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要暗淡上幾分。

那種眼神,像是灰暗到了一定的地步。 那雙眸很深,眼底的光景像是漩渦,會讓人容易深陷。 只不過,現在深陷其中的人,是夏陌歆自己…… …… 只隔著幾層布料傳過來的體溫和縈繞在鼻腔外的淺淡氣息。 讓離落瑤指尖連帶著身形都頓在了那裡。 季洛辰卻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那種眼神,像是灰暗到了一定的地步。

那雙眸很深,眼底的光景像是漩渦,會讓人容易深陷。

只不過,現在深陷其中的人,是夏陌歆自己……

……

只隔著幾層布料傳過來的體溫和縈繞在鼻腔外的淺淡氣息。

讓離落瑤指尖連帶著身形都頓在了那裡。

季洛辰卻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低眸看向懷裡的那個小人時,嗓音不平不淡:「暖和些了嗎?」

離落瑤還是懵的,好在她控場能力不算差。

在聽到這句話之後,雙眸只是微微震了一下,接著頭微側到了一旁:「還好。」

聲音就從她的頭頂傳來,淺淺的磁,很是好聽:「嗯。」

離落瑤湛藍色的雙眸微深了一下:「你做什麼?」

季洛辰嗓音淺淡,手還輕按在離落瑤的後背上:「取暖。」

離落瑤動了下:「不用,不冷了。」

原本是想從這個不算緊的懷抱里逃出去的,但是他的肩膀還有傷,又不能太用力。

只能輕輕的動了一下。

可是卻又讓季洛辰藍紫色的雙眸驟然深了點。

他的手還按在離落瑤的後背上。

她一動,他的手就能很清晰的感覺到她背部的骨脊。

骨脊不大,很細,而且摸上去還不像是骨頭的觸感。

軟的很。

軟的讓季洛辰在想,是不是其他地方也是這麼軟。

季洛辰的雙眸深深,手鬆開了懷裡的人。

雖然很不願意,但面子上還是沒什麼的。

依然的清冷如舊,側臉稜角分明的很。

他放開手主要是因為他怕自己控制不住,直接把人給撲倒了。

也是怕對方被嚇到了。

畢竟以季洛辰的思想來說,他無法理解為什麼她要女扮男裝。

離落瑤是不知道他在想什麼的,她現在整個腦子都有點懵。

剛剛他靠過來的時候,離落瑤整個人都頓住了。

名門獨愛 現在她還在想他為什麼要靠過來。

重生之金蓮釣武松 離落瑤一向有話就問:「你剛才為什麼要靠過來?」

季洛辰抬眸,眸低淺淺:「你說冷。」

離落瑤靜默了幾秒:「有嗎?」

季洛辰眉梢挑了下,嘴角突地勾了下:「我不是你媽。」

離落瑤:「……」這話,她以前好像說過……

記仇。

離落瑤又默默的記下了一個特點。

季洛辰眸光落在了她還白著唇上,眉心擰了下:「怎麼還是白的?」

「嗯?」離落瑤抬眸,剛開始還不明白,在看到他眸光所落之處之後,抬手摸了下:「沒什麼,一會就回好了。」

接著離落瑤就聽那邊突地傳來了一道聲音…… 離落瑤一抬眸就看到那邊的人站直了身形。

背影挺拔,身形修長清冷的像是能帶出風來,清冷矜貴的就像是貴族的公子。

卻因為膚色太白,讓人聯想到黑夜裡的精靈一族。

離落瑤看著那道清冷的身影,嗓音清冽的開了口:「你做什麼?」

季洛辰低眸,一張薄唇只是微張了下,還沒有發出聲音。

離落瑤的後面就傳來了一道聲音:「誒?怎麼是你們?」

離落瑤回過頭去,看到那兩道身影的時候,眉心微擰了一下。

她們怎麼在這兒?

她記得她們的方向和她的方向不一樣吧?

季洛辰抬眸看了眼,那眼神,很明顯的不悅。

讓何禹微嘴角一抽,愣在了原地。

倒是他旁邊的離落芊輕輕的歪了下頭,眉心還有些擰:「你們怎麼會在這個區域?」

離落瑤抬眸,眸光淺淺:「我們一直都在這個區域,是你們走到了我們的區域來。」

季洛辰眸光落了過去,眸光淺淡:「回去,這是我們的區域。」

何禹微看著那道帶著威脅意味的眸光,不自覺的咽了下口水:「我們走錯路了。」

為什麼,他覺得季洛辰的眸光里的意思是在說,他們打擾他了?

