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說罪孽學府其實一個培養死士的地方,已經有很多族氏派人前去調查,可無一例外,全都活不見人死不見屍,所以大家才決定要去剷除這個地方。不過罪孽之城在黃界有著非同尋常的意義,所以需要有確鑿的證據才可以,上一次所有聯合起來的人想開一場討伐罪孽之城的會議,但是七大鬼族卻持以反對態度,並且非常的強硬,所以那次會議不僅沒有開起來,反而很多族氏都退了出去」。

「那你來到這裡是為了?」趙信輕聲道。 「我不是來這裡,而是這本來就是我們嬴氏的府邸」嬴落水剛說完,趙信頓時吃驚的長大了嘴巴,這未免也太巧了吧。(未完待續。) 一路暢通無阻行至致寧院院門外。 景伍內心有點複雜,不算上白纖柚吵鬧撒嬌下,大夫人無奈差人請她來,她已經有三個月沒有主動登門

「那你來到這裡是為了?」趙信輕聲道。

「我不是來這裡,而是這本來就是我們嬴氏的府邸」嬴落水剛說完,趙信頓時吃驚的長大了嘴巴,這未免也太巧了吧。(未完待續。) 一路暢通無阻行至致寧院院門外。

景伍內心有點複雜,不算上白纖柚吵鬧撒嬌下,大夫人無奈差人請她來,她已經有三個月沒有主動登門來致寧院了。

不是她不想,而是自覺不想自取其辱。

至於原因,她覺得當初莽撞發現黃梔而後嚇到了白纖柚只是導火索,本質應該是大夫人嫌她在致寧院過於熟捻,以至於亂了大夫人心中的尊卑。

守院門的婆子,待看清來人是她后,雖未開口往外趕她,但話里話外,明顯帶著防備。

「張婆,早晨的時候十二小姐來尋我,奈何我不太舒服,一覺又睡到現在,怕十二小姐有什麼事情,我這才過來了。」景伍略頷首,與看門的婆子說道。

婆子本就有點拿不準,景伍算是常客,她又不好開罪了十二小姐,聽到景伍如此解釋,反而鬆了口氣堆笑道,「哎喲,景姑娘沒事吧,這生了病可不是開玩笑的,你年紀小,不懂,這回頭可是要請大夫好好看看的。」

景伍心頭不由哂笑,這是拿話在點她?她正待再說兩句,心想大不了仗她爹的勢。

身後的佳人卻開了口,「多謝張婆婆惦念我家姑娘,您的確和延鶴堂的張姑姑說的一樣,是個眉眼心善的,婢子一看就知道您是個有福的。」

無敵從氪命開始 佳人長得小巧,此刻又站在景伍身後,整個身形完全被景伍給遮擋住了。張婆子聽到響動探身往景伍身後看去,看到矮萌的佳人,心中甚是疑惑,這丫頭又是誰?

「婢子是佳人,以前是延鶴堂伺候的,老夫人聽說景姑娘這幾日身子不大爽利,就把婢子派給景姑娘了。」

「在延鶴堂的時候,婢子與張姑姑關係甚好,經常聽張姑姑提起婆婆,可惜一直沒能和婆婆說上話。」

張婆子恍惚了一下,隨後笑得花枝亂顫,「可是我那堂侄女,這孩子從小就和我親近,她那手燉湯的本事還是我教會她的呢。」

聽到張婆子的話,景伍這才反應過來,她們所說的「張姑姑」居然是延鶴堂專門負責滋補燉品的張姑姑,景伍可從來不知道,張姑姑和眼前的張婆子還有這層關係在。

「是呢,張姑姑經常念叨您,還想著給您送點燉品,奈何大家都是做奴才的,什麼事情都是身不由己。」

「哎,誰說不是呢……」

佳人借著「張姑姑」與張婆子套著近胡,倒是哄得張婆子一時間喜笑顏開,恨不得當場認個干孫女,而景伍也初初見識到了佳人套話的本事。

「……也不是咱這老奴才,要難為你家姑娘,開玩笑大管家的女兒,咱老婆子可是不敢得罪的。」說著張婆子還瞥了一眼已經站遠的景伍。「實在是啊,那個點翠給咱傳過話,說是你家姑娘若是登門,一定要先差人告訴她,……呸,今兒,她這人也不在啊,往哪兒去告訴,咱估摸著,這點翠就是拿著雞毛當令箭,什麼玩意……」

