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夢,你先睡會吧,他們馬上就把飯菜給帶回來了!」

「嗯!」 他們沒有提娃娃為什麼突然消失的事,楊飛覺得沒必要提,而夏憶夢也並沒有問,反正一直以來都是楊飛在照顧她們家,她早已把楊飛當成了親人。 趁著現在沒什麼事,他便把醫生給叫過來給夏憶夢仔細的檢查了一遍。 豪門小俏妻 醫生也覺得難以置信,這簡直就是一個奇迹,不過又提醒了楊飛其它

「嗯!」

他們沒有提娃娃為什麼突然消失的事,楊飛覺得沒必要提,而夏憶夢也並沒有問,反正一直以來都是楊飛在照顧她們家,她早已把楊飛當成了親人。

趁著現在沒什麼事,他便把醫生給叫過來給夏憶夢仔細的檢查了一遍。

豪門小俏妻 醫生也覺得難以置信,這簡直就是一個奇迹,不過又提醒了楊飛其它的注意事項,便滿心歡喜的走了,這怎麼說也算是他們醫院取得的成績,疑難雜症呀!

可以說,直到現在,楊飛才能真正的鬆了一口氣,所有的事都是朝著好的方面發展。

開心之餘,也在微信上和許莜茜聊了起來,能感覺到許莜茜的心情不怎麼好,估計是擔心他們家吧。

楊飛又安慰了幾句,看來確實要把這些問題放在心上了。

又過了不知道多長時間,小幽終於是把飯菜給帶回來了,這次來的,還有劉子括和張芸,他們也是一下班就趕了過來。

「憶夢,醒來吃飯了!」小幽叫道,看到夏憶夢能恢復,她是真的開心。

「叮咚,女僕開心值上升至百分之五十,開心值累積中……」

楊飛一愣,這就上升了啊!

不過楊飛其實能理解了小幽的,他也不是和小幽一樣開心嗎?

夏憶夢其實已經能出院了,從他們進來的時候,楊飛就讓老三和劉子括給夏憶夢辦出院手續去了。

又是忙忙碌碌的,老三當然是做了個稱職的司機,人這麼多,要送好幾趟呢!

而這最後一趟,也就是些給夏憶夢收拾東西的人,楊飛、李蘇蘇和李躍。

雖然現在娃娃已經被他收伏,可誰知道還有沒有其它殺手,現在小幽那麼開心,才沒時間保護李蘇蘇呢!所以只能自己來。

至於李躍,剛才也是忙前忙后的,楊飛看在眼裡,也並沒有說什麼,他知道李躍的處境,也挺危險的。

所以不論以後會不會收他為徒,就目前來說,也是需要自己保護的。

果然,就在離楊飛還很遠的地方,葉肖卻是眉頭緊鎖的看向這邊。 本來是莫一然與江南、白骨之間的事,王子卻稀里糊塗的攪和進來,連帶著立冬、鹿溪也紛紛遭殃。

王子的加入,顯然攪亂了整個局面,讓現場更加混亂。

如果張北羽再不出來制止,說不定真的會打起來。

兩個女孩聽到他的話,似乎也都有意熄火,各自撇頭嘆了一聲,不再說話。

張北羽給王子使了個眼色,意思是讓她先把莫一然帶走。自己說道:「莫一然,你該做的事情今天應該都已經做了,而且,我相信在回去之後,你也不會輕易罷休。 重生之平凡是福 但是,就今天而言,我覺得你沒有必要在這待下去了,這隻會讓你和王子更被動。」

王子雖然處在憤怒階段,但好在沒有失去理智,也不想把事情搞大。莫一然是自己的閨蜜不假,江南也是自己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弟弟,手心手背都是肉,怎麼都捨不得。剛剛要不是立冬和鹿溪攻擊莫一然,她也不會站出來為莫一然說話。

「然然,先回去吧…」王子輕輕搖了搖她的手臂,低聲說了一句。

莫一然微微抬起頭,用灼熱的目光,從身邊每一個人的身上掃過去。看過了一圈之後,冷笑了一聲,「張北羽,你說的沒錯,我一定不會輕易罷休!」

說完,向後退了一步,淡然的說道:「好,你們人多,我走就是了。但是!在這的每一個人都給我記住了,你們對我的傷害,我一定會加倍還給你們!」

「特別是你們這對狗男女!我會讓你們付出代價的!」莫一然惡狠狠的盯著江南和白骨說。這句話,就是她的戰書,對江南,甚至是整個四方下達的戰書。

這兩人現在已經完全沒有任何反應,江南像個木偶一樣站在那,雙臂垂下,耷拉著腦袋。白骨蹲在地上,捂著臉小聲的抽噎。

扔下了這句話,莫一然轉身就走,但是還沒完全轉過去的時候,突然又回過身看向了鹿溪,「還有你!我不會讓你好過的!」

鹿溪呵呵一笑,伸出食指推了推眼鏡,「隨時恭候!」

……

王子把莫一然拉走,上了自己的車。兩人並沒有回學校,在路上隨便找了一家咖啡廳坐了進去。

「怪不得這段時間你一直不太對勁,我問過你那麼多次,為什麼不說?也許你說出來,事情就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王子一臉的疼惜,語重心長的對莫一然說。

