焰火都大了,反正留下了印記,等下馬上再來就是。

焰已經準備放棄了,他的氣息開始兇猛的上漲,結果還沒引動世界之力的排斥,倒是像觸發了什麼古怪的規則似的,周圍的濃霧開始快速的往四周退去。 周圍的環境全部展現了出來,血色的大地,望不到頭,這不是血色平原么? 果然是幻境! 焰趕緊收起力量。 既然幻境發生了變化,那就還有希望,先不

焰已經準備放棄了,他的氣息開始兇猛的上漲,結果還沒引動世界之力的排斥,倒是像觸發了什麼古怪的規則似的,周圍的濃霧開始快速的往四周退去。

周圍的環境全部展現了出來,血色的大地,望不到頭,這不是血色平原么?

果然是幻境!

焰趕緊收起力量。

既然幻境發生了變化,那就還有希望,先不著急走人了。

不遠處忽然升起一個地洞,裡面冒著炙熱的岩漿,一頭渾身冒火的蜥蜴從裡面跑了出來。

後面跟著開始不停的冒出各種稀奇古怪的惡魔。

這個火蜥蜴也是奇葩,居然用兩條後腿走路,站起來,用尾巴撐著地面保持著平衡。

他看到焰,眼中忽然冒出火焰,嘴角口水直流,「老天! 妙手神農 我已經有一萬年沒有見到過血肉了。」

他忽然神經質的給了自己一巴掌,「等等,我居然忘了怎麼烹飪一個惡魔了!簡直不可饒恕!啊!」

說著他又給了自己一巴掌,一顆牙被他自己打得飛了下來。

焰看得稀奇不已,看起來這個世界沒有自己想的那麼簡單啊,真是無厘頭。

錦繡棄妻 蜥蜴察覺到焰居然在笑他,長長的舌頭伸出來,把飛出去的牙齒卷了回去,「不管了,先抓起來,我要好好的溫習一下怎麼吃肉!」

蜥蜴短小的前爪往前一指,「除我之外,全體都有,衝鋒!」 從京城到安陽府路程至少上千里,原本宋離是不打算一路上帶著人伺候自己的,她覺得自己肯定就能好好照顧自己的,不過顧寧卻執意讓紅玫跟著路上照顧宋離。說是擔心回去的路上宋離會習慣。

宋離剛想說自己那時候跟著喬大郎他們來京城的時候不是同樣也沒有人照顧自己嗎,不過話還沒有說出口,就被顧寧幽幽的眼神給震懾住了,很是沒有骨氣的同意了顧寧的做法。

少夫人要回家鄉卻沒有提出要帶著自己一起走,紅玫還以為自己失寵了正躲在自己的屋子裡面大哭呢,結果就被顧寧身邊的人告知讓自己跟著去伺候宋離。

紅玫的臉上還掛著淚珠呢,院里的幾個平日里跟紅玫好算是要好的小丫鬟正在安慰著紅玫呢,結果被告知了這個消息,讓紅玫哭笑不得。

「紅玫姐姐,你瞧少夫人還是捨不得你的。」

「就是啊,少夫人還讓公子派人來叫你,真是令人羨慕。」

紅玫跟人寒暄了幾句之後,就忙著去收拾自己的行李了。她一路上要照顧少夫人肯定有很多的事情要忙的,真是一點時間都不能耽擱。

不過紅玫去找宋離的時候還是有些微的擔心,畢竟一開始的時候少夫人可沒有讓自己跟著一起去,也不知道少夫人看著自己出現在她面前會是什麼樣的感受。

「少夫人。」一臉彆扭的紅玫站在宋離的面前。

「怎麼了?」宋離頗有些不明所以。

紅玫欲言又止,卻偏偏一臉受傷的樣子看著宋離,讓宋離覺得自己好像渾身都不太對勁。

「紅玫,你是不是想要跟我說什麼?」宋離問道。

「少夫人是不是不喜歡紅玫伺候您?」紅玫鼓起勇氣,總算是將自己心裡的話給問了出來。

宋離覺得紅玫這話問的很是莫名其妙,自己什麼時候說過不喜歡她伺候自己了。再說了這丫頭今天莫名其妙的問自己這些話做什麼?

