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思宇好笑的看了一眼那個女孩所在的方向,堅定道;『沒了!』

『那你是用長刀嗎,你是懂得刀法還是什麼,還有我們看你的武器還有槍械,還有十幾柄飛刀,你是主用哪一項呢?』 『長刀,力量大劈砍起來順手的緊,至於槍械那是用來防變異獸的,當然有時候也被我用來防人!』 『那麼說飛刀也是主要武器了,可那樣的話數量也不足啊,這十幾把對你來說也就是幾秒的投擲量了吧

『那你是用長刀嗎,你是懂得刀法還是什麼,還有我們看你的武器還有槍械,還有十幾柄飛刀,你是主用哪一項呢?』

『長刀,力量大劈砍起來順手的緊,至於槍械那是用來防變異獸的,當然有時候也被我用來防人!』

『那麼說飛刀也是主要武器了,可那樣的話數量也不足啊,這十幾把對你來說也就是幾秒的投擲量了吧,要不要投一把試試!』說著話那人扔過來了一柄飛刀。

『呵呵,不常用,太不好製作了,只在緊要關頭防身,射哪?』秦思宇解釋了一下問道。

『除了觀察室,周圍的方向你隨便射,反正都是用裝甲板加固的!』

『好說!』秦思宇隨意看了看,然後就只聽嗖的一聲那柄飛刀就出手了。

『再來一把,射剛才那柄飛刀的把柄,射中就給你正常評星,射不中就減一顆星,射仔細了!』負責人沒等秦思宇轉回來,就又扔了一柄飛刀過來。

接過飛刀,秦思宇看著負責人笑了一下,然後甩手就扔了出去,連看都沒看一眼,完全是盲射。

『呯!』的一聲,兩柄飛刀撞在一起,然後因為秦思宇脫手的速度與力量,一起變成朝外彈出的兩顆子彈一樣,顯然第二次的力量與速度更猛更大。

『行了你出去等結果吧,我們等下就給你通知!』負責人眼皮抖了一下,還是沉聲說道。

秦思宇點了點頭,然後就拿起自己的資料繼續向前走去,而一直等他走的被感應不到了,還在評級室的四人才終於鬆了一口氣,然後就一股腦的進到了觀察室。

『你說你出的什麼嗖主意,他都已經動過手了,你還非要試出他的其它能力,這下好了吧,多出來個反應與視力的進化能力,你要怎麼給他寫評級以及能力分類?』負責人一進來就努不可竭的對著那個少女喊道。

『那這就是我的事了,你只要辦好我交代你的事就行!』少女並不理睬負責人的吵鬧,對她來說,怎麼對各方有個交待才是正事。

『你別忘了我才是研究所指定的負責人,你如果再這樣的態度我就換了你!』

那負責人徹底的怒了,因為他感覺自己因為一點小事得罪秦宇太不划算了,這一點從秦宇剛第二刀就能感受出來,他每天在這邊接待幾十甚至數百的進化者,這點接人待物的眼力界還是有的!

『不對你今天有點反常!以往的時候哪個進化者不是一遍就過的,然後再結合你們三個的綜合觀測結果給出個等級評定,最多就是遇見那些特殊能力進化者,再讓他們展示一下自己的特殊能力,什麼時候會這樣了?』負責人感覺這裡面有點貓膩。

『行了別瞎猜了,實話告訴你吧,是有人從外面傳信進來想摸摸他的底,所以我才又加了一道工序!』少女皺眉,知道必須得出賣點東西了。

『誰!哪個勢力,竟然可以將信傳進研究所,還能傳到你的手中?』負責人莫名來了精神。

『三K與戰屍團,都有人傳信進來,還帶來了他的畫像!』說著話少女在口袋中摸出來一張紙,而紙上畫的正是簡化版的秦思宇。

『三K與戰屍團搞他一個二級幹什麼,他撐死也就是個中級啊?』少女對面,那兩個老中評級師將負責人夾在中間,然後一起看著秦思宇的簡畫。

『說是昨晚這個秦宇跟康華在暗夜酒吧拼酒了,為的還是郝團長的情婦安婷,然後他在贏了之後就將安婷那個調戲了。

今早酒醒的康團長與郝團長就一起派人找他來了,而唯一的線索,就是他跟康團長硬拼一擊不落下風,而現場卻沒有人認識他,所以判斷他是剛進城的進化者,這才把信給送了進來!』

