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的木地板,她就算是再提氣小心,也會發出噠噠的聲音,原本聽著到沒什麼,可放在極其的安靜的情況下那就是詭異至極了,更別說這茶樓還別有洞天,外面看不過只有三層,可在裡面,她好像已經走了十幾分鐘了吧?

就在她快要失去耐性時,服務生終於停下了腳步。 「孫小姐,您請進。」 孫萌萌哼了一聲,掀開帘子走了進去。 剛進去便被裡面的場景給震懾住了,這哪裡是個小茶樓,分明就是個樓中宅院啊。 一片花草之中,坐著一個穿著紫衣長袍的男人,俊美絕倫的臉如同被雕刻過一般,五官分明,一雙劍眉下卻是

就在她快要失去耐性時,服務生終於停下了腳步。

「孫小姐,您請進。」

孫萌萌哼了一聲,掀開帘子走了進去。

剛進去便被裡面的場景給震懾住了,這哪裡是個小茶樓,分明就是個樓中宅院啊。

一片花草之中,坐著一個穿著紫衣長袍的男人,俊美絕倫的臉如同被雕刻過一般,五官分明,一雙劍眉下卻是一對細長的桃花眼,充滿了多情,讓人一不小心就會淪陷進去。高挺的鼻子,厚薄適中的紅唇這時卻漾著另人目眩的笑容。

看到孫萌萌進來,他緩緩的站起了身。

「請問是孫萌萌小姐嗎?在下蘇慕。」

「你…你就是那個R國川島家的幕僚?你為什麼不是R國人!」孫萌萌又驚又喜,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的男人,心砰砰直跳。

難道是上天聽到她心理的吶喊了嗎?

終於捨得把好男人安排給自己了。

他的春風和煦 「我父母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後面我便一個人在R國留學,有幸被家族大桑賞識,便加入了川島家族,成為了幕僚之一。」

「如果孫小姐不介意的話,我們坐下說可好?你的高跟鞋跟很高,穿久了一定很累吧。」

男人溫潤的聲音像是一汪清泉,徐徐的流入孫萌萌心理,也讓她瞬間被安撫了。

孫萌萌的臉色紅霞翻飛,站著扭捏了半天,才坐了下來。

「喝點薑茶吧,對身體好。」蘇慕說著,將一杯茶遞了過來。

姜的味道孫萌萌是抗拒的,可是聞著那淡淡的桂花香氣,看著精緻的茶盞,她竟然鬼使神差的端起了杯子,一口飲了下去。

果然。

特別的男人,茶也是特別的。

更別說還有男人準備好的蜜餞,更是讓她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

倒不是說她沒被人寵過。

只是那些人要麼就是孫家的下人,要麼就是為了她爸爸的勢力而接近她。

除了眼前這位。

孫萌萌在他的眼睛里看不到任何一點點的貪婪和討好的神情,有的只是一片清明,和那讓人移不開目光的特別魅力。

「蘇先生對哪個女生都這麼體貼的嗎?」幾杯茶水下肚,孫萌萌心中的好感值又上升了一個等級。

蘇慕挑眉,笑得溫柔:「女孩子不就是用來寵的么?」

孫萌萌眼皮一跳。

剛想發作便聽孫慕又道:「不過,我這個人心眼比較小,只容的下一人。過去已然是過去…將來是誰,未曾可知。」

男人眼瞼微垂,斂去了自己的哀思。

孫萌萌看著他那蹙起的眉,心,又跟著化了。

「你的手…」她注意到男人手上的手套,很是好奇。

蘇慕愣了一下,淡淡笑道:「年輕時,犯錯誤的代價。」

邪王與冰山(gl) 孫萌萌發現自己接不上話了,又或者是她發現自己是真的心動了。

不僅沒有給外面的小王打電話,還悄悄將自己的手機也給關了。

忽然間,發現自己並不是這麼抗拒相親了。

雖然不懂川島的幕僚是什麼個職業,但是能讓父親重視的人,應該也是配的上她的吧? 孫萌萌在房間里相親相的很滿意,外面的小王卻是急的要死。

莫名的不安感在心頭纏繞著,他可是好不容易才一點點打入孫萌萌心裡,這若是被人給破壞了,那他以後的報復計劃,豈不是都要泡湯。

想到這裡,小王決定自己不能再坐以待斃下去了。他嘗試著給孫萌萌打電話,然而那邊的回應永遠都是已關機。

憤怒和不安在心頭交織著,他直接走進了茶樓。

然而沒想到的是,因為沒有請柬的緣故,他竟被幾個服務生攔在了門口,饒是服務生的臉上都帶著禮貌的笑容,可在小王看來,那就是一種輕視。

更別說,他從來也沒聽過,進個茶樓都要身份邀請的。

很好,很好…這更加劇了他要得到孫萌萌的心。

一直等到了外面都快要天黑了,孫萌萌才在一個男人的護送下從房間里出來,隱隱傳來的歡聲笑語,那麼熟悉,也那麼的刺激。

小王錯愕的看著相談甚歡的兩人,還未開口,便聽孫萌萌說道:「小王,你先回去吧,我要和蘇君去吃飯。」

「蘇君?」小王順著她身後看去,便看到了一襲長袍的蘇慕,男人溫文爾雅,周身散發著淡淡的檀香氣,若不是他身後站著的幾個R國武士,很難讓人把他和那個赫赫有名的川島家族聯繫在一起。

