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驍,過來幫忙!」船下傳來張集的聲音。

柳驍忙「噯」了一聲,就也沒再去想言越的心思,連忙朝著那邊跑了過去。 …… 姜雲卿他們收拾好時,再見到朱卓時,誰也沒有去提起言婉玉,就好像之前言婉玉故意勾引君璟墨的事情未曾出現過一樣,三人相處時依舊如之前。 船隻在海上又走將近一日,第三天午後時,才遠遠瞧見了人來人往的碼頭。

柳驍忙「噯」了一聲,就也沒再去想言越的心思,連忙朝著那邊跑了過去。

……

姜雲卿他們收拾好時,再見到朱卓時,誰也沒有去提起言婉玉,就好像之前言婉玉故意勾引君璟墨的事情未曾出現過一樣,三人相處時依舊如之前。

船隻在海上又走將近一日,第三天午後時,才遠遠瞧見了人來人往的碼頭。 第五百五十五章他回來了

「不好!萬劍護體!」

白眉老者臉色大變,之前抵擋魔影的靈劍,一聲劍吟,再次現出一道道劍影,護在白眉老者的周身。

另外覺得還有些不保險,手中的鎚子,一聲雷鳴,釋放出一道道狂雷,再次將他護在其中。

蒼青莫同樣臉色大變,滾滾的極寒冰焰將他護在其中。

除此之外,青色扇子釋放出一道道青色颶風,將他再次包裹在其中。

然而他們剛護體,那些魔影和魔蛟全部自爆。

一股極其強大的毀滅之力,從中不斷的如火山一般噴發而出。

同時一個超巨型的黑色靈力驕陽,自中心不斷的冉冉升起。

咚!

