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爲我懷疑,他可能就是讓我變成了‘兇手’的元兇。”釋彌夜把自己的推理盡數告訴了陳琛,“除了他,別的人我想不到。”

陳琛很是不解:“可是爲什麼?他以前跟你也沒有什麼交集啊!他爲什麼要爲了嫁禍你而專程殺一個人呢?” “在來這裏的路上,我想過這樣的的一個可能性。”釋彌夜我面色又凝重了起來,“他會不會就是前面兩起案子的兇手,而現在覺得警察可能會調查到他的頭上,又知道了我跟段紅春的矛盾衝突,所以才殺了段紅春,嫁禍

陳琛很是不解:“可是爲什麼?他以前跟你也沒有什麼交集啊!他爲什麼要爲了嫁禍你而專程殺一個人呢?”

“在來這裏的路上,我想過這樣的的一個可能性。”釋彌夜我面色又凝重了起來,“他會不會就是前面兩起案子的兇手,而現在覺得警察可能會調查到他的頭上,又知道了我跟段紅春的矛盾衝突,所以才殺了段紅春,嫁禍給我,意圖擾亂警方的視線?”

陳琛的沒有皺了皺:“警方已經明確的找到了那兩起案件的線索了嗎?”

釋彌夜嘆了口氣,搖了搖頭。

“而且他嫁禍給誰不好,爲什麼要嫁禍給你?”陳琛搖了搖頭,“你們還是朋友!我想,他應該不是因爲這麼簡單的理由就殺死段紅春而嫁禍給你的。”

想了想,陳琛又有些猶豫了:“你真的能確定是這個人嗎?”

“他叫明月瓏。”釋彌夜倒是點了點頭,“除了他,我想不出第二個人,南宮叡他們是絕對不可能做這種事情的。而且現在細一深究,這個明月瓏其實還有很多可疑的地方的。”

“比如?”

“比如,他給了我很奇怪的感覺,但是又不像我當初回到甲乙高中的時候見到唐海桐的那種感覺,總得來說,他是一個人,但是不是孽,可是還是給了我奇怪的感覺;再就是他做自我介紹的時候……我想起來了,那個時候,他說他是十六歲,後來才又改口說自己十八……所以我都懷疑過他是不是明月瓏的弟弟;再就是陳老師你自己所說的,他從來都沒有跟你碰過面,也不知道是因爲什麼緣故。”

“沒有碰面可能因爲就是因爲當時站着的方位不對,所以我在樓下才沒有看到他吧!”陳琛低着頭想了一下,“這樣吧,下午的時候我先去看看他的學生檔案,上面應該寫了有他的家庭情況,那樣就可以知道他到底是不是有一個弟弟。”

“還有一點。”釋彌夜倒是又響了起來,“從他進甲乙高中開始,他就沒有出去過!”

求活在金朝末年 “什麼意思?”

“星期六的時候,我們一起去了夏然然家裏,當時也邀請他了,可是他沒有去,等我們回來的時候,樓下的高豔玲的屍體被發現——他是有作案時間的。”釋彌夜一臉的嚴肅。

“那作案動機呢?”陳琛反而更不解了,“他不認識高豔玲吧!爲什麼要殺死一個自己完全不認識的女生?”

“這個我也不知道了!”釋彌夜也有些苦惱了,“若是知道了動機,那麼一切都好辦了!”

陳琛安慰的拍了拍釋彌夜的肩:“好了,也不要再想了,凡事一步一步來,先把他的家庭情況摸清楚!”

釋彌夜只得勉強一笑。

正說着,釋彌夜的電話卻又響了起來,她拿出來一看,卻是宋宸雲。

“什麼事情?”

“剛剛我去你們教室找你的時候,潘錦繡同學說你去找我了?”

“我在上課你跑去找我幹什麼?”釋彌夜正在煩悶中,說話也沒有什麼好語氣,“有什麼事情?是不是又要審問我?”

