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道友,這裡是玄劍門重地,不宜久留,我們還是趕緊離開吧。」閃無雙勸說道,他見凌天呆在原地,沒有離開的意思,也是心中奇怪。

「不急,還有事要收尾呢。」凌天說著,目光落到正緩慢合攏的空間通道上。 玄武小獸畢竟不是真正的玄武,只是上古神獸的一縷殘魂化作的陽神,只能暫時劃出一道較穩定的空間通道,卻不能長時間存在。 閃無雙等人的目光也落在空間通道上,看通道縮小的速度,最多十息時間就會完全閉合了。 裡面的人再不

「不急,還有事要收尾呢。」凌天說著,目光落到正緩慢合攏的空間通道上。

玄武小獸畢竟不是真正的玄武,只是上古神獸的一縷殘魂化作的陽神,只能暫時劃出一道較穩定的空間通道,卻不能長時間存在。

閃無雙等人的目光也落在空間通道上,看通道縮小的速度,最多十息時間就會完全閉合了。

裡面的人再不出來,就永遠沒有機會了。

也不急在片刻時間,閃無雙等修士索性也等在一旁。

凌天話音剛落,一陣空間之力波動后,一個身影憑空浮現在空間通道外,正是劍葛。

早就埋伏在側的凌天二話不說,一記高頻雷波劍斬下,銀白色的雷劍高度凝聚到只有拇指粗細,發出璀璨銀色光柱卻照亮半個天空,有如絕世天劍。

重生之男神是吃 這記高頻雷波劍,不僅有震蕩核心,更加上凌天剛剛從真武法劍中領悟的大道至簡,以點破面的技巧,更是威力倍增。

劍葛發出生命的咆哮,一道道玉符在他身上爆開,足有七道玉符,靈力漫天,形成顏色各異的靈力盾,將他的身形團團籠罩起來。

(本章完) ?劍葛三人一直藏在角落處,本以為能和凌天來個同歸於盡,但萬萬沒有想到,凌天竟然能破開空間壁。

劍葛三人歡欣鼓舞,立刻潛到附近,閃無雙等仙島修士後腳剛走,劍葛三人就來到了空間通道。

不過,劍葛也是一個聰明人,看著不斷縮小的空間通道,他也沒有急著鑽進去,他料定凌天必然在通道另一頭守著。

通道一次只能通過一人,且不說劍葛三人加在一起也打不過凌天,三人貿然一個個出去,結果只有一個,就是被守株待兔的凌天輕易殺死。

當下劍止和劍歌把身上的所有防禦寶物都給了劍葛,由三人中實力最強的劍葛先出去,只要劍葛能在凌天的攻擊下撐住一時半刻,等劍止和劍歌出來再拖延一段時間,等同門趕來,興許還有一線生機。

劍葛身上的七道玉符,是珍稀的護身寶物,每一枚玉符中至少有九道符咒,每一道符咒都需要一名靈嬰大修士用靈力加持一個月才能煉成,九道就是九個月。

光是一道符咒就能擋下一個靈嬰三重宙光斯修士全力一擊,更不用說足足九道符咒,七玉九咒,足足有六十三之數,就算幾十名靈嬰三重以上的修士圍攻,劍葛也有足夠的自信能撐上半個時辰。

吼!

劍葛爆開全部玉符的同時,一聲怒吼,伸指一點,一道碧綠的鐵蓮向凌天怒射而去。

凌天收起本要斬下的高頻雷波劍,橫劍一擋,一道銀白色的劍幕向鐵蓮刷去。

嗤啦!

一聲爆響,鐵蓮撞上劍幕,突然爆炸,化為無數綠色蓮子向四面八方爆射。

「快退!」

閃無雙大喝一聲,仙島七修士向後疾退,這些綠色蓮子每一顆都有劇毒,遠遠的毒氣就直撲入鼻,沾上一點就算不死也殘。

相比仙島眾修士的狼狽,凌天則顯得輕鬆許多,僅用混沌神雷形成的劍幕就將射向他的綠色蓮子全數擋下。

劍葛面無表情,凌天擋下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他本就沒指望一件中品靈寶能傷到凌天,只是為了爭取時間罷了。