張婆子邊與佳人數落著點翠,又一邊不動神色地將自己摘了出來。

「呀,真是這樣啊,那張婆婆這可如何是好,十二小姐上午離開時,可是黏黏糊糊央著姑娘一定要來呀,這眼瞅著太陽都快落了,十二小姐會不會生氣啊……」佳人一點不帶猶豫地說著瞎話。

倒是叫張婆子心中一驚,點翠的話,她得考慮,但也僅僅是考慮!點翠是得大夫人倚重,可她也有個嫡嫡親的侄女,得老夫人看重啊,這兒媳婦還能蓋過當婆婆的不成?何況十二小姐的意願可不比點翠的話來得重要得多!

張婆子「咕嚕」眼神一動。

「……噢,是嗎,哎呀,景姑娘,您怎麼還在這站著呢,怎麼還沒進去啊,咱老婆子可不是那拎不清的奴才。」

景伍扯了扯嘴角,也沒有多理會,徑直走進了致寧院。

走出了十來米,才發現佳人沒有跟上,往回去找,發現佳人居然還在與張婆子「嘮嗑」。

正猶豫要不要喊上佳人,含靛突然出現在了她的視線中。

「景姑娘,您來啦,我們小姐正念著您,讓婢子去前院探望您,不想您卻是過來了,您無礙吧?」

景伍淺笑,「無事的,應該是昨日睡得晚,休息好了,就沒事了。十二小姐現在在做什麼?」罷了,本來就是找個機會讓佳人來一探虛實的,跟在她身邊怕是反而會束手束腳。

「小姐正在描花,婢子帶姑娘您過去。」

重磅證婚,首席盛愛入骨! 景伍點頭,跟上了含靛。

這路她走了七八年,卻終歸還是會被防備。

不消片刻后,景伍就跟著到了白纖柚的書房,說是書房其實書大多只是裝飾。

而房內,原本看似認真無比地伏在案桌上,寫寫畫畫的白纖柚,一聽到響動,立馬便抬起了頭,往開門處張望。

剛好與正進門的景伍視線對視。

白纖柚瞬間展顏,將手中的筆,隨意丟置一旁。

繞過桌案,蹦跳著迎向景伍,「景伍,你來啦,嘿嘿,你是不是知道我要了點心,所以聞著味兒來的?」

「點心?」,景伍疑惑,白纖柚好像沒有吃下午茶的習慣吧。

「嗯嗯」卻見白纖柚,快速地點著頭,甚至頗有幾分自得,「就是那個董小安啊,不是你說的嗎,他做面點好吃,我還以為你昨天是忽悠我的,不過早上的饅頭,雖然有點划嗓子,味道是真的好,我就讓含紫去大廚房盯著他做面點點心去了!」

聽了這話,景伍也是高興的,這高興並不是因為能吃到好吃的,而是因為她意識到,自己無意間的一句話,就改變了董小安的人生。也同時讓她意識到了,地位權力的重要性,今日董小安的改變,她當初的話,的確關鍵,但再關鍵也只是誘因,若是白纖柚聽而不聞,她說出一朵花兒來也沒有用。

「是嗎,董小安蠻可憐的,明明手藝極好,絕大多數時候,卻只能一直做饅頭。」

白纖柚疑惑出聲,「為什麼啊?他不會無聊嗎?我一直做同一種題,會很無聊誒。」

「因為分工不同啊,有人做湯,有人做菜,自然也要有人做饅頭。」

白纖柚若有所思地低下頭,「那他不是只能抽空給我做?」

「那可不行!」

「含靛,你去大廚房說一聲,以後我們致寧院……,額,今天的晚膳,都讓董小安做。」

至於以後,還是等她母親發話吧。 陳浩猛看見她這身影,頓時就給愣住了。

她是個女人,20歲左右,身材高挑妖嬈,穿一件來亮白色弔帶裙兒,走動起來都帶著一股子嫵媚。

陳浩最不喜歡的女人,就是她這種類型,感覺這種女人只適合做情人。

可問題是,她竟然是自己從東南市過來時,搭順風車的那個女人……

這怎麼可能?

