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已經是極力控制自己不與雲夢瑤同房了,還找了許多方法……

可是,這雲夢瑤還是懷孕了。 按照水神的意思,就是把這個孩子做掉,絕對不能留。 可是風華頌想到,這只是一個無辜的生命,而且還是他的親生骨肉,他實在是下不了這個手。 水神見風華頌搖擺不定,就是呵呵一笑,說著:「說到底,還是頌神不夠愛蘇神啊!」 「你胡說什麼?」頌神憤憤不平。他的

可是,這雲夢瑤還是懷孕了。

按照水神的意思,就是把這個孩子做掉,絕對不能留。

可是風華頌想到,這只是一個無辜的生命,而且還是他的親生骨肉,他實在是下不了這個手。

水神見風華頌搖擺不定,就是呵呵一笑,說著:「說到底,還是頌神不夠愛蘇神啊!」

「你胡說什麼?」頌神憤憤不平。他的眉頭緊緊皺著,杏仁眼之中帶著凶氣。

可即便是這樣的氣憤表情,風華頌依然是那麼的好看。

遠遠的望去,他這生氣的樣子,反而是多了幾分英氣。

「怎麼難道不是嗎?」水神嘲諷地笑著,他的眼睛炯炯有神。

水神以前不懂愛情,還覺得風華頌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男子,他是最為深情的。如今看來,並不是這樣的。

水神笑著,從頌神的身邊經過。

頌神轉身,看著水神離去的背影,他的心裡頓時有些慌了。

「對了。這蘇神,我定是會幫到底的。至於,您嗎?您想幫就幫,不幫,也請看在您與蘇神之前的情誼,就不要和我過不去了。」水神背對著頌神說著。

他水藍色的精鍛衣服在空中飄著。

他在想,可能閻王都比這個頌神要更加心疼蘇婉吧!

「蘇婉,我是一定會幫的。她,便是我的全部。」風華頌說著,他聲音低沉,就是想讓水神知道他是真的很愛蘇婉的。

「哦。那請您先解決好面前的事情再說吧!不然不要說什麼最愛。」水神懟到。

隨後,他便回了自己的神殿。

閻王倒是也聽說了這件事情。

他滿臉愁容,也不知道說些什麼。

頌神卻偏偏又要把他叫到神界來問話。

風華頌站在冷風中已經是許久了,他看著一團黑氣從遠處飄來,落在了他的身邊,幻化出一個大黑鬍子老頭。

「參見頌神!」閻王還是這麼的有禮貌。

這就是閻王最為優秀的地方,能忍。

平常見了神后,神帝,他心裡再是有什麼怨恨,可是他也從來不會表現在臉上。

如今,風華頌當然知道閻王心裡也是滿滿的不願意。

這雲夢瑤要是真的把孩子生下了。

即便之後,蘇婉回到了神界。風華頌再把雲夢瑤給休了。可這孩子卻是不可以抹殺的。這一定會是他與蘇婉之間永遠熬不去的坎。

所以,師尊蓬萊老者說的,往後蘇婉的命里再無他了。是真的會發生了。

想到,這裡風華頌有點想要將那個可憐的胎兒扼殺了。

「不知,頌神有什麼吩咐?」閻王低著頭問著。

「這事情你已經是知道了,不知道你有什麼看法?」頌神問著。

想,平常閻王都覺得自己什麼了解蘇婉,那他這次也一定會站在蘇婉的角度上去考慮這件事情。

「對不起啊,頌神,這小神實在是不知道啊!」閻王弱弱地說著。

他真的不知道,因為之前根本沒有發生類似的事情。

再說了,以後要是蘇婉真的回到了神界。那她的真身也是公孫婉兒啊!

這記憶之中,摻雜著公孫婉兒的記憶。

這公孫婉兒是什麼樣的人啊!

總裁的契約前妻 嫉惡如仇啊!

