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力充沛豐滿,性質穩定溫和,這兩個要求是靈液能否用於後續的渡靈的重要指標,這份靈液勉強也算是達標了。」瘋子林拿過靈液放在鼻子下面輕嗅,而後微微頷首,算是認可了這一份靈液的品質。

「但為何……」韓陽看著那瓶靈液,還是有些不敢置信。 「不必想這麼多,現如今還有更重要的事情,」瘋子林見狀卻是擺了擺手,將靈液收好后,嘆息言道,「前日,我去密林中行走,發現最多三日時間,科隆城主荀家的人必然會找尋到這裡,我所布下的後手,已經不能再阻擋他們多久了。」 「那怎麼辦?」韓陽面色

「但為何……」韓陽看著那瓶靈液,還是有些不敢置信。

「不必想這麼多,現如今還有更重要的事情,」瘋子林見狀卻是擺了擺手,將靈液收好后,嘆息言道,「前日,我去密林中行走,發現最多三日時間,科隆城主荀家的人必然會找尋到這裡,我所布下的後手,已經不能再阻擋他們多久了。」

「那怎麼辦?」韓陽面色一凜,那群利欲熏心的人來了,瘋子林還能有些活路,他只怕是一點活路都沒了。

「我答應過你,只要你完成煉液,證明自己在紋靈師上的天賦,就幫你恢復天啟靈紋,」瘋子林聞言卻是一點都不急,似乎在他的計劃中,被不被科隆城的人發現,都無關緊要一般,「但我還有幾個條件,如果你答應我,我不僅會幫你恢復靈紋,還能幫你引開那些人,要知道他們可都是以為你已經死了,只要我不說出去,誰都不會知道你還活著。」

「什麼條件,都到這個時候了,我有選擇嗎,你說就是了。」韓陽聞言也是瞬間清醒了,瘋子林把自己帶到這個地方,自然不會是因為什麼一時善心,叫他完成煉液,試驗自主靈技,只怕都是在後頭有什麼大事等著自己。

既然如此,也就沒什麼好說的了,為了自己的小命,他也只有背水一戰。

瘋子林見狀微微一笑,他一向欣賞韓陽的這種早慧,這會使他少費許多的力氣,有時候和聰明人打交道就是這樣,輕鬆愉快。他輕吟了一聲,開始將自己的要求,連帶著過去的事情一一講來。

「我十三歲時,父母亡故,但受一個遊歷四方的自由紋靈師挖掘,正式踏上了紋靈師的修行之路,那時還只是一名一品靈修師,只擁有最弱的一品木靈菇靈紋,後來耗費諸多資源,幾次險死還生,十八歲時我成功成為一名入竅紋靈師,但也因此惹來了他人的窺視,我的八歲的妹妹,也是我在世上唯一的親人,她因為受我牽連,被歹人賣去了靈修大陸上一個叫做巧衣閣的宗門。

我的第一個要求,就是希望在將來你修行有成,能夠替我找到她,盡量的補償她。」

「明白,」韓陽頷首,記掛自己的親人,這是很正常的事情,但轉而他便就又覺得不對,「你如今已經是一名三品靈修師,就算是敵不過那個宗門,也不至於連自己的妹妹都找不到吧?」

「這就是因為我的第二個要求了,我已經沒有太多的時間了,」瘋子林說著拉下了自己的面罩,在他被遮掩起來的半張面龐上,布滿了只有年老之人才會存在的皺眉與老年斑,讓人見之生畏,「我如今雖然才是三十五歲,但卻靈魂枯竭,只怕沒有多久日子可言了。」

「為何會如此?」韓陽簡直感覺毛骨悚然,他一直以為瘋子林遮掩容貌,只是因為性子孤僻而已,怎麼就變成了這般怪物?

「我雖然得到了一位自由紋靈師的挖掘,但那個老頭子卻說我天賦不夠,所以只願意收我做普通學生,也只給了我入門級的教導,因為不甘心不能成為他的親傳弟子,我在學習完成後本應離開時,偷取了老頭子的修行筆記。

雖然得到筆記后,我在紋靈師的修行上進度飛快,並且也自己研究出了一點成果,但也因為無人教導,難免走錯了路。」說起自己的過去,瘋子林的臉上掛滿了苦澀的自嘲笑容,但如今他也沒有什麼可以遮掩的了,便也就一一娓娓道來。

「那一份成果,是基於老頭子的修行筆記而出現的,在靈修大陸上,有一處組織叫做九紋龍塔,他們不用獵殺靈獸就能獲得靈紋,並且相傳他們擁有通往十品靈修師的修行方法,而老頭子曾經前往那一處地方,並且研究之後認為,他們靈紋從某種意義上是一種人工塑造的天啟靈紋,雖然比不上正版,但也十分強大,而造成這一點的,是因為他們掌握了塑造靈魂的方法。

