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娘越發淡漠,越發失去自我。一切只按照規則行事,已經有漏洞被利用了。」

「讓孩兒么你做好準備,入幽冥尋太子,生死成敗,就看造化了。」 …… 「陛下,怎麼突然變更了?」八賢王疑惑的問道,原本定下的會試是平定一方新捕獲的仙俠世界,怎麼突然換成一統陰曹地府了。 「是泰山王的通知,陰曹地府十八層地獄之下的世界之暗,堆積太多,鎮壓不住,出問題了。」武帝揉揉眉頭

「讓孩兒么你做好準備,入幽冥尋太子,生死成敗,就看造化了。」

……

「陛下,怎麼突然變更了?」八賢王疑惑的問道,原本定下的會試是平定一方新捕獲的仙俠世界,怎麼突然換成一統陰曹地府了。

「是泰山王的通知,陰曹地府十八層地獄之下的世界之暗,堆積太多,鎮壓不住,出問題了。」武帝揉揉眉頭說道,相比於人間,地府相當於是個巨大的垃圾場,一切黑暗,一切污穢的聚集地,如幽冥血海,忘川黃泉。

但同時地府也是一個世界循環必不可少的一環,將一切黑暗污穢凈化重新填補世界生機。現在的情況就是這個垃圾場堆積了數百個世界殘骸,垃圾太多,六道輪迴負荷太重,處理不過來了。

「那把許仕林扔進去又是何意?」

「那小子瞎幾把胡煉,把好好的渾天寶鑒和九轉玄功全部煉劈叉了。」武帝皺皺眉頭:

「但那小子氣運深厚,怎麼練都不死,最終到真的搗鼓出來了點不尋常東西,一個詭異至極的丹田宇宙。看似極小,卻又極大。朕琢磨著,這世界殘骸對於我們世界而言,難以消化的渣滓,對他那初生的小宇宙而言,到算的上是寶貝。」

「原來如此,陛下是把那小子的丹田小宇宙當垃圾場了,倒也算是雙贏。」八賢王捋捋鬍子,心中暗道,

……

「娘的,張龍趙虎這倆犢子到底把我扔到什麼地方來了。」許仕林皺著眉頭在陰沉的天色里,望著遠處那座大城,在座大城之中,密密麻麻不知道多少鬼兵列陣於前,守護城池。

數萬,乃至十數萬的鬼兵,密密麻麻的綿延數十里之地。

一片肅殺之氣衝天而起!

正在此時,守護在城外的戰陣陡然波動起來,好似黑色潮水一般微微蠕動。

踏踏!

踏踏!

腳步聲轟鳴響起,許仕林抬目看去,只見陣前數里之外,一個俊俏的女子,拎著一雙鎏金的大鎚,緩緩走出。

「什麼情況,溫慧怎麼會在地府?什麼時候死掉的?」

撲稜稜!

肅殺之氣衝天而起,四周幽暗密林中無數鬼梟衝天而起。

許仕林微微一笑,也不管它,腳下一踏,呼嘯而去,接近戰場。

……

微風輕輕吹拂而過,城頭上,楊素一身青色鬼袍微微抖動。

「包黑炭腦子被驢踢了,派這麼一個女娃子上戰場?你當人人都是宇文拓?」楊素作為地府四大反王之二,西王楊堅座下十大將軍之首,與泰山王座下的地府正統打交道不是一天兩天了,對於包黑子還是有幾分認識,深知這老貨臉黑手狠,絕頂聰明。

「讓將士們加強警惕,小心包黑炭耍奸使詐。」

「遵命!」

許仕林思索著,就看見軍陣之前,那位拖著兩柄鎏金大鎚的少女踏步而行。

她身穿一身紅色鎧甲,一手拖著一柄車輪般大小的金錘,向軍陣緩緩踏行而去。

「來將通名?某手下不斬無名之鬼」

陣前陡然傳來一聲大喝,一位身穿黑甲,手提黑鐵長槍的雄壯中年漢子催馬上前,面色冷漠的看著眼前的少女。

踏踏!

「皇宋鎮北王之女,地府西路蕩寇先鋒官溫慧。前來送你投胎。」

溫慧緩步前進,面對對面將軍的大喝,毫不在意的說道。

「找死!」

那黑甲將領發出一聲暴喝,戰馬陡然一聲嘶鳴,呼嘯著拉出一道道罡風,掌中黑鐵長槍暴刺而去!

轟!

