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過去一炷香的功夫,眼前的一切沒有任何改變。

甚至慕魚年回頭尋找他所留的記號時,沒有任何發現。 他有些絕望的癱坐在地,嘴裡念叨著慕塵風曾訓誡他的話。 反倒是慕夕這丫頭顯得大大咧咧,尤其是作為愛美的女孩子,看見這些桃花完全生不出恐懼。 「嘿,快讓開!不然惹急了姑奶奶,就算你是桃花我也要攀爬給你看……」 慕夕朝著一株桃花連

甚至慕魚年回頭尋找他所留的記號時,沒有任何發現。

他有些絕望的癱坐在地,嘴裡念叨著慕塵風曾訓誡他的話。

反倒是慕夕這丫頭顯得大大咧咧,尤其是作為愛美的女孩子,看見這些桃花完全生不出恐懼。

「嘿,快讓開!不然惹急了姑奶奶,就算你是桃花我也要攀爬給你看……」

慕夕朝著一株桃花連蹬幾腳,唯見花瓣如雨一樣落下,之後仍然沒有變化。

慕夕索性擼起袖子,全然不顧自己是女兒身,抓住最粗的花枝往上攀爬。

慕魚年嘆了口氣,目送這位「野性難馴」的妹妹攀上桃樹。

起初還能看到繁茂的花枝抖動,幾息之後周圍再次安靜。

等慕魚年回過神叫了一聲「慕夕」,才發現哪裡都沒有妹妹的蹤影。

他趕到慕夕剛才攀爬的那株桃花樹下,連喊幾聲都沒有得到答覆。

慕魚年繞著桃花左走三圈,右走三圈,始終沒有找到慕夕。

「慕夕,乖乖聽話,此刻不是躲貓貓的時候,快下來!」

之後等待的時間裡,每度過一息都是煎熬。

慕魚年懊惱地一拳打在樹上,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已經被那株桃花拽如入了青魔幻境。

就像聞魚夢裡的慕塵風和雨墨一樣,慕魚年莫名其妙地闖入了這片清幽之地。

……

慕魚年睜眼時,劇烈的疼痛從手臂襲向全身。

放眼望去,眼前的世界與桃花林的美景完全不同。

青色的夜空,一輪青色的月亮猶如近在眼前。

青月之下只有一片泛著淡藍的湖水,湖心還有一座不太大的小島。

小島被青焰覆蓋,依稀可見散落的茅草和石制桌椅。

小島上空,無數團青色的火焰正在圍攻一位修為絕強的女子。

也不知她這樣堅持了多久,至少在慕魚年看來,女子破爛的衣襟稍顯狼狽。

儘管女子隨手一指,就能令眼前青焰潰散。可隨即出現的青焰只會變得更大更多。

再看湖周圍的地上,一隻只渾身覆蓋青焰的牛頭怪物,手持焚骨青燈,正盯著湖心女子咆哮。

慕魚年心底生出一絲涼意,只覺自己很難重見天日。

突然。

慕魚年胳膊吃痛,整個人像蘿蔔一樣被提到半空。

一雙雙魔性的「眼睛」盯著他,令他脊背發涼。

慕魚年畢竟是血氣方剛的年紀,遭此境遇自然心不服口也不服。

「若魚主尚在,豈能輪到你們這些怪物囂張!」

因為這句話。

拎著慕魚年的青魔順勢鬆手,使得慕魚年重重摔在地上。

這時,一個聲音悠悠傳來。一尊足有九丈高的青魔從地下爬出。

「小子,你認識吾主?」

充滿力量的聲音,震的慕魚年耳朵一陣嗡鳴。

看著對方像山一樣站在自己面前,他深知對方已極為收斂。

「在下慕庄慕魚年,曾得魚主蔭佑。」

九丈青魔點點頭,其餘青魔退至兩旁。

遠處的湖心島上,無數青焰驟然消散,像花火一樣落向湖面。

女子憑空而立,轉身之時仙光大盛,沖著九丈青魔爆喝。

「讓水色出來!盡玩這些小把戲,還妄圖把本座永遠留在這裡?」

青月之下,女子露出那張屬於水仙的面容。只是慕魚年並不知道,她就是天尊,而且被困在這裡已過數年。

九丈青魔邁步走到湖邊,看向天尊都不需要抬頭仰視。

「你可知在這裡,『天』說了也不算!」

九丈青魔拉開架勢,重重揮出一拳。拳氣燃起青焰,快到天尊也猝不及防。

「轟」的一聲,天尊砸落在島上。

湖面以島為中心,漾起圈圈波紋。

九丈青魔軀身跪下,將手伸進湖水裡,撈出一個丈許大小的冰塊。

水色被冰封在其中,面帶微笑。

九丈青魔轉身,將冰塊遞給一旁的六尊青魔。

「水主重塑青魔幻境而耗盡靈力沉眠,豈是你想見就能見!

