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肘直接是霸氣凌然道,如今星月妖狼是他的獸寵,所以這麼一點事情,也不是不能說的,也沒人說他狂妄。

就憑著他如今的實力,那是足以能夠橫掃百獸林,無人,哦不,應該是無妖可擋! 既然如此,那他還需要有什麼顧忌? 顧忌?不存在的!!! 「白猿妖王和其餘大妖的領地嗎?這個我知道,主人坐好來了。」星月妖狼聞言神色大振,連忙道。 隨即,它體內爆發出一股璀璨的星光來,把它以及夏肘包裹在

就憑著他如今的實力,那是足以能夠橫掃百獸林,無人,哦不,應該是無妖可擋!

既然如此,那他還需要有什麼顧忌?

顧忌?不存在的!!!

「白猿妖王和其餘大妖的領地嗎?這個我知道,主人坐好來了。」星月妖狼聞言神色大振,連忙道。

隨即,它體內爆發出一股璀璨的星光來,把它以及夏肘包裹在其中,四蹄輕動,瞬間就化作了一道星光消失。

嗖嗖嗖!

一股強風拂面而來,然而剛剛接近,就已經被那股星光劃破,無法觸碰到他們,夏肘臉色平靜,就這樣穩穩地坐在星月妖狼的背上,看著四周風景的殘影變動,正以極速倒退著。

我老婆是個戲精 「這速度已經堪比真元境中後期的頂級強者了。」夏肘心裡呢喃道,對此也是緩緩點頭,這坐騎獸寵還行吧。

片刻之後,百獸林里。

「嗷嗚!」

突兀地,一道恐怖的咆哮聲響徹,震動方圓十數里的山林,大地震顫,聲音震耳欲聾,瞬間就驚起無數凶獸猛禽。

夏肘靜靜地看著眼前的,身軀高達八丈,渾身毛髮純銀柔順,哪怕是在陽光之下,也是非常顯眼的星月妖狼,啪的一掌就過去。

「別騷,白猿妖王的領地在哪裡?快點帶我過去。」夏肘沒好氣道,接著又錘了它幾掌,教訓它一頓。

這傢伙才剛剛進入到百獸林里,就已經是忍不住傲嬌起來,恐怖的王者氣息散發,鎮壓了方圓無數的凶獸,讓它們都為之瑟瑟發抖,似乎是玩得很嗨的樣子。

「是是是,主人。」星月妖王頓時就嘻嘻道,哪怕是被夏肘揍了,此刻也是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

自從剛剛進來百獸林百獸林之後,星月妖狼就突然發現,自己的血脈似乎對於這裡的凶獸,多了一個血脈的威壓感。

而現在經過試驗,它已經是可以確認,自身的血脈的確是多了一股能夠讓其餘凶獸臣服的威壓,那股威壓,來源於遺種血脈的本能。

就彷彿是,它天生就是王者!!!

把自身的威勢緩緩收起來,星月妖狼精神氣高漲,而後瞄準了一個方向,直接駕馭著星光,帶著夏肘閃爍消失。

……

百獸林深處,一座高山之顛。

高山高約數百丈,山之巔常年被雲霧繚繞,只見雲霧之中隱隱有些植株,然而濃霧瀰漫,總有朦朧之意。

山很高,景很美。

但是,在百獸林的深處,卻是沒有凶獸或者是飛鳥,膽敢靠近。

因為,這裡是白猿妖王的地盤!!!

從夏肘的手下奔逃回來之後,白猿妖王就回到了這裡來養傷。

它沒有族群,骨子裡也是傲嬌,根本就看不上百獸林里其他的猿猴凶獸群落,在它看來,那就是一些沒有腦子的傢伙。

所以說,這裡方圓數里,包括一座高山的領地,都是它一隻妖的地盤!

白猿妖王獨自居住在這一座高山之上,獨自修行。

它跟陳伯京比拼,那受的傷也是不輕,雖然說那一戰它是很痛快,但是見識到夏肘的凶威之後,穩妥起見,它還是謹慎的躲在了老巢不動。

雲霧之中,白猿妖王盤膝坐在一塊巨石之上,很是人性化的姿勢,一根巨大的白骨頭,就擺放在它身邊。

而隨著它的一呼一吸間,山巔的雲霧,就這樣被它吞吐著,吸收天地精華,以此來恢復自身的傷勢。

好一會兒,它睜開了眼睛。

嗖!

白猿妖王伸手一攝,頓時不遠處的一個樹叢里,就飛出了一枚葡萄大小的果子,果子呈現血紅之色,很是妖艷。

吧嗒!

果子散發出一股濃郁的香味,但是白猿妖王卻是習以為常,直接扔進了口裡,雖然說只是葡萄的大小,就連塞牙縫都不夠,但是在它吞噬下去的瞬間,卻是爆發出一股龐大的溫和的暖流。

而這樣的果子,在那樹叢里還有不少,白猿妖王平日里的修鍊,就是靠那血紅果子提供的暖流一點點積累。

很大程度上,它之所以盤踞在這一座高山上,就是因為這裡有著這些血紅果子,而附近也是多有藥材漿果。

對它來說,這座高山,確實是一個很不錯的棲息地。 轟隆隆!

