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霧觸及離炎的那一刻,離炎的眼睛頓時瞪得死死地,那抽骨裂肉般得疼痛讓他那圓瞪的眼眶中充滿了血一般的顏色。

大張的嘴裡嗬嗬的不斷發出極為詭異的聲響,一條條靈力線被宮佑冥那瀰漫著黑色霧氣的手掌抽出,紅的藍的綠的黑的四條顏色暗淡的光帶被緩緩抽離了離炎的身體。 終於,離炎那不斷顫抖的身體很快停止了抖動,原本那陰冷白皙的臉上此刻布滿了殷紅的鮮血,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靈根被生生拔除,離炎再也不堅持不住了,還在

大張的嘴裡嗬嗬的不斷發出極為詭異的聲響,一條條靈力線被宮佑冥那瀰漫著黑色霧氣的手掌抽出,紅的藍的綠的黑的四條顏色暗淡的光帶被緩緩抽離了離炎的身體。

終於,離炎那不斷顫抖的身體很快停止了抖動,原本那陰冷白皙的臉上此刻布滿了殷紅的鮮血,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靈根被生生拔除,離炎再也不堅持不住了,還在流淌著鮮血的眼睛最後怨毒的看了一眼宮佑冥,然後全身如同爛泥一般的倒在了地上。

宮佑冥嫌棄的看了一眼地上那一坨人形肉團,手一揚就是一個瑩著藍光的水球,緩緩地漂浮在他的身前。

宮佑冥將雙手放在了水球里,只見那水球中緩緩流動的水流將宮佑冥的每一根手指都沖刷的乾乾淨淨。

辰早在宮佑冥抓住離炎的那一刻,就收起了自己準備自曝元靈的動作,現在大殿中只剩下他和暮鬼的一眾追隨者還在原地呆愣愣的看著那門口處一臉冷淡的男子。

那個剛剛殺了離炎的男子在幹什麼?他居然在用靈階的水系法術洗手嗎?

他怎麼能這麼的暴殄天物,靈階的法術那可是他們仰望的存在啊!現在居然只配用來洗手了嗎?

辰不知道冥王這次出手是為了什麼,他才不相信一個凝靈階之上的天才會真的像他所說的那樣,跑到暮鬼來只是為了看他們放放煙火!

話說辰一想到剛才那男人居然把他們的生死比斗說成是放煙火,實在是有些氣憤。可是他又不得不承認,以他們現在這樣的水平,在那個驚才絕艷的人看來,的確像是在放煙火一般。

「多謝閣下出手相救!辰日後自當厚報。」

雖然那個人身上所表現出的姿態讓他相當的不爽,但是誰讓人家救過你呢,所以辰還是很識相的感謝到。

「日後再報?沐靈夕也是這樣說的,但是現在她貌似是不準備兌現了呢!」

宮佑冥悠閑的洗完了手,然後似是回憶起什麼似得,對著辰說道。

「沐靈夕?她也被閣下救過嗎?」

宮佑冥看了辰一眼,卻不再說話,只是緩緩的走到了那大殿上的血晶大椅上,慵懶的躺靠著。

辰不知道宮佑冥現在到底是什麼意思,只好說道:「好吧!閣下想要什麼就說吧!算上沐靈夕的那份,只要是我能做得到的,定不會推辭。」

宮佑冥這才適時的睜開眼睛,優雅的起身一手支頭,興趣缺缺的看著辰。

「你有什麼說來聽聽!」 雖然這句話乍一聽好像沒什麼的,然而對於周珊來說,卻是平日里完全不可能聽到的一句話!

周珊自然很清楚自己的父親,遇到這樣的事情,且不說在旁人面前數落自己,那也不可能就這樣輕描淡寫的就過去了!

當即,周珊心中自然便是蹦出了前兩天父親讓她給葉天安排房間的事情。

當即,周珊的少女心竟然是爆棚了起來,心中也是想著一些想入非非的事情……

而就在此時,葉天卻是走到了周珊的身前,而後轉身看了看周珊,發現周珊一副像是發春的模樣,葉天當即卻是疑惑的問道:「你怎麼了?怎麼還不走呢?」

被葉天的話音拉回神來,周珊也是有些尷尬的笑了笑,而後將自己內心剛才的想法趕緊隱藏了起來,當即便是對著周導師的身形追了上去。

因為此時的周珊隱約間已經感覺到,自己的父親好像對自己和葉天的來往並不是那麼反對了!

