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檢錄處是設立在武道場兩邊的一個小房子,陌凡根據比賽前居委會又發布的一條信息前往指定的檢錄處。 陌凡敲了敲門,一個很好聽的,如百靈鳥的清脆女聲回話道:「請進!」 走進門內,陌凡觀察下環境,檢錄處很空曠,只有一張桌子跟一個人,人的後面就是通往武道場的通道。 陌凡望向那個聲音很好聽的工

檢錄處是設立在武道場兩邊的一個小房子,陌凡根據比賽前居委會又發布的一條信息前往指定的檢錄處。

陌凡敲了敲門,一個很好聽的,如百靈鳥的清脆女聲回話道:「請進!」

走進門內,陌凡觀察下環境,檢錄處很空曠,只有一張桌子跟一個人,人的後面就是通往武道場的通道。

陌凡望向那個聲音很好聽的工作人員,一襲霓裳羽衣令他很是驚艷。

我了個乖乖,這衣服好漂亮。

霓裳羽衣的主人抬起頭,是一個標準的東方美女,柳葉眉,瓜子臉,丹鳳眼,而且其長發飄飄綁了個公主辮,端莊典雅中透露著現代氣息。

陌凡也不是見到美女就走不動路的人,他眼神驚艷了一下后,就走到這個霓裳仙子的面前。

「你好,我是來檢錄的。」陌凡畢恭畢敬的說道。

「把你的參賽玉簡拿出來。」霓裳仙子說道。

陌凡遞了過去,霓裳仙子檢查過後沒有問題,對著桌上的表格在電腦上操作了幾下。

「行啦,你把手機拿出來接收驗證碼。」霓裳仙子說道。

「???」陌凡有點懵逼。

「怎麼了?」霓裳仙子問道:「雙重驗證啊,你沒見過嗎?」

陌凡:「……」

好吧,我是小白,入鄉隨俗就對了。

將驗證碼報出來,霓裳仙子確認無誤后,點頭道:「時間還有一會,你等等再過去。」

「啊,好的。」陌凡拘謹的點點頭。

霓裳仙子看著陌凡,笑道:「你就是陌凡吧?」

「恩?是我啊!」陌凡有點不明白霓裳仙子問這個。

「術修跟我說過你,他說你是個很看好的後輩呢。」霓裳仙子說道。

「術修前輩?」陌凡楞了一下,原來面前這位小姐姐是跟術修前輩同齡段的修士,好險,差點動心了。

「是啊!」霓裳仙子可能是一直悶在這裡檢錄有些無聊,跟陌凡打開了話匣子道:「他還說,你雖然天賦不錯,但也是個倒霉鬼,走到哪哪倒霉。」

陌凡:「……」

他感覺自己被無形扎心了一波。

霓裳仙子剛想繼續說,旁邊的鬧鐘響了。

「時間到了,你可以去了。」霓裳仙子道。

陌凡點點頭,趕緊朝那座門走去,生怕再被扎心。

「加油啊!」霓裳仙子最後給陌凡鼓舞道。

陌凡朝她點點頭,打開門往裡走去。

卿本佳人 經過了一條不算長的走廊,陌凡便來到了武道場內。

他也見到了自己的對手,一身儒裝,手持一把羽扇,面容看起來普普通通,若不是身上特別的書生氣,恐怕丟進人堆里根本就認不出來。

對方朝陌凡友好一笑,抱拳一臉和氣得道:「在下南宮賦,儒門中人,一會還請賜教。」

儒門?

陌凡挑眉,也是有樣學樣的抱拳說道:「在下陌千秋,額……陌家子嗣,還請賜教。」

術修來到場上,給二人講了比賽規則,隨後便走了下去,但在這之前,他很明顯察覺到術修的眼神中似乎讓自己加油。

「比賽開始!」

陌凡剛想後撤,肚子很不爭氣的發出了打鼓聲。

咕嚕嚕!

陌凡:「……」

南宮賦:「……」

「千秋道友,你是不是沒吃飽?」南宮賦問道:「我的納戒中還有些食物,要不你拿著先墊墊肚子?等狀態好了我們再打?」

圍觀群眾:「……」

這不是晉級賽嗎,你們這麼和睦是在幹什麼,這南宮賦也是傻,陌千秋怎麼可能接受食物呢?趕緊打才對啊!

