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蘇瑾月嘲諷的神情,火武的雙拳捏的咯咯作響,心中的怒火控制不住的往上冒。竟然敢挑釁他,看他到時候怎麼讓他們哭著向他求饒,跪在地上向他認錯。不過就算他們那樣做了,他也不會放過他們。

戰亦寒冷冷的掃了火武一眼。他從來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若是火武敢來招惹他們,他絕對不會手下留情。 火武莫名的感覺到了一股寒意從腳底升起,讓他忍不住打了個寒顫。我這是怎麼了?怎麼會對戰亦寒產生畏懼,他只不過是一個進入門派沒多久的新弟子而已,剛剛肯定是錯覺。 比試激烈的進行著,隨著一名名

戰亦寒冷冷的掃了火武一眼。他從來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若是火武敢來招惹他們,他絕對不會手下留情。

火武莫名的感覺到了一股寒意從腳底升起,讓他忍不住打了個寒顫。我這是怎麼了?怎麼會對戰亦寒產生畏懼,他只不過是一個進入門派沒多久的新弟子而已,剛剛肯定是錯覺。

比試激烈的進行著,隨著一名名弟子從陣法中出來,二十個名額很快就滿了,這次陣法峰除了蘇瑾月和戰亦寒,羅千傲也在二十個名額中。

這次的二十個名額,陣法峰有三人,仙符閣三人,丹草峰兩人,煉器峰兩人,劍法峰和主峰各五人。

「戰師弟,蘇師妹。」羅千傲開心地走到兩人的面前。他還以為自己又要與靈泉谷失之交臂了,沒想到在最後一刻,他竟然幸運的勝出了。在知道自己得到了名額時候,他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暗暗的咬了自己的舌頭好幾次,才確定這是真的。

「恭喜羅師兄!」蘇瑾月和戰亦寒笑著恭喜道。一看羅千傲的神情,就知道他現在很激動,很興奮,不過也是這麼多年了他好不容易才輪到一次。

羅千傲笑著點了點頭,「我也沒有想到自己能勝出。」

「羅師兄,我們剛剛已經說好了,等一下我們去集市的酒樓慶祝一下。」一名弟子笑道。以前每次名額選拔賽的時候,他們陣法峰都只有羨慕別人的份,哪有像這次這樣不但有人得到了名額,而且還是三個。

「這次我請客。」羅千傲開心地應道。他好久沒有這麼高興了。

「好!」眾人高興道。

回到陣法峰,蘇瑾月,戰亦寒和羅千傲就被古破天叫去了大殿。

古破天的目光一一掃過蘇瑾月三人,眼中滿是滿意之色,他們能勝出,他也覺得很高興,「這幾天你們好好放鬆,三天後的辰時,前往主峰練武場集合。」

「是!」蘇瑾月三人應道。

古破天點了點頭,「靈泉谷內一共有著二十個靈泉,每一個靈泉下都有著一條極品仙靈脈,最前面的五個靈泉,仙靈氣最為濃郁。如果有選擇的機會,你們一定要選擇那幾個靈泉。」他們是自己的弟子,他當然希望他們能得到最好的。

「我們一定會的。」蘇瑾月和戰亦寒點頭應道。這次勝出的二十名弟子,他們都仔細的分析過了,劍法峰和主峰的弟子實力都比較強,不過如果他們不隱藏自己的實力,想要戰勝他們沒有什麼問題。 在酒樓里一番慶祝,直到夜深眾人才意猶未盡的回到了門派。

走進房間,關上門,布置了一個陣法后,蘇瑾月和戰亦寒就進入了金葉界。剩下的兩天他們打算用來修鍊,看那個火武樣子,肯定是不會善罷甘休的,他們提高一些自己的實力,勝算也會更大一些。

