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冰收斂全身氣息,不敢輕舉妄動。對於他來說,他很清楚,這一批進來的五萬人,他幾乎沒有朋友,只有敵人。

戰鬥持續了約一柱香的時間,原本混亂的打鬥聲突然之間便徹底停歇。韓冰無法知道戰鬥的結果,正當他不知所措之時,從林中,跑出一人,看起來是名女子,腳步有些踉蹌,應該是受了重傷。 韓冰看到此人後,內心一驚,正思考該不該現身時,那女子卻是突然轉過頭,目光直指韓冰所藏身的草叢,嘴中喝道: 「何人?

戰鬥持續了約一柱香的時間,原本混亂的打鬥聲突然之間便徹底停歇。韓冰無法知道戰鬥的結果,正當他不知所措之時,從林中,跑出一人,看起來是名女子,腳步有些踉蹌,應該是受了重傷。

韓冰看到此人後,內心一驚,正思考該不該現身時,那女子卻是突然轉過頭,目光直指韓冰所藏身的草叢,嘴中喝道:

「何人?」

韓冰尷尬一笑,緩緩站起身,沖著女子一抱拳道:「蘇桐師姐,是我,趙強。」他認出了,此女正是雲霧宗的蘇桐。魂實後期。

蘇桐在看清來人後,明顯也是極為吃驚。她忍著傷痛一個縱躍間,便來到韓冰身前一丈外,韓冰身後的荒狼後腿蹬地,喉嚨里發出嗚嗚聲。韓冰連忙輕拍它的頭,加以安撫。

「是你?」蘇桐目光在荒狼身上打量片刻,目露驚異,隨後再次打量韓冰,臉上震驚這色更濃,韓冰的修為居然在這兩年多的時間內,從開靈後期直接跨階別達到魂虛後期。

「師姐,剛才的打鬥是?」韓冰問道,臉上盡量露出恭敬,他還不想與這個看起來唯一與自己有同門關係的強者為敵。

「幾個聯盟小輩,被我殺了。」蘇桐再次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說道。

「師姐的傷……」

「不勞你費心。」蘇桐聲音依舊不冷不熱,她對這個叫趙強的無名小卒一直就沒有好感。如果不是因為他成為幽冥界的幸運兒,自己甚至一輩子都不會與他有任何的交集。說完,她右手一翻,將一枚丹藥丟入口中。身為雲霧宗核心弟子,她的煉丹水平已經達到四品。

四品煉藥師,這足以成為她驕傲的資本。

韓冰內心苦笑,這位師姐,果然不是容易接近之人。

蘇桐服了丹藥,身體感覺舒服了一些,四下張望一番后,向著西邊的一道峽谷方向走去。直到她走出數丈遠后,韓冰這才猶豫不決地跟上。

走在前面的蘇桐彷彿是感覺到了韓冰的尾隨,她停下腳步,回頭瞪了韓冰一眼,不過,最終還是什麼也沒說,扭頭繼續往前走,既然是同門,也沒有趕他走的理由。

蘇桐心中所想,韓冰自然能夠猜出個七七八八,也正因為如此,他才一直猶豫到底要不要跟這個女人一起走。不過想到這裡既然有聯盟的修士出沒,那麼,如果自己孤身一人,肯定凶多吉少,能夠找一個避難所,也無可厚非。

二人一路沉默中來到峽谷邊緣,這是一條長約數千里的大峽谷,谷中長滿密密麻麻的針葉樹木,進入其中后,給人一種幽暗陰森的感覺。

韓冰不敢多問,一路走來,他感覺蘇桐還是熟悉這裡的地形的,看來應該是長期在這裡出沒。

正走著,韓冰突然發現其中一棵大樹的根部,長著一株成熟的藥草,連忙掏出草藥鏟開始採集。等他採集完,這才發現早已走到前面去的蘇桐就站在自己身後,她目不轉睛的望著韓冰手上的藥草。

「這是一株貝芯草,你認識?」蘇桐盯著藥草,問道。

「嗯,」韓冰點頭道,「它是煉製化元丹的主味藥材之一,這一株起碼有兩年千的葯齡,甚為難得。」

「你會煉藥?」蘇桐詫異道,直到這時,她終於注意到韓冰身上冰系的氣息,「你的功法氣息……」

「咳——我」韓冰尷尬一笑,「回師姐,趙某不會煉藥,只是從典籍中學到了一些草藥知識。」韓冰對於自己的冰系功法,還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