靈修師突破時必須附加各類紋靈,其實是在靈修師修行到瓶頸時,借用靈獸的魂魄之力,促使靈修師完成靈魂蛻變。所以靈修師才只能按品增加靈紋,因為一旦附加超過自身靈魂之力所能承受上線的力量,就會導致自己靈魂崩潰。附加紋靈后,所獲得的靈技,是因為靈獸的魂魄之力被在促使靈修師靈魂蛻變時,被導入了靈修師的體內,從此受靈修師驅使。

至於靈力,則是靈魂蛻變后,人才能通過修鍊而積蓄的一種力量,這與靈獸體內充滿了靈力是一樣的道理。

我從老頭子的筆記中了解到這一點,並且修行這麼多年,我也漸漸明白了,靈修師其實就是在修鍊自己的靈魂之力,並且藉此催動靈紋中潛藏的靈獸之魂,以獸魂之力引動天地靈力,發動各類靈技。

而天啟靈紋,是因為靈獸的魂魄之力從父輩遺傳到了孩子身上,也是因為如此,你們的靈魂之力天生強大,是修行靈修師一道的天才,也是天生的紋靈師,一般能夠成為紋靈師的人,也都是在靈魂之力上頗有天賦的人。」

說著,瘋子林手中綻放出一股不同的靈光,那不是他使用過的任何一種靈技,綠色的木屬性靈光纏繞在指尖,卻與韓陽此前練成的自主靈技可謂是如出一轍。「這門自主靈技我稱作御靈術,從理論完善後,我花了整整三年時間才將自主靈技修鍊成功,而你才花了多久?」

「所以你的研究成果其實就是這個,之前你所說的要我完成自主靈技修行,倒是在騙我,」聽他說到現在,又見得眼前這一幕,韓陽恍然大悟,不過他知道瘋子林不是隨意的人,既然要他這樣做,肯定是有自己的目的在其中,「你自己早就已經修行成功了這自主靈技,讓我來只不過是再次驗證?」

「也不盡然,普通靈修師的靈魂之力,只能驅動靈獸的魂魄,發出各類靈技;沒有足夠的機緣,永遠無法像靈獸一般發出強大的攻擊,最多只能調動一定靈力強化自身,但這之中的力量差距實在太過可笑,而天啟靈紋則是不同,你們天生就掌握了如靈獸一般,用靈魂驅動靈力的能力,就像是天生的人形靈獸一般。

所以我一直猜測,只有你們才能真正的練成那個自主靈技,要你完成自主靈技修鍊,也是為了圓我心中所想。」

「為什麼,你不是也修行成功了?」韓陽有些不明白這之中的差別,他能夠感覺到,瘋子林手中的力量雖然與自己的不同,但自主靈技的使用方式是一樣的,所以他肯定是練成了這一門自主靈技。

「姑且算是吧,並且我還發現,借用這一自主靈技,我還能加強其他靈技的力量,」瘋子林聞言苦笑,他若是當真練成了,也不必再花這麼多心思了,「但與此同時,我也發現了一個問題,那就是我的靈魂之力在不斷的衰敗,原本我都已經快衝擊四品靈修師,可如今卻衰敗至初入三品,再過最多一月多時間,我的靈力便會倒退至三品以下,到時我所附加的三品青喙鸚鵡靈紋,就會成為我最大的催命符。」

「因為,那時你的靈魂之力,已經無法壓制那三品青喙鸚鵡靈紋中的魂魄之力了?」韓陽明白了瘋子林話語中的意思,事實上也有些靈修師,靈紋暴動危及生命的,瘋子林更是自己的靈魂本源出了問題,這種問題對於他來說,沒有珍貴的天才地寶,基本上就是被判了死刑。

「對,我到現在才明白,老頭子當年不願收我做親傳弟子是對的,我這個人太過偏執,不然也不會落得如今的下場,沒有足夠的心性,卻妄圖掌握強大的力量,這簡直就是可笑;老師此生最大憾事,便就是沒有一個足夠天賦的人,傳承衣缽,我的第二個要求,就是希望你老頭子那裡,將那本筆記物歸原主,如果有可能的話,代替我成為他的親傳弟子!」

「你的老師……那個老頭子是誰,在哪裡?」韓陽聞言一愣,繼而開口問道,

倒不是他內心有什麼排斥,瘋子林天資不夠且學了半吊子都能把他折騰成這樣,已經足夠見得那老頭子的能力,如果能夠有這樣一個人教導自己成長,那對於韓陽來說,倒是有利無害。但若是不知道具體的姓名、地址,這天高海闊的,他從哪裡找人去。