在仙靈脈旁坐下,布置了一個時間陣法,蘇瑾月和戰亦寒就進入了修鍊狀態。

羅千傲來到蘇瑾月和戰亦寒的房間外,正要抬手敲門,就見到門被打開了。

看到蘇瑾月和戰亦寒,羅千傲揚唇笑道:「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去主峰吧。」他今天很早就坐在院子里了,就怕自己不小心錯過了時間,那麼多年了,好不容易才得到了這個機會,他怎麼可能不興奮,不激動,不緊張。

「好。」蘇瑾月和戰亦寒點了點頭。

「羅師兄,戰師弟,蘇師妹。」方雨桐幾人走進院子。他們是特意來送羅師兄他們的,這件事對他們來說可是大事。

「你們不是去接任務了嗎?」羅千傲看向方雨桐幾人。那天在酒樓喝酒,方雨桐幾人說打算第二天就去接任務,他們要出去歷練一番,爭取下一次也得到進入靈泉谷的資格。

「我們今天去。」馬哲說道。

「我們陣法峰好不容易才得到進入靈泉谷的機會,我們當然要送你們了,也好讓我們沾一下好運氣。」方雨桐笑道。

「羅師兄,你們現在要去主峰嗎?」尤浩然問道。

「嗯。」羅千傲笑著點了點頭。

「那我們走吧,我們正好去主峰的大殿看看有沒有適合的任務。」錢一凱說道。

眾人點了點頭,向著主峰的方向行去。

蘇瑾月三人來到主峰的練武場,只見除了他們其他人都到了,此時每個人臉上都滿是期待之色。

看到蘇瑾月三人,火武冷冷一笑。等進了靈泉谷,他就讓他們好看。每次進入靈泉谷,弟子都會因為爭奪前面的五個靈泉而對戰,死傷也是常有的事。

蘇瑾月三人走進隊伍站好,等待著長老帶他們前往靈泉谷。

沒等多久,就見到一名長老就慢悠悠的向著他們走來。

走到眾人面前,長老掃視了眾人一眼,淡聲開口道:「跟我來吧。」靈泉谷是遁世仙宮的修鍊秘境,每個遁世仙宮的弟子都知道,他也沒有什麼好講的。

眾人連忙跟上。

走了差不多半個小時,眾人在長老的帶引下來到了一個山洞前。

長老停下腳步,看向眾人道:「這裡就是靈泉谷的入口,你們進去吧。」

「是!」眾人應道。他們中有一大半的人都去過靈泉谷,對於靈泉谷並不陌生。

跟著眾人進入山洞,蘇瑾月感覺腳下一輕,就知道這裡也有著傳送陣。

等到面前出現光亮,蘇瑾月抬眼望去,只見面前是一個個如溫泉池一般的泉池,每個泉池中都逸散著濃郁的仙靈氣,只有最後五個泉池中的仙靈氣有些稀薄,不過就算如此,也比外面的仙靈氣要濃郁。這裡果然是修鍊聖地。

「我們過去吧。」戰亦寒腳尖一點,拉著蘇瑾月的手向著第一個和第二個靈泉池飛去。

一名修士迅速的來到蘇瑾月和戰亦寒面前,攔住了他們,「你們不知道規矩嗎?想要進入前面的五個靈泉池,就必須要打敗我們,只有強者才能進入。」他早就看蘇瑾月和戰亦寒不爽了,明明資歷最淺,卻偏偏還喜歡出風頭。

「那就開始吧。」戰亦寒掃了一眼在場的眾人。有時候退讓並不是一件好事,特別是在仙界這個弱肉強食的地方。

「有膽,那就讓我先來會會你吧。」樸學敬冷笑一聲,祭出了自己的仙器。就讓他來教訓一下戰亦寒和蘇瑾月,讓他們知道新人就該有新人的樣子。

火武嘲諷的勾了勾唇。或許用不著他出手了,樸學敬可是個心狠手辣的人,他與人對戰很少會留情,更不用說蘇瑾月和戰亦寒只不過是兩個散仙期修士。怪只能怪他們自不量力,明明沒有實力,卻偏偏認不清自己的位置。

