個混世魔王又把她怎麼了。

煉獄失樂園 蘇言此刻舉着小錘子一副怕怕的神色,頭髮乃至身上的衣衫已經在安盈盈的氣勢下獵獵作響,面對蘇言這般無懈可擊的尖叫,面對周圍衆多人的指指點點和竊竊私語,安盈盈近乎要爆炸。

不能上當,他在激你,你要隨了他的心願,你就輸了!

安盈盈內心不斷告誡自己,緩緩閉上眼,劇烈起伏的胸膛慢慢的平復了下來,手上的魂力也是漸漸趨於平靜,而後睜開眼,看向蘇言,果然,他從蘇言假裝怕怕的神色中看出了了一絲失望。

安盈盈心裏一冷笑,想讓我繼楚洛師兄後,第二個再次違反門規,私自鬥毆的弟子,我是不會上當的,你等着,十四天後,我要堂堂正正的讓你知道,惹了我安盈盈,是怎樣的下場。

安盈盈臉上突然露出一絲笑容,甚至於伸出手接過了蘇言的禮物,一個錘子。

“倒是挺可愛的,謝謝師弟的禮物,這份人情,師姐我一定會還的!”蘇言臉上盪漾着笑容,但是近乎是咬牙切齒的說着。

蘇言嘿嘿一笑:“好說好說,師姐不必客氣,小小禮物而已,希望師姐永葆青春,永垂不朽!”

“呵呵,師姐我記住了,忘不了你的祝福,”安盈盈眼睛近乎噴火。

“那師姐師兄你們先忙,我想起來家裏還燉了點雞心湯,最近認識了一個師姐,準備送她點雞心湯給她嚐嚐呢,”蘇言說完,便隨便向兩人行了一禮就飛快的逃跑了。

“你才缺心眼,本小姐記住你了!”安盈盈看着蘇言消失的背影,咬牙切齒道,手中魂力一用力,先前接過蘇言的小錘子直接捏成了粉碎,可是下一刻,捏碎的小鐵錘中突然爆發出了一團黑霧,猝不及防下,誰也沒想到,一下子就將安盈盈籠罩了進去。

率先反應過來的是段清風,一下子就將安盈盈拉了出來,那股黑氣很快就消失不見,不過,一股惡臭卻是從安盈盈身上所散發了出來,連着段清風也是不自覺的被刺激的鼻子流下了酸水。

這是妖獸影狐的一種特殊逃跑手段,這股惡臭一般會隨着攻擊者三天的時間,無論什麼手段,都除不了,這樣,它會隨時聞到那股氣息,避免不抓住,或者有實力的,可以憑藉這股氣味,在三天之內找到攻擊者,施以報復。

隨着這股惡臭飛快的傳來,周圍原本圍觀的人也是齊齊往後一退,十丈之內,全都能聞到。

哦,有些不行了,我有點反胃。

段清風則沒離開,只是皺了皺眉,閉了氣。

這股惡臭安盈盈也是能聞見,更是明白它的出處在哪裏,她渾身急速的顫抖,一股難以形容的氣勢直接爆發了出來。

“啊——”一聲極具穿透力的尖叫聲驟然自妖靈堂響起,許多人被震的是又捂鼻子又捂耳朵,緊接着,一道長着藍色翅膀的身影猛地竄天而起,連着天上的白雲此刻都被這股氣浪給串了一個大窟窿。

“蘇言——”安盈盈怒吼着,整個人彷彿魔神降世,萬千昆蟲直接向着蘇言追擊而去,但是入目之處,他早就消失不見。

安盈盈化爲一道流光,此次就算冒着被懲罰的危險,她也要蘇言好看,眼見着安盈盈怒氣離開,段清風嘆了一口氣,收了爪子,緊跟而去。

…………

“師侄女,你這是怎麼了?”凌鈺看着披頭散髮的安盈盈,有些不解,邊說邊聳了聳鼻子,強行忍着問道。

“師伯,蘇言呢?”安盈盈行了一禮問道。

“蘇言?我不知道啊,這幾天他不是一直在妖靈堂跑着嗎?”凌鈺確實有些疑惑,自從知道了有妖靈師這一行業後,這小子就一直在那裏待着,平常請安都說不上幾句話。

該給的功法他給了,記載着戰技的閣樓也是開放的,資源也有,不會的可以來問,作爲師父,也就這些了,其餘的都要靠他努力。

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嘛!

