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曾。”我搖搖頭,道:“只是,太清宮裏,怕是出了甚麼內鬼了。”

“內鬼?” “咱們回去問問就是了。” 到了朱顏郡主的小院裏,正瞧見青鸞出來潑水,我忙道:“青鸞,朱顏郡主現如今怎麼樣了?” 青鸞瞧見我和陸星河,自然是歡欣雀躍的,忙道:“花穗小姐,你可算回來了,你快勸勸郡主罷,事情發生了之後,掌門人也來了,夫人他們也都來了,可是我們郡主,就是一個

“內鬼?”

“咱們回去問問就是了。”

到了朱顏郡主的小院裏,正瞧見青鸞出來潑水,我忙道:“青鸞,朱顏郡主現如今怎麼樣了?”

青鸞瞧見我和陸星河,自然是歡欣雀躍的,忙道:“花穗小姐,你可算回來了,你快勸勸郡主罷,事情發生了之後,掌門人也來了,夫人他們也都來了,可是我們郡主,就是一個字也不肯說,還是水米不進的樣子,平素你跟我們郡主關係是最好的,你說什麼,她一準會聽!”

我忙點了點頭,留下陸星河在外面等着,自己便進去了。

可是我纔要進去,卻聽見窗戶吱呀一聲,一道衣袂閃在了窗戶旁邊。

(本章完) 我自是唬了一跳,立時便追到了那窗外去,不成想纔到了窗戶左近,一陣大風迎面撲過來,待我推開窗子的時候,外面已經空無一人。

回過頭去,卻見朱顏郡主還好生生的躺在了牀上,牀邊輕紗飄揚,朱顏郡主雙眼禁閉,胸口微微起伏,像是還不曾睡醒了。

我皺起了眉頭來,心下合計着,那個跳到了窗外的,究竟是誰?

朱顏郡主知道麼?

我這一進來,動靜不算小,方纔那窗戶也給大風拍打的啪啪作響,這便明白了,不消說,怎麼都吵不醒的,也只有裝睡的人了。

“咳咳……”我存心清了清嗓子。

朱顏郡主微微動了動,透過那硃紅色的紗簾子,我自然也瞧出來,她正從錦繡枕頭後面,偷偷的窺視着我。

“朱顏郡主,方纔好大一陣風。”我說道:“我幫着你把窗子關上了。入了秋風大,郡主須得小心點,萬萬莫要染上了風寒去。”

“唔。”朱顏郡主這纔是一個放心下去的模樣,似乎是爲着掩飾緊張似得,且咳了一聲,道:“有勞了。”

朱顏郡主平日裏何曾跟我說話這樣客氣過,十分顯然,她想保護方纔那個人,不叫我知道。

我一面微笑,一面揉了揉太陽穴,心下想着,這個朱顏郡主,居然也不知什麼時候暗自有了心事。先是鳳尾,又是方纔那個神祕人,究竟她在護着誰,不讓我知道?

我伺候着朱顏郡主喝了些個珠玉茶,假意隨口問道:“這一日,不知郡主好些了不曾?”

“嗯。”朱顏郡主點點頭,總像是在藏着什麼不想讓我知道一般的心虛,答道:“無妨……對了,你,聽說鳳尾的事情,害得你也跟着沾染上了官司?現如今,如何了?”

“多謝郡主關心,我也無妨。”我笑道:“那些個大官員做到了這個份上,自然糊塗不得,加上那事情也清楚,說明白了就沒事。”

滿庭芳:穿越之紅顏天下 “那便好……”朱顏郡主又問道:“既然你算得上清

白了,那害了鳳尾的真兇,可尋得了麼?”