一聲震耳欲聾的轟鳴,向著天際虛空。

至於那黑色靈力驕陽,此時化為一個黑色的超巨型光輪,衝擊席捲而出。

就算只是餘威,都讓皇甫奇心中恐懼不已。

但下一秒,嘴角一笑。

這麼一來,就算蒼青莫和白眉老者不死,也非要重傷不可。

剛才居然敢嘲笑他,等下定然要讓那白眉老者好看,如果被洪城渣的話,也就算了。

而司馬昭雲他們,對於蒼青莫這邊的情況,自然也有所留意。

原本以為那白眉老者是來幫他們的,但沒想到,只是來救蒼青莫而已。

其實也對,在他們神火境的眼裡,其他的人,根本不算什麼。

只要神火境不死,以後還是有很強大的希望重新崛起。

但現在見到蒼青莫兩個強大的神火境強者,都不是那黑袍男子一人之敵,臉上更加的死灰。

這麼一來,他們就更加沒有什麼希望。

否則那皇甫奇兩個神火境,對付蒼青莫他們,就沒有工夫來對付他們。

這樣他們逃走,就更加的容易一些。

如果蒼青莫他們兩個死了,那麼皇甫奇他們肯定不會放過他們的。

以他們的實力,肯定抵擋不了神火境的一擊。

就算皇甫奇這個只是靠外力強行突破,境界不穩的,他們也同樣沒有任何的辦法抵擋。

不過現在,可管不了這些。

體內真元瘋狂的催動,施展出一道道強大的攻擊,向著那些陰魔宗餘孽攻擊。

現在有些倒過來了,他們天荒神宮戰敗,他們這些人,一下子變成了天荒神宮的餘孽,想想也真的是可笑之極。

不過他們還不想死,還想要變得更加的強大。

「我願意加入陰魔宗!」

正因為不想死,有些見自己不敵,準備投降陰魔宗。

一個長相白皙,有幾分俊逸的青年,率先開口。

「加入陰魔宗可以,將這顆腐血丹服下,從今以後聽命於我。」與他對戰的是一個鼻尖的血白青年,嘴角一笑,取出一顆黑色的丹藥,對著那俊逸青年說道。

陰魔宗也不會真的相信這些反叛加入的人,所以會有一些措施,就是讓他們服用丹藥,相當於被他們控制,這樣就不用擔心到時候又轉過來反叛對付他們。

「好,我服下!」

俊逸青年臉色一變,但還是點頭同意道。

重生之終於等到你 可是他這話剛出,一道黃芒從他的胸口洞穿而過。

有人當眾反叛,司馬昭雲他們自然不會讓他們活下去,否則這麼一來,相當於陰魔宗比他們多了兩個人,這樣下去,肯定會有更多的人反叛,到時候他們的人,就變得越來越少。

最後一些不願加入的,就被殺死,一些想要苟且的,就只能被迫加入陰魔宗,受他們的控制,相當於沒有了自由。

「司馬宗主,我還是很看好你的,只要你跟我結為合歡,你不必服用那腐血丹。」妖艷女子看著司馬昭雲,一臉咯咯的笑笑道。

「哼!」

那笑聲之中,還是帶著一股很強大的魅惑之力,司馬昭雲面色一沉,冷哼一聲,讓自己保持冷靜。

另外皇甫奇那邊,兩道極其狼狽的身影,從那黑色光輪之中而出,向著遠處快速的逃離開來。

「沒想到你們兩個還是有些手段的,不過到此為止了!」黑袍男子看著狼狽逃離的蒼青莫兩個人,嘴角淡淡一笑,然後右手一伸,對著蒼青莫兩個人一點。

虛空一股強大心悸的力量,凝聚在黑袍男子的手上。

另外那股力量,化作了一個黑白色的光團。

噗噗!

只聽得兩聲破空,兩道黑色流光出現在蒼青莫兩人的身後不遠處。

蒼青莫兩人原本還想快速的逃離,但是身後突破出現的滅殺波動,讓他們眼皮狂跳不已,整個人好似籠罩在死亡的深淵之中。

對於這一擊,他們沒有什麼把握抵擋下來。

但就算抵擋不下來,也要抵擋。

因為不抵擋,就只有死路一條。

狂女重生 「破!」

魅王寵妻:鬼醫紈褲妃 可是就在他們想要抵擋的時候,虛空一陣帶著冰冷憤怒的暴喝聲,響徹而出。

然後一股極其強大的威壓,自虛空爆發而出。

同時一道白光,從不遠處的破空而來。

在半空的時候,上面靈光爆閃,直接暴漲成六十丈大小的白色巨碑。

除此之外,上面魂力滾滾咆哮,形成一個魂力漩渦。

咚!

那兩道令蒼青莫死亡的黑色流光,被白色巨碑一撞,直接爆裂在虛空之中。

「中品帝器!」

蒼青莫感受到白色巨碑上的靈力波動和帝威之力,整個人不覺得一震,有些難以置信的大聲道。

白眉老者也是臉色大變,一般的帝器都難以尋找,就根本不用說更加強大的中品帝器了,不知道是誰能擁有如此強大的帝器。

「鎮魂碑!」

至於黑袍男子則雙眼更加的一驚,忍不住的大聲道。

沒想到之前被那羅無生搶走的鎮魂碑,誕生的了器靈,突破到了帝器,而且還一下子達到了中品帝器的程度。

另外這靈力波動,這帝威之力,就算是同階帝器之中,也是不錯的存在。

皇甫奇看著白色巨碑,眼中浮現出一抹更加貪婪之色。

不過他知道,這種寶物不是他能夠染指的。

司馬昭雲對於白色巨碑,臉上非常的震驚,但對於剛才那聲暴喝,更加的震驚。

然後整個人有些激動不已,心中忍不住的吶喊了起來:「他回來了!他回來了!」

這個時候出手,而且抵擋了那黑袍男子的攻擊,說明有足夠的實力。

只見得此時,一個身穿白衣,神色俊冷的青年,腳踏虛空,落在白色巨碑之上。

臉上沒有過多的表情,但卻隱隱流露出王者之風。 那碼頭比起西蕪的碼頭要大上許多,地面有很長一段架空在了海面之上。

周圍停泊著各式各樣的船隻,碼頭上也有不少人來回走動著,或是呼朋喚友正準備上船入海捕獵,或是剛才海中回來,呼喝著搬運捕獵回來的海獸。

姜雲卿和君璟墨站在船頭上,看了會遠處的碼頭時,目光落在其中一些守在碼頭附近的人身上時,皺眉。

君璟墨開口:「那些是言家的人?」

朱卓順著君璟墨目光看去,當看到他所說之人後,點點頭道:「是言家的。」

見君璟墨皺眉,朱卓解釋說道:

「言家這兩年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往年雖說他們鎮守青滬,但是這前往磐雲海的出海口卻不歸屬任何一家,這是所有人的共識。」

