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來這兒消費,是我們的榮幸,哪兒能收您錢呢!」飛哥趕緊攔住了林飛。

林飛也沒矯情,點了點頭吩咐道:「你幫我把剩下的酒拿過來,我今天只想安安靜靜喝酒,沒事別來煩我!」 說完,他就拿起兩瓶酒,走向一個比較僻靜的位置,坐了下來。 飛哥連忙和其他幾個安保人員一起,把剩下的十瓶酒送到了林飛面前的桌子上。 而這會兒林飛已經開了一瓶酒,一杯接一杯的喝了起來。

林飛也沒矯情,點了點頭吩咐道:「你幫我把剩下的酒拿過來,我今天只想安安靜靜喝酒,沒事別來煩我!」

說完,他就拿起兩瓶酒,走向一個比較僻靜的位置,坐了下來。

飛哥連忙和其他幾個安保人員一起,把剩下的十瓶酒送到了林飛面前的桌子上。

而這會兒林飛已經開了一瓶酒,一杯接一杯的喝了起來。

每一杯酒,他都是仰頭一口灌下去,喝完也不停頓,立刻再倒下一杯。

不大工夫一瓶酒就被林飛喝了個精光,而他立刻開啟了下一瓶。

這喝法看得不遠處的飛哥心驚肉跳,喝水也沒這麼喝的啊!

他看得出來,林飛今天心情很不好,明顯是借酒澆愁。

但是這樣喝下去,真會出事的。

他有心想上前勸阻,但剛才林飛已經跟他說的很清楚,讓他沒事別來煩林飛。

所以,他也不敢貿然上前打擾。

猶豫了一下之後在,飛哥連忙往酒吧後面的辦公室走去。 調酒師知道林飛的身份不凡后,給林飛拿的都是高檔的威士忌。

但是他這份心算是拋媚眼給瞎子看了。

林飛不是好酒之人,對酒的好賴,也根本區分不開。

事實上,他對酒一點兒興趣都沒有,今天來喝酒,是為借酒澆愁,只求一醉而已。

什麼色澤,什麼香氣,什麼口感,對林飛來說,都是浮雲。

此時此刻,無論多芳香醇厚的美酒,喝到林飛嘴裡,也滿是苦澀。

洛雲的事情,對他的打擊,實在是太大了。

酒吧里的客人,看著林飛面無表情地一杯接一杯往嘴裡倒酒,也都是驚呆了,見過喝酒猛的,沒見過這麼猛的。

這時候,飛哥領著一個青皮頭,滿臉橫肉的大漢,從酒吧後面快步走了出來。

「強哥,在那兒呢!」飛哥指了指林飛的位置,對青皮頭大漢說道。

此時,林飛的桌子上,已經擺了三個空瓶子了。

被叫做強哥的青皮頭大漢,見著林飛,立刻神色一肅,快步走了過去。

「師爺爺!」強哥走到林飛旁邊,小心翼翼地叫道。

強哥是董慶榮的弟子之一,平時主要負責管理這家酒吧,也就是這家酒吧的經理。

上次在武館和丁五等人火併的時候,他也在場。

他是親眼見過林飛的實力,所以對林飛更是敬畏。

「我不是說過沒事別來煩我嗎!」看到強哥過來,林飛惱火地吼道。

強哥碰了一鼻子灰,只能訕笑著退了回來。

酒吧里的客人,再次眼珠子掉了一地。

經常來這裡的熟客都知道,這家酒吧的經理,是個黑白兩道都吃得開的猛人。

他們還以為飛哥把強哥請出來,是要震懾一下林飛呢。

在這些客人看來,強哥的氣場可比林飛這個少年人強上太多了。

別的不說,光是看強哥那一臉橫肉的長相,一般人都犯怵。

這也是強哥平時都呆在後面辦公室不出來的原因,他怕嚇著客人,影響酒吧的生意。

但是這樣一個猛人,被林飛呵斥了一句,卻連一句話都不敢說,就退了回來。

此時,所有人腦袋裡都有一個疑問,這少年到底是什麼人?