閃無雙等人跑得遠遠的,南矓回頭看了眼凌天和劍葛,叫道:「閃兄,我們乾脆一走了之吧!」

「是啊,看劍葛的防護厚度,怕是好幾個陽神期修士也無法在短時間內打破的,這裡是玄劍門重地,最多一刻鐘玄劍門修士就會趕來,再不走就走不了。」星天罡也皺眉道。

星天罡雖然修為不高,但最有智謀,他說的話也獲得了眾仙島修士的認可。

「凌道友,不用與他們糾纏,玄劍門的援手隨時會到,我們快走吧!」閃無雙沖凌天道。

「閃兄,管他做什麼,他不走還能幫我們拖住玄劍門呢。」 影帝老公他喜當爹 一名修士道。

「住口,凌道友救了我們一命,我們扔下他豈不是忘恩負義!」閃無雙厲聲道,那修士頓時不敢說話了。

「無妨,殺這三人也就幾息工夫。」凌天擋開劍葛的毒氣攻擊,還有餘暇笑著沖閃無雙揮了揮手。

這……

大家都獃滯了,像看瘋子一樣看著凌天。

閃無雙微微搖頭,這話太狂了,劍葛炸開的七道玉符,只要有眼睛的修士都能看出防禦力達到了堪稱恐怖的程度,即使好幾個陽神期的修士圍攻也足以支撐許久。

閃無雙七人布陣凝出的戰爭巨人,威能遠超一般的陽神期修士,但就算給戰爭巨人半個時辰,也打不破劍葛的防禦的,這段時間足夠玄劍門來援的修士把這塊地碾上十回了。

這時劍葛背後的空間通道再次傳來一陣空間之力的波動,劍止和劍歌兩人也鑽了出來。

「師弟快逃,我掩護你們!」劍葛著急的又掏出一件劍類靈寶,向凌天轟擊,同時沖凌天道:「小子,有種你正面破我護盾,不準殺我師弟!」

劍止和劍歌兩人的防禦玉符都給了劍葛,可以說處於任人宰割的狀態,所以劍葛著急了。

明知道劍葛是激將法,凌天卻淡淡一笑,隨手斬斷劍葛射來的飛劍,道:「我先殺你,再殺另兩人就是,又有何難!」

遠處旁觀的閃無雙等人本來就對凌天沒有信心,聽凌天這樣說話,更是大搖其頭。

「如果凌天先追殺其他兩人,然後我們與凌天聯手,運氣好或許能在半個時辰之內攻破劍葛的防禦,他竟然要先打劍葛,那太愚蠢了!」南矓連連搖頭。

閃無雙也有些失望,他本以為凌天足夠強大足夠聰明,但現在看來,自己還是高估了此子,受敵人一點激將,就自困牢籠,本來要與凌天聯手對付玄劍門修士的心也淡了。

閃無雙走人的話正要說出口,就在這時,異變突生。

只見凌天張口一吐,噴出一道五色光芒來,那光芒如一道彩虹,輕柔的刷在劍葛的靈力護罩上。

也不知道那五色光芒有什麼詭異的魔力,一刷之下,只聽嗤嗤聲不斷,劍葛的靈力護罩處處炸死,威能驟降,數息間就下降三分之一多,而且還在不斷下降。

「這……這怎麼可能?你這是什麼神通?」劍葛目瞪口呆,難以置信的看著凌天。

逃出不遠的劍止和劍歌兩人更是身形一頓,回頭呆視,臉色好像傻了一般。

閃無雙等人心臟如被一萬頭野牛踏過,說不出話來。

「這是五行神光,破盡天下一切五行。」凌天淡淡道,伸手一指,電閃雷鳴間,一道高頻雷波劍穿透虛弱的護罩,擊破了劍葛的眉心紫府。

「原來是五行神光,能見到這樣的神通,死也瞑目了!」劍葛安然而笑,隱約可見一隻小小的靈嬰,在他頭頂扭曲數下,就蒸發在空氣中了。

劍葛形神俱滅!

寵妃再嫁 「師兄!」

劍止和劍歌兩人哭喊著,急急飛逃,但豈是掌握了雷遁和重力加速的凌天的對手,只見凌天的身影如瞬間移動般,輕鬆追上,連彈兩指,兩道雷光收取了兩人的性命。

也就幾個彈指的工夫,三名靈嬰大修士被凌天擊殺!

「這世界不真實!」閃無雙喃喃道,臉皮微微抽搐。

全場寂然!

