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彈的速度太快,羅格當前的神經反應速度還達不到『遙控』操縱,他只能用精神力鎖定那怪物的頭顱,然後潛意識會控制子彈調整彈道。

狙擊彈的速度實在太快了,在另外幾人聽到槍聲的時候,結果就已經出來了,中或者不中! 「嘭!!!」一朵猩紅色的血花在怪物兩雙眼睛中間偏上的部位爆開,那是最有可能存在大腦的地方。 顯然,那怪物並沒有什麼用來防禦的奇異能力,或者是沒來得及釋放,而只靠移動規避的話——如果它真的成功規避,羅格現在

狙擊彈的速度實在太快了,在另外幾人聽到槍聲的時候,結果就已經出來了,中或者不中!

「嘭!!!」一朵猩紅色的血花在怪物兩雙眼睛中間偏上的部位爆開,那是最有可能存在大腦的地方。

顯然,那怪物並沒有什麼用來防禦的奇異能力,或者是沒來得及釋放,而只靠移動規避的話——如果它真的成功規避,羅格現在一定轉身就跑!

這就是槍械武器最大的特點,勝敗就在一瞬間!

「嗯嗚嗚~~~」怪物發出一陣類似人類哭聲的的哀嚎聲。

「上!!!」這一刻,迪諾迅速反應過來,大吼一聲的同時迅速發動攻擊。

而不需要他說,另外兩人已經在發動攻擊了。

德雷克匕首反握,嘴裡喃喃念叨著什麼,同時身體中一道微弱的紅光向著手臂聚集。

那個男人的祕密 西蒙身體半蹲,身上無形的氣勢凝聚,手中巨斧緊握。

傷痕纍纍的蘭德爾沒有再搏命。

他半靠在一顆樹旁邊,粗重的喘息著,他是戰鬥中受傷最重的一個,吸引了怪物的大部分注意力。

「剎!」怪物身上被德雷克匕首劃出的道道傷口,在這一刻冒出一絲絲黑氣,德雷克匕首上切,一道黑色的能量刃朝怪物脖子切去。

西蒙猛地跳起,巨斧高抬,手臂青筋暴露,瞬間變粗一倍多。

「斬!!」

『呼!』巨斧裹挾著強勁的風力朝怪物頭顱飛去。

光芒閃過,迪諾手中長劍斬出一道耀眼的金色光刃!

……

「咔咔咔….轟!!!」一顆顆樹木被壓倒,一道巨大的震動后,那怪物已經倒地。

「先別靠近它!」迪諾冷靜的說道。

幾人微微的點點頭,迅速退後幾步。

而在他們退開后,怪物傷痕纍纍的頭上又爆開一朵血花,隨即他們耳中也傳來一聲槍響。

「咔咔..」羅格拉動槍栓,又是一發子彈射出。

一連打出三槍,他才終於停下。

這時,下方的怪物的身體還本能的痙攣著,它脖子上的鮮血一股一股湧出,空氣中充斥著濃郁的血腥味,還有一股奇怪的腥臭味。

「砰砰砰!!!」德雷克掏出一把左輪手槍,一連串子彈射進那被狙擊彈打出的創口中,他看到裡面還有什麼東西還在動——不管是什麼,打了再說。

「真是強悍的生命力。」德雷克喃喃說道,等了十多分鐘,怪物終於停止動彈。

「可還是死了。」這時,蘭德爾已經大致恢復人形,獠牙利爪還沒收回,且面色蒼白,狀態並不好。

身上沾染許多血跡,大部分是他自己的。

「沒錯!」德雷克應聲道。

「蘭德爾,過來吧!」迪諾喊道。

這時的迪諾和西蒙已經來到那怪物的屍體旁邊,幾番確定安全后,才呼喚蘭德爾過來。

「嗯。」蘭德爾點點頭。

蘭德爾走到怪物屍體邊,用手上的爪子在怪物身上劃出一道傷口,然後手掌按在傷口處,不一會兒,一縷縷鮮紅色的血液從傷口處流出來,蘭德爾趕緊從懷裡拿出隨身酒壺將血液接進去。