那黑甲將領身高力強,更接戰馬之力刺出,身後更有所屬三千鬼兵鬼氣支持,一身戰力比起正常狀態強橫數倍,一身戰力足夠開山裂石。

那少女面色冷漠不閃不避,雙錘往地上一杵,在黑甲將領長槍呼嘯著刺到身前,才猛的一探手,在黑甲將領面色大變之中,一把抓住急刺而來的黑鐵長槍。

轟!

溫慧的手臂猛地發力,在戰馬的一聲長嘶之中,將黑甲將領與戰馬一起甩落於數丈之外,發出一聲巨大的轟鳴。

「噗!軍陣怎會對你不起作用?」

那黑甲將領大口陰氣吐出,只覺體內一股異常霸烈的劍氣直衝心臟,連慘叫聲都來不及發出,直接煙消雲散,只剩下一抹真靈閃爍幾下消失不見!

轟!

一把將那黑甲將領震死之後,少女陡然加速,空氣呼嘯的好似爆炸一般的巨大轟鳴聲之中,一步就是數十丈,不過呼吸間,就臨近軍陣!

「放箭!」

「放箭!」

兩聲高亢的喊叫聲陡然炸響,隨後漫天的箭矢,在無數道鬼哭狼嚎一般的空氣嘶鳴聲中,鋪天蓋地的將少女籠罩而去!

鏘!

一柄大鎚擋在身前,接著金光一閃,一頭十丈長短的赤金猛虎在溫慧所在的位置出現,在仰天一聲咆哮之後,向著那滾滾軍陣衝擊而去。

「啊!」

「啊!啊!」

「唏律律!」

十丈長短的赤金猛虎在戰場上來回縱橫,好似一大貓在一群螞蟻中衝鋒一般,所過之處,人仰馬翻,毫無半分阻擋之處,腳下的地面陡然撕裂出無數道巨大的裂縫,數不清的人馬慘叫著掉進縫隙中!

而僥倖逃脫一劫的其餘鬼兵,在無限的驚恐絕望之中,眼睜睜的看到一道金光縱橫飛過,僅僅是勁風便帶起漫天陰氣,無數的鬼兵在這勁風之下煙消雲散,一點點真靈好似草叢中的螢火蟲一般,在空中閃爍,消失。 ?「啊!死來!」

楊素髮出一聲暴喝,手中虯龍棍一掃,自高空席捲劇烈的真氣轟然下擊!

鏘!

溫慧眼眸之中光芒一閃而過,掌中金錘轟然砸出。

轟隆!一聲炸響之中,溫慧雙眸燃起金色的火焰,在空氣的劇烈波動中,一步踏前,手上金錘一擺,在空氣的陡然震爆聲中,一隻猛虎卧於金錘之上,虎口咆哮,滾滾音波隨著金錘的舞動,向著楊素砸下。

「是個高手。靠山王楊素,名不虛傳。」

轟隆隆!

罡風震爆之中,戰場數十丈方圓在兩人棍錘的驟然碰撞聲中,大地翻騰,音波四散,一道狂猛的颶風掀起了無數的磚石,呼嘯著如同一枚枚炮彈一般向著四面八方橫飛出去!

但凡被擊中的鬼兵,都難逃灰飛煙滅真靈度化投胎的結果。

楊素與溫慧兩人錘棍翻飛,幾個呼吸間交手數十招,輾轉挪移間整個戰場清出一片。

砰!

一聲沉悶的響動聲中,楊素借力翻飛,在地面上踉蹌後退幾步,掌中虯龍棍杵地,在地上劃出一道深深的痕迹,發出噼里啪啦的炸裂聲,

「好錘法,除了李唐的那隻瘦皮猴子,你是老夫見過的用錘最強的高手!尤其是個女娃子。」

楊素冷冷一笑,周身翻卷而起的黑色鬼氣好似一條條的惡龍仰天發出無聲的咆哮!

「但,還是要死!」

楊素長棍一舉,腳下轟然如同雷霆炸裂,腳下無數的泥土碎石隨著他的腳步,衝天而起,四周無數殘破兵器被狂猛的氣浪衝擊而起!

嗡嗡!

在空氣微微顫抖之中,楊素衝天而起數十丈之高,鬼氣涌動,手中虯龍棍化作一條數十丈長的無角黑龍,龍口大張,龍鱗豎立,彷彿開天闢地一般,在一陣劇烈的罡風呼嘯當中,自天而降,向著溫慧轟然砸下。

楊素這一棍猛然下擊,恐怖的虯龍棍瞬間將方圓數十丈之內的全數籠罩其內!