「你修鍊的是冰系功法?在這裡學的?」蘇桐追問道。

「是的。」韓冰一愣,連忙點頭道,這個理由彷彿也能說得過去,畢竟幽冥界到處是未知,到處是機緣。

很顯然,蘇桐對於韓冰的答覆並不滿意,她的目光主要是集中在那株成年的貝芯草上。

「這株貝芯草,趙某拿著無用,還是贈與師姐吧。」韓冰目光一轉,連忙恭敬地遞上藥草,說道。 蘇桐一愣,隨即臉色一紅,冷聲道:「你自己留著吧,我自己會找。」

韓冰尷尬地收回藥草,他猜測,蘇桐應該是拉不下臉面,也就不再堅持。

「這頭狼獸,是哪裡來的?」蘇桐終於注意到狼獸的不凡。雖然她不知道荒狼的具體品階,但是卻從它身上感受到一種極為危險的氣息。

「它叫荒狼,」韓冰解釋道,「是我無意間遇到它,它當時受了重傷,我把它救了。」

蘇桐聽了韓冰的話,蘇桐不置可否,韓冰的話,她沒有全信。不過也沒有再發問。

二人繼續前行,沿著針葉峽谷一路深入,在穿行了大概數里之後,前方募然出現一塊十丈見方的平地,其上蓋了一間簡易的茅草屋。

蘇桐走進屋中,回過頭來,對韓冰說道:「你可以在這附近自己搭一間屋子,沒事不要來打擾我。」

韓冰點頭。四下打量這裡,感覺這裡確實不錯,比他以前居住的荒野著實強上不少。

經過一通忙碌,韓冰用采來的樹桿和樹枝,很快便搭設了一間簡易的房舍。房舍是一個通間,裡面擺了一張木製的床,他與荒狼就住在一起。

夜晚的時候,韓冰盤坐在床榻之上,閉目調息,蘇桐的房屋,在十丈萬,她的屋裡沒有點燈,也聽不到任何的動靜。韓冰本來想前往查探她的傷勢情況,想想還是放棄了。

第二天,天剛蒙蒙亮,韓冰聽到外面的叫聲。連忙起身,開門出去。蘇桐已經站在門外的空地上。

「師姐?」韓冰連忙上前,抱拳道。

「我要出去一趟,這段時間,你要是想活命的話,就待在這裡。」蘇桐淡淡說道。

「師姐的傷怎麼樣?」韓冰雖然心中百般不解,還是不敢多問。

「不礙事。」蘇桐已經走出幾步,頭也不回地說道。

「師姐,您是否有多餘的幽冥界地圖?」韓冰看到蘇桐走遠,終於忍不住大聲問道。

蘇桐停下腳步,少傾后,緩緩轉身,帶著一副古怪的表情望身韓冰,道:

「多餘的幽冥界地圖?」蘇桐笑道,「你以為幽冥界地圖是大街上的白菜一抓一大把嗎?」

韓冰一滯,連忙抱拳道:「師姐請不要誤會,在下來幽冥界兩年多了,一直沒有地圖,所以,想問問師姐手上是否有,如果有的話,能否借在下一觀?」

「沒有!」蘇桐輕哼一聲,扭過頭,大步向前。

韓冰黯然一笑,輕嘆一聲,地圖,在這裡果然是屬於稀罕物。

許久后,韓冰默默走回屋內,繼續閉目打坐。針葉峽骨的靈力,比他以前待過的荒原,還要濃郁一些。

第二天中午的時候,蘇桐回來了,急匆匆的樣子,剛一回來便一頭扎入自己的房舍之中,片刻后,從其屋內飄散出陣陣葯香。

「煉丹?」韓冰猛然從打坐中睜開雙眼,他舔了舔有些乾枯的嘴唇,眼中露出渴望之色。就算自己煉不了丹,能夠有機會近距離觀摩大能修士煉丹也是一種機緣。

他的目光轉向蘇桐房屋的方向,再三猶豫,還是沒敢前往。

正當他嘆息之時,屋外傳來嘭地一聲巨響,伴隨著一陣糊焦味道。

失敗了?韓冰目光轉動,聽這聲音,應該是屬於丹炸,沒有成型的丹藥在靈力的作用下爆開碎裂,功虧一潰。

韓冰只在玉簡、藥方讀本中了解過關於炸丹的說法,他也知道,任何級別的煉丹師,在煉製丹藥的時候都會有失敗的可能性,只不過這個失敗率的高低不一樣罷了。

這一次的炸丹並沒有引起太大的反應,只過了大約一柱香的時間,從蘇桐房屋的方向,再次傳來一陣怡人的葯香。

韓冰強壓住心中的好奇心,可他越是讓自己不去想,就越是心裡痒痒。

韓冰靈機一動,從納戒中翻找一陣,激動地取出一隻丹爐,這丹爐,是他從寂滅界中獲得,一直放在納戒中數百年未從動用過。

韓冰對於丹爐的認識並不深,也不知道眼前黑乎乎的丹爐到底是什麼樣的品質,上下左右翻看一圈,也只在其上找到「往生鼎」三個字,以及一些奇特的花紋。丹爐通體漆黑,爐膛內壁存有一層細小的葯膜,應該是被人使用過。