羅千傲快步走到三人身旁,對著樸學敬拱手行了一禮,「朴師兄,還請高抬貴手,戰師弟和蘇師妹才剛剛進入門派不久,還不知道門派的規矩。」樸學敬可是玄仙中期修為,戰師弟和蘇師妹怎麼可能是他的對手。

「讓開!」樸學敬沉聲道。羅千傲是陣法峰的大師兄,可不是他的大師兄,他憑什麼要聽他的。

「羅師兄,我們去爭第二個和第三個靈泉池。」蘇瑾月微笑著看向羅千傲。要進入仙靈氣濃郁的靈泉池,戰鬥是肯定免不了的,就算不與樸學敬打,也會和其他人打。最主要的是,她對亦寒有信心。

羅千傲看了看樸學敬,又看了看一臉平靜的戰亦寒,猶豫了一會兒,點了一下頭。不過對於自己進入前五個靈泉池,他是一點信心都沒有,比起其他人來,他的修為要差很多。

樸學敬聽到蘇瑾月的話,差一點沒有笑出來。這個蠢女人,以為自己是誰啊,命都快要不保了,她還有心思去爭第二個靈泉池和第三個靈泉池。

同情的看了戰亦寒一眼,抬步一跨,向著戰亦寒攻擊了過去。既然如此他就早點解決戰亦寒,看那個時候蘇瑾月還有沒有心思去爭靈泉池。

戰亦寒抬手祭出自己的軒轅劍。飛升仙界后,他的軒轅劍也自動升級為了仙器,比起其他仙器來,軒轅劍的威力絕對強出數倍。

看到軒轅劍,樸學敬目光一亮。他可以肯定戰亦寒手中的仙器,絕對不是一般的仙器,只要他滅了戰亦寒,那把劍就是他的了。

想到這裡,樸學敬手中的招式越來越凌厲,他要速戰速決,早一點解決戰亦寒,將那把劍據為己有。

蘇瑾月剛剛走到第二個靈泉池旁,就被火武攔住了,「既然你自不量力,那就讓我來解決你吧。」

蘇瑾月上下打量了一下火武,也不廢話,直接手一揮,隨著數十張符籙飛向了火武。 在酒樓里一番慶祝,直到夜深眾人才意猶未盡的回到了門派。

走進房間,關上門,布置了一個陣法后,蘇瑾月和戰亦寒就進入了金葉界。剩下的兩天他們打算用來修鍊,看那個火武樣子,肯定是不會善罷甘休的,他們提高一些自己的實力,勝算也會更大一些。

在仙靈脈旁坐下,布置了一個時間陣法,蘇瑾月和戰亦寒就進入了修鍊狀態。

羅千傲來到蘇瑾月和戰亦寒的房間外,正要抬手敲門,就見到門被打開了。

看到蘇瑾月和戰亦寒,羅千傲揚唇笑道:「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去主峰吧。」他今天很早就坐在院子里了,就怕自己不小心錯過了時間,那麼多年了,好不容易才得到了這個機會,他怎麼可能不興奮,不激動,不緊張。

