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在行走之間,風雷之聲赫赫,而且威力也是強大無比,絲毫不下於他的這大日雷體的。

但是在方才兩者碰撞的瞬間,他卻是發現,他的大日雷體竟然是能夠吸收他的風雷拳之中的雷霆之意。這倒是讓他大為的吃驚了。所以在那一刻,他沒有退後,而是再一次的朝著那范裂主動了攻擊了出去。 范裂頓時大吃了一驚,在和凌辰對碰了一擊之後,在他體內則是形成了一點創傷的,而他相信凌辰同樣也是如此。此刻讓他沒

但是在方才兩者碰撞的瞬間,他卻是發現,他的大日雷體竟然是能夠吸收他的風雷拳之中的雷霆之意。這倒是讓他大為的吃驚了。所以在那一刻,他沒有退後,而是再一次的朝著那范裂主動了攻擊了出去。

范裂頓時大吃了一驚,在和凌辰對碰了一擊之後,在他體內則是形成了一點創傷的,而他相信凌辰同樣也是如此。此刻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凌辰此刻竟然是不將體內的那一絲創傷壓制而下,當即又是朝著自己轟擊了過來。

慌忙之中,這范裂再一次的施展出了他的風雷拳了。

他還不知道他風雷拳之中的雷霆之意,會被凌辰吞噬,還以為全部衝擊到了身體的身體之中了。 轟!

在慌忙之中,只見得這范裂身子一沉,立刻是施展出了風雷拳來。身體之間,隱隱的有著一股旋風出現。而在這旋風之中,則是隱隱的有著一道道紫色的雷霆出現。

這些紫色的雷霆,在出現之後,便是發出了一陣霹靂巴拉的怪響之聲。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凌辰的拳頭豁然之間的沖至。

兩拳再一次的撞擊。

在這兩人撞擊的剎那時間。在那范裂身體周圍的雷霆之力則是悄然的朝著凌辰的拳頭之中掠了進去。而這一切,那范裂卻是全然不知。

凌辰在和范裂對碰了一拳之後,身子再也是忍受不住的朝著身後退出了好幾步的距離。在他的體內,則是傳出了一聲低沉的悶哼之聲。

不過,在他的臉上,此刻卻是隱隱的有著一絲喜色出現。

他這一次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在之前和那范裂對碰的剎那,從其身上吸收到的那一股雷霆之力了。

「果真有用了!」他的大日雷體需要雷霆之力才能夠進化。只不過在以前的時候,他一直都是沒有找到擁有著雷霆的地方,現在正好是用這范裂的風雷拳來修鍊自己的大日雷體了。

在他對面的范裂同樣是在對碰了一拳之後朝著身後猛地是退了出去。

身子「蹬蹬蹬」的後腿了好幾步的距離,每一步落下,都會是在這石台之上留下一個淺淺的腳印。

到了這個時候,他才是發覺,凌辰的真實實力,則是絲毫不在他之下了。雖然在這太倉郡之中突然有了一個和他天賦差不多甚至還比她更高的武者。但是在這范裂的眼中,此刻唯有戰意!

「哈哈,痛快!」范裂只是覺得自己已經好久沒有這樣大展身手過了。

雙袖在這一刻猛地一盪,緊接著雙袖無風自鼓了起來。

「八荒掌!」一聲大喝,則是從其口中吐出。

一隻巨大的掌印,猛地是被這范裂一推而出,如同是疾馳之中的小山一般,朝著那凌辰橫衝了過去。

「星韻拳!」對於那范裂捨棄了那風雷拳,凌辰則是微微的有些遺憾,畢竟只有那風雷拳之中,他才是能夠吸收到雷霆之力了。

在凌辰的雙拳之上,有著兩團元力乍現,緊接著右拳猛地是朝著一拳轟出。

不露聲色:總裁請出局 轟!

右拳在衝擊到了那掌印之上的時候,他的身體立刻是朝著後方後退了一步,緊接著左拳又是一拳轟出。在這掌印之上,立刻是有著一圈圈的裂紋出現了來。

「給我開!」凌辰一聲大喝,右拳再一次的用力搗出,轟擊在了這掌印之上,頓時有著一道爆鳴之聲出現。這一方掌印立刻是碎裂開去。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突然之間的有著一道劍光朝著凌辰一戰而來。

凌辰張口一聲清嘯,朝著虛空一點之後,其「哇咔咔」巨劍立刻是飛迎而出,然後朝著上空一斬。

一道金鐵交擊的聲音頓時響起。巨劍倒轉而回。在那空中的那一道劍光同樣也是如此。

「斬!」然而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從凌辰頭頂之上懸浮著的「哇咔咔」巨劍身上,立刻是有著一大片劍光激射而出,在凌辰的一指之下,則是朝著前方一斬而去了。

凌辰的身影,同樣的是在這個時候朝著前方欺身而進!