「大陸上有一處國家,叫做聖卡洛斯王國,位於大陸西南方,是一個沿海國家,終年被霧氣籠罩,那裡有一座學院,名叫龍與妖精聯合學院,老頭子是那裡的教師,名為邱下禾,你去那裡一趟就是了,」瘋子林微微一笑,將藏在懷中的一個灰色儲物袋取出,交於韓陽。

「老頭子他是個不錯的老師,那裡也是個不錯的學院,你去那裡能很快的成長起來,也十分的安全,等你恢復天啟靈紋之後,拿著這個往西南方前進,很快就能出了這百靈山脈,就能到不遠處的羅切斯特城,記住,別回科隆城,也別去北武帝國皇家學院找你兄長,荀樂那老貨之所以能代替你父親成為科隆城城主,就是因為他們有一個北武帝國皇家學院畢業的兒子,要說這兩者之間沒有關係,這絕不可能。」

「明白了,我可以不去北武帝國,但你就不怕我食言而肥,畢竟咱倆也不算什麼好關係吧?」韓陽看著手中的儲物袋,心中的真實感才多了些。這個儲物袋比不上老爹韓風留給他的儲靈袋,只能儲藏物品,不能儲藏生靈,但也是價值不菲之物,恐怕更是瘋子林的全部身家,如今能交到自己手上,可見瘋子林沒有欺瞞於他。

「你們韓家都是一根筋,我對此深表認同,更何況我不過受了老師些許指點,便就有這般能力,如果你的天賦恢復了,前往那裡定會獲得最好、最安全的培養,這一點你這臭小子會放過嗎?」瘋子林見狀嗤笑一聲,轉而又開口言道嗎,「更何況那儲物袋裡還有我自己這些年的修行心得,加上送你的那一門自主靈技,也足夠當你的報酬了吧?」

「這倒也是,所以我現在就怕你那老師,因為你不待見我,」韓陽頷首點頭,但想想瘋子林這貨乾的蠢事,還是不敢給自己打包票。活生生偷了別人的修行心得這麼多年,那老頭子得氣成什麼樣,「而且這麼多年過去了,你也叫你老師老頭子,那他的年歲……」

「老頭子有教無類,實在不行,大不了你就說把我弄死了,特來物歸原主什麼的,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往後你便只能一個人,獨自行走在世間,這點東西,你小子得會;至於歲數,六品以上的靈修師就能有延壽之能,老頭子沒那麼容易死!」

瘋子林說到最後,燦爛地咧嘴一笑,手上閃耀起刺目靈光,三品青喙鸚鵡升騰起來。

「話不多說了,睡上一覺吧,醒來之後就自己上路,莫要逗留在這裡,白白丟了性命。 百靈山脈,子夜之時,

木屋中,瘋子林手中靈光閃爍不斷,一枚導靈針在手中飛舞不斷,而韓陽昏沉沉的睡在床上,原本天啟靈紋所在的背部朝上,整個背部赤紅無比,好似被燙熟了一般,這是瘋子林用了特殊藥物,來激活他背部的血液,為重開天啟靈紋做準備。

旋即,導靈針在瘋子林的操縱下,於一旁韓陽煉製出的二品蝕靈蟲藥液中輕點一下,牽引出一根細長如絲的藥液,刺入韓陽背後的一處靈竅之中,而後導靈針又是飛舞不斷,一連牽引出整整十根藥液,刺入韓陽背部的十枚靈竅之中,瘋子林這才收手,將導靈針收入袖中,消失不見。

「當日那紋靈宮主沈濤派人盯得緊,我用御靈術生生震封了他背部的所有靈竅,造出一種靈紋被廢的假象,這才騙過了他們,如今要重新解封這些靈竅,卻是又要耗去我大半心力,」瘋子林看著藥液如他所想的鑽入靈竅之中,並開始自靈竅中發散開來,不由得鬆了一口氣,「二品蝕靈蟲的靈液,只有增幅靈魂之力的能力,全無其餘屬性與複雜魂魄夾雜其中,用來解封這溝通他靈魂的天啟靈紋靈竅最好,只是他所煉製的靈液,靈獸生前吞食了整個六品鐵背蛇王的內丹,也不知會出什麼變化。」

這二品蝕靈蟲的功效妙用,還是他在發現自己靈魂之力不斷消散之後,才找尋到的特殊靈獸,用來增強自己的靈魂之力,拖延自己的生存時間。雖然這之中也難免會有些隱患,用外物來增加靈魂之力,難免導致靈魂駁雜,但比起死亡來說,就顯得微不足道了一些。