她的性格加上蘇神的記憶,這要鬧出什麼事情,是真的難以猜測了。 「你是不想告訴我嗎?」頌神懷疑地問著。

「頌神,你不應該才是蘇神最為親近的?你都不知道,我怎麼會知道呢?頌神真的是過於高看小神我了。」閻王弱弱地說著最強硬的話。

這話一出,頌神自然是無話可說了。畢竟,閻王說的是這麼的有道理。

可是頌神心裡想的是,蘇神一直都是那麼善良的。她怎麼可能會忍心殺死這麼一個小小還沒有出世的嬰兒呢。

頌神很是糾結。

他心裡亂得很。

此時,凡界之中,公孫軍隊是已經入了雍關城了。

華北笙更是覺得心安。因為公孫明將軍來了,就更沒有人敢隨便對公孫婉兒下毒手了。

這幾夜晚,華北笙都是睡不好覺的。他總是擔心夜裡公孫婉兒會睡得太死,有人要進去害她,她都不會知道。

雖然封漠少將軍已經是派人在她的帳篷外面多加巡邏了。

但是還是很不放心。

華北笙總是留意程循墩與楊玉寰的一舉一動。可是,這兩個人目前看來都沒有露出什麼破綻。

他設計的計謀,只能等公孫明將軍來了之後,才能實施。

公孫軍隊已經是入了雍關城軍營。

公孫婉兒急忙上前迎接。

「爹爹。」公孫婉兒叫著。

「大小姐。」

「大小姐。」

「大小姐。」

……

這每個人都叫了一遍公孫婉兒。

公孫婉兒從小就長在公孫軍隊裡頭,這些人對她都已經是十分熟悉了。

此時,這個場景,十分的壯觀。

皇帝來了,可能都不會有這樣的待遇吧。

這浩浩蕩蕩的軍隊從公孫婉兒面前路過。

公孫明只是對他的女兒一笑,沒有說太多的話,就跟封漠少將軍打招呼了。

郁文舅舅倒是沒有看見,也不知道他去了哪裡。

此時,高處正站著那位淮北群主。

從公孫軍隊剛剛開始入城的時候,她就一直站在那裡了。一動也不動的。

連楊玉寰叫她,她都不想去理會。

她就在那裡獃獃地望著,像是在等待著誰。

公孫婉兒從這一刻,她就猜到了,原來這個淮北群主來雍關城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看郁文舅舅啊。

可惜了,從上次郁文舅舅給的信件來看,此次他並不會跟隨著公孫軍隊來這個地方。他就是要躲著不見淮北群主。

神級插班生 可是,郁文舅舅會去哪裡?

這軍中交接的事情,還需要他來操辦。他要是不在了,這誰來做這些事情呢。

此時,就在公孫婉兒回眸的時候,倒是看到了一個穿著藍衣服的士兵。他的長相跟郁文舅舅一樣。

啊!

這就是郁文舅舅。

原來,他在這裡,士兵扮相,隱藏在了這個士兵之中。

郁文舅舅抬頭,看到了高處的淮北群主。

頓時,他臉上的表情,就是黯然神傷了。

他的眼角之間已經是淚花滿滿了。

他的瞬間又低下了頭。

唉,要是軍中稍微有一個像郁文舅舅一樣的人,也不至於讓他這麼難受還要來這個地方。

寵婚蜜愛:寧先生,寧太太又有了 「哎呦,我的小寶貝侄女!」郁武舅舅他在高高的馬上,一下子就看見了公孫婉兒了。

他立馬飛快地下馬,直接抱住了公孫婉兒。

這大鬍子在公孫婉兒的臉上隨意地扎著。

公孫婉兒覺得就要窒息了,這本來白嫩嫩的皮膚也是要給蹭掉一層皮了吧。

她的內心覺得十分的崩潰,可是郁武舅舅的力氣又大,實在是沒辦法掙脫開來。

「哈哈,上次給你的信,你都看明白了吧!那叫一個解氣啊!」郁武舅舅又開始瘋狂炫耀著這件事情。其實,公孫婉兒明白,郁武舅舅只是怕自己受了委屈罷了。

柳作舟軍師他拿著酒瓶子正在等待著郁文舅舅。這可是他最為滿意的徒弟啊。

可是,卻怎麼也沒有看見郁文。

「啊,我那個寶貝徒弟呢!」柳軍師倒是毫不客氣。

這封漠正在與公孫明詳談著。

他柳軍師就抓住了公孫明的肩膀,看著這麼多士兵從他的身邊經過,卻一個也不是郁文,他覺得心裡空落落的。

「哈哈,柳軍師啊,您這寶貝徒弟可是架子大得很。他可沒來雍關城。」公孫明急忙解釋著。

這話被淮北群主聽到了,她的心瞬間是碎了一地。她苦苦在這個鳥不拉屎的雍關城等了這麼久的人,居然沒有來。

為什麼不來?

他難道就要如此一直躲避自己。

他還在怪罪自己嗎?

淮北群主想起當年的事情,皇帝賜婚,要她嫁給尚書大人。如果,她從的話,就會饒她貴妃姐姐一條活路。

如果不從的話,那麼這個姐姐的命就要難保了。

所以,她只能照做了。

因此現在,外界都說當年的貴妃娘娘已經死了。其實,她根本沒有死,而是在淮北群主的府中,苟延殘喘。

淮北群主當然知道這件事,是蘭妃娘娘做的壞事。

所以,她想更加有力量才能徹底扳倒這個蘭妃娘娘。她不僅是想要這個蘭妃娘娘的命,而且想要她這個家族徹底破滅。

這鎮北將軍的事情,她已經是知道了。

可是,這皇帝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啊?

她當然是知道的。這個皇帝的心機比誰都是深的。

他現在只是暫時壓制了鎮北將軍。

等公孫將軍這仗打完了之後,這個皇帝肯定是還會再扶持鎮北將軍的。

讓這個鎮北將軍與公孫明之間形成一個制衡。

所以啊,這個蘭妃娘娘並不會就這麼輕易地倒掉。

自己姐姐的那張花容月貌也是被她毀了。

呵呵,這仇,她往後是一定會報的。

至於,當初皇帝為什麼要她嫁給尚書大人,這個理由就是更加好想了。

這封丞相在百姓當中的名聲相當的好,甚至是要超過了皇帝了。

他的一句話,百姓當中十個有九個信服的。

可是,皇帝的話,在百姓當中十個只有八個信服的。

如此強大的民心所向,皇帝是肯定不容忍的。

於是他一定要扶持一個文官。這個人便是尚書大人。

可是,尚書大人只是出生於市井的小百姓。

這讓朝中的眾多權貴都不服尚書大人。 所以,皇帝必須要挑選一個身份尊貴的權貴之女,嫁給尚書大人。

而淮北群主是這些女子之中,身份最為尊貴的。

自己的父親,是大洲王朝之中,唯一一個可以與先皇合葬的人。

想到這個,淮北群主覺得傷感。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