「好。」蘇瑾月和戰亦寒點了點頭。

「羅師兄,戰師弟,蘇師妹。」方雨桐幾人走進院子。他們是特意來送羅師兄他們的,這件事對他們來說可是大事。

「你們不是去接任務了嗎?」羅千傲看向方雨桐幾人。那天在酒樓喝酒,方雨桐幾人說打算第二天就去接任務,他們要出去歷練一番,爭取下一次也得到進入靈泉谷的資格。

「我們今天去。」馬哲說道。

「我們陣法峰好不容易才得到進入靈泉谷的機會,我們當然要送你們了,也好讓我們沾一下好運氣。」方雨桐笑道。

「羅師兄,你們現在要去主峰嗎?」尤浩然問道。

「嗯。」羅千傲笑著點了點頭。

「那我們走吧,我們正好去主峰的大殿看看有沒有適合的任務。」錢一凱說道。

眾人點了點頭,向著主峰的方向行去。

蘇瑾月三人來到主峰的練武場,只見除了他們其他人都到了,此時每個人臉上都滿是期待之色。

看到蘇瑾月三人,火武冷冷一笑。等進了靈泉谷,他就讓他們好看。每次進入靈泉谷,弟子都會因為爭奪前面的五個靈泉而對戰,死傷也是常有的事。

蘇瑾月三人走進隊伍站好,等待著長老帶他們前往靈泉谷。

沒等多久,就見到一名長老就慢悠悠的向著他們走來。

走到眾人面前,長老掃視了眾人一眼,淡聲開口道:「跟我來吧。」靈泉谷是遁世仙宮的修鍊秘境,每個遁世仙宮的弟子都知道,他也沒有什麼好講的。

眾人連忙跟上。

走了差不多半個小時,眾人在長老的帶引下來到了一個山洞前。

長老停下腳步,看向眾人道:「這裡就是靈泉谷的入口,你們進去吧。」

「是!」眾人應道。他們中有一大半的人都去過靈泉谷,對於靈泉谷並不陌生。

跟著眾人進入山洞,蘇瑾月感覺腳下一輕,就知道這裡也有著傳送陣。

等到面前出現光亮,蘇瑾月抬眼望去,只見面前是一個個如溫泉池一般的泉池,每個泉池中都逸散著濃郁的仙靈氣,只有最後五個泉池中的仙靈氣有些稀薄,不過就算如此,也比外面的仙靈氣要濃郁。這裡果然是修鍊聖地。

「我們過去吧。」戰亦寒腳尖一點,拉著蘇瑾月的手向著第一個和第二個靈泉池飛去。

一名修士迅速的來到蘇瑾月和戰亦寒面前,攔住了他們,「你們不知道規矩嗎?想要進入前面的五個靈泉池,就必須要打敗我們,只有強者才能進入。」他早就看蘇瑾月和戰亦寒不爽了,明明資歷最淺,卻偏偏還喜歡出風頭。

「那就開始吧。」戰亦寒掃了一眼在場的眾人。有時候退讓並不是一件好事,特別是在仙界這個弱肉強食的地方。

「有膽,那就讓我先來會會你吧。」樸學敬冷笑一聲,祭出了自己的仙器。就讓他來教訓一下戰亦寒和蘇瑾月,讓他們知道新人就該有新人的樣子。

火武嘲諷的勾了勾唇。或許用不著他出手了,樸學敬可是個心狠手辣的人,他與人對戰很少會留情,更不用說蘇瑾月和戰亦寒只不過是兩個散仙期修士。怪只能怪他們自不量力,明明沒有實力,卻偏偏認不清自己的位置。

羅千傲快步走到三人身旁,對著樸學敬拱手行了一禮,「朴師兄,還請高抬貴手,戰師弟和蘇師妹才剛剛進入門派不久,還不知道門派的規矩。」樸學敬可是玄仙中期修為,戰師弟和蘇師妹怎麼可能是他的對手。

「讓開!」樸學敬沉聲道。羅千傲是陣法峰的大師兄,可不是他的大師兄,他憑什麼要聽他的。

「羅師兄,我們去爭第二個和第三個靈泉池。」蘇瑾月微笑著看向羅千傲。要進入仙靈氣濃郁的靈泉池,戰鬥是肯定免不了的,就算不與樸學敬打,也會和其他人打。最主要的是,她對亦寒有信心。