「言家從不曾插手碼頭這邊的事情,可這兩年卻突然開始派人巡守附近,特別是今年開始,打從他們對外說言家老祖準備突破出關開始,這青滬幾乎處處都是言家的人。」

朱卓說道這裡時,臉色也有些不大好看。

他突然想起被他命人關押起來的言婉玉。

別的人或許不認識他,可言家的人定然是認識的,待會兒上岸之後,怕是還得想辦法將那些人調開才行,否則那船上的海獸被抬下來時必定會驚動這些人。

萬一被他們發現了六道石睛象,那可就麻煩了。

君璟墨和姜雲卿聽著朱卓的話對視了一眼,越發肯定了言家這古怪行為,定和三百年之期有關。

否則不可能這麼巧合,言家突然便出現這麼多異常。

君璟墨傳音道:「言家那個老祖宗突破不知道是真是假,看來得想辦法探探言家的底。」

姜雲卿嗯了一聲:「我也覺得要去看看。」

「眼下言家顯然還瞞著所有人,當年他們強渡磐雲海去過西蕪的事情,東聖其他世家也不知曉拓跋族被言家所滅,只以為磐雲海依舊如這千年以來一樣,不可強渡。」

「我們之前來時便想辦法延緩了三百年之期,一旦時間到了,言家卻發現磐雲海靈霧依舊如常,到時候鋌而走險,與其他人聯手恐怕會有麻煩。」

「咱們得想辦法先搞定了言家,再說其他。」

朕有眼疾 君璟墨不著痕迹的頷首,他和姜雲卿是同樣的看法。

東聖其他的人都不知曉拓跋族已滅的事情,更不知道這千餘年來都被拓跋族所阻隔的磐雲海出現了變動,只要解決了言家,讓他們閉了嘴。

他們再按照拓跋族的傳承秘法,繼續維持磐雲海如今的情況,將三百年之期后延,這樣就能暫時解決了後患。

之後再想辦法徹底阻隔兩地,或者是讓東聖的人哪怕能夠渡過磐雲海,也不敢在西蕪肆意妄為。

朱家的船隻靠岸之後,朱卓便領著君璟墨幾人下了船。

等到了岸上后,朱卓尚且還沒來得及說話,不遠處就傳來一道聲音。

「喲,這不是朱五嗎,你居然還敢回來。」

「本公子還以為你這趟出海沒捕到東西怕輸了賭約,留在磐雲海里當縮頭烏龜,不敢回來了。」 第五百五十六章一個都沒想走

不止他一個人看到白衣青年,在場的所有人都看到了。

這個人自然不是別人,正是那一直快速趕過來的羅無生。

對於羅無生,不是所有人都認識。

但身上的氣息,讓每一個人臉上有些一變。

「真魂境後期巔峰!」

他們還以為是什麼強大的神火境來了,沒想到居然只是一個真魂境後期巔峰。

「小子,沒想到你居然敢回來,而且將我的帝器雛形誕生了器靈,晉陞到了中品帝器的行列。」黑袍男子看著羅無生,神色驚訝之中,帶著一絲激動殺意道。

四周那些不知道羅無生的,他聽到黑袍男子這話,神色忍不住的再次一驚,直直的再次向著羅無生看去。

「羅無生!」

蒼青莫更是難以置信的驚聲而出。

他沒想到那個曾經被他追殺尋找,後來又被各大域追殺的羅無生,居然回來了。

而且將那帝器雛形誕生了器靈,成功晉陞到了中品帝器。

他聽說羅無生斬殺了六階妖獸,但眼前這個黑袍男子,非常的強大,他和白眉老者聯手,都重傷差點被滅殺。

就算羅無生有中品帝器,也應該不是他的對手。

白眉老者雙眼也是忍不住的在羅無生的身上來回掃射,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將境界突破到真魂境後期巔峰,該需要多麼強大的天賦。

對於羅無生的事情,他作為一宗的老祖,自然有所聽到。

只是的心中,跟很多人有些疑惑不已。

因為羅無生可是被許多大域下了追殺令,而且連神火境的強者都出馬了,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

皇甫奇直直的看著羅無生,對於這個宗門曾經的天才,他雖然聽說過,但從來沒有看到過。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