話音剛落,一隻四角龍鷹就從韓陽的背部竄了出來,沖著空中長嘯一陣,因為還只成長到二品靈獸的程度,所以看上去還是一隻幼獸,但頭生四角、腹生龍爪的它,身上高等靈獸的氣勢還是散發了出來,猛烈的壓向了瘋子林。

「呦吼,小傢伙還挺記仇?」瘋子林見狀一笑,他倒不至於因為這個生氣,只是沒想到韓陽的天啟靈紋靈性這麼足,當真是少見的天賦了。

而且沒多久,那隻四角龍鷹便就再也沒功夫囂張了,一隻看不清面目的靈獸虛影,從韓陽背後冒了出來,似煙霧一般裊娜,形態亦是變化不定,一會兒化作蛇形,一會兒化作蟲形,還發出詭異的嘶鳴,讓旁邊的瘋子林渾身冒冷汗。

「不好,這二品蝕靈蟲靈液中,竟還有魂魄留存!」

他一時興起,用來韓陽煉製的特殊蝕靈蟲靈液,為其重開天啟靈紋,原以為只是靈氣充足了些,卻不曾想竟然還有蝕靈蟲的魂魄留存,這可算是誤了大事!而且看其形狀,只怕還不止有蝕靈蟲魂魄,更有鐵背蛇王的魂魄存留,只是二者糾纏不斷,正處於內耗之中,這才沒有立刻和原本的四角龍鷹靈紋起什麼衝突,不然只怕還有得韓陽苦頭受。

不過卧榻之畔,豈容他人酣睡,只見那四角龍鷹又是發出一聲高昂的鷹唳,竟主動衝殺上去,與那煙霧狀的靈獸虛影糾纏在一起。二者一個是本場作戰,一個是詭譎異類,倒是讓那瘋子林看得一愣一愣的。

他自認為對靈竅、靈獸魂魄已經有了極高的認知,在這之中也算是專家,卻也沒見過這般場景。這幾乎就是等於將兩種不同的靈紋,導入了同一處靈竅之中,輕則靈竅崩壞,重則造成靈修師靈魂震蕩,變成一個白痴、植物人都有可能。

「這小子怎麼可能煉製出這種靈液,難不成是因為吞食了六品鐵背蛇王內丹的原因?」瘋子林皺著眉頭思索不斷,那二品蝕靈蟲本就是生僻之物,除了韓陽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誰會給這種東西吞食六品鐵背蛇王內丹,這可是有價無市的東西。

因此出現某些異變,想來也是可以理解的。瘋子林將原緣由思索個大概,又發現韓陽已經面露掙扎之色,知曉他背部那處靈竅中,那兩道靈魂的爭鬥,已經牽連到了他的靈魂本源,再不出手,只怕這個人就保不住了。

「總歸這條命已經沒多少了,倒不如就成全了你!」瘋子林無奈的嘆了口氣,眸中決然之色一閃而過。手中靈力漸漸凝聚起來,一隻點向韓陽的背部靈竅所在的位置。

人有百顆靈竅,除背部處十顆外,頭部、前胸、小腹、雙臂、雙大腿、雙足中,各有十處靈竅,靈修師積攢滿十顆,便就能提升一品,十處全滿,便就是傳說中的十品靈修師。

而瘋子林下手,便就是想用自己的靈魂之力,為韓陽徹底化去,在他背部之中,那二品蝕靈蟲靈液所帶來的多餘魂魄。

雖然,這會讓他剩餘為數不多的生命,再次急劇縮短。

木屋中,刺目靈光大作,甚至透出了木屋,將附近的林子,也一同照得大亮。

許多夜行的靈獸被靈光所吸引,緩緩的來至木屋旁,但因為其中傳出的強大靈力波動,不敢進入。木屋旁的靈獸多是一品二品的,只有一兩隻三品靈獸,前頭鐵背蛇王發動獸潮攻擊科隆城,已經消耗了這邊的一批強大靈獸,加上瘋子林暗中布置的一些手段,讓那些靈獸不願靠近此處,所以韓陽他們才能這般安然的待在這裡。

如今,臨了臨了,還是吸引了一批靈獸前來。

許久之後,裡面傳出一聲詭異的波動,一道似獸非獸的聲音從木屋中傳了出來,瓢潑的大雨卻應聲而下,兼之風雷之勢,十分駭人。

「來了這麼多靈獸嗎?正好,和我一起去找那些荀家的人玩玩吧。」瘋子林破鑼般的嗓子在雷雨中顯得分外陰厲,在他的背後,一隻三品青喙鸚鵡的靈紋散發出詭異的墨綠靈光,隨著瘋子林的聲音不斷的高昂嘶鳴。