這若是放在以往,周珊是絕對不會相信的,就算是那個凌風,周導師也絕不會允許周珊和他有過多的來往。

再加上周珊也是已經看到,此時的葉天已經沒有絲毫的問題,所以之前對周導師的那抹怨恨也早已經是煙消雲散,此時也是屁顛屁顛的跟在父親的身後,活活一個少女的模樣。

而周導師卻是自始至終都沒有回頭,只不過,他的臉龐之上,卻已經是浮現了一抹輕微的笑容,儘管那笑容很是輕微,然而卻也是將他此時的心情襯托的淋漓盡致。

只不過,對著周珊和周導師二人心中所想的事情,葉天卻是完全不知道,此時的葉天最關心的問題就是自己等會離開的時候要帶些什麼?

然而,葉天不注意周珊和周導師二人,他二人卻是注意葉天,此時,周珊的目光直接是落在了葉天的身上,看著葉天那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周珊卻是開心的笑了笑。

而走在最前邊的周導師也是時不時的轉身看了看身後的周珊,然而卻是在不經意的時候對著葉天瞥過去一眼。

就隨著幾個人這般有些微妙的相互觀望,很快便是來到了赫寧學府的練武場。

而與此同時,周導師也終於是再度轉身,而後依然是一副嚴肅的臉龐呈現在葉天的視線當中。

當即,葉天也是有些疑惑的皺了皺眉,而後再度看了看自己身旁不遠處的周導師,當即便是問道:「怎麼了周導師?」

周導師微微怔了怔,而後便是緩緩走向葉天,旋即說道:「此去兇險,你自己要多加小心,我給你的感測竹簡既然你還沒用,那麼這一次如果遇到危險的話,記得用就好。」

聞言,葉天也是趕緊點了點頭,而後便是對著周導師抱了抱拳,用很是認真的語氣說道:「放心吧周導師!我很快就會回來的!」

周導師此時也是狠狠點了點頭,而後再度用戀戀不捨的目光看著葉天。

此時的葉天也是沒有絲毫的遲疑,在和周導師告別過後,當即便是拍了拍自己身後的黑翅妖獸。

而此時的周珊卻是躲在一旁,葉天見狀,當即也是走了上去,而後對著周珊說道:「等著我,不用多久,我就會回來了。」

周珊聞言,也只能是無奈的點了點頭,然而她卻依然是什麼都做不了。

當即,葉天便是再也沒有絲毫的留戀,轉過身,便是對著黑翅妖獸的背部走了過去。

此時,周導師和葉天三人的位置正好是處於赫寧學府的練武場,而之前那些已經被周導師遣散的人群此時也是再度聚集在這裡。

他們一個個盯著葉天身旁的那個黑翅妖獸,一個個面露艷羨之色!

飛行靈獸是一種極為稀缺的物種,很多人都可望而不可即,甚至有一些家裡非常富有的,也是沒有辦法搞到一隻飛行靈獸,因為普通的飛行靈獸他們看不上,然而像葉天這種比較高級的,他們卻又降服不了!

即便是有著再多的金錢,降服不了也是沒有任何的辦法!

此時的葉天在眾人的矚目當中,手掌輕輕拍了拍那黑翅妖獸的腹部,當即,那黑翅妖獸便是領會了葉天的意思,而後便是緩緩伏下身子。

眾人看到這一幕,更是驚詫不已,他們雖然有一些人見過飛行靈獸,然而也只是見過而已,現在看著葉天的黑翅妖獸這麼聽葉天的話,他們心中的極度之色也是更濃了一分。

然而,這種事情有著一定巧合的成分,不是每一個人都能遇到飛行靈獸,也更不是每一個遇到的都能成功獲得!

而此時的葉天卻是沒有想這麼多,在葉天的心中,現在最重要的,便是趕緊回到郾城!

當即,葉天便是再度對著周導師和周珊抱了抱拳,而後終於是沒有絲毫的遲疑,當即便是一躍而起!直接蹬上了黑翅妖獸的背部。

此時的葉天再度緊緊地抓住黑翅妖獸的翅膀,身形也是完全都交給了黑翅妖獸。

而後,葉天再度用自己的手掌對著那黑翅妖獸的背部猛然一拍,黑翅妖獸頓時便是明白了過來,而後嗎黑翅妖獸發出一陣讓很多人都是直接捂上耳朵的低鳴之聲,而後便是直接一飛衝天而起!

此時,眾人一個個都是瞠目結舌,他們紛紛感覺葉天能夠擁有自己的飛行靈獸是一件極為不可思議的事情!