羅千傲看了看樸學敬,又看了看一臉平靜的戰亦寒,猶豫了一會兒,點了一下頭。不過對於自己進入前五個靈泉池,他是一點信心都沒有,比起其他人來,他的修為要差很多。

樸學敬聽到蘇瑾月的話,差一點沒有笑出來。這個蠢女人,以為自己是誰啊,命都快要不保了,她還有心思去爭第二個靈泉池和第三個靈泉池。

同情的看了戰亦寒一眼,抬步一跨,向著戰亦寒攻擊了過去。既然如此他就早點解決戰亦寒,看那個時候蘇瑾月還有沒有心思去爭靈泉池。

戰亦寒抬手祭出自己的軒轅劍。飛升仙界后,他的軒轅劍也自動升級為了仙器,比起其他仙器來,軒轅劍的威力絕對強出數倍。

看到軒轅劍,樸學敬目光一亮。他可以肯定戰亦寒手中的仙器,絕對不是一般的仙器,只要他滅了戰亦寒,那把劍就是他的了。

想到這裡,樸學敬手中的招式越來越凌厲,他要速戰速決,早一點解決戰亦寒,將那把劍據為己有。

蘇瑾月剛剛走到第二個靈泉池旁,就被火武攔住了,「既然你自不量力,那就讓我來解決你吧。」

蘇瑾月上下打量了一下火武,也不廢話,直接手一揮,隨著數十張符籙飛向了火武。 火武還沒有反應過來,就發現自己被符陣給控制住了,眼中有著一抹驚慌和震驚之色。蘇瑾月怎麼會符陣?他知道蘇瑾月懂得煉製符籙,但是這些仙符的等級都在四級以上,她的煉符水平已經有那麼高了嗎?

仙符閣的弟子也都驚訝的看著蘇瑾月。難怪峰主要招蘇瑾月進入仙符峰,原來她已經是四級仙符師了,而且還是一個仙符陣師。

蘇瑾月看著困在陣法中動彈不得火武,不屑的笑了笑,向著第二個靈泉池走去。她是五級巔峰仙符大師,不過在火武的身上,她不需要浪費五級仙符,以火武的實力四級仙符就已經能夠控制住他了。

看到蘇瑾月走向第二個靈泉池,其他人猶豫了一會兒,向著第三個靈泉池走去。他們現在還不清楚蘇瑾月的真正實力,還是少惹她為妙。他們可不認為,蘇瑾月和戰亦寒第一個取得進入靈泉谷的名額只是個意外。

「砰!」一聲響起。

眾人一驚,連忙轉頭望去,看到樸學敬正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心中更是震撼。朴師兄可是玄仙中期修為,這才與戰亦寒對戰多久,就已經敗了下來。果然戰亦寒和蘇瑾月的實力都是不容小覷的,還好他們沒有選擇去招惹蘇瑾月。

「瑾月,你去第一個靈泉池。」戰亦寒走到蘇瑾月的身旁。好的東西,他自然要留給瑾月。

「不用,你去第一個。」蘇瑾月笑著拉著戰亦寒的手向著第一個靈泉池走去。她知道亦寒的想法,不過她更希望他強大。

戰亦寒無奈的笑了笑,看著蘇瑾月的深邃眼眸中滿是溫柔之色,「你這個小傻瓜!」

「那你就是大傻瓜。」蘇瑾月調皮的對著戰亦寒做了個鬼臉。

羅千傲來到第三個靈泉池旁,看到其他人也正向著這邊走來,心中猶豫著,是要選擇其他的靈泉池,還是直接下去。他可沒有戰師弟那樣的實力,也沒有蘇師妹那樣的手段。

眾人還沒有走到靈泉池旁,就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給擋住了,等到反應過來,才知道這裡已經被布置了陣法。

羅千傲看到眾人都被擋住了,才發現自己的面前有著一個陣法,詫異的看向了蘇瑾月。蘇師妹什麼時候布置的陣法,他怎麼一點都沒有察覺到。蘇師妹現在到底是幾級仙陣師?