韓冰右手一松,葯爐懸空而立,飄蕩在身前。心中默念煉丹引火口決,雙手前伸,隔空托著丹爐,一番比劃后,他自嘲地一笑,收起丹爐。引火口決和控火口決他都爛熟於心,無奈就是沒有火。

正當韓冰鬱悶之時,門外再次傳來轟然巨響,這一次的爆炸比之前的一次,要強上數倍不止。韓冰面色驚疑不定,死死地望著聲音專來的方向,大氣也不敢出。

果然,爆炸聲剛剛落下,韓冰便聽到蘇桐從房舍內快速衝出,伴隨著驚叫之聲。

韓冰連忙起身,推開房門,一眼就看到場地中間一臉狼狽的蘇桐,她身後的屋頂上,還冒著陣陣青煙。

「師姐,需要我幫忙嗎?」韓冰試探地問道。

蘇桐驚魂未定,聽到韓冰的聲音,扭頭瞪了他一眼,嬌斥道:「滾,別來煩我。」

韓冰一滯,尷尬一笑,轉身回到屋內。

他原本想跟蘇桐套點近乎,請教一些控火的原理。

韓冰重新坐回床榻,輕嘆一聲,搖了搖頭,開始閉目調息。

這一次的打坐,持續了十天,這十天里,韓冰沒有再出門半步,自然也沒有再去招惹那個難纏的女人。

荒狼在屋裡閑得無聊,在韓冰的授意下,一頭竄入附近的針葉林中,每天早出晚歸。

到第十一天的時候,韓冰停止了打坐,他帶著荒狼起身走出房門,他想出去轉轉,碰碰運氣。蘇桐的房屋已經被修補過,此刻房門半開,韓冰略一猶豫,還是走了過去。

「蘇桐師姐?」韓冰來到屋前,抱拳問道。

「何事?」房裡傳出一個不咸不淡的聲音。

「在下想要出去轉轉,不知可否?」韓冰問道。

「去吧。」回答很簡潔,絲毫也不脫泥帶水。

韓冰再次抱拳,轉身帶著荒狼踏入密林,來到這裡這麼些天,這還是他第一次出門。 韓冰在林中緩慢搜索了兩日,沒有什麼發現,這一塊區域想必已經被蘇桐走過多遍了,很難有什麼遺留的寶貝。

有了荒狼代步,韓冰倒是輕鬆了許多,針葉峽谷呈南北方向,細長條格局,寬約數百丈,長約數千里。韓冰坐在荒狼背上,一路向北快速搜索。

向北行進大約百里之後,荒狼突然間停了下來,鼻子在地上嗅來嗅去,嘴裡還發出嗚嗚之聲。

「怎麼了?」韓冰一愣,荒狼的反應自然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散開神識,在方圓幾丈內仔細搜尋過,並沒有發現異常。

難道是在地下?韓冰恍然大悟。略一沉吟,他施展冰遁術,向著地下鑽去,同時散開神識,探尋了十丈之後,沒有任何發現,但他相信荒狼的直覺不會有錯,肯定有什麼不尋常的東西埋藏在地底下。畢竟荒狼是五階魔獸,擁有一些人類修士不具備的探測能力。

韓冰繼續沿著直線下潛,他的速度很慢,生怕錯過了什麼。就這樣,下潛到百丈之後,依然一無所獲。他開始有些懷疑,即便是化元期的修士,其神識也無法探測地下百丈以外的空間,難道荒狼能感應到更深處的異樣?

