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霸三下兩下竄到了周寒面前,堵住了周寒的去路,沖著周寒嘶叫著,彷彿在說不許丟下它。

「行了,過來。」周寒也懶得跟霸霸多扯了,吸附一出,將霸霸吸到了面前,然後周寒一翻身,坐在了霸霸的背上。 霸霸現在的體格已經接近兩丈了,奔跑起來的速度一點都不遜色疾風豹,霸霸擁有這等能力,周寒自然就要發揮它的座駕效用了。 嗷嗷! 周寒翻身到了霸霸的背上,霸霸頓時一陣緊張,以為周寒想

「行了,過來。」周寒也懶得跟霸霸多扯了,吸附一出,將霸霸吸到了面前,然後周寒一翻身,坐在了霸霸的背上。

霸霸現在的體格已經接近兩丈了,奔跑起來的速度一點都不遜色疾風豹,霸霸擁有這等能力,周寒自然就要發揮它的座駕效用了。

嗷嗷!

周寒翻身到了霸霸的背上,霸霸頓時一陣緊張,以為周寒想要教訓它了,渾身劇烈的抖動,想要把周寒給摔下來。

「喂,笨熊,你特么還有完沒完,走了,我們出去了。」周寒的吸附緊緊的吸在霸霸的後背上,不管霸霸如何搖動身體,周寒在它背上紋絲不動。

霸霸搖了一會,沒有感覺到周寒的進一步動作,它好像明白了,似乎周寒只是想要坐在它背上而已。

「走吧,我們出去了。」 第一上將夫人 周寒拍了拍霸霸的後背,一人一熊出了這片空間。

轟轟轟!

由於霸霸的體格暴漲增大了,這一線天的夾道不夠寬,霸霸一出來就被卡住了。周寒手中的隕尖槍連連出槍,一線天兩邊的石壁被劈開成碎片,這狹窄的通道迅速被周寒給弄寬得能夠容納霸霸行走了。

「周寒,你這是要走了嗎?」見著周寒坐在霸霸後背上走了出來,和諧寨三當家獨眼龍連忙來迎。

「呵呵,三當家的,謝謝你這些日子對霸霸的照顧了。」周寒對著獨眼龍表示謝意。

「哪裡,周寒你言重了,咱們這關係說這些就見外了。」獨眼龍微笑道。

「三當家,有個事情跟你講一下,你的那個空間裡面被霸霸給鬧得的一團糟了,這個真是抱歉……」不等周寒說完,獨眼龍便是打斷道:「周寒,沒關係的,我命人重新搞好就是了。」

獨眼龍還沒有進去那片空間裡面去看看裡面的情景,若是他真看見了,絕對不會是這麼輕描淡寫的語氣了。

「三當家的,那空間被破壞的真……」周寒也不好意思再說下去了,乾脆說道:「三當家的,給霸霸的那些靈藥還剩下了一些吧,這些靈藥就當做我對你們和諧寨的補償了。」

老國師找江若波弄了這些靈藥,霸霸這吃貨就算再能吃,加上一個雪雪,應該也沒能夠全部吃完,至少還剩下了三分之一,就當做損壞那片空間的賠償了。

也許這賠償有點多了,但也無所謂了。

只要進入了山脈,霸霸的口糧問題就可以讓它自己解決了,這就是所謂了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嘛。

「這怎麼行!」經周寒這麼一說,獨眼龍頓時就想起來給霸霸的靈藥還剩下了一半,他連忙把裝載靈藥的符袋拿了出來,正要交給周寒,周寒卻拍動了霸霸的肩膀,然後霸霸托著周寒飛快的奔跑消失了。

「這周寒也太大方了些吧,這麼多的靈藥直接就送給我們和諧寨了,這可比我們和諧寨當初拿出來的靈藥多多了啊。」看著霸霸馱著周寒的背影消失,獨眼龍心中對周寒這個少年好感再次大增,等他進入這片空間,看著滿眼的狼藉的時候,獨眼龍剩餘的這隻眼睛頓時間瞪得滾圓:「被毀成了這樣,這,這,這……」