莫一然諷刺的笑了一聲,搖搖頭說:「跟你說了又有什麼用?路是江南自選的,沒人能改變他。而且,他們兩個應該很早之前就開始了。應該是在…張北羽拿下海高之後的那段時間裡。我現在回想一下,從那個時候開始,他就有點細微的變化了,當時沒覺得什麼,現在想想…呵呵,我真是太失敗了。」

「然然,別這麼說,你很出色!你現在跟我說句實話,到底還想不想跟江南在一起?如果想的話,我們就朝想的方向走。如果不想,那就徹底斷掉,省的大家都不好受。」王子這番話說的算是委婉了。

莫一然也抓住了她這句話的重點,也就是最後一句。她心裡非常清楚,這個「大家」所指的並不單單是自己和江南,而是所有人,以兩人為中心向四周蔓延,波及到整個四方。

「不想…」莫一然十分果斷的回答,「我現在只要想起他跟白骨在一起,就噁心!我現在只想…讓他們付出代價!」

「別這樣,然…」王子柔聲說了一句,伸出手緊緊握住她的手,「你們倆畢竟還有那麼多年的感情,想想你們以前在一起的時光…這些事,過去就讓它過去吧。」

莫一然聽了這話,轉頭撇向窗外。這個動作代表她從心底拒絕王子的提議。

「過不去,永遠過不去。」她淡淡的說著,語氣中充滿著悲涼。

王子並沒有繼續這個話題,她也知道,一時半伙是不可能改變莫一然的想法。那麼作為閨蜜,她所要做的就是盡量陪伴在莫一然身邊,在這種時候給她更多的關懷。

……

無論站在什麼角度來看,這件事錯在江南,這一點無法否認。可對錯是一回事,立場卻又是另一回事了。

四方樓這邊。王子帶著莫一然走後,張北羽點起一支煙,深深吸了一口。

整個三樓的走廊里,站著如龍、十四、張耀揚、賈丁等等,但沒有一個人說話。

張北羽吐出一口青煙,皺著眉,沉聲說道:「如果讓我知道,我們這邊有人把這件事說出去,別怪我不顧兄弟情面。」

旁邊一眾人都默默的點頭。可是大家心裡都清楚,就算自己不說又有什麼用呢?莫一然鐵了心想要壞了江南的名聲,自然會到處宣揚。

「耀揚,把白骨送回家,送到了你才能走。其他人,都走吧。」張北羽的命令無人敢不從。

張耀揚立刻走過去拉起白骨,帶著她往外走。

張北羽瞄了一眼,發現白骨已經哭成淚人了,身體還在微微的抽搐,根本就沒停過。他不知道江南和白骨之間的事,但是從白骨此刻的狀態能夠感受到,她有多麼愛江南,多麼怕自己影響到江南的名聲。

可是…他們兩人從第一次開始,就應該已經有了這種準備…

人一個接著一個離開,最後,走廊里只剩下四個人,連萬里都被張北羽打發走了。

立冬走過去一把摟住江南的肩膀,帶著他往包房走。一臉認真的說:「這世上就沒有過不去的坎,天塌下來,兄弟們跟你一起撐著。」

張北羽低頭嘆了一聲,跟著走了進去,鹿溪也立刻跟進來,回手把門鎖上。

四人落座。

江南好像丟了魂一樣,雙眼無神,癱坐在椅子上。

這三個人,合適見過他這副模樣。立冬都有點於心不忍,給他倒了杯水放在面前,低聲道:「兄弟,別多想了,當下才是最重要的。」

江南終於有了點反應,眨眨眼睛,拿起水杯喝了一口。

張北羽一直看著他,眼神很複雜,他張開嘴正要開口。鹿溪卻先說了一句:「小北,剛剛我跟王子…」

「沒事。」張北羽直接打斷了他的話,「你沒錯,維護自己和冬子。王子也沒錯,維護閨蜜。過去就過去了,她是直脾氣,吵完也就完了,不會放在心裡的。」

鹿溪輕輕點頭,轉眼看向江南,「南,給我們講講吧。」

江南愣了一會才回過神,長嘆了一聲,緩緩開口講述。從自己和白骨在吳叔診所里的第一次開始,一直講到了現在…

這是個漫長的故事,當這個故事結束的時候,夜幕也隨之降臨。

在講述的過程當中,江南始終保持著一種淡然的狀態,但當他說完最後一個字的時候…眼淚決堤!

不停的重複著一句話:「是我的錯…我的錯…」

————————————————

即將進入劇情高潮,小可需要大家的支持!加群417782721

【作者題外話】:即將進入劇情高潮,小可需要大家的支持!加群417782721 葉肖現在都後悔死了,要是昨天自己先殺了李躍,今天又怎麼會這麼束手無策呢?

