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了米歇爾的話,本傑明的腦子一時間有些沒反應過來。

這地方真的存在? 攻妻不備:老公大人別太壞 不怪他會這麼驚訝,神棄山谷作為一個傳說中的地方,甚至只存在於法師版本的傳說之中。而教會口中「該隱與亞伯」的故事裡,卻從來沒有提到過二人最終決戰的地方在哪,就更不用說「神棄山谷」這個詞了。 神棄山谷真的存在嗎? 這在本傑明的心中是存疑的

這地方真的存在?

攻妻不備:老公大人別太壞 不怪他會這麼驚訝,神棄山谷作為一個傳說中的地方,甚至只存在於法師版本的傳說之中。而教會口中「該隱與亞伯」的故事裡,卻從來沒有提到過二人最終決戰的地方在哪,就更不用說「神棄山谷」這個詞了。

神棄山谷真的存在嗎?

這在本傑明的心中是存疑的。

也因此,當米歇爾說出這是神棄山谷的地圖時,本傑明甚至還有點不相信。他覺得,是不是米歇爾被那本法師版本的《聖經》給洗腦了,心中堅信著有這麼一個地方存在,所以才會這麼說。

「那都是神話傳說里的東西了,你覺得神棄山谷真的存在?」他忍不住這麼問道。

「相信我,我也和你一樣不相信那些神神鬼鬼。」然而,米歇爾卻盯著地圖,異常鄭重地說道,「但是我相信,該隱和亞伯是真實存在過的人。不管他們曾經是什麼樣的關係,他們一定發生過一場決戰,而他們決戰的地方,就是神棄山谷。」

……真的假的?

本傑明還是感覺半信半疑。

沒辦法,作為一個無神論者,唯物主義的價值觀還是在他的心裡根深蒂固。

見本傑明還是一臉懷疑的樣子,米歇爾嘆了口氣,又解釋道:「你可能覺得神棄山谷只是法師在傳說中臆想出來的地方,但其實在教會內部流傳的資料里,也把二人決戰的地方命名為神棄山谷,只是教會沒有讓這個地名外傳罷了。更重要的是,教會有一幅很多年前流傳下來的、描繪神棄山谷的古畫,古畫上的地形,和地圖上的非常相似。」

居然還有證據……

這下,本傑明就不敢再把它不當一回事了。

千年前流傳下來的古畫,這東西是很難偽造的。這個世界里的古董不怎麼值錢,也沒有催生出贗品製造這個行業。而且退一步說,就算有贗品,教會也不可能會收集贗品吧。

古畫上的地形和地圖非常相似……不排除有人看到古畫之後偽造了這個地圖,但是作為物證,古畫也能為神棄山谷的存在,增添很大的可信度了。

想到這裡,本傑明心中頓時又期待了起來。

如果真有埋藏在神棄山谷的寶藏,那這寶藏的價值該有多大啊?

就連一般的網游,都知道用「神話級」、「傳說級」去命名那些最強的裝備,那真實存在於神話傳說里的東西,其價值就更是不可估量了。

聽了那麼多傭兵故事,本傑明那顆被催生出來的探險尋寶之心,也隨之蠢蠢欲動了起來。

「神棄山谷在什麼地方?在王國內嗎?」

因此,他有些期待地問了出來。

然而,米歇爾卻搖了搖頭,給出了讓本傑明大為失望的答案。

「我也不知道。」她似乎是看夠了地圖,把它緩緩合上,這麼說道,「傳說,神棄山谷是在王國境內的,可沒有人知道它到底在哪,甚至連地圖上也找不到相似的地形。也許經過千百年的時間,那裡早已變成了一片平地、甚至湖泊。想光從地形上辨認出神棄山谷的具體位置,已經是不可能的事了。」

這……

滄海桑田的道理,本傑明也是知道的,不就是地殼運動嗎?幾千年前山谷,在今日確實可能已經面目全非。

這麼看來,這張地圖上的寶藏,估計是找不到了。再想找,他也只能從文獻典籍、偏僻古書中一點一點地去翻,還不一定能翻得到。

如果放到修真里,那麼就是說,這個東西只能看機緣造化,強求不得。

因此,在短暫的興奮后,本傑明很快變得失望。

白高興一場。

「你能把這張地圖給我嗎?作為交換,我可以給你點別的東西,魔法道具之類的,你想要什麼?」忽然,米歇爾看向本傑明,這麼說道。

聞言,本傑明倒是有些意外。

這麼一張很難發揮價值的地圖,居然也能讓米歇爾這麼重視?