血氣沸騰,白猿妖王體內妖元運轉,迅速的煉化著體內的那股熱流,進而湧出一股股磅礴的血氣,洗刷著它的肉身,在修復傷勢的同時,也淬鍊軀體。

……

太陽漸漸西斜,橘紅的光芒萬丈,普照著大地,在百獸林的上空還殘留一點的黃昏余陽,顯得有些昏暗。

百獸林深處,雖然說經歷了一場大型的獸潮,但是這裡依然是群獸出沒,群山萬壑間,還是有著無數的凶獸在奔騰,血腥的殺戮還是正在進行時,發出一道道震動的吼聲。

「嗷嗚!」

然而一道狼嚎之後,瞬息之間,方圓數里蟲獸沉寂,無數的蟲類被直接嚇死,一些凶獸都是爭相逃離,上古遺種血脈的王者之威,當空瀰漫,籠罩著一方的天地。

「主人,這股威壓還可以吧?」

星月妖狼平靜道,不過那語氣,卻是透出一股本就該如此的態勢,也是有些得意,就彷彿群獸遇上它,就該臣服。

「馬馬虎虎吧。」夏肘淡淡道。

這路上經過星月妖狼的吹噓,他也是了解到了遺種血脈的這種,從血脈本源上壓制的能力。

那個時候,夏肘就是心中一動。

夏肘也不接星月妖狼的逼格,不過他話音一轉,卻是問道:「你覺得你這能力,能夠壓服大妖嗎?」

聽到夏肘這麼一問,星月妖狼沉吟一二,才道:「這要看對方的實力和血脈如何,如果只是普通的凶獸大妖,那麼就是沒有問題的。」

「那就行了!」夏肘撫掌道,隨即就看著四周,「白猿妖王的領地,就是這裡嗎?」

「是的,主人。」星月妖狼應道,身影卻是不停,還在疾速地前行著,「它的老巢也是快到了。」

如此,沒過多久。

「嗷嗚!」

一座高山之下,星月妖狼的身影出現,它看了一眼高山之顛,不屑的咧咧嘴,露出了它那可怖的獠牙,四肢輕輕落地。

轟!轟!轟隆……

繼而,它仰天一聲咆哮,渾身恐怖的威勢瞬間爆發,卻是猛地一踏地面,恐怖的力量直接滲透進地面之下炸開,頃刻之間,就已經是把方圓一里地,都化成了一片廢墟。

最佳婚聘 這,就是它的挑釁!!!

……

高山之顛,巨石之上。

白猿妖王唰的睜開眼睛,很是人性化的挑起了眉頭,臉上一抹驚色出現,隨即一把抓起身旁的大骨頭。

轟隆!

只見白猿妖王那一雙堪比機械鋼臂,肌肉似乎就要爆炸一樣的手瞬間膨脹,其中恐怖的肉身力量匯聚洶湧,猶如一條條的虯龍在翻滾騰空,妥妥的,就是一頭狂暴的力量型凶獸。

力量爆發,隨即它猛地一發力,那跟巨大的白色大骨頭瞬間就破開空氣的阻擋,直接就被白猿妖王當空砸了下去,帶著恐怖的力量,使得空氣瞬間發出爆鳴,猶如滾滾的雷音。

眨眼之間,白色大骨頭就已經消失在山顛。

就這樣,從天而降!!!

而後,白猿妖王它整個身軀也是瞬間橫掠長空,體內一身恐怖的妖元洶湧沸騰,渾身的血液都是熾熱如同火山岩漿,一個跨步間,它就已經朝著山下殺去,戰意騰騰。

「吼吼吼!!!」

「那個不長眼的混賬,竟敢在我白猿的地盤撒野?」白猿妖王直接怒吼了一聲,火爆的脾氣瞬間的炸了。

砰!

星月妖狼揮爪發出一道星光,卻是直接的,就把那從天而降的大骨頭給轟了回去,整個過程,輕鬆寫意,揮一揮爪子,轟了一片雲彩。

「咦!竟然能夠接我一棍?」

白猿妖王伸手一攝,直接把毫髮無損的大骨頭給抓回手裡,眼中訝色露出:「既然如此,那就再接我一棍。」

轟!

半空之中,白猿妖王渾身爆發出狂暴的氣息,一道有些厚重的威壓,就從它的體內散發了出來,讓它氣勢大漲。

「破山神棍-破山一式!」

只見半空之中,白猿妖王就掄動起白色大骨頭,一輪厚重的山影從它的背上顯現,猶如上古的巍峨大山一樣。

剎那之間,大骨頭就彷彿是被加持了一座山的重量,一砸之下,空氣直接炸開,形成了以圈圈的漣漪,被一股力量瞬間排空。

而後頃刻間,那大骨頭就已經被白猿妖王猛地一揮動,帶著無匹的力量,直接就砸向了星月妖狼!!!

山是勢大力強的意境!

棍是強大凶獸的獸骨!

