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冷靜點。」衛苗滿頭冷汗,「這樣做風險太大了,搞不好你們就回不來了,地球還等著我們回去呢。」

「沒事,反正地球人不喜歡我們,就讓他們多清靜幾天啦。」林放說。 「對,一天兩天還拆不了。」東墨彤弓點頭,「讓他們靜靜吧。」 「可是……我不想參加啊啊!」 …… 要在茫茫的外域中尋找兩個人,最壞的消息是沒有消息。如果那兩人往一顆偏僻星球的某個山洞躲起來,那還是別白費力氣了。情

「沒事,反正地球人不喜歡我們,就讓他們多清靜幾天啦。」林放說。

「對,一天兩天還拆不了。」東墨彤弓點頭,「讓他們靜靜吧。」

「可是……我不想參加啊啊!」

……

要在茫茫的外域中尋找兩個人,最壞的消息是沒有消息。如果那兩人往一顆偏僻星球的某個山洞躲起來,那還是別白費力氣了。情報,任何情報都是賞金獵人渴望得到的。

費爾星作為一個補給站,那兩人很可能來過,因此很多人來到這裡打聽消息。

「我有林放、東墨彤弓的情報,想知道嗎?」

這天,在魚歌者酒館,一位神秘的蓬萊人跟一夥又一夥的賞金獵人團隊如是說。他身著黑色大衣,還披上兜頭斗篷,棕色的頭髮若隱若現,「想知道的話,來這個坐標吧。」

賞金獵人們看著他給的小卡片,雖有狐疑,但十之八九都願意去瞧瞧怎麼回事。

這個坐標,位於費爾星系的安賽波通訊網信號覆蓋範圍的邊緣,再往外一點點就沒有信號了。

漆黑的太空中,費爾恆星成了個遙遠的亮點。

這時,古格船長駛著他們的「暢遊號」來到這裡,雷達觀測到周圍有三十二艘飛船,都是些中小型飛船,有圓盤形,有火箭形,有如同獵鷹,有好像蜻蜓,也有像一把菜刀……

像菜刀的那艘飛船叫「血刀號」,在外域有點名頭,一向很虎,船員各族混雜,船長「三巨掄牛力」則是血嘯人。

而把他們約來這裡的是一艘蓬萊鷙鳥飛船,雷達測得它的船隻註冊信息名叫「大吉號」,是只老船了。

古格船長走進全息通信艙,讓部下接通信號,周圍頓時出現了一眾船長的身影,種族繁多,但沒有一個蓬萊人。大家圍坐在圓形會議桌邊,就像真的都在這裡一樣,正吵鬧著什麼。

「誰都不知道那是誰?那你們還來?」

「這是我們地盤,怕什麼!」一位費爾船長好笑道。

「血刀號在外域怕過誰?」三巨掄牛力不屑道。

很快,那個神秘人現身了,大吉號加入會議。

「各位船長你們好,歡迎。」神秘人走到會議桌邊,「我要告訴你們一個情況,林放、東墨彤弓都在我手上。」

突然就有兩道身影顯現在神秘人身後,一男一女,都扣著手銬腳鐐,掙扎著叫罵著。

除了古格船長,眾人一片驚疑聲,那不正是那兩個身價一億的蓬萊通緝犯!