不過他們也並沒有忘記了一點,那就是,葉天雖然看上去只是靈力第六段的實力出,然而所表現出來的,卻遠遠不是這個實力範圍所能夠達到的!

而且,他們也無法相信,一個看起來只有十五六歲的少年,竟然會有這麼霸氣的坐騎!

不過,這一切,他們也只能觀望一下得了,因為此時的葉天和黑翅妖獸的身形已經是緩緩消散在半空之中,越來越遠。

此時,周導師和周珊二人也是站在下邊,看著那一飛衝天的黑翅妖獸,當即周導師也似是自語道:「這小子……果真是不簡單!」 辰似是沒有想到宮佑冥會這樣說,腦中微一思索,然後像是做了什麼決定似得,向前走了一步說道。

「想必我有的閣下是看不上眼的,若說價值,辰還算有顆忠心,只是現在也已歸屬於他人。閣下若是想要辰做什麼事,倒是不妨直說,辰自當儘力。」

「你和沐靈夕是什麼關係?」

宮佑冥淡淡的開口問道,一臉的波瀾不驚。

「主僕!」

辰想了想自己和沐靈夕達成的那三年的契約,無奈的說道。

「你是主?」

宮佑冥兩道鋒眉微皺,臉色瞬間陰冷了下來。

看到這裡,辰似乎是看懂了一些什麼,雖然不願,但還是咬牙切齒的說道:「她是主。」

「哦?」

宮佑冥似是有些意外,但臉上的表情卻是比剛才的時候好多了。

辰這時終於明悟了過來,今天這冥王來此,絕對跟沐靈夕有關。

「這丫頭手段倒是不錯嘛!」

宮佑冥那看不出情緒的臉上終於浮上了一絲些微的笑意。

「既然你也在她的名下,那今天這賬還是記在她的名下吧!本王喜歡算總賬。」

辰不可思議的看了那血晶大椅上的墨色身影一眼,心下微驚。

什麼情況?

算總賬!沐靈夕這臭丫頭是捅了多大的馬蜂窩,居然能讓冥王殿下跟她算總賬。

想了想自己簽訂的那三年契約,辰哭喪著臉默默捶胸。

虧了! 惡魔總裁的定製寵婚 虧大了!

自己這以後的前途看起來一片黑暗啊!

就在辰思索著要不要跟冥王澄清一下自己跟沐靈夕之間關係的時候,只見宮佑冥直接起身,只是三兩步的樣子,就直接走到了大殿之外。

辰看著那早已空空如也的大殿門口,哀嘆一聲!

哎!自己這以後可算是上了賊船了。

宮佑冥其實這次過來本是想看看辰究竟想要做什麼,最後聽到辰即將自爆元靈時所說的話后,頓時來了興趣。

啞醫 然而之後在和辰的對話中,宮佑冥發現自己之前對沐靈夕的懷疑似乎有些過了。

他能看的出辰並沒有說謊,至於辰為何認沐靈夕為主,估計也就是那次沐靈夕救了辰一條性命而已。

現在辰再次回到暮鬼,估計是和沐靈夕達成了什麼協議吧!

這個女人還真是精靈古怪的緊,孤身一人,明明什麼都沒有,卻還是驕傲的不肯低下自己的頭。

至於軒轅洛,宮佑冥在得知軒轅洛的身份之後,更是可以斷定,沐靈夕也許至今還不知道軒轅洛到底是什麼身份吧!軒轅洛若是必要,完全可以選擇更加直接的手段,而不是什麼美人計!

再想想墨瀾軒的反應,宮佑冥更是可以肯定,僅憑墨瀾軒對沐靈夕的看重,那就不可能讓她再來接近自己。

所以,宮佑冥雖然很少看走眼,但是這次,他不得不承認,這一系列的巧合,也僅僅真的只是巧合而已。

怪不得沐靈夕對他的態度,前後反差竟然如此的大。

只要一想起那天夕陽下那決絕的背影,宮佑冥的心中不知為何,竟是隱隱作痛。

他真的傷害到她了嗎?

