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伯!我叫雷易,是跟姐姐回來的。」雷易乖巧的說道。昨天回來的時候,姐姐已經跟他說過了家裡的情況。

徐天生驚訝的看向蘇瑾月,「你什麼時候帶回來的?」 蘇瑾月摸了摸鼻子,「昨天我跟戰嬸子去鎮上趕集,看到了雷易,發現他是被人販子控制的,於是我就去偷偷地跟去了,知道那些人販子的落腳點后,我報了警。雷易的外公外婆已經去世了,家裡又沒有別的親人,我就將他帶回來了。」 「原來是這樣。」徐天生明了

徐天生驚訝的看向蘇瑾月,「你什麼時候帶回來的?」

蘇瑾月摸了摸鼻子,「昨天我跟戰嬸子去鎮上趕集,看到了雷易,發現他是被人販子控制的,於是我就去偷偷地跟去了,知道那些人販子的落腳點后,我報了警。雷易的外公外婆已經去世了,家裡又沒有別的親人,我就將他帶回來了。」

「原來是這樣。」徐天生明了的點頭,看著雷易的眼中有著一絲心疼,「那你打算怎麼安排他?」多口人吃飯是沒關係,只是這麼小的孩子留在家裡肯定是不行的。

「我剛剛出去就是幫雷易把戶口遷過來,以後雷易就留在這裡上學,師父也可以多個人說話。」蘇瑾月道。她收留雷易最主要的目的就是這個,她常年不在家,多個人陪著師父她也可以安心一點。

「你這丫頭。」徐天生揚唇笑道。瑾月的心意他又怎麼會不知道呢,她就是怕他寂寞,怕他會胡思亂想。 山路陡峭難行,不過對於蘇瑾月和常年上山採藥的徐天生來說,卻沒有半點難度。

兩人一口氣就登上了半山腰。

徐天生擦了擦臉上的汗水,停下了腳步,「瑾月,我們停下來休息一會兒。」瑾月很久沒上山了,應該很累了吧。

「嗯。」蘇瑾月停下腳步,從自己的竹簍里拿出兩隻水壺,將其中一隻水壺遞給徐天生,「師父,喝點水。」這水壺裡泡的是靈草茶,能夠提神,增加體力。

徐天生接過水壺,打開喝了一口,「那個香包真的挺有用的,這一路走來,一條蛇都沒有看到過。」他原本還有些不相信香包的效果,現在是真的相信了。

「香包里有著毒蛇猛獸最害怕的苦禪草,毒蛇猛獸只要一聞到苦禪草的氣味,就會躲的遠遠的。」蘇瑾月道。苦禪草是五級靈草,只有修真界才有。

「苦禪草?」徐天生詫異的看向蘇瑾月。他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這種藥草。

「苦禪草是我在醫谷的葯園裡發現的,外面是找不到的。」 黎所當婚,總裁老公深寵 蘇瑾月道。

徐天生明了的點了下頭,「難怪我都沒有聽說過,我們走吧。」他將水壺掛在身前,之前他就打算自己拿的,瑾月卻搶先將水壺裝進了她的背簍里。

隨著兩人漸漸地深入山林,周圍的樹木也變的越加茂密,高聳入雲,樹下灌木叢生,色彩斑斕的野花散發著淡淡的清香,蝴蝶在花叢中翩翩飛舞。

「師父,你看那邊。」蘇瑾月指著一棵大樹高興地說道。這座山上所有的藥草,現在都在她的神識中。

徐天生轉頭望去,臉上露出了驚喜的笑容,只見那棵樹上有著四五株深褐色的靈芝,「是野生靈芝!」野生靈芝極其稀少,他也只採到過一兩次,而且顏色沒有像這幾株靈芝那麼深,這幾株靈芝一看就是年份不小的。