此刻被白猿妖王掄動,那股狂暴的威勢,瞬間就震動了百獸林的深處十數里,無數的凶獸發出了驚恐畏懼之聲。

「果然,白猿這個傢伙,也是有點血脈之力的!」星月妖狼看到白猿妖王身後的那一座重岳山影,頓時就有些玩味地說道。

它感受了一下白猿妖王爆發的山影威勢,卻是絲毫不懼,揮爪發出一道星光,直接籠罩在白猿妖王的身上。

而後它整個身軀騰空而起,直接揮爪朝著白猿妖王拍擊,其中星光狂暴沸騰,就彷彿是要轟碎星辰一樣。

轟隆隆!

在星光的籠罩之下,白猿妖王只感覺自己像是陷入了一個沼澤一樣,不但是四周的空氣都變得無比的粘稠逼人,把它束縛起來,並且還有著一股的重壓,在擠壓著它的軀體。

「嗯?!」白猿妖王瞪眼,卻是看了出來,這一道星光,怎麼就這麼像星月妖王的看家本領?

它盯著正騰空襲來的星月妖狼,這一看,心裡覺得越看就越像,簡直就是一個模子刻出來似的,也就更加風騷了一點。

雖然說模樣變了,但是身軀只比它大沒多少,身上氣息時時刻刻的透著一股濃濃的威壓,就彷彿是一個天生的凶獸王者一樣!

「這,這難道是遺種血脈?!」

白猿妖王心裡一驚,它赫然發現,眼前的這一頭凶獸,身份似乎比起星月妖王更加的可怕,更加的不可捉摸。

也在這個時候,白猿妖王突兀感覺到一陣讓它都為之驚悚的氣息爆發,眼前一道刺眼奪目的銀色星光映照,瞬息之間,破空而至。

「要遭!!!」白猿妖王臉色大變,瞳孔都忍不住縮起。

在這一瞬間,白猿妖王只覺得眼前一花,都還沒有反應過來,星月妖狼的巨爪,就已經轟在了它的身上,恐怖的星光,瞬間傾泄而出!!! 「轟轟轟!」

一道道沉悶的炸響傳出,星月妖狼的星光力量灌入了白猿妖王的體內,就像是一枚被濃縮到了極致的炸彈一樣,直接爆炸。

「噗嗤!」

白猿妖王瞬間就吐血橫飛,身上血液飛濺溢出,恐怖的力量碾壓之下,它都是感受到了一股死亡的氣息。

不過在那一瞬間,它身後的重岳虛影,卻是把星月妖狼的力量給抵擋了一大部分,隨即才被轟散消失不見。

然而就算是已經被抵消了一大部分的力量,白猿妖王依然被轟飛,在身後高山上砸出了一個大坑。

「吼!」

白猿妖王痛得大叫,然而下一刻,它的臉色又是一變,正要閃身逃出深坑,卻又是被星月妖狼一爪子給拍飛了回去。

穿越之我的網王老公 轟!轟!轟隆……

提升了血脈的星月妖狼,那實力確實是恐怖,一爪揮出,就是一道周天星辰力場,直接把白猿妖王鎮壓起來。

而後直接欺身而上,跟白猿妖王『肉搏』,不過它的肉搏,卻是經常性的轟出一道星光攻擊,把白猿妖王欺負得狼狽。

一旁的夏肘看得是一頭黑線:「……」

這個傢伙,竟然還在玩著啊,丫的沒看見天都快要黑了嗎? 天降醫妃,王爺靠邊站 直接全力一爪就能把白猿妖王揍趴下了。

「銀狼,再給你三個呼吸的時間!」夏肘沒好氣看著,在腦海中直接下了死命令道。

「嘿嘿嘿,明白主人!」星月妖狼咧嘴大笑,眼中卻是凶芒閃爍,渾身氣勢高漲。

「吼吼吼!」

白猿妖王怒吼連連,發泄著內心的怒火,它的雙目猩紅,渾身氣息都是狂暴無比,始終都是硬撼不退。

轟隆!

忽然,九天星空之上,一道星光璀璨從天而降,形成了一道光柱,把星月妖狼給籠罩起來,散發一股恐怖的波動。

剎那之間,星月妖狼渾身氣息暴漲,周身星光璀璨,揮爪之下,竟是直接就把白猿妖王給轟飛了出去。

「哼,該結束了!!!」

星月妖狼眼神睥睨,神色狂傲,以一種俯瞰之姿,揮爪再次把白猿妖王給鎮壓,直接把它按在了地上,摩擦。

轟轟轟!

白猿妖王奮起抵抗,然而隨著激戰的時間推移,星月妖王身上的那股濃濃的血脈威壓,對它的影響就越大。

甚至是,它的腦海中,已經隱隱是有了想要臣服在星月妖狼爪下的念頭,這種感覺就彷彿是,本就該如此!

「不!不!不!」

白猿妖王瘋癲了一樣,渾身血煞之氣涌動,瘋魔之下,竟是實力飆升,在星月妖狼的爪下劇烈掙扎著,不甘就此臣服。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