木屋旁的靈獸也在他的聲音引導下,步履蹣跚的行動起來,一人帶著一群靈獸漸行漸遠。

遠遠的,還有一句渺茫的聲音傳來,在嘈雜的雨聲中隱約響起。

「老頭子,我偷了你的心血多年,我如今還你了,還送你一個天賦高絕的弟子,如何?」

次日清晨,韓陽從睡夢中醒來。

只覺得背後一陣清涼的感覺,甚至綿延到了下腹部,運力催動靈力,一種陌生而又熟悉的感覺油然而生。

「嗷!」一聲似獸非獸的聲音在他背後響起,韓陽勉力扭頭一看,卻發現自己背後盤桓著一條面目詭異的怪蛇。那蛇頭生四角,背部一雙羽翼拍打不斷,甚至還腹生一雙龍爪,一雙蛇眸中幽暗詭譎,粗壯的蛇尾纏腰而過,竟是延伸到了他的小腹之上。

「我的第二靈紋?!」韓陽頓時驚怒非常,他的二品靈修師的十顆靈竅,就位於他的小腹。

如今蛇尾竟然蔓延到了這裡,那豈不是說將他的第二靈紋也一併佔據了?好他個瘋子林,本以為他是良心發現,來給自己恢復了天啟靈紋,卻不曾想他不僅篡改了他的天啟靈紋,還把他的第二靈紋也給折騰沒了?再看看背後的靈紋,他都不知道自己的天啟靈紋如今叫什麼!

「從沒聽過還有這樣的事情!」韓陽心中不知該咋說,要說感謝瘋子林,他也說不出口,可要說怪他,也似乎有點……

扭頭看看木屋裡,瘋子林的身影果然已經看不到了,只有旁邊的木桌上,放著他父親韓風留給他的儲靈袋,還有瘋子林留給他的那個儲物袋,另外還有一張簡短的字條,上面字跡繚亂,韓陽看了許久,才分辨出來。

「小子,拿著東西速速離開,你的天啟靈紋已經恢復了,放心吧,是好是壞一用便知!」

韓陽看了那字條許久,這才選擇收起字條,將兩個袋子揣入懷中,隨即便就向著木屋外奔去。荀家的人估計就快來了,他若是再不趕緊走人,只怕會有殺身之禍。另外,他也得找個地方實驗自己的天啟靈紋,是否真如瘋子林所說一般,已經恢復了。

靈力運起,背部的靈紋點亮,一道氣勁從後背與小腹兩處靈竅,齊齊發動,讓他的速度猛增一截。一股清風包裹著他的周身,使他奔走起來有如神助,而若是遇到低矮的灌木,雷光隨即乍響,生生劈開一條通道,再若遇至溪流小河,腳下沾水即生雲霧之氣,行走其上更是如履平地。

韓陽的天啟靈紋,所帶來的第一靈技稱作「龍鷹裂空行」。這一靈技涵蓋了四角龍鷹的幾項看家本領,御風而行,雷光護體、踏水生雲。如果成長到如韓陽父親韓風身上所附加的六品四角龍鷹靈紋的程度,那一經催動就會有狂暴至極的暴風、雷光、雨雲出現,籠罩在周身百丈區域內,就像是憑空塑造出一個最適合韓陽的戰場一般。

在這種區域之中,韓陽他這類擁有水、風、雷三屬性的靈修師,獲得的增幅也是極為恐怖的。韓陽的老爹韓風,就是因為這一個強大的六品靈紋,獲得了科隆城城主之位。如今韓陽使來,僅僅能夠改變周身區域內,為自己帶來一定的增幅,乃是因為靈紋尚未完全成熟,所以威能不顯。

但最重要的是,這一靈技終於在韓陽手上再次釋放出來。可見瘋子林所言不繆,韓陽當初的絕世天資,總算是回到了他的手中。等到靈紋徹底成長到六品,只怕威能還會更強,帶給韓陽的增幅也會更加的驚人。

不過,在韓陽的感知里,這靈紋還有別樣作用,沒有開發出來,只是不知該如何應用,更不知如何發掘。他有預感,若是能找到這一項作用,只怕那被強佔去的第二靈紋之位,便也就算是彌補回來了。

四角龍鷹是韓陽的天啟靈紋,他的對它的能力熟悉至極,這一項能力絕非四角龍鷹所能擁有的,想來應該就是後面瘋子林恢復靈紋時,動用了一些手段所導致的,只有找到它,才算是完全得回了自己的天賦。

「古有龍,背生雙翅,喚作應龍,有通天徹地之能,你既是這般怪模樣,倒不如再託大一些,便就喚作應龍靈紋!」 靈紋的力量,似乎增強了不少,應該是背部和小腹兩處靈竅齊齊發力的作用。韓陽在百靈森林裡不斷奔走著,也不斷熟悉著身上形貌大變的靈紋。身上的應龍靈紋帶給他足夠的力量前進。看著身邊漸漸稀疏的樹木,韓陽在心中默默估算,在靈力耗盡之前,他足以奔襲出這一座山林。