『他吃了雄心豹子膽了?』老年的評級師覺得不可思議,竟然有如此大膽的人,敢同時招惹金陵城排名前十的強者中的兩個。

『錯,是酒壯慫人膽!』中年評級師不認同。

『我管他什麼膽,我就想知道是怎麼調戲的?』負責人滿臉的急迫表情,緊張的看著少女。

『你覺得這種事會告訴我么,還是說這種事會流傳出來,當然你要真想知道,你也可以自己去問安婷小姐,或者自己去問郝團長與康會長他們!』

『我知道死字怎麼寫,不勞你出主意了!』碰了一個軟釘子,負責人只得嘆了口氣,然後就坐在了桌位上,惆悵的等著評級結果。

『小芸,你這樣寫不行吧,這樣他豈不就成了前十的強者了?』老者沒事就湊到了女孩旁邊,結果一看女孩寫的等級與能力,直接嚇的心跳一咯噔。

『有什麼,這結果是最正確的,你們又不是沒看見他的能量場。再說了他拳擊力量強,可你們難道沒看到他每一拳下去力量都不多不少嗎?還有他可是連續出拳一分鐘,你們有數過他出了多少拳嗎?』

『八十四拳!我數了,他出了八十四拳!』負責人有氣無力的應了一嗓子。

『左手力量八百多千克,右手力量一噸,連續一分鐘保持不變,而要達到這樣的條件,必須要求對身體的控制到一定的地步才行,也就是說只有經過職業訓練的拳擊手可以做到,你覺得他是拳擊手嗎?』

『不是!』中年評級師也沒有了理由反駁。

『那既然不是拳擊手,那是什麼人可以這麼強大的控制自己的身體,而且還同時具備力量,速度,視力以及感知方面的能力?』少女冷笑,心裡恨恨鄙夷了一下三人。

『他還能感知,這個你咋知道呢?』

『廢話,當然是我感應到的!』

『所以你就給了他二級後期的評級,還給了他媲美強化者的進化能力?』負責人感覺有點暈,他覺得這事已經超出他的控制了。

『所以你現在應該一邊給他準備星標,一邊趕緊去找上面彙報,我把事情的詳細都寫清楚了,所以你是現在去還是一會去?』少女誘惑。

『小芸你還是一如往常的可人,我現在就去,你們繼續進行評級!』負責人興奮的抓起報告就跑,邊跑邊對幾人交代工作。

『我下午有事,你們懂得,所以找個人替我一下!』雲芸對著剩下的兩人笑了一下,然後也推門走了出去。

『同人不同命,看看人家,大家都是評級師,人家可以經常偷偷遛出去,我們就得在這邊死命的幹活!』中年人等兩人一走,立刻就對著僅剩的老年評級師訴苦。

『你要是能做到小芸那孩子的地步,你也可以這樣做,你算算經過她的手,已經發現了多少隱藏的強者了,她都快給你寫出一本異能分類大全了,你呢還是跟著看看樣子!趕緊下去找人上來,我去前面帶人進來』

老年人說了一句,然後就向著秦思宇離開的門口走去,沒多久就帶著董瑞琪走了進來。

另一邊雲芸出了評級室,先是尋著秦思宇的能量波動找了過去,然後就在角落裡又偷偷看著秦思宇,看了一會才又轉身離開。

這一次離開她就直接離開了異能研究所,然後就順著馬路向前遊逛,就像是被囚禁了好幾天的囚犯一樣,好不容易得到了放風時間,然後就徹底的放飛了自我。

她開始肆意的走動,走動在金陵城的大街小巷,當然期間她還去物資商店買了一批食物,然後散給了一些在城裡流浪的孩子。而且在她的胸前,有著異能研究所與二級進化者共同的標誌,也就意味著不會有哪個不開眼的來招惹她。

她的臉上沒有饑饉之色,她的身上也沒有髒亂之色,就像是行走在人流中的一顆頑石,堅定扭曲的向前走去,然後消失在有心人的眼中。

而就在人流被驅趕著快速走動時,雲芸已經跟一個差不多年齡的孩子一起站在了一處拐角,而那孩子竟然就是她剛剛散食物中的一個孩子。

兩人快速而神秘的驗證著身份,然後一則消息就從雲芸的口中傳了出去。等她再回到研究所時,這則消息已經被傳到了金陵城某個不知名的灰暗房間,只聽一個聲音道;『神女,侍女傳來消息,雙生子已經進城了!』 第二百四十八章吹皺一池吹水