噼里啪啦!

一連串的爆炸聲中,在楊素下壓的掌力之中,溫慧周身數十丈的之內發生無數的氣流炸裂聲。

溫慧面色冷漠的雙眼陡然睜開,

「龍擊」

一團大如房屋的金色龍影自溫慧背後浮起,仰天一聲龍吟,在滾滾音爆炸裂的巨響中,好似一尊戰神般,衝天而起!

「哈!」

金色血氣之中,溫慧的面色冷漠,手中金錘揮舞,在空氣鬼哭狼嚎一般的可怖聲響中,驟然迎上楊素暴烈的虯龍一棍!

砰!

楊素下砸的棍與溫慧衝天而起的錘轟然相撞!

無形的空氣好似變成了有形的氣浪,在兩人的周身轟然翻滾不休。

漆黑的鬼氣與金黃色的血氣陡然四散,爆射出無限的光芒!

轟!

隨後,一道帶著金色的身影轟然撞擊在地面之上,噼里啪啦的一陣碎響聲中,無數的灰塵形成一道巨大的蘑菇雲騰空而起!

許仕林緩步走在這紛擾的戰場上,周身三丈連個鬼影子都沒有,對於戰場上突然出現的這麼一個人,眾鬼卒不是不想殺他,而是連靠近都難,只要靠近三丈之內,便直接消失不見,連真靈都不見逃脫。

「鬼,是陰氣,我的這萬劫不侵的身體,就是因為不管是靈氣還是魔氣還是妖氣,盡數難逃小宇宙的吞噬。這陰氣同樣不例外。」許仕林緩步走著,背後形成一道長長的空白通道。

「這地府對於別人而言,不管是妖還是人都好似火球扔進水裡。把人扔進臭水溝,一身修為被這充塞地府的陰氣壓抑一半。但對我而言,恰恰相反,這鬼兵鬼將都是大補啊。」襯著楊素與溫慧大戰的關頭,許仕林已經在戰場上溜達了好幾圈,將戰場整整齊齊的劃分成一個九宮格,一格一格的蠶食乾淨。

「賊子,安敢如此。」

剛剛一棍將溫慧砸到土裡的楊素一回頭,發現自己的數萬鬼卒居然已經沒了一半還多,一個少年正喜滋滋的消滅著剩下的部下,當即一聲大吼,手中虯龍棍直接脫手而出,化成一條虯龍,龍口大張,向著許仕林咬下。

望著這由陰氣實質化形成的兵器,許仕林微微挑挑眉毛。他感覺,這陰氣虯龍棍,能吃。

心念一動,這數十丈虯龍剛剛進入許仕林周身三丈之內,便消失不見。

楊素心中一驚,自身鬼氣凝聚而成的虯龍棍居然連怎麼回事兒都不知道就沒了,這人好生厲害,當即心中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你是何方神聖?為何犯我大隋?」

許仕林絲毫不理楊素的質問,走到坑前,笑著問道:「小慧,你怎麼跑地府來了?小煌他們呢,沒跟你一塊兒?」

溫慧拎著雙錘從坑中有些灰頭土臉的爬出來,氣哼哼的就要找楊素拚命,卻突然發現一個少年笑著問她,似乎相熟。

「你是?小師兄?多年不見,怎麼越長越小了?」溫慧驚喜的問道。

「小師兄,你怎麼也帶著肉身跑到地府了?」

「我是在京城動武殺了人,被武帝罰下來的,你呢?」許仕林微微苦笑著說道。

「小妹和笨蛋煌兩年前結成道侶,在人間感覺頗沒意思,便和小煌商量了一下,來這陰曹地府磨鍊武技,閉關。當初在仙劍世界與仙劍小慧融合后,我和小煌也有了些特異之處,對我二人而言,在這地府與人間感覺並無不同。即便是帶著肉身下來,也並無不妥。」

「你們,當我死了么?」被完全無視掉的楊素望著二人冷冷一笑,一聲大吼。殘存的幾萬鬼兵好似得到主心骨一般,化作一道道黑光注入楊素體內。使得楊素的修為好似開了掛一般的瘋漲,體型也越來越大。