宋宸雲不由得苦笑:“釋彌夜同學,那只是想讓你協助調查!”

“要取DNA還是要取指紋?”釋彌夜冷哼了一聲,“我在陳老師這裏!”

宋宸雲嘆了口氣:“我馬上就過來。”

“這宋宸雲,是不是喜歡你?”見釋彌夜掛了電話,陳琛也若有所思的開口。

釋彌夜的臉瞬間黑了:“陳老師,你怎麼跟錦繡一樣八卦了?我比宋宸雲小了七八歲!”

“但是釋彌夜你的思想一直比較成熟,跟同年紀的學生比起來,你已經算得上是一個小大人了!”

釋彌夜也思索了一下:“大概是因爲我有妖力的原因?”

“南宮叡就跟他這個年紀的男生沒什麼區別。”

釋彌夜苦笑了一聲:“但是陳老師,我能看見鬼,而南宮叡看不到。我看到的,知道的,太多了,所以心境也會隨之發生變化。而且我從小就比較冷情,可能就是因爲比較早熟的關係吧!”

“性格和思想是不一樣的。”陳琛聳了聳肩,“我問你,你爲什麼要到甲乙高中來?”

釋彌夜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了:“因爲在天韻學院太孤獨了。”

“這就是你的性格,你冷情不代表你不需要朋友,所以跟思想的成熟是沒有關係的。” 釋彌夜倒是嘆了口氣:“陳老師,我不知道你是什麼時候也開始研究起心理學了。”

“好了,不開玩笑了。”陳琛微微一笑,“現在我們就去拿明月瓏的學生檔案?”

“等會宋宸雲可能要來,還是再等會吧!”一想到宋宸雲,釋彌夜的心裏又不舒服了起來。

宋宸雲倒是來得很快,他一見到釋彌夜,立刻就開口詢問:“你有沒有怎麼樣?”

釋彌夜有些奇怪:“我怎麼怎麼樣了?”

宋宸雲有些無語:“潘錦繡同學說你來找我,可是你卻沒有……我還以爲你有什麼事情。”

釋彌夜一撇嘴:“只要你們不來找我的麻煩,我是不會有事情的。說吧,你又有什麼事情?”

“你不會殺人,所以我想問問你自己有什麼頭緒沒有?最近有沒有得罪什麼人。”宋宸雲想了想又補充了一句,“或者說以前有沒有得罪什麼人?”

釋彌夜倒是沉吟了一下:“我是有懷疑的人,只是這個人……我以前跟他絕對沒有什麼瓜葛,現在跟他也沒有什麼仇怨。”

宋宸雲眉頭一皺:“是誰?”

釋彌夜卻沒有回答他,只是又看向了陳琛:“陳老師,不如我們現在去拿?有宋警官跟着,我們也要方便一些。”

“到底要幹什麼?”宋宸雲有些莫名其妙。

“去拿一份學生檔案。”

宋宸雲立刻就意識到這個人可能就是釋彌夜說的那個人,立刻就轉身往外走:“那快走吧!”

陳琛抿嘴輕笑了一聲,跟在了宋宸雲身後。

到了檔案室,陳琛很快就把明月瓏的檔案翻出來了。

“明月瓏?”宋宸雲眉頭一皺,“釋彌夜同學,你說的就是這個人?”

釋彌夜點了點頭,翻開了明月瓏的檔案。

檔案上登記的明月瓏爲獨子,根本就不存在釋彌夜她們猜測的弟弟。

“這個學生檔案不能說明什麼吧!”宋宸雲身後就抽過了釋彌夜手裏的檔案,揚了揚,“明這個姓比較少見,還不如我打電話讓人查。”

陳琛推了推眼鏡:“那麻煩你了!”

宋宸雲的電話很快就打通了。他吩咐了幾句,便等待那邊的查詢消息。只是不一會,他就驚愕的張大了嘴:“你說什麼?你等等!”