看到徐天生臉上的笑容,蘇瑾月的心情也是極好,「師父,我們過去將靈芝摘下來吧。」

「好。」徐天生抬步向著靈芝走去。今天的收穫真是好,竟然連野生靈芝也能摘到。

吃過早飯,方誌鴻就開著車,帶著方武斌前往了上新村。

沿途看著熟悉的路,熟悉的一草一木,方誌鴻的臉上揚起了笑容。離開已經幾個月了,真的挺想這裡的。

「前面就是上新村了。」看著越來越近的小山村,方誌鴻的心情就更好了。

方武斌點了點頭。他現在只想快一些見到蘇瑾月。

聽到外面傳來汽車的聲音,谷秋雨走出診所,看到走下車的方誌鴻,臉上立即露出了驚喜的笑容,「方誌鴻,你怎麼來了?」她和方誌鴻相處了也有五個多月,兩人也算是很好的朋友。

「來看看你們,徐叔他們呢?」方誌鴻走上前笑著問道。

「他們上山採藥了,這是?」谷秋雨看向方武斌,見他的容貌和方誌鴻有著幾分相似。

「他是我父親,我們這次來是找蘇瑾月的,她也一起上山了嗎?」方誌鴻問道。他已經半年多沒有見過蘇瑾月了,不知道她現在有沒有什麼變化。

谷秋雨點了點頭,「你們進來坐吧,我四姐要到傍晚才會回來。」徐叔每次採藥,都差不多要傍晚才會回來,今天應該也是。

「你們坐,我去給你們泡壺茶來。」谷秋雨對著方誌鴻父子說完,向著後院走去。方誌鴻也不是什麼外人,不招呼也沒有關係。

「她是誰啊?」方武斌等到谷秋雨去了後院問道。這個小姑娘的年紀,看起來似乎比蘇瑾月還小。

「她叫谷秋雨,你別看她年紀小,醫術可是不差的。」方誌鴻道。他很喜歡谷秋雨,她的性格開朗活潑,很能夠感染到其他人。

「她也會醫術?」方武斌驚訝道。他還以為診所里就只有蘇瑾月和她師父呢。

「她最擅長的是針灸,幾乎是針到病除。」方誌鴻道。對於這一點,他是極為佩服的。可惜他學的是西醫,對中藥一竅不通。

方武斌點了點頭。看來這個診所不簡單吶!

谷秋雨拿著一壺茶,和兩隻茶杯走了出來。這幾天診所里就只有她一個人,她沒有喝茶的習慣,所以外面的熱水瓶都是空的。

將兩隻茶杯放在方誌鴻和方武斌的面前,谷秋雨幫他們將茶倒滿,「方誌鴻,你要來怎麼都不提前打個電話?」

「想給你們一個驚喜。」方誌鴻笑道。誰知道卻撲了個空。

「這茶好香啊!是什麼茶?」方武斌聞到茶香,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氣。這茶不用喝,他就知道是難得的好茶。

「這是霜葉草茶,是一種藥草,有著養身的功效。」谷秋雨道。

方武斌拿起茶喝了一口,眉頭舒展了開來,「真是好茶!」他喝過的好茶無數,就連極品大紅袍也喝過,可是卻不及這茶這麼清香幽雅,鮮爽生津,飲后回味絲絲甘甜。

谷秋雨笑了笑,看向方誌鴻道:「方誌鴻,你找我四姐是有什麼事嗎?」

「我…」方誌鴻剛要開口,就聽見外面傳來了焦急的喊聲。

「徐醫生,谷醫生,快來救人吶!」

谷秋雨三人聞言,連忙跑了出去,就看到鄰村的金木匠,背著一個滿是是血的小女孩跑了過來。

方誌鴻上前一步,伸手接過了小女孩,轉身快步向著診所里跑去。

谷秋雨和方武斌,以及金木匠連忙跟上。

方誌鴻將小女孩放在床上,開始檢查小女孩的情況,翻開小女孩眼睛,看到她的瞳孔放大時,心中一沉。看來這個小女孩是不行了。

方武斌也看到了小女孩的情況,可惜的嘆了口氣。

「我看看。」谷秋雨上前一步,從口袋裡掏出幾根銀針,快速的向著小女孩的身上扎去。她的銀針都是消過毒後放在儲物袋裡的,以便發生突發情況時使用。

見谷秋雨幫小女孩扎針,方武斌眼中升起一絲期待之色。剛剛志鴻說谷秋雨的醫術很好,不知道她能不能救活這個小女孩。 山路陡峭難行,不過對於蘇瑾月和常年上山採藥的徐天生來說,卻沒有半點難度。