當那神秘女人在那昏暗的房間里,對著面前的一副畫卷跪拜時,評級室負責人正忐忑不安的站在齊明的面前等待下一步指示,而且看著齊明拿著那張資料的表情,再偷偷看著旁邊陳博士一臉的焦急,他更加的不安了。

此時的齊明已經變了許多,最明顯的就是他的面容更加的憔悴了,眼角也分佈著一絲絲熬夜后的血絲,使他整個人看起來,就好像被人抽了精氣神一般,且也少了一絲在疁城時的自信。

當時他在笑面虎徐維的手下救人時,是那樣的成竹在握,哪怕是被二級進化者當面威脅,他也不當一回事的嘻嘻哈哈,然後帶著杜淳他們揚長而去。

現在,他只是瞪著一雙通紅的眼睛,緊緊地撰著秦思宇的書面資料,然後看著面前的那個相機,看著秦思宇那張熟悉的臉出神。

『齊主任,你也看出來了對吧,他是真的異於常人啊,不然哪個進化者會有他那樣恐怖的實力!』陳博士在一邊叫道。

『所以你就認為他就是你一直在找的那個素材?』

隨著陳博士的聲音,齊明漸漸的回過了神,然後放下手中的資料,將背部靠在舒適的椅背上,用雙手按摩起自己腫脹的太陽穴。

『我敢用性命擔保,他就是我一直想找的那個人!』陳博士為了說動眼前的齊明,直接放出了豪言。

齊明沒聽陳博士的擔保,而是將手伸向自己身上那件因為長時間沒洗而變得褶皺不堪的白大褂,在已經變得烏黑的口袋掏啊掏,然後又換到另外一邊,同時嘴唇也不斷地蠕動。

鄭士成,也就是評級室負責人,看著齊明的樣子目光一動,上前幾步,拿出自己口袋裡的香煙與火機就給齊明點了一根,然後將剩下的自然的放在了桌子上。

齊明看了一眼鄭士成,深深的吸了一口再徐徐吐出,道;『不是你發現的吧,我沒感覺你還有這樣的眼光!』

『是的主任,是我那邊的雲芸發現的,你也知道我平時對她很是關照,所以那孩子就把這機會每次都給我!』鄭士成低眉順眼的笑道。

『你是走了狗屎運,被你碰到這樣的一個好苗子,一會下去讓她去休息一下吧,長時間動用精神力也是一個勞神的活,安排一下給她多補充點營養!』

『會的,你不說我也會這麼做的,她可是評級室的頂樑柱!』

鄭士成眼見自己的目標達到了,就對身邊的陳博士笑了一下,然後慢慢的走了出去啦。

『陳博士,那個課題你就先研究著,研究所獲得的一切東西都可以讓你使用,但只有一點事,不允許你私底下找人去辦這件事,更不許讓他知道這件事,我想看看他能走到那一步!』齊明將資料一起推了出去,然後就示意陳博士離開。