朱顏郡主這話問的,眼神閃爍,分明極想知道。

我笑道:“郡主也莫要掛心,事情聽說跟三王爺那邊有點關係,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的,已經將邊關的國師都給驚動了來,想必很快就水落石出了,郡主放心吧!您身側,有我們保護着,只是有一樣,您可萬萬莫要再尋了這個短見了。”

“唔。”朱顏郡主胡亂點一點頭:“生死交關的時候,才知道性命是再精貴不過的,我……我也不去想那個了……”

“萬事還是需要自己想開了。”我笑道:“這可不就大好了麼!”

給人剛救下來的時候,還口口聲聲說甚麼不想活了,這會子怎麼卻是想通了?

不消說,朱顏郡主得了誰的點化呢!

我又與朱顏郡主說了些個體己話,瞧着她興趣缺缺,只是有點發慌的模樣,便尋了一個由頭且自出去了。

到了那門口上,陸星河正在看一隻掛在牆上一個大鳥籠裏面的鳥兒,青鸞纔在掃地,瞧見我,忙道:“花穗小姐,如何?可跟郡主說什麼了?”

“也沒什麼,不過幾句話的功夫,你叫人給郡主送點滋補的東西,現如今準就吃了。”

“當真?”青鸞大喜,忙要尋了東西熬粥,我卻拉住她,道:“這樣事情讓旁人做,我有話管你說。”

青鸞這才愣了愣,點點頭,跟幾個小丫頭說好了,才怯生生的過來我身側,問道:“花穗小姐,可有什麼大事麼?”

“不過是問你,方纔你出來潑水,那房間裏沒人看着朱顏郡主麼?”我問道:“掌門人該是吩咐了下來吧?說是朱顏郡主房內,不許斷人的?”

“是不曾斷過!”那青鸞忙道:“我一直都守在旁邊的,不過郡主說落葉煩人,旁人就都在院子裏面收拾,我獨個留在那,方纔郡主又說屋裏也憋悶得很,秋日天干,讓放在屋裏一點水,撒了玫瑰香露添點潤,可是郡主一會說是太濃一會說是太淡,

青鸞來來回回換了幾盆水罷了。這個……也不算斷吧?”

一個不吃不喝想死的人,如何在乎屋裏潤不潤,玫瑰露香不香的?分明是想法子將青鸞和其餘幾個丫頭支開罷了。

能讓她支開旁人的,生人自然不可能了。不僅是熟人,還該是她平素十分信得過的熟人。

我點點頭,道:“橫豎郡主肯吃東西,乃是好事,這樣吧,你們幾個晚上還是輪番的守着郡主,一次來一個人交接着,免得一個人看一整夜頂不住。”

“是,”青鸞笑道:“還是花穗小姐是個細心人!”說着便下去了。

陸星河早聽見了,問道:“怎地了?”

我將方纔的事情說了一遍,道:“我方纔假裝不曾瞧見誰,但是那個人必定要起疑自己給暴露出來了,是以若要是有什麼動作,一定是打算速戰速決的,現如今丫鬟只留一個,支開也容易支開,晚上,只怕那人真懷着什麼心思,還會再來。”

“這個人,究竟會是誰……”陸星河皺起了眉頭來:“與朱顏郡主相熟的,可並沒有幾個。”

“嗯。”我點點頭,道:“咱們,到時候把玉錦衣穿上罷。”

及至到了晚上,天際繁星點點,顯得更是澄澈透亮。

我和陸星河一道守在了那朱顏郡主後窗左近。

天氣已經十分寒涼,懂得人手腳發僵。

玉錦衣下面更是滿滿的涼意,陸星河捉住了我的手揉搓了揉搓,低聲問道:“冷麼?”

我搖搖頭,笑道:“只要跟大師哥在一起,總覺得四季如春。”

“你倒是很會說笑。”

“唰……唰……”是有人趟在了掛上露水的草葉子上的聲音。

我擡起頭來,這才吃了一驚,這才瞧見,朱顏郡主屋子裏的後窗戶,已經悄然打開了。

可是我們,不曾瞧見了一個人。

我的心沉了下來,難不成,對方,也穿着同樣能讓人隱身無形的玉錦衣嗎?