這時羅格也背著黑匣子,從山上走下來。

「他這是…」羅格走到德雷克身邊問道。

「收集精血…蘭德爾可以直接服用生物精血,不用凈化。」德雷克應聲道。

「你知道精血吧?」說完后,德雷克才問道。

「知道。」羅格點點頭。

「嗯。」德雷克點點頭沒再說話。

好一會兒,蘭德爾拿起酒壺,猛飲一口,才說道:「我差不多了,你們開始吧。」

「嗯!」 重生之最強元素師 其餘幾人點點頭,然後從背包里拿出一些玻璃瓶子,熟練的收集怪物的精血。

德雷克也過去幫忙收集精血。

顯然,這樣的合作他們並不是第一次。

羅格的身體還沒產生精血,無法參與收集。

在生物死後,它身體內的精血並不會立即消散,而是會本能維持生物軀體的新鮮,直到精血耗盡,生物的屍體才會開始腐爛,而在這期間,用自身的『血氣』做引,就能將生物體內的精血『吸』出來。

總裁老爸你丟了媽咪 『血氣』是迪諾等人對自身超凡之力的稱呼。

羅格知道迪諾等人超凡力量的根源也是『精血』,只是不知道『血氣』這個稱呼是為了與精血分離開來(就像人類稱呼動物的X行為叫『交.配』,而自身的X行為叫『做.愛』),還是真有不同之處。

……. 程金龍和牛一山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的眼中發現了興奮的目光,很明顯,二人都是有些想法的人,尤其是二人算是跨入了修者的行列,自然都奢望著能夠有朝一日得道飛升,成為逍遙天地間的真正仙人,可是二人也都深深的明白,若是按照二人的修鍊速度,只怕進入先天境界都是難上加難,更別說進入結丹期乃至更為高深的而境界了,如今吳賴要建立勢力,那自己二人作為最早加入吳賴陣營的人,自然會有著不少的好處,尤其是吳賴很明顯是修者中的變態,跟著吳賴說不定有朝一日還真的會得道成仙!

二人都是想到了此節,不約而同地點了點頭,程金龍作為吳賴的准岳父,還自矜身份,牛一山則是抱拳說道:「吳賴小友,我二人都已經是年邁不堪,但是只要吳賴小友願意相信我們兩人,我們兩人願意追隨吳賴小友你,做出一番事業來!」

程金龍雖然沒有說話,但是隨著牛一山的話語,卻是不斷地點頭,很明顯是表示贊同!

吳賴聞言,自然很是欣喜,點了點頭道:「好,既然如此,那兩位前輩先將這個拿著!」

吳賴說著,從袖子里掏出了兩枚玉佩,正是象徵龍組巡察護法職位的玉佩,吳賴既然要為自己選取屬下,自然是要先挑自己信得過的人,雖然程金龍和牛一山二人的修為低了些,不過忠心毫無問題,至於修為,自己想辦法幫助他們提升便是!

程金龍和牛一山二人接過玉佩,牛一山比起程金龍見識略微不如,不知道這玉佩是做什麼用的,正要發問,程金龍卻是渾身一震,驚駭地問道:「啊?這竟然是龍組的令牌?吳賴小友,這是什麼意思?」

吳賴呵呵一笑道:「我已然是龍組北方巡察使,按照二長老的說法,可以設置二十名巡察護法,協助我的工作,我也沒有別的信得過的人,只好先將這一號護法和二號護法的位置,交由兩位前輩,還請兩位前輩委屈一下,就當是幫晚輩的忙了!」

吳賴的話雖然說的客氣,可是程金龍、牛一山二人卻是心中明白,手中這塊玉佩的分量,龍組成員,乃是傳說中華夏的守護者,不僅僅要守護華夏,而且還有著至高無上的權力,甚至可以隨意處置政府中的官員,很多高官都極為忌憚龍組,而吳賴將這兩塊玉佩交給自己的意思很明顯,那就是自己二人從此之後,便也是屬於龍組的一份子了,尤其是位置還很重要,乃是巡察護法,這可是一步登天了啊!

「這……這份職責也太重了,我們二人修為低下,只怕無法承擔重任啊!」程金龍拿著玉佩的手都有些顫抖了,雖然這龍組巡察護法的職位很是誘人,可是程金龍自己心中清楚,自己的修為在世俗間雖然算作是高手,但是放在龍組之中,卻是有些微不足道了!

牛一山也是附和著程金龍的話,連連點頭,很明顯很是贊同程金龍的話語。

吳賴卻是笑著說道:「二位前輩多心了,修為方面無妨,這個晚輩會想辦法提升兩位前輩的修為,再說了,即便遇到一些棘手的事情,還不是有晚輩在嗎?您二位就不要多心了,將這玉佩收好,我不會長時間地呆在雲州,嵐芳夢葯業集團還要靠二位照料,有了這兩枚象徵身份的玉佩,關鍵時候說不定會有什麼作用!」