轟!

慌忙之中,那范裂立刻是招呼著其頭頂之上的那一道劍光迎了上去。然而只聽得「咔嚓」的一道聲音。那一道劍光竟然是直接崩裂了開去,然後化作了兩支斷劍掉落在了地上。

「這……」在這范裂的臉上,立刻是有著不可思議的神色。

不僅是他,在下方看到這一幕的眾人,都是震驚的看著上方的那一把「哇咔咔」巨劍了。因為從這一把巨劍的等級來看,顯然其緊緊只是一件凡品巨劍的。但是那范裂腳下的那兩柄斷劍,可是貨真價實的星紋武器了。

但偏偏是那范裂的星辰武器,被凌辰手中的凡器給一斬而斷了。

這不禁是讓人大為的困惑了起來。

在那護城大師羅大師的臉上,此刻也是有著凝重的神色。

而在那一邊見到此幕的陳立榮,在他的臉上則是出現了一抹怪異的神色了。在那山林之中和凌辰相遇的時候,他便是見到過這一把巨劍的威力。只不過在那個時候也是將其當做是一把鋒利一些的凡品來對待。但是現在見到這凡品武器竟然是將一把星辰武器給斬斷了,頓時驚訝了起來。

「這個叫凌辰的傢伙果真是不簡單啊,竟然是壓著范裂打!」

「那一把……巨劍到底是什麼等級的,我看像是凡品啊。」

重生–舐血魔妃 「那特么就是凡品武器啊。」

「可是,一把凡品武器竟然是將一把星辰武器給斬斷了,這實在是太過於匪思了吧。」

………………

見到自己的武器被斬斷了,范裂愣神的時間也不過是一瞬,緊接著百年又是單手朝著上空一指,頓時有著一塊龜甲出現在了其上空,並在瞬息之間化作了丈許大小,將其籠罩在了下邊。同樣的是,在這龜甲上邊,則是有著一團靈光浮現而出。顯然,則又是一件星辰武器了。

凌辰則是暗自咂舌起來。果然不愧是太倉郡的少城主啊,這家底果真是豐厚。這一件星辰武器,恐怕都得是三四百萬次品星元石以上吧。而且還是有價無市的那種。

但是這個時候,這范裂竟然是一下子拿出了兩件。

當然,對令他驚訝的還是他的「哇咔咔」巨劍,沒有想到竟然是這麼爭氣,直接是將一把星辰武器給斬斷了。這簡直就是太給他面子了。

這「哇咔咔」巨劍的表現越好,不就越代表了當初自己慧眼如炬嗎?

某蒼穹神蝠狂翻著白眼。

凌辰無恥的自戀了一把。

見到這范裂祭出的這一個龜甲。則是不斷的催動起了那「哇咔咔」巨劍起來了。

斬,斬,斬,給我斬!

一道道梆梆梆的聲音不斷的響起。凌辰完全是把他的「哇咔咔」巨劍當做是門板來不斷的朝著那龜甲之上拍擊了。

而在那龜甲下方的那范裂則是叫苦不迭了。

從那龜甲之上傳下來的重力,陣陣衝擊得他的五臟六腑不斷的顫動,體內的氣血也是跟著不斷的翻湧。

而且的話,凌辰的攻擊一撥接著一撥,彷彿是沒完沒了一樣。 范裂在那龜甲之下,體內的元力則是源源不斷的朝著那上方的龜甲之中灌注而去。在其上頭的龜甲,此刻也是有著陣陣的元力光芒爆發了出來,抵抗著來自於凌辰那一柄「哇咔咔巨劍的猛烈衝擊。」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范裂少城主竟然還被那凌辰壓著打啊?」

「這傢伙,實力竟然是比范裂還要強?而且的話,從他的面相上來看的話,此人的年齡應該是不比范裂大吧。」

在見到這一幕之後的眾多武者,都是目瞪口呆的看著上方的那兩人。雖然在之前他們便是猜測,凌辰的實力應該不在這范裂之下,但是無論如何都是沒有想到,這范裂會被凌辰壓著打了。