(本章完) 只見那窗臺上面,邁出來了一隻腳,但是那腳只是突兀的顯現了一下子,便倏然消失了,不消說,對方,果真也有玉錦衣,八成,是玉錦衣將那腳給蓋住了。

那腳雖然只是出現了那麼一瞬,可是我早就看清楚了,那隻腳上穿着的,是一隻奢華的金絲銀線綴明珠繡花鞋。

朱顏郡主最喜歡的一雙鞋。

那草葉子簌簌作響,走的很快,陸星河拉住了我的手,怕貿然動作,要傷到了朱顏郡主,示意我先不要輕舉妄動,且自試探着打了一下響指。

那響指的聲音一起,草葉子上的痕跡一下子停滯住了。

“怎地了?”一個低低的聲音響了起來。

再沒錯,是朱顏郡主的聲音。

卻沒有人回答,那個挾持朱顏郡主的,倒是好生謹慎。

眼瞧着那草葉子卻一下子輕輕的彈了起來,像是方纔兩個站在草葉子上面的隱形人,一下子到了半空之中去了。

“刷……”衝着那個方向,一道裹挾着冰晶的寒風衝了過去,隱隱的,在那草葉子左側,印出來了虛虛浮浮的兩個人形來。

“起。”陸星河一聲低語。

“乓……”一道火舌卻將那塌陷下去的草葉子左近圍了起來,“嗤”的一下子燒着了。

我盯着那火苗,只見火苗一下子竄了起來,中間傳來了一聲朱顏郡主吃驚的嬌呼,火苗之中再次出現了草葉子塌陷的痕跡。

他們落下來了。

火苗圈子不小,是以瞧着是燒不到草葉子塌陷的那一段的,但是眼見着,那草葉子胡亂的翻滾起來,十分顯然,站在上面的人,慌張的很。

可是,除了朱顏郡主自己的聲音,卻聽不見旁的聲音。

陸星河留我在玉錦衣下面,自己先鑽了出去,道:“夜半時分要太清宮來挾持朱顏郡主,閣下好大的膽子。”

朱顏郡主的聲音從那火圈子裏響了起來:“大師哥,你誤會了,不過是……唔……”

朱顏郡主下半句話卻生生的像是給什麼剪斷了,只聽見那火苗噼啪作響的聲音, 陸星河立時說道:“ 將朱顏郡主放開來,不然的話,在下不客氣了。”

一面說着,那修長的手卻背在了背後,跟着指了指左邊。

聲東擊西之計。

我自然心領神會,念動飛天咒,腳下離地三尺,遊蕩到了那個圈子的左邊去,這個方位正是跟陸星河對面,若是他們要跑,自然會從這個方位來。

陸星河也故意,讓那個方向的火勢稍稍的弱下來一點,造成了一個靈力不及的假象來。

便是挾持了朱顏郡主那的那個人法術了得,可也不見得能帶着朱顏郡主飛天遁地,但凡露出了一點破綻,我便將他們身上的玉錦衣扯開,將朱顏郡主救回來。

“閣下,可也是那三王爺的手下麼?”陸星河還在對面虛張聲勢,藉此吸引着那挾持朱顏郡主之人,免得發覺了我,且做出一股正氣凜然的樣子,說道:“挾持當朝郡主的罪過,定然是一個抄家誅九族的,閣下最好回頭是岸,將郡主給交出來,有話還可以好好說。”

陸星河這一陣子時時與我在一起,謊話也能說的這般的有聲有色,真真不是什麼好現象。

我暗自裏嘆了口氣,卻見那草葉子,果然衝着我這個方向傾斜了過來。

陸星河也瞧見了,卻硬是裝成了根本看不見的模樣,道:“ 加上,這是太清宮的重地,稍稍做出點響動,驚擾了旁人起來,閣下可更是難以收拾了,趁着尚且無人發現,還請將朱顏郡主放出來,在下不過是想要朱顏郡主平安,閣下性命自由,在下擅自做主,決計不多加爲難。”