「混蛋,有本事我們堂堂正正打一場!」男的大罵,「我要把你塞進雞屁股里!」

「沒天理啊!」女的厲聲,「我做鬼也不放過你!」

神秘人沉默地一記深呼吸。 譚勝美說是羅陽的女朋友,但事實上不是正牌女朋友。

天作不合 這事若讓爸媽知道了,那是一件很尷尬的事。

是以,譚勝美頗為惱羅陽,怪他製造麻煩,讓她難堪。

只是羅陽不在旁邊,她只能等他來了打完擂台賽后再找他算帳。

除了縣體育局的領導到現場觀戰之外,還有縣政府的部分領導也來了,縣電視台電台的記者都雲集在縣體育中心。

彼時眼看要開賽了,可是羅陽不見人影。

有了第一次經驗,徐慧敏又讓施雲的姐姐施楠救場。

作為一個不入流的歌手,施楠也幻想過自己要開演唱會。

可是沒人贊助她,開演唱會成為夢想。

以她的家庭情況,以及她個人的能力,本來開演唱會是永遠不可能實現的。

不意上次跟日苯忍者切磋,羅陽遲到,徐慧敏找施楠來拖時間。

這麼一來,反而成全了施楠,讓她有了表演的機會。

雖說不是正規的演唱會,但在縣體育中心裡,坐著滿滿的觀眾,也堪比演唱會了。

施楠很滿足,名氣也有所提升。

只可惜她不是專業歌手,歌唱技術欠缺,歌喉本身又不是特別突出,還沒有引起唱片公司的注意。

不過能過足開演唱會的癮,施楠已很心足。

不想還有第二次機會在縣體育中心登台表演,施楠興奮極了。

雖沒有助理化妝師,但她自己也略懂打扮。

精心裝扮過後,便上台放開喉嚨歌唱了。

觀眾很配合,畢竟是免費來看羅陽和日苯忍者打擂台賽,卻還能欣賞一場不錯的演唱會,自然很高興,便和著拍子,一起哼起來。

整個縣體育中心,倒像是真的在開演唱會。

一首首經典歌曲過後,還是不見羅陽的身影,眾美人都替他焦急。

唐桂花安玉瑩等美人一個接一個打電話給羅陽,問他在哪兒。

這時羅陽還在天江市!

寧爲妾 在酒店吃完飯,羅陽要回宏海縣。

可是出了岔子。

不錯,就是花花公子要做攔路虎。

原本花花公子來度假村,也只是為了獲取血煞子而已。

不料那麼容易碰見了洪佳欣,於是花花公子便臨時多了一項任務,便是要帶洪佳欣回去見高層。

若沒有花襲伊在羅陽身邊,說不定花花公子真的會得手。

現今九陽殿和八仙堂還沒談妥某種協議,代表九陽殿來辦事的花襲伊自然不會隨便讓花花公子帶走洪佳欣。

這麼一來,雙方就僵持住了。

羅陽回宏海縣,自然不能留洪佳欣在天江市。

而花花公子又覺得羅陽是藉機要遁走,目的不用多說,也是為了避開花花公子對洪佳欣的糾纏。

在還沒有完成任務之前,花花公子極力反對羅陽帶洪佳欣回宏海縣。

他可以讓羅陽走,但洪佳欣必須留下來。

羅陽怎麼會同意花花公子這種要求?

於是雙方便鬧了起來,險些打起群架。

無為子和長真子趕來相勸,場面才稍為得到控制。

「我回鄉下,關你鳥事!再擋老子的路,切你沒商量!」羅陽怒道。

「今晚你能離開度假村,算我輸!」花花公子揚拳高聲道。

在二人中間,站的是花襲伊。

「呵呵!想欺負我弟?來試試看!咱們走!」花襲伊示意羅陽等人先出酒店。

「你個女瘋子,我們會讓你付出代價的!」花花公子激動道。

可是他又拿不下花襲伊,就算有兩個「陌生」的張靜相幫,也難以制伏花襲伊。

羅陽忽然想到家裡那個作為「媽媽」的張靜,看著眼前兩個作為「女兒」的陌生張靜,倒想讓3人見面,看會是什麼情景。

「這樣吧,咱們還要聯手找血煞子,別把臉鬧翻了。你們可以跟我一起回去。」羅陽說道。

哪知花花公子不願意。

他來這兒,主要的任務是要拿血煞子。

若走了,說不定骷髏堡的人把血煞子搶走了,那就後悔莫及。

是以,花花公子拒絕道:「你沒資格跟我提要求!洪小姐還要去見爸媽,你不能擋著她的路!」

羅陽正牽著洪佳欣的手,隨即問她:「你要跟我回去,還是要立刻去見爸媽?」

在洪佳欣的心裡,除了爸媽,對她最關心的便是羅陽了。

現今羅陽要回去跟日苯忍者打擂台,洪佳欣也是挺支持他的。

何況她知道爸媽還不想她去找二人,便說道:「姐跟你回去。」

羅陽瞪著花花公子,冷道:「聽清楚了沒?我大老婆要跟我回家,你管得著?!」

見洪佳欣那樣說了,換了其他人,也不應該再阻撓了。

可是花花公子就是不肯讓羅陽帶洪佳欣離開,還振振有詞道:「洪小姐留下來會更安全!請你別走!」

這個借口其實也是講得通的。

現今骷髏堡的人來了,說不定真的會盯上羅陽。

在度假村裡,因花襲伊和花花公子在這兒,骷髏堡的人或許不便下手。

待羅陽回了宏海縣,骷髏堡的人會尋機劫走洪佳欣也不是不可能。

可是留洪佳欣在度假村,羅陽更不放心。

「長老,我現在趕不回去了!都是你造成的!你要是不把我及時送回去,你懂的!」羅陽看了看時間。

除非是開飛車,那還能趕到縣體育中心。

不然,至少要遲到半個小時。

而此時在宏海縣體育中心,施楠已唱了大半個小時了。

幸好晚上天氣晴朗,兼之又還不算夜,多聽幾首流行歌曲,觀眾也能接受。

這次的擂台賽比較多人關注,若遲到,那不好看。

偏偏羅陽又接到沈先生打來的電話,接通了,聽沈先生說道:「羅先生,依夜君聽說你還在天江市,要是不想回來,那可以通過電話直接認輸,或者你答應依夜君的要求,他會取消擂台賽……」