不說周寒這個真氣境五段實力的高手,單單就霸霸奔跑在道路上,那排山倒海一般的動靜著實將沿途的實力給驚的不輕。

這居然是相對於人類真氣境五段實力的霸王熊,這也太特么邪門了。

要知道,霸王熊屬於七階妖獸,就算是成年了,發起瘋來,戰鬥力也不過會令真氣境一段實力的人忌憚而已。

而眼前這隻霸王熊妖獸的氣息達到了人類真氣境五段實力了,這特么還是七階妖獸嗎?這特么就能夠算得上是八階妖獸了。

雖然說干白手買賣的人眼力勁很厲害,但見著霸王熊後背上只坐了一個少年,而且沒有展示出任何勢力的標誌來,頓時間有人鋌而走險了。

對此周寒沒有半點意外,當初唐青山帶領他去洗禮之地的時候,中途還不是有鋌而走險之徒。

若是周寒掛上了沙羅商隊或者是符師會的標誌的話,這些勢力那是絕對不敢鋌而走險的。因為沙羅商隊和符師會常年在這片地方行走,若是真得罪了,那可是會遭到滅族的報復的。

轟轟轟!

霸霸馱著周寒快速奔跑,眼前突然落下幾塊萬斤巨石,巨石被霸霸硬生生用身體給撞飛了。 獨寵萌妃:蛇王太霸道 巨石飛出老遠,有的撞碎在山樑,有的砸入山林,毀掉一大片的樹木,破壞力甚是可怕,而霸霸卻什麼事都沒有。

那些鋌而走險之徒見勢不妙,轉身溜的比兔子還快。

周寒也沒有追下去,時間緊,懶得把時間浪費在這些宵小之徒身上。

霸霸馱著周寒來到了傭兵小鎮,這裡是進入蠻妖山脈的邊緣地方,周寒需要跟這裡的雪鷹團打探一點消息。

雪鷹團常年在蠻妖山脈裡面活動,對於這山脈裡面的情況應該熟悉的多,也許他們就知道哪裡有尋寶妖鼠活動的跡象呢,這也省的周寒和霸霸在山脈裡面亂竄一氣,要是不小心惹著了那些強大的妖獸,那特么就悲劇了。 霸霸馱著周寒出現在這個傭兵小鎮,立即打破了這個小鎮的氣氛,不管是傭兵還是傭兵團,都對霸霸這個龐然大物投來敬畏的目光和疑惑的眼神。

這明明是七階妖獸霸王熊,怎麼現在看上去氣息卻比他們在山脈裡面見著的霸王熊氣息強悍的多。更加令人吃驚的是,這霸王熊的後背上還坐著一個人類強者,這預示著這強大的霸王熊乃是這位人類強者的座駕。

但若是這人類強者是個老頭或者是個中年人也就罷了,這特么居然是一個少年,這可是令人吃驚的很啊。

一個十幾歲的少年,居然能夠擁有這樣強悍的妖獸充當座駕,這可真是啞然啊。

十幾歲的少年,哪裡有能力降服這麼強大的妖獸了,也許這就是他的長輩給予他的吧。

周寒坐在霸霸的背上,對於小鎮上這些議論聲音沒有在意。畢竟周寒現在真氣境五段實力了,這些傭兵根本無法感應到周寒的真實實力,也就認為這霸王熊是周寒的長輩所賜了吧。

「團長,我不是眼花了吧,那坐在霸王熊後背的少年,好像就是大運武盟的那個周寒啊。」雪鷹團長身邊的老孟看著霸王熊馱著周寒朝著這邊慢慢走來,神情那是相當的激動。

「嗯,不錯,是周寒。」雪鷹團長曹木龍微眯起雙眼,看著這隻霸王熊,目光之中滿是駭然。

這應該就是他們送給周寒的那隻霸王熊幼崽了,沒想到這區區數月的時間,這霸王熊居然已經擁有成年霸王熊的體格了,而且這氣息實力也比自己見到的成年霸王熊強大的多,一點都不輸於自己在山脈裡面見到的那些九階妖獸了。

