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墨來到『仙丹院』。

新入門的弟子都能獲得門派派發的新人丹藥補助。 丹院長老老並沒有多疑遲,立即取出數瓶丹藥交給秦墨。 這些丹藥都是五階的靈丹,大門派還是有大門派的好處。 雖不是直接提升修為的強大丹藥,但對修鍊的助益也是極大的。 秦墨接過丹藥,謝過長老,便離開藥山院。 跟著,去了『仙道院』

新入門的弟子都能獲得門派派發的新人丹藥補助。

丹院長老老並沒有多疑遲,立即取出數瓶丹藥交給秦墨。

這些丹藥都是五階的靈丹,大門派還是有大門派的好處。

雖不是直接提升修為的強大丹藥,但對修鍊的助益也是極大的。

秦墨接過丹藥,謝過長老,便離開藥山院。

跟著,去了『仙道院』。

不僅可以領取丹藥,高階的功法道術同樣也可以領取。

『仙道院』用樣也有長老守護。

秦墨取出內門弟子的『仙留玉』,得到看護長老的認同意,這才進入『仙道樓』。

『仙道樓』內儲存著無數部功法道術,但秦墨只在樓內呆了半盞茶的功夫就離開了。

內門弟子能夠能參閱修習的道術功法品階並不高,這些低階的道術功法對『殘魂』來說,直接被扔了『垃圾』兩個字評語,所以秦墨也沒過多浪費時間,便離開了『仙道院』。

離開之後,秦墨又去了『仙器院』。

『仙器院』贈附給內門弟子的靈器品階也不高,只是四階靈器。

秦墨隨意選了一把四階『靈劍』便離開了。

四階靈器對於元嬰修士來說,已經有如雞肋般的存在。

不過這也無可,『東華宮』雖是修鍊大派,但上了五階的靈器,也不是一般大陸貨,一件五階靈器的煉製並不容易,而且價格也不便宜,更重要的是,內門弟子足有十幾萬之眾,『東華宮』也做不到所有內門弟子人手一件五階靈器的補供。

除了幾大仙院,另外尚有一些小院,秦墨也需要去完全認領。

比如『仙膳院』,『仙裳院』。

秦墨花了一早上,飛行於門派幾大仙院之間,這些仙殿相距並不近,『仙器院』和『仙道院』之間便足足相隔了半個小時的飛行時間。

此外,內門弟子也並非就完全是被門派豢養的吸血蟲,除了門派提供不錯的補助之外,內門弟子也是需要完成門派任務才行,未能完成的,補助也會相應削弱減少,甚至會被逐出門派。

這也是大門派相生相息的關係,畢竟門派本身也是需要發展和生存。

『仙堂院』。

此院是專門負責內門弟子派發任務的門院。

「弟子秦墨,見過長老。」秦墨來到此院。

門院長老慢慢悠悠看了一眼秦墨,老眉微睜,便很快又閉上,直接扔出一枚『玉牒』。

「去這裡完成任務吧。」門院長老說遠,便懶得再理會秦墨。

秦墨淡然接受這些長老們的冷漠。

這些人身為門派長老,不僅在身份地位上比內門弟子更高一層,修為實力也要高上一層,門派長老最低也是化神修為,若是大長老,甚至已經到達化神大後期修為。

告別門院長老,從院中出來,秦墨往其上注入一道靈光,打開玉牒。

玉牒上指示——前往東郡葯山負責照顧靈藥。

將玉牒收下,秦墨立即化作一道遁光往東郡葯山遁去。

就在秦墨遁去后,門院中再慢慢悠悠走出兩人。

其中一人正是剛才給出玉牒的門院長老。

另一人則著金錦道衣。

「多謝王長老,族兄必然是不會忘了王長老的。」金錦道衣男子笑道。

旁邊的門院長也是破口作笑:「金師兄言重了,在下也只是舉手之勞,還想請金師兄多向如意子長老美言幾句,若是能夠調離這金堂院,王某自當感恩。」

「王長老放心,此事金某必會在心一二。」金錦道衣男子領會一笑,便也不再多遲疑,迅速離去。

東郡葯山所在之地,遠超秦墨想象。原以為此地就在門派之內,但東郡葯山已經是外門弟子所在之地,而且所照顧的靈藥品階也只是低階的三階靈藥。

更重要的是,即使是全力遁行,也都需要耗費幾個時辰時間,如此每天遁行的東郡葯山和修院之間,單是耗費在遁行時間上,便是非常可觀。

……

「季師姐,已經打聽清楚,金不器暗中聯繫仙堂院王長老,將此人派去東郡葯山照顧藥材,說是照顧,其實三階靈藥,即使是外門弟子,也能夠照顧得了。只不過是仙堂院借口的由頭而已。」