他把電話放下來,按了揚聲器,才又沉聲開口:“好了,麻煩你把剛剛查詢結果再說一遍。”

“明月瓏,祖籍白原市固城縣;家庭成員,父明國強,母陳孝娟。一九XX年十月二十一日出生,二零一X年因車禍去世……”

陳琛倒吸了一口涼氣:“那不就是前年嗎?他十六歲就出車禍去世了?”

釋彌夜完全呆了:“難怪他自我介紹的時候說自己是十六歲……”

宋宸雲掛了電話,又看向了釋彌夜:“你走沒有發現過他是鬼嗎?”

釋彌夜的臉黢黑:“第一,我跟他有過皮膚上的接觸——他的身體是有溫度的!第二,甲乙高中根本就被白魅設了結界,如果他真的是鬼的話,又怎麼可能進得來!”

“難道,當時明月瓏沒有死?”陳琛有些疑惑的開口。

“不可能,他的戶籍都被消掉了!”

“會不會其實只是重傷?然後他的父母以爲他死了,所以就把他的戶籍消掉了?而實際上他又被救活了?”看着宋宸雲和釋彌夜一副抽搐的樣子,陳琛嘆了口氣,“好吧,我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可是,爲什麼一個已經死掉的人,會跟一個活人一樣出現在甲乙高中呢?不過他是鬼,所以走過的痕跡我纔看不到。”宋宸雲眉頭緊鎖,“可是釋彌夜同學都說了,這裏是有結界。既然是這樣,他是怎麼進來的?他到這裏來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目的就是爲了殺人?”釋彌夜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我剛剛還猜想他是不是爲了佳沫兒纔到這裏來的,但是我回想了一下佳沫兒跟他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他分明也是很吃驚的。”

宋宸雲又皺了皺眉:“這又怎麼扯到佳沫兒同學了?”

釋彌夜嘆了口氣:“明月瓏是佳沫兒的小學同學,也是佳沫兒的初戀男友。”

宋宸雲的表情立刻就古怪了起來:“小學就談戀愛了?”

“小學怎麼不能談戀愛了?”釋彌夜聳了聳肩,“喜歡了,會在乎年齡嗎?”

宋宸雲一怔。

陳琛咳了一聲:“好了,還是想想,爲什麼明月瓏明明死了,卻還有人的身體吧!”

這屆病人沒我瘋 “人的身體?”釋彌夜一愣,腦子裏立刻靈光一閃,“我知道了!”

宋宸雲和陳琛立刻緊張的看着她。

“難道是黑炎知道了白魅沒在了,所以才讓明月瓏來的?”釋彌夜又偏着頭沉思起來。

宋宸雲倒是有些急了:“釋彌夜同學,到底是什麼原因,你快說啊!”

“宋警官,你還記得白原市連環死亡事件嗎?”

宋宸雲呆了呆,隨即恍然大悟:“你是說,去年國慶的時候?”

“黑炎,那個傢伙!然然姐的身體是他造的,當時也是觸碰起來就跟真人的感覺一模一樣,所以這次明月瓏的身體也應該是他做出來的!”釋彌夜一臉的篤定。

“你確定嗎?”

“讓陳老師去看一下不就知道了!”釋彌夜聳了聳肩,“明月瓏的運氣挺好的,都沒有跟陳老師正面接觸過,所以纔沒有人發現他根本就是鬼非人!”

陳琛點了點頭,又擡頭看了一眼手錶:“還有五分鐘就下課了,走,我們去看看!”

等三人走到二十四班所在的樓層的時候,下課鈴正好打響。二十四班正在上課的政治老頭正在拖堂,弄得班上的同學一個個愁眉苦臉,怨聲載道。

陳琛站在教室的外面,順着窗戶往裏面一看,迅速的就鎖定了明月瓏的位置。

只不過是一眼,陳琛就嘆了口氣,又收回了視線:“我們到那邊去說吧!”

