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身上一道金芒閃耀而起。

然後整個身形,伴隨著三成的毀滅武道和隱約龍形,向著那毀臉女子而去。 同時,嘴角一聲輕蔑。 「就你一個醜八怪,還想要享受我!」 毀臉女子對於羅無生說她醜八怪,臉上憤怒殺意之極,但是感受到羅無生瞬間爆發出強大的靈力波動,整個臉大變,有些恐懼慌張不已。 接著反應過來的瞬間,想要逃

然後整個身形,伴隨著三成的毀滅武道和隱約龍形,向著那毀臉女子而去。

同時,嘴角一聲輕蔑。

「就你一個醜八怪,還想要享受我!」

毀臉女子對於羅無生說她醜八怪,臉上憤怒殺意之極,但是感受到羅無生瞬間爆發出強大的靈力波動,整個臉大變,有些恐懼慌張不已。

接著反應過來的瞬間,想要逃離開來,但是已經來不及了,羅無生已經出現在她的身前。

出現的,還有羅無生龍爪融合的拳頭,直奔她的胸口而去。

對此,只能臉色驚慌恐懼的,一拳對了上去。

砰!

可是這一對碰,那毀臉女子再次臉色大變,一股手臂爆裂的劇痛,直衝她的腦海。

但下一秒這劇痛,隨著整個身體一顫,慢慢的消失開來,然後雙眼一臉不甘的倒在地上。

屍體毀滅,儲物戒收起,身形再次向著身前快速的前進而去。

前進的時候,快速取出丹藥服下。

丹藥恢復靈力不夠快,同時,還取出那些儲物戒,快速的吸收恢復了起來。

下品靈石,恢復不夠快,再換中品靈石。

至於上品的靈石沒有,恐怕只有那些化元境的強者才有。

然而這一逃,又是三四十里。

這一次,右身側不遠處,再次響起一聲憤怒的殺意暴喝聲。

可是羅無生聽到這聲殺意暴喝聲,整個人驚恐,有些顫慄不已。

「羅小兒,殺了我的徒弟,我要將你整個人全部拆了。」

因為說這話的,不是別人,正是那陰魔散人。

而且其聲音之中,給他一絲很強大的壓迫,就算相隔這麼遠,都讓他感覺到一絲窒息。

至於現在他能做的,就只能快速的狂奔前進。

他所在的距離,離升龍山脈,已經沒有多遠。

而且這段時間,肯定會有大量的強者過來。

中途只要碰到其他的強者,他的危機,就算暫時解除了。

「陰魔爪!」

雖然羅無生這麼想,但陰魔散人同樣知道,自然不可能讓羅無生碰到其他的強者。

一隻魔氣森森的利爪,伴隨著極寒的厲芒,出現在羅無生的頭領之上。 姜雲卿坐在上首的位置,聽著下面的人小心翼翼的說著南郡的政事,時不時扭頭跟君卿安低語幾句,讓他發表發表他的意見。

她神情慵懶閑適,君卿安又是個半大孩子。

可是下方沒有一個人敢小覷兩人的。

君璟墨坐在後殿之中,隔著道碧紗櫥聽著裡頭的動靜,忍不住低笑出聲。

唐恆說道:「這些蠢貨,還以為娘娘好糊弄。」

「當初娘娘在赤邯叱吒風雲,讓得朝中無人敢有二話的時候,他們這些人還不知道在哪兒呢。」

之前唐恆瞧見那幾人對著姜雲卿時鬆了口氣,滿是慶幸的模樣時就覺得好笑,感情這些人都把姜雲卿這朵食人花當成了軟柿子?

君璟墨嘗了口盤中的青菜,抬頭道:「總有人愛以貌取人。」

唐恆撇撇嘴:「可不是嗎。」

君璟墨望了眼裡頭,他半點不擔心姜雲卿會處置不好南郡的事情,也沒有被奪權的不高興,他對著唐恆道:「昨兒個吩咐你的事情做了嗎?」

唐恆聽到正事,連忙點點頭:

「陛下放心,我已經通知暗谷,命人前往磐雲海了。」

「磐雲海周遭最近的城池也有近百里的距離,想要將磐雲海附近圈禁起來雖然有些困難,但也並非做不到。」

「那些漁民給些錢財便好安置,一些不肯離開的世家宗族可能要麻煩一些,等護送陛下和娘娘回京之後,我就親自去磐雲海,到時候定會儘力將附近全部清除出來。」

君璟墨聞言卻是搖頭:「你不必去了,讓柳驍和張集去。」

唐恆微怔。

君璟墨看他一眼:

「都耽誤了四年了,總要讓你先將媳婦娶了。」

唐恆剛還不解,聽到君璟墨的話后,耳朵瞬間染了紅色,臉上也有些發燙:「這個不急的……」

「不急?」

君璟墨挑眉:「那好吧,那朕就去回了皇后的話,就說讓京里先不忙著幫你們準備大婚的事情了,讓她告訴徽羽再等等好了。」

「反正此去磐雲海也就是一兩年的事情,等你回來之後你們再成親。」

唐恆聞言頓時著急,連忙改口道:「陛下不要!」

君璟墨睨了他一眼:「不要什麼?你剛才不是說你不急?」

「急的急的,屬下很急!」

唐恆顧不得其他,哀求道:

「屬下都等了四年了,好不容易才追著徽羽,那葉三都抱著媳婦了,屬下不去磐雲海,陛下別跟皇後娘娘說了……」

君璟墨笑出聲:「瞧你這猴急的樣子。」

「放心吧,皇后一直記著你們的事情,之前已經傳訊回京,讓人準備你們大婚的事情了。」

「等回去之後,朕親自替你們賜婚,定會讓你抱得美人歸。」

唐恆聞言這才安心下來,臉上都笑開了花:「謝謝陛下,謝謝皇後娘娘。」

君璟墨見他傻笑的樣子搖搖頭,問道:「外頭還有多少人?」

唐恆連忙道:「殿前還有四十幾人候著,都是都城附近各地趕來的五品以上的官員。」

「除了這些人以外,原屬南梁的那些貴族和皇室宗親,在劃歸南郡之後,四爺都給了分封。」 第一百四十八章雷剛

感受到這魔氣森森利爪的心悸波動,羅無生眼中的驚恐,再次上升到一個層次。

「爆!」

隨之沒有絲毫的猶豫,數道靈光飛快的激射而出,在半空之中爆裂開來,化為靈力風暴,向著那魔氣利爪而去。

雖然那靈力風暴,沒有將那魔氣利爪給抵擋下來,但讓其在半空之中震了一下,沒有立即落下。

這讓羅無生身形一個極速的破空,躲避了開來。

躲避后,想也沒有想,就快速的向著前方而去。

「羅小兒,有些小看你了,看來你的天賦,如傳的不錯。現在給你另一條路,只要你吃了我陰魔散人的血煞丹,做我的徒弟,我不僅可以放過你,還可以助你突破到化元境!」陰魔散人見羅無生將他的一擊,給抵擋躲避開來,臉色有些一驚,然後開口誘惑著說道。

寶貝甜妻AA制 「拜師可是大事,你讓我先考慮幾個時辰,然後我再答覆你!」 九十年代小辣妻 羅無生一聽,心中冷笑一聲,然後嘴巴一開說道。

「羅小兒,我陰魔散人可沒有幾個時辰的耐心。要麼現在停下來,將我煉製的血煞丹服下,要麼直接死在我的手上!」陰魔散人見羅無生要考慮幾個時辰,嘴角猙獰一笑,有些寒厲道。

對於羅無生的想法,他怎麼可能會猜不到。

再過一個時辰,都要到升龍山脈了,還幾個時辰。

「我對血煞丹沒有興趣,要不免了吧,這樣的話,我還可以考慮一下!」羅無生見陰魔散人威脅,再次開口想要爭取時間道。

他現在已經快速的向著道路而去,看能不能碰到強大的武者,最好是化元境的,就算不可能,天府境後期的也可以。

「呵呵,羅小兒我陰魔散人已經給你機會了,現在要麼接受,要麼拒絕!」 超品命師 陰魔散人見羅無生還在那裡廢話,枯瘦褶皺的雙頰,儘是猙獰凶戾,嘴角呵呵一笑,給人恐懼。