程金龍和牛一山二人聞言,覺得吳賴的話也有些道理,便不再堅持,二人將玉佩收好,對視了一眼,齊齊朝著吳賴一躬身,抱拳恭聲說道:「屬下巡察護法一號(二號)拜見使者!」

「這……」吳賴一陣苦笑,趕緊還了一禮,心中卻是明白,這樣一來的話,程金龍和牛一山還真的就成了自己的手下了,很明顯兩位老者是在遵循上下的規矩。

「好了,我們接下來商量一下,雖然我們現在都是龍組的成員,可是據我觀察,那龍組之中也是良莠不齊,而且派系不少,所以我們想要在龍組中站穩腳跟,必須有著一定的勢力作為後盾才是,不知二位前輩有什麼好的主意沒有?」吳賴沉吟著問道,他如今已然意識到,凡事不可能自己親力親為,一個人的力量再強大,也必須得有著一定的勢力,這樣的話,別人才不敢輕易地招惹自己,不然的話,自己以後的行動一定會被人掣肘!

程金龍和牛一山聞言卻是都呵呵笑了起來,程金龍捋了捋頷下的鬍子,有些自得地說道:「使者大人,其實我們……」

吳賴卻是擺了擺手打斷了程金龍的話,苦笑著說道:「我說兩位前輩,這個北方巡察使是對別人而言的,咱們自己人就不用這麼叫了吧,也不要叫吳賴小友了,那樣也顯得有些生分,你們就叫我吳賴便可!」

牛一山聞言卻是介面說道:「那好,既然如此,我們兩人就託大了,不過你也不用再叫我們前輩了,就喊我們程老哥和牛老哥便是,這樣顯得親切!」

「呃?咳咳!」吳賴卻是瞥了一眼程金龍,心中不由嘀咕起來,「我若是喊了程金龍老哥,那芳姐該稱呼我什麼呢?總不能叫我吳叔叔吧?」

程金龍自然也反應過來這個問題了,即便吳賴修為高深,而且現在已然算是自己的上司了,但自己可畢竟是這小子的准岳父,總不能亂了輩分啊!

牛一山見二人微微尷尬的神色,頓時也想起了緣由,程紅芳那丫頭如今可是吳賴這小子的人了,那程金龍便成了吳賴的岳父,若是這樣一來的話,輩分可就完全亂了,可是如果叫程金龍岳父,叫自己老哥的話,那自己豈不是比程金龍也低了一輩了,這卻是有些不大妥當!

「要不我就喊二位程叔和牛叔吧!這樣更親切一些!」吳賴出言議道。

程金龍和牛一山自然是連連點頭稱是,而程金龍則是接著剛才的話題說道:「嗯,就這樣稱呼吧,還是說吳賴你要建立勢力的事情,其實這個事情我和你牛叔早就商議過了,畢竟靠你一人支撐大家,不太現實,弄一個讓人忌憚的勢力還是有必要的,這個事情,我和你牛叔兩人已然有了初步的方案!」

「哦?說來聽聽!」吳賴頓時大感興趣,他沒有想到程金龍和牛一山二人竟然早就想到了自己的前面。

程金龍看了一眼牛一山,牛一山心中明白,便介面說道:「咱們要建立自己的勢力,必須有龐大的財力作為支撐,這個你已經做到了,嵐芳夢葯業集團依靠腦黑金已然是打出了名頭,接下來自然會源源不斷地為咱們聚攏龐大的財富,有了這些財富,我們便可以開始著手形成勢力了!當然首先是召集人馬!」

「那這人馬從什麼地方來呢?」吳賴介面問道。

牛一山很明顯早已經胸有成竹,接著說道:「這人馬自然應該是培養一些心腹,我和你程叔計劃用相當一大部分的資金,在北方各大城市設立嵐芳夢愛心福利院,專門收養孤兒,這樣一來的話,既為嵐芳夢葯業集團做了廣告,也能夠從這些孤兒中選取資質上佳者,從小培養起來,自然便會成為我們絕對的心腹手下,日後也便是我們這個勢力的生力軍!」

吳賴聞言,自然是萬分贊同,他自己便是孤兒,當年若非爺爺收留自己,自己說不定早就餓死街頭了,而現在的華夏政府雖然將這個華夏治理得井井有條,算得上是政通人和,可社會上還是避免不了因為各種原因出現孤兒、棄兒,即便不是為了培養自己的勢力,這個愛心福利院也應該設立起來。

只是吳賴還有些疑惑,便發問道:「嗯,這個設立愛心福利院的想法很好,那就定下來,只是這樣培養的話,耗費的時日可不短,等到形成一定規模的勢力的話,最起碼是十幾年二十年後的事情了!」