「另外。在秦墨最後一場考核時,金不器便暗中讓李長老暗中派出元嬰後期修士對付此人,大有要阻止此人進入內門弟子的意思。」

「如此看來,此人應該不至和金不歸有太多關係。」

田園兒對坐在院中的季師姐回告自己打探到的消息。

季師姐安靜坐著,臉上神色平靜。

田園兒半抬眼睛盯著季師姐,小聲問道:「季師姐不打算出手嗎? 秋風瀟瑟燼拂凰 金不歸如此明目張胆的對付我們,咱們若是放任他們如此下去,豈不是讓他們太過放肆。此外,季師姐現在出手,正可讓秦墨感激你。」

季師姐畫眉微動,卻也依然一副淡然之態:「王長老和李長老,確實是有些不長眼了。」

「季師姐只打算動王長老和李長老嗎?」田園兒疑道。

「王李二人聽金不器的話,那我就動這二人,也是直接打金不歸的臉。但秦墨此人,還需再等等。所有人都看見他拿著我的腰牌進行內門弟子考核,所以所有人也都明白,他和我的微妙關係。因此,不會有人願意想拉拔他。此外,此人如果聰明,自然也不會再依附於他人。所以也不必擔心他被別人拉攏。」季師姐沉呤思忖。

「還是季師姐妙算。」田園兒嘻笑。

「另外,將我即將破階的消息散出去。」季師姐再道。

「是。」田園兒立即迎聲附令。

……

秦墨安靜坐在東郡葯山的山頂,面露平靜之色,體外一層濛濛青光將他裹在裡面。

此時他正在修鍊。

每天前往東郡葯山雖然遁行上耗損不少時間,不過暗中有『樹妖妖魂』助煉,事實上遁行所耗損的時間也都在暗中修鍊,對他的修鍊速並沒有太大影響。

至於此處葯山的任務,榮華隱隱約約提點過。

不過秦墨並沒有心思在意,門中暗流洶湧,但他現在剛剛入門,對門中勢力完全不知。

很快,一則消息傳到秦墨耳中。

那位王長老和李長老突然墜道。

「看來這門派里,果然是暗流洶湧得很。」

秦墨臉上並沒有太多喜色。 「拜見秦師兄。」

孫平是金丹期修士,外門弟子,在東郡葯山租耕了百畝靈田,一見秦墨所化靈光自遠處遁來,孫平笑著熱情向秦墨招呼。

弟子租耕靈田負責種植維護靈藥,將收採的靈藥一部分上交給門派,所以秦墨雖說是負責靈田,但對此倒也不必太過操心。

畢竟租耕靈田對外門弟子來說,需要付出高昂的租耕費,因此靈藥的收成好壞,也就決定著他們的收入多少。

「有問題沒?」秦墨所化靈山落在葯田裡孫平旁邊。

孫平立即迎了過來:「沒問題。」

「嗯。」秦墨點點頭,左右環顧一周,見並無他事,便再次化作為青光離去。

孫平目送秦墨離開。

像孫平這樣的外門弟子更有不少,只不過除了金丹修為,還有凝脈和築基修為,修為境界過低,能夠租耕的靈田畝數也就要少上不少。

秦墨並無心一一向所有人打招呼,只是按常慣例,每天巡查一遍,確定自己負責的這片葯園並沒有什麼事後,秦墨就直接靈光一轉,落在整座葯山的最高處,安靜修鍊。

時間軸線慢慢拉長,秦墨也逐漸習慣這裡。

每天雖是需要前往東郡葯山,但因為什『樹妖妖魂』的存在,隨時都可以煉化修鍊,所以對修鍊並沒太大影響,因此秦墨也並不在意。

雖說是負責照顧葯田,事實上只是巡視,維護種植葯田的都是外門弟子,內門弟子僅只需要負責巡查就是,任務也並不難。

事實上新入門的內門弟子接收的門派任務已經算是不錯的,最遠的也如秦墨這般,只需要遁行小半天時間前來巡查一翻就是,上了三年以上的老弟子,所需要完成的門派任傷就更遠,也更危險。