今夜,就讓我阿三試試你這天尊的斤兩。」

滑落。

九丈青魔一躍而起,踩著月光落在湖心島上。

實力被壓制的天尊剛剛躲開,整個湖心島在九丈青魔的重壓下,一分為二。

九丈青魔望著腳下崩壞的小島,張口將周圍青氣吸入口中。

「湖心島因你而毀,只能拆你屍骨重建!」 「狂妄!以為有些能耐,就可以無視本座存在?既然她肯就在眼前,本座先擰下你這魔頭首級!」

天尊哪裡受過這等屈辱,僅有常人大小的身形瞬間暴漲數倍,變得和九丈青魔相差無幾。

裂成兩半的湖心島上,天尊和九丈青魔隔水相望。

二者還未真正交手,散發出的氣息已讓湖水像沸騰一樣。

慕魚年揉著肩膀,趁機東張西望。

此刻他還顧不上觀戰,一心只想著哪裡能找到慕夕,又該如何離開這裡。

或許是因為之前的一切都太過震撼,慕魚年根本沒有聽清「水主」二字。

甚至因為凡人身高有限,他的視線被一尊尊青魔遮擋,很難看到冰封的水色。

此時。

六尊丈許青魔抬著水晶一樣的冰塊,正向遠離湖水的方向遠去。

慕魚年則像看戲湊熱鬧一樣,面朝湖心島的方向蹦跳著。

九丈青魔和天尊揮拳相對,純粹以力量與對方抗衡。

整個青魔幻境一陣震顫,一半湖水沖著夜空飛濺而起,隨後像雨一樣落下。

一盞盞被青魔拖在手裡的青燈非但沒有熄滅,反而因為「雨水」的緣故火焰暴漲。

九丈青魔和天尊兩拳相分之時,湖上泛起流水一樣的青氣。

慕魚年知道這些青色的怪物不會再傷害自己,索性硬著頭皮,從青魔之間的縫隙擠到湖邊。

九天神女和九丈青魔對峙的畫面,讓慕魚年忽略了雨水打濕的衣物。

回過神來的慕魚年這才想起,那青色的怪物似乎提到過「水主」。

「二位,能不能有話好好說。若只是為了見水主一面而大打出手,勢必會給水主帶去困擾。」

正所謂無知者無畏。

慕魚年單純地以為,水主之名會和「魚主」一樣管用。

可正是這樣的「單純」,讓九丈青魔和天尊多看了慕魚年一眼。

一個目露讚許,一個嗤之以鼻。

天尊不再理會這籍籍無名的凡人小子,而是看向九丈青魔身後,正被抬向遠處的水色。

「能與本座交手不落下風,你有資格報上名號!」

「緣月不落,青魔不滅!莫說我等不需要名號,就算有,你也沒資格聽!」

「你……不識好歹。」

「那又如何?難不成我青魔一族還會像這小娃一樣單純?」

九丈青魔話音剛落,再次張口一吸,縷縷青氣像漩渦一樣匯聚到他面前。

緊接著發生的一幕,讓慕魚年終生難忘。

只見九丈青魔直接單膝跪地,順勢取下覆蓋著青焰的頭顱。

黏稠的青煙如血液一樣,從其脖子上噴涌而出。

青煙纏繞著青魔的頭顱,幻化出一盞巨大的青燈。

注視著湖心島的青魔接連下跪,一一將自己手中的焚骨青燈托舉過頭頂。

天尊見狀,大感不妙。

就算因為夜空中那輪青月而被壓制修為,她也能一眼看出青魔們是在進行某種召喚儀式。

能讓九丈青魔甘願以頭顱為祭,估計所召之物極難對付。

天尊翻手之時鐵劍在手,右手抹過劍刃,以仙血為劍開光。

「雲階!快來助我,只怕再晚一些,你我都無重見天日之時!」

天尊爆發出疾風般的仙氣,眉心仙紋向面頰兩側延伸。

伴隨著夜空中傳來一聲鹿鳴,氣勢磅礴的一劍斬向九丈青魔托舉的青燈。

不知為何。

天尊總覺得青燈里有一雙眼睛,在盯著自己。

「緣月不落,青魔不滅……」

「緣月不落,青魔不滅……」

一聲聲魔音如風般拂過水麵,湖心唯一的一盞青燈開始止不住地顫抖。

天尊那一劍分毫不差地斬落,包括青燈青魔在內,鐵劍劍氣所過之處皆一分為二。

靡靡魔音戛然而止,天尊緊盯著九丈青魔面前的青燈微微喘息。

雲階不知何時趕到她身邊,鹿角上的蜂蝶源源不斷地散發著靈力。

青魔幻境里,出現了短暫的寧靜。

天尊不敢有絲毫鬆懈,左手撫摸著雲階的鹿角,不斷恢復著消耗的仙氣。

忽然。

九丈青魔那一分為二的身體里,傳出幾句簡短的話。

「凡人小子,我能從你身上感受到,魚主的氣息極其微弱……如果你有我阿三這樣的覺悟,才能擔負起自己的使命……」

聲音漸漸微弱,九丈青魔的身軀隨之崩坍,化作一堆青色的灰塵。

然而。

沒等慕魚年聽明白那個聲音里包含的意思,眾多青魔牛首扣地,一盞盞青燈自行升入夜空,如漫天星辰。

「恭迎吾主!」

整個大地為之一震,慕魚年一個踉蹌險些跌倒。

借著身體微傾之際,他能看到六尊青魔抬著一塊晶瑩剔透的冰,漸行漸遠。

吾主?這些怪物的主人?

同樣的疑惑不光在慕魚年心底蔓延,也在天尊心神中迴響。

當天尊反應過來時,忙不迭地朝著那盞一分為二的青燈連斬數萬劍。

劍意凝成的狂風,吹得雲階不斷後退。

湖心島早已被湖水淹沒,僅剩零星的碎骨似蜻蜓點水。

即便如此,九丈青魔犧牲自己所化的青燈依然青光耀眼。

呼哧~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近期留言