不知道是因為什麼,或許是因為否極泰來的緣故,他在叢林中奔襲並沒有遇到太多的靈獸,最強的也不過是一隻二品靈獸。韓陽悄悄避開了它,此後在山林間便就暢行無阻。當然,這或許也與已經漸漸靠近人類所在的城市有關,韓陽他們所在的位置,與科隆城較遠,與另一座城市羅切斯特城較近。

這兩座城市,也是距離這座山林最近的兩個城市,二者被百靈山脈所分隔開來。韓陽的目的地就是羅切斯特城,前往那裡,再尋找離開巴羅生特王國的路徑。

瘋子林給他的儲物袋已經被他打開看過了,除了一些紋靈師必備的器物東西外,剩餘的還有他此前練出的九份一品靈獸靈液,及各類靈獸被獵殺后留下的內丹,一份大陸地圖,以及對整座靈修大陸的勢力詳解,還有瘋子林老師、瘋子林本人的心得筆記,最後則是十五枚金晶幣、二十五枚亮銀幣、八十三枚紫銅幣。

靈修大陸因靈修師的存在而得名,在這座大陸上,流通的主要貨幣就是金晶幣、亮銀幣、紫銅幣這三類,一枚金晶幣抵得上百枚亮銀幣,更抵得上一萬枚紫銅幣。瘋子林作為靈修大陸上少有的靈修師,還是一位能夠改變靈修師命運的紋靈師,擁有一定的身家並不是什麼大問題,而如今也都白送給了韓陽。

並且,相比於這些錢幣,更重要的就是那些紋靈師的器物,還有整座靈修大陸的勢力詳解。這些一是韓陽往後吃飯用的傢伙,二是紋靈宮用來培養他們弟子的教材。瘋子林加入紋靈宮后,最先拿到的不是別的,而是那厚厚的一本靈修大陸勢力詳解。

紋靈宮面向紋靈大陸上的所有靈修師、紋靈師,其中的門人弟子如果不能有足夠的眼力見,那對他們來說無疑是致命的。而對於韓陽這個臭小子來說,更加清晰的認識整個世界,也是他所必須的。

靈修大陸的疆域十分寬廣,韓陽所在的【巴羅生特王國】位於大陸的最北端,再往南一點就是【北武帝國】,同時也是巴羅生特王國的君主國。此後再往南與北武帝國接壤的,一是靠東南方的【東玄帝國】,這是大陸上唯二的帝國,與北武帝國一起同立於大陸之上。二是靠正南方的【南方諸國聯盟】,那是一群王國與公國聯合在一起形成的地域,因為夾在北武帝國、東玄帝國中間,不得已抱團取暖。

再就是西北方與西南方各有一個王國,分別名叫【西科林王國】、【聖卡洛斯王國】。這些國家建立在靈修大陸上,有的如東玄帝國,傳承整整數千年,底蘊雄厚;有的如北武帝國,雖然是一個不到五百年的新興國家,卻因雄主迭出,所以後來居上。

除此國家之外,靈修大陸上還盤桓著另一體系的勢力,被稱作二地六宗。紫河元宗、天女妙宗、煉靈宗、百獸門、七星上草堂、巧衣閣等,便就是二地六宗中的六個宗門,分別位於靈修大陸的各個國家之中,勢力強大,實力強勁,不可小覷。也正是因為如此,知曉自己妹妹被賣去巧衣閣后,瘋子林甚至只敢讓韓陽去盡量補償她,都不敢說讓韓陽將妹妹救出那裡,這足可見他們的威勢。

而剩餘的二地,一個是瘋子林曾經言道的九紋龍塔,一個則是被稱作太淵上原,一處神秘深淵之上漂浮的陸地,此地神秘至極,也甚少與外界溝通,更別提跑去紋靈宮了,所以紋靈宮發下的教材中,也只有隻字片語的描述。

「二地六宗當真有如此強大,就連號稱大陸第一組織的紋靈宮,也說要以禮相待?」

想著勢力詳解中的描述,韓陽只覺得自己分外的渺小,此前他雖是城主兒子,但到底只是八歲孩童,韓風平日里除了教導他修行外,便就是忙於打理科隆城事務,對於外界的種種倒是還沒來得及教給他,如今乍一看這天下世道,便不由得生出渺小之感。

「算了算了,反正也不關我事,我還是趕緊離開這個巴羅生特王國,去聖卡洛斯王國。」

韓陽沒有糾結太久,在猛地一跨竄出樹林,來至一條人為修建的道路上后,他便收拾好了自己的心思。那些什麼國家、宗門之類的,現在與他來說沒有多少意義,最重要的還是趕緊脫離這處地方。荀家在巴羅生特王國不是普通人家,要是繼續留在這邊,自己又沒有什麼隱藏身份的手段,只怕還是會引來歹人的注視。