“見過師伯!”段清風也是趕了過來,向着凌鈺行了一禮,並不着痕跡的向着安盈盈輕輕搖了搖頭,表示蘇言確實沒回山。

“段師侄啊,你也來了,今天是個什麼好日子,你不會也是來找蘇言這小子吧?”凌鈺笑哈哈道。

段清風溫和一笑:“沒有,我是陪着師妹來的。”

“師伯,打擾了!”安盈盈再次一行禮,直接離開,段清風苦笑着向着凌鈺點點頭,便追了上去。

這可真的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把凌鈺給弄得一愣一愣的。

“這小子不會又闖禍了吧!”凌鈺喃喃自語,便向着山的後背而去,那裏是蘇言的住所,沒找到,有些心不安的他便下山去問問了。

日常高傲聖潔的安盈盈,此刻帶着滿身的臭味一路找尋蘇言的蹤跡,但他卻不知道躲在了哪裏,愣是找不到,面對一路上捂着鼻子的弟子,安盈盈慢慢停了下來,看着腳下原本明豔的花朵頃刻間焉了下去,眼淚叭叭的往下掉,一扭頭,就向自己的山峯而去。

這三天,她不想出來了,這三天,她要用無數的花瓣將這股臭味給除了。

段清風看着安盈盈落魄蕭瑟的離去背影,搖了搖頭,兩人到底是因爲什麼結的這麼大仇怨,這位蘇師弟,也是調皮的緊,作爲師兄,是不是應該敲打敲打。

哎,在此之前,他還是先找一下歐陽大師吧,生日禮物還是要送的,另外,去一趟凌霄城,或許她的家人知道呢。

段清風想好了以後,見着沒人,對着自己的身上連續點了幾下,然後趕緊取出紙巾擦鼻子。

而就在他們下方的星空試煉鏡內,蘇言小心翼翼的探出頭,見着兩人離去,才舒了一口氣。

哈,又逃過一劫! 蘇言對於安盈盈會捏碎他送的禮物一點也不奇怪,他一直在星空試煉鏡內待了一天後,覺得沒什麼事了才偷偷返回了靈焰峯。

一進門內,就碰到了黑着臉的凌鈺。

“見過師父!”蘇言嬉皮笑臉的打着招呼。

凌鈺無奈的放下書籍,掃視了一眼蘇言的房間,嘆了一口氣:“你又惹事了?”

蘇言一副受盡委屈的神色:“師父,我是那樣的人嗎,從當了你的徒弟後,我一直本本分分的,從來不敢惹事,整個火神門對我而言,是真正的人生地不熟,我又能惹誰啊,師父啊,你這可是冤枉我了,素來只有人家欺負你徒弟的份呢。”

見着蘇言如此解釋,凌鈺是聽得臉皮直抽抽:“打住啊,你說你沒惹事,那影狐的臭囊對安盈盈是怎麼回事?”

蘇言一愣:“什麼影狐,等等,師父你的意思是說,安師姐她捏碎了我給她的禮物?爲什麼啊,她爲什麼要這麼看不起我,師父你看見了吧,一直是人家欺負我,看不起我的,我,我好委屈啊。”蘇言直接一副無力的樣子,就這麼一臉灰敗的坐了下來。

這下可把凌鈺給整懵了,怎麼反過來成了人家欺負你了,這又是從何說起。

“人家欺負你?”

“是呀師父,今天本來是個晴朗的好天氣,我再次到妖靈堂去學習學習,你猜怎麼着,我碰見了段師兄和安師姐,我什麼話都沒說呢,安師姐就過來,用手指着我的鼻子,問我爲什麼在那裏?

