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他們的跑動速度和體重,估計是摔得挺疼的。

隨後而來的,卻是花潔夫人的能量球和獃獃王的超能水波動。 他們的攻擊對準了其中一隻精靈,而另一隻則是迎上了耿鬼的奇異之光。 摔倒加上突然的攻擊,讓那隻怪顎龍陷入了異常狀態。 「禍不單行!」青木低喝一聲。 耿鬼「桀桀」大笑一聲,從怪顎龍的影子中鑽出。 耿鬼的雙眼發出紫紅色

隨後而來的,卻是花潔夫人的能量球和獃獃王的超能水波動。

他們的攻擊對準了其中一隻精靈,而另一隻則是迎上了耿鬼的奇異之光。

摔倒加上突然的攻擊,讓那隻怪顎龍陷入了異常狀態。

「禍不單行!」青木低喝一聲。

耿鬼「桀桀」大笑一聲,從怪顎龍的影子中鑽出。

耿鬼的雙眼發出紫紅色光芒並於頭頂形成一個眼球,然後眼球向怪顎龍釋放多個深藍色的光環。

應為怪顎龍處於混亂狀態,所以技能會造成雙倍傷害。

吃痛的怪顎龍怒吼著就想站起身。

哪又那麼容易。

獃獃王和另一隻怪顎龍纏鬥在了一起,花潔夫人則沒有任何壓力的無限輸出。

再次揮動雙手,地面上又竄出了更多的藤蔓,將怪顎龍又是拽回到了地上。

隨後丟出能量球幫助獃獃王對付另一隻怪顎龍。

耿鬼則是立刻出現在怪顎龍的眼前。

兩隻精靈的眼睛產生了對視。

催眠術。

對於催眠術這個技能,從一開始的忽視,到後面青木的一再強調鍛煉。

現在的耿鬼對於這個技能的使用和掌握是更加出色。

特別是在超進化之後。

而且在嘗試過一次將對手催眠,然後隨意蹂躪的快感之後,耿鬼對於這個技能的喜愛程度呈直線上升。

怪顎龍剛剛還威風八面。

此時卻是眼皮開始打架,有些不聽使喚。

很快,雷鳴般的鼾聲出現。

另一邊發現情況后的怪顎龍想要喚醒同伴,獃獃王卻是沒有給他任何機會。

將自己的超能力撐開,隔絕了聲音的傳播。

還有一旁的花潔夫人一起輸出。

還是先擔心一下自己。

「耿鬼,食夢,惡夢!」

看到怪顎龍已經睡著,那麼最好的當然就是做夢類型的技能了。

食夢和惡夢技能同時使用。

惡夢技能的效果比食夢都要恐怖的多。

食夢是一個擁有威力值得技能,而且食夢還是超能力系技能,而惡夢是沒有威力值,並且是幽靈系技能。

惡夢技能的效果是能夠讓對手做惡夢,每隔一段時間減少大約百分之二十到百分之三十之間的體力。

這點效果對於防禦能力比較高的精靈來說,就是剋星。

現在兩個技能組合起來,怪顎龍是沒有機會從夢中醒來了。

其實耿鬼還能夠在使用催眠術之前對怪顎龍丟一個劇毒技能,這樣組合下來的消耗能力更加出色。

這隻怪顎龍倒在地上直接失去了戰鬥能力。

而另一邊,幾乎也是在同時結束了戰鬥。

畢竟獃獃王和花潔夫人在屬性上有很大的優勢。

嘭——

怪顎龍龐大的身軀倒在地上,震起了一大片的灰塵。

至此,兩隻突襲的怪顎龍失去了戰鬥能力。

要不是這裡的精靈受到了限制,無法收付,否則青木覺得自己可能能在今天大賺一筆。

要知道遠處可還有著一大群的怪顎龍存在。

現在看起來雙方還是互不相讓,但因為花潔夫人的青草場地,戰鬥的天平已經出現了傾斜。

青木敢肯定,只要自己真的介入進去,肯定能夠將怪顎龍們全部擊敗。

就是可惜無法收服和抓捕,所以青木對於這個選項的慾望不是很大。

最多就是讓花潔夫人再使用幾次青草場地,幫班吉拉們稍微多建立一點優勢。

————————————————

第二更!求月票! 擊敗兩隻怪顎龍后,三隻精靈的等級都得到了提升。

臨時老公,玩刺激! 獃獃王達到了66級,相對而言,進步可能不算大。

但是耿鬼和花潔夫人卻是不一樣。

他們之前都是64級的初入天王級,現在卻是進入了和獃獃王同一層次的完全天王級。

起碼和對面的兩隻怪顎龍達到了同等層次。

超級耿鬼身上超進化能力陡然消失,他再次變回了原樣。

這麼點時間,對於青木來說,幾乎就沒有多大的消耗。

這樣一來,青木手中就有三隻精靈達到65級的精靈。

在正式天王中,也算是站穩了腳跟。

一旁的沙基拉看著威風八面的耿鬼他們,還有在遠處戰鬥的班吉拉們,眼中流露出了羨慕。

還有一絲的不甘。