不待沈先生講完,羅陽就說道:「你跟他說,我會認輸,我不是男人!我就回去了!」

被小日苯小看,羅陽很惱火。

雖是一個簡單的電話,羅陽卻看出了一個嚴重問題,那便是他被依夜布泊那伙人監視了。

至於是血煞門的人向依夜布泊透露羅陽的行蹤,抑或是有專門的忍者在跟蹤他,則還是個未知數。

不管是哪種情況,都表明那個日苯收藏家也想要儘快動粗來劫走洪佳欣。

結束了通話,羅陽瞪著無為子。

若非還要羅陽幫忙奪取血煞子,無為子是不會替他分憂。

「要是大家沒意見了,我可以用直升飛機送你們回去!」無為子掃視一眼。 「怎麼了?」古格船長疑惑地看看眾人,「是他們!?」

他變動面肌,讓眼睛更加突出,的確感覺這兩人有點眼熟,好像在哪裡見過……啾,蓬萊人都一個樣的!

「我怎麼抓到他們的,那是另一個故事了。」神秘人說道,「重點是我現在可以去蓬萊星拿走1億銀河幣,再到眾神星100環外買一平米,再把它出租,做個生活樂無邊的包租公。」

一眾船長都目露貪婪的光芒,一億,一億啊。

神秘人對他們的反應沒有意外,聚在費爾星的賞金獵人那麼多,為什麼是他們受邀呢?

「但我不能回去。我曾經對自己發過誓,沒有混出點名堂之前不會回去。」他又說。

古格船長不由啾了聲,蓬萊人就是喜歡這樣,什麼對自己發誓,立志、夢想什麼的,全是廢話。

「所以今天我邀請大家來,是要開一場拍賣會,賣的這兩個通緝犯,兩個一起賣,3000萬起拍,價高者得!」

什麼!船長們驚訝地望著那平靜的神秘人,貪婪的心立即告訴他們:3000萬買下林放兩人,還能賺7000萬!不過有沒有這麼便宜的事情啊?有蹊蹺吧……

「我出3100萬!」一個費爾船長大叫,值了,絕對值。

「3100萬第一次。」神秘人念道,「第二次。」

眾船長面面相覷,看得出彼此的心急,有時候就是有這麼大隻肥鴨飛到嘴邊的,只要一張嘴巴……咬住!

「3200萬!」一個巨型螳螂似的蟲形船長喊道。

「啾,3500萬。」古格船長直接開個大價,十幾年前抓錯個蓬萊人浪費了些錢,這次就要賺回來。

「真吵,3600萬。」費爾船長再次叫價。

「慢著慢著……」有一位托蘭人船長在嘀咕,「你們不覺得這艘『大吉號』有點像傳聞中的……」

「廢話少講嘍。」突然,血刀號船長三巨掄牛力站起身,他那有2.5米高的身體像一座肉塔,姚明站在旁邊也會顯得矮小。血嘯人都是這種個頭,但三巨掄牛力又是當中魁梧的,連三根下頜獠牙也特別粗長。

「4000萬!」三巨掄牛力吼道,目光囂張地掃視眾人,「這樁買賣,我要定了。」

媽的,船長們知道這回麻煩了,血嘯人全都犟得很,三巨掄牛力更是一旦較上勁就不會罷休的賤人。

「血嘯人,你可不要瞎叫。」古格船長卻不怕他,「不要壞了規矩。」

外域畢竟不是未知世界,大家在這邊混,還是要講一點江湖規矩的。像這種拍賣會就不能亂叫價,而且要即場在大家的見證下,一手交貨,一手過賬。

「我老牛就是規矩!」三巨掄牛力猛地雙手掀桌,當然他揪不起來,那是全息影像而已。

「你嚇唬誰呢。」「蠢貨。」眾人頓時一通責罵,古格船長也怒了:「你要是拍下來交不出錢,我們就把你的飛船轟爛。4100萬!」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