『可是沒有他的幫助,我的所有研究無異於紙上談兵!』陳博士急了,忍不住就大聲了起來。

『你還是沒明白我的意思,我不是不打算幫你,而是我要看看他能不能順利晉級,只有他晉級了,他才有更大的研究價值!』齊明將剩下的煙扔在了煙灰缸,然後就轉過了身。

『那他要是晉級了,我們…!』陳博士有點擔憂,擔憂到時候拿不住秦思宇,因為那可是三級進化者啊。

『放心,就算他晉級了,我也能把他給你抓回來!』齊明揮了揮手,給了陳博是一顆定心丸。

『明白了,我照你說的辦!』陳博士心中一稟,立刻毫不猶豫的轉身就走。

等陳博士都走了,齊明依然還是背對著門口,然後一縷縷青煙又冒了出來,飄飄裊裊的籠罩上他的頭頂,然後慢慢揮散在空氣中。

『我是逃出來的,你又是為什麼出來的,又為什麼這個時候來到這邊?』齊明對著眼前的空氣問道,就好像那就是秦思宇一樣。

『劉安,你去找到他,然後跟著他,再幫我看看他究竟要幹什麼!』齊明突然轉過椅子,然後對安靜的坐在沙發上的一個年輕人說道。

『需要解決他嗎,必要的時候?』青年抬頭,然後用沒有一絲光彩的眼神看著齊明。

『不,不需要,等我進一步的消息就行!』齊明看著劉安的眼睛認真道。

『明白了!』說著話人影就憑空消失在了房間里。

……

秦思宇並不知道因為他的出現發生的這一切,此時他還正在化驗室被人當做血袋的抽血,然後就像是一個提線木偶一樣,被要求著提供各種東西。

等一切好不容易折騰完了,秦思宇才鬆了一口氣的重新理好自己的身上,然後就順著走廊向回走去,去那大廳等著自己的認證結果。

一邊走他一邊在心中計劃著接下來的一些瑣事,但還沒有走出門口,就聽見前面傳來了侯岸爭辯的聲音,同時還有一些人的威嚇聲,立刻就明白出什麼事了,腳步不由得加快了許多。

他心中已經大致明白髮生了什麼,無非就是侯岸倒霉的被人發現了,或者就是李龍沒有他說的那麼老實,在背後搞了什麼小動作,然後將自己成功的拯救了出去。

但這一切都不是很難處理,他只是奇怪,為什麼只聽見了侯岸的聲音,而沒有董瑞琪的聲音呢,要知道他們可是在一起的啊!

憑著他二級進化者的實力,再加上他已經掌握了氣機,這樣雙方起碼不會撕破臉,而只要不動手,事情就還有轉圜的餘地。

但這一切只是他的想法,當他踏出走廊大門的時候,才發現事情比他想象的更嚴重,侯岸已經被兩個人挾持的壓在了地上,而那李龍正在一旁氣勢囂張的控訴著,至於董瑞琪,場中根本就沒有他的身影。

『郎隊長,就是他,他就是那三個人的頭!』看見秦思宇出來,李龍立刻指著他大喊。

邊上,一個老神在在坐在那裡的男人聽見這聲,然後就順著李龍指的方向望了過來,地上侯岸也掙扎的將頭轉到了這個方向。

『秦哥小心,他們這些人是一夥的,都不是什麼好東西!』侯岸怕秦思宇因為忌憚而吃虧,直接喊了出來。

『閉嘴,你給我老實點!』一個壓著侯岸的人在他腹部打了一拳,然後警告他不許出聲。

『你就是那個帶頭鬧事的進化者,二級的秦宇?』郎隊長上下掃視著秦思宇問道。

『是我,我現在來了,可以麻煩你先把我兄弟放起來嗎,放心不會跑的!』秦思宇指著已經嘴角流血的侯岸。

『你可以跑的試試,看看你能不能出的了這個大樓!』說著對地上的兩人揮了揮手。

侯岸感覺身上一松,然後就使勁一掙的爬了起來,擦了一把嘴角的血絲就來到了秦思宇身邊。

『怎麼樣,董瑞琪呢?』秦思宇問道。

『胃部沒有了知覺,應該是打麻痹了!而且我們看錯了,這麼多人幾乎全是等結果的,所以董瑞琪在你走沒多久就被叫進去了!』侯岸揉著自己的腹部悄聲說道。

『你動手了!』

『沒有,他們一上來不由分說就動手,我一直在格擋,可那狗日的用的是暗勁,全照我身上肉多的地方招呼,而且他們打人的技巧比較怪,專門挑人的大筋下手,我就是被他們扣住了手上的麻筋,然後一下子就被撂倒了!』

『你們說夠了沒有,現在說說你們為什麼動手!究竟是因為什麼目的來的研究所?』郎隊長皺眉,對兩人表現的態度很不滿。

『目的,我們來研究所當然是為了評級,不然來這邊幹什麼!至於為什麼動手,這可就要問問你們自己了,我們有動手嗎?到是我這兄弟被你們打的,你看看都吐血了!』秦思宇指了指李龍,然後又指了指侯岸。

『你們沒動手,你們沒動手李龍他會上到三樓,要不你給我說說,他一個下面的引導員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還被迫坐在你這手下的旁邊,而且還被抓著一隻手!』

『他們動手了郎隊長,他們一路脅迫我上來的,我這手指就是被他們掰紅的,不信你們看看,這都放開幾分鐘了還沒恢復!』李龍說著話將自己的手豎起來給其他人看,讓他們看自己兩隻已經有點青紫的手指。