他都不明白了,怎麼什麼事都和楊飛沾了邊,眼看著楊飛都走遠了,他也不敢露面。

不是說自己不敢和楊飛起衝突,而是不能破壞計劃。

想了一下,撥出了孫文博的電話……

當楊飛回到家的時候,大家都沒有喜悅,而是籠罩在一個是極度悲傷的氣氛中。

其實這也在他的預料之中,夏父出了這麼大的事,誰都不敢告訴夏憶夢的。

如今她回來了,看到了自己的父親變成這樣,任是誰心裡都不好受。

可是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楊飛確實救不了。

「楊飛哥哥,難道我爸他就真的……」夏憶夢問道,她也是剛哭過,眼睛還是紅紅的。

而她之所以問楊飛,是抱著一線希望的,她剛才可是見識了楊飛的一些特殊能力的。

「我知道你要說什麼,可是對於你爸,我也是無能為力。」楊飛誠懇的說道,他如果能救的話,是絕不會放任不管的。

「爸……」夏憶夢叫了一聲,瞬間悲痛欲絕。

這只是起了個頭,夏憶雪也跟著哭了起來,楊飛只能好言安慰。

這一夜,也許是大家今天都累到了,都早早的睡了,出奇的,今天李蘇蘇和小幽都沒互懟,就連小幽都安靜了不少。

只是楊飛卻沒有睡,他在等戒指里的娃娃,可是這一等就又到了後半夜。

娃娃終於是穩定了,他們是有心靈契約的,所以也可以在意識中交流。

「你們那個救贖到底是什麼?」楊飛直接問道。

「救贖是一個組織,而救贖的最終目的則是用七七四十九個心臟去讓祭壇上的東西復生。具體是什麼,我也不知道。」

……

這一夜楊飛算是把他關於救贖的疑問都給問了出來,一個計劃則是在他的腦中慢慢形成了。

他現在要的不是消滅救贖,而是整合,也該建立自己的勢力了!

這便是他的打算,而有了娃娃,這一切就變的容易起來。

「小幽,醒醒!」楊飛在意識里叫道。

沒反應?楊飛看了看正在熟睡的小丫頭,直接起了身把她給叫醒了。

「幹嘛?」小幽發脾氣的問道。

「讓你把娃娃給送出去!我要讓她繼續留在救贖當內應!」楊飛解釋道。

「那你不會等明天我醒了以後嗎?」

「現在,快點!」楊飛堅決的說道。

小幽雖然嘴上還是不情願,可是她還是照做了,不過並不是把娃娃送在這裡,而是直接送到了別墅的外面。

楊飛能感應到娃娃,又交待了幾句,這才睡下,而現在已經是凌晨四點多了。

李蘇蘇給楊飛直接就請了兩天的假,所以楊飛今天不用起早,再說了,這幾天估計會很忙,楊飛也就當默認了李蘇蘇請的那個假期。

本想多睡一會的,硬是被小幽這丫頭給叫了起來,沒別的,就想讓楊飛去看看新開的那個公司。

這意思再明顯不過了,總不能說女僕都當總經理了,主人還不知道地方吧,這也不合適。

所以楊飛只覺得被小幽這丫頭給煩死了,所以到最後也還是去了。

「主人,我覺得你當我的保鏢最適合了!」

「我也感覺,一個專職司機,一個專職秘書,還有一個專職保鏢,齊了!」老三也打趣道。

張芸也是點點頭,楊飛看了看這一唱一合的三個人,敢情現在你們都是一國的唄!

「你們這是什麼公司!」李蘇蘇問道。

「房地產,當然了我們還有其它的業務,比如保安公司等!」

回答李蘇蘇的是張芸,她現在可是小幽的代言人,自然這些業務的話都由她來解答了。不過楊飛倒覺得,小幽只怕還真的記不住這些。

她也就是圖個好玩!

「還挺像那麼回事的嗎?」

「費話,也不看看是誰的公司,我可是無所不能的!」

這是兩人又開始互看不順眼了,楊飛趕緊離的遠遠的,生怕又把話題扯到自己的身上。

其實真心話說,楊飛也不禁驚嘆起來,這公司雖然還沒有開業,可是這裡已經有人開始工作,進進出出的,而且人數還不少。

就連前台都站了兩三個女孩!

「總經理好!」

「總經理好!」

……

這剛剛進了門,小幽便聽到這些話,心裡別提多開心了,看了看還是不服氣的李蘇蘇,瞬間挺了挺胸脯!

「神氣什麼呢?」

一天就這麼晃悠悠的過去,又陪著夏憶夢去玩了玩,等天快黑的時候,大家都是開開心心的回家。

「這一天又荒廢了!」楊飛感嘆道,好像惟一的收穫就是小幽的開心值又漲了。

這應該算是夏憶夢的功勞吧,準確的說是夏憶夢和小幽都開心,這才促使小幽的開心值暴漲,都到百分之八十了。

不過楊飛其實也發現了一點,就是開心值的難度係數真的是提高了,這百分之八十估計就應該是這一周的極限了。

那麼接下來就靜等小幽發布任務了,可是想想最多也只能得到三百積分,只能抽三次獎,他就又覺得這周真的是虧大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