真是難以令人置信,當初那隻奄奄一息,眼看著就要死掉的霸王熊幼崽,居然讓周寒給養成了這般。

曹木龍也無法感應到周寒的具體氣息了,顯然這周寒的實力已經超越了自己,這個少年的成長速度,也是相當的恐怖啊。

保守估計,現在起碼應該是真氣境二段實力,傳言之中是這樣的。

「我的天……」老孟和身邊這些雪鷹團的成員張大嘴巴,卻不知道該用什麼言語來表達心中的驚駭。

「大家快看,這霸王熊好像朝著雪鷹團的團部去了,難道那人類少年跟雪鷹團有交集嗎?」

不少人紛紛猜測著。

「呵呵,曹團長,別來無恙啊!」霸霸走到雪鷹團長面前停了下來,周寒從霸霸背上跳了下來,沖著曹木龍打著招呼。

「呵呵,周寒,進來坐!」曹木龍收起心中的驚駭,沖著周寒豪爽一笑。

「謝謝曹團長的好意了,我這裡時間有點急,就不進去喝茶了。」周寒微微一笑,「我是有些事情,想要和曹團長請教啊。」

「請教可不敢當,這可是折煞我曹某了。」曹木龍受寵若驚,看著周寒:「不日之前,總團長發來了訊息,說他的孫女門菁雪承蒙你的關照才成功洗禮了,你的名氣都傳到總團長的耳朵裡面了,我哪裡還敢指教你啊,你有什麼問題,儘管問便是,曹某必然知無不言!」

「呵呵,曹團長真是客氣了。」周寒笑了笑,也就不再說客氣話了,那門菁雪的事情,周寒當時也不過順手為之罷了。

「是這樣的,曹團長,我準備進入蠻妖山脈里尋找尋寶妖鼠。」周寒說道。

「尋寶妖鼠?」曹木龍神情一頓,這玩意可不是普通妖獸啊,哪怕是幼鼠,實力都不是曹木龍這些小角色能夠覬覦的。

雖然現在沒有感應出來周寒的具體實力,但看上去周寒應該也不會是那尋寶妖鼠幼鼠的對手吧。

「周寒,你當真要去尋尋寶妖鼠嗎?」曹木龍啞然問道。

「呵呵,還請曹團長能夠提供一些關於尋寶妖獸的線索吧,也省得我在山脈裡面亂竄一氣了。」周寒微笑說道。

「周寒,這可不是開玩笑的,尋寶妖鼠哪怕是幼鼠,實力都相當於人類真氣境七八段實力的高手了,而且這幼鼠一般都在巢穴裡面不出來,成年的尋寶妖鼠更是恐怖的很呢,連我們的總團長大人都要頭疼。」曹木龍表情嚴肅的很,看著周寒:「周寒,你現在還小,我看你還是不要進去冒險了。」

「呵呵,聽曹團長的意思,你是在擔心我抓不住尋寶妖鼠嗎?」周寒樂呵呵一笑,「坦白的說,成年的尋寶妖鼠我的確不是對手,若是遇上幼鼠嘛,我還是有信心抓住的。」

「什麼,你能抓住幼鼠?」周寒這話一出,曹木龍等人全部目瞪口呆。

幼鼠相當於人類真氣境七八段實力的高手了,周寒居然說他有信心抓住,我的天,難道說現在的周寒實力已經晉入了真氣境七八段了嗎?

但很快,曹木龍就想起來了,周寒在真氣境一段實力的時候就能夠打敗莫天機了,莫天機當時可是真氣境六段高手呢。

而現在曹木龍無法感應到周寒的實力氣息了,估摸著至少真氣境二段實力了,這樣的情況下,想必周寒應該能夠對抗真氣境八段實力的對手了。

這樣想的話,那周寒對上幼鼠,倒也不是沒有機會,但前提是他要有機會遇著落單的幼鼠才行啊。

「還請曹團長麻煩提供一點關於尋寶妖鼠的線索吧,周寒將感激不盡。」周寒知道曹木龍等人會驚駭,但這不是三兩句就能夠和他們說的清楚的。

那尋寶妖鼠也許是群居的,幼鼠一般也不出窩,但周寒可以想辦法讓它出窩嘛,周寒還就不信了,這尋寶妖獸的智慧能比的了自己。

「周寒,不是我不提供線索給你,我不能害了你啊。」曹木龍皺著眉頭,要是他這裡給周寒提供了線索,回頭周寒在山脈裡面栽了,回頭總團長那裡還不扒了自己的皮啊。

而且周寒也是大運武盟的明日之星啊,要是周寒出了事情,曹木龍這雪鷹團以後就別想跟大運武盟做買賣了。

「曹團長,我入山脈是為了緊急的事情,就算你不告訴我線索,我也是必須要進去的。」周寒看著曹木龍,「曹團長,麻煩你還是告訴我吧,如果你實在不想說的話,那我就只好去向別的傭兵團打探消息了。」

「周寒,你這不是在逼我嘛。」曹木龍的眉頭皺的更深了。

「周寒,你給我們交個實底,你現在的實力是多少了?」老孟看著曹木龍猶豫的神情,他問道。

「喏!」周寒隨手張開了五根手指頭,也許把這茬告訴他們,他們應該就會告訴自己了吧。

「真氣境五段實力?」老孟和曹木龍把眼睛瞪的像燈籠,驚愕的看著周寒。

曹木龍這拼打了一輩子,也不過才堪堪真氣境一段實力,周寒現在就真氣境五段實力了?