本傑明倒是覺得無所謂。首先,神棄山谷的地形肯定跟地圖上不一樣了,那這個地圖的意義就不大。其次,他有系統,系統可以把這張地圖上的東西存在硬碟里,隨時都可以調出來再看。

更何況,米歇爾又不是強要,她準備拿東西來交換。因此,這個互利互惠的請求,本傑明當然沒必要拒絕。

「你有什麼可以增幅精神力的魔法道具嗎?」

想了想,他提出了自己的需求。

他精神力薄弱這個缺點,在和牧師戰鬥的時候就已經體現出來了。 總裁大大小小妻 如果以後遇到更棘手、更擅長持久戰的傢伙,本傑明可能會因此處於下風。

雖然伴隨著魔法符文的增加,他的精神力也在被緩緩地滋潤著。但是,這滋潤得也確實太「緩緩」了。

「可以。」聽了這話,米歇爾點了點頭,從懷中摸出了一串十字架的項鏈,道,「這是我殺死了一個神官之後,從他身上搜出來的東西。戴上它雖然不能增幅精神力,但是可以加快精神力的恢復,對集中精神也有幫助。」

這個不錯!

本傑明頓時眼睛一亮,開開心心地接過了項鏈。

「行了,這張地圖是你的了。」就這樣,他把項鏈收好,心滿意足地說道。

能夠加快精神力恢復的魔法道具,正是他所需要的東西。

而且,更重要的是,這串十字架是從教會的人手裡得到的,它的造型和主教之前給本傑明的那串十字架很相似。戴上它,不會引起任何人的懷疑。

簡直棒呆了!

誒……

等等。

剛把十字架收好,本傑明忽然又意識到了另一個問題。

米歇爾說,這個十字架是從她殺死的神官身上摸出來的,這讓本傑明不由得想到了他剛剛才幹掉的那個牧師。

那個牧師,一看就是肥的流油的那種。他身上的魔法道具除了消耗性的保命道具,應該還有其他類型的魔法道具。

「……」

本傑明忽然很想哭。

自己為什麼沒有摸屍體?

為什麼?為什麼在幹掉牧師之後,他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那個行刺教皇的刺客給吸引過去了,緊接著老人過來,他就莫名其妙地跟著老人進了密道,來到這裡?

鬼迷心竅啊這是!

那一瞬間,他覺得自己犯了有史以來最大的一個錯誤。

他怎麼可以忘了去檢查一下牧師的屍體,看看有沒有什麼好東西?

媽的……

感覺錯過一個億。

在教會的階級里,如果說聖騎士是窮鬼,清洗者是苦修士,那麼牧師和神官絕對就是大財主。而且同為施法者,牧師能用的東西,對法師大部分也都是有用的。

那個牧師身上,肯定有很多好東西。

想到這裡,本傑明腸子都悔青了。

他很快作出了決定。

不行!副本是他下的,BOSS是他刷的,爆出來的裝備,也只有他才能拿。

教會被驚動,會再派人到旅店調查,但那又怎麼樣?都說富貴險中求,這種關鍵時刻,他又怎麼可以退縮?

況且,教會本來就事情纏身,捉襟見肘。從第一個聖騎士死亡到現在也不到一個小時,教會未必就反應這麼及時,已經把人派出來了。

他得回去把牧師的屍體摸一遍!

「我還有事,得先走了。」這樣想著,他立刻抬起頭,異常堅定地對米歇爾說,「寶庫和地圖的事情,就祝你好運吧!」

聞言,米歇爾的臉上,也難得露出了懵逼的表情。 ?就這樣,本傑明與米歇爾告別,準備再次回到旅店,把他應得的戰利品拿回來。

面對本傑明的突兀告別,米歇爾有些不明所以,不過她似乎也沒有過多停留的意思。因此,在本傑明的極力催促下,她也很快離開了監獄遺址。

當然了,在她離開之前,本傑明沒有忘記詢問她另一件事情。

「你在讓安妮去送死之前,安妮不是說了一句什麼老地方的第三棵樹下,她把好東西都埋在那了。你們的那個老地方到底是哪啊?」

這個機會正好,米歇爾就在眼前,他把正確的地點問出來,也免得自己再跑來跑去浪費時間。

聞言,米歇爾卻露出奇怪的表情,說:「安妮是個背叛者,僅僅只是出於嫉恨,她就能把自己的同伴殺死。她在臨走前說的這些話,不過是在騙人騙己罷了。你為什麼還要相信這些的話?」

「不管,我閑得沒事幹,想挖,任性。」

「……」

儘管說了一大通話,但在本傑明的堅持下,米歇爾還是把那個「老地方」告訴了本傑明。而本傑明這才發現,這個「老地方」竟然都不在教會給出的廢棄據點之中。

人都說狡兔三窟,米歇爾這都快三十個窟了吧。

他不由得感到一陣慶幸。還好,在告別之前,他多問了米歇爾這一句。不然,他估計一輩子都找不到安妮的遺物了。

於是,在得到了「老地方」的位置之後,他與米歇爾告別。米歇爾也急匆匆地離開,不出意外的話,她這是要去打開里瑟家族的寶庫。

不論如何……祝她好運吧。這也是本傑明現在唯一能幫她的地方了。

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就這樣,米歇爾離開了。而在米歇爾離開后,本傑明迫不及待地打開了監獄遺址的機關,讓密道入口再次顯現出來。