「沒有啊,我覺得你挺好的。」

「那你為什麼不讓我陪著您一起回去?」紅玫知道自己這麼問以下犯上來了,可是沒辦法她今天要是不問清楚的話,她心裡就會一直有個疙瘩。

宋離這才算是明白為何紅玫會這麼哭喪著個臉在自己面前這麼一副喪眉耷臉的模樣看著自己。

「沒有,你伺候的挺好的。不過從京城一路到我家鄉可遠得很,我擔心你路上吃不消,所以就沒打算讓你跟著我一起回去。」要是早知道這小丫鬟竟然會想這麼多,自己也就不說讓她留下的話來了。

宋離說完這番話之後紅玫最算是破涕為笑了,「我就知道少夫人您不是因為嫌棄我所以才不讓我跟你一起回去的。」紅玫沒說出的口的是少夫人對自己真的是太好了,竟然是因為擔心自己所以才不讓自己跟著一起回去。

小丫鬟的脾氣來得快去的也快,不一會兒就幫宋離將所有的行李都收拾好了。

宋離一看自己收拾的亂七八糟的東西,突然覺得讓紅玫這個小丫鬟跟在自己身邊也不見得是件壞事。

顧寧因為擔心路上路途顛簸特意給宋離找了一輛差不多能在裡面搭一張榻的馬車,單是給宋離準備的馬車就必須要四匹馬去拉,看的宋離直罵顧寧浪費。

「阿離,這裡面有你最喜歡的零嘴,你就是在裡面待上一天也不會無聊的。」

宋離看著面前這輛浮誇的馬車,呵呵笑了兩聲。「你是打算我一直坐在馬車裡面吃零嘴不成?」

顧寧當然不是這個意思了,他只是不想宋離路上受罪而已,更何況他準備這些也不是沒有私心的。如果阿離開口說讓自己也跟著一起進去坐坐,到時候自己不就能跟阿離一起坐馬車了嗎?

只是自從出發之後,宋離根本就沒有叫顧寧一起進馬車裡面坐,反而是紅玫一直跟著宋離坐在馬車裡面有說有笑的。

顧寧騎著馬跟馬車平行並進,聽著馬車裡面的歡聲笑語一張臉黑的跟煤炭似得。看來還是自己估算錯了,按照阿離的脾氣根本就不可能讓自己陪著一起進馬車裡面。

得了,自己還是乖乖騎馬吧!

一路上走走停停的,總算是在中秋前半個月趕到了安陽府。

「阿離,我看咱們要不在安陽府休息一晚在往懷安縣趕?」顧寧道。

「也好,正好到鋪子裡面去巡視一下。」宋離在安陽府城也有三家鋪子,大半年時間沒有回安陽府了,正好趁著這個機會巡視一下鋪子。

宋離的這個東家突然出現在店鋪裡面,讓鋪子裡面的人好一通忙活。

「少東家,您這都有大半年沒來了,我們幾個掌柜的正商量著要去找您呢。」首飾鋪子的秦掌柜道。

宋離微微皺眉,「可是有什麼問題?」

秦掌柜點頭,「京城裡發生了件大事,如今雖然還沒有波及到咱們安陽府,不過我們幾個掌柜還是商量著看看是不是想個對策什麼的。」

龍血聖尊 肅王的事情造成了多大的影響,讓朝廷受到了多大的損失?而這些損失會讓誰來補?自然就是他們這些老百姓了,所謂羊毛出在羊身上就是這個道理了。

「不用擔心,雖然的確是發生了件大事,但是波及不到咱們身上,而且就算是到時候真的有麻煩恐怕也就是點小麻煩。」正所謂家醜不可外揚,肅王用這樣的方式來反對皇帝已經很是皇帝丟臉了,又怎麼可能會用肅王做借口來填補空缺。更何況就算是填補空缺也該找一個更冠冕堂皇的理由才對。

秦掌柜疑惑,「少東家怎麼知道京城的事情?」

「我剛從京城回來,所以你們幾位就不用擔心了。不過我會在安陽府待一天,你把幾個掌柜召集到一起,我正好給你們開一個會。」

宋離也幾個掌柜的開會無非也就是老一套,問問業績,鼓勵鼓勵員工。然後就是承諾的時候會給大家發獎金,畢竟夥計們這麼努力的幹活兒目的不就是為了賺錢嗎?宋離是懂這個道理的,所以在對待夥計的這個原則上面宋離一向都是很大方的。

「知道大家都辛苦了,這些就當做是我提前給大家發的中秋節的禮物。」宋離直接拿出一百兩的銀票放在掌柜們的面前。 宋離這麼大方,幾個掌柜的自然很是高興,又給宋離表了一番衷心之後,才離開。