陌凡楞了一下,接著便看到南宮賦拿出一個肯爺爺全家桶。

炸雞漢堡的香味瀰漫開來,陌凡嗅了一下,兩眼直放光。

「拿去吃吧,等你狀態好了我們再打。」南宮賦和善的笑笑,將全家桶遞給陌凡。

「那我就謝謝啦!」陌凡笑著接過全家桶,直接坐在地上開吃。

觀眾:「???」

喂喂喂,這是什麼情況?怎麼就吃上了? 陌上花開兩相歡 不是在比賽嗎?陌千秋也真是,難道不怕對方下毒嗎?

這個問題問到點了,陌凡壓根不怕對方下毒,神武軀不懼任何毒素!

千羽曦看著台上正在大快朵頤的陌凡,內心不由地一陣無語,果然,他只要一出現,不管什麼場面,都能瞬間改變畫風。

「南宮道友,我看你人不錯,不如比賽后咱們交個朋友吧?」陌凡吃著漢堡說道。

「可以啊!」南宮賦輕搖羽扇,依舊和氣的說道。

(本章完) 觀眾:「……」

聊個毛線天,你們還打不打的呀?

五分鐘的時間,陌凡就將全家桶給吃完了,他擦了擦嘴,評論道:「這東西好吃是好吃,可惜就是量少了些,全家桶說的應該是雞的全家吧?

「千秋道友,怎麼樣?可以開始比試了嗎?」南宮賦問道。

「當然可以!」陌凡舒展了下身子,做了幾個拉伸動作當熱身。

觀眾:「……」

南宮賦謙遜一笑,「你先出手吧。」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陌凡話音剛落,整個人就如炮彈般衝刺到南宮賦面前,0.01秒的思考過後,他沒有將拳頭對準腦袋,而是轉移到南宮賦的肚子。

南宮賦神色依舊,他往後一步,對方的拳頭剛好距離自己也就一根拇指的距離。

拳風很猛,直刮的南宮賦的衣服往後飛,他躲開攻擊后,右手羽扇一揮,整個人氣勢一變,彷彿從讀聖賢書的柔弱書生變成了手握生死簿的閻羅王。

「墨.問天!」南宮賦道出四字,羽扇對準陌凡。

只見從他的影子往前延伸,試圖抓住陌凡。

我擦,這招數好牛逼!

陌凡趕緊後撤,也不知道自己的影子被抓到會發生什麼事。

不得不說,如今的局勢對南宮賦非常有利,下午五點中的太陽,照射在人的身上,其影子會比其他時間段拉的要更長些。

陌凡運轉齊天身法,腳步飄忽不定,令人無法猜測下一步的方向,而且速度很快。

他心想著,目前這招有兩種解法,第一,便是使用遁空符,雖然對方能用靈力注入眼睛察覺到自己,但不能使影子顯現出來,不過很可惜,比武有規定,不允許使用符篆。

陌凡暗嘆一口氣,也只剩下第二個方法,等,這一招肯定是要消耗靈力的,南宮賦若是聰明,自知這招暫時奈何不了我,肯定會先將這招撤回去,所以說,現在只能不斷地逃,逃到他先收回靈力。

南宮賦輕輕搖著羽扇,一幅算盡一切的看著陌凡,微笑道:「千秋道友,再吃我一招!」

他又吐出兩個字:「雷語!」

眾人只見南宮賦的羽扇上瞬間布滿藍色的電弧,看起來宛若件非主流藝術品,是的沒錯,非主流藝術品,打個比方,就好像是哆啦A夢的玉石,關羽千里騎單車的畫像,這其中的特點,就是非主流藝術品。

「去!」南宮賦羽扇再指陌凡,一道十厘米粗的閃電從羽扇飛出,鎖定著陌凡追去。

「雷嗎?」陌凡輕笑一聲,「如果是其他的我可能會擔心,但很抱歉,雷電對我來說是真的沒威脅!」

他躲都不躲,任由雷電擊落在身上。

咔嚓!

陌凡被雷電劈了一下后,除了舒服的感嘆一聲外,就沒有後續動作了。

南宮賦:「???」

楞了一下后,他便接受了這事實,對著依舊在奔跑躲閃墨.問天的陌凡說道:「千秋道友果然並非常人,那請接下我下一招吧!」

「還有啊!?」陌凡有點小鬱悶,勸說著南宮賦:「你這麼耗靈力是不對的,到時我沒抓到,靈力耗完了你該怎麼辦?」

「多謝千秋道友關心,在下自有打算。」南宮賦禮貌謙遜的回答道:「你也要小心了,我這一招可是對你有威脅的。」

「有威脅?」陌凡一聽這三個字,不由得笑了,「好啊,那你就趕緊釋放吧,我看看能不能接著。」

觀眾:「……」

這個陌千秋是慫逼嗎?一直在跑,虧他還是黑色體質呢!我看是慫包體質吧?