這不是打擊人的事情,而是這簡直就是出了幺蛾子啊。這才多久啊,周寒就蹦入了真氣境五段實力了,誰特么相信啊。

「周寒,你不是故意誇大了你的實力,然後想要讓我們把尋寶妖鼠的線索透露給你吧。」老孟狐疑著,這樣想也才合理。

不到十八歲的真氣境五段實力,這太特么扯了。

「對對對,周寒,這可是性命攸關的事情,你可千萬不要信口雌黃啊。」曹木龍也是反應了過來,連忙說道。

「呵呵,兩位見我周寒像信口雌黃的人嗎?」周寒微微一笑,拱手道:「看樣子兩位是不相信我周寒了,既然這樣的話,那周寒就不打擾了,告辭……」

「等等!」曹木龍連忙開口叫住周寒。

「怎麼,曹團長,你還有話要說嗎?」

「這樣吧,既然你都找到我面前來了,這個忙我也不能不幫,正巧我這裡馬上又組織了一批傭兵,眼下就要準備進入山脈了,要不你跟我們一起進去吧,末了我給你找個嚮導,他知道尋寶妖獸在山脈的哪些地方活動,你去碰碰運氣,如何?」曹木龍的心中已經打定了主意,無論如何他都是不相信周寒現在是真氣境五段實力的。

等進了山脈,讓嚮導給他看看山脈裡面的真正危機,到時候也許這周寒就會改變主意了。

總之一句話,千萬不能讓周寒栽在山脈裡面了。

「呵呵,那就多謝了。」周寒看出來曹木龍的神情有異,也就裝著沒有看見,表示著感謝。

呵呵,想要讓我知難而退,曹團長,恐怕你會失望了。

「老孟,你趕緊吩咐下去,立即出發。」曹木龍對老孟說道。

「是!」老孟立即去了。

沒多久,二十幾名傭兵就全部召集齊了,這些傭兵基本上都是後天之境和先天之境實力,實力最高只有一個半步真氣境實力的老頭,這人看上去滿臉滄桑的樣子,是個老傭兵了。

「周寒,這就是我給你找的那個嚮導了。」曹木龍把老傭兵領到了周寒面前。

「老伯,謝謝你了。」周寒一拱手,直接就是一百萬金的金票塞了過去。

一百萬金!

周寒這闊綽的出手,立即讓那些傭兵們個個目瞪口呆,他們跟著雪鷹團做這次任務,酬勞也不過幾萬金而已。

這周寒隨便給老傭兵的賞錢,居然就是一百萬金!

曹木龍也老孟也是相當吃驚,沒想到周寒會一下子給這麼多。

老傭兵倒是沒有客氣,直接就收下了周寒的錢,然後對周寒說道:「孩子,你放心,你這錢絕對花的值!」

「呵呵,那就拜託老先生你了。」周寒笑了笑,他看出來曹木龍應該事先給老傭兵打了招呼,讓老傭兵想點辦法令周寒知難而退。但周寒這重金打賞過去,老傭兵到時候未必會聽曹木龍的話,而會盡量幫周寒了。

「走走走,出發了。」曹木龍一揮手,隊伍就出發了。

由於進入蠻妖山脈的路子一樣,於是周寒和這位嚮導就順便和曹木龍的傭兵隊伍一起進林子了。

「曹團長,我這裡跟你打聽一個人。」周寒放任霸霸去自由活動,畢竟山脈林子才是霸霸應該待的地方。只要霸霸不離的太遠,周寒和它彼此之間能夠感應得到,相互能夠呼喚就行。

霸霸對此高興極了,龐大的身軀鑽入林子,立即就會尋找口糧去了。

對此,周寒有些羨慕霸霸,吃貨的世界就是這麼簡單,有了吃的,甚至連對雪雪的思念都可以忘記了。

然而人的煩惱就太多了,也許這就是所謂的擁有的越多,煩惱就越多吧。

「誰?」曹木龍看著周寒。

「這人來自大蒙王朝,叫烏九,一個不怎麼愛說話的少年。」周寒這時候不禁想起烏九來,當初洗禮池外分別的時候,烏九就說要進入這蠻妖山脈裡面來歷練。等到自己參加符宗考核的時候,烏九會來看自己。估摸著烏九現在應該還在蠻妖山脈裡面吧。