在那人群的前方,太倉郡的城主范山此刻則是凝重的看著那石台之上的兩人。

「嘖嘖,看起來,這小傢伙的天賦,還要在裂兒之上了。」在范山旁邊的羅大師,此刻在見到這兩人的比斗之後,突然是這般嘖嘖的稱讚了一句。

我和暴君互飆演技 「嘶~」雖然心頭有些不甘心,但是這范山還是大度的點了點頭。

「其實,對於裂兒來講,遇到這凌辰或許是一件好事。」看到了那范山臉上的那一抹擔憂之色過後,在他旁邊的羅大師突然說道。

范山疑惑的看向了一旁的羅大師。

「裂兒從小就在這太倉郡之中長大,而且從小就被稱之為這太倉郡的第一天才。雖然其心性穩重,但是不免也是有著些許驕狂之意。這對於他的發展可是不利的。這一次正好是遇到了凌辰這樣的一個不輸於他的對手,則是可以更好的正視一下自己,讓他明白明白,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而且的話,裂兒此次參加這皇都大比,必定會與帝國各處的真正天才交手。那些地方的天才,恐怕也是絲毫不輸於裂兒多少的。甚至一些天才,恐怕比起裂兒來,則是要搶出不少了。到時候如果裂兒突然之間面對這一種情況,或許心裡邊多少也是會受到些許打擊。但是現在有了這凌辰作為一份緩和劑的話,那就好得多了。」

羅大師捻著鬍鬚說道。

而在他一旁的范山在聽到了他的這番話之後,心頭的那一點不甘之心也就瞬間煙消雲散了去,仔細的觀看起了上方的戰鬥了起來。

「大日雷體!」

一聲重重的呼喝之後,凌辰的身影豁然之間朝著那范裂暴沖了過去。然後右拳猛地是轟出,一陣金光閃耀。

那原本正在堪堪抵禦這上方巨劍衝擊的范裂,此刻在見到這番情況之後,立刻是大驚失色,倉促之下,右拳猛地轟出。

砰!

兩拳交擊之後,一道身影瞬間倒飛了出去。

煙塵散開,所有的人都是錯愕的看著那石台之上的景象。只見得他們太倉郡的第一天才,此刻則是橫躺著在了石台之上,艱難的抬起了頭顱來,不敢相信的看著對面的凌辰。

在他的嘴角之上,此刻則是有著一絲鮮血流出。

凌辰的身子在那一次的衝擊之下,只是堪堪的退後了兩步。此刻深吸了一口氣之後,則是朝著前方一步踏出。

從其身上,此刻則是有著一股暴虐的氣息爆發而出。

「凌辰兄弟,在下認輸了。」

見到凌辰又有一副開打的姿態,在那石台之上躺著的范裂苦笑著搖了搖頭。 藥神追妻:絕色空間師 隨即掙扎了幾下,則是站起了身來,然後朝著凌辰走了過去。

「原本以為,我已經是這帝國之中,少有的天才之一了。但是沒有想到的是,真的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在這范裂的臉上,苦笑了兩下。凌辰也是沒有從他的臉上看到什麼記恨的神色。心頭對著范裂的印象頓時上升了幾分。

「范兄是我凌辰見過的最為天才之人了。」凌辰在這個時候也是恭維了一句。

不過在他對面的范裂仍舊是苦笑不已。就算是你見過的最為天才之人又是如何,還不是敗在了你的手中。

「呵呵,凌辰兄弟,這一次被你擊敗,不過下一次的話,就不會這麼容易了。」倏地,從這范裂的身上,又是爆發出了一股戰意來了。

凌辰一愣,旋即笑了起來。這傢伙,還是一個好戰分子啊。一次不行,還想著二次繼續。

不過他也不是什麼小氣之人,而且的話,能夠和自己差不多檔次的對手交手的話,對於他自己來講,也大有利處的。想到這裡,便是點了點頭。

「哈哈哈,凌辰兄弟果然也是痛快之人。今日的大比便到這裡吧。凌辰兄弟果然不愧是這太倉郡第一人了,我范裂心服口服!」

笑著拍了拍凌辰的肩膀,范裂轉身離去,不過隨即又是轉過了頭來:「大比之後,應該就要開始著手準備進入皇都之事了。到時候在路途之中,我們再大戰幾場!」

凌辰一愣,這麼著急?不過隨即則是想到。皇都大比,還有半年的時間舉行。但是的話,他們這些參賽選手肯定是要提前一些時間進入到皇都之中的。

而且這太倉郡地屬偏僻之位,從行程上來講,到達那皇都之中,恐怕也是要有著兩三個月的時間了。

想到這裡,凌辰則是朝著那范裂說道:「好!只要是范兄願意,凌辰隨時奉陪了。」

得到了凌辰的答覆之後,范裂也是哈哈大笑著轉身離去。

回到了陳家的隊伍之中,這一次,所有陳家的人在看向他的目光的時候,都是變得頗為的怪異了起來。

「嘶!」在深吸了一口氣之後,那陳開元則是朝著凌辰拱了拱手,「這一次的郡城大比,可是真正的多謝凌辰小兄弟了。若非是凌辰小兄弟的話,我們陳家恐怕是沒有資格晉級到皇都大比中了。」