「我看你這幫掌柜倒是很會拍馬屁。」顧寧從內堂走了出來。

宋離淡淡一笑,「他們拍我的馬屁無非是因為我給了他們好處,而我給他們好處的原因是因為我想讓他們盡心儘力做事。」

做你的夢中新娘 顧寧承認宋離這話說的很對,而且不得不承認宋離利用自己認定的這套理論很是網羅住了一大批的人手在她身邊幫她。

在安陽府停留了一天之後,宋離她們又馬不停蹄的趕往懷安縣。

懷安縣自然沒有安陽府繁華,但是卻也別有風景,一路上大家說說笑笑的,時間過得到是也挺快的。只是在懷安縣的時候卻遇見了件不是那麼愉快的事情。

事情很簡單,就是一姑娘看上顧寧了,死活都要跟著顧寧,說是只要能跟在顧寧身邊無論是當丫鬟還是做通房她都是願意的。

不過那姑娘當場就被宋離給懟回去了,「這位大娘真是一點自知之明都沒有,長成這副模樣就好好待在家裡吧,幹什麼非要出來嚇人。」當成就把想要憑著自己風情萬種的姿態勾引顧寧的女人給氣走了。

眼見顧寧一臉笑意的看著自己,宋離黑臉道,「你是不是覺得惋惜?要不要我讓紅玫去將人給你叫回來?」

「的確是挺惋惜的,難得看見你會因為我生氣。」顧寧笑道。

宋離頓時鬧了個大紅臉,她怎麼也沒有想到顧寧竟然會說出這樣的一番話,真是讓她都不知道該怎麼回他了。

「哼。」宋離扭頭就走。

「我怎麼覺得少夫人好像每天都在跟公子生氣?」

「有嗎?我倒是覺得少夫人跟公子之間的關係很好的。」每次少夫人跟公子生氣之後,公子都會想盡辦法來逗笑少夫人。

紅玫一想,這倒也是畢竟她還從來都沒有看見公子對誰這麼好過呢。

不過一路上少夫人都在跟自己介紹她的家鄉,看的出來少夫人對自己的家鄉很是喜歡。不過她更好奇的是少夫人當初跟公子到底是怎麼遇見的。

「看見沒,那一片原來是一片荒地,後來被我家給買下來了。現在全已經是一片果園了,這兩天家裡釀了不少了的果酒。到時候我送你兩壇。」宋離兩眼閃亮的笑道。

「多謝少夫人了。」

「不客氣,不客氣。我家裡的好東西多著呢,到時候我帶你到處去看看。」越是靠近家裡宋離就顯得越發的興奮。

「對了,我跟你說我大哥家的侄子如今已經是秀才了,原本打算是今年參加鄉試的,不過因為京城的事情我就讓他稍微等了等。」宋離又說道。

儘管這話宋離說了已經快一百遍了,但是每一次紅玫都好像是第一次聽說一般,大大的滿足了宋離的需求。

「阿離,前面就到你家了。」顧寧聽馬車裡一片歡聲笑語的,忍不住提醒道。

宋離一愣,自己這一到家門口就興奮起來了,結果將這麼重要的事情都給忘了。

「紅玫,快看看我的頭髮有沒有亂?臉上臟不臟?」宋離一臉緊張。

「沒有,少夫人今天很是得體,不管怎麼看都好看。」紅玫笑道。

宋離緊張的呼出好幾口粗氣,傻笑道:「我這才不過大半年沒有回來,就感覺好像是跟爹娘他們分開了很多年一樣。」

也許是因為宋離提到了爹娘,紅玫的臉上露出一絲惆悵,她甚至還不知道自己的爹娘如今在什麼地方了。

「怎麼了?」

「當初我跟姐姐還有爹娘走丟了,也不知道如今他們如果怎麼樣?」

「你是跟你爹娘走丟的?」宋離從來都沒有聽紅玫跟自己說起過這些,這還是第一次主動聽見紅玫給自己說關於她的事情。

紅玫點頭,「是啊,那時候年紀小,家鄉發大水,家裡顆粒無收,我小妹妹都被餓死了。最後爹娘沒辦法所以就想著帶著我們姐姐往別的地方走。但是在逃難的路上,我跟姐姐還有爹娘他們走散了。後來就被人販子給拐到京城了,再後來就被賣到顧府了。」