「烏九?」曹木龍想了想,說道:「我不知道烏九是誰,不過你所說的一個不怎麼愛說話的少年,我倒是想起一個,不知道是不是你說的這個烏九。」

「這個木訥的少年可真是不簡單呢,他的實力氣息居然比我還強,我無法感應到他的具體實力,那次他拿著總團長孫女門菁雪的牌子找尋我,想要找一個嚮導帶他進林子,正巧那時候我親自帶他進林子了。那次的運氣真是背,竟然遇著了狼群,這些狼群的戰鬥力量非常的強悍,單隻狼的戰鬥力堪比真氣境一段了。狼群將我們包圍了,眼看著我們就要損失慘重的時候,你猜怎麼著,這少年使著一把快劍,那劍揮動的可快了,哪怕是近距離,我都看不清楚他究竟是怎麼出劍的,那狼群眨眼間就被殺了二十多頭狼,狼王見勢不妙,才帶領剩餘的狼群離開了。」想起那個驚人的場面,曹木龍的臉上還殘留著昔日的驚駭。

僅僅憑著一把快劍,殺的狼群落花流水,這樣的天才少年,真是罕見啊。

「嗯,這就是烏九了。」周寒點著頭,烏九的兵器感悟在於一個快字,眨眼間殺死二十多隻相當於真氣境一段實力的的狼,也符合烏九的唯快不破特徵了。

「這少年進了山之後,他執意要朝著山脈深處裡面去,我沒攔住他,只好讓他去了。」曹木龍有些無奈,當初倒不是他沒攔,而是根本攔不住。

這個少年天資不錯,但山脈深處危機重重呢,不知道這少年現在還活著沒。

「周寒,怎麼,你和這少年是朋友嗎??曹木龍補充問道。

「嗯,我們在洗禮之地一起並肩戰鬥過。」周寒說道,「那你知道這烏九具體往著山脈哪個方向去了?」

若是可能的話,或許還能夠見到烏九呢。要是有烏九幫忙,也許抓尋寶妖鼠的壓力會少的多。

「周寒,這個就不好說了,雖然我能夠提供這個烏九少年進入山脈之中的方向,但誰敢保證他會一直沿著這個方向進入嗎?有可能他在裡面會變更方向,也有可能遇著強大妖獸而改變方向,所以就算我提供給你他初入山脈深處的方向,你也不可能確定他現在的位置的。」曹木龍說道。

「嗯,這個倒也是。」周寒也就不問了,山脈裡面的情況誰都無法預料,烏九可能隨時朝著任何一個方向變更歷練行程的,找到烏九讓其幫忙一起抓尋寶妖獸的計劃怕是行不通了。

「喂,周寒,據說你幫夢幻帝國的五皇子重新獲得了新生,而且還助他登上了夢幻帝國的皇位,傳言說你潛入了夢幻帝國皇宮說服了老皇上,你是怎麼做到的啊?」曹木龍很是好奇的問道,雖然曹木龍經常進入山脈裡面獵獸,但對於外界的消息傳言還是很靈通的。

「呵呵。」周寒只是笑了笑,說道,「曹團長,也許是那老皇上感覺自己大限已盡了吧。」

「團長,有情況!」這時候,老孟突然對曹木龍示警。

曹木龍立即神情嚴肅起來,隨著老孟前去探情況,沒多久,老孟就表情凝重的回來了,看著周寒:「周寒,前面路子有綠蟒擋道,恐怕我們得繞道了。」

綠蟒屬於冷血動物,並不能夠單單依靠感應來感知,周寒現在雖然真氣境五段實力了,但卻沒有感應到任何一點綠蟒的氣息,看來這綠蟒很懂得隱藏氣息,並進行偽裝。

不過雪鷹團的探路先鋒是多年遊走在這山脈之中的老手了,眼力勁和經驗都相當的厲害,很多危機能夠提前發現。

「這條綠蟒算幾階的?」周寒隨口問道,根本沒把這綠蟒放在眼裡。這不是山脈的深處,還是邊緣區域,想必這綠蟒僅僅只能夠威脅到真氣境二三段實力的人罷了。

「八階的!」曹木龍臉色非常嚴肅也狐疑,「這可是山脈邊沿呢,居然也能夠出現這種妖獸,很邪門。」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