他從入口一跳而下,再次進入了一片漆黑的密道之中。

關於如何回到旅店這個問題,他也在心中想了不少計劃。但最終,他還是決定,沿著密道走回去。

他也可以從外城區的街道走回去,可是這樣做,花費的時間會更多。而且萬一教會的人已經來了,肯定會把旅店封鎖。本傑明就這麼一身乞丐裝,又怎麼混得進去。

還不如走密道。

當然,密道也有密道的壞處。如果教會的人發現了密道的存在,那本傑明這麼走過去就是自投羅網,說不定在密道半路上就遇到了。

但是在密道里,本傑明也會有自己的優勢。

密道里是黑的,什麼也看不見,他卻可以通過水元素感應法,清楚地感知到周圍的一切。

二十多米的感應距離,如果教會真的發現了密道,他也能在教會的人看見他之前,先發現教會的人。因此,他用不著擔心這個問題。

而且,更重要的是,密道可以直達房間,非常方便。他只要等著房間里沒人,然後從密道里跳出來,摸完屍體再跑回密道就行了。整個過程的耗時不會超過一分鐘,不容易驚動別人,成功的幾率也很大。

億萬新娘:總裁的囚愛玩偶 也因此,他雖然隱約有種自己是不是在作死的感覺,但計劃得這麼完善,他也不認為自己是在作死了。

總之,他一定要親手把那個牧師的屍體給開了。不然接下來的好幾天晚上,他都會後悔得睡不著覺的。

就這樣,他身處漆黑的密道之中,閉著眼睛,開啟水元素感應法,朝著旅店的方向一路狂奔。

伴隨著水元素感應法的不斷使用,本傑明也變得越來越熟練。那種感覺,彷彿周圍的水元素都成為了他身體的一部分,信息反饋快得就像他的眼睛與耳朵一樣。

他甚至有種開了白眼的錯覺。

毫無疑問,這也是魔法符文賦予他的獨特能力。他也感覺很奇怪,為什麼別的施法者不管元素親和力再強,也似乎沒有擁有過這種能力。

《神術入門》也沒有說到過這一點。上面倒是寫過,精神力變強之後,人會變得比從前敏銳,甚至感知到一些從前發現不了的東西。但本傑明很清楚,精神力再敏銳,也絕對達不到像水元素感知法這種程度。

是他的意識空間發生了什麼變異嗎?

本傑明這麼想著,忽然自嘲地笑了笑。

意識空間的存在,本身就已經是一種變異了吧。

說真的,如果有機會,他還得再從格蘭特那裡弄點更高深的神術類書籍。如果能找到有關「祈禱空間」的更多論述,對他的幫助會非常大。

雖然他也很享受自己探索的樂趣,但是如果有前人的指路,又有誰會拒絕呢?

他對傳說中那位第四代教皇更是充滿了好奇。自己是靠著系統不斷重播咒語,才能夠強行突破意識的禁錮,開闢意識空間。而那位帶領教會走向巔峰的教皇,他又是如何做到的呢?

怪不得是能夠成就傳奇的人物。

就這樣,一邊在密道里向前趕路,一邊在心中浮想聯翩,大約二十分鐘左右,他就回到了密道旅店的那一頭。

用不著跟在老人後面慢慢走,也不用背著一個昏迷的刺客,因此,他這速度,可比來的時候快多了。

他沒有急著打開密道的門,而是貼在密道入口,仔細地感應了起來。

房間內的畫面也在本傑明腦中慢慢成形。

擦身而過 半開的衣櫃、空蕩蕩的床、被爆頭的三個聖騎士、翻著白眼口吐白沫身上還濕漉漉的牧師……房間里的一切,與離開前沒有任何區別。

本傑明心中頓時一陣驚喜。

果然,教會忙著的事情太多了,也沒有第一時間抽出人手過來調查。

不過驚喜歸驚喜,本傑明也不敢確定教會的人真的還沒來。所以出於謹慎,他還是沒有動,等在密道的入口,決定再觀望一下。

也幸虧他的謹慎,因為沒過十秒鐘,就有隱隱約約的談話聲音,傳到了他的耳朵里。

「……誰能想得到,王都里居然還藏著實力這麼強的法師。也不知道教皇陛下和主教大人回來之後,見到這一幕,又會怎麼想?」

一個低沉的男聲,由小到大,由遠及近。

然後,在本傑明的感應之中,兩個神父打扮的人,一邊交談,一邊走進了房間之中。

本傑明忍不住嘆了口氣。

結果,教會還是派了人來,他恐怕要白高興一場了。

但他沒有氣餒,還有機會。只要觀察好這兩個人的行動規律,等到他們暫時遠離這個房間,他就可以趁機出來摸屍體了。

機會這種東西,只要你足夠耐心,總是等得到的。

就這樣,他在密道的入口蹲著,等待著出手的時機。

而隔著一層木板的房間內,兩個神父的對話仍在繼續。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