雖然紅玫說的很是輕描淡寫,但是宋離知道被迫與家人分別紅玫的心裡肯定不好受。

「放心,我會幫你的,說不定哪天就找到你姐姐了也不一定呢。」宋離摟住紅玫的肩膀道。

紅玫點頭,「我不在意是不是能找到姐姐她們,只要他們過得好就行了。」當年的事情太過於突然,她們誰都沒有預料到。

馬車在宋家的家門口停了下來,因宋離她們一行人的陣仗實在是太大了,所以村口不少看見的人紛紛圍了過來。

「這該不會是宋家的什麼富貴親戚來了吧!」

「人家宋家早已經是咱們村山的第一大戶了。」

紅玫是先下的馬車,宋離緊隨其後。

眾人一看見宋離的臉之後,就知道她們之前的猜測出錯了。不過這也不耽誤他們說八卦。

「真是沒想到竟然是宋離回來了,難怪這麼長時間沒有看見宋離了,原來竟然是因為出去了。也不知道是去哪裡發財了。」

「哎呀,阿離這好久都沒有看見你,你這是上哪去了?」之前宋離跟江大竹的事情已經解釋清楚了,所以村裡人都知道宋離跟江大竹之間是做戲的。雖然還是有不少人說她跟江大竹之間的閑話。不過至少是不敢在宋離面前明說的。

村裡人的這些嘴臉宋離是很清楚的,自然不會跟她們一般計較了。只是笑道:「沒有,出去了一趟。我這還有趕著回去見爹娘,等空閑下來了就請各位叔伯嬸子到我家來做客。」

幾個最喜歡看熱鬧的婦人訕訕一笑,「這阿離就是不一樣,出去一趟就弄回來這麼東西。要不給嬸子看看,也讓嬸子長長眼?」那婦人嘴上雖然是這麼說的,但是身子已經爬到馬車上面去翻東西了。

宋離的臉色一沉,自然就有人將婦人給拉了下來。

「吳嬸,這些都是給我別人讓我縣城裡面帶的貨物,您要是想看我打開給您看看?」

「不用了,不用了。」吳氏連連擺手,不過臉上的表情可不是那麼那麼說的,尤其是那雙眼睛更是一直不由自主的往馬車裡面瞟。 呼啦,幾百隻各種各樣的怪物全部一窩蜂的朝焰沖了過來。

焰抽出一把刀來,一刀一個,這些怪物看著詭異,奇怪的是實力卻非常有限。

當然,這也是相對於焰來說,因為焰耐力驚人,才覺得不怎麼樣,事實上這些怪物生命力頑強到了極點。

普通的物理攻擊壓根沒有任何用處,碎成一塊一塊的肉都還會在地上蠕動,黏都要黏在焰的身上噁心他。

簡直了真是…

忍著怒火,焰把最後一個怪物也砍成了碎片。

甩掉手上蠕動的碎肉,一躍而起,一刀砍在了火蜥蜴的腦門上,直接把這個傢伙一分為二。

這蜥蜴也不怕,兩邊屍體蠕動著合到一起,開口就咒罵焰。

很是有恃無恐,你能把我怎麼樣的態度。

焰呵呵的一笑,一縷火焰出現在他的手中,「你這渾身冒火的傢伙,不知道還會不會怕火呢。」

火蜥蜴躺在地上,不屑的看著焰,「來嘛,你這樣囂張的肉塊我見多了,我要是眨一下眼睛,我就管你叫哥。」

這表情,這動作,真是逼真呢。

焰把火直接塞進蜥蜴的嘴巴裡面,轟!火焰忽然劇烈的燃燒起來,馬上就燒穿了蜥蜴的嘴巴,火蜥蜴瞬間慘叫起來。

火焰還沒擴散出頭部,蜥蜴掙扎著用爪子把自己的脖子給抓斷了。

一具無頭的蜥蜴站了起來,他的頭顱在地上一下子就燒成了灰燼。

蜥蜴不停的擺手,示意焰停下。

沒一會兒,蜥蜴的頭上就長出來一個很小的頭,這個時候他沒有那麼囂張了,趕忙說到,「停下!以後你就是我哥!」

「滾你丫的。」焰一腳把這個蜥蜴給踩在地上。

「快說,怎麼從這裡出去。」

「出去?去哪裡?」火蜥蜴奇怪的問道。

焰的手掌開始冒出火焰,「你是想我把你烤著吃了是吧。」

一陣折騰,焰又煩躁了起來。

這個蜥蜴壓根就是腦子有問題,或者根本就算不上是個正常的智慧生物。

據他說他一直就生活在這裡,你要說外面的話,他壓根就沒有概念,他就覺得這裡就是整個世界,額…他的洞口百米範圍之內,就是整個世界。

「你就沒有想著要出去么?」

焰提起了蜥蜴,往遠離洞口的地方走去,蜥蜴也不害怕,反而奇怪起來,「想?想是什麼東西。」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