「陳家主哪裡的話,既然當初答應了幫助陳家晉級到皇都大比之中,那麼凌辰定當會竭盡全力的。」

「嘖嘖,雖然早就知道你有著進入到皇都大比之中的實力,但是沒有想到的是,你就連那一個妖孽都是擊敗了。」

這個時候,陳立榮也是走了過來,朝著凌辰驚嘆了一句。

在凌辰的臉上,則是閃過了一絲不好意思的笑容來。

在這陳立榮的身旁,是那陳長安,此刻在他身上的傷勢早就已經沒有了絲毫痛楚。而此刻他在看向凌辰的目光之中,則就顯得極其的崇拜了。

「凌辰哥,你真厲害,不如以後就由你來教導我的武道吧。」

陳長安有些殷切的朝著凌辰看了過去。

凌辰則是有些遲疑的朝著那陳立榮看了過去。雖然他不排斥教習陳長安的武道。但是的話,這可是需要經過他父親陳立榮以及大的大伯陳開元同意的。畢竟,這陳長安在他們看來的話,是要繼承這陳家的丹道之術的。

見到凌辰的目光朝著自己看了過來,在那陳立榮的臉上,立刻是浮現出了一抹笑意。

「呵呵,既然長安喜歡鑽研武道一門的話,就由得他吧。」陳立榮在這個時候也是看開了。雖然陳長安在丹道的天賦不俗,轉修武道似乎是看起來有些本末倒置。但是既然他在這武道的興趣在那丹道之上。如果是逼迫他學習丹道的話,恐怕成就也是不會太高。

而現在讓他一心學習武道的話,說不定真的會讓他在武道之上有所發展的。

而且凌辰的實力他們也是見證過了。真正的太倉郡的第一天才。在他的手中,一些武道經驗恐怕是比他們這些老一輩的還要精鍊。讓陳長安跟著凌辰學習武道的話,則是沒有絲毫問題了。

「呵呵,既然陳叔都是沒有意見的話,那麼在這段時間,長安就跟著我一起練武吧。」凌辰笑著說道。

「耶!」而聽到了凌辰的話之後,這陳長安則是發出了一道小孩般的歡呼聲來。

凌辰笑著搖了搖頭,之後又是正色對著陳長安道:「長安,雖然你跟著我學習武道之術,只不過丹道一途也不能夠荒廢,每天都要進行三個時辰的煉丹訓練之後,我才會教你練武。」

聽到了凌辰的這話之後,那陳長安立刻是苦著臉起來。以往的時候,他在丹道之上,一天也是沒有花費上三個時辰的。沒有想到,在跟著凌辰學武了,每天倒是要在這丹道之上花費三個時辰的時間來學習了。

一旁的陳立榮和陳開元則是笑了起來。

「怎麼,後悔了,現在後悔可還來得及。」看著苦著一張臉的陳長安,凌辰立刻是笑著說道。

「不!練習三個時辰就三個時辰,只要是能夠跟著凌辰大哥學習就好!」陳長安堅定的握了握拳頭,朝著凌辰說道,顯然是對凌辰十分嚮往的樣子。

這一份堅毅的表情讓凌辰愣了下,隨即則是點了點頭。

「好,如果你一直都能夠保持這種堅毅的決心的話,我敢保證,你在半個月之內能夠進入到星紋境六重天之中。當然,前提是你能夠做完我交給你的任務了。」

凌辰有些不懷好意的朝著那陳長安說了一句。 這陳長安的實力,已經是達到了星紋境五重天的巔峰之境。之所以遲遲沒有突破,那是因為他還沒有找到那一份契機。只要是等到了那一份契機,自然而然的也就突破了。

而從這陳長安的口中他也是了解到。對於那一份突破契機,陳長安也是尋找了很久,但是卻遲遲沒有找到,也就使得其修為一直停滯到了現在。

凌辰自然也沒有什麼捷徑可取,充其量則是將自己的一些認知交給這陳長安,不過其能夠理解多少,則不是他能夠控制的了。

之所以能夠如此篤定陳長安能夠在半個月之內突破到星紋境六重天,那是因為他準備靠壓榨這陳長安體內的潛力來幫助他尋找那一份契機。這個過程,自然是會無比艱難了。

如果是陳長安沒有一份強大的決心的話,是不可能度過去的。

「放行吧,凌辰大哥,我已經做好準備了。」陳長安在這個時候信心滿滿的說道。

見到他這樣一副樣子,凌辰也是點了點頭。

在這廣場之上逗留了一會兒之後,陳家也是開始準備撤離了。

走在隊伍的前頭,陳立榮和那陳開元相互對視了一眼,彼此的眼神一交流,便是知道了對方思考的是什麼了。

陳長安晉級到了星紋境五重天巔峰的時間也是不短了,卻遲遲沒有找到突破的契機。這讓他們也是無可奈何,雖然他們可以煉製一些升級丹藥給這陳長安。但是在吃了大量的丹藥之後也是無用。

旋即他們也是明白了過來,現在這陳長安的狀態,就算是吃再多的丹藥都是無用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