就在小王打量蘇慕的同時,蘇慕開口了,他貼心的將一件淺粉色的披風披在孫萌萌的肩膀上。

「這位是孫小姐的生活助理吧,你先回去吧,我已經和孫伯母溝通過了,今晚我會在10點之前,把蘇小姐送回去的。」

「其實晚點也行。」孫萌萌小聲說道,臉蛋上紅霞密布,她本就不是太過矜持的女人,加上好不容易有個男人能入眼,最重要的是,這個男人好體貼啊!還會幫她披披風,要知道她母親在家都從未享受過父親的這種待遇。

「不好…」蘇慕紅唇微啟,輕輕的搖了搖頭。

孫萌萌麵皮一緊,手指用力的蜷了起來。

「雖然說我也很想和孫小姐相處更久的時光,但熬夜對女孩子不好,10點之後,你就應該上床睡覺了。再者,我最近的工作重心都會偏向於洛華這邊,你若是有時間,我可以隨時的。」

「那怎麼可以…男人還是工作重要。」孫萌萌小聲說道,臉蛋上的紅暈已然渲染了她的耳根。

「沒有小家,便沒有大家。」蘇慕輕輕的搖著扇子,引著他出了茶樓。

直到他們的車子徹底消失不見,小王堆著假笑的臉才慢慢恢復正常,握緊的拳頭裡,悉數都是汗水。

這個男人…

。。。

嬈嬈為老所長換了葯之後便回了房間。

總裁初戀:丫頭,別太壞 讓她意外的是,秦琛並沒有像往常一樣坐在卧室辦公等她,打開房間門,空蕩蕩的大床顯得格外寂寥。

嬈嬈愣了一下,便又下了樓。碰巧碰到Ken從書房裡出來,她便將人給攔了下來。

「怎麼了?」嬈嬈疑惑的掃了一眼書房緊閉的門。

「蘇先生回來了。」Ken壓低聲音回道。

「蘇先生?」嬈嬈皺眉:「你說的是蘇慕辰?「

「嗯…而且還和那個川島家族搞到了一起,現在是那個川島家族的幕僚,夫人,你也知道的,我們整個龍魂,都是最排斥的R國的。然後現在很多兄弟都不滿,希望老大把蘇先生在龍魂的職位給除名,但是老大不同意,還直接發了火。這會子還在生悶氣呢。」