同時,身形一個黑氣破空,離羅無生只剩下一兩百丈之遠。

「陰魔散人前輩,不是我不同意,是我已經有師父了,你既然知道我的名字,那應該也聽說過,要不你去浩然仙府跟我們宗門的老祖商量一下!」

羅無生聽此,神色一沉,知道陰魔散人要再次出手了,但還是快速的開口道。

「哼,羅小兒,既然你想要找死,我陰魔散人送你下去,陰魔爪!」

陰魔散人對此,神色猙獰冷哼下,又一隻魔氣森森的利爪,出現在羅無生的頭領之上。

剛一出現,羅無生整個人就止不住的一顫,這一擊,比剛才的要強大了許多。

但還是在一瞬間,激射出數道靈光,爆裂開來化為靈力風暴,向著那魔氣利爪抵擋而去。

「陰魔爪?陰魔宗餘孽找死!」

可是在這時,不遠處的虛空,突然響起一聲憤怒的殺意聲。

然後還沒有等羅無生反應過來,一道銀色狂雷,一個狂劈,將那魔氣利爪給瞬間轟爆了開來。

對此,羅無生臉色大喜,這樣一來,他這一次劫難算渡過了。

而在他大喜的時候,上方的虛空,絲絲漣漪,現出一個身穿銀袍的中年男子。

一身的凜然正氣,單手負背,眉宇犀利,帶著一抹殺意,直視羅無生身後不遠處的陰魔散人。

「敢管我陰魔散人的閑事,我看你活得不耐煩了!」陰魔散人見自己的攻擊被轟爆,然後雙眼一臉寒厲殺意的,對著那眉宇犀利的銀袍男子看去道。

「呵呵,如果你陰魔散人有先前的實力,我雷剛還真的打不過,但可惜的是,上次受的傷,讓你一百年都沒有恢復,還跌落到了化元境初期!」銀袍男子聽著陰魔散人的話,嘴角呵呵笑笑,儘是譏諷輕蔑道。

「既然你沒有恢復,還讓我雷剛給碰到了,那正好將你滅了,為宗門除掉一個陰魔宗餘孽!」

「你是天荒神宮的人!」

陰魔散人一聽,整個臉色一變,隨之有些慌張忌憚的說道。

「呵呵,看來你還不傻,上次受的傷,沒有將你的腦袋給打壞了!」雷剛見陰魔散人說出他的身份,嘴角再次呵呵笑笑譏諷道。

「荒神掌!」

緊接著下一秒,就是一聲暴喝。

一隻深黃色,散發著荒蕪氣息的巨掌,出現在那陰魔散人的頭頂之上。

「哼!就算我陰魔散人受傷還沒有恢復,又怎麼樣,那也不是你能對付的。既然這樣,我要為陰魔宗隕滅,拿你的頭祭天!」

陰魔散人見雷剛譏諷挑釁,還想要殺他,整個臉猙獰下,已經扭曲,一聲冷聲殺意,周身滾滾的黑色魔氣翻滾,然後手掌五指一開,就是對著上方虛空一掌。

砰!

虛空一聲巨響,一隻魔氣巨掌與黃色巨掌,對轟在一起。

而一旁的羅無生,沒想到這出現的人,不僅境界達到了化元境初期,居然還是天荒神宮的人。

這種宗門的強者,怎麼回來這麼偏僻的地方,難道是為了九國天才榜?

但一般來說,天荒神宮應該看不上這邊的天才才對。

雖然荒域是戰玄大陸很小很偏僻的一個域,但九國更小更加的偏僻,最強大的也不過是化元境,還基本上都是初期。

「荒雷絕息!」

石剛見自己的一擊被抵擋,很快又是一聲暴喝。

滾滾的銀色狂雷,不斷的湧現彈射而出,然後那陰魔散人的周身虛空,一道道水缸粗的銀色狂雷,要絕息抹殺一切。

陰魔散人感受到這銀色狂雷上的毀滅波動,臉上顯露出慌張之色,如果是以前,可以輕易的抵擋下來,但現在重傷未愈境界跌落,根本不可能,想到這,雙眼一狠,有些毒辣的看了石剛,還有羅無生一眼,就直接手臂一爆,化為血霧,將他整個人全部籠罩其中。

「不好,想逃,給我滅!」

石剛見此,臉色一變,隨即急聲暴喝下,那些銀色狂雷,一個雷芒閃耀,將陰魔散人所在的虛空,變成了一片雷海。

「你們兩個,給我記住,我一定不會放過你們!」

可是在這時,一道血芒,飛快的破空而出,眨眼間就消失在天際,只剩下一聲憤怒殺意的咆哮聲。

羅無生對於剛才陰魔散人施展什麼手段,同樣第一時間反應過來。

以自身血肉作為代價,施展出血遁。

其實他也會,只是這樣對身體的損傷特別大,尤其是他這種肉身強大的。

而且想要肉體再生,根本不是他現在這個境界能做到的,化元境也不可能。 「雖然不如以前,可卻也幾乎都有爵位在身,這些人裡頭大約還有十來個,都是遞了帖子想要求見陛下和娘娘問安的。」

君璟墨聞言笑了聲:「問安?」

唐恆點點頭:「帖子上是這麼寫的。」

君璟墨拿著湯勺在粥碗里攪了攪:「要問安也不急在這一時,等回京之後,朕和皇后招顯天下時會開一次大朝會,到時候有的是時間讓他們問安。」

「這些人吶,都是來打探朕和皇后對攝政王的態度的。」

「他們這些人的爵位都是攝政王以太子的名義封的,當時朕和皇后都不在朝,如今我們回來了,他們可不就心急了,怕朕不認攝政王當初的分封。」

唐恆聞言扯扯嘴角說道:

「這些人怕不是傻子。」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