『你那手是怎麼回事你們心知肚明,在座的各位也都有看見的,不就是想誣陷我們嗎!』侯岸氣憤,這些人怎麼這麼無恥,堂堂異能研究所就用的是這些人。

『誣陷,你也太小看我們了吧,這事還需要誣陷嗎,這不是明擺著嗎!』那個剛才壓住侯岸的男人說道,臉上全是恥笑。

『你是不是覺得你是二級進化者我就會輕輕放過,別說你還不是二級進化者,就算你是二級進化者又怎麼樣,你以為研究所會怕你一個二級嗎!』郎隊長說著話眼神在周圍人的身上掃了一眼。

『你說得對,研究所是不會在乎我們這幾個普通的二級進化者,但你以為這件事鬧大了你還能在研究所待下去,少了這個飯碗我看你還去哪撈油水去!』看著周圍人退縮的眼神,秦思宇索性揭開了那層遮羞布。

『你說什麼我不懂!』

郎隊長的眼神就像刀子,冷冷的看著秦思宇,而如果眼神能殺人,秦思宇現在早就橫死當場了吧。

這件事就是屬於那種你知我知大家知,都心有默契的哪一種,但寧可看破不能說破,要不然在場的其他進化者不會這麼沉默。

所以秦思宇的威脅,便被郎隊長看成是一種挑釁,但他自己並沒有信心拿下秦思宇,也自知這件事不能鬧大,要不然就算有人罩著,他也吃不了兜著走。

因此,用研究所壓秦思宇,就成了他唯一的手段,他不相信秦思宇敢對抗猶如龐然大物的研究所,更因為他之前的數次成功。

『我說,你為什麼這麼為李龍的事上心,恐怕下面做的那些事也有你的一份吧,而之所以找上我們,恐怕是覺得我們這對柿子好捏吧,想讓我們給你當敬猴的雞吧!』秦思宇像看小丑一樣的看著四人。

『敬猴的雞,你們覺得自己夠分量嗎?』郎隊長不在意的笑。

『敬猴的雞,就是不知道誰敬誰!』秦思宇回之以冷笑。

因為秦思宇強硬的語氣,雙方之間的局勢越來越微妙,兩邊的進化者也不由自主的退遠了許多,顯然是打算將熱鬧看到底。

秦思宇暗自戒備,心裡則想著董瑞琪怎麼還不回來。

『什麼猴什麼雞,郎隊長你好大的氣場!』

突然秦思宇身後傳來一道聲音,且隨著那話音,董瑞琪與鄭士成一起自那道門裡面走了出來,而看著鄭士成的表情,顯然那句話就是他說的。

『鄭室長,你怎麼……?』郎隊長疑惑不解,不明白這平日里見誰都笑呵呵的鄭士成搞什麼鬼。

『郎隊長好威風啊,早就聽說了你的事,沒想到這見面才發現你威風更深啊,這都能代表研究所了!』鄭士成嘲諷道。

『鄭室長說笑了,我哪有什麼威風,而且我那裡能代表得了研究所,要說代表咱們研究所,那還得是你們的評級室啊,那裡可是咱們金陵城強者誕生的地方!』郎隊長皺眉,這鄭士成今天吃錯藥了,一直針對自己幹什麼,難道說…!

『這話不錯,評級室還真是強者誕生的地方,這不今天就又誕生了兩位強者,兩位可以改寫排行榜的進化者,恭喜了秦先生!』鄭士成丟下疑神疑鬼的郎隊長,先是毫不自謙的虛偽了一把,然後才轉頭對著秦思宇賀喜道。

聽見鄭士成的話郎隊長心裡一慌,莫名的感覺好像要出事,什麼叫可以改寫排行榜的進化者。

『我有什麼可喜得!』秦思宇眼睛一眯,知道自己的評級有結果了。

『恭喜你成為金陵城第十一位二級後期進化者,也順利的擠進十強名單,你說這值得賀喜嗎!』說著話鄭士成拿出了秦思宇的評級徽章。

『二級後期!』

郎隊長與李龍張著嘴喃喃自語,臉上全是一片灰敗之色,都明白自己玩完了,研究所一定會拋棄他們兩個的,無論如何他們的價值都沒有二級後期這四個字大。 第二百四十九章新星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