辨別了一下方向,韓陽向著羅切斯特城的方向前進,此地距離城市已然是不遠了。

大約再走了將近半個小時的路程,羅切斯特城那高聳的城牆便就遙遙在望了,可以說整個巴羅生特王國都是這般的建築風格,城牆高築來抵禦隨時可能發生的獸潮。因為整個王國都是山林密布,特別容易滋生靈獸,人類在這種環境下,其實顯得十分脆弱,只能依靠強大的建築物來給自己一些安慰。

就算是這樣,也常常有城毀人亡的消息傳來,就像此前科隆城,若是韓風選擇帶著韓陽遠走高飛,他們父子二人自然是安然無恙,但整個科隆城的百姓,就將遭受滅頂之災。一城之主,往往是整個城池修為最高的人,也是責任最重的人。

看著羅切斯特城那完好無損的城牆,韓陽忽然覺得自己的鼻頭有些酸酸的。但沒過多久,他就吸吸鼻子,帶著個遮掩容貌的帽兜,跟著其餘進城的人流一起進入了城中。這座城市比起科隆城還要小上一圈,雖然也算是五臟俱全,該有的全都有,但有些類似於車行之類的,就顯得比較小。

韓陽打聽了半天才知道,這裡的車行運送客人,但最遠只能前往北武帝國,而如果想要前往更遠的地方,只有跟著城裡的多寶商會的路線前進,有一條商路是專門走西難方向的,繞過西科林王國,最終到達聖卡洛斯王國。

但多寶商會不管跟隨者的安全,他們只負責保護自己的商會物資,不過若是他們同意,便能跟著他們一起走,接著商會的虎皮,多少有些安穩在。最近出發去西南方向的商隊,就在次日上午,韓陽糾結了許久,才咬咬牙選擇了跟著他們前進。扭頭在車行租下一輛車馬,連帶著的還有一名駕車的馬夫,第二天便就跟著商會上了路。羅切斯特城與科隆城不遠,經常有兩地的人往來,他在這邊待久了絕對不是好事。

所以只能先租下一輛車馬,等到了巴羅生特王國與西科林王國的邊境,車馬及駕車的馬夫就會自行回返,到時他自可再尋車馬。而且,只要到了別的國家,荀家對他的威脅就會大大減少,那時他身為一名二品靈修師,縱然年幼也有了一定自保之力,自然也就有了活路。

「小弟弟,你這麼小,跑出來家裡人知道嗎?」車隊出發后,韓陽坐在車裡,沒多久便就有一道粗獷的聲音在外頭響起,只隱隱約約聽得出,約莫是個女子。

那是多寶商會此次商隊的負責人,是個年逾三十的女子。她天性粗獷,身軀壯大,但卻喜好扮嫩,愛穿粉色衣衫,還常常讓人稱自己做珠姑娘。也不知是因為恨嫁,還是為的別的什麼,但她見得韓陽這八歲的孩童,還是孤身一人,倒是十分感興趣的。若不是她開口應下,其實這商隊上路前一天,突然跑來說要跟著一起走,還是不熟的陌生人,多少犯些忌諱。

但若是耽擱了,只怕又是要耗去幾月的功夫,才能可能等來下一次的商隊。

「珠姐姐好,我是去尋我家叔公的,家中出了變故,不得已只能一個人上路了,這一路上,還請珠姐姐多多照顧些弟弟。」韓陽本就早慧,如今更是突逢大變,心智成熟得堪稱妖孽,看著那濃妝艷抹的珠姑娘,脆生生的一口姐姐便就喚了出來,小臉上還掛著十足的笑容,實在讓人不得不喜歡。

「呦,弟弟放心便是,有我這做姐姐的在,你只管安安穩穩的到聖卡洛斯王國。」珠姑娘見韓陽如此上道,倒是越發的喜歡他了,拍著胸脯應聲道。

韓陽隨即又是一頓誇讚,漂亮姐姐心腸還好的說個不停。二人一通暢聊之後,珠姑娘縱身回返了車隊前頭,她是整個車隊的管事,自然不可能成日里與韓陽閑聊。看著那身形粗礦的珠姑娘漸漸遠去,韓陽心頭這才松下了一口氣。不是他小人之心,也不是他口是心非。

只是那珠姑娘來與他閑聊,竟也不上馬車,只在車窗外與韓陽說話!