兩人一口氣就登上了半山腰。

徐天生擦了擦臉上的汗水,停下了腳步,「瑾月,我們停下來休息一會兒。」 系統之快穿遊戲 瑾月很久沒上山了,應該很累了吧。

「嗯。」蘇瑾月停下腳步,從自己的竹簍里拿出兩隻水壺,將其中一隻水壺遞給徐天生,「師父,喝點水。」這水壺裡泡的是靈草茶,能夠提神,增加體力。

徐天生接過水壺,打開喝了一口,「那個香包真的挺有用的,這一路走來,一條蛇都沒有看到過。」他原本還有些不相信香包的效果,現在是真的相信了。

「香包里有著毒蛇猛獸最害怕的苦禪草,毒蛇猛獸只要一聞到苦禪草的氣味,就會躲的遠遠的。」蘇瑾月道。苦禪草是五級靈草,只有修真界才有。

「苦禪草?」徐天生詫異的看向蘇瑾月。他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這種藥草。

「苦禪草是我在醫谷的葯園裡發現的,外面是找不到的。」蘇瑾月道。

徐天生明了的點了下頭,「難怪我都沒有聽說過,我們走吧。」他將水壺掛在身前,之前他就打算自己拿的,瑾月卻搶先將水壺裝進了她的背簍里。

隨著兩人漸漸地深入山林,周圍的樹木也變的越加茂密,高聳入雲,樹下灌木叢生,色彩斑斕的野花散發著淡淡的清香,蝴蝶在花叢中翩翩飛舞。

「師父,你看那邊。」蘇瑾月指著一棵大樹高興地說道。這座山上所有的藥草,現在都在她的神識中。

徐天生轉頭望去,臉上露出了驚喜的笑容,只見那棵樹上有著四五株深褐色的靈芝,「是野生靈芝!」野生靈芝極其稀少,他也只採到過一兩次,而且顏色沒有像這幾株靈芝那麼深,這幾株靈芝一看就是年份不小的。

看到徐天生臉上的笑容,蘇瑾月的心情也是極好,「師父,我們過去將靈芝摘下來吧。」

「好。」徐天生抬步向著靈芝走去。今天的收穫真是好,竟然連野生靈芝也能摘到。

吃過早飯,方誌鴻就開著車,帶著方武斌前往了上新村。

沿途看著熟悉的路,熟悉的一草一木,方誌鴻的臉上揚起了笑容。離開已經幾個月了,真的挺想這裡的。

「前面就是上新村了。」看著越來越近的小山村,方誌鴻的心情就更好了。

方武斌點了點頭。他現在只想快一些見到蘇瑾月。

聽到外面傳來汽車的聲音,谷秋雨走出診所,看到走下車的方誌鴻,臉上立即露出了驚喜的笑容,「方誌鴻,你怎麼來了?」她和方誌鴻相處了也有五個多月,兩人也算是很好的朋友。

「來看看你們,徐叔他們呢?」方誌鴻走上前笑著問道。

「他們上山採藥了,這是?」谷秋雨看向方武斌,見他的容貌和方誌鴻有著幾分相似。

「他是我父親,我們這次來是找蘇瑾月的,她也一起上山了嗎?」方誌鴻問道。他已經半年多沒有見過蘇瑾月了,不知道她現在有沒有什麼變化。

谷秋雨點了點頭,「你們進來坐吧,我四姐要到傍晚才會回來。」徐叔每次採藥,都差不多要傍晚才會回來,今天應該也是。

「你們坐,我去給你們泡壺茶來。」谷秋雨對著方誌鴻父子說完,向著後院走去。方誌鴻也不是什麼外人,不招呼也沒有關係。

「她是誰啊?」方武斌等到谷秋雨去了後院問道。這個小姑娘的年紀,看起來似乎比蘇瑾月還小。

「她叫谷秋雨,你別看她年紀小,醫術可是不差的。」方誌鴻道。他很喜歡谷秋雨,她的性格開朗活潑,很能夠感染到其他人。

「她也會醫術?」方武斌驚訝道。他還以為診所里就只有蘇瑾月和她師父呢。

「她最擅長的是針灸,幾乎是針到病除。」方誌鴻道。對於這一點,他是極為佩服的。可惜他學的是西醫,對中藥一竅不通。

方武斌點了點頭。看來這個診所不簡單吶!