怎麼會是她,她就是小雪說的,東南市最有名氣的明星?

陳浩在心裡嘀咕著,也聽著耳邊的歡呼聲,不由自主的扭頭朝身後看過來。

這老大的一個禮堂,烏洋洋的各種少男少女,依舊全體起立著歡呼,好像這女人就是能讓他們不還花唄的女神……

「老公,老公?老公!」蘇墨雪看他一直往後扭頭,就輕輕拽著陳浩胳膊。

「啊?哦小雪,你喊我。」

「老公,你怎麼這麼大反應,不會是認識她吧。」

「不認識,不認識,我怎麼可能會認識她,小雪你想多了。」

「一點都沒想多,是她穿的太少,你眼睛看的太多!」

小雪聲音不高,語速不快,眼眸里卻都是醋意。

陳浩猛的一愣,就特慶幸自己說了個瞎話,因為這個叫美美的,衣服還真就穿的有點露……

「哎龍頭,惹弟妹生氣了吧,讓你眼珠子不老實!」

「滾蛋!怎麼那都有你的事,看熱鬧不嫌事兒大,是吧。」

「哈哈我閉嘴,省的你這狗脾氣上來,再讓我這校長在學生跟前丟人。」

陳浩沒再說話。

眼下,他光是端坐在椅子上,見倆主持人正站在舞台中間,講解今天的比賽規則,就把目光朝前面這5個評委看了過來。

這5個評委,就在自己前面。

最左邊的小腦袋,是蘇菲菲這丫頭,即便是看她的背影,也能感覺出她古靈精怪的模樣。

緊靠著菲菲的,是麗麗。

麗麗很安靜,腦袋後面扎著個馬尾,儘管也只是個背影,但相對於蘇菲菲的古靈精怪。

麗麗很明顯的,讓人感覺她,就是一個適合做老婆的文靜女孩子。

右手邊的一男一女,他是一點兒都不認識,除了有點兒顏值,二兩之前說他倆經常耍大牌。

至於這中間的女人,陳浩是怎麼想,都怎麼想不通……

她,既然是明星,應該就有專車的吧?

那當初,為什麼還要坐我的順風車?