陌凡聽不見樓上觀眾的想法,若是聽見了,他肯定會內心暗爽,然後想著,待會給你們來一波打臉,看看會不會很爽!

南宮賦臉上的笑容褪去,轉而成為一臉肅然,笑眯眯的雙眼也堅定地盯著陌凡這一移動目標。

「墨.千機!」

三字一出,追逐陌凡的墨.問天便停止下來,竄回南宮賦的影子里。

結束了?

陌凡一臉懵逼的望著南宮賦,不是說要出大招嗎?招呢?

正當他愣神的一秒,異變發生,南宮賦的影子開始發生變化,從一個修長的人影,忽略夕陽,變為了以他為原心的直徑兩米的圓形。

陌凡、觀眾:「???」

這是在幹嘛嘞?

陌凡疑惑之時,忽然見到那黑色圓形瞬間凸出一個尖角朝陌凡追去。

這不還是剛剛那招嗎?有啥變化啊?

陌凡接著往後撤,時而往左逃,時而往右逃,令南宮賦的術法追不上自己。

南宮賦開口吐出一字:「分!」

只見那原本一道的黑影,像是主樹榦一樣,又分化出好幾個分支,一起來堵住陌凡逃跑路線。

我去!還在這樣的嗎?

這一下分出十條黑影,令陌凡逃跑起來越發艱難,要不是他為了將空間天賦當底牌使用,不帶吹的,五秒鐘結束這場比武都算多的!

對了!陌凡靈光一閃!

御氣訣以及沙彈術共同運轉,然後再稀釋一些,不到半分鐘,整個武道場就被他搞得灰塵滿滿的,太陽照不進來,光也沒有,南宮賦的招數自動失效。

南宮賦楞了一下,隨後笑道:「原來如此,沒想到還有如此破招之術,受教了,受教了。」

陌凡嘿嘿一笑,「逃了那麼久,也該輪到我發起進攻了。」

直接他拿出紫金棍,御氣訣運轉,將一部分沙石遮住南宮賦的視線,而自己則鬼魅般的前進。

看我一電!

陌凡激活棍子上的雷電陣法,打算直接捅在南宮賦的身上。

南宮賦彷彿視力依在,他揚起羽扇擋住了陌凡的攻擊。

也不知道那羽扇是何物所做,明明是柔軟的材料,卻硬是擋住了陌凡的衝擊,就連雷電也隔絕了。

披風亂棍!

陌凡找到了屬於自己的節奏,不斷壓制著南宮賦。

南宮賦雖然每一招都成功接住,但那一次次的衝擊力疊加在一起,令他手腕酸痛無比,苦不堪言。

觀眾:「這樣才是武道會的正確打開方式嘛!

二人你來我往幾個來回,南宮賦一個脆皮法師系被陌凡這個有肉有輸出的戰士給懟的不要不要的,一點還手之力都沒有。

(本章完) 「南宮道友,難不成你真的只會遠程攻擊嗎?陌凡一邊進攻著,還有閑工夫問道。

南宮賦可不像他,一直在用羽扇勉強抵擋著陌凡的進攻,要是說句話,可能就會失守。

見對方沒搭理他,陌凡撇撇嘴,看來雙方的實力差距還是有點大,連愉快的聊天都不能進行下去。

正當陌凡走神之際,南宮賦終於使出了左手。

只見他左手食指與中指並立,朝著陌凡,向前一劃,一道白色的類似劍痕的東西出現,令陌凡後退一步,為南宮賦爭取到了喘息的機會。

「你這是什麼招數?」陌凡沒有立即向正在後撤喘息的南宮賦發起進攻,而是問道。

「儒家絕學,蒼冥指!」南宮賦喘息道,「不得不說,千秋道友,你實力非常高強,我想贏你還需要一番苦功夫。」

「哦?是嗎,那你一定要加油啊!」陌凡給對方加油道,他覺得南宮賦是一個真正的君子,不僅心善還有話直說。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