要知道,為了跟上車隊的步伐,韓陽所在的馬車可是一直在奔走著。珠姑娘能憑藉自己一雙腳,跟上車馬的步伐,還臉不紅氣不喘的與韓陽聊了一路,這豈不讓韓陽心驚?就算以他二品靈修師的實力,單憑一雙腳,是絕不可能做到這一步的,這最少也是三品往上的修為!這如何能不讓韓陽緊張?

待珠姑娘走了許久,韓陽才慢慢平復了心境。

到底這是靈修大陸,能人異士層出不窮。那珠姑娘若不是有這般實力,只怕也難以掌管這麼大的商隊。

自己能跟著她一起前進,倒也平添幾分安全。 「呦,小弟弟還是一名一品靈修師啊,當真是天才,到時候遇到了危險,恐怕還得弟弟你來保護姐姐呢!」

「哪裡哪裡,我的靈紋只不過是一品的雷蛇,哪裡有珠姐姐那麼厲害。」

「小弟弟眼力不錯呦……」

發現韓陽嘴甜的屬性后,珠姑娘就經常跑來與他閑聊,當然也不忘了探探韓陽的底。雖然韓陽是個八歲的孩子,但婦人與孩子對於他們這些跑商的來說,也是不可小覷的。珠姑娘實際上是一個外粗內細之人,輕易收下韓陽一起上路,是因為對自己及商隊的實力有信心,但也會盡量規避不必要的麻煩。

韓陽也不是個蠢貨,便也露了些底給珠姑娘,反正他的靈紋在背部,輕易查看不得。再者從天啟靈紋變成了一品雷蛇,也能更好的遮掩他的身份。而一品靈修師的修為也是他這個年級孩子,只要天賦不錯,所能正常擁有的修為,這也解釋了為什麼他敢一個人跟著商隊上路。

既然踏入了靈修師的門檻,一些就會不一樣了。不僅其餘商隊的人,對韓陽的態度好了不少,就連給韓陽駕車的車夫,最近也是殷勤的緊。原以為韓陽只是個普通孩子,那車夫還想著能不能從他身上多忽悠些錢來,卻不想韓陽竟已是一品靈修師了!

那就是只能供著,不能輕易得罪的主了。畢竟,誰知道這孩子背後有沒有其他靈修師?

而一次在路上,遇到了一頭暴走到車隊行進路線上的二品雲水象靈獸。珠姑娘一腳踩下,活活將那二品靈獸踩死的驚人戰績,讓韓陽不由得為他的明智感到慶幸。整整四個靈紋,從珠姑娘的背後、小腹、雙足上閃現,讓韓陽看得瞳孔一陣猛縮。果然不出他所料,那珠姑娘是一名四品靈修師!

並且,當時在商隊中間,韓陽還多多少少感應到了一些氣息,這商隊里至少有三四個人,都是有修為在身的靈修師!這還只是暴露出來的信息,那些沒有暴露出來的,不知還有多少。難怪這多寶商會,敢自己開闢商路,原來竟有如此底蘊。

而這西南商路,也只是多寶商會的一條商路而已,若是再加上其他的線路,這一家多寶商會已經堪比一些靈修師家族了。科隆城裡也曾有過實力強勁的靈修師家族,其中不乏實力強勁的靈修師,甚至還有與韓風一般高達六品的靈修師,但在獸潮來臨時卻都將族中的精英送得遠遠的。而韓風雖然是科隆城主,修為也達到了六品靈修師的程度,但卻是孤家寡人一個,何來的家族助力?

至少打韓陽記事這麼些年來,韓家就他和韓風,還有自己大哥韓流三人,旁的親戚幫手是一個沒有。

也正是因為多寶商會不錯的實力,韓陽的旅程可謂是風馳電掣、暢行無阻。或許也是因為他行動迅速的原因,並沒有在羅切斯特城留下太多的身影,而荀家也以為這個臭小子,已經去見了閻王。

當然,或許這也與某個瘋子的自殺式襲擊有關……

在科隆城獸潮過去不久,在科隆城附近的百靈山脈中就又發生了一次小型獸潮,起因是一個極道流靈修師,通過特殊方法驅動了大量的靈獸,在殺害了許多科隆新城主荀家派出的人後,便就靈紋暴動而死了。相傳這個極道流靈修師,還曾是科隆城紋靈宮的紋靈師,原本榮華富貴享之不盡,卻因動了貪念,盜取前科隆城主韓風拚死留下的六品鐵背蛇王,並害死前城主幼子韓陽。

新任科隆城主荀樂大人,見不得這等不義之事,方才派人搜捕那位紋靈師,卻不想因此折損諸多人手,那六品的鐵背蛇王,也徹底鴻飛冥冥。倒是此事在科隆城傳為美談,令新城主荀樂收攏不少人心,至於真相到底如何,卻沒有多少人關心。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