本來這種時候,如果自己有實力,就應該是自己上才對。

雖然同伴的力量也算是自己的力量。

但不是手刃敵人,總覺得還是差了點什麼。

青木看出了沙基拉的失落,走到他身邊輕輕地拍了拍,沒有多說什麼。

這種時候對於力量的嚮往,可能也會成為沙基拉進化的動力。

解決了兩隻怪顎龍,無法收服略微感到有些可惜,青木帶著精靈們站在原地等待著班吉拉們的戰鬥結束。

沒有了這兩隻怪顎龍偷家后,怪顎龍族群一下子就像是沒有了信心,原本和班吉拉們戰鬥了這麼多次,就沒有很忙結果。

現在還不容易有了一個相對而言比較好的機會,卻是被人給阻擋了。

吼——

怪顎龍首領長吼一聲。

吹響了撤退的號角。

早就沒有持久戰之心得怪顎龍們,瘋狂甩開對手,就要撤退。

而班吉拉們卻是不想就這麼放過他們。

今天如果不是有青木他們在,可能就要損失慘重。

班吉拉族群可不是怪顎龍,出產後代實在是太慢了,而且任何一隻族人培養起來,所需要消耗的時間和代價也是太大。

怪顎龍們決定逃跑后,就沒有一絲猶豫,就連此時倒在青木面前的兩隻怪顎龍族人都不願理睬。

看起來有些冷血,但卻是保住了最大的有生力量。

怪顎龍們跑了,班吉拉追了一段距離后,放棄了追蹤。

回來時,每隻班吉拉的身上都帶著大量的傷痕。

不過臉上的表情卻是依舊兇悍。

這個時候的班吉拉不是一般人有勇氣能夠靠近的。

班吉拉首領帶著他的族人,走到了青木和沙基拉面前。

微微躬身。

緊隨他之後的,所有的班吉拉也是略微躬身,表示尊敬。

班——

班吉拉首領這是在感謝青木對他們提供的幫助。

邪惡寶寶:挑個總裁當爹地 青木擺擺手,拍了拍身旁沙基拉的背,沒有說話。

但意思很明顯。

沙基拉的同族,他是肯定會出手幫忙的。

班吉拉首領看向沙基拉時,也露出了感激的神色。

班——

班吉拉首領對著身後的族人們喊道。

兩隻班吉拉走了出來。

只見他們講躺在地上的兩隻怪顎龍扛起,跟著大部隊一起朝著山谷內走去。

雖然有些殘忍,但不得不說,這才是野外真正的弱肉強食。

青木也沒有任何錶示。

這兩隻怪顎龍無法收服,那麼他的興趣也就不大。

只是青木有些好奇,不知道班吉拉們會怎麼處理這兩隻怪顎龍。

回到山谷后,躲藏起來的沙基拉和由基拉看到了班吉拉們的回歸,還有在他們肩上的兩隻怪顎龍,頓時歡呼起來。

嘭——嘭——

兩隻怪顎龍被丟在了地上,其中受傷最輕的兩隻班吉拉準備處理他們,其餘的班吉拉則是在首領的帶領下,挖開山谷角落中的一處岩石堆,拿出了一些好似是草藥一半的植物。

在這岩石地中,能夠擁有草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過如果有水源的話,倒是擁有自己培養地可能。

這大概就是怪顎龍們要搶奪水源的主要原因之一吧。

擁有水源,不僅僅是為了喝,更多的可能還是希望能過用來培育一些稀少的可再生資源。

班吉拉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花潔夫人,青草場地。」青木在這個時候還是選擇提供幫助。

幫人幫到底。

好感值拉滿才好。

班吉拉們的屁股下面出現了一大片的青草場地,隨後翠綠色的能量從草地中升起,沒入到了班吉拉們的傷口內。

那些傷口在迅速的恢復著。

看到這片突然出現的草地,和身上逐漸治癒的傷口,班吉拉們有些發愣。

沒想到還能夠這種能力。

此時看向花潔夫人的時候,多了一分炙熱和期盼。

一隻擁有治癒能力的精靈,在這個世界還是非常稀少的。

班——

班吉拉首領受傷是最嚴重的,但他卻是站了起來。

盯著青木和沙基拉看了一會。

直接朝著山谷內的另一個角落走去。

在岩石堆中翻找著什麼。

很快,班吉拉首領手中拿著兩枚散發著土黃色能量波紋,好似石頭一樣的東西走到了青木和沙基拉的面前。

班——

班吉拉首領叫了一聲,將兩塊堪比青木腦袋大小的石頭丟在了青木的面前。

隨後指了指沙基拉,再次叫了一聲吼后,轉身回到草地上。

班吉拉們都帶著一絲欣慰的眼神看向青木的沙基拉。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