宮佑冥從來還不曾為了一個女子如此的勞心費神。

現在,即使是自己無上的驕傲也無法掩去她那張流淚的面龐。 聽聞自己父親的這句話,周珊也是極為開心的轉過頭,卻是發現,自己的父親此時看的根本就不是她,而是葉天離開的那個方向。

當即周珊也是感到有些小小的吃醋,不過也依然是說道:「父親,我帶回來的人,一定不僅會有差的!」

然而,面對周珊這自告奮勇的態度,周導師卻是沒有絲毫留手的便是說道:「怎麼?難道你就想用你的這句話,讓我原諒你之前的做法?」

聽到這句話,周珊臉上那開心之色當即便是煙消雲散,而後再度湧上一抹驚慌之色。

「父親,我知道之前是我不對,可是現在你也看到了,我是不是為咱們赫寧學府帶回來一個人才?是不是為你帶回來了一個人才?」

周珊的話也是顯得沒有絲毫的遲疑。

而周導師聞言,也終於是再度漏出一抹笑容,而後看了看周珊說道:「的確,這個人的確厲害!」

聽到自己的父親承認這一點,周珊也是有些詫異,不過片刻之後便是再度恢復了鎮定的說道:「父親,您真的沒打算帶幾個人幫一下他?」

「什麼?」

對於周珊的這個問題,周導師卻是有些疑惑的皺了皺眉,而後再度看著周珊反問道。

而周珊也是再度沉吟了片刻,而後緩緩說道:「父親,秦傲天的實力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自己一個人去的話,會特別危險的!」

「你的意思是,讓我找人去殺了我自己的親戚嗎?」

而聽到周珊的這句話,周導師當即便是陰沉著臉,而後用沉悶的聲音說道。

周珊聞言,當即便是面露著急之色,而後便是再度說道:「可是……只有他一個人,會不會有點……」

「不過我原本打算讓他帶幾個人沿途給你提供一點幫助,但是現在看來,似乎他並不需要啊……」

周導師直接是打斷了周珊的話,當即便是再度看著葉天之前飛天而起的方向,再度說道。

而周珊聞言,自然也是無話可說,當即便是再度將目光看向葉天離開的方向,久久不願離開……

然而,此時的葉天卻已經是距離赫寧學府很遠了!黑翅妖獸的速度可不是蓋的,僅僅是這幾分鐘的時間,葉天已經是感覺自己前進了好遠好遠。

此時的葉天看著下方那急速後退的廣袤大地,當即也是再度感覺到自己的臉頰之上傳來一陣疼痛之感。

不過,這些卻都不是葉天所在乎的,葉天現在只恨自己的速度太慢,如果可以的話,葉天願意此時此刻就出現在葉氏家族之內!

因為葉天知道,自己離開了郾城之後,便失去了葉氏家族所有的消息,那秦氏家族會不會再度找葉家的麻煩也尤未可知,而這,也正是現在的葉天最為擔心的問題。

儘管此時的黑翅妖獸的速度已經達到了驚人的速度,然而葉天卻依然是感覺太慢!

而此時,在黑翅妖獸的後背之上,葉天也是沒有絲毫的浪費時間,在藏屍洞之中,葉天不經意間釋放出了幾次虛沌之印的能量,所以,此時的葉天也在不斷的摸索著,究竟如何才能夠自主的掌控那虛沌之印的能量。

腦海之中不斷的思索著關於釋放虛沌之印時候的能量,葉天也是緊閉自己的雙眼,即便臉龐之上不斷的傳來刺痛之感,葉天也是毫不在意。

時間不知不覺的流逝,當葉天再度睜開自己眼睛的時候,已經不知道過去了多久,此時的葉天發現天色已經是暗了下來,大地陷入一片黑暗,自己的四周也僅僅是偶有星辰閃耀。

然而,此時的葉天卻是無暇去理會周圍的這些景象,因為葉天對於那虛沌之印已經是有了一絲的頭緒!

而這,對於現在的葉天來說是最重要的,葉天知道,自己現在渾身上下攻擊力最猛的便是這虛沌之印,如果回到了葉家之後發現秦家的確太過分的話,葉天便打算將那秦傲天滅了!

然而,想要滅掉秦傲天,緊靠葉天自己的實力是遠遠不夠的,這一點葉天也是知道的,但是,自己每提升一點點,便會多出一點點的勝算!

到時候加上大長老葉戰,以及自己的坐騎黑翅妖獸,如果實在不行,就將咪咪也一起召喚出來!

所以,此時的葉天才會如此努力的嘗試著釋放虛沌之印!

而此時此刻,剛剛睜開眼睛的葉天便是有了一絲頭緒!

當即,葉天便是緩緩將目光落在自己的手掌之上,看著自己黑暗之下模糊的雙手,葉天長長呼了一口氣,而後再度緩緩閉上眼睛,雙手結出一個奇怪的印記!

片刻之後,葉天體內的能量陡然涌動而起!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