陸星河一面說着,那腳步一面慢慢的衝着我的這個方向遊移了過來。

我平心凝神,等着我面前那草葉子微微一陷,我迅速的伸出手便衝着那個方向給抓過去。

觸手,是涼涼軟軟的質感,是玉錦衣和玉錦衣內裏的衣料的感覺,抓了滿手。

我心下大喜,將那玉錦衣往下面狠狠一拉,不成想,卻眼前一黑,只覺得鋪天蓋地一個東西蓋在了我面前,要將我給兜住了,我身子一轉閃避了過去,只聽“嗤……”像是有什麼東西被撕碎了的聲音。

我正是心下納悶的時候,手上卻不敢遲疑,更順

着那個方向抓過去,只見眼前居然是一張黑色的斗篷,兜出了一個人形出來。

我忙就着那人形一拉,沒成想本身自己就帶着力氣,那個人影,更衝着我倒了下去,兩股子力道疊加在了一起,讓那個人影跟我一齊重重的便往後面倒了下去。

陸星河這個時候,自然也不曾閒着,瞧着我倒得遠一些,一道漫天花雨流光閃耀起來,我則護住了倒向我的那個人,解開了那斗篷,裏面裹着的果然是朱顏郡主。

而這個時候,草葉子響了起來。

我耳朵一直很尖,才聽見了那聲音,便覺出來那個人是對我和陸星河的埋伏猝不及防,舍下了朱顏郡主要走,我立時說道:“大師哥,看好了朱顏郡主!”

便追了過去。

“花穗,不許你去!”

“無妨!”

仗着身上還披着玉錦衣,我順着那草葉子“刷刷……”的聲響便追了過去,並不曾忘記了用飛天咒讓自己腳尖離開了草地去,陸星河也要追上來,正這個時候,卻見陸星河前面的火苗一下子漲了起來,衝着朱顏郡主就燒了過去。

陸星河哪裏還顧得上追我,忙且去將朱顏郡主給救出來,我心下里明白,這是聲東擊西,便更小心翼翼的的追過去。

夜涼如水,風聲自耳側滑過去,前面草葉子塌陷的飛快,這個人,腳力倒是挺厲害的,堪堪要比得上我這兩條躲債躲出來的飛毛腿了。

不過,究竟還是及不上我,眼見着到了胭脂河左近,我已經追上了。

“嗤……”流光破從我手邊閃耀了起來,打在了那草葉子上面,但是卻是一個打空了的聲音,好像根本不曾碰到了對面那個穿着玉錦衣的人。

我心裏着惱,自己一邊不住的移動着,不讓對方看清楚了我的位置,一面又四下裏攻了過去。

沒有用,每一聲,都是打空的聲音。

這如何可能……

“撲……”一道漫天花雨閃耀了起來,我身側大亮,不由叫苦不迭,給那光照上去,身後自然還是會顯現出來了影子的,這玉錦衣,並不曾將我的實體也變化的沒有了。

“花穗,躲起來!”陸星河的聲音由遠及近:“這裏我來。”

不成想,那聲音才一響起來,我卻發覺自己已經給人扯了一下子。本來是用了那離地三尺的飛天咒,可是這個時候,身子只沉重的往後面倒,一隻手抓住了我的腰,重重的將我往後面一扯,我大頭朝下,像是菜籃子一般給人拎了起來。

“大師哥,我就在這裏!”對方也穿着玉錦衣,我也穿着玉錦衣,我忙將玉錦衣往下拉,讓陸星河瞧見我,對方手勁兒卻很大,早將我束的緊緊的。

“撲……”一道白光閃耀了起來,正中了那個架着我的人身上,似乎是躲閃不及,可是,分明轉身將我擋在了前面,這個人,就不必受着這一擊的。

這個人究竟是誰,難不成,真是什麼熟人不成?