原本還有人想悄悄用手機拍攝林飛喝酒的畫面,畢竟喝酒喝這麼猛的畫面可不常見到。

但是現在,這些人全部打消了這個念頭。

萬一被發現,得罪了這樣的猛人,那下場可不是鬧著玩的。

此時,強哥見林飛還在不停地喝著酒,心中也暗暗著急。

他是見過林飛的,知道林飛的性格其實挺溫和,不會輕易發脾氣。

而剛剛林飛卻絲毫不給他面子地呵斥他,這證明,今天林飛的情緒很不對勁。

這種情況下喝酒,是不會有理智的,他也擔心林飛喝出問題來。

喝酒喝到叫救護車搶救,甚至直接喝掛了的事情,他可沒少聽說。

想了一下,他掏出手機給董慶榮打了個電話,把林飛的情況告訴了董慶榮。

不料,董慶榮知道后卻是滿不在乎地說道:「你師爺爺是什麼人,喝點酒能有個屁事啊,放心吧,他想喝你就讓他喝個痛快,保證沒事!」

在董慶榮眼裡,林飛簡直就是無所不能的神,他對林飛已經到了一種盲目崇拜的地步。覺得林飛喝多少酒都不會醉。

所以,聽到徒弟彙報的這情況,他壓根就沒當回事。

強哥聽了董慶榮的話,倒也放心了幾分。

而且林飛此時已經喝了整整四瓶酒了,看上去除了有些上臉之外,也沒有什麼別的狀況。

所以,他一下子對林飛也多了不少信心,覺得林飛或許真喝完十二瓶也沒事。

其實,他們都高估了林飛。

林飛雖然酒量驚人,但他畢竟也只是個凡人。

四瓶酒下肚,他已經有了暈乎乎的感覺,離喝醉也不遠了。

而且他喝的急,這會兒酒的後勁還沒上來呢。

當然,以他的身體素質,最多也就是喝醉,出危險倒還不至於。

不過,喝到這種微醺的程度,林飛確實覺得,心裡沒那麼難受了。

借酒澆愁,還是有效果的!

他並沒有停下來,去了一趟洗手間后,回來又繼續喝上了。

終於,林飛的意識變得模糊了起來,酒勁上頭,徹底喝醉了。

他終究還是沒能把十二瓶都喝完,還剩兩瓶沒開。

第十瓶也只喝了一半。

不過,即便如此,這酒量也看得眾人直抹汗。

一般人喝醉酒,要麼呼呼大睡,要麼耍酒瘋。

林飛喝醉后,卻很安靜,也不睡覺,只是一隻手托著下巴,愣愣地看著面前的空酒瓶。

搞得飛哥和強哥也不知道他醉沒醉,都不敢上前打擾他。

而就在這時候,一個穿著服務員制服,長得特別漂亮的女孩,快步走進了大廳。

看到這個女孩過來,飛哥立刻吹了個口哨,嬉皮笑臉地說道:「來啦,美女!」

其他幾個安保人員,也跟著調笑起來。

女孩臉頓時紅了起來。

這時候,一個年級稍長的女子走了過來,瞪了飛哥等人一眼,兇巴巴地說道:「你們都有點數啊,人家還是學生呢!」

說完,她又拉了拉女孩的手說道:「沒事,不用搭理他們,他們就這副臭德行!」

說完,她又問道:「對了,這次高考你考得怎麼樣?」

女孩笑了笑說道:「考得還行,謝謝麗姐關心!」

獨家佔有:盛寵替身女傭 如果林飛此時還清醒著的話,他會立刻認出這女孩。

因為這女孩正是孫小蝶!

早在高考之前,孫小蝶就在這裡做兼職了,儘管進入高考衝擊階段,學習時間很緊張。但她還是每天晚上來這裡上三個小時班。

這也是無奈之舉,她家境很差,而暑假后又要上大學了,學費還沒有著落。

所以,她只能抽出寶貴的複習時間做兼職掙錢。

只有高考的時候,她才請了兩天假,現在考試一結束,她就又立刻趕來上班了。

雖然挺辛苦,但是她自己卻很滿足了。起碼她現在還有辦法自己掙學費,日子也終究會一天天好起來。

而在以前,因為相貌的原因,她連兼職都找不到。

這一切的改變,都是林飛給她帶來的。

一想到林飛,孫小蝶的神色就有些黯然。

她搖了搖頭,把這不快地情緒甩出腦袋,開始準備幹活。

不過她剛往酒吧里環視一圈,就愣住了! 林飛?