眾人看了一眼地上不知生死的樸學敬,又看了看被困在陣法中的火武,看向蘇瑾月和戰亦寒,想了想抬步向著第四個靈泉池走去。他們現在還不知道蘇瑾月和戰亦寒的真實實力,能不招惹到他們,盡量不要去招惹。

見眾人離開,羅千傲心中鬆了一口氣,微笑著對著蘇瑾月點了點頭。果然和戰師弟和蘇師妹他們在一起,什麼事都會發生。只是戰師弟不是散修期修為嗎?他是怎麼打敗樸學敬的?他真的越來越看不透戰師弟和蘇師妹了,不過他真的很慶幸他們是陣法峰的弟子,將來陣法峰或許會因為他們而變的不同,他真的很期待那一天能早一點到來。 蘇瑾月進入靈泉之中,立即就被一股濃郁的如實質一般的仙靈氣給包裹住了,忍不住舒服的深吸了一口氣。這靈泉中的仙靈氣,竟然比她金葉界中的仙靈氣還要濃郁。

閉上眼睛,釋放出神識,慢慢的將神識深入靈泉池的底部。

不多時,一條極品靈脈就出現在了蘇瑾月的神識之中,她沒有收回神識,繼續向著極品靈脈的深處探去。這靈泉池肯定有著什麼秘密,不然單靠這極品靈脈,仙靈氣是不會這麼濃郁的。

一直深入了將近上千米,蘇瑾月還是沒有任何發現。難道我猜錯了?

「瑾月,我在仙靈脈的底部發現了一顆金靈珠。」戰亦寒的聲音在蘇瑾月的耳邊響起。

「那我這邊應該也有。」蘇瑾月肯定的說道。將神識繼續不斷地向著底部深入,快要到兩千米的時候,果然看到了一顆靈珠,用神識將靈珠包裹住,立即感受到了一股生生不息的氣息。

「亦寒,我這裡是木靈珠,師父說這邊前面五個靈泉池的仙靈氣最為濃郁,我懷疑這五個靈泉池下都有靈珠,而且有著一個五行陣。」蘇瑾月開心的傳音道。

傳說得到金、木、水、火、土五顆靈珠,將它們融合,就能生成一個世界。她和亦寒雖然已經有了小世界和金葉界,但是誰又會嫌這樣的世界多呢?有一天,等她和亦寒有了孩子,他們就可以將這個世界送給他們的孩子。

「我們若是將這兩顆靈珠收起來,這裡的仙靈氣肯定會受到影響。」戰亦寒分析道。他自然也是不想放棄這些靈珠的,五行靈珠融合成的世界,可以說是最完美的世界,沒有誰會不想要。

「嗯。」蘇瑾月贊同的應了一聲,想了想道:「要不我們用含有五行元素的物品代替試試吧。」這裡是遁世仙宮的修鍊之地,他們自然不能破壞了。

「好。」戰亦寒在自己的小世界中尋找了一圈,拿出了一顆含有金屬性元素的晶石,將它小心的與金靈珠進行對調。

蘇瑾月緊張的看著,等了一會兒,見陣法沒有因為金靈珠被調換而產生波動,也拿出了一顆含有木之力晶石與木靈珠進行了對調。

將自己靈泉池下的靈珠換掉,戰亦寒和蘇瑾月又分別深入兩旁的靈泉池,將下面的靈珠對調,將前面五個靈泉池中,所有的靈珠都對調完后,蘇瑾月和戰亦寒便進入了修鍊狀態。雖然靈珠換掉肯定會對靈泉池有一些影響,但是影響卻不會很大,最多產生的仙靈氣沒有以前那麼濃郁。

時間在不知不覺中過去,進入靈泉池修鍊的眾人,修為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升。

羅千傲退出修鍊狀態,睜開眼睛,開心地看向一旁的蘇瑾月和戰亦寒,見到他們還在修鍊之中,搖頭笑了笑。戰師弟和蘇師妹這次修為肯定提升了不少。

其他人也紛紛退出了修鍊狀態,同時將視線轉向了蘇瑾月和戰亦寒。他們都想知道,經過這次蘇瑾月和戰亦寒進步了多少,是否已經突破了散仙期晉級到了天仙期。 戰亦寒看了一眼陣法中一臉不敢相信的火武,閃身來到靈泉池邊將羅千傲撈了起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