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邊看場子的黃毛小年輕連忙勸和。

雖然看林天恆的樣子就不像是有錢人,但蒼蠅再小也是肉。 「嗯?!」 正坐著好好的林天恆,突然發現周夢瑤居然坐到了自己的腿上。 這曖昧的姿勢,讓林天恆不經老臉一紅。 不過還沒等他開口,臉蛋紅的都快滴出血的周夢瑤,就已經搶先低聲說道: 「這是規矩,如果你不讓我坐你腿上,就代

雖然看林天恆的樣子就不像是有錢人,但蒼蠅再小也是肉。

「嗯?!」

正坐著好好的林天恆,突然發現周夢瑤居然坐到了自己的腿上。

這曖昧的姿勢,讓林天恆不經老臉一紅。

不過還沒等他開口,臉蛋紅的都快滴出血的周夢瑤,就已經搶先低聲說道:

「這是規矩,如果你不讓我坐你腿上,就代表我的魅力不行,他們立刻就會讓別人替換我的……」

既然如此,那林天恆就只能默默接受這一幕了。

只是周夢瑤穿的本就清涼,這麼一坐,她那高聳的圓潤,就直接出現在了林天恆眼前。

二者只有一厘米不到的距離,林天恆甚至都能清楚聞到那股淡淡的幽香…..

林天恆除非閉上眼睛,否則都很難避開這誘人的景色。

沒辦法,林天恆只能心中念起了七字真言:沒有我家思鑰大,沒有我家思鑰大,沒有我家思鑰大……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這麼一想之後,林天恆頓時好受多了。

坐在賭桌上方的莊家突然開口說道:

「今天又看到了不少新面孔,所以我來給各位簡單介紹一下遊戲規則。

我們玩的遊戲是『買大小』,也就是三顆骰子放進蠱裡面,4~10為小,11~18為大,3個1算我贏。

桌子上還有3個2,3個3這種豹子區,中獎幾率雖然小,但如果你中了,將通殺全場,但贏走的金額不可以超過你本金的十倍……」

雖然林天恆沒玩過,但是規則簡單,他聽上一遍也就懂了。

嘩啦啦。

莊家將骰子放進骰蠱裡面開始輕輕搖動,大約十秒鐘的時間,他將盅放到了桌子上。

「開始吧,買定離手。」

一桌子的賭徒都搓著雙手,開始將鈔票丟向賭桌上標記著「大」或者「小」的區域。

「我有強烈的預感,這把一定出大,一千塊錢試試水!」

「王哥,您就下這麼點啊,不如再多下幾千吧。這樣多贏點也好多給人家一點小費嘛~」

蘇媚用坐在王哥身上扭來扭曲,弄得王哥腦袋一熱,又丟了五千。

「哈哈,就聽寶貝你的。等會兒贏了錢,小費絕對少不了你的!」

說著,王哥狠狠的在蘇媚的屁股上捏了一把,惹得蘇媚嬌呼連連。

其他的賭徒,也都趕緊出手,然後眼睛通紅的看著骰蠱,希望能開出自己想要的數字。

蘇媚看了眼林天恆手中的百元大鈔,不由嘲笑道:

「真是丟人現眼,一百塊錢也敢往桌子上面丟~」

周圍的客人被蘇媚這麼一說,全都不屑的看著林天恆。

但林天恆卻不急不緩的笑道:

「山不在高,有仙則靈。錢不在少,能贏就行。」

說著,林天恆將自己唯一的一百塊錢,壓到了「555」的小格子裡面。

同一時間,林天恆打開了系統界面,戴上了賭神稱號,然後選擇消耗100點負面情緒積分。

「對不起,桌面上的金額不足一百萬。另外根據遊戲規則,宿主只能選擇消耗0.1點積分。」

經過系統提醒,林天恆才想了起來,豹子區最多只能贏走十倍。

所以他這一百塊錢,最多能給他賺回來一千塊錢。

「行吧,那就先消耗0.1負面情緒積分。」

看到林天恆居然想抓豹子,而且還是用一百塊錢去抓,桌子上的其他人頓時捧腹大笑了起來。

莊家都忍不住露出了輕蔑的笑容。

「好,我要開了!」

但是打開骰蠱的瞬間,所有人都一臉錯愕的望著那刺眼的3個5。

「豹子通殺!」

莊家將桌面上的錢全都摞到自己面前,然後整理出一千塊錢,丟給了林天恆。

不過所有人都認為林天恆是新人,所以運氣好一點。

只要多玩幾局,肯定會跟他們一樣黑。

但是第二局,林天恆又通殺了!

一千塊錢的本金,直接贏走了桌子上八萬多!

「握草!這小子也太走運了吧!」

「一百塊錢兩局贏走八萬塊錢!賭神啊這是!」

「新人狗屎運而已,當初我也是一口氣贏了幾十萬,然後一把輸光了……」

不管怎麼說,林天恆這一手逆天操作,的確是震驚到了全場。

就連林天恆懷中的周夢瑤,都看的目瞪口呆。

「來,你的小費。」

林天恆隨便抓了一把鈔票,遞給了周夢瑤。

但周夢瑤卻扭扭捏捏,半天都沒有回應。

林天恆誤以為是自己傷到了周夢瑤的自尊心,立刻道歉道:

「不好意思,我不應該這樣的。」

「不是不是!」

周夢瑤連忙羞澀解釋道:

「上面要求我們必須得這樣接小費……」

八零福氣嬌妻 說著,周夢瑤將腦袋埋了下去,然後緩緩拉開了自己的罩罩…… 看到當時言行狠厲,甚至狠辣至極的魏寰時。

他們這些人才生出了懼意來。

畢竟他們這些人,當年都多多少少對不起魏寰,更曾見她險些赴死而無動於衷。

魏寰當政,最害怕的就是當年那一批老人,誰都知道魏寰睚眥必報。

就如同她對付謝家上下一樣。

等她處理乾淨了皇室的事情,穩定下來了朝局,怕是最先要對付的,就是他們這些當初跟著睿明帝,曾經對她「見死不救」、「袖手旁觀」的老臣。

君璟墨聽到齊文海的話后,挑挑眉好奇道:

「既然你們都知道她會對付你們,你們還願意輔佐她?」

「之前在皇城的時候也就算了,形勢逼人,魏寰握著朝政大權,手段強勢,你們這些人不得不屈服。」

「可是如今她落到我手上,隨時都有性命之憂,你們不是應該覺得高興嗎,你為什麼還要來救她?」

齊文海嘆口氣,「如果有可能,我也不想救她。」

他說的坦白,而且對著君璟墨時也沒有隱瞞他對魏寰的真實情緒。

他也想要除了魏寰,換一個皇帝,可是沒了魏寰,朝中還有誰能搭檔大任?

齊文海說道:

「國不可一日無君,朝不可一日無主。」

「太上皇仙去,已經讓得朝中混亂不已,如今好不容易才安穩下來。」

「陛下雖然是個女子,心性氣量也小了些,可她的確是有真才實幹,也算的上是個合格的皇帝的。」

這些年睿明帝不理朝政,雖然依舊握著的朝權,可是朝中的那些事情實則一直都是魏寰在幫著處理。

就連那些奏摺,早在幾年前的時候,就已經是魏寰先批,然後再將批好的奏摺交給睿明帝,讓他蓋個玉璽,寫兩句批註,便發還回去。

如今赤邯皇室子嗣單薄,活下來的成年皇子之中,有能力的身體不濟,身子好的,能力又跟不上。

最後看來看去,反倒是魏寰才是皇帝最好的人選。

齊文海說道:「如今的赤邯經不起折騰,若是陛下出事,先不說她手中的那些人會不會善罷甘休,沒了陛下牽制,恐怕會禍亂朝堂。」

「就說如果陛下沒了,皇位空懸,恐怕那些原本歇下去的各方勢力會為了那個位置再掀波瀾。」

「而到時候他們拼的你死我活,誰也難以置身世外,赤邯大亂,民不聊生,我想這也不是燕帝陛下和皇太女願意看到的事情。」

重生之攻追攻異能 齊文海說完之後,頓了頓說道:

「我知道這次陛下惹得燕帝大怒,可是天下百姓無辜,還請燕帝陛下看在皇太女未曾動搖過赤邯根基,一片仁心的份上,饒恕了赤邯這一回。」

「若是燕帝陛下實在不肯放我們陛下也行,還請您讓皇太女與我一同回去,繼承赤邯皇位,主持朝中大局。」

君璟墨聞言微眯著眼看著齊文海。

這個齊文海,當真是精明的很。

魏寰是被他抓回安俞的,此事人人皆知,可落在齊文海口中,就成了他請魏寰來安俞關做客。 雖然被周夢瑤的烏黑秀髮給擋住了美麗的風景,但林天恆還是能通過一點間隙,看到了白嫩的酥軟……

見林天恆獃獃望著自己的胸口,周夢瑤聲如細蚊的羞澀說道:

「快塞進來,否則他們會懲罰我的!」

站在後面看場子的混混們,正緊盯著林天恆這邊。

如果林天恆不把鈔票塞進周夢瑤的罩罩裡面,那些小弟便會認為是周夢瑤討不到客人的歡心。

所以要是讓他們將信息彙報給賭場負責人之後,那周夢瑤肯定少不了一頓毒打。

畢竟這些錢,可都是要上交的。

明白了周夢瑤的處境之後,林天恆只能照做。

不過望著周夢瑤那白嫩的肌膚,作為正常生理和心理都很健全的男人,林天恆說沒感覺那是假的。

沒辦法,林天恆只能又動用了七字真言:沒有我家思鑰大……

塞進去,拿出來。

動作要快,姿勢要帥。

「呼~」

快速完成這兩步動作之後,林天恆不由自主的舒了口氣。

「謝謝老闆打賞~」

周夢瑤按照要求,感謝了聲林天恆。

後面站的小混混們,滿意的點了點腦袋。

只是他們看著周夢瑤的眼神,不由有些燥熱。

「媽的,這個小妞在床上絕對帶勁!」

「前幾批新來的,都是你們先玩,這個我絕對要來第一發!」

「扯什麼,就蘇媚那種貨色,來之前就已經是公廁了。但這個小妞不同,看著就很有感覺。」

幾個小混混聊得肆無忌憚,隔著很近的周夢瑤想不聽到都很難。

她頓時害怕的摟住林天恆的腰,渾身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

「別怕,我說了會帶你走的,那就一定會讓你安全的離開這裡。」

雖然林天恆的聲音不大,但是卻在這種時候,給了周夢瑤無與倫比的安全感。

她看著林天恆的清秀面龐,連忙激動的點著腦袋。

「繼續繼續。」

「我有預感,這把我一定能夠連本帶利贏回來。」

「老子這把必須得贏!」

……

望著賭徒們的充滿血絲的瘋狂眼神,莊家輕蔑的笑了笑,然後才將骰子放進骰蠱裡面搖了起來。

砰。

莊家將骰蠱砸到桌面上,揮手說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