榮華已經入門十年,已然是老弟子,半年前離開門派完成指派任務。

「秦師兄。」榮華出現在葯山。

「你回來了?」秦墨有些意外,這裡距離修室還挺遠。

「是啊。」 錦鯉農女有慧眼 榮華看上去有些疲憊。

「怎麼到這來了?」秦墨意外。

「其實我早就想來,只不過因為要出任務需要三個月的時間,所以現在才來。」榮華三個月前出任務的時候和秦墨見過。

「對了,三個月前,你有事要和我說,最後又沒說,怎麼回事?」秦墨想起三個月前榮華臨行前的舉動。

「三個月前我本想讓你照顧我妹妹,不過你們並不認識,再加上你也剛剛進入門派,對門中諸事不清,所以這才沒有打擾你。」榮華說道。

「你妹妹也是葯山的外門弟子?」秦墨有些意外。

「嗯,正是,我妹妹,還有父母都是葯山的外門弟子。」榮華點頭答應。

「原來如此,你怎麼不說?」秦墨經過這三個月,對東郡葯山已經非常熟悉。

「東郡葯山畢竟還是分了不少大區,我父親和妹妹他們並不在這片葯山大區,所以不在你的管轄之內。」榮華有些尷尬說道。

東郡葯山之大,大得難得想象,方圓數千里,秦墨估計也有大半個帝國大小。

因此負責東郡葯山巡視的內門弟子並不少,足足有百人之多。

雖說前來葯山負責巡查的內門弟子大多在門派都是一些無依無勢的邊沿之人,不過除了低階靈藥種植區域,還有高階靈藥種植區域,那些負責高階靈藥種植區域的人,自然也就有著不少油水可以撈的。

不過秦墨所負責的只是三階靈藥種植區域,是最低階的靈藥種植區域。

而在葯山內負責最低階維護種植的外門弟子更是數以億計。

榮華一家所在的外門弟子區域的確不在秦墨負責的區域之內,雖說區域負責的都是內門弟子,大家身份地位相同,但內門弟子也存在地位高低之分,一些內門弟子依附核心弟子,在門中的地位自然也遠比其他無依無勢的弟子高。

秦墨早前雖是知道榮華妹妹之事,但並沒有見過。

今天榮華特地前來,也領著秦墨去了他妹妹一家所在的外門弟子區域。

雖說同在東郡葯山,但榮華一家距離秦墨所在的區域也確實還有些距離。

兩人遁行一個時辰左右才到。

外門弟子在『東華宮』身份地位極低,榮華雖是內門弟子,但他在內門弟子中混得也不好,已經入內門十年,依然還只是元嬰初期修為,榮家並未因為榮華帶來太大的地位改變,榮華一家所在區域是一片較為偏僻的山角下。

秦墨和榮華二人從山谷遁出,正準備落向榮家所在,不過此時在榮家外,竟已有三人。

除了榮華父母以及一名十六歲嬌嬌少女,另外三人正立於屋前,將榮華父母三人圍住。

「怎麼回事?」榮華一見此情況,立即快速落下。

秦墨也在隨後從半空落下。

榮華父母見到榮華后,臉上神色微松。

榮華妹妹榮清急急忙忙迎上去,很快將事情說出。

這三人之中,唯首一人乃是內門弟子,叫潤無衣。

另外兩人都只是外門弟子。

三人到此,催收今年的靈藥收成,但比以前更多了八成。

「八成?以前都是只是七成,為何今年要多一層?」榮華怒道。

外門弟子租耕靈田,種植的靈藥上繳七層,其餘的三層才是自己辛苦一年的收穫。

七成收穫已經是極高,八成收穫對於外門弟子來說,除去每年的開銷,能夠真正落入袋中的收入已經非常微薄。

「誰說是八成?只是七成!但你們榮家並未繳夠。」潤無衣冷哼。

「我們已經按照往年比例,上繳了足夠了的靈藥量。」榮父苦心解釋。

「往年是往年,今年是今年,今年靈藥收夠的量,你們榮家有意欺瞞。」潤無衣重聲。

「潤師兄,你我偕為內門弟子,以前榮某也與師兄有過結交,這次為何要為難我榮家。」榮華屈身作笑,並不願意得罪此人。

「如今我已元嬰中期,憑你也有資格與我結交!」潤無衣面色冰冷。

榮華臉色瞬冰,毫無血色。

「我說你們榮家未繳夠,就是未繳夠!要麼補上,要麼就滾出『東華宮』。」潤無衣咬牙落字,惡冷眉頭。

「潤無衣!你別欺人太甚!我也是內門弟子。」榮華勃怒。

「你不過區區元嬰初期修為,我就欺你!你奈我何!」潤無衣憑袖一抬,一道疾光落斬而下,直接斬在榮華身上。

不過這道疾光並未斬中榮華,反是被一層青木靈光擋了下來。

潤無衣移眼看向旁邊秦墨,眼神冰冷:「給你臉了,剛剛新入門的弟子,想找死?」

「我已經很久沒殺人了!」秦墨眼神同樣冰冷。

潤無衣:「老子子已經入門五十年,你不過剛剛入門,給我滾!」

「好!」秦墨懶得多話,直接袍袖一抖,一道青光瞬間掀起巨大青浪,立即鎮壓在潤無衣身上,潤無衣身上靈光爆碎,當場被掀飛出百丈遠。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