為什麼?

他們過來還可以幫他和他大舅子加深感情啊。

就以他的那個情商,指不定那句話就得罪到人家了。

他自己還不知道。

到時候人家都不一定會把妹妹嫁給他了。

但莫名的,何禹微現在處在這個不是密封的空間里,就是能感覺到來自季洛辰的威脅。

不要問他為什麼確定是季洛辰的。

囊中妻 就是一種直覺。

季洛辰一向毫不留情,在何禹微說完他們走錯了之後,馬上就接了話:「回去。」

何禹微看了眼旁邊的離落芊,她像是還在想是哪裡出了錯。

接著何禹微轉頭,硬著頭皮和季洛辰對視。

對視了半天,剛想開口。

那邊離落瑤就開了口:「是離落芊帶的路?」

何禹微轉眸,看向離落瑤時,瞬間覺得整個世界都輕鬆了:「是啊,但是走錯了。」

離落芊也撓了下頭,不好意思的笑了下:「不好意思,我在森林不太識路。」

離落瑤雙眸看著她,淺淺的眸光,很重的試探。

離落芊會不會迷路,她在清楚不過了。

離落芊這孩子,從小到大遇到什麼事兒都喜歡讓她幫著做。

離落瑤也沒少為她操心。

但唯獨迷路這種事。

離落芊從來就沒讓她操心過。

離落芊從小直覺就特別准。

在她們小時住的那個地方,她有時候都會迷路。

但偏偏離落芊從來就沒有迷過路,每次和她玩捉迷藏的時候。

不但從來就沒輸過,還總是會在三分鐘內結束遊戲。

所以現在離落芊和她說她不識路,她信。

但要說她迷路了,不好意思,她不信!

除非她本來就是想要來這邊。

離落芊剛開始還敢和她對視,到後面,莫名的就是心虛起來了。

眸光移開的時候,離落芊都在心裡自己吐槽自己。

為什麼要像個小孩子一樣啊!

說謊被抓到就算了,還心虛!

真的是,平時都不會這樣啊!

沒用!

離落瑤看到她眸光移開后,臉上不自然的表情后,在心裡嘆了口氣:「一起走吧。」

季洛辰眸光落了過來…… 雙眸眯了起來:「不分組找了?」

離落瑤看過去,嗓音不平不淡的清冷:「這樣安全。」

「他們是小孩子?」在季洛辰眼中,這兩個就是沒眼力見的人,過來搗什麼亂。

離落瑤關於自己真正在意的人和事還是記得的:「昨晚的事不能當做沒發生。」

季洛辰雙眸微眯,對於昨晚的事,已經有些後悔了。

他無法否認昨晚確實發生過一些可能會讓他們出現意外的的事情。

那個因素他無法排除。

也就無法拒絕眼前人的要求。

倒是在一邊的何禹微問了一句話:「昨晚發生什麼了?」

離落瑤轉眸看了他一眼,冷淡至極,只是淺淡瞄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對於這個小子,離落瑤是沒有任何好感的。

雖然他願意離落芊去TS做交易,但著並不妨礙離落瑤因為之前他說過的那件事而想要殺了他的心情。

不過在那之前,她得先弄清楚一件事。

為什麼他還能活到現在?

離落芊怎麼放過他了?

真的喜歡?

可是看這幾天的樣子,很明顯是何禹微在纏著離落芊。

但,離落芊這幾天明顯沒有像之前那樣有那麼明確的拒絕意味了。

雖然這樣,離落瑤還是沒有辦法去接納這個人。

起碼,她得先親自確認一下何禹微的真心。

要是被她發現有一點的虛情假意的話,呵呵!

離落瑤真的是越看何禹微越不順眼,在這之前,她沒對任何一個人產生過這種態度。

季洛辰現在更是在想著怎麼才能恢復兩人獨處的狀態。

而破壞他和她兩人獨處的的狀態的罪魁禍首就在這裡。

現在問他問題。

他會回答才有鬼。

於是,何禹微的問題就這麼被無視了。

季洛辰現在只想快點恢復兩人獨處的狀態。

讓何禹微他們走是肯定不行的了,畢竟,離落好像挺喜歡這個離落芊的。

雖然他知道這個離落芊對他來說並沒有什麼威脅。

不會搶走她。

但搶走一部分的關心還是綽綽有餘的。

季洛辰抬眸,藍紫色的眸在看到那邊兩道像個不遠的身影時,微微的眯了下。

看來不只是一部分關心啊……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