被下課了人潮推到了樓梯口,三人沒有下樓,反而又往上面走去,直到走到了第一個女生遇害的地方,他們才停了下來。

“沒錯,明月瓏的確是鬼!”陳琛眉頭緊蹙,“他的身體是一種白白的硬殼,有點類似與塑料製成的人體模特,而人體模特里面,是明月瓏黑色的鬼影。”

她又苦笑了一聲;“其實真正的明月瓏跟這個明月瓏不怎麼像。真正的明月瓏要壯碩一點。雖然也很帥,但是絕對不是現在的這種纖細美少年。”

“黑炎的確是有把人美化的惡趣味的!”釋彌夜點了點頭,“不過我沒有想到,明月瓏竟然可以穿過白魅的結界進到甲乙高中——我相信白魅的結界不可能只是把鬼裝進人體模特里就能穿越的,這中間必然還有內情。”

“有可能是黑炎幫着他進來的!”陳琛的面色也凝重了起來,“釋彌夜,你不要忘記了,黑炎上次在白魅手裏吃了大虧。”

釋彌夜點了點頭:“所以,現在也差不多知道明月瓏的目的了。他根本就是黑炎派來甲乙高中對付我!”

“可是,前兩起案子他爲什麼做得那麼幹淨利落,完全沒有留下一點證據呢?”宋宸雲又有些疑惑,“如果真的是要對付你的話,應該是從第一起兇殺案就開始刻意的製造對你不利的證據吧!”

釋彌夜皺了皺眉:“我又不是明月瓏,你問我這麼多,我怎麼知道。”

宋宸雲頓時無語。

“只是現在要怎麼辦?”陳琛也皺了皺眉,“直接把明月瓏抓起來嗎?”

釋彌夜頓時也猶豫了:“陳老師,你能看到明月瓏是什麼鬼嗎?”

陳琛搖了搖頭:“我對鬼的種類一直都分不大清,只是這鬼是黑影,我想,肯定是有鬼力的,絕對不會是魂或者靈。”

“他是出車禍死的,多半會是惡鬼吧!”釋彌夜又猶豫了一下,“可是佳沫兒……”

“不管怎麼樣,佳沫兒也不會放任明月瓏吧!”陳琛聳了聳肩,“要知道,明月瓏可是殺了三個人!”

“可是我們現在也只是猜測,不是嗎?”釋彌夜苦笑了一聲,“只是因爲明月瓏是鬼,所以我們猜測他應該就是殺人兇手,但是我們並沒有明顯的證據。”

宋宸雲有些焦慮了:“那現在要怎麼辦?”

“先瞞着佳沫兒,把明月瓏叫來面對面的談?”陳琛提議。

“誰都不知道明月瓏到底有多厲害!”釋彌夜有些無奈,“怎麼敢貿然的就跟明月瓏開口?”

宋宸雲有些不解:“會很厲害?”

“孫安琪不過是一個靈,卻因爲被黑炎亂七八糟的折騰了,硬是在她的身體里加上了鬼力,所以誰都不知道黑炎對明月瓏做了什麼!”釋彌夜聳了聳肩,“而且明月瓏可是他費盡心機送進甲乙高中來的!如果明月瓏真的一點自保能力都沒有的話,黑炎的苦心不就功虧一簣了?”

“或者我們在背地裏把他擊斃?”

“可是如果,兇手不是他呢?”釋彌夜嘆了口氣,“我們現在也只是猜測而已!”

“那到底要怎麼辦?”

釋彌夜想了想,還是下定了主意:“吃過晚飯之後,我單獨去見他,去跟他談。”

宋宸雲大驚失色:“你一個人?”