一百五十丈、二百丈、二百五十丈、三百丈、五百丈,兩千丈,終於,韓冰在發現眼前一塊坍塌小空間后,目瞪口呆。

傾世妖妃 在這裡,本來被壓得很密實的岩層,憑空坍塌出兩尺見方,坑壁光滑而且泛著點點熒光,而在坑的底部中央,一灘如碧乳一般的稠綢漿液散發出濃厚的能量氣息。

這是?韓冰瞪大眼睛,狠狠地吞了一口口水,腦海中關於自己所掌握的奇珍異寶的所有信息開始飛速流轉,碧心髓!他終於想起,一萬年前,在家族的典籍中見過對這種物品的描述。

碧心髓,深藏於地層核心,通常需要數千年才能孕育出一滴,集天地靈力精華,即使是在五級以上的修真星域,也是屬於曠世珍品,無價之寶。每一滴碧心髓,既可以被修士、魔獸直接煉化服用,也可以用於煉藥煉丹、還可以提升法寶品階,當然,除非是聖階及以上的法寶,才值得用碧心髓來升階,否則那一定是屬於人神共憤、暴殄天物的惡行。另外,它還有一項最為恐怖的用處,那便是傳說有一定的幾率為修士續命。

也正是基於它的這些價值,所以根本沒有修士能夠為其準確的定價。它也就成為了整個修真界為數不多的幾種無價又無市的珍寶之一。

韓冰傻傻地盯著眼前足足有百滴之多的碧心髓,雙手有些顫抖,嘴唇也有些發乾。幽冥界一行,即便現在就回去,有了這些碧心髓,已經值了。

足足等了半個時辰,韓冰這才回過神來,抑制住內心即將妖魔化的衝動,從納戒中取出十幾隻上等的玉瓶,小心地一滴滴將碧心髓收入其中。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手握如此重寶,韓冰著實有些心虛。

返回地面后,韓冰立刻帶著荒狼來到一處極為隱蔽的叢林躲藏起來。他想帶著這些寶物逃到一個不會遇到其他修士的地方,可是一想,不管逃到哪裡,都有可能被其他人無意間撞見。

他的目光緊張地望向四周,就算是在這荒無人煙的針葉峽谷,也保不齊什麼時候會竄出個聯盟修士來。荒狼品階雖高,但並非戰鬥型魔獸,如果被大能修士圍堵,即便他有冰遁術,也不一定能夠全身而退。

想來想去,韓冰最終嘆息一聲,沒有家族後盾、沒有幫手,自己如今跟一介散修沒有任何區別,在這裡他唯一能夠搭得上一點關係的,只有那個對自己並不友好的蘇桐。

存有碧心髓的納戒,被韓冰藏在了貼身的衣服里,根本不敢戴在手上。

當天傍晚,韓冰便驅使荒狼一路飛奔,趕回了小屋。

蘇桐依舊在打坐調息,應該是體內的傷勢沒有復原。韓冰沒有打擾她,徑直回到自己的屋內,關緊房門,依然有些坐立不安。

當天晚上,他一夜沒有打坐,一直在忐忑不安中度過。也他萬年的心智,如果不是因為碧心髓太過貴重,他著實不會有這樣的心理狀態。

魂虛後期,這個修為實在是太低了。

第二天,韓冰猶豫再三,再一次來到蘇桐的房門前。

「又有何事?」韓冰還未開口,屋裡便傳來蘇桐平淡的聲音。

「師姐,在下想問,我們還要在這裡待多久?」韓冰恭聲問道。

「你想走的話,隨時都可以。」少傾后,屋裡傳來的回答更加平淡。

韓冰陷入沉默,看到蘇桐的態度,他原本想好的話語到了嘴邊又咽了回去。

「不過,以你這臨時強行提升上來的修為,到處跑也只會白白搭上性命,如果不想死的話,乖乖地待在這裡,等到五十年後回去。這裡,被我施加了幻陣,旁人很難發現。以後沒什麼重要的事,不要來煩我。」蘇桐繼續說道,在韓冰的印象中,這是她對自己說過最長的一段話。

「在下明白了。」韓冰聽了蘇桐的話,苦笑一聲,只得應諾道。他突然明白了,蘇桐根本就不想帶上自己這個累贅,如果不是因為倆人出自同宗,臨行前還有夏婉琪宗主的囑託,她根本都不會搭理自己。

回到自己的房舍內,韓冰從納戒中取出一些材料,經過一番推衍,開始在牆角布置一些法陣,這種法陣並不是很複雜,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遮掩屋內的氣息。他不光要防外人,還不得不提防蘇桐。

完成後,韓冰又拿出大量靈石,在屋子的地面上開始布置一個聚靈陣法,他打算在這裡閉關。

所有的一切都布置妥當后,韓冰還是不放心,再次推門出去,來到蘇桐的房屋前,不等裡面開口,說道:「師姐,在下有事求見。」

少傾后,屋內傳來腳步聲,大門被用力推開,蘇桐一臉慍色,從其內走出。

「你怎麼搞的,不是說了沒有重要的事不要來煩我嗎?」

「咳咳,」韓冰乾咳兩聲,尷尬地一笑,連忙從袖袍中取出一些物件,恭敬地遞上,「師姐,在下前些日子在這幽冥界偶得兩件奇寶,卻不知為何物,留著也無用,特來敬獻給師姐。」