(本章完) ?凌天面無表情,無悲無喜,五行神光專破五行,令五行中大者弱,小者均,而劍葛爆開的七道玉符,各有不同的五行屬性,正好被五行神光所克制。

當然,即使沒有五行神光,凌天也能強行破開劍葛的防禦,只是多費一些工夫罷了,自然選擇最省力的辦法。

收了劍葛三人的儲物袋,凌天飛到閃無雙等人近前。

「凌道友的神通,在下佩服之至。」閃無雙真心道。

「凌道友,此地不宜久留,我們離開吧。」南矓也道。

仙島眾修士都有些垂頭喪氣,這一次潛入玄劍門偷搶天鳳妖的行動,可以說是一敗塗地。

天鳳妖沒有搶到還在其次,不巧的是遇上凌天這樣的妖孽,對眾修士的信心是毀滅性打擊。

「離開?你怕了?」凌天似笑非笑的掃了南矓一眼。

「怎麼會怕?」南矓作出鎮定之色,「就算大批玄劍門修士趕來,以我們七人的實力,也是不懼的。」

南矓說得倒是實話,七人擺出陣法,合力凝出戰爭巨人後,就算一般的陽神期修士也奈何不了南矓的,玄劍門來援的未必是陽神期修士,就算來了幾個陽神期修士,仙島眾修士也不是沒有一戰之力的。

戰爭巨人雖然威能巨大,但移動不便,一旦被大批玄劍門修士圍住,那仙島眾修士不能逃脫,很有可能被活活拖死。

「今天是七宗合併大會的日子吧?」凌天道。

「看時辰,合併大會差不多要開始了。」閃無雙道。

「有這麼大的熱鬧不看,那不是虧了嘛?我要是各位,一定要去大會上湊湊熱鬧的。」凌天哈哈一笑,他話音未落,身形已閃到數十丈外,向七玄山脈深處,玄劍門的核心所在而去。

望著凌天幾乎瞬間消失的身影,閃無雙等人面面相覷。

來玄劍門之前,閃無雙等人意氣風發,全然沒有把玄劍門瞧在眼裡,心思就算碰到玄劍門精英盡出,也能一戰而勝,搶了天鳳妖跑路。

哪知道先是遇上棘手的劍葛三人,又遇上比劍葛等人厲害十倍,堪稱妖孽的凌天,諸仙島修士心灰意冷,哪還有半點大鬧玄劍門的雄心壯志,只想早點跑路。

不過,凌天的話又讓眾人的心思活絡了一點,一樁山南數千年第一大盛事就在眼前卻不參與其中,豈不是太可惜了。

「聽說七宗合併的事,還有不少反對的聲音,玄劍門到現在也沒能擺平呢。」星天罡道。

「說不定玄劍門正一心壓服反對者,保證合宗大會順利進行,所以一直沒有援手過來呢。」南矓道。

「你們都想去湊湊熱鬧?」閃無雙問道,見眾人均是一副躍躍欲試的神色,不用等回答已知道了答案。

「既然這樣,我們改換形貌,偽裝身份,去七宗大會上轉轉。」閃無雙沉吟道,他本來就不是怕事的性子,不然也不會潛入玄劍門來奪天鳳妖,而且看凌天似乎有意大鬧一番,不看看熱鬧著實可惜了。