不過幾個呼吸之間,便形成一個身高百丈,身披玄甲,手持百丈虯龍棒的巨人。也不多言,揮手便是一棒砸下。

上百丈,房屋粗細的巨大棍子砸下,速度絕倫,帶起的勁風呼嘯,好似鬼哭神嚎。

「將數萬鬼兵融合成一個,以將軍的意志為最終意志,形成類似法天相地的神通法門。一身戰力,都接近金丹頂級了,不壞,很是不壞,省了不少力氣。」

許仕林不閃不避,腳下一踏,身子直接沖霄而起,腦袋直直的撞向那砸下的遮天巨棒。

「找死!」

眼見許仕林不知死活的直接向著棒子撞來,楊素冷笑一聲,手上再添三分力。

噗呲

好似針扎朽木,許仕林直接陷入巨棒之內。這一下子,好似老鼠進了米倉,周身三丈內吸力頓時大增,好似小型黑洞一般,這長達百丈的虯龍棒便迅速的變細變短,直至消失不見。

望著百丈高的楊素,好似看到了碩大的一塊兒點心。許仕林腳下一踏,毫不猶豫的沖霄而起,向著楊素的腹部撞去。

「該死,這小子神通太過詭異,好似完全克制陰司鬼氣,根本連半分都奈何他不得。」楊素眼見毫無勝算,當即大吼一聲,雙拳向著許仕林砸下,而腦袋卻直接脫離脖頸,直接向西飛走。

「楊素,哪裡逃!」

溫慧一聲大喝,直接化作一道金光,輪著手中大鎚,便向那三十米大小的飛頭砸下。

那飛頭本是楊素控制鬼卒陰氣凝聚,見溫慧追來,直接在頭上長出五條臂膀,每條臂膀拎著一個一丈長短的虯龍棍,自四面八方劈頭蓋臉的向著溫慧砸下。

轟轟轟轟

於此同時,飛頭口中再次吐出一個黑色光團,以更快的速度,向西飛行消失不見。

一個瞬身將那飛頭直接吸收掉。許士林安撫一下再次被砸入坑中溫慧,笑著說道;「這楊素逃就逃了,下次見到打死就是,十萬鬼兵留下,也夠他心疼一番的,咱么不如回城聚聚,也正想聽聽這麼多年,你們是怎麼過來的。」 ?「小師兄切莫小看了這越國公楊素,他可是非同一般,」溫慧見許仕林對楊素頗不放在眼裡,連忙說道:「楊素一聲南征北戰,在北周武帝手下為將是,曾滅亡北齊,在隋帝楊堅座下,覆滅陳朝,一統天下,後來更平定江南師祖豪強叛亂,大破北方入侵的突厥,一生南征北戰縱橫無敵。為叛隋第一大將。」

「我們剛剛面對的不過是越國公十八鬼王分身之一。他的義子,正是咱們皇宋宇文太師。」溫慧將兩柄大鎚背在背上:

「小師兄有所不知,咱們回城,這地府接收數百世界殘骸,世界毀滅時死掉的生靈,造成鬼兵無數,在了陰曹地府,也不需要生產,吸收陰氣就能存活,全民皆兵,這十萬鬼兵,不過是杯水車薪,僅僅叛隋,座下便有叛賊三億三千萬。四大反王加起來,起碼十幾個億的人口。」

「四大反王與地府連年征戰,也是為了將這些鬼兵消耗掉,鬼兵們絕大部分懵懵懂懂,只有一腔怨氣,征戰怨氣消耗之後,一點兒真靈到地藏王菩薩那裡度化,重新入六道輪迴轉世投胎。」在前面邊走邊說:

「鬼分為鬼兵,鬼將,鬼王,很簡單,基本上對應著人間界的凡人,先天,和金丹。不過在人間,一個先天高手一聲大喝,僅憑陽剛血氣,就能震死一群鬼將。但到了地府,就恰恰相反,陽剛血氣在地府就好像是火焰淹沒在水裡。雖然強橫依舊,對鬼怪的傷害依舊,但是消耗是人間的百倍。」

「鬼將們還能隨時吸收地府中無處不在的濃郁陰氣恢復自身,因此一般人族是不會肉身入地府,而是選擇靈魂出竅入地府。在地府修鍊魂魄是在人間界修鍊魂魄的百倍速度。只要不在地府待得時間太長,出現靈肉屏障。不妨是一種極強的修鍊方式。」

「哦?還有這麼一說?」許仕林頓時好奇道;「都有什麼人能夠靈魂進入地府?」

「大門大派,豪門子弟,都有弟子後人入地府修鍊,在這裡征戰無數,只要護住真靈,鬼身就算被打散了,也不成問題,帶兵打仗,好手對戰,不管想鍛煉排兵布陣,還是磨鍊戰鬥技巧,都輕而易舉。」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