「丹鼎?」蘇桐一愣,盯著韓冰手上的黑色葯爐,接了過去,稍一查看,臉色立刻變了,隨即失聲喊道:「往生鼎?六品往生鼎?聖階!」蘇桐驚得差一點將鼎脫手扔出去。

「六品往生鼎?」韓冰也是一愣,他並不知道這隻鼎的品階,此刻聽蘇桐一說,也是頗為震驚,聖階法寶,自己是不是過於大方了?

「你要把它送給我?」蘇桐臉色數變,頗有些不確定地問道。 「是的,我想,這葯鼎,只有在師姐的手中,才能更好地發揮它的作用,也只有師姐才配得上擁有它。」韓冰點點頭,慷慨地說道。雖然他的心在滴血,但已經拿出去了,要是再拿回來,豈不是更沒面子。

蘇桐看了韓冰一眼,嘴角露出一抹難以掩飾的笑意,點點頭,珍重地收了葯鼎,再次將目光轉移到韓冰另外一隻手上的玉瓶。裡面,是韓冰放進去的三滴碧心髓。他害怕蘇桐不認識,故意在玉瓶上寫上了碧心髓三個字。

「碧心髓?」蘇桐拿過玉瓶,看到其上的名稱后,嘴裡默念,陷入沉思。

「回師姐,這玉瓶,也是在下與這葯鼎一同撿到的,在下愚鈍,實在不認識此物,但感受其內能量澎湃,想必是天地精華所產,在下見師姐傷勢未愈,希望此物對師姐能有所幫助。」韓冰小聲解釋道。

蘇桐好似並沒有在意韓冰的話,依舊陷入在沉思之中,直到許久之後,她的面色開始一陣青一陣白,眼底也開始露出震撼與驚恐之色。

韓冰沉默間,目光看似無意地掃過蘇桐的臉,看到她的表情后,他心中瞭然,關於碧心髓的典籍,雲霧宗的藏經閣里也有記載,關於這類傳說中曠世奇珍的典籍,一些門派有所收藏也不足為怪,何況,雲霧宗還是以煉丹為首的宗派。

全球退化 「師姐,還有這株貝芯草,是煉製化元丹主藥材之一,在下也一併贈與師姐。」韓冰主動打破了沉默。不想與她在碧心髓的問題上糾纏。

「謝謝。」蘇桐臉上升起兩朵紅霞,聲音也柔和下來。

「師姐,沒別的事,在下要回去打坐了,也許要閉關很長一段時間。」韓冰抱拳道。

「你去吧,安心修鍊,師姐會保護你的安全,不會去攪擾你。」蘇桐柔聲道,想起自己之前的態度,也是有些尷尬。

韓冰告別了蘇桐,回到自己的小屋,重新關上房門,內心依然忐忑,他對這個師姐並沒有惡意,更沒有非分之想,只是環境所逼,能夠拉攏一個靠山,在這殘酷的幽冥界,得以生存的機率就會大一些。

相比於碧心髓,他更加肉痛的,是那六品的往生鼎,只恨自己見識少,誰能想到,那個不起眼的破黑鼎居然是六品法器,送出去了,可就沒了。聖階是什麼概念?韓冰敢打包票,整個一級星界落日星,數十億修士,聖階的寶器全數拿出來,絕不會超過10件。由此可見一斑。韓冰的心裡又是一陣撕心裂肺的狡痛。

「師姐該不會認為我是在向她表達愛慕之情吧?」韓冰想起臨走時蘇桐的目光,自嘲道。要說,用這等奇寶去搏得美人的芳心,也是極有可能的。想到這裡,韓冰臉色突然變了,腦海之中,不自覺地閃現出一個令他感覺心驚肉跳的名字——青伶。

韓冰使勁搖了搖頭,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盤坐在聚靈陣中央,陣法開啟,整個房間頓時被濃郁的靈力包裹,房間外圍的隔離陣法同樣開啟,阻止靈力的外泄。

調息了數個時辰過後,韓冰準備妥當,手掌一翻,一隻玉瓶出現,用玉棒從中蘸取了一滴碧心髓,隨著碧心髓取出,韓冰能夠明顯感覺到,周圍的靈力開始異樣的波動,同時,原本靜靜趴在牆角的荒狼也是猛地起身,一雙幽目貪婪地望向韓冰手中的玉棒尖端。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