陳浩在心裡疑惑著,也多少有了點底氣,至少這5個評委裡邊,有兩個是自己認識的。

不光是認識,還是自己說什麼,蘇菲菲跟年小麗倆人,絕對都不會反駁的評委……

嘩啦啦。

突然的,陳浩耳邊的音樂沒了,傳來了一陣掌聲。

「謝謝,謝謝同學還有各位評委。」一個女孩子的聲音,從前面傳了過來。

陳浩猛聽見這聲音,快速抬頭朝舞台上看過來,見一個瘦小的女孩子站在舞台中間,看樣子還有點小緊張。

「不會吧,才一轉眼的功夫,就有人表演完了?」

「這是第三個人,你要再走會兒神,咱就該散場回酒店了。」

「啊?不會吧,都有仨人表演過了!」

「才知道呀,一直看人評委,是不是魂都給你勾走了。」

「嗯?小雪嘿嘿,你不會吃醋了吧!」陳浩壞笑著湊過來,故意看蘇墨雪眼睛道。

「笨蛋呵呵,走開了你,後面可都是學生,快點老實做好,不許動手動腳的。」

「嗯那好吧,看在我們家小雪這大熱天的,還在脖子上系個圍巾的份兒上,就暫時不佔你便宜了。」

陳浩嘴上雖這樣說,但還真沒想佔蘇墨雪便宜。

其實說白了,他就是看蘇墨雪有點吃醋,想把話題給岔開罷了。

蘇墨雪也不知道這些,光是聽老公提到自己的圍巾,就突然想起了脖子上的一圈兒吻痕。

於是眼下,她悄悄坐直些身子,又一次拿手系了下所謂的圍巾,生怕脖子上的吻痕給別人看見。

不過這接下來的時間,對他陳浩來說,還真就挺難熬的。

舞台上,一個又一個的上場,然後又一個個下場,表演的幾乎都不算什麼才藝。

甚至於剛才,有個女孩子在舞台上表演舞蹈才藝,都還不小心給摔倒了,幾個評委都沒給好臉色。

「哎二兩,你們學校的學生,可真是才藝雙全啊。」

「龍頭,不帶這樣說反話的吧,要讓他們表演談戀愛,估計個個都能拿冠軍。」

「嗯對,回頭你們學校,乾脆改成婚姻介紹所算了!」

「哈哈,玩笑玩笑,現在孩子們學習壓力大,那有時間學才藝啊,哎快別說話了,又上來一個表演的。」

陳浩沒再說話,光是坐直了身子,有一眼沒一眼的朝舞台上看過來,頓時就給吃驚的睜大了眼睛。

眼下,舞台中間站著一個男孩子。

這男孩子,高高瘦瘦的,還在懷裡抱著一個木吉他,面朝觀眾席鞠躬后,就在木吉他的樂弦中唱起了《平凡之路》。

一個男孩子,一把木吉他,還有一首朴樹的《平凡之路》,真就有點小帥氣的感覺。

可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這男孩子……

「小雪快看,這不就是小魚那男朋友嗎。」陳浩在嘴裡吃驚著,就扭頭朝蘇墨雪看了過來。

「笨蛋呵呵,什麼男朋友啊,我之前都問過人家了,這男生只是暗戀小魚,小魚現在還沒有男朋友。」

「嗯? 總裁前夫放過我 真的?」

「真的!用老公你的話說,就是比針還真。」

「哎,這些臭小子眼睛得有多瞎,我妹妹這麼漂亮,都不知道追。」

「什麼沒人追啊,是好多人都在追,只是小魚都給人拒絕了,估計想法跟你一樣,現在只想好好上學,不準備談戀愛。」

「哎不是老公,你矛盾不矛盾,之前是怕小魚談戀愛,現在知道小魚沒男朋友還生氣。」

「弟妹,你沒說到重點。」二兩突然探著身子,跟蘇墨雪搭話道。

「龍頭就這狗脾氣,他只是想證明自己妹妹有多優秀,我兒子也不差嘛。」

「滾蛋,說我妹妹呢,什麼就你兒子了,我又不是沒見過你兒子照片,頂多也就十來歲。」

「龍頭,咱倆都七八年不見了,你當時見那照片十來歲,現在都是20多歲的小夥子了。」

「嗯?哈哈也對哈,咱倆七八年都沒見了,哎回頭讓我見見你兒子。」

「不用回頭,你現在抬頭就能看見。」

「抬頭,這舞台上也是別人的……二兩,這舞台上的臭小子,是你兒子?」

陳浩猛坐直身子,就死死的盯上了二兩的眼珠子。 趁著大夫人還未歸來,景伍趕在落日西斜前尋了個理由回家。

離開前順帶打包了幾塊月餅,她完全沒想到董小安居然倒騰出了月餅,還是酥皮的,味道上更是不必說,完全無愧於五星級標準!

再有一個多月後就到八月十五了,這董小安,怕也是有感而發才做了這個月餅。

當下這個時代雖然也是過中秋的,而且中秋也是比較重要的一個節日,但卻並沒有「月餅」的概念。

景伍一眼認出的月餅,在白纖柚眼中估計就是比較奇特的糕餅罷了。

走在回前院的路上,身旁的佳人讓她頗感意外。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