“將花穗放下。”

陸星河的聲音裏面,滿滿的,都是殺氣。

一股血腥味道淡淡的從這個人身上傳了出來,傷的大概不輕。

可是這個人,哼也不曾哼一聲,卻扭轉了身,徑自往胭脂河邊跳下去。

我瞪大眼睛,但是什麼都來不及了。

“花穗!”陸星河聲音像是很遠,我只聽的迷迷糊糊的,冰涼的水將我給包圍了起來,眼前是濃得化不開的黑。

身上慢慢被凍得麻木,凍得沒有知覺,隱隱約約的,只覺得有一隻手緊緊的抓住了我,將我抓的非常非常牢固。

我將眼睛瞪的很大,但還是什麼都看不到。

胸口悶了起來,只覺得,自己像是掉進了無底深淵一般。

接着……便什麼也不知道了。

“啾啾啾……”幾聲鳥叫響了起來,我朦朦朧朧的醒了過來,這一覺,居然睡的這般香甜,連個夢都沒做。

坐起身來,打算伸一個懶腰,這才發覺,自己不曾躺在自己的小院裏面, 這個被子,不是我的!

我愣了一愣,這纔想起來,昨日發生的事情。

低下頭,衣衫是一件月白裏衣,根本也不是自己的衣服。

我心下里一陣發慌,緊着掐了自己一下,讓自己鎮定下來,且轉過頭,瞧着這

個房間。

這個房間看上去十分普通,普通的一點特點都沒有,便是那一種往哪一個院子裏去,推開門都能瞧見的模樣。

紅木的桌椅不算貴也不算便宜,壁上掛着的字畫好看是好看,也並不像是什麼名家的手筆。

掃過了小窗子,掃過了書櫥,我卻越發的覺着這個房子詭異起來,我眨一眨眼睛,才發覺了,這個房子,卻根本沒沒有門。

我怔住了。

沒有門?

不錯,那小小的,比鏡子大不了多少的窗戶正漏下了陽光,滿屋子清新的樹葉味道,外面鳥叫聲聽的清清楚楚的,牆是白的,桌子是一塵不染的,但就是沒有門。

我站起來,瞧見地上還放着一雙半新不舊的草鞋。

套上了草鞋,我走了下去,在牆邊敲動了敲動,也不曾聽見了什麼異響,我心下里可是越來越沉了, 我是如何進來的?

昨日裏,我泡在了水裏,現如今,頭髮是幹蓬蓬的,身上也沒有什麼異樣,好像昨日的事情,本來便是一場夢境。

我給那個奇怪的人擄走了,那個奇怪的人擄走我做什麼?我對誰有用處呢?

該不會,那個人,也當我是真正朱厭附身的那一個了罷?

帶着滿肚子疑惑,我踩着桌子往那小窗戶外面看,外面有許多的竹子,正隨着風簌簌作響。

“有人麼!”瞧着是逃不出去了,玉錦衣也沒有了下落,我索性便張開嗓子大喊了起來:“本姑娘醒過來了!”

外面依舊是靜謐的不像話,似乎我的話,還有着微微的回聲。

這附近難道有山?

“餓死了!” 近身妖孽兵王 我繼續喊了起來:“來者是客,到了你們這裏來,難不成你們連一餐飯食也捨不得拿出來麼?快快來人!本姑娘的命金貴的很,料想着你們這飯也給不起的小戶賠不得!”

我話也不曾說完,撲鼻子便是一陣烤雞的味道。

我皺起眉頭來,卻正看見了那個紅木衣櫃的門縫正在緩緩的合上,而紅木衣櫃前面的那桌子上,擺着一個朱漆托盤,那朱漆托盤內裏,放着一盤子荷葉燒雞,一碗粳米粥,還帶着一盤子涼拌八寶菜,帶着一碗海米湯。

我立時從那桌子上跳了下來,一把將那衣櫃的門打開了,但是那衣櫃裏面卻是空蕩蕩的,連一根毛也沒有。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