谷秋雨拿著一壺茶,和兩隻茶杯走了出來。這幾天診所里就只有她一個人,她沒有喝茶的習慣,所以外面的熱水瓶都是空的。

將兩隻茶杯放在方誌鴻和方武斌的面前,谷秋雨幫他們將茶倒滿,「方誌鴻,你要來怎麼都不提前打個電話?」

「想給你們一個驚喜。」方誌鴻笑道。誰知道卻撲了個空。

「這茶好香啊!是什麼茶?」方武斌聞到茶香,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氣。這茶不用喝,他就知道是難得的好茶。

「這是霜葉草茶,是一種藥草,有著養身的功效。」谷秋雨道。

方武斌拿起茶喝了一口,眉頭舒展了開來,「真是好茶!」他喝過的好茶無數,就連極品大紅袍也喝過,可是卻不及這茶這麼清香幽雅,鮮爽生津,飲后回味絲絲甘甜。

谷秋雨笑了笑,看向方誌鴻道:「方誌鴻,你找我四姐是有什麼事嗎?」

「我…」方誌鴻剛要開口,就聽見外面傳來了焦急的喊聲。

「徐醫生,谷醫生,快來救人吶!」

谷秋雨三人聞言,連忙跑了出去,就看到鄰村的金木匠,背著一個滿是是血的小女孩跑了過來。

方誌鴻上前一步,伸手接過了小女孩,轉身快步向著診所里跑去。

谷秋雨和方武斌,以及金木匠連忙跟上。

方誌鴻將小女孩放在床上,開始檢查小女孩的情況,翻開小女孩眼睛,看到她的瞳孔放大時,心中一沉。看來這個小女孩是不行了。

方武斌也看到了小女孩的情況,可惜的嘆了口氣。

「我看看。」谷秋雨上前一步,從口袋裡掏出幾根銀針,快速的向著小女孩的身上扎去。她的銀針都是消過毒後放在儲物袋裡的,以便發生突發情況時使用。

見谷秋雨幫小女孩扎針,方武斌眼中升起一絲期待之色。剛剛志鴻說谷秋雨的醫術很好,不知道她能不能救活這個小女孩。 隨著銀針扎入,谷秋雨手指在針尾輕彈,便看見銀針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頻率顫動起來,若是仔細聽,還可聽見一陣細微的「嗡嗡」聲。

「以氣運針,竟然是以氣運針!」方武斌震驚的無以復加。一個看起來才十七八歲的女孩,竟然有那樣高超的醫術,這個診所不簡單,不簡單吶!

看到方武斌震驚的模樣,方誌鴻微微一笑,伸手輕輕地拍了拍方武斌的肩膀,「爸,你別激動。」他早已見識過谷秋雨他們的醫術了,倒是一點都不意外。

方武斌深吸了一口氣,穩了穩自己的情緒,「志鴻,他們是不是都會以氣運針?」

「我見過蘇瑾月和谷秋雨用針,徐叔很少出手。」方武斌如實道。徐叔會中醫,但是只會普通的針灸。不過他可不會跟父親說的那麼清楚。

方武斌明了的點了點頭,徐天生是蘇瑾月和谷秋雨她們的師父,不出手也是很正常的,「志鴻,你想回到這裡嗎?」志鴻回到這裡,或許比在醫院學到的更多。

方誌鴻驚訝的看著方武斌,「爸,你同意讓我回來?」他當然是想回來了。

方武斌點了點頭,「你在這裡或許能學到更多。」原本他以為鄉下小診所里的村醫,醫術也就那樣,但是在見識到蘇瑾月的丹藥,還有谷秋雨的針法后,他的觀念被徹底的改變了。或許真正的杏林高手,就是隱於鄉野之間的。