程金龍一旁點了點頭說道:「嗯,這個我們兩人已經想到了,這只是計劃的一部分,我們兩人在雲州都算是有些勢力,這麼多年以來,手下也有一些忠心耿耿的手下,包括趙多熊的菜刀幫,都有不少忠心的小弟,這些人可以暫時聚攏在一起,加以培養,形成一定的勢力!」

「嗯,這個主意也不錯,也定下來,咱們今天商議完之後,便開始著手處理此事!」吳賴大為贊同,點了點頭,接著卻是又提出了異議,「不過,這些人的實力普遍偏低,雖然可以加以訓練,可是一時間也難以形成有效的戰力,想要迅速凝聚起來一股不弱的力量,估計還得藉助我的師門,另外龍組那邊也可以動動腦筋!」

牛一山插話道:「嗯,紫霞觀和龍組方面,那就看吳賴你了,不過這個我和你程叔也想過,也有些應對的方法!」 沒多久,就收集完精血了,如此龐大的一個怪物,一身的全部精血也就兩三升左右,凈化后的量還要更少。

但從其他人的表情來看,這收穫已經非常不菲了。

羅格站在怪物屍體的頭顱旁,看著怪物頭上那個碗口大的缺口,羅格能感覺到從那個缺口中傳來的微弱精神力。

「羅格,按照社團的規矩,功勞最大的人拿『大頭』,這次得到的精血應該你最多。」迪諾一邊走過來,一邊說道。

羅格沒有馬上應聲,頓了頓抽出匕首,爬上怪物的頭。

其他人看著羅格的動作,並沒有制止。

羅格來到那個缺口邊,幾刀下去,將傷口擴寬一些,然後右手握著匕首,伸進那個缺口中。

手才伸進去,羅格就摸到一個溫熱的、軟軟的東西。

羅格用匕首切割著怪物的血肉組織,手臂朝著他感知到的那個方向摸去。

…….

「噗噗噗….」大量的鮮血傷口處噴出來,濺了羅格一身。

羅格緩慢的將手抽出來。

在羅格的手裡,握著一個拳頭大小的橢圓形肉瘤,把肉瘤換到左手,再伸進去拿出匕首,羅格才從怪物的頭上跳下來。

…….

「社長,我想把我的功勞換成這個。我可以不要精血。」羅格說道。

「這是什麼?」迪諾看著羅格手裡的肉瘤說道,實際上他心裡已經猜到,但他希望聽到羅格告訴他。

「應該是那個怪物的精神核心吧。」羅格說道,我在上面感應到了微弱的精神力。

「這有什麼用?」迪諾說道。

「或許可以增強我的精神力,但也不能肯定。」

迪諾回頭看向其他人。

「你們是什麼想法?」

「我沒意見…」蘭德爾說道。

「我也沒意見。」德雷克道。

西蒙搖搖頭。

頓了頓,迪諾說到:「好!那個是你的了。但你的那份精血也沒了。」

「我明白。」羅格點點頭道。

「屍體怎麼辦?」羅格看著怪物的屍體說道。

「交給特察局吧,還能換點信用值,貢獻值什麼的。」信用值、貢獻值是消耗品,在你調動政府部門為你做事的時候,就會被消耗。

「當然,等你們把想要的拿了之後再說。」

「這東西好像真的是樹。」這時,德雷克已經走到那怪物的『樹角』邊,並用匕首割了些細枝下來。

「是嗎?」蘭德爾應聲道,正準備走過去看看。

「嘭嘭嘭!!!」德雷克突然掏出槍,對著黑暗的叢林一連串子彈射出。

在他掏槍的瞬間,兩道殘影掠出,西蒙和迪諾直接鑽進樹林中。

在西蒙和迪諾竄出的瞬間,羅格好像看到一個正在跑動的人影。

蘭德爾一愣,然後繼續朝怪物的『角』走過去,德雷克也已經衝出去了。

羅格正要追上去,看了眼蘭德爾,又硬生生的停下來。

「那是什麼?」羅格說道。

「人!」蘭德爾簡短的說道。

「果然。」羅格心道,蘭德爾自己說過,他對人類的味道非常敏感,如果那個影子是人,蘭德爾一定能感覺到。

他在看到那個『在動的東西』的瞬間,就已經發動了倀瞳。

然後,他看到了一個奔跑的人影。

而且那個人影的打扮和他們還不太一樣。

身上穿的好像是獸皮和植物編製的衣物,手裡拿著類似矛的武器。

「那個是原始部落的人嗎?」羅格說道。

「或許吧。」

「他們為什麼那麼緊迫?」羅格說道。

「你發現那個人了嗎?」蘭德爾反問道。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