師父你看見了吧,連妖靈堂這種公共而又神聖的場合我都不能去,我還能說什麼,反正從進了火神門,就一直被各種人針對,明裏暗裏,單人組團的我都經歷了,反正又沒人幫我出氣,習慣了。”蘇言說道此處,不着痕跡的擡起頭看了一眼凌鈺。

凌鈺連忙咳嗽一聲,再次拿起書裝模作樣的看起來。

“既然人家不讓我在妖靈堂待,我就只好離開了,也不打算說什麼,畢竟我一直是孤零零的一個人,人家身後有古神子段清風以及七八個內門弟子撐腰呢,打又打不過,罵也罵不過。

可就在我準備走的時候,段師兄說話了,說安師姐馬上就要過生日了,大家作爲內門弟子,都在準備送禮物,你怎麼也得好好表示一番吧。

我能怎麼辦,人家都這麼明說了,雖然安師姐這些人一直針對我,但我作爲整個內門目前最後進來,輩分最小的小師弟,不能記仇不是,該有的尊敬還得給。

所以我忍着心中的委屈,笑着給安師姐送上了即將到來的生日祝福語,至於禮物,我一個鄉野孩子,哪有什麼貴重東西啊,就算有,估計人家都看不上。

不過,我身上還真有一個我自認爲還不錯的禮物,一柄小鐵錘,你別看這柄鐵錘毫無用處,用的就是出其不意,你想啊,在遇到危險的時候丟出去,敵人只要隨手一擋就爆炸開來,首先會噁心一下對方。

再然後,你如果逃跑,可以巧妙躲開,因爲他身上的臭味會隨時給你報告他的位置,如果能打過,對方逃跑,你也可以順着氣味找到他,不論是敵人還是妖獸,都是非常好用的,充分利用了影狐的這種與生俱來的天賦,師父,你覺得,我送的禮物可以嗎?”

面對可憐巴巴蘇言的問話,凌鈺拿着書只感覺腦子一團亂,因爲他下去大概打聽了一下,別人所說的話大概和蘇言描述的差不多,可是,爲什麼感覺那麼不對勁呢,但卻又找不出來。

凌鈺不回答,蘇言卻是補充道:“師父,書拿反了!”

“哦,咳咳,那個,哈,對,你做的很對,作爲男人,就該有大胸襟,這樣才能容納天下,”凌鈺是一陣尷尬,連忙將書倒過來,邊看邊說,雖然不知道自己再說些什麼。

蘇言再次委屈的低下頭,一副自言自語的樣子:“是呀,徒兒就是這麼想的,都說退一步海闊天空,徒兒不知道退了多少步了,可是,我得到了什麼,人家前腳向我要禮物,我將自己的寶貝給她,人家後面就捏碎了我的真誠之心。

這是什麼,這是對我的侮辱,看不起我的禮物,我還想着禮輕情意重呢,知道人家師父疼愛她,什麼好東西都給她,我沒有這樣的待遇我知道,看不起我的禮物我也明白,可是,爲什麼弄壞了我的禮物後,還要怒氣衝衝來找我,我一回家,師父你張口就是我惹禍了。

爲什麼,命運對我來說,爲什麼這麼不公,我到底該怎麼做,才能讓所有人滿意,才能成爲一個聽話的好徒兒,好師弟。

入門才一個多餘,這是第幾次針對我了,每次又有誰替出頭,反倒都要給我怪罪,我苦啊,沒有人家在宗門有人脈,誰也不認識,也沒人家師父對她什麼寶貝都給,眼高的看不起我那……師父,你幹嘛去啊,我還沒解釋完呢,師父——”

蘇言連忙起身就去追凌鈺,但奈何人家逃走的速度太快,沒追上。

蘇言無奈的擦了擦好容易擠出來的一滴眼淚,還沒當着凌鈺的面前流下來呢,沒意思!

我的三界紅包羣 【主播,你不當銷售可惜了,歪的都能給你說直了,要不是我們從頭看到尾,我自己都差點信了。】

【哈哈,主播這性格我喜歡,不說別的,打賞送上。】

【以前善良淳樸的小哥哥變了,變得好壞好壞。】

【你個糟老頭子壞得很,壞得很!】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