「那…秦琛有說什麼原因嗎?」嬈嬈眉頭緊皺,也忍不住擔憂起來。

她又一次抬頭看了一眼書房,裡面靜的可怕。

「沒有…你也知道的,老大的脾氣,素來是不喜歡解釋的!」

「哦對了,夫人,我們晚上還沒吃飯…你看…」Ken推了推眼鏡,一臉無辜的攤著手。

「知道啦…先讓他自己安靜會,我去給你們準備夜宵,蝦仁湯麵可以嗎?這個點了,吃太油不好。」嬈嬈說著,便朝著樓下走去。

「當然當然,我不挑食的。」

。。。

嬈嬈進了廚房,便開始忙碌起來。

她計劃是做完之後,再送直接給秦琛端到書房去。

將蔥花爆香之後,她便將黃瓜、香菇和蝦仁倒進去煸炒,待到高湯煮沸之時,整個廚房裡都瀰漫起了濃郁的香氣。

考慮到兩個大男人的食量,嬈嬈還刻意多下了一些麵條,切了些蔥花。

眼瞅著面就要煮熟了,忽的,她感覺到身後傳來了輕盈的腳步聲,下一秒,肩膀上便多了一顆毛絨絨的腦袋。

「這麼晚了,怎麼還沒睡。」溫熱的呼吸乍然逼近耳朵,讓嬈嬈下意識的顫慄了下,側臉,紅唇擦著男人的額頭掠過,冰涼讓嬈嬈的眉峰擰在了一起。

「聽說你沒吃飯,就做了宵夜。」

「這麼大一鍋…?」秦琛看了一眼煮沸的麵條,意味深長的掃了角落裡玩手機的Ken一眼。

嬈嬈輕輕將環在自己腰間的手掰開,將秦琛從廚房裡趕了出去,這才用托盤小心翼翼的裝了一大碗海鮮面放在了秦宸面前,

濃郁的骨湯在蔥花的催發下散發著無比誘人的香氣,也把秦琛胃裡的饞蟲也給飲了出來。

「你還不回家?」熱氣折騰,模糊了嬈嬈的輪廊,尖尖的下巴也變得肉嘟嘟了,唯獨角落裡,那個對著鍋虎視眈眈的助理,怎麼看怎麼礙眼啊。

「嘿嘿…馬上走馬上走。」感受到來自飯桌前的冷意,Ken乾笑了兩聲,碰巧見管家拎著一個保溫飯盒出來了,他立刻便遁走了。

他這一走,整個客廳里的氣氛再次升溫。

秦琛拿著筷子,卻是遲遲沒有將面送進嘴裡,目光炯炯的好似全世界只剩下了嬈嬈。

「不和胃口嗎?」 架空歷史之聖靈情緣 老夫老妻依舊難掩嬌羞,嬈嬈嬌嗔著紅著臉白了秦琛一眼。

男人輕笑一聲,細長的眼睛彎成了月牙瀲灧著無限深情:「當然不,老婆做什麼我都愛吃…」

「哼…」嬈嬈咬著果汁不說話。

忽的…

嘴裡的吸管被人拽了出來,秦琛一邊喝著嬈嬈的果汁,一邊曖昧道:「麵條好吃,但是….我更想吃你。」

嬈嬈的臉紅成了蝦子,她只覺得自己再在房間里待下去,早晚就要被某人當成盤中餐給吃掉。

於是在秦琛吃完面之前,她便借口洗澡先一步跑回了卧室。

沖著熱水,嬈嬈這才想起自己剛剛該乾的正事,她是要去關心自家男人心理的,怎麼能自己先跑了呢。

她有些懊惱的輕輕敲了敲自己的腦袋,自打天賦激活后,她的記憶力可是很好的,怎麼每每到了關鍵時刻就會掉鏈子呢。

想著想著,眼前便不自然的浮現出了秦琛那張無可挑剔的容顏,微微上揚的嘴角彎起玩味弧度,看著她的眼眸里興味十足,最關鍵的是,她眼前的美男是裸的!

呸呸呸!

我在想什麼!

嬈嬈搖了搖腦袋,努力的將要把自己腦海中邪惡的念頭驅逐出去。

然而腦袋晃了半天,眼前的美男非但沒有消失,還變得清晰起來了。

「這幻覺這麼真實的么?」

嬈嬈禁不住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臉,紅的燙手。

正想要說話。

嘩啦——

浴室門開了。

模糊的影響也變得更加清晰了。

「你…」

「啊…」

秦琛抬起嬈嬈的腿,將女人牢牢的固定在了牆上…

。。。

一池春水,十里花香。

鋪著厚重鵝毛的床墊上,秦琛和嬈嬈相擁而眠。

「阿琛…睡了嗎?」嬈嬈將腦袋往秦琛懷裡拱了拱。

眯著眼假寐的男人頓時睜開了眼,邪魅的在嬈嬈的胸前一掃,手指調皮的攀援上了嬈嬈的小腹:「怎麼?剛剛還沒餵飽你嗎?」

秦琛說著,翻身便嬈嬈壓在了身下。

感受到小秦琛再次膨脹,嬈嬈連忙伸手大力將他推開,拉起被子擋在了身前。

「別鬧…說正事呢。」

「對啊…我也在干『正事』。」秦琛一邊說著,一邊將嬈嬈的頭髮一根根挽起,纏繞在指尖。

「真別鬧…說正事…我聽Ken說,慕辰回國了是嗎?」嬈嬈試探性的開了口,下一秒,她便感覺頭髮一緊,秦琛的手指在不自然的用力。

「嗯…」秦琛沉聲道,眼底的慾望在瞬間便一點點褪去了。

「那你要去見他嗎?」看著秦琛皺眉,嬈嬈變也跟著不舒服,抬起手輕輕的揉起了他的眉心。

秦琛順勢在嬈嬈身邊躺了下來,將女人整個人都圈在自己懷裡,感受著那熟悉的氣息,秦琛身上撒發的憂鬱也跟著少了些。

「他沒有通知我,我就當他不在。」秦琛淡聲道。

「那龍魂那邊…」嬈嬈小心翼翼道,她很想要幫秦琛,可又不知道從哪裡開口,更重要的是,她不知道該不該告訴秦琛,川島家族便是她家族試煉的任務。

如果有一天,她和蘇慕辰敵對了…

雖然他的確是差點害死自己…但是不管是出於秦琛的關係還是自己好友吳賀…

嬈嬈覺得,這個命題都很難有個標準的答案。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