“我一個人,反倒安全些!”釋彌夜點了點頭,“你們放心了,我自然有我自己保命手段的。”

“我跟着你……”

“我自己去!”釋彌夜打斷了宋宸雲的話,又沉聲重複了一遍,“我說了,我自己去,你們跟着反而會拖累我。”

見宋宸雲還是一臉猶豫,陳琛伸手拍了拍他的肩:“釋彌夜既然都說這個話了,你還是放心好了!釋彌夜也跟一般的女孩子不一樣,她不會隨便誇海口的。”

宋宸雲嘆了口氣,點了點頭。

大清隱龍 從樓道下來,釋彌夜跟宋宸雲和陳琛分開,直接就往食堂走去。她倒是想了一系列不引起大家的注意就把明月瓏叫出來,但是思前想後,還是決定直接開門見山。

南宮叡他們還是坐在老位置。釋彌夜剛剛走過去,潘錦繡就站了起來:“小夜,吵完了?趕緊讓南宮叡再去打一份飯……”

“不用了!”釋彌夜微微一笑,“我是來找明月瓏的。”

“找我?”明月瓏詫異的擡起頭。

“有些事情想要請教你。”釋彌夜聳了聳肩,“能跟我出來一趟嗎?”

“有什麼事情不能在這裏說的?”潘錦繡有些費解。

釋彌夜仍舊只是淡淡一笑,轉身往食堂外面走去。

明月瓏猶豫了一下,放下了筷子,跟着站了起來。

“怎麼了這是?”潘錦繡也站起來,剛想要跟上去,南宮叡就伸手拽了她一把。

唐海桐也淡淡的開口:“釋彌夜可定石油自己的事情要解決,我們就在這裏等她回來就好了。”

佳沫兒用筷子戳了戳碗底,終究是是心緒不寧,放下筷子就站起來快步跟了出去。

“佳……”潘錦繡扭頭看了唐海桐一眼,嘆了口氣,不說話了。

釋彌夜帶着明月瓏,一直到了西南角偏僻的小樹林裏,才停下了腳步,轉過了身:“黑炎還好嗎?”

明月瓏的雙手插在褲兜裏,頗有些悠然的看着她,卻不答話。 “其實我最好奇的是,黑炎讓你進了甲乙高中,到底付出了什麼代價。”釋彌夜的臉上還是掛着笑,“該不會又賠上了一條命了吧!”

明月瓏偏着頭看着她:“你好像知道得‘挺’多的啊!”

“黑炎既然都叫你來對付我了,不會沒有告訴你我的身份吧!”釋彌夜手一伸,一把長槍就出現在手裏。

釋彌夜突然的舉動讓明月瓏的表情也凝重了起來。他輕巧的往後跳躍了幾步,一臉戒備的看着釋彌夜。

“明月瓏,你到甲乙高中,到底是爲了什麼?”釋彌夜一臉的淡然,“如果真的是爲了來對付我的話,爲什麼一開始你殺死那兩個‘女’生的時候,沒有嫁禍到我頭上呢?”

明月瓏眉一挑:“誰說那兩個‘女’生是我殺死的?”

“難道不是你殺的?”釋彌夜冷笑了一聲,“我們已經找到了這兩個案子不是人做的證據。而甲乙高中,除了你,沒有鬼有那個能力殺人。”

踏天神王 “這麼說,你是覺得我是鬼?”

“難道不是?”

明月瓏輕笑了一聲:“雖然我不知道你是怎麼得知我是鬼的……但是沒錯,那兩個‘女’生的確也是我殺的。”

“所以你殺段紅‘春’,目的果然是爲了嫁禍給我?”想了想,釋彌夜又補上一句,“是黑炎讓你這麼做的?”

明月瓏沉默了許久,終於還是嘆着氣開口:“其實,一開始我真的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釋彌夜也沉默了。

“沒錯,我是鬼,因爲我早在兩年前,就出車禍死了。”明月瓏苦笑了一聲,“我死了之後,卻詭異的變成了鬼,在的死亡的那個地點,成爲了地縛靈。”

靠在一顆樹上,明月瓏有些憂愁的看着天空:“直到前不久,一個穿着黑‘色’的衣服的人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釋彌夜拄着長槍,靜靜的聽着。

“那是一個深夜,我飄在半空中,心裏暗恨爲什麼我會變成鬼,爲什麼我會被束縛在這個地方……”

Older Post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