「謝謝爸!」方誌鴻開心道。

方武斌拍了拍方誌鴻的肩膀,「以後好好跟徐醫生他們學習。」

「嗯。」方誌鴻點頭道。

在兩人說話間,谷秋雨那邊也已經結束了治療。

寵妻入骨:豪少眷戀666天 「谷醫生,我閨女她怎麼樣?」金木匠看到谷秋雨拔去銀針連忙問道。

「已經脫離生命危險了,回去靜養幾天就好,她怎麼會傷成這樣?」谷秋雨走到一旁,從柜子里拿出一隻消毒盒,將銀針放入其中。她在上新村也有不短的時間了,對於周邊村子的情況多少有些了解,這個金木匠的妻子早逝,現在娶的是一個寡婦,寡婦自己有一個兒子和一個女兒,所以對於金木匠的這個女兒一直是非打即罵,想來這次受傷和那個寡婦脫不開關係。

「摔的…」金木匠半天才擠出兩個字。 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 他閨女看到家裡有肉,嘴饞就去廚房偷吃了一小塊,被他媳婦發現了,就拿著棍子想要打她,他閨女嚇的爬上了圍牆,一不小心就從圍牆上摔了下去。

谷秋雨冷笑一聲,「醫藥費交一下吧。」

金木匠點了點頭,「多少錢?」

「一百。」谷秋雨淡聲道。若是換成其他人,她最多只收十塊,但是這種連自己親生女兒都保護不了的父親,她不狠狠宰他一下心裡不爽。

「這…這麼多?」金木匠愣住了。他聽說診所的醫療費不貴,有時候還會免醫藥費,怎麼到他這了這麼貴。

「多嗎?」谷秋雨冷冷一笑,指了指身旁的方誌鴻和方武斌兩人,「這兩位是醫院的醫生,你問問他們,我收費用高不高。」

方武斌正在查看小女孩的情況,聽到谷秋雨的話說道:「這位同志,這個收費是真的不高的,我給你算下,你女兒剛剛那種情況,到了醫院是肯定要進行手術的,單是手術費就得兩百,還有住院費,藥費,加起來沒有個五百肯定是不夠的。」而且像小女孩這種情況,能不能救得了還是兩說,畢竟傷的太重了。

金木匠已經傻掉了。他們村的人生了病都是來診所的,從來不知道住個院竟然要那麼多錢,還好有這個診所,不然真的看不起病。

看了一眼床上的女兒,金木匠乾澀的開口道:「我回去拿一下錢。」錢都在他媳婦那裡,不知道他媳婦願不願意拿出這筆錢。

目送著金木匠走出診所,谷秋雨搖了搖頭,對著後院喊道:「小易,幫忙倒杯水來。」

雷易正坐在桌旁練著字,聽到谷秋雨的話應了一聲,站起身向著廚房走去。

方武斌確定小女孩的情況已經穩定下來后,對著谷秋雨豎了下大拇指,「谷醫生,你的醫術真是太厲害了!真是讓人嘆為觀止!」小女孩剛剛的情況有多糟糕,他看得一清二楚,能救回來真的算是奇迹了。而谷秋雨就是奇迹的創造者。

「過獎了!」谷秋雨淺笑著搖了搖頭。醫谷的醫術,是真正的醫白骨活死人,更別說她還是一名修真者。

「秋雨姐姐。」雷易走進來,將水遞給谷秋雨。

谷秋雨接過水,伸手將床上的小女孩扶起來,將手中的水喂進她的口中。

小女孩喝了兩口水,便緩緩的睜開了眼睛,似乎是想到了之前的事,她的眼中有著一絲恐懼,四處看了看,怯怯的開口道:「我…我在哪裡?」

「診所,感覺怎麼樣?」谷秋雨問道。

小女孩點了點頭,「謝謝!」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