孫小蝶驚訝地看著正坐在那兒發獃的林飛。

而見到林飛面前桌子上那排成一排的空酒瓶,她頓時臉色大變。

許你一世情緣 她好歹也在酒吧里上了快一個月班了,自然知道威士忌可不是低度酒。

喝了這麼多瓶,是要出事的。

她趕緊快步朝林飛那兒走了過去。

「林飛!」孫小蝶推了推林飛,一臉緊張地問道:「你不要緊吧,你怎麼喝了這麼多酒啊?」

「我不是說……說過,別來煩我嗎!」林飛撥開孫小蝶的手,惱火地說道。

他此時說話,舌頭已經有些打結了。

不過說完之後,他皺眉看了一下孫小蝶,忽然笑了起來,含糊不清地說道:「小蝶是你啊,來,喝酒,我們一醉方休!」

本來見到孫小蝶突然朝林飛走了過去,飛哥等人嚇了一跳,生怕孫小蝶冒犯了林飛。

不過隨後,他們就放心了下來。

雖然離得遠聽不清林飛在說什麼,但是看林飛笑眯眯地和孫小蝶說話的表情,就知道林飛並沒有生氣。

「看來美女的待遇就是不一樣啊!」飛哥酸溜溜地跟身邊的其他幾個安保人員說道。

而這時候,孫小蝶也明白,林飛這是徹底喝醉了。

見林飛又拿起那一瓶喝了一半的酒,往嘴邊湊,她趕緊上前把酒瓶奪了下來。

「林飛,你不能再喝了!」孫小蝶焦急地勸道。

可惜,沒有一個醉鬼是聽勸的。

林飛一把攬住孫小蝶的肩膀,笑嘻嘻地說道:「來,小蝶,陪我喝幾杯!」

在平時,如果有喝多了的顧客對女服務員動手動腳,飛哥等人會立刻上前阻止,這也是他們的主要工作之一。

但是現在,看到林飛攬著孫小蝶的肩膀,他們卻都穩噹噹地坐著,只當沒有看見。

開玩笑,這位爺的事情,誰敢管啊!只能委屈一下孫小蝶了。

況且,林飛雖然攬著孫小蝶的肩膀,但也沒有做更過分的舉動。

「喂,你們長眼睛沒,沒看到小蝶正被顧客糾纏啊,快去幫忙啊!」先前幫小蝶說話的麗姐看到這一幕,立刻瞪著眼睛對著飛哥等人說道。

她和孫小蝶是前後腳到的,並不知道先前發生的事情,還以為林飛只是個普通的客人而已。

飛哥等人聞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後都呵呵一笑,穩如泰山地坐著,沒有一點兒要行動的意思。

麗姐見狀氣得不行,準備自己過去給孫小蝶解圍。

不過,還沒等她有所行動,孫小蝶就已經擺脫了林飛的糾纏,走了回來。

麗姐這才放心下來。

她還是挺疼惜孫小蝶這個命苦的漂亮小妹妹的,平日里也對孫小蝶多有照顧。

不過,讓她沒想到的是,孫小蝶回來之後徑直朝她這邊走來,然後很是不好意思地說道:「麗姐,我想再請一天假!」

「為什麼啊?」麗姐頓時一愣,不解地問道。

她是這裡的服務員領班,孫小蝶想請假,必須經過她同意才行。

「我朋友喝醉了,我不太放心他,想把他送回去!」 惡魔乖女友 孫小蝶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

而麗姐這會兒才反應過來,敢情那個喝醉的少年孫小蝶認識,難怪對方攬著孫小蝶的時候,孫小蝶沒有太抗拒。

不過,她隨即露出一絲為難的神色說道:「我倒是想給你批假,但是今天人手實在有些緊張,要是同意你的假,我會挨罵的!」

九重春華 她只是個領班而已,權利很小,很多事情,她也做不了主。

說完這話,他偷偷往酒吧一個角落裡瞥了一眼,然後才小聲說道:「剛才經理也出來了,我更不敢批你的假了!」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