以閃無雙等人靈嬰境的修士,如果刻意隱藏在人群中,其他靈嬰修士不靠近也很難發現的。

閃無雙此話一出,無人反對,便這麼決定了。

凌天在深山叢林中穿行,不時遇到巡邏的修士,而且越來越多,知道已到了玄劍門的核心地方。

所遇修士都是靈嬰境以下,他們發現不了凌天,凌天卻能發現他們。

凌天的神識如網灑出,感覺到一處山峰峰頂聚集了不少靈嬰境修士,應該就是合宗大會的場所了。

就在這時,凌天感覺有異,他收斂氣息,落到一棵大樹的樹冠中。

凌天剛剛隱藏好,一隊修士腳踩玉梭,急馳而過,隊前還有玄劍門的修士帶路。

這一群修士最高的也才抱丹境修士,屬於小輩了。

「道友們不用急,還有兩個時辰大會才正式開始,大佬們都還沒到呢。」只聽那玄劍門修士道。

「這次七宗合併,可是山南幾千年才出一次的大事,俺要提前找個好位置看熱鬧!」一個黑漢粗聲粗氣道。

「李鐵根,你還看熱鬧?可別把桌上的點心吃完了!!」一人譏笑道。

那黑漢爭辯幾句,一隊人在歡笑中去遠了。

凌天的身形緩緩浮現出來,舉目四望,飛入附近一處山洞內,既然大會還沒有開始,他也不急,正好利用這點時間理一理真武法劍。

山洞之中,一道光劍如巨蛇盤繞凌天十數圈,劍身綻放的金色光芒照得洞內有如白晝,如果不是有山洞遮掩,恐怖劍光早已刺破蒼穹了。

這道光劍便是凌天融合數百道真武法劍的成果,可以稱為真武巨劍。

經過凌天的操控,其中只剩下靈嬰級劍心,靈嬰以下的劍心都被淘汰了。

那些低級別的劍心,要了對法劍威能的境界微乎其微,反而會幹擾靈嬰級劍心,加重法劍的負擔。

劍心越多,機制越複雜,每多一顆劍心,意味著祭煉的難度多了一倍。

曾死在凌天手上的劍狂長老,也用了數百年的時間,才祭煉了十三顆劍心,而且還是法相級別的劍心,難度遠遠小於靈嬰級別的劍心。

凌天環視這道巨大的法劍,法劍中一共有三十三枚靈嬰級別的劍心。

這些靈嬰劍心,大部分是玄劍門萬年以來的好幾代的靈嬰境長老,在死亡前自願放開元神,由宗門用複雜的方法煉製成劍心,非大宗門的底蘊,不可能有這麼多靈嬰資源,更不可能有方法煉成劍心。

這三十三枚靈嬰劍心,不亞於龍龜殼的價值,卻為凌天作了嫁衣。

凌天調出手機界面,三十三枚靈嬰劍心在屏幕上形成了三十三個圖標。

玄劍門雖然煉成了這三十三枚靈嬰劍心,但因功法限制,一道真武法劍最多只能容納五枚靈嬰劍心就頂天了,再多因為結構的脆弱,根本容納不了,反而會破壞法劍,而凌天卻在一道法劍中容納了三十三枚靈嬰境的劍心,說出去恐怕玄劍門沒有一個人會相信。

真武法劍靈嬰劍心的數量上限,說白了就是神識問題,靈嬰劍心就好像用紙牌搭的房子,只要風一吹就倒,而一般的靈嬰修士的神識比得上狂風,力道稍有不慎就會損壞法劍。

而這個問題被凌天的手機輕鬆解決,他通過圖標來控制法劍,神識之力精微到了極點,別說三十三枚靈嬰劍心,就算數量再多好幾倍也不在話下。

感謝遊戲我都愛的兩張月票!!

(本章完) 一個時辰很快過去了,凌天以強大的靈力,再輔以神識的微操優勢,終於將三十三枚靈嬰劍心完全融合,打造出玄劍門歷史上從來沒有過的真武法劍。

這道真武法劍完全展開能達到百丈長,威力比凌天的高頻雷波劍和玄冥重水劍兩大劍類神通不知道強到哪裡去了。

以輸入同樣靈力單位發出的殺傷力而論,堪稱第一殺招,就算是神龜衝擊波也遠遠比不上。

這是結構造成的效率差距,靈力輸入真武法劍中,每經過一枚劍心都會被凝練一次,經過三十三次凝練后,達到一個恐怖有級數,這就是鑄鐵和百鍊精鋼的區別。

神龜衝擊波只是單純的靈力堆積,少了這一層結構。

當初在天台城與太子一戰,凌天用上幾乎全部的靈力發出神龜衝擊波才殺死他。

現在如果再遇上太子,凌天估計只需要消耗十分之一的靈力催動真武法劍就能輕易擊殺。

凌天神念引動,如巨蛇一般的法劍逐漸縮小,化為一條數指寬的腰帶,繞在凌天腰上。

這時外面傳來一陣氣息波動,而且還有不少人的樣子。

本來這裡已靠近玄劍門的核心地帶,有修士也不奇怪,不過那陣氣息似乎在爭鬥的樣子,讓凌天生起好奇心。

除了自己,還有人敢在玄劍門鬧事,又是什麼人呢?

凌天身形一閃出了山洞,收斂氣息,悄悄靠近過去。

數百丈的距離瞬間即到,只見一處山坳中,光華閃動,五名靈嬰修士正在鬥法,卻是一名黑衣修士獨斗四人。

先天四子怎麼在這裡?

凌天眼睛一縮,那四人不是別人,正是先天宗的先天四子。

而那黑衣人一張長長的馬臉,鷹勾鼻子,一副陰險之相,赫然是靈嬰四重心神期的修為。

只見先天四子手訣連指,四人各占方位,擺出劍陣,道道劍氣如白練向黑衣人勁射。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